抑郁

抑郁

为什么很多国人都不把子女的抑郁症当回事?

心理law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30 次浏览 • 2018-07-09 09:25 • 来自相关话题

就我个人而言,我认识的好友里确诊的在吃药的就不少,但他们都是在和我接触到一个程度觉得“安全”才会和我说,在那之前我一点都看不出来。如果我说了以上言论,也许我永远都不会知道。而他们的家长要么无视,要么加倍指责,他们去看医生都是自己去,有什么也是和亲近的朋友伴侣说。心理疾病(mental illness)被看做耻辱。还有多少人认为产后抑郁是女性的矫情呢?

可见度啊可见度。抑郁症毕竟是 20 世纪才被创造出来的现代医学概念,而且心理疾病方面一直有新研究。它一直存在,只是最近几十年被精细分类出来。首先要有医学、心理学相关的基本知识才有“确诊抑郁症”的机会,再加上社会对精神病学(Psychiatry)理论的接纳程度,那当然会造成得抑郁症的人里西方比东方多,现代(年轻人)比古代(年长者)多,富人比穷人多的表面数据情况啊……

那么,不确诊任何心理疾病就代表心理健康吗?说到底谁来定义心理健康?的确,现代心理医生不一定完全有权利,但也不会是家长,老师,我们能随便给抑郁症贴标签。一个专家尚且不敢来个论断,评论里冒出一堆,是有多不愿意承认自己不了解一样东西?

抑郁症在国内也就是最近才稍微有点可见度,然而很多资源都跟不上来,无论是医生还是科普状况,甚至精神疾病也没有成为一个真正的社会议题。虽然在呼吁对其的正确认知,但是很明显很多人都把作为复杂医学概念的抑郁症和作为暂时性情绪的抑郁给当成一件事了。因为真的当成疾病的话,就不会被归因到矫情之类的性格缺陷了。

一个人知道自己说出自己的症状会被当成软弱和矫情,ta 也就会把这些藏起来了,我们见到的只是露出来的一部分,而重要的就是先承认到自己认知的片面性和局限性。

如果家长做不到,至少我们可以再往前一点点。

-

说回为什么很多中国父母不把抑郁症当回事。抑郁症在国内近几十年的历史就很复杂,在上世纪的中国,和精神、情绪有关的疾病是想都想不到的,因为精神病学作为外来物首先是被怀疑的,精神疾病被看做资本主义带来的后果,就带有了很强的政治性。大部分学者都会同意那个阶段私人与政治的界限是混乱的。在当时微妙的社会坏境下,向他人表达私人感受是很危险的,在集体主义下个人的负面情绪会拖累集体,甚至会和对政治体系的失望联系在一起,被发现情绪不好要接受思想重建和工作疗法(要么读毛选,要么加强体力劳动),甚至是被道德问责和批判。

然而那个年代其实我们都知道,太多人经历精神创伤,PTSD,时隔多年后很多当年亲历者都说自己曾经把自己的情绪藏起来,否认掉,甚至丢掉了情绪。因此,父母那一代的国人不会直接表达自己内在的感受如抑郁,而往往习惯于描述外在的身体病痛症状如失眠、头痛、无力。2000 年之前的调查显示中国不到 0.5%的人有抑郁症,概率是西方社会的几十分之一;不过神经衰弱在中国则是“高发病”。与其说不把抑郁症当回事,不如说不把私人情绪当回事。与其说抑郁症可耻,不如说不创造劳动价值可耻。

1980 年代起,西方学者发现国内大部分“神经衰弱”其实是抑郁症,随着精神病学诊断被社会逐渐认可,药物的商品化,抑郁症出现大幅度“增加”,而神经衰弱淡出了视野。近年抑郁症的可见度增高也与年轻一代人对自己内在情绪的表达更为开放直接有一定的关系。

同时加上改革开放带来的社会变革,由集体经济向市场经济的转向,“有钱”与成功相等,更在 1990 后的中国大众眼里成为了幸不幸福的重要预测值。情绪在这时就与对物质的焦虑关联起来,仿佛没钱的人肯定过得不快乐。

在中国这样强烈的社会转变下,父母与孩子之间的认知鸿沟几乎是不可避免的……抑郁症真的只是冰山一角,他们对爱的表达,对个人情绪的重视程度,对精神健康与其他事物的关联,对辈分尊崇观念,集体与个人界限的理解等等大多基于他们的成长经历和背景,而且他们很容易把这些观念当做稳定的东西,事实是这些观念全部都跟着社会在变化,这就使得他们难以充分理解下一代的情绪表达方式和焦虑来源,甚至忽视和否认孩子的个人感受。(说人话大概就是人都倾向于站在自己的角度去看待问题)

所以虽然答案很多说到父母的无知幼稚,但我们之前一代和后一代的苦难和创伤也许我们也不能全然理解。如果改变不了父母的观念,不如试着不要把他们的话当做一回事(虽然很难),不要把他们发出的负面信息转化为自己的过错。

而且很多社会包括中国社会都把子母的“过错”与父母联系起来,就像孩子向父母出柜时有很多父母认为这是“错误”并把这归咎于自己教育疏忽甚至自己婚姻不幸福一样,相当于把它变成“你和我”的事情。另一方面,在国内照顾精神病人依然被看做家庭责任而不是政府责任,从而是家庭的耻辱和经济负担。“精神病”一直被污名化,精神病人作为正常人的社会地位被否认,在公共媒体被呈现出的形象都是疯癫、暴力、对他人有威胁的。 这导致抑郁症的两难:要么被当做一时的个人情绪,进而被忽略;要么严重到爆发事件(失控、自杀)进医院时被当做家庭的耻辱和负担进而被拒绝、回避、憎恶。

之前有个日本同学随口和我说她一半高中同学都有心理方面的疾病在吃药,我还很惊讶,一直问她“为啥有这么多啊?”“你们学校在东京那是不是压力太大?有没有欺凌啊?” 试图从环境找原因。她就说没有,而且语气就和说同学感冒了一样平常。后来想起来觉得自己当时就想偏了,不是根据数据里的数字简单粗暴说哪个社会更多心理疾病,还有对待个人情绪、心理健康的重视程度以及对待边缘 / 弱势群体的态度。觉得自己需要帮助了就预约一个心理咨询开些抗抑郁药在一个社会是正常的事情,在另一个就不一定了。(贵也是一大阻碍)

只要抑郁症还被当做一时的情绪,心理疾病还被当做耻辱,照顾边缘 / 弱势群体还被当做家庭责任,那抑郁症患者与亲属的关系就依然很艰难。 查看全部
就我个人而言,我认识的好友里确诊的在吃药的就不少,但他们都是在和我接触到一个程度觉得“安全”才会和我说,在那之前我一点都看不出来。如果我说了以上言论,也许我永远都不会知道。而他们的家长要么无视,要么加倍指责,他们去看医生都是自己去,有什么也是和亲近的朋友伴侣说。心理疾病(mental illness)被看做耻辱。还有多少人认为产后抑郁是女性的矫情呢?

可见度啊可见度。抑郁症毕竟是 20 世纪才被创造出来的现代医学概念,而且心理疾病方面一直有新研究。它一直存在,只是最近几十年被精细分类出来。首先要有医学、心理学相关的基本知识才有“确诊抑郁症”的机会,再加上社会对精神病学(Psychiatry)理论的接纳程度,那当然会造成得抑郁症的人里西方比东方多,现代(年轻人)比古代(年长者)多,富人比穷人多的表面数据情况啊……

那么,不确诊任何心理疾病就代表心理健康吗?说到底谁来定义心理健康?的确,现代心理医生不一定完全有权利,但也不会是家长,老师,我们能随便给抑郁症贴标签。一个专家尚且不敢来个论断,评论里冒出一堆,是有多不愿意承认自己不了解一样东西?

抑郁症在国内也就是最近才稍微有点可见度,然而很多资源都跟不上来,无论是医生还是科普状况,甚至精神疾病也没有成为一个真正的社会议题。虽然在呼吁对其的正确认知,但是很明显很多人都把作为复杂医学概念的抑郁症和作为暂时性情绪的抑郁给当成一件事了。因为真的当成疾病的话,就不会被归因到矫情之类的性格缺陷了。

一个人知道自己说出自己的症状会被当成软弱和矫情,ta 也就会把这些藏起来了,我们见到的只是露出来的一部分,而重要的就是先承认到自己认知的片面性和局限性。

如果家长做不到,至少我们可以再往前一点点。

-

说回为什么很多中国父母不把抑郁症当回事。抑郁症在国内近几十年的历史就很复杂,在上世纪的中国,和精神、情绪有关的疾病是想都想不到的,因为精神病学作为外来物首先是被怀疑的,精神疾病被看做资本主义带来的后果,就带有了很强的政治性。大部分学者都会同意那个阶段私人与政治的界限是混乱的。在当时微妙的社会坏境下,向他人表达私人感受是很危险的,在集体主义下个人的负面情绪会拖累集体,甚至会和对政治体系的失望联系在一起,被发现情绪不好要接受思想重建和工作疗法(要么读毛选,要么加强体力劳动),甚至是被道德问责和批判。

然而那个年代其实我们都知道,太多人经历精神创伤,PTSD,时隔多年后很多当年亲历者都说自己曾经把自己的情绪藏起来,否认掉,甚至丢掉了情绪。因此,父母那一代的国人不会直接表达自己内在的感受如抑郁,而往往习惯于描述外在的身体病痛症状如失眠、头痛、无力。2000 年之前的调查显示中国不到 0.5%的人有抑郁症,概率是西方社会的几十分之一;不过神经衰弱在中国则是“高发病”。与其说不把抑郁症当回事,不如说不把私人情绪当回事。与其说抑郁症可耻,不如说不创造劳动价值可耻。

1980 年代起,西方学者发现国内大部分“神经衰弱”其实是抑郁症,随着精神病学诊断被社会逐渐认可,药物的商品化,抑郁症出现大幅度“增加”,而神经衰弱淡出了视野。近年抑郁症的可见度增高也与年轻一代人对自己内在情绪的表达更为开放直接有一定的关系。

同时加上改革开放带来的社会变革,由集体经济向市场经济的转向,“有钱”与成功相等,更在 1990 后的中国大众眼里成为了幸不幸福的重要预测值。情绪在这时就与对物质的焦虑关联起来,仿佛没钱的人肯定过得不快乐。

在中国这样强烈的社会转变下,父母与孩子之间的认知鸿沟几乎是不可避免的……抑郁症真的只是冰山一角,他们对爱的表达,对个人情绪的重视程度,对精神健康与其他事物的关联,对辈分尊崇观念,集体与个人界限的理解等等大多基于他们的成长经历和背景,而且他们很容易把这些观念当做稳定的东西,事实是这些观念全部都跟着社会在变化,这就使得他们难以充分理解下一代的情绪表达方式和焦虑来源,甚至忽视和否认孩子的个人感受。(说人话大概就是人都倾向于站在自己的角度去看待问题)

所以虽然答案很多说到父母的无知幼稚,但我们之前一代和后一代的苦难和创伤也许我们也不能全然理解。如果改变不了父母的观念,不如试着不要把他们的话当做一回事(虽然很难),不要把他们发出的负面信息转化为自己的过错。

而且很多社会包括中国社会都把子母的“过错”与父母联系起来,就像孩子向父母出柜时有很多父母认为这是“错误”并把这归咎于自己教育疏忽甚至自己婚姻不幸福一样,相当于把它变成“你和我”的事情。另一方面,在国内照顾精神病人依然被看做家庭责任而不是政府责任,从而是家庭的耻辱和经济负担。“精神病”一直被污名化,精神病人作为正常人的社会地位被否认,在公共媒体被呈现出的形象都是疯癫、暴力、对他人有威胁的。 这导致抑郁症的两难:要么被当做一时的个人情绪,进而被忽略;要么严重到爆发事件(失控、自杀)进医院时被当做家庭的耻辱和负担进而被拒绝、回避、憎恶。

之前有个日本同学随口和我说她一半高中同学都有心理方面的疾病在吃药,我还很惊讶,一直问她“为啥有这么多啊?”“你们学校在东京那是不是压力太大?有没有欺凌啊?” 试图从环境找原因。她就说没有,而且语气就和说同学感冒了一样平常。后来想起来觉得自己当时就想偏了,不是根据数据里的数字简单粗暴说哪个社会更多心理疾病,还有对待个人情绪、心理健康的重视程度以及对待边缘 / 弱势群体的态度。觉得自己需要帮助了就预约一个心理咨询开些抗抑郁药在一个社会是正常的事情,在另一个就不一定了。(贵也是一大阻碍)

只要抑郁症还被当做一时的情绪,心理疾病还被当做耻辱,照顾边缘 / 弱势群体还被当做家庭责任,那抑郁症患者与亲属的关系就依然很艰难。

为什么很多中国父母不把抑郁症当回事?

心理law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148 次浏览 • 2018-01-03 17:02 • 来自相关话题

抑郁症本身就是父母自小对孩子的真实自我与情感的剥夺、压制,使孩子无形之中便遭受着的情感心理创伤所造成的。

抑郁的成因本身就是父母不能爱、没有给予孩子他们自年幼时所需的真正的疼爱。长此以往的孩子被迫只能去承接父母的无意识投射、扮演其期待与要求的角色,也即心理学上的假自我。

所以父母不将抑郁症当回事,并非仅只是不把抑郁症当回事。而是,从常常一开始上就未曾真正尊重、理解与接纳过孩子的真实自我与情感表达。如果是这样,孩子自小便会在那种可以保持自身活力的状态之中成长,而不至于抑郁。抑郁人们对于那种假自我的抗拒,它的反面是丧失了生命活力与真实的情感体验。

所以如果父母要把抑郁当回事,这不仅只是认知上那么一个简单地调整。而是整个地意识到了自己自孩子成长初期,他们对于孩子的所做、所反应的基本都是错的,有问题的。是剥夺性、压制性的,而非理解性、包容性的。而直面自己的错误需要父母彻底地反思、检讨自身以往的错误,而这样的做法对于那种需要捍卫自身的权威、自恋(也即自己总得是对的!)的父母实在是太难的。

他们往往就是无法接受自身的事实真相,无法面对与容忍他们真实的自己,才需要去剥夺孩子,要求孩子去依照其下意识自恋所投射的方式表现、表达自身的。(而这个过程就是情感剥夺、利用,也即创伤的过程)。

这也不仅在于意愿,也在于情感能力。常常父母本身的状态都是needy,都是未满足的状态的。怎么才能给予孩子那种他们所需的理解与宽慰?说句实在的,现实当中,很多时候都是孩子在承担着给予父母他们所需的“爱”和情感回应,而非相反!!!不信你可以观察一下周边!但是孩子在自己的关键成长过程之中为了生存而给予父母的这种“情感回应”,恰是扭曲自身的真实自我的。

那种状态上的彻底转变需要父母重新地反思,认清的事实太多太多。需要放弃他们的惯有的对于某些事实的否认,需要解除自身的情感压抑的心理防御机制。重新认识到生命是何物,是活生生有感受的,而非是外界要求或某种权力的容器。等等。

另外也如其它答案提到的,其实我们整个的传统社会观念基本都是不倾向于鼓励人们对待人的内心感受,尤其是儿时作为孩子的情感体验。(更多地都是无形之中要求你要符合这样那样的标准,以及“和大家一样”)。对于这一块重要的生命体验的忽视基本上就是社会性的集体盲目。我始终把这一点当作衡量社会的人文关怀也即文明程度的重要评判。好在这样的新的价值观念这一两年渐渐更多在网上可以看到迹象了。

关于父母的态度的转变,并不是简单地读到概念上抑郁是什么,然后“认知上有所收获了”所能够轻易撼动的。殊不知人们常常所认为的头脑当中的“认知”常常也不过是与内心的状态同构的。观念常也作为一种心理防御而存在!一个人否定人性、情感压抑的时候,他关于情感的态度、观感必会生出相应的那种价值评判的“理念”!

而触发改变的往往都绕不过内心感受上的触动,是这些才能然一贯顽固、专断的父母消解他们盲目的态度。但是所有这些的前提都还在于父母能够正视自己的一些问题、放下自身的自恋,以及感觉必须要得正确、有权威的心理。是这些复杂的内心感受过程比头脑上的“认知习得”更能够改变他们关于人性的态度!

当然这不是低估近些年网络上心理学内容在社会上进行科普的意义,但是这些意义更多地显现于像咱们这些带着开放的心态、困惑去寻找问题的答案的年轻人。(这个过程当中也伴随着我们新生的年轻一代,突破原生成长环境当中的传统观念、设定,以着更加尊重人性的范式重新认清自己,反思自身可能存在的问题的过程。)而这也恰是一个社会的文化发生悄然转变的过程。也如那个高票答案讲的,以往的社会条件还不足以到可以重视人心底的感受的程度,但是现在时机到了。那么就让我们认清并解消这条世代延续着的创伤的链条。 查看全部
抑郁症本身就是父母自小对孩子的真实自我与情感的剥夺、压制,使孩子无形之中便遭受着的情感心理创伤所造成的。

抑郁的成因本身就是父母不能爱、没有给予孩子他们自年幼时所需的真正的疼爱。长此以往的孩子被迫只能去承接父母的无意识投射、扮演其期待与要求的角色,也即心理学上的假自我。

所以父母不将抑郁症当回事,并非仅只是不把抑郁症当回事。而是,从常常一开始上就未曾真正尊重、理解与接纳过孩子的真实自我与情感表达。如果是这样,孩子自小便会在那种可以保持自身活力的状态之中成长,而不至于抑郁。抑郁人们对于那种假自我的抗拒,它的反面是丧失了生命活力与真实的情感体验。

所以如果父母要把抑郁当回事,这不仅只是认知上那么一个简单地调整。而是整个地意识到了自己自孩子成长初期,他们对于孩子的所做、所反应的基本都是错的,有问题的。是剥夺性、压制性的,而非理解性、包容性的。而直面自己的错误需要父母彻底地反思、检讨自身以往的错误,而这样的做法对于那种需要捍卫自身的权威、自恋(也即自己总得是对的!)的父母实在是太难的。

他们往往就是无法接受自身的事实真相,无法面对与容忍他们真实的自己,才需要去剥夺孩子,要求孩子去依照其下意识自恋所投射的方式表现、表达自身的。(而这个过程就是情感剥夺、利用,也即创伤的过程)。

这也不仅在于意愿,也在于情感能力。常常父母本身的状态都是needy,都是未满足的状态的。怎么才能给予孩子那种他们所需的理解与宽慰?说句实在的,现实当中,很多时候都是孩子在承担着给予父母他们所需的“爱”和情感回应,而非相反!!!不信你可以观察一下周边!但是孩子在自己的关键成长过程之中为了生存而给予父母的这种“情感回应”,恰是扭曲自身的真实自我的。

那种状态上的彻底转变需要父母重新地反思,认清的事实太多太多。需要放弃他们的惯有的对于某些事实的否认,需要解除自身的情感压抑的心理防御机制。重新认识到生命是何物,是活生生有感受的,而非是外界要求或某种权力的容器。等等。

另外也如其它答案提到的,其实我们整个的传统社会观念基本都是不倾向于鼓励人们对待人的内心感受,尤其是儿时作为孩子的情感体验。(更多地都是无形之中要求你要符合这样那样的标准,以及“和大家一样”)。对于这一块重要的生命体验的忽视基本上就是社会性的集体盲目。我始终把这一点当作衡量社会的人文关怀也即文明程度的重要评判。好在这样的新的价值观念这一两年渐渐更多在网上可以看到迹象了。

关于父母的态度的转变,并不是简单地读到概念上抑郁是什么,然后“认知上有所收获了”所能够轻易撼动的。殊不知人们常常所认为的头脑当中的“认知”常常也不过是与内心的状态同构的。观念常也作为一种心理防御而存在!一个人否定人性、情感压抑的时候,他关于情感的态度、观感必会生出相应的那种价值评判的“理念”!

而触发改变的往往都绕不过内心感受上的触动,是这些才能然一贯顽固、专断的父母消解他们盲目的态度。但是所有这些的前提都还在于父母能够正视自己的一些问题、放下自身的自恋,以及感觉必须要得正确、有权威的心理。是这些复杂的内心感受过程比头脑上的“认知习得”更能够改变他们关于人性的态度!

当然这不是低估近些年网络上心理学内容在社会上进行科普的意义,但是这些意义更多地显现于像咱们这些带着开放的心态、困惑去寻找问题的答案的年轻人。(这个过程当中也伴随着我们新生的年轻一代,突破原生成长环境当中的传统观念、设定,以着更加尊重人性的范式重新认清自己,反思自身可能存在的问题的过程。)而这也恰是一个社会的文化发生悄然转变的过程。也如那个高票答案讲的,以往的社会条件还不足以到可以重视人心底的感受的程度,但是现在时机到了。那么就让我们认清并解消这条世代延续着的创伤的链条。

为什么很多国人都不把子女的抑郁症当回事?

心理law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30 次浏览 • 2018-07-09 09:25 • 来自相关话题

就我个人而言,我认识的好友里确诊的在吃药的就不少,但他们都是在和我接触到一个程度觉得“安全”才会和我说,在那之前我一点都看不出来。如果我说了以上言论,也许我永远都不会知道。而他们的家长要么无视,要么加倍指责,他们去看医生都是自己去,有什么也是和亲近的朋友伴侣说。心理疾病(mental illness)被看做耻辱。还有多少人认为产后抑郁是女性的矫情呢?

可见度啊可见度。抑郁症毕竟是 20 世纪才被创造出来的现代医学概念,而且心理疾病方面一直有新研究。它一直存在,只是最近几十年被精细分类出来。首先要有医学、心理学相关的基本知识才有“确诊抑郁症”的机会,再加上社会对精神病学(Psychiatry)理论的接纳程度,那当然会造成得抑郁症的人里西方比东方多,现代(年轻人)比古代(年长者)多,富人比穷人多的表面数据情况啊……

那么,不确诊任何心理疾病就代表心理健康吗?说到底谁来定义心理健康?的确,现代心理医生不一定完全有权利,但也不会是家长,老师,我们能随便给抑郁症贴标签。一个专家尚且不敢来个论断,评论里冒出一堆,是有多不愿意承认自己不了解一样东西?

抑郁症在国内也就是最近才稍微有点可见度,然而很多资源都跟不上来,无论是医生还是科普状况,甚至精神疾病也没有成为一个真正的社会议题。虽然在呼吁对其的正确认知,但是很明显很多人都把作为复杂医学概念的抑郁症和作为暂时性情绪的抑郁给当成一件事了。因为真的当成疾病的话,就不会被归因到矫情之类的性格缺陷了。

一个人知道自己说出自己的症状会被当成软弱和矫情,ta 也就会把这些藏起来了,我们见到的只是露出来的一部分,而重要的就是先承认到自己认知的片面性和局限性。

如果家长做不到,至少我们可以再往前一点点。

-

说回为什么很多中国父母不把抑郁症当回事。抑郁症在国内近几十年的历史就很复杂,在上世纪的中国,和精神、情绪有关的疾病是想都想不到的,因为精神病学作为外来物首先是被怀疑的,精神疾病被看做资本主义带来的后果,就带有了很强的政治性。大部分学者都会同意那个阶段私人与政治的界限是混乱的。在当时微妙的社会坏境下,向他人表达私人感受是很危险的,在集体主义下个人的负面情绪会拖累集体,甚至会和对政治体系的失望联系在一起,被发现情绪不好要接受思想重建和工作疗法(要么读毛选,要么加强体力劳动),甚至是被道德问责和批判。

然而那个年代其实我们都知道,太多人经历精神创伤,PTSD,时隔多年后很多当年亲历者都说自己曾经把自己的情绪藏起来,否认掉,甚至丢掉了情绪。因此,父母那一代的国人不会直接表达自己内在的感受如抑郁,而往往习惯于描述外在的身体病痛症状如失眠、头痛、无力。2000 年之前的调查显示中国不到 0.5%的人有抑郁症,概率是西方社会的几十分之一;不过神经衰弱在中国则是“高发病”。与其说不把抑郁症当回事,不如说不把私人情绪当回事。与其说抑郁症可耻,不如说不创造劳动价值可耻。

1980 年代起,西方学者发现国内大部分“神经衰弱”其实是抑郁症,随着精神病学诊断被社会逐渐认可,药物的商品化,抑郁症出现大幅度“增加”,而神经衰弱淡出了视野。近年抑郁症的可见度增高也与年轻一代人对自己内在情绪的表达更为开放直接有一定的关系。

同时加上改革开放带来的社会变革,由集体经济向市场经济的转向,“有钱”与成功相等,更在 1990 后的中国大众眼里成为了幸不幸福的重要预测值。情绪在这时就与对物质的焦虑关联起来,仿佛没钱的人肯定过得不快乐。

在中国这样强烈的社会转变下,父母与孩子之间的认知鸿沟几乎是不可避免的……抑郁症真的只是冰山一角,他们对爱的表达,对个人情绪的重视程度,对精神健康与其他事物的关联,对辈分尊崇观念,集体与个人界限的理解等等大多基于他们的成长经历和背景,而且他们很容易把这些观念当做稳定的东西,事实是这些观念全部都跟着社会在变化,这就使得他们难以充分理解下一代的情绪表达方式和焦虑来源,甚至忽视和否认孩子的个人感受。(说人话大概就是人都倾向于站在自己的角度去看待问题)

所以虽然答案很多说到父母的无知幼稚,但我们之前一代和后一代的苦难和创伤也许我们也不能全然理解。如果改变不了父母的观念,不如试着不要把他们的话当做一回事(虽然很难),不要把他们发出的负面信息转化为自己的过错。

而且很多社会包括中国社会都把子母的“过错”与父母联系起来,就像孩子向父母出柜时有很多父母认为这是“错误”并把这归咎于自己教育疏忽甚至自己婚姻不幸福一样,相当于把它变成“你和我”的事情。另一方面,在国内照顾精神病人依然被看做家庭责任而不是政府责任,从而是家庭的耻辱和经济负担。“精神病”一直被污名化,精神病人作为正常人的社会地位被否认,在公共媒体被呈现出的形象都是疯癫、暴力、对他人有威胁的。 这导致抑郁症的两难:要么被当做一时的个人情绪,进而被忽略;要么严重到爆发事件(失控、自杀)进医院时被当做家庭的耻辱和负担进而被拒绝、回避、憎恶。

之前有个日本同学随口和我说她一半高中同学都有心理方面的疾病在吃药,我还很惊讶,一直问她“为啥有这么多啊?”“你们学校在东京那是不是压力太大?有没有欺凌啊?” 试图从环境找原因。她就说没有,而且语气就和说同学感冒了一样平常。后来想起来觉得自己当时就想偏了,不是根据数据里的数字简单粗暴说哪个社会更多心理疾病,还有对待个人情绪、心理健康的重视程度以及对待边缘 / 弱势群体的态度。觉得自己需要帮助了就预约一个心理咨询开些抗抑郁药在一个社会是正常的事情,在另一个就不一定了。(贵也是一大阻碍)

只要抑郁症还被当做一时的情绪,心理疾病还被当做耻辱,照顾边缘 / 弱势群体还被当做家庭责任,那抑郁症患者与亲属的关系就依然很艰难。 查看全部
就我个人而言,我认识的好友里确诊的在吃药的就不少,但他们都是在和我接触到一个程度觉得“安全”才会和我说,在那之前我一点都看不出来。如果我说了以上言论,也许我永远都不会知道。而他们的家长要么无视,要么加倍指责,他们去看医生都是自己去,有什么也是和亲近的朋友伴侣说。心理疾病(mental illness)被看做耻辱。还有多少人认为产后抑郁是女性的矫情呢?

可见度啊可见度。抑郁症毕竟是 20 世纪才被创造出来的现代医学概念,而且心理疾病方面一直有新研究。它一直存在,只是最近几十年被精细分类出来。首先要有医学、心理学相关的基本知识才有“确诊抑郁症”的机会,再加上社会对精神病学(Psychiatry)理论的接纳程度,那当然会造成得抑郁症的人里西方比东方多,现代(年轻人)比古代(年长者)多,富人比穷人多的表面数据情况啊……

那么,不确诊任何心理疾病就代表心理健康吗?说到底谁来定义心理健康?的确,现代心理医生不一定完全有权利,但也不会是家长,老师,我们能随便给抑郁症贴标签。一个专家尚且不敢来个论断,评论里冒出一堆,是有多不愿意承认自己不了解一样东西?

抑郁症在国内也就是最近才稍微有点可见度,然而很多资源都跟不上来,无论是医生还是科普状况,甚至精神疾病也没有成为一个真正的社会议题。虽然在呼吁对其的正确认知,但是很明显很多人都把作为复杂医学概念的抑郁症和作为暂时性情绪的抑郁给当成一件事了。因为真的当成疾病的话,就不会被归因到矫情之类的性格缺陷了。

一个人知道自己说出自己的症状会被当成软弱和矫情,ta 也就会把这些藏起来了,我们见到的只是露出来的一部分,而重要的就是先承认到自己认知的片面性和局限性。

如果家长做不到,至少我们可以再往前一点点。

-

说回为什么很多中国父母不把抑郁症当回事。抑郁症在国内近几十年的历史就很复杂,在上世纪的中国,和精神、情绪有关的疾病是想都想不到的,因为精神病学作为外来物首先是被怀疑的,精神疾病被看做资本主义带来的后果,就带有了很强的政治性。大部分学者都会同意那个阶段私人与政治的界限是混乱的。在当时微妙的社会坏境下,向他人表达私人感受是很危险的,在集体主义下个人的负面情绪会拖累集体,甚至会和对政治体系的失望联系在一起,被发现情绪不好要接受思想重建和工作疗法(要么读毛选,要么加强体力劳动),甚至是被道德问责和批判。

然而那个年代其实我们都知道,太多人经历精神创伤,PTSD,时隔多年后很多当年亲历者都说自己曾经把自己的情绪藏起来,否认掉,甚至丢掉了情绪。因此,父母那一代的国人不会直接表达自己内在的感受如抑郁,而往往习惯于描述外在的身体病痛症状如失眠、头痛、无力。2000 年之前的调查显示中国不到 0.5%的人有抑郁症,概率是西方社会的几十分之一;不过神经衰弱在中国则是“高发病”。与其说不把抑郁症当回事,不如说不把私人情绪当回事。与其说抑郁症可耻,不如说不创造劳动价值可耻。

1980 年代起,西方学者发现国内大部分“神经衰弱”其实是抑郁症,随着精神病学诊断被社会逐渐认可,药物的商品化,抑郁症出现大幅度“增加”,而神经衰弱淡出了视野。近年抑郁症的可见度增高也与年轻一代人对自己内在情绪的表达更为开放直接有一定的关系。

同时加上改革开放带来的社会变革,由集体经济向市场经济的转向,“有钱”与成功相等,更在 1990 后的中国大众眼里成为了幸不幸福的重要预测值。情绪在这时就与对物质的焦虑关联起来,仿佛没钱的人肯定过得不快乐。

在中国这样强烈的社会转变下,父母与孩子之间的认知鸿沟几乎是不可避免的……抑郁症真的只是冰山一角,他们对爱的表达,对个人情绪的重视程度,对精神健康与其他事物的关联,对辈分尊崇观念,集体与个人界限的理解等等大多基于他们的成长经历和背景,而且他们很容易把这些观念当做稳定的东西,事实是这些观念全部都跟着社会在变化,这就使得他们难以充分理解下一代的情绪表达方式和焦虑来源,甚至忽视和否认孩子的个人感受。(说人话大概就是人都倾向于站在自己的角度去看待问题)

所以虽然答案很多说到父母的无知幼稚,但我们之前一代和后一代的苦难和创伤也许我们也不能全然理解。如果改变不了父母的观念,不如试着不要把他们的话当做一回事(虽然很难),不要把他们发出的负面信息转化为自己的过错。

而且很多社会包括中国社会都把子母的“过错”与父母联系起来,就像孩子向父母出柜时有很多父母认为这是“错误”并把这归咎于自己教育疏忽甚至自己婚姻不幸福一样,相当于把它变成“你和我”的事情。另一方面,在国内照顾精神病人依然被看做家庭责任而不是政府责任,从而是家庭的耻辱和经济负担。“精神病”一直被污名化,精神病人作为正常人的社会地位被否认,在公共媒体被呈现出的形象都是疯癫、暴力、对他人有威胁的。 这导致抑郁症的两难:要么被当做一时的个人情绪,进而被忽略;要么严重到爆发事件(失控、自杀)进医院时被当做家庭的耻辱和负担进而被拒绝、回避、憎恶。

之前有个日本同学随口和我说她一半高中同学都有心理方面的疾病在吃药,我还很惊讶,一直问她“为啥有这么多啊?”“你们学校在东京那是不是压力太大?有没有欺凌啊?” 试图从环境找原因。她就说没有,而且语气就和说同学感冒了一样平常。后来想起来觉得自己当时就想偏了,不是根据数据里的数字简单粗暴说哪个社会更多心理疾病,还有对待个人情绪、心理健康的重视程度以及对待边缘 / 弱势群体的态度。觉得自己需要帮助了就预约一个心理咨询开些抗抑郁药在一个社会是正常的事情,在另一个就不一定了。(贵也是一大阻碍)

只要抑郁症还被当做一时的情绪,心理疾病还被当做耻辱,照顾边缘 / 弱势群体还被当做家庭责任,那抑郁症患者与亲属的关系就依然很艰难。

为什么很多中国父母不把抑郁症当回事?

心理law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148 次浏览 • 2018-01-03 17:02 • 来自相关话题

抑郁症本身就是父母自小对孩子的真实自我与情感的剥夺、压制,使孩子无形之中便遭受着的情感心理创伤所造成的。

抑郁的成因本身就是父母不能爱、没有给予孩子他们自年幼时所需的真正的疼爱。长此以往的孩子被迫只能去承接父母的无意识投射、扮演其期待与要求的角色,也即心理学上的假自我。

所以父母不将抑郁症当回事,并非仅只是不把抑郁症当回事。而是,从常常一开始上就未曾真正尊重、理解与接纳过孩子的真实自我与情感表达。如果是这样,孩子自小便会在那种可以保持自身活力的状态之中成长,而不至于抑郁。抑郁人们对于那种假自我的抗拒,它的反面是丧失了生命活力与真实的情感体验。

所以如果父母要把抑郁当回事,这不仅只是认知上那么一个简单地调整。而是整个地意识到了自己自孩子成长初期,他们对于孩子的所做、所反应的基本都是错的,有问题的。是剥夺性、压制性的,而非理解性、包容性的。而直面自己的错误需要父母彻底地反思、检讨自身以往的错误,而这样的做法对于那种需要捍卫自身的权威、自恋(也即自己总得是对的!)的父母实在是太难的。

他们往往就是无法接受自身的事实真相,无法面对与容忍他们真实的自己,才需要去剥夺孩子,要求孩子去依照其下意识自恋所投射的方式表现、表达自身的。(而这个过程就是情感剥夺、利用,也即创伤的过程)。

这也不仅在于意愿,也在于情感能力。常常父母本身的状态都是needy,都是未满足的状态的。怎么才能给予孩子那种他们所需的理解与宽慰?说句实在的,现实当中,很多时候都是孩子在承担着给予父母他们所需的“爱”和情感回应,而非相反!!!不信你可以观察一下周边!但是孩子在自己的关键成长过程之中为了生存而给予父母的这种“情感回应”,恰是扭曲自身的真实自我的。

那种状态上的彻底转变需要父母重新地反思,认清的事实太多太多。需要放弃他们的惯有的对于某些事实的否认,需要解除自身的情感压抑的心理防御机制。重新认识到生命是何物,是活生生有感受的,而非是外界要求或某种权力的容器。等等。

另外也如其它答案提到的,其实我们整个的传统社会观念基本都是不倾向于鼓励人们对待人的内心感受,尤其是儿时作为孩子的情感体验。(更多地都是无形之中要求你要符合这样那样的标准,以及“和大家一样”)。对于这一块重要的生命体验的忽视基本上就是社会性的集体盲目。我始终把这一点当作衡量社会的人文关怀也即文明程度的重要评判。好在这样的新的价值观念这一两年渐渐更多在网上可以看到迹象了。

关于父母的态度的转变,并不是简单地读到概念上抑郁是什么,然后“认知上有所收获了”所能够轻易撼动的。殊不知人们常常所认为的头脑当中的“认知”常常也不过是与内心的状态同构的。观念常也作为一种心理防御而存在!一个人否定人性、情感压抑的时候,他关于情感的态度、观感必会生出相应的那种价值评判的“理念”!

而触发改变的往往都绕不过内心感受上的触动,是这些才能然一贯顽固、专断的父母消解他们盲目的态度。但是所有这些的前提都还在于父母能够正视自己的一些问题、放下自身的自恋,以及感觉必须要得正确、有权威的心理。是这些复杂的内心感受过程比头脑上的“认知习得”更能够改变他们关于人性的态度!

当然这不是低估近些年网络上心理学内容在社会上进行科普的意义,但是这些意义更多地显现于像咱们这些带着开放的心态、困惑去寻找问题的答案的年轻人。(这个过程当中也伴随着我们新生的年轻一代,突破原生成长环境当中的传统观念、设定,以着更加尊重人性的范式重新认清自己,反思自身可能存在的问题的过程。)而这也恰是一个社会的文化发生悄然转变的过程。也如那个高票答案讲的,以往的社会条件还不足以到可以重视人心底的感受的程度,但是现在时机到了。那么就让我们认清并解消这条世代延续着的创伤的链条。 查看全部
抑郁症本身就是父母自小对孩子的真实自我与情感的剥夺、压制,使孩子无形之中便遭受着的情感心理创伤所造成的。

抑郁的成因本身就是父母不能爱、没有给予孩子他们自年幼时所需的真正的疼爱。长此以往的孩子被迫只能去承接父母的无意识投射、扮演其期待与要求的角色,也即心理学上的假自我。

所以父母不将抑郁症当回事,并非仅只是不把抑郁症当回事。而是,从常常一开始上就未曾真正尊重、理解与接纳过孩子的真实自我与情感表达。如果是这样,孩子自小便会在那种可以保持自身活力的状态之中成长,而不至于抑郁。抑郁人们对于那种假自我的抗拒,它的反面是丧失了生命活力与真实的情感体验。

所以如果父母要把抑郁当回事,这不仅只是认知上那么一个简单地调整。而是整个地意识到了自己自孩子成长初期,他们对于孩子的所做、所反应的基本都是错的,有问题的。是剥夺性、压制性的,而非理解性、包容性的。而直面自己的错误需要父母彻底地反思、检讨自身以往的错误,而这样的做法对于那种需要捍卫自身的权威、自恋(也即自己总得是对的!)的父母实在是太难的。

他们往往就是无法接受自身的事实真相,无法面对与容忍他们真实的自己,才需要去剥夺孩子,要求孩子去依照其下意识自恋所投射的方式表现、表达自身的。(而这个过程就是情感剥夺、利用,也即创伤的过程)。

这也不仅在于意愿,也在于情感能力。常常父母本身的状态都是needy,都是未满足的状态的。怎么才能给予孩子那种他们所需的理解与宽慰?说句实在的,现实当中,很多时候都是孩子在承担着给予父母他们所需的“爱”和情感回应,而非相反!!!不信你可以观察一下周边!但是孩子在自己的关键成长过程之中为了生存而给予父母的这种“情感回应”,恰是扭曲自身的真实自我的。

那种状态上的彻底转变需要父母重新地反思,认清的事实太多太多。需要放弃他们的惯有的对于某些事实的否认,需要解除自身的情感压抑的心理防御机制。重新认识到生命是何物,是活生生有感受的,而非是外界要求或某种权力的容器。等等。

另外也如其它答案提到的,其实我们整个的传统社会观念基本都是不倾向于鼓励人们对待人的内心感受,尤其是儿时作为孩子的情感体验。(更多地都是无形之中要求你要符合这样那样的标准,以及“和大家一样”)。对于这一块重要的生命体验的忽视基本上就是社会性的集体盲目。我始终把这一点当作衡量社会的人文关怀也即文明程度的重要评判。好在这样的新的价值观念这一两年渐渐更多在网上可以看到迹象了。

关于父母的态度的转变,并不是简单地读到概念上抑郁是什么,然后“认知上有所收获了”所能够轻易撼动的。殊不知人们常常所认为的头脑当中的“认知”常常也不过是与内心的状态同构的。观念常也作为一种心理防御而存在!一个人否定人性、情感压抑的时候,他关于情感的态度、观感必会生出相应的那种价值评判的“理念”!

而触发改变的往往都绕不过内心感受上的触动,是这些才能然一贯顽固、专断的父母消解他们盲目的态度。但是所有这些的前提都还在于父母能够正视自己的一些问题、放下自身的自恋,以及感觉必须要得正确、有权威的心理。是这些复杂的内心感受过程比头脑上的“认知习得”更能够改变他们关于人性的态度!

当然这不是低估近些年网络上心理学内容在社会上进行科普的意义,但是这些意义更多地显现于像咱们这些带着开放的心态、困惑去寻找问题的答案的年轻人。(这个过程当中也伴随着我们新生的年轻一代,突破原生成长环境当中的传统观念、设定,以着更加尊重人性的范式重新认清自己,反思自身可能存在的问题的过程。)而这也恰是一个社会的文化发生悄然转变的过程。也如那个高票答案讲的,以往的社会条件还不足以到可以重视人心底的感受的程度,但是现在时机到了。那么就让我们认清并解消这条世代延续着的创伤的链条。
老域名 黑卡网站地图 黑卡●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