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绪

情绪

你是从哪个细节发现对方出轨的?

情感law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5 次浏览 • 1 天前 • 来自相关话题

已婚,匿了。

某天一起外出给孩子买尿不湿,

那时孩子刚五个月,我在家带孩子已经很久没出过门,没坐他车。

突然一个电话打进来,号码显示在汽车的液晶屏上,他看了一下,没接,说不认识,肯定是骚扰电话。

说实话我平时很少管他,按平时我肯定不会把这种小事儿放在心上。那天却觉得这个号码还挺顺口的,不像推销电话,于是默默背下了号码,立马存在手机上。

过了几天,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也是无聊吧,就把号码放到微信上搜索,一个昵称跳了出来,头像是个女的。加微信套话这种事儿我是做不出来的,太蠢。

灵机一动,把昵称放到微博搜索,啧啧啧,人就找出来了,大致看了下,和我同城,比我小三岁,某张图片暴露了名字,打扮符合我先生的口味。

到这儿,我也没把这姑娘放心上(心大,心大,心大,重复三遍)

然后两个月后有一天吧,先生出差魔都,白天应该在忙,晚上说手机快没电了,突然就没了联系,还说住的小破旅馆借不到充电器(平时非酒店集团不住),因为还要带儿子睡觉真的很累,加之他出差频率挺高,我也没放心上就睡觉了。

第二天我突然就醒了,微博热门刷了个遍,真的是无聊,又搜那姑娘(纯粹满足偷窥欲),发现那姑娘隔天定位在魔都某个餐厅(先生以前出差魔都吃过),突然觉得他们应该是在一起的。但没多问,只是开始关注起这姑娘了。

再两个月后,先生再次出差魔都,是跟几个同行一起参加展会,所以我对他行程没放在心上。同样留宿魔都,同样晚上没联系。

第二天忙完工作,已经下午三点多,突然觉得有点不对劲(慢半拍),开始刷妹子微博,好样的,隔天夜里定位在高铁站到了魔都,今天早上九点多定位在某酒店集团,在吃自助早餐。立即百度了下酒店位置,果然离展会不远。近两千的房费,连夜百里送碧草,还能说什么?

先生本是坐当天下午五点高铁回家,本想抱着儿子将两人堵在出口,手机调在摄像模式,上去先扇婊子两个巴掌,大声告诉周围人这个女人做小三,再把儿子扔在先生怀里,自己扬长而去,回家写好离婚协议,写好大字报贴在小三小区、横幅拉在小三单位门口,然后离婚,再也不相见。

好吧,以上只是我的想象。事实是,在家带孩子,等先生回家后,把酒店名字甩给他(他只跟我说住在展会边上的酒店),看着他惊愕的脸告诉他,我不仅知道酒店的名字,更知道他和谁一起回来的,然后摔门出去嗨了。生完孩子后,没了自由,没了社交,第一次扔下小孩重回小团体,也是蛮爽。

冷战了将近十天, 我没点穿,他也没承认(很狡猾),只说他自己已经自我审判,意思是我不应该再继续揪着这点不放了。

最近看这姑娘的微博,俩人应该已经没了联系,看着她还挺受伤的样子?微博写了删啥的,反正跟我不搭界啦~

题外话,本人刚满而立之年,一路读书也被称为校花,相貌比这姑娘好太多了,生完小孩积极健身,如今娃儿八九个月,我马甲线也有了,体重 44kg,没有妊娠纹没有赘肉,不存在什么身材走样老公有异心啥的,加之双商也不低,不说温柔体贴,至少大方懂事吧,家还是能称得上是温暖的港湾的。可能男人都爱刺激?在不同的女人身上找自信?证明自己的魅力?

如今的现状,嗯,先生其实对我一直不错,对孩子也不错,我底线低,已经让这事过去了,也并没有恨他。

只不过,不会向以前那样,把他当做我的太阳,一切以他优先。

这件事也让我反思了下近两年的生活:太依附别人,少了以前那样独立的人格,我本是多傲娇自信的人呐!

现在心态很好,谁也不会救赎我,除了我自己。 查看全部
已婚,匿了。

某天一起外出给孩子买尿不湿,

那时孩子刚五个月,我在家带孩子已经很久没出过门,没坐他车。

突然一个电话打进来,号码显示在汽车的液晶屏上,他看了一下,没接,说不认识,肯定是骚扰电话。

说实话我平时很少管他,按平时我肯定不会把这种小事儿放在心上。那天却觉得这个号码还挺顺口的,不像推销电话,于是默默背下了号码,立马存在手机上。

过了几天,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也是无聊吧,就把号码放到微信上搜索,一个昵称跳了出来,头像是个女的。加微信套话这种事儿我是做不出来的,太蠢。

灵机一动,把昵称放到微博搜索,啧啧啧,人就找出来了,大致看了下,和我同城,比我小三岁,某张图片暴露了名字,打扮符合我先生的口味。

到这儿,我也没把这姑娘放心上(心大,心大,心大,重复三遍)

然后两个月后有一天吧,先生出差魔都,白天应该在忙,晚上说手机快没电了,突然就没了联系,还说住的小破旅馆借不到充电器(平时非酒店集团不住),因为还要带儿子睡觉真的很累,加之他出差频率挺高,我也没放心上就睡觉了。

第二天我突然就醒了,微博热门刷了个遍,真的是无聊,又搜那姑娘(纯粹满足偷窥欲),发现那姑娘隔天定位在魔都某个餐厅(先生以前出差魔都吃过),突然觉得他们应该是在一起的。但没多问,只是开始关注起这姑娘了。

再两个月后,先生再次出差魔都,是跟几个同行一起参加展会,所以我对他行程没放在心上。同样留宿魔都,同样晚上没联系。

第二天忙完工作,已经下午三点多,突然觉得有点不对劲(慢半拍),开始刷妹子微博,好样的,隔天夜里定位在高铁站到了魔都,今天早上九点多定位在某酒店集团,在吃自助早餐。立即百度了下酒店位置,果然离展会不远。近两千的房费,连夜百里送碧草,还能说什么?

先生本是坐当天下午五点高铁回家,本想抱着儿子将两人堵在出口,手机调在摄像模式,上去先扇婊子两个巴掌,大声告诉周围人这个女人做小三,再把儿子扔在先生怀里,自己扬长而去,回家写好离婚协议,写好大字报贴在小三小区、横幅拉在小三单位门口,然后离婚,再也不相见。

好吧,以上只是我的想象。事实是,在家带孩子,等先生回家后,把酒店名字甩给他(他只跟我说住在展会边上的酒店),看着他惊愕的脸告诉他,我不仅知道酒店的名字,更知道他和谁一起回来的,然后摔门出去嗨了。生完孩子后,没了自由,没了社交,第一次扔下小孩重回小团体,也是蛮爽。

冷战了将近十天, 我没点穿,他也没承认(很狡猾),只说他自己已经自我审判,意思是我不应该再继续揪着这点不放了。

最近看这姑娘的微博,俩人应该已经没了联系,看着她还挺受伤的样子?微博写了删啥的,反正跟我不搭界啦~

题外话,本人刚满而立之年,一路读书也被称为校花,相貌比这姑娘好太多了,生完小孩积极健身,如今娃儿八九个月,我马甲线也有了,体重 44kg,没有妊娠纹没有赘肉,不存在什么身材走样老公有异心啥的,加之双商也不低,不说温柔体贴,至少大方懂事吧,家还是能称得上是温暖的港湾的。可能男人都爱刺激?在不同的女人身上找自信?证明自己的魅力?

如今的现状,嗯,先生其实对我一直不错,对孩子也不错,我底线低,已经让这事过去了,也并没有恨他。

只不过,不会向以前那样,把他当做我的太阳,一切以他优先。

这件事也让我反思了下近两年的生活:太依附别人,少了以前那样独立的人格,我本是多傲娇自信的人呐!

现在心态很好,谁也不会救赎我,除了我自己。

为什么不喜欢承认错误?

心理law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85 次浏览 • 2 天前 • 来自相关话题

在亲密关系中,我们难免会遇到家人、伴侣或者朋友因为某些不属于我们的过错而指责我们。无论我们怎么辩解,对方都不能理解。我们会因为对方的不理解而产生更多的委屈和愤怒。结果一个小小的问题演变成两个人的战争,我们与对方互相伤害,两败俱伤。于是,我们和对方渐行渐远,变得沉默。

然而,疏远后,心情仍然很难平复。难过、委屈不断袭来。想要和对方和好,但内心很冲突:认错吧,心里不平衡,为什么一件鸡毛蒜皮的小事,Ta 要这么指责我;不认错吧,和对方的关系就难以缓和,虽然一句道歉很简单,但心里却无比纠结和痛苦。

为什么我们特别不想认错?

在双方互相指责的时候,认错确实很难。

表面的原因是因为认错容易让人感到不自信。认错好像就表明了自己比别人差,像是自己输了。而我们每个人天生就有要保持美好自我形象的需求,所以认错就是自毁形象。尤其是在集体或者有竞争关系的环境中,不认错才能保全个人形象,保持自信。所以出于本能自我保护意识,就是不认错。

而在自我保护的表象背后,过度指责可能会触动我们内心自我否定和怀疑的情结。指责从表面上来看,是在讨论事情到底谁对谁错的问题;而从人际关系的意义来看,指责背后所代表的含义是,你觉得我不够好。

其实,我们真正在意的不是是否错了,而是对方不该责怪我们。我做了很多事情,可是你却把这些当作我“应该”做的,还觉得我不够好。

为了保护自己的形象,为了尊严,让自己处在道德的高位,所以不认错给他们带来的感受是爽的,觉得事情都在自己的掌控范围内。然而不久之后,就开始纠结是否该认错。即使过了几天,都仍然觉得扎心。这种过度反刍的状态触发了我们一直隐隐存在的自我否定和自我怀疑,陷入一种无比抑郁绝望的情绪。

那么到底在什么情况下,指责会触动我们内心的情结,让我们的认错无比艰难呢?

过度指责触发自我否定的原因

当别人的指责触动我们内心的情结时,最明显的一个反应就是我们会想尽办法极力为自己辩解,跟对方诉说我们内心的委屈:我真的不是你说的那样,你真的错怪我了。然而,这种极力辩解换来的却是对方再一次的指责,进而陷入一种自己坚持不认错,对方坚持要指责,自己反复寻求对方理解的恶性循环。

而这个恶性循环就是潜藏在我们行为背后,影响着我们人际关系质量的心智模式:寻求认可。

寻求认可的心智模式是指总怀疑自己是否受人欢迎,总希望通过他人对自我的肯定,确认自己的价值。即使得到一些认可,有这种模式的人也并不完全相信,还会继续向他人寻求认可,进行再次确认。如果获得否认,整个过程又要重蹈覆辙再来一次,无穷无尽。

这种对“认可”的过分关注,会驱使我们有意或者无意地做那些能够满足他人期待的事情,获得更多的认可。然而达到要求之后,往往也未必能够得到肯定的反馈,毕竟外界的评价是不可控的,所以寻求认可模式非常危险。

它让我们变得玻璃心,让我们在面对人际问题的时候极其脆弱。拥有寻求认可心智模式的人总是关心别人怎样看待自己,对拒绝和不尊重非常敏感,因此常会因为别人并非贬低,只是对事不对人的言语误解为自己被排斥和否定。在感到被贬低,下意识寻求认可而不得之后,就会产生强烈的挫败感,开始回避与他们的交往和互动,严重降低了社交圈的质量,削弱了重要的社会支持的来源,为以后的冲突埋下更大的隐患。

当你受到他人的过度指责,在你适度解释后仍不管用时,可以使用安慰记小店下面推荐的一套实用的心理武器,一共三个步骤——

#1 冷冻冲突

从行为到态度的改变往往不是一朝一夕就能解决的,我们可以先从行为开始转变,足够的行为重复可以影响我们的思维方式。尤其是对于经常抱怨他人有问题的小伙伴,下次冲突出现的时候,暂时冷冻自己习惯性的反应,也就是当别人指责自己时,不要着急回应。因为在这个时候,你会对别人的错怪感到焦虑或委屈,急于解释自己的行为或意图,想要证明自己是对的,反而进一步加重负面情绪。

由于对方和自己看问题的视角不同,解释行为可能会让对方觉得你在狡辩,容易引起不必要的争吵。那么在这个时候,可以暂时从对方表达的意思中,找到比较客观的方面重复一下。一方面,这也算做了回应,以免对方进一步责备。另一方面,你也没有分辨对错,自然就不会跟自己的想法冲突。

#2 挑战寻求认可模式

利用第一步中冷冻冲突带来的缓冲时间向自己发问——

我又在寻求不合理的认可了么?

我又认为自己是不够好的么?

我又害怕被人的负面评价了?

我做这样的事情是自己自愿的么?还是被迫的无可奈何?

我其实是在担心 Ta 不在乎我么?

… …

顽固的模式需要被挑战,在我们一次又一次坚定的辩论中,它会被慢慢瓦解和削弱,给我们建立新的模式腾出空间。

#3 转移冲突对象,建立新的心智模式

通过发问我们会发现,曾经的情绪都是由于对自我的攻击引起的,当寻求认可的模式慢慢消失时,我们就可以通过冲突的转移,建立新的心智模式。

比如我们经常和父母因为一些事情争吵,有些人可能在争吵的时候是自我攻击,而现在可以转移到父母和自己的认知差异上,也就是从“吵架是因为父母认为自己不够好”变成“吵架是因为两个人对一些事情的认知有差异”。当我们能够在同样的争吵要开始时,意识到这层变化,就不会认为认错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自己能够相对抽离地做一些让事情得以缓和的行为。但这个变化不像听起来那么简单,所以一定要给自己信心以及耐心。

你知道么,我不在属于我自己的地方

而是独自一人站在十字路口

我拼命地努力了

努力告诉你我心里的全部

那些你原本就该知道的

——《Listen》by Beyoncé 查看全部
在亲密关系中,我们难免会遇到家人、伴侣或者朋友因为某些不属于我们的过错而指责我们。无论我们怎么辩解,对方都不能理解。我们会因为对方的不理解而产生更多的委屈和愤怒。结果一个小小的问题演变成两个人的战争,我们与对方互相伤害,两败俱伤。于是,我们和对方渐行渐远,变得沉默。

然而,疏远后,心情仍然很难平复。难过、委屈不断袭来。想要和对方和好,但内心很冲突:认错吧,心里不平衡,为什么一件鸡毛蒜皮的小事,Ta 要这么指责我;不认错吧,和对方的关系就难以缓和,虽然一句道歉很简单,但心里却无比纠结和痛苦。

为什么我们特别不想认错?

在双方互相指责的时候,认错确实很难。

表面的原因是因为认错容易让人感到不自信。认错好像就表明了自己比别人差,像是自己输了。而我们每个人天生就有要保持美好自我形象的需求,所以认错就是自毁形象。尤其是在集体或者有竞争关系的环境中,不认错才能保全个人形象,保持自信。所以出于本能自我保护意识,就是不认错。

而在自我保护的表象背后,过度指责可能会触动我们内心自我否定和怀疑的情结。指责从表面上来看,是在讨论事情到底谁对谁错的问题;而从人际关系的意义来看,指责背后所代表的含义是,你觉得我不够好。

其实,我们真正在意的不是是否错了,而是对方不该责怪我们。我做了很多事情,可是你却把这些当作我“应该”做的,还觉得我不够好。

为了保护自己的形象,为了尊严,让自己处在道德的高位,所以不认错给他们带来的感受是爽的,觉得事情都在自己的掌控范围内。然而不久之后,就开始纠结是否该认错。即使过了几天,都仍然觉得扎心。这种过度反刍的状态触发了我们一直隐隐存在的自我否定和自我怀疑,陷入一种无比抑郁绝望的情绪。

那么到底在什么情况下,指责会触动我们内心的情结,让我们的认错无比艰难呢?

过度指责触发自我否定的原因

当别人的指责触动我们内心的情结时,最明显的一个反应就是我们会想尽办法极力为自己辩解,跟对方诉说我们内心的委屈:我真的不是你说的那样,你真的错怪我了。然而,这种极力辩解换来的却是对方再一次的指责,进而陷入一种自己坚持不认错,对方坚持要指责,自己反复寻求对方理解的恶性循环。

而这个恶性循环就是潜藏在我们行为背后,影响着我们人际关系质量的心智模式:寻求认可。

寻求认可的心智模式是指总怀疑自己是否受人欢迎,总希望通过他人对自我的肯定,确认自己的价值。即使得到一些认可,有这种模式的人也并不完全相信,还会继续向他人寻求认可,进行再次确认。如果获得否认,整个过程又要重蹈覆辙再来一次,无穷无尽。

这种对“认可”的过分关注,会驱使我们有意或者无意地做那些能够满足他人期待的事情,获得更多的认可。然而达到要求之后,往往也未必能够得到肯定的反馈,毕竟外界的评价是不可控的,所以寻求认可模式非常危险。

它让我们变得玻璃心,让我们在面对人际问题的时候极其脆弱。拥有寻求认可心智模式的人总是关心别人怎样看待自己,对拒绝和不尊重非常敏感,因此常会因为别人并非贬低,只是对事不对人的言语误解为自己被排斥和否定。在感到被贬低,下意识寻求认可而不得之后,就会产生强烈的挫败感,开始回避与他们的交往和互动,严重降低了社交圈的质量,削弱了重要的社会支持的来源,为以后的冲突埋下更大的隐患。

当你受到他人的过度指责,在你适度解释后仍不管用时,可以使用安慰记小店下面推荐的一套实用的心理武器,一共三个步骤——

#1 冷冻冲突

从行为到态度的改变往往不是一朝一夕就能解决的,我们可以先从行为开始转变,足够的行为重复可以影响我们的思维方式。尤其是对于经常抱怨他人有问题的小伙伴,下次冲突出现的时候,暂时冷冻自己习惯性的反应,也就是当别人指责自己时,不要着急回应。因为在这个时候,你会对别人的错怪感到焦虑或委屈,急于解释自己的行为或意图,想要证明自己是对的,反而进一步加重负面情绪。

由于对方和自己看问题的视角不同,解释行为可能会让对方觉得你在狡辩,容易引起不必要的争吵。那么在这个时候,可以暂时从对方表达的意思中,找到比较客观的方面重复一下。一方面,这也算做了回应,以免对方进一步责备。另一方面,你也没有分辨对错,自然就不会跟自己的想法冲突。

#2 挑战寻求认可模式

利用第一步中冷冻冲突带来的缓冲时间向自己发问——

我又在寻求不合理的认可了么?

我又认为自己是不够好的么?

我又害怕被人的负面评价了?

我做这样的事情是自己自愿的么?还是被迫的无可奈何?

我其实是在担心 Ta 不在乎我么?

… …

顽固的模式需要被挑战,在我们一次又一次坚定的辩论中,它会被慢慢瓦解和削弱,给我们建立新的模式腾出空间。

#3 转移冲突对象,建立新的心智模式

通过发问我们会发现,曾经的情绪都是由于对自我的攻击引起的,当寻求认可的模式慢慢消失时,我们就可以通过冲突的转移,建立新的心智模式。

比如我们经常和父母因为一些事情争吵,有些人可能在争吵的时候是自我攻击,而现在可以转移到父母和自己的认知差异上,也就是从“吵架是因为父母认为自己不够好”变成“吵架是因为两个人对一些事情的认知有差异”。当我们能够在同样的争吵要开始时,意识到这层变化,就不会认为认错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自己能够相对抽离地做一些让事情得以缓和的行为。但这个变化不像听起来那么简单,所以一定要给自己信心以及耐心。

你知道么,我不在属于我自己的地方

而是独自一人站在十字路口

我拼命地努力了

努力告诉你我心里的全部

那些你原本就该知道的

——《Listen》by Beyoncé

伤害伴侣的方式千千万,为何出轨特别无法原谅?

情感law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78 次浏览 • 5 天前 • 来自相关话题

有个段子说,现在微博服务器能力的计量单位是“明星出轨”。——也就是说,如果服务器能扛住几位明星同时出轨带来的流量冲击,就没什么可担心的了。

明星的感情生活免不了被放在放大镜下仔细审视。尤其是出轨事件,就像连续剧,让众人忙着搜索证据,忙着痛骂不忠的一方,心疼被背叛的一方。甚至以往出轨剧的主角也会被挖出来遍历。

无论对于公众人物的名誉,还是对于一段关系,出轨都具有极大的破坏力。

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人们如此痛恨出轨,又无法避免出轨?在亲密关系中,双方可能会做出很多行为伤害彼此。为什么单单是出轨,具有如此强大的力量,以至于当它发生的一瞬间,就几乎判处一段关系以死刑?

上床才算实锤?不,一条微信就够了

当我们谈论出轨时,我们能想到的是什么?

是一次调情?一段真爱故事?一个偷偷摸摸的小黄片?有偿性爱?或是约炮软件上的“聊骚”?

也许出轨在 1000 个人眼中,有 1000 种标准。

美国一项调查显示,有 87% 的受访者把“和其他人有一夜情”视为出轨的证据;这也许是理所当然。但有 50% 的人认为“和对你来说有吸引力的人一起出去吃饭”就算是出轨了;另外,甚至有 24% 的人认为在社交网络上关注前任,也算是出轨。

进入网络时代之后,人们对于不忠的定义一直在扩张。而正因为人们对于出轨的组成部分缺少一个普遍认可的定义,对于出轨比例的估值也随之有很大的浮动:从 26% 到 75%。

但无论出轨标准如何判定,无论数据怎样浮动,事实就是,它是全世界从古至今都普遍发生的。而我们,要如何面对这个普遍发生,却也普遍被抵制、反感的行为呢?

伤害伴侣的方式千千万,为何出轨特别无法原谅?

出轨(adultery) 是婚姻中的大忌。在一段感情中伤害对方可能有很多种形式,蔑视、冷暴力、忽视……但唯有出轨这样一个简单的越界行为,可以轻易地夺走伴侣之间的稳定关系、他们一直以来坚守的幸福。它到底造成了怎样特殊的伤害呢?

第一,出轨粉碎的是一个人对于爱情的宏伟信仰。

我们每个人都有一个对于理想伴侣的幻想:有那么一个人,ta 可以满足我们各个方面无尽的需求,ta 是我最好的伴侣、贴心的朋友、称职的父母、可靠的知己,在情感上相伴,在头脑上匹敌。

而我,正是对方的真命天子/女,我是被选中的那个人,不可或缺,也不可替代。但是出轨的事实告诉我,我不是。

第二,伴侣的出轨会威胁到一个人的自我认知。

“我原以为我很了解我的生活,我以为我了解你、了解我们的夫妻关系,我也了解自己。但现在,我对一切都产生了质疑。”一位因伴侣出轨来访者对他的咨询师这样说。

我们最开始选择去相信一个人,选择与 ta 进入一段稳定的亲密关系,我们以前所未有的热忱去信赖对方的忠诚,在相互暴露了自己脆弱一面的同时,也赋予了对方伤害我们的权利。而不忠导致的是信任崩塌,是认同感危机。

让人们不禁会怀疑:“我还能继续相信你吗?我还能相信任何人吗?”这些疑问会盘旋在脑海里,困扰着被伴侣出轨伤害的人们。

出轨,只有 0 次和 10000 次的区别吗?

有些人认定“只要一次出轨,就会永远出轨”,并以此作为劝说别人分手的论据。在过去的时代,离婚对于人们来说是一种耻辱。而如今选择忍辱负重、抱守残缺、在可以离婚时“选择原谅”,就是新时代的耻辱。

无论是娱乐新闻,还是身边的人,只要出轨事件发生,舆论基本就会倒向“受害者”一边,“不分留着过年吗?!”

所以当一个人经历了伴侣出轨事件之后,ta 根本无法向朋友倾诉,ta 害怕当他跟别人这样说时,大家会认为 ta 还爱着对方。因为无论和谁说,都只会得到一样的建议:离开他!让他自生自灭!那是他活该。

正常的逻辑是,如果在家就能满足你想要的一切东西,就没有必要到别的地方去寻求满足。但这无法解释,为什么那些看起来幸福美满的人,还要出轨?

其实对于出轨来说,比起性爱,更多的是关于欲望、关于自主权、自由感、新鲜感;它背后表达的是一种渴望,渴望被重视、渴望获得非凡的感受、渴望用它来弥补自己身上的缺口和丧失,让沉如死灰的生活又重新获得生机。

一个令人失望的事实是:你无法一直保持伴侣对你的新鲜感。而正是出轨的核心本质中所包含的那种不完美、它的不确定性、模棱两可,会让人一直去渴望无法拥有的东西。也就是说,出轨本身就是一台自转的欲望机器。

但人,并非只是一台欲望机器

事实上,大多数经历过出轨的伴侣并不会分开,而是选择继续在一起。但他们当中有些只是苟延残喘。但仍有另一些伴侣,会将危机转化为机会,将此变成一次支线经历。

对于那些想要继续在一起的伴侣来说,应该如何去调和自己在被卷入出轨事件之后的内心呢?

1 重拾自尊感 

出轨给人造成的影响是创伤性的。遭受背叛之后,产生的愤怒、恨意、悲痛、感到被侮辱,这些情绪都是正常的,并且是必须要被处理的。

在这个阶段,关键要把精力放在自己身上,处理自己的被撕裂的生活和羞耻感,重建自我和自信,而不是先把所有的火力开向对方。 

置身于有爱的环境中,而不是把自己关闭起来,和朋友相处,参与一些活动让自己感受生活,重拾快乐,找回生活的意义和自我认同感。

2 控制住自己那些钻研不堪细节的好奇心

不要去纠结“你们去哪儿了?你们在哪儿偷情的?Ta 和我相比怎么样?”不要去试图让那些出轨的细节生动极致的展现在自己面前,这些具体的问题只会带来更多的痛苦。

用有关动机和意图的问题来替代那些想要钻进细节的好奇心:

这件事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有什么事情是你愿意和 ta 做却不愿和我做的?

你是如何看待我们的关系的?

每一次出轨都会重新定义一段感情。每一段出轨的结果,也都由伴侣两人自己来决定。

出轨的事情自古就有,之后也不会被消除,而由它所产生的爱情和欲望的困境,绝不会被黑白善恶、受害人与背叛者这样简单的答案所化解。

Esther Perel 作为一名婚姻治疗师,曾在很多公开场合介绍她的研究领域:出轨,以及如何整合人们对于出轨的认知 。因此很多人问她:你总说“出轨也可能产生好的结果”,这样为出轨洗白,你是不是支持它,甚至在向我们推荐它?

她说:“不如这样说,我向大家推荐出轨,就如我向大家推荐患癌症一样。”

“我们常常听到患有癌症的人,在谈及他们的疾病时说道‘癌症给他们带来了全新的视角’。以前我们看待出轨可能只有一种视角:伤害和背叛,但那只是一方面。它的另一面,是成长和自我发现。”

我们可能对于“让什么样的事情发生在生活中”没有选择权,但可以选择并改变的是,重新书写生命事件的意义,赋予它们新的视角。

就如 Esther 所说:

“现在在西方,我们大多数人一生都会有两三段感情或者婚姻,而其中有些人的多段婚姻是和同一个人进行的。现在,你们第一段婚姻结束了,你们愿意一同开始第二段吗?”

你觉得伴侣做了什么就算出轨?

参考资料:

Adultery in the digital age in the US.

Foster, J. D., & Misra, T. A. (2013). It did not mean anything (about me) Cognitive dissonance theory and the cognitive and affective consequences of romantic infidelity. Journal of Social and Personal Relationships, 30(7), 835-857.

Tafoya, M. A., & Spitzberg, B. H. (2007). The dark side of infidelity: Its nature, prevalence, and communicative functions. The dark side of interpersonal communication, 2, 201-242. 查看全部
有个段子说,现在微博服务器能力的计量单位是“明星出轨”。——也就是说,如果服务器能扛住几位明星同时出轨带来的流量冲击,就没什么可担心的了。

明星的感情生活免不了被放在放大镜下仔细审视。尤其是出轨事件,就像连续剧,让众人忙着搜索证据,忙着痛骂不忠的一方,心疼被背叛的一方。甚至以往出轨剧的主角也会被挖出来遍历。

无论对于公众人物的名誉,还是对于一段关系,出轨都具有极大的破坏力。

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人们如此痛恨出轨,又无法避免出轨?在亲密关系中,双方可能会做出很多行为伤害彼此。为什么单单是出轨,具有如此强大的力量,以至于当它发生的一瞬间,就几乎判处一段关系以死刑?

上床才算实锤?不,一条微信就够了

当我们谈论出轨时,我们能想到的是什么?

是一次调情?一段真爱故事?一个偷偷摸摸的小黄片?有偿性爱?或是约炮软件上的“聊骚”?

也许出轨在 1000 个人眼中,有 1000 种标准。

美国一项调查显示,有 87% 的受访者把“和其他人有一夜情”视为出轨的证据;这也许是理所当然。但有 50% 的人认为“和对你来说有吸引力的人一起出去吃饭”就算是出轨了;另外,甚至有 24% 的人认为在社交网络上关注前任,也算是出轨。

进入网络时代之后,人们对于不忠的定义一直在扩张。而正因为人们对于出轨的组成部分缺少一个普遍认可的定义,对于出轨比例的估值也随之有很大的浮动:从 26% 到 75%。

但无论出轨标准如何判定,无论数据怎样浮动,事实就是,它是全世界从古至今都普遍发生的。而我们,要如何面对这个普遍发生,却也普遍被抵制、反感的行为呢?

伤害伴侣的方式千千万,为何出轨特别无法原谅?

出轨(adultery) 是婚姻中的大忌。在一段感情中伤害对方可能有很多种形式,蔑视、冷暴力、忽视……但唯有出轨这样一个简单的越界行为,可以轻易地夺走伴侣之间的稳定关系、他们一直以来坚守的幸福。它到底造成了怎样特殊的伤害呢?

第一,出轨粉碎的是一个人对于爱情的宏伟信仰。

我们每个人都有一个对于理想伴侣的幻想:有那么一个人,ta 可以满足我们各个方面无尽的需求,ta 是我最好的伴侣、贴心的朋友、称职的父母、可靠的知己,在情感上相伴,在头脑上匹敌。

而我,正是对方的真命天子/女,我是被选中的那个人,不可或缺,也不可替代。但是出轨的事实告诉我,我不是。

第二,伴侣的出轨会威胁到一个人的自我认知。

“我原以为我很了解我的生活,我以为我了解你、了解我们的夫妻关系,我也了解自己。但现在,我对一切都产生了质疑。”一位因伴侣出轨来访者对他的咨询师这样说。

我们最开始选择去相信一个人,选择与 ta 进入一段稳定的亲密关系,我们以前所未有的热忱去信赖对方的忠诚,在相互暴露了自己脆弱一面的同时,也赋予了对方伤害我们的权利。而不忠导致的是信任崩塌,是认同感危机。

让人们不禁会怀疑:“我还能继续相信你吗?我还能相信任何人吗?”这些疑问会盘旋在脑海里,困扰着被伴侣出轨伤害的人们。

出轨,只有 0 次和 10000 次的区别吗?

有些人认定“只要一次出轨,就会永远出轨”,并以此作为劝说别人分手的论据。在过去的时代,离婚对于人们来说是一种耻辱。而如今选择忍辱负重、抱守残缺、在可以离婚时“选择原谅”,就是新时代的耻辱。

无论是娱乐新闻,还是身边的人,只要出轨事件发生,舆论基本就会倒向“受害者”一边,“不分留着过年吗?!”

所以当一个人经历了伴侣出轨事件之后,ta 根本无法向朋友倾诉,ta 害怕当他跟别人这样说时,大家会认为 ta 还爱着对方。因为无论和谁说,都只会得到一样的建议:离开他!让他自生自灭!那是他活该。

正常的逻辑是,如果在家就能满足你想要的一切东西,就没有必要到别的地方去寻求满足。但这无法解释,为什么那些看起来幸福美满的人,还要出轨?

其实对于出轨来说,比起性爱,更多的是关于欲望、关于自主权、自由感、新鲜感;它背后表达的是一种渴望,渴望被重视、渴望获得非凡的感受、渴望用它来弥补自己身上的缺口和丧失,让沉如死灰的生活又重新获得生机。

一个令人失望的事实是:你无法一直保持伴侣对你的新鲜感。而正是出轨的核心本质中所包含的那种不完美、它的不确定性、模棱两可,会让人一直去渴望无法拥有的东西。也就是说,出轨本身就是一台自转的欲望机器。

但人,并非只是一台欲望机器

事实上,大多数经历过出轨的伴侣并不会分开,而是选择继续在一起。但他们当中有些只是苟延残喘。但仍有另一些伴侣,会将危机转化为机会,将此变成一次支线经历。

对于那些想要继续在一起的伴侣来说,应该如何去调和自己在被卷入出轨事件之后的内心呢?

1 重拾自尊感 

出轨给人造成的影响是创伤性的。遭受背叛之后,产生的愤怒、恨意、悲痛、感到被侮辱,这些情绪都是正常的,并且是必须要被处理的。

在这个阶段,关键要把精力放在自己身上,处理自己的被撕裂的生活和羞耻感,重建自我和自信,而不是先把所有的火力开向对方。 

置身于有爱的环境中,而不是把自己关闭起来,和朋友相处,参与一些活动让自己感受生活,重拾快乐,找回生活的意义和自我认同感。

2 控制住自己那些钻研不堪细节的好奇心

不要去纠结“你们去哪儿了?你们在哪儿偷情的?Ta 和我相比怎么样?”不要去试图让那些出轨的细节生动极致的展现在自己面前,这些具体的问题只会带来更多的痛苦。

用有关动机和意图的问题来替代那些想要钻进细节的好奇心:

这件事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有什么事情是你愿意和 ta 做却不愿和我做的?

你是如何看待我们的关系的?

每一次出轨都会重新定义一段感情。每一段出轨的结果,也都由伴侣两人自己来决定。

出轨的事情自古就有,之后也不会被消除,而由它所产生的爱情和欲望的困境,绝不会被黑白善恶、受害人与背叛者这样简单的答案所化解。

Esther Perel 作为一名婚姻治疗师,曾在很多公开场合介绍她的研究领域:出轨,以及如何整合人们对于出轨的认知 。因此很多人问她:你总说“出轨也可能产生好的结果”,这样为出轨洗白,你是不是支持它,甚至在向我们推荐它?

她说:“不如这样说,我向大家推荐出轨,就如我向大家推荐患癌症一样。”

“我们常常听到患有癌症的人,在谈及他们的疾病时说道‘癌症给他们带来了全新的视角’。以前我们看待出轨可能只有一种视角:伤害和背叛,但那只是一方面。它的另一面,是成长和自我发现。”

我们可能对于“让什么样的事情发生在生活中”没有选择权,但可以选择并改变的是,重新书写生命事件的意义,赋予它们新的视角。

就如 Esther 所说:

“现在在西方,我们大多数人一生都会有两三段感情或者婚姻,而其中有些人的多段婚姻是和同一个人进行的。现在,你们第一段婚姻结束了,你们愿意一同开始第二段吗?”

你觉得伴侣做了什么就算出轨?

参考资料:

Adultery in the digital age in the US.

Foster, J. D., & Misra, T. A. (2013). It did not mean anything (about me) Cognitive dissonance theory and the cognitive and affective consequences of romantic infidelity. Journal of Social and Personal Relationships, 30(7), 835-857.

Tafoya, M. A., & Spitzberg, B. H. (2007). The dark side of infidelity: Its nature, prevalence, and communicative functions. The dark side of interpersonal communication, 2, 201-242.

哪一刻你觉得你伤了孩子的心?

教育law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28 次浏览 • 5 天前 • 来自相关话题

去家附近的餐厅吃饭,
五岁的女儿吃最爱的松鼠鳜鱼,
吃得手舞足蹈,
不小心把餐厅的小勺子弄到地上,
白色的陶瓷勺断成两截。

我微笑的说,“完了,要把你押在餐馆了。”
老婆也说:“今天晚上在餐馆过夜吧”

话音刚落,女儿放声大哭。
全身上下哭的一抽一抽的。
我抱她在怀里安抚很久,
终于平静下来。

她又问我,最后怎么办?
我说赔点钱就好了。

又开始哭着问,会不会很多钱?
回答只要一个棒棒糖的钱就好。

女儿一直很听话,也很知世。
我们也一直认为她是小大人。
开玩笑的时候,忘记她还是个孩子。
开玩笑还是要注意分寸。

为人父母说话是要很慎重的。
觉得悲哀的是坏的风俗习惯很容易传染,
我们离那种常说爸妈不要你了的熊大人,
远远比我们想的近。
也就一念之差。 查看全部
去家附近的餐厅吃饭,
五岁的女儿吃最爱的松鼠鳜鱼,
吃得手舞足蹈,
不小心把餐厅的小勺子弄到地上,
白色的陶瓷勺断成两截。

我微笑的说,“完了,要把你押在餐馆了。”
老婆也说:“今天晚上在餐馆过夜吧”


话音刚落,女儿放声大哭。
全身上下哭的一抽一抽的。
我抱她在怀里安抚很久,
终于平静下来。

她又问我,最后怎么办?
我说赔点钱就好了。

又开始哭着问,会不会很多钱?
回答只要一个棒棒糖的钱就好。

女儿一直很听话,也很知世。
我们也一直认为她是小大人。
开玩笑的时候,忘记她还是个孩子。
开玩笑还是要注意分寸。

为人父母说话是要很慎重的。
觉得悲哀的是坏的风俗习惯很容易传染,
我们离那种常说爸妈不要你了的熊大人,
远远比我们想的近。
也就一念之差。

舍不得为难自己,生活就会为难你

心理law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31 次浏览 • 5 天前 • 来自相关话题

1

十几年前,我参加了一个电脑培训班。初级班只教最简单的开机关机和五笔打字,结业的时候一分钟能打60个字就算及格。

培训班离我的出租屋很远,每个星期天,我要坐一个小时的公交车才能到达,回去又要花一个小时。一周仅一天的休息日全用在了学电脑上。

初级班结束后,很多人接着报名了中级班,我却犹豫了。当时正值盛夏,每天下午坐在公交车上,热得像要窒息一般。还有个原因是,中级班需要一笔不薄的学费,工资不高的我如果继续学习,肯定要减衣缩食一段时间。

反正暂时还没用上电脑,以后有好的机会再继续学吧,何必为难自己呢,我选择了放弃。

没想到五年之后,我辗转到浙江找工作,刚进一家公司,老板把我带进办公室,指着一台崭新的电脑问我:你会电脑吗?我迟迟疑疑地点了一下头。

但打开电脑后,对老板交待的工作,我完全傻了眼,除了会简单的打字外,我什么都不会。那一刻,我对自己当年放弃继续学电脑懊悔不已。我没想到当初不愿迈过的坎,五年后会再次出现在我面前,而且重重绊了我一跤。

2

这段时间,表妹的情绪不太好,因为她丢掉了签下一笔大单的机会。

其实,表妹的公司在所有竞争对手中是最有实力的,起初在和对方陈总的接触中,表妹已明显感觉到自己胜券在握。

但没想到,中途,陈总带上他的太太一起来谈合约。陈总的太太是位美国人,英语不好的表妹几乎无法和她交流。而表妹的竞争对手则利用流利的英语和陈总的太太相谈甚欢,并最终成功签下了单。

上学的时候,表妹的英语就不好。也正是因为英语成绩拉分,才没能考上理想的重点大学。后来上了另一所大学,表妹曾想把英语这块短板补上来,她决定考级。

起初的几天,她起早摸黑地背单词,看英语资料,但很快就厌烦起来,每天对着枯燥的单词,实在提不起兴趣。有同学笑她说,都上了大学了,干嘛还那么拼?果然,没坚持多久,她就放弃了。

表妹懊恼地说,如果大学的时候能吃点苦把英语成绩补上来,今天的单一定能顺利地签下来。

明明是有机会的,可就是因为当初选择了好过,所以才导致现在的难过。原来你偷过的懒,有一天会变成打脸的巴掌,这句话是真的。

3

很多人都熟悉蔡康永的一段话:15岁觉得游泳难,放弃游泳,到18岁遇到一个你喜欢的人约你去游泳,你只好说“我不会耶”。18岁觉得英文难,放弃英文,28岁出现一个很棒但要会英文的工作,你只好说“我不会耶”。

当初我们选择放弃,是因为不想为难自己。谁不想轻松没负担地过日子呢?但很多事,你必须逼一逼自己。躲避的结果是,后来的某一天,你突然掉进一个坑,这时你才发现,这个坑曾在你面前出现过,你没有及时填平它,而是选择绕道走了。

人总是习惯性选择安逸,过没有压力的生活。可是后来会发现,当初那些和困难死嗑、舍得为难自己的人,以后的日子会越来越顺畅。而当初选择得过且过、舒服一天是一天的人,却在生活中屡屡碰壁。

当你选择放过自己,以后的机会也同样会放过你。舍不得为难自己的人,就别怪生活会为难你。

生活如同修路,有人在开始的时候舍得花力气去铲除障碍,填平坑洼,所以未来的道路才平坦畅通。而有人却喜欢绕开障碍物,舍不得花力气修整道路,在以后的来来往往中,难免会被绊倒或掉入深坑。

爱自己的方式,不是过早地选择安逸,而是在一开始为自己扫平道路,这样才能在往后的日子里安心地看风景。

每一个舍不得为难自己的人,终将会被生活为难。生活不易,但生活又是如此公平。 查看全部
1

十几年前,我参加了一个电脑培训班。初级班只教最简单的开机关机和五笔打字,结业的时候一分钟能打60个字就算及格。

培训班离我的出租屋很远,每个星期天,我要坐一个小时的公交车才能到达,回去又要花一个小时。一周仅一天的休息日全用在了学电脑上。

初级班结束后,很多人接着报名了中级班,我却犹豫了。当时正值盛夏,每天下午坐在公交车上,热得像要窒息一般。还有个原因是,中级班需要一笔不薄的学费,工资不高的我如果继续学习,肯定要减衣缩食一段时间。

反正暂时还没用上电脑,以后有好的机会再继续学吧,何必为难自己呢,我选择了放弃。

没想到五年之后,我辗转到浙江找工作,刚进一家公司,老板把我带进办公室,指着一台崭新的电脑问我:你会电脑吗?我迟迟疑疑地点了一下头。

但打开电脑后,对老板交待的工作,我完全傻了眼,除了会简单的打字外,我什么都不会。那一刻,我对自己当年放弃继续学电脑懊悔不已。我没想到当初不愿迈过的坎,五年后会再次出现在我面前,而且重重绊了我一跤。

2

这段时间,表妹的情绪不太好,因为她丢掉了签下一笔大单的机会。

其实,表妹的公司在所有竞争对手中是最有实力的,起初在和对方陈总的接触中,表妹已明显感觉到自己胜券在握。

但没想到,中途,陈总带上他的太太一起来谈合约。陈总的太太是位美国人,英语不好的表妹几乎无法和她交流。而表妹的竞争对手则利用流利的英语和陈总的太太相谈甚欢,并最终成功签下了单。

上学的时候,表妹的英语就不好。也正是因为英语成绩拉分,才没能考上理想的重点大学。后来上了另一所大学,表妹曾想把英语这块短板补上来,她决定考级。

起初的几天,她起早摸黑地背单词,看英语资料,但很快就厌烦起来,每天对着枯燥的单词,实在提不起兴趣。有同学笑她说,都上了大学了,干嘛还那么拼?果然,没坚持多久,她就放弃了。

表妹懊恼地说,如果大学的时候能吃点苦把英语成绩补上来,今天的单一定能顺利地签下来。

明明是有机会的,可就是因为当初选择了好过,所以才导致现在的难过。原来你偷过的懒,有一天会变成打脸的巴掌,这句话是真的。

3

很多人都熟悉蔡康永的一段话:15岁觉得游泳难,放弃游泳,到18岁遇到一个你喜欢的人约你去游泳,你只好说“我不会耶”。18岁觉得英文难,放弃英文,28岁出现一个很棒但要会英文的工作,你只好说“我不会耶”。

当初我们选择放弃,是因为不想为难自己。谁不想轻松没负担地过日子呢?但很多事,你必须逼一逼自己。躲避的结果是,后来的某一天,你突然掉进一个坑,这时你才发现,这个坑曾在你面前出现过,你没有及时填平它,而是选择绕道走了。

人总是习惯性选择安逸,过没有压力的生活。可是后来会发现,当初那些和困难死嗑、舍得为难自己的人,以后的日子会越来越顺畅。而当初选择得过且过、舒服一天是一天的人,却在生活中屡屡碰壁。

当你选择放过自己,以后的机会也同样会放过你。舍不得为难自己的人,就别怪生活会为难你。

生活如同修路,有人在开始的时候舍得花力气去铲除障碍,填平坑洼,所以未来的道路才平坦畅通。而有人却喜欢绕开障碍物,舍不得花力气修整道路,在以后的来来往往中,难免会被绊倒或掉入深坑。

爱自己的方式,不是过早地选择安逸,而是在一开始为自己扫平道路,这样才能在往后的日子里安心地看风景。

每一个舍不得为难自己的人,终将会被生活为难。生活不易,但生活又是如此公平。

情商低的男性有哪些表现?

心理law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9 次浏览 • 2017-12-29 10:02 • 来自相关话题

昨天又听到一个朋友说和男朋友吵架了。她问他,感觉最近你对我有些心不在焉,是有什么事烦心么?还是太忙了?结果他说,没有啊,你是不是想太多了。我的朋友试图罗列出一些她感受到他情绪不正常的瞬间,他却几乎没有什么回应。朋友于是变得大为光火。“每次试图跟他沟通,都只有我一头热,他只会说一句,没有啊,然后就是嗯嗯哦哦。”


我在很多女生朋友口中都听到过类似的故事。她们觉得委屈、不被重视、觉得无法沟通。也有男生朋友跟我抱怨过,女生“事儿太多”,总是琢磨不透她们的心思。一位双性恋的男性朋友也曾告诉过我,和男性发展亲密关系与和女性发展亲密关系的感受是很不同的。这个情境看似日常,实际上却包含了很多重要的信息,它之所以会反复出现,有着很多原因,这其中,“情商”上的差异十分重要。

所以,这种“情商低”都有哪些表现呢?

讨论前我们需要先来看看“情商”指的到底是什么。在人际关系、亲密关系中的种种表现,其实都和我们的情商相关。心理学博士 Dan Goleman 指出,情商主要表现为四种能力:对情绪的管理能力,对情绪的觉察能力,共情能力,以及一些社会技能。在生活中,被吐槽“情商低”的大多是男性,我们似乎总是有女性更善于管理、利用和表达情绪的印象。那么,女性是真的比男性拥有更高的情商吗?我们来看一些心理学研究:

1. 女性在情绪管理上的能力优于男性

Farrelly 与 Austin(2007)邀请了 199 名大学生(137 名女性,62 名男性)参与研究,并使用了情绪智力测验(Mayer-Salovey-Caruso Emotional Intelligence Test, MSCEIT),其中包括了看图识别情绪、根据颜色或味道回忆相关的情绪、识别一种涵盖不同情绪的复杂情绪等任务,以此测量男性与女性在四个方面上的表现(Brackett & Salovey, 2006; Farrelly & Austin, 2007)。

结果发现,其中,女性在“管理情绪”这一维度上的得分显著高于男性(p<.001)。也就是说,在有需要的时候,女性更能够克制第一反应,让自己不被情绪“牵着鼻子走”,有选择地做出对目标 / 结果更有利的其他反应(alternative actions)。

此外,这些女性参与者们在主观报告中也表示,自己对情绪有更好的控制力,以及能控制情绪以便给他人留下好的印象等。

2.男性的情绪觉察能力(emotional awareness)相对较低

Barrett,Lane 和 Schwartz (2000)的一项研究发现,男女在对自己情绪体验的分辨和表述能力上有着显著差异。为了提高结果的普适性,该研究的上千个志愿者来自于在年龄、受教育背景、社会经济地位和文化这几个方面有很大差异的 7 个样本人群。

在研究中,志愿者们需要完成一个情绪觉察力水平量表(Levels of Emotional Awareness Scale, LEAS),这个量表包含了 20 个情景题,他们需要做的就是根据情景去揣摩和分辨当事人此刻的情绪。

比如,量表中的其中一个题目是:“你和你最好的朋友在同一个单位工作,你们单位有一个年度的最佳表现奖,你和对方为了拿到这个奖都在非常努力地工作。年末的一天,这个奖项的得住宣布了——你的朋友。此时你会感觉如何?”

而测试得分则是基于人们能够在多大程度上用更加细致和精确的词,去描述自己处于那个情景中的情绪。比如,一个非常简单且不具体的答案——“我会感觉很伤心”,可能会比一个更加详尽、复杂的答案得分低——“我会在为自己没有得到想要的奖项感到失望和可惜的同时,也对拿奖的人产生一丝嫉妒——因为我也是那么的努力。不过,因为这个人是我最好的朋友,所以我内心对他的祝福可能是更多的。总是,我的心情会比只是一个普通同事拿奖要更加五味陈杂。”

结果显示,在所有样本中,女性志愿者都在 LEAS 上取得了更高的分数,体现了更强的情绪觉察能力——比起男性,她们更擅长于辨识不同的情绪体验,并将它们以更加复杂和有层次的方式描绘出来。

并且,在研究者控制了男女志愿者在语言能力上的差异后,结果依旧没有发生变化。也就是说,这种情绪觉察能力的差异并非是由于女性更擅长运用文字,或是知道更多表达情绪的词语,等等,而的确是在对复杂情绪的感知和表达能力上的差异。

所以,当女性在用语言表达的时候,其中包含的意义可能远远不像表面上那么简单。有时候,女生也会选择非常简化的表达,比如男生问女生“要选什么?”,女生只说了“随便”两个字,但是此时,女生的心中可能已经经过了很多次对情绪的觉察、识别,最终才做出了这样的表达。但是男生则可能会觉得,她真的是觉得“随便”。

另外,这种对情绪的觉察能力,也与共情能力亲密相关——你是否能够设身处地地共情那个情景中的自己。

3.男性更不擅长“共情”(Empathy)

在 Goldenberg 等人(2010)对 223 人的研究中,他们还使用了另一种自评式(self-report)情绪量表(SREIS),试图从不同角度来理解男女在“情绪智力”上的差异。

结果发现,女性在情绪识别与情绪使用方面的表现也显著优于男性。其中,情绪识别指的是“我能够理解别人所传达的非语言信息”,“通过别人的面部表情,我能知道他们当下的情绪感受”等;而情绪使用则指的是“当别人告诉我 Ta 生活中发生的一些重要事件时,我能仿佛自己也正在经历这些事件”。

Goldenberg 等人研究中所涉及的“情绪识别”与“情绪使用”其实反映的正是人们的共情能力。

Roger 等人(2007)将人们的共情能力分成了三个不同的维度,包括:
认知共情(cognitive empathy),即一个人能够从他人的视角去理解和看待他人正在经历的事件;研究显示,男女在这个维度上的差异不大。情绪共情(emotional empathy)(也是最为大家所熟知的一种),是指人们能够感同身受他人所感受到的情绪;共情担忧(empathic concern),又被称为同情心,指的是一个人时刻准备着去帮助那些有需要的人。在后两个维度中,女性的表现都显著地更加优秀。

由此可见,一个人能够更好地识别情绪,反应了 Ta 拥有更好的情绪共情能力,而一个人更擅长使用情绪,则说明了 Ta 善于从他人的视角看待他人的经历,反应了 Ta 的认知共情能力。所以,可以说,更善于识别情绪、使用情绪,在某种程度上反应了一个人更好的共情能力。

看了这些研究,你可能会明白,为什么在亲密关系的相处和沟通中,男性和女性总会表现出那么多的差异。

【*不过,在这里要再次强调,我们讨论的所有基于性别的差异,都是群体统计学意义上的差异,是一种大概率事件,无法用来预测个体的具体情况。作为个体的男性完全有可能是情绪智力非常高的。】

那么,该如何在长期相处中弥合这些差异呢?

对于异性恋情侣来说,不同的性别身份所带来的,在先天的生理体验和后天的社会塑造上的差别经历,往往是两个个体差异中很重要的一个方面。推崇男女平等,并不是说要无视和否认这些差异的存在。

在成长过程中,多数父母、老师,都在处理女性的情绪上,更加细致和小心,却害怕抚养出一个情绪“细腻敏感”的男孩子。期待对个体的塑造,早就被大量心理学研究证明。无论是来自自己还是他人,期望都往往会让现实朝着那个方向发生。男孩子感受到的社会对男性的期待,就是不要太细腻敏感,于是我们才有了现在这么多对情绪低知低能的成年男人。

而社会对于女性更擅长处理情绪的期待,包括这篇回答本身,也对女性形成了一些影响。例如,研究显示,女性比男性更容易陷入反刍思考(rumination)(Nolen-Hoeksema & Jackson, 2001),即反复回想一些负面的体验和经历,反复沉浸其中无法自拔。实验者通过更加具体精细的量表调查发现,在“感到焦虑和压力”这一项中,男女两性并不因为性别有着显著差异。而在“自己是否可以控制情绪”、“自己是否要为处理关系中情绪基调负责”、“自己能否掌控负面事件”这三项中,女性明显表现出,比男性更担心自己无法控制情绪、更担心无法掌控负面事件、以及更觉得自己应该为关系中的情绪基调负责。

这些事可能也是社会告诉女性的。包括让女性感到更多的无力,以及觉得自己更有责任处理关系中的情绪问题,也包括了觉得关系中如果情绪基调不好,女性往往觉得是自己的错更多。这些都给女性带来了直接的痛苦。比如,她们可能会在亲密关系的处理时更加小心翼翼,即便有小心思也会藏着掖着,不会清楚地沟通或者表现出来。

而我们讨论的目的在于,意识到这些差异的存在,同时意识到这些差异是被塑造出来的,也就意味着,这些差异是可以通过较为长期的双方共同努力去弥合的:

首先,你们双方都要承认差异存在,且承认弥合差异会让你们的关系更加顺畅。男性比女性更不容易有在情绪相关方面改变的意愿,因为他们意识不到提升情绪智力对他们而言的好处。他们害怕这种改变会给他们带来更多的烦恼,而不是快乐。如果他愿意因为爱你,为了让你的感受更好而尝试改变,恭喜你,你很幸运。

你们在长期的日常生活中,都要加入更多的情绪分享的小环节。情绪觉察和表达力好的一方,可以经常用自己的行为为对方示范。比如,主动分享自身的情绪感受,用共情的方式说出对方的感受,让双方都体会到情绪相通那一刻的震撼性的美妙感受。如果你是双方中情绪智力更强的一方,你不能指望平时不做任何投入,而在问题出现时,对方突然就具备了和你一样的能力。也不必因为对方无力与你开展你渴望的沟通而愤怒。这样的差异并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改变的。

当然,暂时地跳过情绪,只能是一时的应急策略。但它至少可以避免矛盾无谓的升级,也能够避免对方说出那句最让你怒火中烧的“你想太多了”。

以上。 查看全部


昨天又听到一个朋友说和男朋友吵架了。她问他,感觉最近你对我有些心不在焉,是有什么事烦心么?还是太忙了?结果他说,没有啊,你是不是想太多了。我的朋友试图罗列出一些她感受到他情绪不正常的瞬间,他却几乎没有什么回应。朋友于是变得大为光火。“每次试图跟他沟通,都只有我一头热,他只会说一句,没有啊,然后就是嗯嗯哦哦。”



我在很多女生朋友口中都听到过类似的故事。她们觉得委屈、不被重视、觉得无法沟通。也有男生朋友跟我抱怨过,女生“事儿太多”,总是琢磨不透她们的心思。一位双性恋的男性朋友也曾告诉过我,和男性发展亲密关系与和女性发展亲密关系的感受是很不同的。这个情境看似日常,实际上却包含了很多重要的信息,它之所以会反复出现,有着很多原因,这其中,“情商”上的差异十分重要。

所以,这种“情商低”都有哪些表现呢?

讨论前我们需要先来看看“情商”指的到底是什么。在人际关系、亲密关系中的种种表现,其实都和我们的情商相关。心理学博士 Dan Goleman 指出,情商主要表现为四种能力:对情绪的管理能力,对情绪的觉察能力,共情能力,以及一些社会技能。在生活中,被吐槽“情商低”的大多是男性,我们似乎总是有女性更善于管理、利用和表达情绪的印象。那么,女性是真的比男性拥有更高的情商吗?我们来看一些心理学研究:

1. 女性在情绪管理上的能力优于男性

Farrelly 与 Austin(2007)邀请了 199 名大学生(137 名女性,62 名男性)参与研究,并使用了情绪智力测验(Mayer-Salovey-Caruso Emotional Intelligence Test, MSCEIT),其中包括了看图识别情绪、根据颜色或味道回忆相关的情绪、识别一种涵盖不同情绪的复杂情绪等任务,以此测量男性与女性在四个方面上的表现(Brackett & Salovey, 2006; Farrelly & Austin, 2007)。

结果发现,其中,女性在“管理情绪”这一维度上的得分显著高于男性(p<.001)。也就是说,在有需要的时候,女性更能够克制第一反应,让自己不被情绪“牵着鼻子走”,有选择地做出对目标 / 结果更有利的其他反应(alternative actions)。

此外,这些女性参与者们在主观报告中也表示,自己对情绪有更好的控制力,以及能控制情绪以便给他人留下好的印象等。

2.男性的情绪觉察能力(emotional awareness)相对较低

Barrett,Lane 和 Schwartz (2000)的一项研究发现,男女在对自己情绪体验的分辨和表述能力上有着显著差异。为了提高结果的普适性,该研究的上千个志愿者来自于在年龄、受教育背景、社会经济地位和文化这几个方面有很大差异的 7 个样本人群。

在研究中,志愿者们需要完成一个情绪觉察力水平量表(Levels of Emotional Awareness Scale, LEAS),这个量表包含了 20 个情景题,他们需要做的就是根据情景去揣摩和分辨当事人此刻的情绪。

比如,量表中的其中一个题目是:“你和你最好的朋友在同一个单位工作,你们单位有一个年度的最佳表现奖,你和对方为了拿到这个奖都在非常努力地工作。年末的一天,这个奖项的得住宣布了——你的朋友。此时你会感觉如何?”

而测试得分则是基于人们能够在多大程度上用更加细致和精确的词,去描述自己处于那个情景中的情绪。比如,一个非常简单且不具体的答案——“我会感觉很伤心”,可能会比一个更加详尽、复杂的答案得分低——“我会在为自己没有得到想要的奖项感到失望和可惜的同时,也对拿奖的人产生一丝嫉妒——因为我也是那么的努力。不过,因为这个人是我最好的朋友,所以我内心对他的祝福可能是更多的。总是,我的心情会比只是一个普通同事拿奖要更加五味陈杂。”

结果显示,在所有样本中,女性志愿者都在 LEAS 上取得了更高的分数,体现了更强的情绪觉察能力——比起男性,她们更擅长于辨识不同的情绪体验,并将它们以更加复杂和有层次的方式描绘出来。

并且,在研究者控制了男女志愿者在语言能力上的差异后,结果依旧没有发生变化。也就是说,这种情绪觉察能力的差异并非是由于女性更擅长运用文字,或是知道更多表达情绪的词语,等等,而的确是在对复杂情绪的感知和表达能力上的差异。

所以,当女性在用语言表达的时候,其中包含的意义可能远远不像表面上那么简单。有时候,女生也会选择非常简化的表达,比如男生问女生“要选什么?”,女生只说了“随便”两个字,但是此时,女生的心中可能已经经过了很多次对情绪的觉察、识别,最终才做出了这样的表达。但是男生则可能会觉得,她真的是觉得“随便”。

另外,这种对情绪的觉察能力,也与共情能力亲密相关——你是否能够设身处地地共情那个情景中的自己。

3.男性更不擅长“共情”(Empathy)

在 Goldenberg 等人(2010)对 223 人的研究中,他们还使用了另一种自评式(self-report)情绪量表(SREIS),试图从不同角度来理解男女在“情绪智力”上的差异。

结果发现,女性在情绪识别与情绪使用方面的表现也显著优于男性。其中,情绪识别指的是“我能够理解别人所传达的非语言信息”,“通过别人的面部表情,我能知道他们当下的情绪感受”等;而情绪使用则指的是“当别人告诉我 Ta 生活中发生的一些重要事件时,我能仿佛自己也正在经历这些事件”。

Goldenberg 等人研究中所涉及的“情绪识别”与“情绪使用”其实反映的正是人们的共情能力。

Roger 等人(2007)将人们的共情能力分成了三个不同的维度,包括:
  • 认知共情(cognitive empathy),即一个人能够从他人的视角去理解和看待他人正在经历的事件;研究显示,男女在这个维度上的差异不大。
  • 情绪共情(emotional empathy)(也是最为大家所熟知的一种),是指人们能够感同身受他人所感受到的情绪;
  • 共情担忧(empathic concern),又被称为同情心,指的是一个人时刻准备着去帮助那些有需要的人。在后两个维度中,女性的表现都显著地更加优秀。


由此可见,一个人能够更好地识别情绪,反应了 Ta 拥有更好的情绪共情能力,而一个人更擅长使用情绪,则说明了 Ta 善于从他人的视角看待他人的经历,反应了 Ta 的认知共情能力。所以,可以说,更善于识别情绪、使用情绪,在某种程度上反应了一个人更好的共情能力。

看了这些研究,你可能会明白,为什么在亲密关系的相处和沟通中,男性和女性总会表现出那么多的差异。

【*不过,在这里要再次强调,我们讨论的所有基于性别的差异,都是群体统计学意义上的差异,是一种大概率事件,无法用来预测个体的具体情况。作为个体的男性完全有可能是情绪智力非常高的。】

那么,该如何在长期相处中弥合这些差异呢?

对于异性恋情侣来说,不同的性别身份所带来的,在先天的生理体验和后天的社会塑造上的差别经历,往往是两个个体差异中很重要的一个方面。推崇男女平等,并不是说要无视和否认这些差异的存在。

在成长过程中,多数父母、老师,都在处理女性的情绪上,更加细致和小心,却害怕抚养出一个情绪“细腻敏感”的男孩子。期待对个体的塑造,早就被大量心理学研究证明。无论是来自自己还是他人,期望都往往会让现实朝着那个方向发生。男孩子感受到的社会对男性的期待,就是不要太细腻敏感,于是我们才有了现在这么多对情绪低知低能的成年男人。

而社会对于女性更擅长处理情绪的期待,包括这篇回答本身,也对女性形成了一些影响。例如,研究显示,女性比男性更容易陷入反刍思考(rumination)(Nolen-Hoeksema & Jackson, 2001),即反复回想一些负面的体验和经历,反复沉浸其中无法自拔。实验者通过更加具体精细的量表调查发现,在“感到焦虑和压力”这一项中,男女两性并不因为性别有着显著差异。而在“自己是否可以控制情绪”、“自己是否要为处理关系中情绪基调负责”、“自己能否掌控负面事件”这三项中,女性明显表现出,比男性更担心自己无法控制情绪、更担心无法掌控负面事件、以及更觉得自己应该为关系中的情绪基调负责。

这些事可能也是社会告诉女性的。包括让女性感到更多的无力,以及觉得自己更有责任处理关系中的情绪问题,也包括了觉得关系中如果情绪基调不好,女性往往觉得是自己的错更多。这些都给女性带来了直接的痛苦。比如,她们可能会在亲密关系的处理时更加小心翼翼,即便有小心思也会藏着掖着,不会清楚地沟通或者表现出来。

而我们讨论的目的在于,意识到这些差异的存在,同时意识到这些差异是被塑造出来的,也就意味着,这些差异是可以通过较为长期的双方共同努力去弥合的:

首先,你们双方都要承认差异存在,且承认弥合差异会让你们的关系更加顺畅。男性比女性更不容易有在情绪相关方面改变的意愿,因为他们意识不到提升情绪智力对他们而言的好处。他们害怕这种改变会给他们带来更多的烦恼,而不是快乐。如果他愿意因为爱你,为了让你的感受更好而尝试改变,恭喜你,你很幸运。

你们在长期的日常生活中,都要加入更多的情绪分享的小环节。情绪觉察和表达力好的一方,可以经常用自己的行为为对方示范。比如,主动分享自身的情绪感受,用共情的方式说出对方的感受,让双方都体会到情绪相通那一刻的震撼性的美妙感受。如果你是双方中情绪智力更强的一方,你不能指望平时不做任何投入,而在问题出现时,对方突然就具备了和你一样的能力。也不必因为对方无力与你开展你渴望的沟通而愤怒。这样的差异并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改变的。

当然,暂时地跳过情绪,只能是一时的应急策略。但它至少可以避免矛盾无谓的升级,也能够避免对方说出那句最让你怒火中烧的“你想太多了”。

以上。

父母把孩子当成了人生的全部,所以他才越走越远

心理law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83 次浏览 • 2017-12-29 09:54 • 来自相关话题

“我是一个 2 岁孩子的妈妈,我今天带着孩子在外面玩了一整天,回家路上,孩子在车上睡着了,我小心翼翼地想要把他转移到床上时,他醒了,但又不是真醒,一直要求我抱着他走来走去。我试图沟通,说可以陪他玩一会或者上床睡,但孩子还是在哭,他一哭,我就开始烦躁。因为我觉得我给他了两个选择,为什么他还要哭闹?而且我累了一天,是真的真的抱不动他了……”


这个场景相信每个人一定很熟悉,每每面临这种时刻,父母一方面会担心自己做的不够好,没有满足孩子抱抱的要求;

一方面担心自己不够有耐心,在孩子哭闹的时候大声吼了他,伤害了孩子的幼小心灵;担心自己做得太多,苦了自己,惯了孩子,到头还养成了孩子耍赖的坏习惯……

想做好家长太难了,做出的每个决定都需要斟酌再三,生怕因此影响了孩子的未来。

然而,很多家长不知道的是,这些育儿焦虑的背后,都是和孩子的界限出了问题。

-

我们没有尊重孩子的边界,总是忘记去信任孩子,忘记孩子有自己的节奏和能力,他们有自己的路。

同时,我们也没有照顾到自己的界限,看清楚那些是我力所能及的,哪些是我可以拒绝的。所以当孩子出现不合理要求时,我们会感到如此痛苦。

如果家长和孩子拥有了非常健康的界限,父母就不会因为这些事情焦虑,感到痛苦;不会将焦虑转嫁给孩子,给孩子压力;孩子也不会肆意撒泼,而会独立自主,懂事负责,一切都会变得轻松起来。

我是一名心理咨询师,德国慕尼黑大学 教育学 / 心理学 / 艺术史三专业博士,德国 Galli 剧场在中国首位认证的戏剧治疗师。

开篇提到的 2 岁孩子,就是我的宝宝慕慕。在面对这个情况时,我是这样做的……

-

面对孩子哭闹,懂心理学的妈妈是这样做的

我在德国居住了 11 年,在这 11 年中,我系统扎实地学习了心理学与教育学,也耳濡目染了德国社会的一些先进教育理念。

在我成为妈妈之后,我非常深切地感受到,作为一个母亲,对孩子的爱、想要保护孩子、想要给 Ta 世界上最好的一切的那种心情。

伴随这种心情,也带来了无穷无尽的焦虑,我们担心自己养育方式不对,担心孩子受欺负,担心孩子上学问题,担心孩子未来的恋爱……

自从有了孩子,我们似乎就不是自己了,说到这简直感觉要焦虑死了。

只不过,我的专业领域,心理学和教育学,让我能够不断地觉察这些焦虑背后的原因,进行处理和调整。不然只会重蹈我们原生家庭的覆辙,那就是:孩子是父母的全部人生,而孩子却越来越厌烦,离父母越来越远。

-

比如在文章开头,我自己的例子。面对慕慕的哭闹,我调整了一下心情,想到,他在车上睡着又被弄醒,这其实是打破了他惯有的睡眠节奏的,他这样坐着肯定很难受。我肯定不会弃他不顾,但是我自己也真的很累,于是我选择抱着他坐到沙发上,他还是哭。

我对他说:“妈妈抱着你走很累,我现在可以这样抱着你坐一会儿,如果你想哭就哭一会儿吧。” 就这样我抱着他在沙发上,轻轻晃着他。

慕慕宣泄式地大声哭喊了一会儿,就渐渐停下来了,等他停了以后我说:“妈妈这样抱着你舒服么?”慕慕说舒服,我说:“那等你感觉舒服了以后,我们去刷牙洗脸上床上睡好么?”慕慕说嗯。我老公在旁边露出了很惊讶的眼神:“都这状态了,还能洗脸刷牙呢?”

过了一会儿,慕慕说,“舒服了。” 我愉快地说:“好的,那我们去刷牙吧!”于是就很正常的进行睡前程序到床上睡觉了。

孩子哭的时候,我们也通常会很难受,所以我们会想各种办法来希望他不哭。

除了前面说过的严厉制止的类型很糟糕以外,还有一种看似不糟糕的做法,就是一味的满足他。比如慕慕这个例子,那就是一直抱着他走来走去,他也就不哭了。

这样一不小心成为孩子的奴隶,为了让他高兴,做很多超出自己舒适度的事情,这些疲劳和牺牲是会积累和爆发的。我刚才选择先坐下来,是首先保护了自己的边界:我能做到的就这么多了。然后我后来才有了力气,拥抱他,接纳他的哭泣,而不再因为他的哭泣心烦气躁。这种平静和容纳他哭的感觉是能够传递过去的,所以他哭了一会儿也就好了。

我的疲劳被我自己接纳了,他的情绪也被我接纳了。这就是边界的力量。

所以在孩子哭的时候我们可以让他哭一会儿,试图去理解他的哭想表达什么,然后选择让自己舒服的方式来处理,尊重了孩子的边界,也维护了自己的边界。

-

父母本意是保护孩子,为何总适得其反?

前段时间幼儿园的很多负面新闻后,很多人开始注意教孩子说不,教孩子辨别哪些是不好的事情。

但是在教给孩子对外说不之前,他还需要一个基本的信任感,就是他可以和父母沟通他所遭遇的不好的事情。

我在一个室外喷泉,见过一个 6,7 岁的女孩,在一个小桥上跑来跑去,后来一下子掉下去了,水不深,就到脚踝。但孩子吓坏了,哇哇大哭,妈妈从远处跑过来,把孩子揪上来,没有好好的抚慰孩子,而是怒气冲冲的批评她说:“我不是告诉要看着路吗! ”

这是非常错误的行为。

如果一个孩子摔倒,或者做的不够好、哭泣的时候,总是先被父母有意无意的指责,那又怎么能指望他对外面的侵害说不呢?他不敢说不,因为他会首先想到一定是我的问题,是我不够好。

正确的做法是,我们一定是要先共情孩子的害怕或者疼痛,接纳她的情绪,到最后你才可以和孩子一起看看要怎么做才能避免再次摔到。这样,父母孩子间就建立了信任的关系。

当然,做到这些不容易,我们指责孩子的时候,通常因为我们自己也无法处理和面对这些失败、错误和不完美。但这些都是我们学习界限之后,可以去觉察和改变的,学会给孩子时间,给孩子信任,认真地去理解他们和与他们沟通。

界限还是规则,在爱和信任的基础上,用规则来让孩子知道哪些是我自己可以做的,哪些是我不可以做的。

-

教育孩子时,父母是否要有“红白脸”分工?

有一个朋友前几天很苦恼的来吐槽,说青春期的孩子,晚上主动把手机和 ipad 交给爸妈看管,自己好专心学习。

结果有一天妈妈刚没收了 ipad,儿子又去找爸爸拿回了手机,我这个朋友很生气,她主要生气的点是:她觉得爸爸总是当好人,让她当坏人。

这是个很典型的规则问题。很多家庭,都跟孩子一起制定规则,并努力遵守规则。但别忘了,规则就是保护界限的,很多时候我们说给孩子立规则,就是立界限。

但为什么这个规则容易被破坏?为什么会让父母产生“总是我当坏人,你当好人”这样一个感受呢?

那其实是因为这个规则本身不恰当。规则有两个最重要的要素:

规则要明确,责任的承担人
要明确规则被破坏时候,要承担的结果

比如上面的例子,当一个青春期的孩子对你说:“请爸爸妈妈帮我保管手机,因为我自己总是控制不住想玩儿。” 然后把手机放在父母手里:“我写完作业再过来找你们拿,可以吗?”

这本来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在这个例子里面,孩子才应该是规则的责任承担人。因为让父母帮助保管是孩子的愿望,他就应该负担这个责任,也就是说,你送过来,我们帮你看着。你拿走了我们不负责。

但父母应该明确的是:如果孩子总是破坏这个规则,总是拿走,那对不起,以后我们也不帮你看着手机了。

这就是一个典型的,爸爸妈妈把孩子应该承担的责任揽到了自己身上的例子。这就造成了界限的模糊,造成了父母自己内讧,说一个是好人一个是坏人。

一旦我们清晰了界限,就可以制定出更清晰和便于执行的规则。不然的话很多规则都变成了鸡肋。 查看全部


“我是一个 2 岁孩子的妈妈,我今天带着孩子在外面玩了一整天,回家路上,孩子在车上睡着了,我小心翼翼地想要把他转移到床上时,他醒了,但又不是真醒,一直要求我抱着他走来走去。我试图沟通,说可以陪他玩一会或者上床睡,但孩子还是在哭,他一哭,我就开始烦躁。因为我觉得我给他了两个选择,为什么他还要哭闹?而且我累了一天,是真的真的抱不动他了……”



这个场景相信每个人一定很熟悉,每每面临这种时刻,父母一方面会担心自己做的不够好,没有满足孩子抱抱的要求;

一方面担心自己不够有耐心,在孩子哭闹的时候大声吼了他,伤害了孩子的幼小心灵;担心自己做得太多,苦了自己,惯了孩子,到头还养成了孩子耍赖的坏习惯……

想做好家长太难了,做出的每个决定都需要斟酌再三,生怕因此影响了孩子的未来。

然而,很多家长不知道的是,这些育儿焦虑的背后,都是和孩子的界限出了问题。

-

我们没有尊重孩子的边界,总是忘记去信任孩子,忘记孩子有自己的节奏和能力,他们有自己的路。

同时,我们也没有照顾到自己的界限,看清楚那些是我力所能及的,哪些是我可以拒绝的。所以当孩子出现不合理要求时,我们会感到如此痛苦。

如果家长和孩子拥有了非常健康的界限,父母就不会因为这些事情焦虑,感到痛苦;不会将焦虑转嫁给孩子,给孩子压力;孩子也不会肆意撒泼,而会独立自主,懂事负责,一切都会变得轻松起来。

我是一名心理咨询师,德国慕尼黑大学 教育学 / 心理学 / 艺术史三专业博士,德国 Galli 剧场在中国首位认证的戏剧治疗师。

开篇提到的 2 岁孩子,就是我的宝宝慕慕。在面对这个情况时,我是这样做的……

-

面对孩子哭闹,懂心理学的妈妈是这样做的

我在德国居住了 11 年,在这 11 年中,我系统扎实地学习了心理学与教育学,也耳濡目染了德国社会的一些先进教育理念。

在我成为妈妈之后,我非常深切地感受到,作为一个母亲,对孩子的爱、想要保护孩子、想要给 Ta 世界上最好的一切的那种心情。

伴随这种心情,也带来了无穷无尽的焦虑,我们担心自己养育方式不对,担心孩子受欺负,担心孩子上学问题,担心孩子未来的恋爱……

自从有了孩子,我们似乎就不是自己了,说到这简直感觉要焦虑死了。

只不过,我的专业领域,心理学和教育学,让我能够不断地觉察这些焦虑背后的原因,进行处理和调整。不然只会重蹈我们原生家庭的覆辙,那就是:孩子是父母的全部人生,而孩子却越来越厌烦,离父母越来越远。

-

比如在文章开头,我自己的例子。面对慕慕的哭闹,我调整了一下心情,想到,他在车上睡着又被弄醒,这其实是打破了他惯有的睡眠节奏的,他这样坐着肯定很难受。我肯定不会弃他不顾,但是我自己也真的很累,于是我选择抱着他坐到沙发上,他还是哭。

我对他说:“妈妈抱着你走很累,我现在可以这样抱着你坐一会儿,如果你想哭就哭一会儿吧。” 就这样我抱着他在沙发上,轻轻晃着他。

慕慕宣泄式地大声哭喊了一会儿,就渐渐停下来了,等他停了以后我说:“妈妈这样抱着你舒服么?”慕慕说舒服,我说:“那等你感觉舒服了以后,我们去刷牙洗脸上床上睡好么?”慕慕说嗯。我老公在旁边露出了很惊讶的眼神:“都这状态了,还能洗脸刷牙呢?”

过了一会儿,慕慕说,“舒服了。” 我愉快地说:“好的,那我们去刷牙吧!”于是就很正常的进行睡前程序到床上睡觉了。

孩子哭的时候,我们也通常会很难受,所以我们会想各种办法来希望他不哭。

除了前面说过的严厉制止的类型很糟糕以外,还有一种看似不糟糕的做法,就是一味的满足他。比如慕慕这个例子,那就是一直抱着他走来走去,他也就不哭了。

这样一不小心成为孩子的奴隶,为了让他高兴,做很多超出自己舒适度的事情,这些疲劳和牺牲是会积累和爆发的。我刚才选择先坐下来,是首先保护了自己的边界:我能做到的就这么多了。然后我后来才有了力气,拥抱他,接纳他的哭泣,而不再因为他的哭泣心烦气躁。这种平静和容纳他哭的感觉是能够传递过去的,所以他哭了一会儿也就好了。

我的疲劳被我自己接纳了,他的情绪也被我接纳了。这就是边界的力量。

所以在孩子哭的时候我们可以让他哭一会儿,试图去理解他的哭想表达什么,然后选择让自己舒服的方式来处理,尊重了孩子的边界,也维护了自己的边界。

-

父母本意是保护孩子,为何总适得其反?

前段时间幼儿园的很多负面新闻后,很多人开始注意教孩子说不,教孩子辨别哪些是不好的事情。

但是在教给孩子对外说不之前,他还需要一个基本的信任感,就是他可以和父母沟通他所遭遇的不好的事情。

我在一个室外喷泉,见过一个 6,7 岁的女孩,在一个小桥上跑来跑去,后来一下子掉下去了,水不深,就到脚踝。但孩子吓坏了,哇哇大哭,妈妈从远处跑过来,把孩子揪上来,没有好好的抚慰孩子,而是怒气冲冲的批评她说:“我不是告诉要看着路吗! ”

这是非常错误的行为。

如果一个孩子摔倒,或者做的不够好、哭泣的时候,总是先被父母有意无意的指责,那又怎么能指望他对外面的侵害说不呢?他不敢说不,因为他会首先想到一定是我的问题,是我不够好。

正确的做法是,我们一定是要先共情孩子的害怕或者疼痛,接纳她的情绪,到最后你才可以和孩子一起看看要怎么做才能避免再次摔到。这样,父母孩子间就建立了信任的关系。

当然,做到这些不容易,我们指责孩子的时候,通常因为我们自己也无法处理和面对这些失败、错误和不完美。但这些都是我们学习界限之后,可以去觉察和改变的,学会给孩子时间,给孩子信任,认真地去理解他们和与他们沟通。

界限还是规则,在爱和信任的基础上,用规则来让孩子知道哪些是我自己可以做的,哪些是我不可以做的。

-

教育孩子时,父母是否要有“红白脸”分工?

有一个朋友前几天很苦恼的来吐槽,说青春期的孩子,晚上主动把手机和 ipad 交给爸妈看管,自己好专心学习。

结果有一天妈妈刚没收了 ipad,儿子又去找爸爸拿回了手机,我这个朋友很生气,她主要生气的点是:她觉得爸爸总是当好人,让她当坏人。

这是个很典型的规则问题。很多家庭,都跟孩子一起制定规则,并努力遵守规则。但别忘了,规则就是保护界限的,很多时候我们说给孩子立规则,就是立界限。

但为什么这个规则容易被破坏?为什么会让父母产生“总是我当坏人,你当好人”这样一个感受呢?

那其实是因为这个规则本身不恰当。规则有两个最重要的要素:

规则要明确,责任的承担人
要明确规则被破坏时候,要承担的结果

比如上面的例子,当一个青春期的孩子对你说:“请爸爸妈妈帮我保管手机,因为我自己总是控制不住想玩儿。” 然后把手机放在父母手里:“我写完作业再过来找你们拿,可以吗?”

这本来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在这个例子里面,孩子才应该是规则的责任承担人。因为让父母帮助保管是孩子的愿望,他就应该负担这个责任,也就是说,你送过来,我们帮你看着。你拿走了我们不负责。

但父母应该明确的是:如果孩子总是破坏这个规则,总是拿走,那对不起,以后我们也不帮你看着手机了。

这就是一个典型的,爸爸妈妈把孩子应该承担的责任揽到了自己身上的例子。这就造成了界限的模糊,造成了父母自己内讧,说一个是好人一个是坏人。

一旦我们清晰了界限,就可以制定出更清晰和便于执行的规则。不然的话很多规则都变成了鸡肋。

父母情绪稳定,对孩子到底有多重要?

心理law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276 次浏览 • 2017-12-23 14:10 • 来自相关话题

文 | 谢可慧
父母情绪稳定,对孩子到底有多重要?这些年,许多教育界以及育儿界的人,一直在关注这个话题。
 
曾经有一个绘本是《一生气就大吼大叫的妈妈》,当时一时风靡,绘本的内容是,一只小企鹅在面对妈妈发火时,吓得魂飞魄散。最后,即使妈妈找到了小企鹅,但孩子受过伤害的心灵早已无法弥补。

01

大量的调查表明,父母情绪稳定,孩子更具幸福感以及安全感。
年少时碰到过一个男孩子,曾经一块去上兴趣班。他坐在我的身后,每天都高高兴兴的样子,会偷偷拉我的辫子;下课的时候,拿走我的笔满世界地跑,大声地说“你来追我啊”;塞乱七八糟的纸条给我,上面画着“猪”和“熊”,旁边写着我的名字。
 
我不喜欢他,因为他不给面子地四处闹,闹得整个班级都知道我叫“猪”。
 
这个每次都在我面前笑得满地打滚的男孩子,有一天,突然间就消失了。两个星期后,他回到我身后,就不说话了。
 
他沉默得亦如一个战士,每个下课都安安静静地看书,上课也不会再扯我的辫子。他偶尔眼睛红红的,趴在桌上。
 
我也是小心翼翼问他,他才说起,他说,父母在闹离婚,他已经根本没办法回家了。
 
那一年,我们都十三四岁。我第一次陪他走在回家的路上,他说,他特别想自杀。
 

“他们两个人以前不是这样的。现在,总是吵架,吵完架,他们都生气。母亲会冲进我的房间,不停地给我挑刺,我坐得不直,就打我的背,我头离书本近,就不停打我的头;她出去之后,就是我的父亲进来了,父亲很沉默地坐着,他坐在身后的时候,我不敢发出任何声响,他是一个情绪很差的人。”

 
十三四岁的人懂得什么,他也没有机会刨根问底,而他看到的父母,就是一对整天对他大吼大叫的父母,以及一个惴惴不安的自己。
 
正好的一个对比是,当时,我幼年的一个邻居,父母也离婚了。但她的情绪似乎没有受到任何影响,我几乎是见证她从双亲变成单亲孩子的。
 
她的父母情绪离婚像是分手,不动声色,也不在孩子的面前吵架。孩子跟了母亲,父亲整理了很多衣物,是母亲帮他整理的,走的时候,还互相说着保重。这之后呢,每周她的父亲都会来看望他们,偶尔还单独带着她出去玩。
 
这个孩子,情绪并没有太大的影响,每天还是高高兴兴地上学、放学,和我玩很多的游戏。
 
02
父母情绪稳定,有时比父母恩爱更加重要。

父母恩爱,有时更多牵扯到父母双方的独立性,我们不能因为谁的存在而绑架了谁的感情,父母不应该被孩子绑架,孩子也不能被父母绑架;
而父母情绪稳定却是一种内在和外在的影响力,那是一种和教养和气场相关的事,你当下的情绪多稳定,孩子长大后的情绪,就有多稳定。
我大学的时候,去少儿培训中心上过课。
 
我发现,那些父母性格温和,情绪平和的孩子身上,笑容更多,幸福感更强,抗挫折能力也更好,礼貌和教养一个不缺,看待世界也更宽容。
而那些父母性格强势,情绪不稳定,动不动就大吼大叫的孩子,总是更容易走极端,以及缺乏一种对世界最起码的安全感。
 
为什么?
因为父母手上如果时刻“提刀”,他们就会有更多地对于“刀”的恐惧,而这个刀就是父母的坏情绪。
 
张爱玲的笔下有刀,除了她生活的敏锐性外,也与她的父母有关。母亲黄逸梵与父亲张志沂每日都是争吵,争吵,日益升级的争吵,终至不可调和。所以,张爱玲笔下的一点点戾气,来自于她年少时候的时候。
 
张兆和等张家四姐妹永远是一副岁月静好的样子,来源于她们的一对父母,永远在他们面前情绪稳定、相敬如宾。
 
03
我始终觉得,父母情绪稳定,是第一位的。
 
身为父母总是容易焦虑,焦虑到自己都忍不住对自己咆哮。可是,孩子成长所有的线索都可以追溯到童年。
 
有一句话:父母情绪稳定,孩子长大后,对人间琐事更宽容,也更有幸福感。为什么?
 
因为父母是孩子接触到的最直观的人际影像,他们对于人际关系和社交设定的来源往往来自于自己父母。父母给孩子的气定神闲,会让孩子更有机会,也更从容,更无所顾虑地去走向外面的世界。

不要让你的情绪,磨灭孩子通往美好世界的梦想。为人父母,情绪稳定而乐观,才能让她在最初狭小的世界里,慢慢对自己进行构造。
 
外面的世界很残酷,我们就温暖一些,给她偶尔避避风雨,也有点阳光,来日给个拥抱,让她走得更快也更稳。 查看全部
文 | 谢可慧
父母情绪稳定,对孩子到底有多重要?这些年,许多教育界以及育儿界的人,一直在关注这个话题。
 
曾经有一个绘本是《一生气就大吼大叫的妈妈》,当时一时风靡,绘本的内容是,一只小企鹅在面对妈妈发火时,吓得魂飞魄散。最后,即使妈妈找到了小企鹅,但孩子受过伤害的心灵早已无法弥补。

01

大量的调查表明,父母情绪稳定,孩子更具幸福感以及安全感。
年少时碰到过一个男孩子,曾经一块去上兴趣班。他坐在我的身后,每天都高高兴兴的样子,会偷偷拉我的辫子;下课的时候,拿走我的笔满世界地跑,大声地说“你来追我啊”;塞乱七八糟的纸条给我,上面画着“猪”和“熊”,旁边写着我的名字。
 
我不喜欢他,因为他不给面子地四处闹,闹得整个班级都知道我叫“猪”。
 
这个每次都在我面前笑得满地打滚的男孩子,有一天,突然间就消失了。两个星期后,他回到我身后,就不说话了。
 
他沉默得亦如一个战士,每个下课都安安静静地看书,上课也不会再扯我的辫子。他偶尔眼睛红红的,趴在桌上。
 
我也是小心翼翼问他,他才说起,他说,父母在闹离婚,他已经根本没办法回家了。
 
那一年,我们都十三四岁。我第一次陪他走在回家的路上,他说,他特别想自杀。
 


“他们两个人以前不是这样的。现在,总是吵架,吵完架,他们都生气。母亲会冲进我的房间,不停地给我挑刺,我坐得不直,就打我的背,我头离书本近,就不停打我的头;她出去之后,就是我的父亲进来了,父亲很沉默地坐着,他坐在身后的时候,我不敢发出任何声响,他是一个情绪很差的人。”


 
十三四岁的人懂得什么,他也没有机会刨根问底,而他看到的父母,就是一对整天对他大吼大叫的父母,以及一个惴惴不安的自己。
 
正好的一个对比是,当时,我幼年的一个邻居,父母也离婚了。但她的情绪似乎没有受到任何影响,我几乎是见证她从双亲变成单亲孩子的。
 
她的父母情绪离婚像是分手,不动声色,也不在孩子的面前吵架。孩子跟了母亲,父亲整理了很多衣物,是母亲帮他整理的,走的时候,还互相说着保重。这之后呢,每周她的父亲都会来看望他们,偶尔还单独带着她出去玩。
 
这个孩子,情绪并没有太大的影响,每天还是高高兴兴地上学、放学,和我玩很多的游戏。
 
02
父母情绪稳定,有时比父母恩爱更加重要。

父母恩爱,有时更多牵扯到父母双方的独立性,我们不能因为谁的存在而绑架了谁的感情,父母不应该被孩子绑架,孩子也不能被父母绑架;
父母情绪稳定却是一种内在和外在的影响力,那是一种和教养和气场相关的事,你当下的情绪多稳定,孩子长大后的情绪,就有多稳定。
我大学的时候,去少儿培训中心上过课。
 
我发现,那些父母性格温和,情绪平和的孩子身上,笑容更多,幸福感更强,抗挫折能力也更好,礼貌和教养一个不缺,看待世界也更宽容。
而那些父母性格强势,情绪不稳定,动不动就大吼大叫的孩子,总是更容易走极端,以及缺乏一种对世界最起码的安全感。
 
为什么?
因为父母手上如果时刻“提刀”,他们就会有更多地对于“刀”的恐惧,而这个刀就是父母的坏情绪。
 
张爱玲的笔下有刀,除了她生活的敏锐性外,也与她的父母有关。母亲黄逸梵与父亲张志沂每日都是争吵,争吵,日益升级的争吵,终至不可调和。所以,张爱玲笔下的一点点戾气,来自于她年少时候的时候。
 
张兆和等张家四姐妹永远是一副岁月静好的样子,来源于她们的一对父母,永远在他们面前情绪稳定、相敬如宾。
 
03
我始终觉得,父母情绪稳定,是第一位的。

 
身为父母总是容易焦虑,焦虑到自己都忍不住对自己咆哮。可是,孩子成长所有的线索都可以追溯到童年。
 
有一句话:父母情绪稳定,孩子长大后,对人间琐事更宽容,也更有幸福感。为什么?
 
因为父母是孩子接触到的最直观的人际影像,他们对于人际关系和社交设定的来源往往来自于自己父母。父母给孩子的气定神闲,会让孩子更有机会,也更从容,更无所顾虑地去走向外面的世界。

不要让你的情绪,磨灭孩子通往美好世界的梦想。为人父母,情绪稳定而乐观,才能让她在最初狭小的世界里,慢慢对自己进行构造。
 
外面的世界很残酷,我们就温暖一些,给她偶尔避避风雨,也有点阳光,来日给个拥抱,让她走得更快也更稳。

作为父母,应该如何控制自己的负面情绪?

心理law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560 次浏览 • 2017-12-16 13:13 • 来自相关话题

负面情绪需要的是疏导,而不是控制,正如大禹治水。

心理学上有一个概念叫做“踢猫效应”,描绘的是一种典型的坏情绪的传染。人的不满情绪和糟糕心情,一般会沿着等级和强弱组成的社会关系链条依次传递。由金字塔尖一直扩散到最底层,无处发泄的最弱小的那一个元素,则成为最终的受害者。例如你在公司上班,向领导汇报工作,而领导刚挨了上级的批评,于是就转而向你发泄不满,处处挑刺儿,你积了一肚子怨气无处可发。下班回家看到孩子吃饭的时候撒得到处都是,还不乖乖坐好吃,于是你不自觉就愤怒起来,狠狠教训了孩子一顿。孩子委屈的哭了,恰好这时你家的猫路过,于是孩子忿忿地踢了猫一脚跑回了自己房间。
这是一种情绪的传染效应,并且由于存在力量、社会地位、等级的区别,居于弱势的总是只能向比他更弱势的群体发泄怒火。而孩子总是家里的弱势群体,往往就成为了这种坏情绪的“牺牲品”。
不管是谁,在情绪烦躁的时候很难再去处理另外一些让自己不愉快的事情,在心情不好又面对孩子“不乖”时,父母难免会简单、粗暴的处理问题。但父母应该意识到,在工作与生活中难免遇到不愉快,需要给这种不愉快找到合适的出口,不要让无辜的孩子承担你的负面情绪。

以下是一些具体的建议:
每天回家之前先将自己的负面情绪说出来,能意识到这些负面情绪是控制脾气的第一步。
如果遇到孩子做错事,要将自己的心理活动呈现出来。例如:“宝宝,你故意打碎了杯子,爸爸/妈妈现在挺生气的。因为之后还要再花钱去买杯子,你的行为造成了家里额外的开销,所以爸爸/妈妈认为你这样做是不对的……”等等,既能在叙述过程中平静下来,也是和孩子交流的一种方式。
试着为这些负面情绪找到出口及解决方法。成人通常在发泄情绪以后会感觉好受一些。因此,当我们认识到自己有负面情绪时,可以用跑步、做家务等健康的方式发泄出来,等理智回来了,再考虑应该如何应对。
另一些技巧包括:当自己非常愤怒的时候,在心里默数30秒再开始讲话;如果自己的情绪尚未处理好就要解决孩子的问题,可以坦诚但尽量温和地告诉孩子“我现在心情不好,可能会骂你而让你很难过,我不想让这件事发生,所以我们一起安静10分钟。”
冥想。有新闻报道说,让囚犯冥想能减轻其暴力倾向。以我和萌爸每天冥想5-10分钟的切身体会来说,效果很好。

最后,疏导负面情绪不可能一蹴而就,需要双方乃至一个大家庭彼此鼓励、反省和努力。 查看全部
负面情绪需要的是疏导,而不是控制,正如大禹治水。

心理学上有一个概念叫做“踢猫效应”,描绘的是一种典型的坏情绪的传染。人的不满情绪和糟糕心情,一般会沿着等级和强弱组成的社会关系链条依次传递。由金字塔尖一直扩散到最底层,无处发泄的最弱小的那一个元素,则成为最终的受害者。例如你在公司上班,向领导汇报工作,而领导刚挨了上级的批评,于是就转而向你发泄不满,处处挑刺儿,你积了一肚子怨气无处可发。下班回家看到孩子吃饭的时候撒得到处都是,还不乖乖坐好吃,于是你不自觉就愤怒起来,狠狠教训了孩子一顿。孩子委屈的哭了,恰好这时你家的猫路过,于是孩子忿忿地踢了猫一脚跑回了自己房间。
这是一种情绪的传染效应,并且由于存在力量、社会地位、等级的区别,居于弱势的总是只能向比他更弱势的群体发泄怒火。而孩子总是家里的弱势群体,往往就成为了这种坏情绪的“牺牲品”。
不管是谁,在情绪烦躁的时候很难再去处理另外一些让自己不愉快的事情,在心情不好又面对孩子“不乖”时,父母难免会简单、粗暴的处理问题。但父母应该意识到,在工作与生活中难免遇到不愉快,需要给这种不愉快找到合适的出口,不要让无辜的孩子承担你的负面情绪。

以下是一些具体的建议:
每天回家之前先将自己的负面情绪说出来,能意识到这些负面情绪是控制脾气的第一步。
如果遇到孩子做错事,要将自己的心理活动呈现出来。例如:“宝宝,你故意打碎了杯子,爸爸/妈妈现在挺生气的。因为之后还要再花钱去买杯子,你的行为造成了家里额外的开销,所以爸爸/妈妈认为你这样做是不对的……”等等,既能在叙述过程中平静下来,也是和孩子交流的一种方式。
试着为这些负面情绪找到出口及解决方法。成人通常在发泄情绪以后会感觉好受一些。因此,当我们认识到自己有负面情绪时,可以用跑步、做家务等健康的方式发泄出来,等理智回来了,再考虑应该如何应对。
另一些技巧包括:当自己非常愤怒的时候,在心里默数30秒再开始讲话;如果自己的情绪尚未处理好就要解决孩子的问题,可以坦诚但尽量温和地告诉孩子“我现在心情不好,可能会骂你而让你很难过,我不想让这件事发生,所以我们一起安静10分钟。”
冥想。有新闻报道说,让囚犯冥想能减轻其暴力倾向。以我和萌爸每天冥想5-10分钟的切身体会来说,效果很好。

最后,疏导负面情绪不可能一蹴而就,需要双方乃至一个大家庭彼此鼓励、反省和努力。

父母把孩子当成了人生的全部,所以他才越走越远

心理law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83 次浏览 • 2017-12-29 09:54 • 来自相关话题

“我是一个 2 岁孩子的妈妈,我今天带着孩子在外面玩了一整天,回家路上,孩子在车上睡着了,我小心翼翼地想要把他转移到床上时,他醒了,但又不是真醒,一直要求我抱着他走来走去。我试图沟通,说可以陪他玩一会或者上床睡,但孩子还是在哭,他一哭,我就开始烦躁。因为我觉得我给他了两个选择,为什么他还要哭闹?而且我累了一天,是真的真的抱不动他了……”


这个场景相信每个人一定很熟悉,每每面临这种时刻,父母一方面会担心自己做的不够好,没有满足孩子抱抱的要求;

一方面担心自己不够有耐心,在孩子哭闹的时候大声吼了他,伤害了孩子的幼小心灵;担心自己做得太多,苦了自己,惯了孩子,到头还养成了孩子耍赖的坏习惯……

想做好家长太难了,做出的每个决定都需要斟酌再三,生怕因此影响了孩子的未来。

然而,很多家长不知道的是,这些育儿焦虑的背后,都是和孩子的界限出了问题。

-

我们没有尊重孩子的边界,总是忘记去信任孩子,忘记孩子有自己的节奏和能力,他们有自己的路。

同时,我们也没有照顾到自己的界限,看清楚那些是我力所能及的,哪些是我可以拒绝的。所以当孩子出现不合理要求时,我们会感到如此痛苦。

如果家长和孩子拥有了非常健康的界限,父母就不会因为这些事情焦虑,感到痛苦;不会将焦虑转嫁给孩子,给孩子压力;孩子也不会肆意撒泼,而会独立自主,懂事负责,一切都会变得轻松起来。

我是一名心理咨询师,德国慕尼黑大学 教育学 / 心理学 / 艺术史三专业博士,德国 Galli 剧场在中国首位认证的戏剧治疗师。

开篇提到的 2 岁孩子,就是我的宝宝慕慕。在面对这个情况时,我是这样做的……

-

面对孩子哭闹,懂心理学的妈妈是这样做的

我在德国居住了 11 年,在这 11 年中,我系统扎实地学习了心理学与教育学,也耳濡目染了德国社会的一些先进教育理念。

在我成为妈妈之后,我非常深切地感受到,作为一个母亲,对孩子的爱、想要保护孩子、想要给 Ta 世界上最好的一切的那种心情。

伴随这种心情,也带来了无穷无尽的焦虑,我们担心自己养育方式不对,担心孩子受欺负,担心孩子上学问题,担心孩子未来的恋爱……

自从有了孩子,我们似乎就不是自己了,说到这简直感觉要焦虑死了。

只不过,我的专业领域,心理学和教育学,让我能够不断地觉察这些焦虑背后的原因,进行处理和调整。不然只会重蹈我们原生家庭的覆辙,那就是:孩子是父母的全部人生,而孩子却越来越厌烦,离父母越来越远。

-

比如在文章开头,我自己的例子。面对慕慕的哭闹,我调整了一下心情,想到,他在车上睡着又被弄醒,这其实是打破了他惯有的睡眠节奏的,他这样坐着肯定很难受。我肯定不会弃他不顾,但是我自己也真的很累,于是我选择抱着他坐到沙发上,他还是哭。

我对他说:“妈妈抱着你走很累,我现在可以这样抱着你坐一会儿,如果你想哭就哭一会儿吧。” 就这样我抱着他在沙发上,轻轻晃着他。

慕慕宣泄式地大声哭喊了一会儿,就渐渐停下来了,等他停了以后我说:“妈妈这样抱着你舒服么?”慕慕说舒服,我说:“那等你感觉舒服了以后,我们去刷牙洗脸上床上睡好么?”慕慕说嗯。我老公在旁边露出了很惊讶的眼神:“都这状态了,还能洗脸刷牙呢?”

过了一会儿,慕慕说,“舒服了。” 我愉快地说:“好的,那我们去刷牙吧!”于是就很正常的进行睡前程序到床上睡觉了。

孩子哭的时候,我们也通常会很难受,所以我们会想各种办法来希望他不哭。

除了前面说过的严厉制止的类型很糟糕以外,还有一种看似不糟糕的做法,就是一味的满足他。比如慕慕这个例子,那就是一直抱着他走来走去,他也就不哭了。

这样一不小心成为孩子的奴隶,为了让他高兴,做很多超出自己舒适度的事情,这些疲劳和牺牲是会积累和爆发的。我刚才选择先坐下来,是首先保护了自己的边界:我能做到的就这么多了。然后我后来才有了力气,拥抱他,接纳他的哭泣,而不再因为他的哭泣心烦气躁。这种平静和容纳他哭的感觉是能够传递过去的,所以他哭了一会儿也就好了。

我的疲劳被我自己接纳了,他的情绪也被我接纳了。这就是边界的力量。

所以在孩子哭的时候我们可以让他哭一会儿,试图去理解他的哭想表达什么,然后选择让自己舒服的方式来处理,尊重了孩子的边界,也维护了自己的边界。

-

父母本意是保护孩子,为何总适得其反?

前段时间幼儿园的很多负面新闻后,很多人开始注意教孩子说不,教孩子辨别哪些是不好的事情。

但是在教给孩子对外说不之前,他还需要一个基本的信任感,就是他可以和父母沟通他所遭遇的不好的事情。

我在一个室外喷泉,见过一个 6,7 岁的女孩,在一个小桥上跑来跑去,后来一下子掉下去了,水不深,就到脚踝。但孩子吓坏了,哇哇大哭,妈妈从远处跑过来,把孩子揪上来,没有好好的抚慰孩子,而是怒气冲冲的批评她说:“我不是告诉要看着路吗! ”

这是非常错误的行为。

如果一个孩子摔倒,或者做的不够好、哭泣的时候,总是先被父母有意无意的指责,那又怎么能指望他对外面的侵害说不呢?他不敢说不,因为他会首先想到一定是我的问题,是我不够好。

正确的做法是,我们一定是要先共情孩子的害怕或者疼痛,接纳她的情绪,到最后你才可以和孩子一起看看要怎么做才能避免再次摔到。这样,父母孩子间就建立了信任的关系。

当然,做到这些不容易,我们指责孩子的时候,通常因为我们自己也无法处理和面对这些失败、错误和不完美。但这些都是我们学习界限之后,可以去觉察和改变的,学会给孩子时间,给孩子信任,认真地去理解他们和与他们沟通。

界限还是规则,在爱和信任的基础上,用规则来让孩子知道哪些是我自己可以做的,哪些是我不可以做的。

-

教育孩子时,父母是否要有“红白脸”分工?

有一个朋友前几天很苦恼的来吐槽,说青春期的孩子,晚上主动把手机和 ipad 交给爸妈看管,自己好专心学习。

结果有一天妈妈刚没收了 ipad,儿子又去找爸爸拿回了手机,我这个朋友很生气,她主要生气的点是:她觉得爸爸总是当好人,让她当坏人。

这是个很典型的规则问题。很多家庭,都跟孩子一起制定规则,并努力遵守规则。但别忘了,规则就是保护界限的,很多时候我们说给孩子立规则,就是立界限。

但为什么这个规则容易被破坏?为什么会让父母产生“总是我当坏人,你当好人”这样一个感受呢?

那其实是因为这个规则本身不恰当。规则有两个最重要的要素:

规则要明确,责任的承担人
要明确规则被破坏时候,要承担的结果

比如上面的例子,当一个青春期的孩子对你说:“请爸爸妈妈帮我保管手机,因为我自己总是控制不住想玩儿。” 然后把手机放在父母手里:“我写完作业再过来找你们拿,可以吗?”

这本来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在这个例子里面,孩子才应该是规则的责任承担人。因为让父母帮助保管是孩子的愿望,他就应该负担这个责任,也就是说,你送过来,我们帮你看着。你拿走了我们不负责。

但父母应该明确的是:如果孩子总是破坏这个规则,总是拿走,那对不起,以后我们也不帮你看着手机了。

这就是一个典型的,爸爸妈妈把孩子应该承担的责任揽到了自己身上的例子。这就造成了界限的模糊,造成了父母自己内讧,说一个是好人一个是坏人。

一旦我们清晰了界限,就可以制定出更清晰和便于执行的规则。不然的话很多规则都变成了鸡肋。 查看全部


“我是一个 2 岁孩子的妈妈,我今天带着孩子在外面玩了一整天,回家路上,孩子在车上睡着了,我小心翼翼地想要把他转移到床上时,他醒了,但又不是真醒,一直要求我抱着他走来走去。我试图沟通,说可以陪他玩一会或者上床睡,但孩子还是在哭,他一哭,我就开始烦躁。因为我觉得我给他了两个选择,为什么他还要哭闹?而且我累了一天,是真的真的抱不动他了……”



这个场景相信每个人一定很熟悉,每每面临这种时刻,父母一方面会担心自己做的不够好,没有满足孩子抱抱的要求;

一方面担心自己不够有耐心,在孩子哭闹的时候大声吼了他,伤害了孩子的幼小心灵;担心自己做得太多,苦了自己,惯了孩子,到头还养成了孩子耍赖的坏习惯……

想做好家长太难了,做出的每个决定都需要斟酌再三,生怕因此影响了孩子的未来。

然而,很多家长不知道的是,这些育儿焦虑的背后,都是和孩子的界限出了问题。

-

我们没有尊重孩子的边界,总是忘记去信任孩子,忘记孩子有自己的节奏和能力,他们有自己的路。

同时,我们也没有照顾到自己的界限,看清楚那些是我力所能及的,哪些是我可以拒绝的。所以当孩子出现不合理要求时,我们会感到如此痛苦。

如果家长和孩子拥有了非常健康的界限,父母就不会因为这些事情焦虑,感到痛苦;不会将焦虑转嫁给孩子,给孩子压力;孩子也不会肆意撒泼,而会独立自主,懂事负责,一切都会变得轻松起来。

我是一名心理咨询师,德国慕尼黑大学 教育学 / 心理学 / 艺术史三专业博士,德国 Galli 剧场在中国首位认证的戏剧治疗师。

开篇提到的 2 岁孩子,就是我的宝宝慕慕。在面对这个情况时,我是这样做的……

-

面对孩子哭闹,懂心理学的妈妈是这样做的

我在德国居住了 11 年,在这 11 年中,我系统扎实地学习了心理学与教育学,也耳濡目染了德国社会的一些先进教育理念。

在我成为妈妈之后,我非常深切地感受到,作为一个母亲,对孩子的爱、想要保护孩子、想要给 Ta 世界上最好的一切的那种心情。

伴随这种心情,也带来了无穷无尽的焦虑,我们担心自己养育方式不对,担心孩子受欺负,担心孩子上学问题,担心孩子未来的恋爱……

自从有了孩子,我们似乎就不是自己了,说到这简直感觉要焦虑死了。

只不过,我的专业领域,心理学和教育学,让我能够不断地觉察这些焦虑背后的原因,进行处理和调整。不然只会重蹈我们原生家庭的覆辙,那就是:孩子是父母的全部人生,而孩子却越来越厌烦,离父母越来越远。

-

比如在文章开头,我自己的例子。面对慕慕的哭闹,我调整了一下心情,想到,他在车上睡着又被弄醒,这其实是打破了他惯有的睡眠节奏的,他这样坐着肯定很难受。我肯定不会弃他不顾,但是我自己也真的很累,于是我选择抱着他坐到沙发上,他还是哭。

我对他说:“妈妈抱着你走很累,我现在可以这样抱着你坐一会儿,如果你想哭就哭一会儿吧。” 就这样我抱着他在沙发上,轻轻晃着他。

慕慕宣泄式地大声哭喊了一会儿,就渐渐停下来了,等他停了以后我说:“妈妈这样抱着你舒服么?”慕慕说舒服,我说:“那等你感觉舒服了以后,我们去刷牙洗脸上床上睡好么?”慕慕说嗯。我老公在旁边露出了很惊讶的眼神:“都这状态了,还能洗脸刷牙呢?”

过了一会儿,慕慕说,“舒服了。” 我愉快地说:“好的,那我们去刷牙吧!”于是就很正常的进行睡前程序到床上睡觉了。

孩子哭的时候,我们也通常会很难受,所以我们会想各种办法来希望他不哭。

除了前面说过的严厉制止的类型很糟糕以外,还有一种看似不糟糕的做法,就是一味的满足他。比如慕慕这个例子,那就是一直抱着他走来走去,他也就不哭了。

这样一不小心成为孩子的奴隶,为了让他高兴,做很多超出自己舒适度的事情,这些疲劳和牺牲是会积累和爆发的。我刚才选择先坐下来,是首先保护了自己的边界:我能做到的就这么多了。然后我后来才有了力气,拥抱他,接纳他的哭泣,而不再因为他的哭泣心烦气躁。这种平静和容纳他哭的感觉是能够传递过去的,所以他哭了一会儿也就好了。

我的疲劳被我自己接纳了,他的情绪也被我接纳了。这就是边界的力量。

所以在孩子哭的时候我们可以让他哭一会儿,试图去理解他的哭想表达什么,然后选择让自己舒服的方式来处理,尊重了孩子的边界,也维护了自己的边界。

-

父母本意是保护孩子,为何总适得其反?

前段时间幼儿园的很多负面新闻后,很多人开始注意教孩子说不,教孩子辨别哪些是不好的事情。

但是在教给孩子对外说不之前,他还需要一个基本的信任感,就是他可以和父母沟通他所遭遇的不好的事情。

我在一个室外喷泉,见过一个 6,7 岁的女孩,在一个小桥上跑来跑去,后来一下子掉下去了,水不深,就到脚踝。但孩子吓坏了,哇哇大哭,妈妈从远处跑过来,把孩子揪上来,没有好好的抚慰孩子,而是怒气冲冲的批评她说:“我不是告诉要看着路吗! ”

这是非常错误的行为。

如果一个孩子摔倒,或者做的不够好、哭泣的时候,总是先被父母有意无意的指责,那又怎么能指望他对外面的侵害说不呢?他不敢说不,因为他会首先想到一定是我的问题,是我不够好。

正确的做法是,我们一定是要先共情孩子的害怕或者疼痛,接纳她的情绪,到最后你才可以和孩子一起看看要怎么做才能避免再次摔到。这样,父母孩子间就建立了信任的关系。

当然,做到这些不容易,我们指责孩子的时候,通常因为我们自己也无法处理和面对这些失败、错误和不完美。但这些都是我们学习界限之后,可以去觉察和改变的,学会给孩子时间,给孩子信任,认真地去理解他们和与他们沟通。

界限还是规则,在爱和信任的基础上,用规则来让孩子知道哪些是我自己可以做的,哪些是我不可以做的。

-

教育孩子时,父母是否要有“红白脸”分工?

有一个朋友前几天很苦恼的来吐槽,说青春期的孩子,晚上主动把手机和 ipad 交给爸妈看管,自己好专心学习。

结果有一天妈妈刚没收了 ipad,儿子又去找爸爸拿回了手机,我这个朋友很生气,她主要生气的点是:她觉得爸爸总是当好人,让她当坏人。

这是个很典型的规则问题。很多家庭,都跟孩子一起制定规则,并努力遵守规则。但别忘了,规则就是保护界限的,很多时候我们说给孩子立规则,就是立界限。

但为什么这个规则容易被破坏?为什么会让父母产生“总是我当坏人,你当好人”这样一个感受呢?

那其实是因为这个规则本身不恰当。规则有两个最重要的要素:

规则要明确,责任的承担人
要明确规则被破坏时候,要承担的结果

比如上面的例子,当一个青春期的孩子对你说:“请爸爸妈妈帮我保管手机,因为我自己总是控制不住想玩儿。” 然后把手机放在父母手里:“我写完作业再过来找你们拿,可以吗?”

这本来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在这个例子里面,孩子才应该是规则的责任承担人。因为让父母帮助保管是孩子的愿望,他就应该负担这个责任,也就是说,你送过来,我们帮你看着。你拿走了我们不负责。

但父母应该明确的是:如果孩子总是破坏这个规则,总是拿走,那对不起,以后我们也不帮你看着手机了。

这就是一个典型的,爸爸妈妈把孩子应该承担的责任揽到了自己身上的例子。这就造成了界限的模糊,造成了父母自己内讧,说一个是好人一个是坏人。

一旦我们清晰了界限,就可以制定出更清晰和便于执行的规则。不然的话很多规则都变成了鸡肋。

你是从哪个细节发现对方出轨的?

情感law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5 次浏览 • 1 天前 • 来自相关话题

已婚,匿了。

某天一起外出给孩子买尿不湿,

那时孩子刚五个月,我在家带孩子已经很久没出过门,没坐他车。

突然一个电话打进来,号码显示在汽车的液晶屏上,他看了一下,没接,说不认识,肯定是骚扰电话。

说实话我平时很少管他,按平时我肯定不会把这种小事儿放在心上。那天却觉得这个号码还挺顺口的,不像推销电话,于是默默背下了号码,立马存在手机上。

过了几天,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也是无聊吧,就把号码放到微信上搜索,一个昵称跳了出来,头像是个女的。加微信套话这种事儿我是做不出来的,太蠢。

灵机一动,把昵称放到微博搜索,啧啧啧,人就找出来了,大致看了下,和我同城,比我小三岁,某张图片暴露了名字,打扮符合我先生的口味。

到这儿,我也没把这姑娘放心上(心大,心大,心大,重复三遍)

然后两个月后有一天吧,先生出差魔都,白天应该在忙,晚上说手机快没电了,突然就没了联系,还说住的小破旅馆借不到充电器(平时非酒店集团不住),因为还要带儿子睡觉真的很累,加之他出差频率挺高,我也没放心上就睡觉了。

第二天我突然就醒了,微博热门刷了个遍,真的是无聊,又搜那姑娘(纯粹满足偷窥欲),发现那姑娘隔天定位在魔都某个餐厅(先生以前出差魔都吃过),突然觉得他们应该是在一起的。但没多问,只是开始关注起这姑娘了。

再两个月后,先生再次出差魔都,是跟几个同行一起参加展会,所以我对他行程没放在心上。同样留宿魔都,同样晚上没联系。

第二天忙完工作,已经下午三点多,突然觉得有点不对劲(慢半拍),开始刷妹子微博,好样的,隔天夜里定位在高铁站到了魔都,今天早上九点多定位在某酒店集团,在吃自助早餐。立即百度了下酒店位置,果然离展会不远。近两千的房费,连夜百里送碧草,还能说什么?

先生本是坐当天下午五点高铁回家,本想抱着儿子将两人堵在出口,手机调在摄像模式,上去先扇婊子两个巴掌,大声告诉周围人这个女人做小三,再把儿子扔在先生怀里,自己扬长而去,回家写好离婚协议,写好大字报贴在小三小区、横幅拉在小三单位门口,然后离婚,再也不相见。

好吧,以上只是我的想象。事实是,在家带孩子,等先生回家后,把酒店名字甩给他(他只跟我说住在展会边上的酒店),看着他惊愕的脸告诉他,我不仅知道酒店的名字,更知道他和谁一起回来的,然后摔门出去嗨了。生完孩子后,没了自由,没了社交,第一次扔下小孩重回小团体,也是蛮爽。

冷战了将近十天, 我没点穿,他也没承认(很狡猾),只说他自己已经自我审判,意思是我不应该再继续揪着这点不放了。

最近看这姑娘的微博,俩人应该已经没了联系,看着她还挺受伤的样子?微博写了删啥的,反正跟我不搭界啦~

题外话,本人刚满而立之年,一路读书也被称为校花,相貌比这姑娘好太多了,生完小孩积极健身,如今娃儿八九个月,我马甲线也有了,体重 44kg,没有妊娠纹没有赘肉,不存在什么身材走样老公有异心啥的,加之双商也不低,不说温柔体贴,至少大方懂事吧,家还是能称得上是温暖的港湾的。可能男人都爱刺激?在不同的女人身上找自信?证明自己的魅力?

如今的现状,嗯,先生其实对我一直不错,对孩子也不错,我底线低,已经让这事过去了,也并没有恨他。

只不过,不会向以前那样,把他当做我的太阳,一切以他优先。

这件事也让我反思了下近两年的生活:太依附别人,少了以前那样独立的人格,我本是多傲娇自信的人呐!

现在心态很好,谁也不会救赎我,除了我自己。 查看全部
已婚,匿了。

某天一起外出给孩子买尿不湿,

那时孩子刚五个月,我在家带孩子已经很久没出过门,没坐他车。

突然一个电话打进来,号码显示在汽车的液晶屏上,他看了一下,没接,说不认识,肯定是骚扰电话。

说实话我平时很少管他,按平时我肯定不会把这种小事儿放在心上。那天却觉得这个号码还挺顺口的,不像推销电话,于是默默背下了号码,立马存在手机上。

过了几天,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也是无聊吧,就把号码放到微信上搜索,一个昵称跳了出来,头像是个女的。加微信套话这种事儿我是做不出来的,太蠢。

灵机一动,把昵称放到微博搜索,啧啧啧,人就找出来了,大致看了下,和我同城,比我小三岁,某张图片暴露了名字,打扮符合我先生的口味。

到这儿,我也没把这姑娘放心上(心大,心大,心大,重复三遍)

然后两个月后有一天吧,先生出差魔都,白天应该在忙,晚上说手机快没电了,突然就没了联系,还说住的小破旅馆借不到充电器(平时非酒店集团不住),因为还要带儿子睡觉真的很累,加之他出差频率挺高,我也没放心上就睡觉了。

第二天我突然就醒了,微博热门刷了个遍,真的是无聊,又搜那姑娘(纯粹满足偷窥欲),发现那姑娘隔天定位在魔都某个餐厅(先生以前出差魔都吃过),突然觉得他们应该是在一起的。但没多问,只是开始关注起这姑娘了。

再两个月后,先生再次出差魔都,是跟几个同行一起参加展会,所以我对他行程没放在心上。同样留宿魔都,同样晚上没联系。

第二天忙完工作,已经下午三点多,突然觉得有点不对劲(慢半拍),开始刷妹子微博,好样的,隔天夜里定位在高铁站到了魔都,今天早上九点多定位在某酒店集团,在吃自助早餐。立即百度了下酒店位置,果然离展会不远。近两千的房费,连夜百里送碧草,还能说什么?

先生本是坐当天下午五点高铁回家,本想抱着儿子将两人堵在出口,手机调在摄像模式,上去先扇婊子两个巴掌,大声告诉周围人这个女人做小三,再把儿子扔在先生怀里,自己扬长而去,回家写好离婚协议,写好大字报贴在小三小区、横幅拉在小三单位门口,然后离婚,再也不相见。

好吧,以上只是我的想象。事实是,在家带孩子,等先生回家后,把酒店名字甩给他(他只跟我说住在展会边上的酒店),看着他惊愕的脸告诉他,我不仅知道酒店的名字,更知道他和谁一起回来的,然后摔门出去嗨了。生完孩子后,没了自由,没了社交,第一次扔下小孩重回小团体,也是蛮爽。

冷战了将近十天, 我没点穿,他也没承认(很狡猾),只说他自己已经自我审判,意思是我不应该再继续揪着这点不放了。

最近看这姑娘的微博,俩人应该已经没了联系,看着她还挺受伤的样子?微博写了删啥的,反正跟我不搭界啦~

题外话,本人刚满而立之年,一路读书也被称为校花,相貌比这姑娘好太多了,生完小孩积极健身,如今娃儿八九个月,我马甲线也有了,体重 44kg,没有妊娠纹没有赘肉,不存在什么身材走样老公有异心啥的,加之双商也不低,不说温柔体贴,至少大方懂事吧,家还是能称得上是温暖的港湾的。可能男人都爱刺激?在不同的女人身上找自信?证明自己的魅力?

如今的现状,嗯,先生其实对我一直不错,对孩子也不错,我底线低,已经让这事过去了,也并没有恨他。

只不过,不会向以前那样,把他当做我的太阳,一切以他优先。

这件事也让我反思了下近两年的生活:太依附别人,少了以前那样独立的人格,我本是多傲娇自信的人呐!

现在心态很好,谁也不会救赎我,除了我自己。

为什么不喜欢承认错误?

心理law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85 次浏览 • 2 天前 • 来自相关话题

在亲密关系中,我们难免会遇到家人、伴侣或者朋友因为某些不属于我们的过错而指责我们。无论我们怎么辩解,对方都不能理解。我们会因为对方的不理解而产生更多的委屈和愤怒。结果一个小小的问题演变成两个人的战争,我们与对方互相伤害,两败俱伤。于是,我们和对方渐行渐远,变得沉默。

然而,疏远后,心情仍然很难平复。难过、委屈不断袭来。想要和对方和好,但内心很冲突:认错吧,心里不平衡,为什么一件鸡毛蒜皮的小事,Ta 要这么指责我;不认错吧,和对方的关系就难以缓和,虽然一句道歉很简单,但心里却无比纠结和痛苦。

为什么我们特别不想认错?

在双方互相指责的时候,认错确实很难。

表面的原因是因为认错容易让人感到不自信。认错好像就表明了自己比别人差,像是自己输了。而我们每个人天生就有要保持美好自我形象的需求,所以认错就是自毁形象。尤其是在集体或者有竞争关系的环境中,不认错才能保全个人形象,保持自信。所以出于本能自我保护意识,就是不认错。

而在自我保护的表象背后,过度指责可能会触动我们内心自我否定和怀疑的情结。指责从表面上来看,是在讨论事情到底谁对谁错的问题;而从人际关系的意义来看,指责背后所代表的含义是,你觉得我不够好。

其实,我们真正在意的不是是否错了,而是对方不该责怪我们。我做了很多事情,可是你却把这些当作我“应该”做的,还觉得我不够好。

为了保护自己的形象,为了尊严,让自己处在道德的高位,所以不认错给他们带来的感受是爽的,觉得事情都在自己的掌控范围内。然而不久之后,就开始纠结是否该认错。即使过了几天,都仍然觉得扎心。这种过度反刍的状态触发了我们一直隐隐存在的自我否定和自我怀疑,陷入一种无比抑郁绝望的情绪。

那么到底在什么情况下,指责会触动我们内心的情结,让我们的认错无比艰难呢?

过度指责触发自我否定的原因

当别人的指责触动我们内心的情结时,最明显的一个反应就是我们会想尽办法极力为自己辩解,跟对方诉说我们内心的委屈:我真的不是你说的那样,你真的错怪我了。然而,这种极力辩解换来的却是对方再一次的指责,进而陷入一种自己坚持不认错,对方坚持要指责,自己反复寻求对方理解的恶性循环。

而这个恶性循环就是潜藏在我们行为背后,影响着我们人际关系质量的心智模式:寻求认可。

寻求认可的心智模式是指总怀疑自己是否受人欢迎,总希望通过他人对自我的肯定,确认自己的价值。即使得到一些认可,有这种模式的人也并不完全相信,还会继续向他人寻求认可,进行再次确认。如果获得否认,整个过程又要重蹈覆辙再来一次,无穷无尽。

这种对“认可”的过分关注,会驱使我们有意或者无意地做那些能够满足他人期待的事情,获得更多的认可。然而达到要求之后,往往也未必能够得到肯定的反馈,毕竟外界的评价是不可控的,所以寻求认可模式非常危险。

它让我们变得玻璃心,让我们在面对人际问题的时候极其脆弱。拥有寻求认可心智模式的人总是关心别人怎样看待自己,对拒绝和不尊重非常敏感,因此常会因为别人并非贬低,只是对事不对人的言语误解为自己被排斥和否定。在感到被贬低,下意识寻求认可而不得之后,就会产生强烈的挫败感,开始回避与他们的交往和互动,严重降低了社交圈的质量,削弱了重要的社会支持的来源,为以后的冲突埋下更大的隐患。

当你受到他人的过度指责,在你适度解释后仍不管用时,可以使用安慰记小店下面推荐的一套实用的心理武器,一共三个步骤——

#1 冷冻冲突

从行为到态度的改变往往不是一朝一夕就能解决的,我们可以先从行为开始转变,足够的行为重复可以影响我们的思维方式。尤其是对于经常抱怨他人有问题的小伙伴,下次冲突出现的时候,暂时冷冻自己习惯性的反应,也就是当别人指责自己时,不要着急回应。因为在这个时候,你会对别人的错怪感到焦虑或委屈,急于解释自己的行为或意图,想要证明自己是对的,反而进一步加重负面情绪。

由于对方和自己看问题的视角不同,解释行为可能会让对方觉得你在狡辩,容易引起不必要的争吵。那么在这个时候,可以暂时从对方表达的意思中,找到比较客观的方面重复一下。一方面,这也算做了回应,以免对方进一步责备。另一方面,你也没有分辨对错,自然就不会跟自己的想法冲突。

#2 挑战寻求认可模式

利用第一步中冷冻冲突带来的缓冲时间向自己发问——

我又在寻求不合理的认可了么?

我又认为自己是不够好的么?

我又害怕被人的负面评价了?

我做这样的事情是自己自愿的么?还是被迫的无可奈何?

我其实是在担心 Ta 不在乎我么?

… …

顽固的模式需要被挑战,在我们一次又一次坚定的辩论中,它会被慢慢瓦解和削弱,给我们建立新的模式腾出空间。

#3 转移冲突对象,建立新的心智模式

通过发问我们会发现,曾经的情绪都是由于对自我的攻击引起的,当寻求认可的模式慢慢消失时,我们就可以通过冲突的转移,建立新的心智模式。

比如我们经常和父母因为一些事情争吵,有些人可能在争吵的时候是自我攻击,而现在可以转移到父母和自己的认知差异上,也就是从“吵架是因为父母认为自己不够好”变成“吵架是因为两个人对一些事情的认知有差异”。当我们能够在同样的争吵要开始时,意识到这层变化,就不会认为认错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自己能够相对抽离地做一些让事情得以缓和的行为。但这个变化不像听起来那么简单,所以一定要给自己信心以及耐心。

你知道么,我不在属于我自己的地方

而是独自一人站在十字路口

我拼命地努力了

努力告诉你我心里的全部

那些你原本就该知道的

——《Listen》by Beyoncé 查看全部
在亲密关系中,我们难免会遇到家人、伴侣或者朋友因为某些不属于我们的过错而指责我们。无论我们怎么辩解,对方都不能理解。我们会因为对方的不理解而产生更多的委屈和愤怒。结果一个小小的问题演变成两个人的战争,我们与对方互相伤害,两败俱伤。于是,我们和对方渐行渐远,变得沉默。

然而,疏远后,心情仍然很难平复。难过、委屈不断袭来。想要和对方和好,但内心很冲突:认错吧,心里不平衡,为什么一件鸡毛蒜皮的小事,Ta 要这么指责我;不认错吧,和对方的关系就难以缓和,虽然一句道歉很简单,但心里却无比纠结和痛苦。

为什么我们特别不想认错?

在双方互相指责的时候,认错确实很难。

表面的原因是因为认错容易让人感到不自信。认错好像就表明了自己比别人差,像是自己输了。而我们每个人天生就有要保持美好自我形象的需求,所以认错就是自毁形象。尤其是在集体或者有竞争关系的环境中,不认错才能保全个人形象,保持自信。所以出于本能自我保护意识,就是不认错。

而在自我保护的表象背后,过度指责可能会触动我们内心自我否定和怀疑的情结。指责从表面上来看,是在讨论事情到底谁对谁错的问题;而从人际关系的意义来看,指责背后所代表的含义是,你觉得我不够好。

其实,我们真正在意的不是是否错了,而是对方不该责怪我们。我做了很多事情,可是你却把这些当作我“应该”做的,还觉得我不够好。

为了保护自己的形象,为了尊严,让自己处在道德的高位,所以不认错给他们带来的感受是爽的,觉得事情都在自己的掌控范围内。然而不久之后,就开始纠结是否该认错。即使过了几天,都仍然觉得扎心。这种过度反刍的状态触发了我们一直隐隐存在的自我否定和自我怀疑,陷入一种无比抑郁绝望的情绪。

那么到底在什么情况下,指责会触动我们内心的情结,让我们的认错无比艰难呢?

过度指责触发自我否定的原因

当别人的指责触动我们内心的情结时,最明显的一个反应就是我们会想尽办法极力为自己辩解,跟对方诉说我们内心的委屈:我真的不是你说的那样,你真的错怪我了。然而,这种极力辩解换来的却是对方再一次的指责,进而陷入一种自己坚持不认错,对方坚持要指责,自己反复寻求对方理解的恶性循环。

而这个恶性循环就是潜藏在我们行为背后,影响着我们人际关系质量的心智模式:寻求认可。

寻求认可的心智模式是指总怀疑自己是否受人欢迎,总希望通过他人对自我的肯定,确认自己的价值。即使得到一些认可,有这种模式的人也并不完全相信,还会继续向他人寻求认可,进行再次确认。如果获得否认,整个过程又要重蹈覆辙再来一次,无穷无尽。

这种对“认可”的过分关注,会驱使我们有意或者无意地做那些能够满足他人期待的事情,获得更多的认可。然而达到要求之后,往往也未必能够得到肯定的反馈,毕竟外界的评价是不可控的,所以寻求认可模式非常危险。

它让我们变得玻璃心,让我们在面对人际问题的时候极其脆弱。拥有寻求认可心智模式的人总是关心别人怎样看待自己,对拒绝和不尊重非常敏感,因此常会因为别人并非贬低,只是对事不对人的言语误解为自己被排斥和否定。在感到被贬低,下意识寻求认可而不得之后,就会产生强烈的挫败感,开始回避与他们的交往和互动,严重降低了社交圈的质量,削弱了重要的社会支持的来源,为以后的冲突埋下更大的隐患。

当你受到他人的过度指责,在你适度解释后仍不管用时,可以使用安慰记小店下面推荐的一套实用的心理武器,一共三个步骤——

#1 冷冻冲突

从行为到态度的改变往往不是一朝一夕就能解决的,我们可以先从行为开始转变,足够的行为重复可以影响我们的思维方式。尤其是对于经常抱怨他人有问题的小伙伴,下次冲突出现的时候,暂时冷冻自己习惯性的反应,也就是当别人指责自己时,不要着急回应。因为在这个时候,你会对别人的错怪感到焦虑或委屈,急于解释自己的行为或意图,想要证明自己是对的,反而进一步加重负面情绪。

由于对方和自己看问题的视角不同,解释行为可能会让对方觉得你在狡辩,容易引起不必要的争吵。那么在这个时候,可以暂时从对方表达的意思中,找到比较客观的方面重复一下。一方面,这也算做了回应,以免对方进一步责备。另一方面,你也没有分辨对错,自然就不会跟自己的想法冲突。

#2 挑战寻求认可模式

利用第一步中冷冻冲突带来的缓冲时间向自己发问——

我又在寻求不合理的认可了么?

我又认为自己是不够好的么?

我又害怕被人的负面评价了?

我做这样的事情是自己自愿的么?还是被迫的无可奈何?

我其实是在担心 Ta 不在乎我么?

… …

顽固的模式需要被挑战,在我们一次又一次坚定的辩论中,它会被慢慢瓦解和削弱,给我们建立新的模式腾出空间。

#3 转移冲突对象,建立新的心智模式

通过发问我们会发现,曾经的情绪都是由于对自我的攻击引起的,当寻求认可的模式慢慢消失时,我们就可以通过冲突的转移,建立新的心智模式。

比如我们经常和父母因为一些事情争吵,有些人可能在争吵的时候是自我攻击,而现在可以转移到父母和自己的认知差异上,也就是从“吵架是因为父母认为自己不够好”变成“吵架是因为两个人对一些事情的认知有差异”。当我们能够在同样的争吵要开始时,意识到这层变化,就不会认为认错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自己能够相对抽离地做一些让事情得以缓和的行为。但这个变化不像听起来那么简单,所以一定要给自己信心以及耐心。

你知道么,我不在属于我自己的地方

而是独自一人站在十字路口

我拼命地努力了

努力告诉你我心里的全部

那些你原本就该知道的

——《Listen》by Beyoncé

伤害伴侣的方式千千万,为何出轨特别无法原谅?

情感law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78 次浏览 • 5 天前 • 来自相关话题

有个段子说,现在微博服务器能力的计量单位是“明星出轨”。——也就是说,如果服务器能扛住几位明星同时出轨带来的流量冲击,就没什么可担心的了。

明星的感情生活免不了被放在放大镜下仔细审视。尤其是出轨事件,就像连续剧,让众人忙着搜索证据,忙着痛骂不忠的一方,心疼被背叛的一方。甚至以往出轨剧的主角也会被挖出来遍历。

无论对于公众人物的名誉,还是对于一段关系,出轨都具有极大的破坏力。

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人们如此痛恨出轨,又无法避免出轨?在亲密关系中,双方可能会做出很多行为伤害彼此。为什么单单是出轨,具有如此强大的力量,以至于当它发生的一瞬间,就几乎判处一段关系以死刑?

上床才算实锤?不,一条微信就够了

当我们谈论出轨时,我们能想到的是什么?

是一次调情?一段真爱故事?一个偷偷摸摸的小黄片?有偿性爱?或是约炮软件上的“聊骚”?

也许出轨在 1000 个人眼中,有 1000 种标准。

美国一项调查显示,有 87% 的受访者把“和其他人有一夜情”视为出轨的证据;这也许是理所当然。但有 50% 的人认为“和对你来说有吸引力的人一起出去吃饭”就算是出轨了;另外,甚至有 24% 的人认为在社交网络上关注前任,也算是出轨。

进入网络时代之后,人们对于不忠的定义一直在扩张。而正因为人们对于出轨的组成部分缺少一个普遍认可的定义,对于出轨比例的估值也随之有很大的浮动:从 26% 到 75%。

但无论出轨标准如何判定,无论数据怎样浮动,事实就是,它是全世界从古至今都普遍发生的。而我们,要如何面对这个普遍发生,却也普遍被抵制、反感的行为呢?

伤害伴侣的方式千千万,为何出轨特别无法原谅?

出轨(adultery) 是婚姻中的大忌。在一段感情中伤害对方可能有很多种形式,蔑视、冷暴力、忽视……但唯有出轨这样一个简单的越界行为,可以轻易地夺走伴侣之间的稳定关系、他们一直以来坚守的幸福。它到底造成了怎样特殊的伤害呢?

第一,出轨粉碎的是一个人对于爱情的宏伟信仰。

我们每个人都有一个对于理想伴侣的幻想:有那么一个人,ta 可以满足我们各个方面无尽的需求,ta 是我最好的伴侣、贴心的朋友、称职的父母、可靠的知己,在情感上相伴,在头脑上匹敌。

而我,正是对方的真命天子/女,我是被选中的那个人,不可或缺,也不可替代。但是出轨的事实告诉我,我不是。

第二,伴侣的出轨会威胁到一个人的自我认知。

“我原以为我很了解我的生活,我以为我了解你、了解我们的夫妻关系,我也了解自己。但现在,我对一切都产生了质疑。”一位因伴侣出轨来访者对他的咨询师这样说。

我们最开始选择去相信一个人,选择与 ta 进入一段稳定的亲密关系,我们以前所未有的热忱去信赖对方的忠诚,在相互暴露了自己脆弱一面的同时,也赋予了对方伤害我们的权利。而不忠导致的是信任崩塌,是认同感危机。

让人们不禁会怀疑:“我还能继续相信你吗?我还能相信任何人吗?”这些疑问会盘旋在脑海里,困扰着被伴侣出轨伤害的人们。

出轨,只有 0 次和 10000 次的区别吗?

有些人认定“只要一次出轨,就会永远出轨”,并以此作为劝说别人分手的论据。在过去的时代,离婚对于人们来说是一种耻辱。而如今选择忍辱负重、抱守残缺、在可以离婚时“选择原谅”,就是新时代的耻辱。

无论是娱乐新闻,还是身边的人,只要出轨事件发生,舆论基本就会倒向“受害者”一边,“不分留着过年吗?!”

所以当一个人经历了伴侣出轨事件之后,ta 根本无法向朋友倾诉,ta 害怕当他跟别人这样说时,大家会认为 ta 还爱着对方。因为无论和谁说,都只会得到一样的建议:离开他!让他自生自灭!那是他活该。

正常的逻辑是,如果在家就能满足你想要的一切东西,就没有必要到别的地方去寻求满足。但这无法解释,为什么那些看起来幸福美满的人,还要出轨?

其实对于出轨来说,比起性爱,更多的是关于欲望、关于自主权、自由感、新鲜感;它背后表达的是一种渴望,渴望被重视、渴望获得非凡的感受、渴望用它来弥补自己身上的缺口和丧失,让沉如死灰的生活又重新获得生机。

一个令人失望的事实是:你无法一直保持伴侣对你的新鲜感。而正是出轨的核心本质中所包含的那种不完美、它的不确定性、模棱两可,会让人一直去渴望无法拥有的东西。也就是说,出轨本身就是一台自转的欲望机器。

但人,并非只是一台欲望机器

事实上,大多数经历过出轨的伴侣并不会分开,而是选择继续在一起。但他们当中有些只是苟延残喘。但仍有另一些伴侣,会将危机转化为机会,将此变成一次支线经历。

对于那些想要继续在一起的伴侣来说,应该如何去调和自己在被卷入出轨事件之后的内心呢?

1 重拾自尊感 

出轨给人造成的影响是创伤性的。遭受背叛之后,产生的愤怒、恨意、悲痛、感到被侮辱,这些情绪都是正常的,并且是必须要被处理的。

在这个阶段,关键要把精力放在自己身上,处理自己的被撕裂的生活和羞耻感,重建自我和自信,而不是先把所有的火力开向对方。 

置身于有爱的环境中,而不是把自己关闭起来,和朋友相处,参与一些活动让自己感受生活,重拾快乐,找回生活的意义和自我认同感。

2 控制住自己那些钻研不堪细节的好奇心

不要去纠结“你们去哪儿了?你们在哪儿偷情的?Ta 和我相比怎么样?”不要去试图让那些出轨的细节生动极致的展现在自己面前,这些具体的问题只会带来更多的痛苦。

用有关动机和意图的问题来替代那些想要钻进细节的好奇心:

这件事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有什么事情是你愿意和 ta 做却不愿和我做的?

你是如何看待我们的关系的?

每一次出轨都会重新定义一段感情。每一段出轨的结果,也都由伴侣两人自己来决定。

出轨的事情自古就有,之后也不会被消除,而由它所产生的爱情和欲望的困境,绝不会被黑白善恶、受害人与背叛者这样简单的答案所化解。

Esther Perel 作为一名婚姻治疗师,曾在很多公开场合介绍她的研究领域:出轨,以及如何整合人们对于出轨的认知 。因此很多人问她:你总说“出轨也可能产生好的结果”,这样为出轨洗白,你是不是支持它,甚至在向我们推荐它?

她说:“不如这样说,我向大家推荐出轨,就如我向大家推荐患癌症一样。”

“我们常常听到患有癌症的人,在谈及他们的疾病时说道‘癌症给他们带来了全新的视角’。以前我们看待出轨可能只有一种视角:伤害和背叛,但那只是一方面。它的另一面,是成长和自我发现。”

我们可能对于“让什么样的事情发生在生活中”没有选择权,但可以选择并改变的是,重新书写生命事件的意义,赋予它们新的视角。

就如 Esther 所说:

“现在在西方,我们大多数人一生都会有两三段感情或者婚姻,而其中有些人的多段婚姻是和同一个人进行的。现在,你们第一段婚姻结束了,你们愿意一同开始第二段吗?”

你觉得伴侣做了什么就算出轨?

参考资料:

Adultery in the digital age in the US.

Foster, J. D., & Misra, T. A. (2013). It did not mean anything (about me) Cognitive dissonance theory and the cognitive and affective consequences of romantic infidelity. Journal of Social and Personal Relationships, 30(7), 835-857.

Tafoya, M. A., & Spitzberg, B. H. (2007). The dark side of infidelity: Its nature, prevalence, and communicative functions. The dark side of interpersonal communication, 2, 201-242. 查看全部
有个段子说,现在微博服务器能力的计量单位是“明星出轨”。——也就是说,如果服务器能扛住几位明星同时出轨带来的流量冲击,就没什么可担心的了。

明星的感情生活免不了被放在放大镜下仔细审视。尤其是出轨事件,就像连续剧,让众人忙着搜索证据,忙着痛骂不忠的一方,心疼被背叛的一方。甚至以往出轨剧的主角也会被挖出来遍历。

无论对于公众人物的名誉,还是对于一段关系,出轨都具有极大的破坏力。

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人们如此痛恨出轨,又无法避免出轨?在亲密关系中,双方可能会做出很多行为伤害彼此。为什么单单是出轨,具有如此强大的力量,以至于当它发生的一瞬间,就几乎判处一段关系以死刑?

上床才算实锤?不,一条微信就够了

当我们谈论出轨时,我们能想到的是什么?

是一次调情?一段真爱故事?一个偷偷摸摸的小黄片?有偿性爱?或是约炮软件上的“聊骚”?

也许出轨在 1000 个人眼中,有 1000 种标准。

美国一项调查显示,有 87% 的受访者把“和其他人有一夜情”视为出轨的证据;这也许是理所当然。但有 50% 的人认为“和对你来说有吸引力的人一起出去吃饭”就算是出轨了;另外,甚至有 24% 的人认为在社交网络上关注前任,也算是出轨。

进入网络时代之后,人们对于不忠的定义一直在扩张。而正因为人们对于出轨的组成部分缺少一个普遍认可的定义,对于出轨比例的估值也随之有很大的浮动:从 26% 到 75%。

但无论出轨标准如何判定,无论数据怎样浮动,事实就是,它是全世界从古至今都普遍发生的。而我们,要如何面对这个普遍发生,却也普遍被抵制、反感的行为呢?

伤害伴侣的方式千千万,为何出轨特别无法原谅?

出轨(adultery) 是婚姻中的大忌。在一段感情中伤害对方可能有很多种形式,蔑视、冷暴力、忽视……但唯有出轨这样一个简单的越界行为,可以轻易地夺走伴侣之间的稳定关系、他们一直以来坚守的幸福。它到底造成了怎样特殊的伤害呢?

第一,出轨粉碎的是一个人对于爱情的宏伟信仰。

我们每个人都有一个对于理想伴侣的幻想:有那么一个人,ta 可以满足我们各个方面无尽的需求,ta 是我最好的伴侣、贴心的朋友、称职的父母、可靠的知己,在情感上相伴,在头脑上匹敌。

而我,正是对方的真命天子/女,我是被选中的那个人,不可或缺,也不可替代。但是出轨的事实告诉我,我不是。

第二,伴侣的出轨会威胁到一个人的自我认知。

“我原以为我很了解我的生活,我以为我了解你、了解我们的夫妻关系,我也了解自己。但现在,我对一切都产生了质疑。”一位因伴侣出轨来访者对他的咨询师这样说。

我们最开始选择去相信一个人,选择与 ta 进入一段稳定的亲密关系,我们以前所未有的热忱去信赖对方的忠诚,在相互暴露了自己脆弱一面的同时,也赋予了对方伤害我们的权利。而不忠导致的是信任崩塌,是认同感危机。

让人们不禁会怀疑:“我还能继续相信你吗?我还能相信任何人吗?”这些疑问会盘旋在脑海里,困扰着被伴侣出轨伤害的人们。

出轨,只有 0 次和 10000 次的区别吗?

有些人认定“只要一次出轨,就会永远出轨”,并以此作为劝说别人分手的论据。在过去的时代,离婚对于人们来说是一种耻辱。而如今选择忍辱负重、抱守残缺、在可以离婚时“选择原谅”,就是新时代的耻辱。

无论是娱乐新闻,还是身边的人,只要出轨事件发生,舆论基本就会倒向“受害者”一边,“不分留着过年吗?!”

所以当一个人经历了伴侣出轨事件之后,ta 根本无法向朋友倾诉,ta 害怕当他跟别人这样说时,大家会认为 ta 还爱着对方。因为无论和谁说,都只会得到一样的建议:离开他!让他自生自灭!那是他活该。

正常的逻辑是,如果在家就能满足你想要的一切东西,就没有必要到别的地方去寻求满足。但这无法解释,为什么那些看起来幸福美满的人,还要出轨?

其实对于出轨来说,比起性爱,更多的是关于欲望、关于自主权、自由感、新鲜感;它背后表达的是一种渴望,渴望被重视、渴望获得非凡的感受、渴望用它来弥补自己身上的缺口和丧失,让沉如死灰的生活又重新获得生机。

一个令人失望的事实是:你无法一直保持伴侣对你的新鲜感。而正是出轨的核心本质中所包含的那种不完美、它的不确定性、模棱两可,会让人一直去渴望无法拥有的东西。也就是说,出轨本身就是一台自转的欲望机器。

但人,并非只是一台欲望机器

事实上,大多数经历过出轨的伴侣并不会分开,而是选择继续在一起。但他们当中有些只是苟延残喘。但仍有另一些伴侣,会将危机转化为机会,将此变成一次支线经历。

对于那些想要继续在一起的伴侣来说,应该如何去调和自己在被卷入出轨事件之后的内心呢?

1 重拾自尊感 

出轨给人造成的影响是创伤性的。遭受背叛之后,产生的愤怒、恨意、悲痛、感到被侮辱,这些情绪都是正常的,并且是必须要被处理的。

在这个阶段,关键要把精力放在自己身上,处理自己的被撕裂的生活和羞耻感,重建自我和自信,而不是先把所有的火力开向对方。 

置身于有爱的环境中,而不是把自己关闭起来,和朋友相处,参与一些活动让自己感受生活,重拾快乐,找回生活的意义和自我认同感。

2 控制住自己那些钻研不堪细节的好奇心

不要去纠结“你们去哪儿了?你们在哪儿偷情的?Ta 和我相比怎么样?”不要去试图让那些出轨的细节生动极致的展现在自己面前,这些具体的问题只会带来更多的痛苦。

用有关动机和意图的问题来替代那些想要钻进细节的好奇心:

这件事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有什么事情是你愿意和 ta 做却不愿和我做的?

你是如何看待我们的关系的?

每一次出轨都会重新定义一段感情。每一段出轨的结果,也都由伴侣两人自己来决定。

出轨的事情自古就有,之后也不会被消除,而由它所产生的爱情和欲望的困境,绝不会被黑白善恶、受害人与背叛者这样简单的答案所化解。

Esther Perel 作为一名婚姻治疗师,曾在很多公开场合介绍她的研究领域:出轨,以及如何整合人们对于出轨的认知 。因此很多人问她:你总说“出轨也可能产生好的结果”,这样为出轨洗白,你是不是支持它,甚至在向我们推荐它?

她说:“不如这样说,我向大家推荐出轨,就如我向大家推荐患癌症一样。”

“我们常常听到患有癌症的人,在谈及他们的疾病时说道‘癌症给他们带来了全新的视角’。以前我们看待出轨可能只有一种视角:伤害和背叛,但那只是一方面。它的另一面,是成长和自我发现。”

我们可能对于“让什么样的事情发生在生活中”没有选择权,但可以选择并改变的是,重新书写生命事件的意义,赋予它们新的视角。

就如 Esther 所说:

“现在在西方,我们大多数人一生都会有两三段感情或者婚姻,而其中有些人的多段婚姻是和同一个人进行的。现在,你们第一段婚姻结束了,你们愿意一同开始第二段吗?”

你觉得伴侣做了什么就算出轨?

参考资料:

Adultery in the digital age in the US.

Foster, J. D., & Misra, T. A. (2013). It did not mean anything (about me) Cognitive dissonance theory and the cognitive and affective consequences of romantic infidelity. Journal of Social and Personal Relationships, 30(7), 835-857.

Tafoya, M. A., & Spitzberg, B. H. (2007). The dark side of infidelity: Its nature, prevalence, and communicative functions. The dark side of interpersonal communication, 2, 201-242.

哪一刻你觉得你伤了孩子的心?

教育law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28 次浏览 • 5 天前 • 来自相关话题

去家附近的餐厅吃饭,
五岁的女儿吃最爱的松鼠鳜鱼,
吃得手舞足蹈,
不小心把餐厅的小勺子弄到地上,
白色的陶瓷勺断成两截。

我微笑的说,“完了,要把你押在餐馆了。”
老婆也说:“今天晚上在餐馆过夜吧”

话音刚落,女儿放声大哭。
全身上下哭的一抽一抽的。
我抱她在怀里安抚很久,
终于平静下来。

她又问我,最后怎么办?
我说赔点钱就好了。

又开始哭着问,会不会很多钱?
回答只要一个棒棒糖的钱就好。

女儿一直很听话,也很知世。
我们也一直认为她是小大人。
开玩笑的时候,忘记她还是个孩子。
开玩笑还是要注意分寸。

为人父母说话是要很慎重的。
觉得悲哀的是坏的风俗习惯很容易传染,
我们离那种常说爸妈不要你了的熊大人,
远远比我们想的近。
也就一念之差。 查看全部
去家附近的餐厅吃饭,
五岁的女儿吃最爱的松鼠鳜鱼,
吃得手舞足蹈,
不小心把餐厅的小勺子弄到地上,
白色的陶瓷勺断成两截。

我微笑的说,“完了,要把你押在餐馆了。”
老婆也说:“今天晚上在餐馆过夜吧”


话音刚落,女儿放声大哭。
全身上下哭的一抽一抽的。
我抱她在怀里安抚很久,
终于平静下来。

她又问我,最后怎么办?
我说赔点钱就好了。

又开始哭着问,会不会很多钱?
回答只要一个棒棒糖的钱就好。

女儿一直很听话,也很知世。
我们也一直认为她是小大人。
开玩笑的时候,忘记她还是个孩子。
开玩笑还是要注意分寸。

为人父母说话是要很慎重的。
觉得悲哀的是坏的风俗习惯很容易传染,
我们离那种常说爸妈不要你了的熊大人,
远远比我们想的近。
也就一念之差。

舍不得为难自己,生活就会为难你

心理law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31 次浏览 • 5 天前 • 来自相关话题

1

十几年前,我参加了一个电脑培训班。初级班只教最简单的开机关机和五笔打字,结业的时候一分钟能打60个字就算及格。

培训班离我的出租屋很远,每个星期天,我要坐一个小时的公交车才能到达,回去又要花一个小时。一周仅一天的休息日全用在了学电脑上。

初级班结束后,很多人接着报名了中级班,我却犹豫了。当时正值盛夏,每天下午坐在公交车上,热得像要窒息一般。还有个原因是,中级班需要一笔不薄的学费,工资不高的我如果继续学习,肯定要减衣缩食一段时间。

反正暂时还没用上电脑,以后有好的机会再继续学吧,何必为难自己呢,我选择了放弃。

没想到五年之后,我辗转到浙江找工作,刚进一家公司,老板把我带进办公室,指着一台崭新的电脑问我:你会电脑吗?我迟迟疑疑地点了一下头。

但打开电脑后,对老板交待的工作,我完全傻了眼,除了会简单的打字外,我什么都不会。那一刻,我对自己当年放弃继续学电脑懊悔不已。我没想到当初不愿迈过的坎,五年后会再次出现在我面前,而且重重绊了我一跤。

2

这段时间,表妹的情绪不太好,因为她丢掉了签下一笔大单的机会。

其实,表妹的公司在所有竞争对手中是最有实力的,起初在和对方陈总的接触中,表妹已明显感觉到自己胜券在握。

但没想到,中途,陈总带上他的太太一起来谈合约。陈总的太太是位美国人,英语不好的表妹几乎无法和她交流。而表妹的竞争对手则利用流利的英语和陈总的太太相谈甚欢,并最终成功签下了单。

上学的时候,表妹的英语就不好。也正是因为英语成绩拉分,才没能考上理想的重点大学。后来上了另一所大学,表妹曾想把英语这块短板补上来,她决定考级。

起初的几天,她起早摸黑地背单词,看英语资料,但很快就厌烦起来,每天对着枯燥的单词,实在提不起兴趣。有同学笑她说,都上了大学了,干嘛还那么拼?果然,没坚持多久,她就放弃了。

表妹懊恼地说,如果大学的时候能吃点苦把英语成绩补上来,今天的单一定能顺利地签下来。

明明是有机会的,可就是因为当初选择了好过,所以才导致现在的难过。原来你偷过的懒,有一天会变成打脸的巴掌,这句话是真的。

3

很多人都熟悉蔡康永的一段话:15岁觉得游泳难,放弃游泳,到18岁遇到一个你喜欢的人约你去游泳,你只好说“我不会耶”。18岁觉得英文难,放弃英文,28岁出现一个很棒但要会英文的工作,你只好说“我不会耶”。

当初我们选择放弃,是因为不想为难自己。谁不想轻松没负担地过日子呢?但很多事,你必须逼一逼自己。躲避的结果是,后来的某一天,你突然掉进一个坑,这时你才发现,这个坑曾在你面前出现过,你没有及时填平它,而是选择绕道走了。

人总是习惯性选择安逸,过没有压力的生活。可是后来会发现,当初那些和困难死嗑、舍得为难自己的人,以后的日子会越来越顺畅。而当初选择得过且过、舒服一天是一天的人,却在生活中屡屡碰壁。

当你选择放过自己,以后的机会也同样会放过你。舍不得为难自己的人,就别怪生活会为难你。

生活如同修路,有人在开始的时候舍得花力气去铲除障碍,填平坑洼,所以未来的道路才平坦畅通。而有人却喜欢绕开障碍物,舍不得花力气修整道路,在以后的来来往往中,难免会被绊倒或掉入深坑。

爱自己的方式,不是过早地选择安逸,而是在一开始为自己扫平道路,这样才能在往后的日子里安心地看风景。

每一个舍不得为难自己的人,终将会被生活为难。生活不易,但生活又是如此公平。 查看全部
1

十几年前,我参加了一个电脑培训班。初级班只教最简单的开机关机和五笔打字,结业的时候一分钟能打60个字就算及格。

培训班离我的出租屋很远,每个星期天,我要坐一个小时的公交车才能到达,回去又要花一个小时。一周仅一天的休息日全用在了学电脑上。

初级班结束后,很多人接着报名了中级班,我却犹豫了。当时正值盛夏,每天下午坐在公交车上,热得像要窒息一般。还有个原因是,中级班需要一笔不薄的学费,工资不高的我如果继续学习,肯定要减衣缩食一段时间。

反正暂时还没用上电脑,以后有好的机会再继续学吧,何必为难自己呢,我选择了放弃。

没想到五年之后,我辗转到浙江找工作,刚进一家公司,老板把我带进办公室,指着一台崭新的电脑问我:你会电脑吗?我迟迟疑疑地点了一下头。

但打开电脑后,对老板交待的工作,我完全傻了眼,除了会简单的打字外,我什么都不会。那一刻,我对自己当年放弃继续学电脑懊悔不已。我没想到当初不愿迈过的坎,五年后会再次出现在我面前,而且重重绊了我一跤。

2

这段时间,表妹的情绪不太好,因为她丢掉了签下一笔大单的机会。

其实,表妹的公司在所有竞争对手中是最有实力的,起初在和对方陈总的接触中,表妹已明显感觉到自己胜券在握。

但没想到,中途,陈总带上他的太太一起来谈合约。陈总的太太是位美国人,英语不好的表妹几乎无法和她交流。而表妹的竞争对手则利用流利的英语和陈总的太太相谈甚欢,并最终成功签下了单。

上学的时候,表妹的英语就不好。也正是因为英语成绩拉分,才没能考上理想的重点大学。后来上了另一所大学,表妹曾想把英语这块短板补上来,她决定考级。

起初的几天,她起早摸黑地背单词,看英语资料,但很快就厌烦起来,每天对着枯燥的单词,实在提不起兴趣。有同学笑她说,都上了大学了,干嘛还那么拼?果然,没坚持多久,她就放弃了。

表妹懊恼地说,如果大学的时候能吃点苦把英语成绩补上来,今天的单一定能顺利地签下来。

明明是有机会的,可就是因为当初选择了好过,所以才导致现在的难过。原来你偷过的懒,有一天会变成打脸的巴掌,这句话是真的。

3

很多人都熟悉蔡康永的一段话:15岁觉得游泳难,放弃游泳,到18岁遇到一个你喜欢的人约你去游泳,你只好说“我不会耶”。18岁觉得英文难,放弃英文,28岁出现一个很棒但要会英文的工作,你只好说“我不会耶”。

当初我们选择放弃,是因为不想为难自己。谁不想轻松没负担地过日子呢?但很多事,你必须逼一逼自己。躲避的结果是,后来的某一天,你突然掉进一个坑,这时你才发现,这个坑曾在你面前出现过,你没有及时填平它,而是选择绕道走了。

人总是习惯性选择安逸,过没有压力的生活。可是后来会发现,当初那些和困难死嗑、舍得为难自己的人,以后的日子会越来越顺畅。而当初选择得过且过、舒服一天是一天的人,却在生活中屡屡碰壁。

当你选择放过自己,以后的机会也同样会放过你。舍不得为难自己的人,就别怪生活会为难你。

生活如同修路,有人在开始的时候舍得花力气去铲除障碍,填平坑洼,所以未来的道路才平坦畅通。而有人却喜欢绕开障碍物,舍不得花力气修整道路,在以后的来来往往中,难免会被绊倒或掉入深坑。

爱自己的方式,不是过早地选择安逸,而是在一开始为自己扫平道路,这样才能在往后的日子里安心地看风景。

每一个舍不得为难自己的人,终将会被生活为难。生活不易,但生活又是如此公平。

情商低的男性有哪些表现?

心理law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9 次浏览 • 2017-12-29 10:02 • 来自相关话题

昨天又听到一个朋友说和男朋友吵架了。她问他,感觉最近你对我有些心不在焉,是有什么事烦心么?还是太忙了?结果他说,没有啊,你是不是想太多了。我的朋友试图罗列出一些她感受到他情绪不正常的瞬间,他却几乎没有什么回应。朋友于是变得大为光火。“每次试图跟他沟通,都只有我一头热,他只会说一句,没有啊,然后就是嗯嗯哦哦。”


我在很多女生朋友口中都听到过类似的故事。她们觉得委屈、不被重视、觉得无法沟通。也有男生朋友跟我抱怨过,女生“事儿太多”,总是琢磨不透她们的心思。一位双性恋的男性朋友也曾告诉过我,和男性发展亲密关系与和女性发展亲密关系的感受是很不同的。这个情境看似日常,实际上却包含了很多重要的信息,它之所以会反复出现,有着很多原因,这其中,“情商”上的差异十分重要。

所以,这种“情商低”都有哪些表现呢?

讨论前我们需要先来看看“情商”指的到底是什么。在人际关系、亲密关系中的种种表现,其实都和我们的情商相关。心理学博士 Dan Goleman 指出,情商主要表现为四种能力:对情绪的管理能力,对情绪的觉察能力,共情能力,以及一些社会技能。在生活中,被吐槽“情商低”的大多是男性,我们似乎总是有女性更善于管理、利用和表达情绪的印象。那么,女性是真的比男性拥有更高的情商吗?我们来看一些心理学研究:

1. 女性在情绪管理上的能力优于男性

Farrelly 与 Austin(2007)邀请了 199 名大学生(137 名女性,62 名男性)参与研究,并使用了情绪智力测验(Mayer-Salovey-Caruso Emotional Intelligence Test, MSCEIT),其中包括了看图识别情绪、根据颜色或味道回忆相关的情绪、识别一种涵盖不同情绪的复杂情绪等任务,以此测量男性与女性在四个方面上的表现(Brackett & Salovey, 2006; Farrelly & Austin, 2007)。

结果发现,其中,女性在“管理情绪”这一维度上的得分显著高于男性(p<.001)。也就是说,在有需要的时候,女性更能够克制第一反应,让自己不被情绪“牵着鼻子走”,有选择地做出对目标 / 结果更有利的其他反应(alternative actions)。

此外,这些女性参与者们在主观报告中也表示,自己对情绪有更好的控制力,以及能控制情绪以便给他人留下好的印象等。

2.男性的情绪觉察能力(emotional awareness)相对较低

Barrett,Lane 和 Schwartz (2000)的一项研究发现,男女在对自己情绪体验的分辨和表述能力上有着显著差异。为了提高结果的普适性,该研究的上千个志愿者来自于在年龄、受教育背景、社会经济地位和文化这几个方面有很大差异的 7 个样本人群。

在研究中,志愿者们需要完成一个情绪觉察力水平量表(Levels of Emotional Awareness Scale, LEAS),这个量表包含了 20 个情景题,他们需要做的就是根据情景去揣摩和分辨当事人此刻的情绪。

比如,量表中的其中一个题目是:“你和你最好的朋友在同一个单位工作,你们单位有一个年度的最佳表现奖,你和对方为了拿到这个奖都在非常努力地工作。年末的一天,这个奖项的得住宣布了——你的朋友。此时你会感觉如何?”

而测试得分则是基于人们能够在多大程度上用更加细致和精确的词,去描述自己处于那个情景中的情绪。比如,一个非常简单且不具体的答案——“我会感觉很伤心”,可能会比一个更加详尽、复杂的答案得分低——“我会在为自己没有得到想要的奖项感到失望和可惜的同时,也对拿奖的人产生一丝嫉妒——因为我也是那么的努力。不过,因为这个人是我最好的朋友,所以我内心对他的祝福可能是更多的。总是,我的心情会比只是一个普通同事拿奖要更加五味陈杂。”

结果显示,在所有样本中,女性志愿者都在 LEAS 上取得了更高的分数,体现了更强的情绪觉察能力——比起男性,她们更擅长于辨识不同的情绪体验,并将它们以更加复杂和有层次的方式描绘出来。

并且,在研究者控制了男女志愿者在语言能力上的差异后,结果依旧没有发生变化。也就是说,这种情绪觉察能力的差异并非是由于女性更擅长运用文字,或是知道更多表达情绪的词语,等等,而的确是在对复杂情绪的感知和表达能力上的差异。

所以,当女性在用语言表达的时候,其中包含的意义可能远远不像表面上那么简单。有时候,女生也会选择非常简化的表达,比如男生问女生“要选什么?”,女生只说了“随便”两个字,但是此时,女生的心中可能已经经过了很多次对情绪的觉察、识别,最终才做出了这样的表达。但是男生则可能会觉得,她真的是觉得“随便”。

另外,这种对情绪的觉察能力,也与共情能力亲密相关——你是否能够设身处地地共情那个情景中的自己。

3.男性更不擅长“共情”(Empathy)

在 Goldenberg 等人(2010)对 223 人的研究中,他们还使用了另一种自评式(self-report)情绪量表(SREIS),试图从不同角度来理解男女在“情绪智力”上的差异。

结果发现,女性在情绪识别与情绪使用方面的表现也显著优于男性。其中,情绪识别指的是“我能够理解别人所传达的非语言信息”,“通过别人的面部表情,我能知道他们当下的情绪感受”等;而情绪使用则指的是“当别人告诉我 Ta 生活中发生的一些重要事件时,我能仿佛自己也正在经历这些事件”。

Goldenberg 等人研究中所涉及的“情绪识别”与“情绪使用”其实反映的正是人们的共情能力。

Roger 等人(2007)将人们的共情能力分成了三个不同的维度,包括:
认知共情(cognitive empathy),即一个人能够从他人的视角去理解和看待他人正在经历的事件;研究显示,男女在这个维度上的差异不大。情绪共情(emotional empathy)(也是最为大家所熟知的一种),是指人们能够感同身受他人所感受到的情绪;共情担忧(empathic concern),又被称为同情心,指的是一个人时刻准备着去帮助那些有需要的人。在后两个维度中,女性的表现都显著地更加优秀。

由此可见,一个人能够更好地识别情绪,反应了 Ta 拥有更好的情绪共情能力,而一个人更擅长使用情绪,则说明了 Ta 善于从他人的视角看待他人的经历,反应了 Ta 的认知共情能力。所以,可以说,更善于识别情绪、使用情绪,在某种程度上反应了一个人更好的共情能力。

看了这些研究,你可能会明白,为什么在亲密关系的相处和沟通中,男性和女性总会表现出那么多的差异。

【*不过,在这里要再次强调,我们讨论的所有基于性别的差异,都是群体统计学意义上的差异,是一种大概率事件,无法用来预测个体的具体情况。作为个体的男性完全有可能是情绪智力非常高的。】

那么,该如何在长期相处中弥合这些差异呢?

对于异性恋情侣来说,不同的性别身份所带来的,在先天的生理体验和后天的社会塑造上的差别经历,往往是两个个体差异中很重要的一个方面。推崇男女平等,并不是说要无视和否认这些差异的存在。

在成长过程中,多数父母、老师,都在处理女性的情绪上,更加细致和小心,却害怕抚养出一个情绪“细腻敏感”的男孩子。期待对个体的塑造,早就被大量心理学研究证明。无论是来自自己还是他人,期望都往往会让现实朝着那个方向发生。男孩子感受到的社会对男性的期待,就是不要太细腻敏感,于是我们才有了现在这么多对情绪低知低能的成年男人。

而社会对于女性更擅长处理情绪的期待,包括这篇回答本身,也对女性形成了一些影响。例如,研究显示,女性比男性更容易陷入反刍思考(rumination)(Nolen-Hoeksema & Jackson, 2001),即反复回想一些负面的体验和经历,反复沉浸其中无法自拔。实验者通过更加具体精细的量表调查发现,在“感到焦虑和压力”这一项中,男女两性并不因为性别有着显著差异。而在“自己是否可以控制情绪”、“自己是否要为处理关系中情绪基调负责”、“自己能否掌控负面事件”这三项中,女性明显表现出,比男性更担心自己无法控制情绪、更担心无法掌控负面事件、以及更觉得自己应该为关系中的情绪基调负责。

这些事可能也是社会告诉女性的。包括让女性感到更多的无力,以及觉得自己更有责任处理关系中的情绪问题,也包括了觉得关系中如果情绪基调不好,女性往往觉得是自己的错更多。这些都给女性带来了直接的痛苦。比如,她们可能会在亲密关系的处理时更加小心翼翼,即便有小心思也会藏着掖着,不会清楚地沟通或者表现出来。

而我们讨论的目的在于,意识到这些差异的存在,同时意识到这些差异是被塑造出来的,也就意味着,这些差异是可以通过较为长期的双方共同努力去弥合的:

首先,你们双方都要承认差异存在,且承认弥合差异会让你们的关系更加顺畅。男性比女性更不容易有在情绪相关方面改变的意愿,因为他们意识不到提升情绪智力对他们而言的好处。他们害怕这种改变会给他们带来更多的烦恼,而不是快乐。如果他愿意因为爱你,为了让你的感受更好而尝试改变,恭喜你,你很幸运。

你们在长期的日常生活中,都要加入更多的情绪分享的小环节。情绪觉察和表达力好的一方,可以经常用自己的行为为对方示范。比如,主动分享自身的情绪感受,用共情的方式说出对方的感受,让双方都体会到情绪相通那一刻的震撼性的美妙感受。如果你是双方中情绪智力更强的一方,你不能指望平时不做任何投入,而在问题出现时,对方突然就具备了和你一样的能力。也不必因为对方无力与你开展你渴望的沟通而愤怒。这样的差异并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改变的。

当然,暂时地跳过情绪,只能是一时的应急策略。但它至少可以避免矛盾无谓的升级,也能够避免对方说出那句最让你怒火中烧的“你想太多了”。

以上。 查看全部


昨天又听到一个朋友说和男朋友吵架了。她问他,感觉最近你对我有些心不在焉,是有什么事烦心么?还是太忙了?结果他说,没有啊,你是不是想太多了。我的朋友试图罗列出一些她感受到他情绪不正常的瞬间,他却几乎没有什么回应。朋友于是变得大为光火。“每次试图跟他沟通,都只有我一头热,他只会说一句,没有啊,然后就是嗯嗯哦哦。”



我在很多女生朋友口中都听到过类似的故事。她们觉得委屈、不被重视、觉得无法沟通。也有男生朋友跟我抱怨过,女生“事儿太多”,总是琢磨不透她们的心思。一位双性恋的男性朋友也曾告诉过我,和男性发展亲密关系与和女性发展亲密关系的感受是很不同的。这个情境看似日常,实际上却包含了很多重要的信息,它之所以会反复出现,有着很多原因,这其中,“情商”上的差异十分重要。

所以,这种“情商低”都有哪些表现呢?

讨论前我们需要先来看看“情商”指的到底是什么。在人际关系、亲密关系中的种种表现,其实都和我们的情商相关。心理学博士 Dan Goleman 指出,情商主要表现为四种能力:对情绪的管理能力,对情绪的觉察能力,共情能力,以及一些社会技能。在生活中,被吐槽“情商低”的大多是男性,我们似乎总是有女性更善于管理、利用和表达情绪的印象。那么,女性是真的比男性拥有更高的情商吗?我们来看一些心理学研究:

1. 女性在情绪管理上的能力优于男性

Farrelly 与 Austin(2007)邀请了 199 名大学生(137 名女性,62 名男性)参与研究,并使用了情绪智力测验(Mayer-Salovey-Caruso Emotional Intelligence Test, MSCEIT),其中包括了看图识别情绪、根据颜色或味道回忆相关的情绪、识别一种涵盖不同情绪的复杂情绪等任务,以此测量男性与女性在四个方面上的表现(Brackett & Salovey, 2006; Farrelly & Austin, 2007)。

结果发现,其中,女性在“管理情绪”这一维度上的得分显著高于男性(p<.001)。也就是说,在有需要的时候,女性更能够克制第一反应,让自己不被情绪“牵着鼻子走”,有选择地做出对目标 / 结果更有利的其他反应(alternative actions)。

此外,这些女性参与者们在主观报告中也表示,自己对情绪有更好的控制力,以及能控制情绪以便给他人留下好的印象等。

2.男性的情绪觉察能力(emotional awareness)相对较低

Barrett,Lane 和 Schwartz (2000)的一项研究发现,男女在对自己情绪体验的分辨和表述能力上有着显著差异。为了提高结果的普适性,该研究的上千个志愿者来自于在年龄、受教育背景、社会经济地位和文化这几个方面有很大差异的 7 个样本人群。

在研究中,志愿者们需要完成一个情绪觉察力水平量表(Levels of Emotional Awareness Scale, LEAS),这个量表包含了 20 个情景题,他们需要做的就是根据情景去揣摩和分辨当事人此刻的情绪。

比如,量表中的其中一个题目是:“你和你最好的朋友在同一个单位工作,你们单位有一个年度的最佳表现奖,你和对方为了拿到这个奖都在非常努力地工作。年末的一天,这个奖项的得住宣布了——你的朋友。此时你会感觉如何?”

而测试得分则是基于人们能够在多大程度上用更加细致和精确的词,去描述自己处于那个情景中的情绪。比如,一个非常简单且不具体的答案——“我会感觉很伤心”,可能会比一个更加详尽、复杂的答案得分低——“我会在为自己没有得到想要的奖项感到失望和可惜的同时,也对拿奖的人产生一丝嫉妒——因为我也是那么的努力。不过,因为这个人是我最好的朋友,所以我内心对他的祝福可能是更多的。总是,我的心情会比只是一个普通同事拿奖要更加五味陈杂。”

结果显示,在所有样本中,女性志愿者都在 LEAS 上取得了更高的分数,体现了更强的情绪觉察能力——比起男性,她们更擅长于辨识不同的情绪体验,并将它们以更加复杂和有层次的方式描绘出来。

并且,在研究者控制了男女志愿者在语言能力上的差异后,结果依旧没有发生变化。也就是说,这种情绪觉察能力的差异并非是由于女性更擅长运用文字,或是知道更多表达情绪的词语,等等,而的确是在对复杂情绪的感知和表达能力上的差异。

所以,当女性在用语言表达的时候,其中包含的意义可能远远不像表面上那么简单。有时候,女生也会选择非常简化的表达,比如男生问女生“要选什么?”,女生只说了“随便”两个字,但是此时,女生的心中可能已经经过了很多次对情绪的觉察、识别,最终才做出了这样的表达。但是男生则可能会觉得,她真的是觉得“随便”。

另外,这种对情绪的觉察能力,也与共情能力亲密相关——你是否能够设身处地地共情那个情景中的自己。

3.男性更不擅长“共情”(Empathy)

在 Goldenberg 等人(2010)对 223 人的研究中,他们还使用了另一种自评式(self-report)情绪量表(SREIS),试图从不同角度来理解男女在“情绪智力”上的差异。

结果发现,女性在情绪识别与情绪使用方面的表现也显著优于男性。其中,情绪识别指的是“我能够理解别人所传达的非语言信息”,“通过别人的面部表情,我能知道他们当下的情绪感受”等;而情绪使用则指的是“当别人告诉我 Ta 生活中发生的一些重要事件时,我能仿佛自己也正在经历这些事件”。

Goldenberg 等人研究中所涉及的“情绪识别”与“情绪使用”其实反映的正是人们的共情能力。

Roger 等人(2007)将人们的共情能力分成了三个不同的维度,包括:
  • 认知共情(cognitive empathy),即一个人能够从他人的视角去理解和看待他人正在经历的事件;研究显示,男女在这个维度上的差异不大。
  • 情绪共情(emotional empathy)(也是最为大家所熟知的一种),是指人们能够感同身受他人所感受到的情绪;
  • 共情担忧(empathic concern),又被称为同情心,指的是一个人时刻准备着去帮助那些有需要的人。在后两个维度中,女性的表现都显著地更加优秀。


由此可见,一个人能够更好地识别情绪,反应了 Ta 拥有更好的情绪共情能力,而一个人更擅长使用情绪,则说明了 Ta 善于从他人的视角看待他人的经历,反应了 Ta 的认知共情能力。所以,可以说,更善于识别情绪、使用情绪,在某种程度上反应了一个人更好的共情能力。

看了这些研究,你可能会明白,为什么在亲密关系的相处和沟通中,男性和女性总会表现出那么多的差异。

【*不过,在这里要再次强调,我们讨论的所有基于性别的差异,都是群体统计学意义上的差异,是一种大概率事件,无法用来预测个体的具体情况。作为个体的男性完全有可能是情绪智力非常高的。】

那么,该如何在长期相处中弥合这些差异呢?

对于异性恋情侣来说,不同的性别身份所带来的,在先天的生理体验和后天的社会塑造上的差别经历,往往是两个个体差异中很重要的一个方面。推崇男女平等,并不是说要无视和否认这些差异的存在。

在成长过程中,多数父母、老师,都在处理女性的情绪上,更加细致和小心,却害怕抚养出一个情绪“细腻敏感”的男孩子。期待对个体的塑造,早就被大量心理学研究证明。无论是来自自己还是他人,期望都往往会让现实朝着那个方向发生。男孩子感受到的社会对男性的期待,就是不要太细腻敏感,于是我们才有了现在这么多对情绪低知低能的成年男人。

而社会对于女性更擅长处理情绪的期待,包括这篇回答本身,也对女性形成了一些影响。例如,研究显示,女性比男性更容易陷入反刍思考(rumination)(Nolen-Hoeksema & Jackson, 2001),即反复回想一些负面的体验和经历,反复沉浸其中无法自拔。实验者通过更加具体精细的量表调查发现,在“感到焦虑和压力”这一项中,男女两性并不因为性别有着显著差异。而在“自己是否可以控制情绪”、“自己是否要为处理关系中情绪基调负责”、“自己能否掌控负面事件”这三项中,女性明显表现出,比男性更担心自己无法控制情绪、更担心无法掌控负面事件、以及更觉得自己应该为关系中的情绪基调负责。

这些事可能也是社会告诉女性的。包括让女性感到更多的无力,以及觉得自己更有责任处理关系中的情绪问题,也包括了觉得关系中如果情绪基调不好,女性往往觉得是自己的错更多。这些都给女性带来了直接的痛苦。比如,她们可能会在亲密关系的处理时更加小心翼翼,即便有小心思也会藏着掖着,不会清楚地沟通或者表现出来。

而我们讨论的目的在于,意识到这些差异的存在,同时意识到这些差异是被塑造出来的,也就意味着,这些差异是可以通过较为长期的双方共同努力去弥合的:

首先,你们双方都要承认差异存在,且承认弥合差异会让你们的关系更加顺畅。男性比女性更不容易有在情绪相关方面改变的意愿,因为他们意识不到提升情绪智力对他们而言的好处。他们害怕这种改变会给他们带来更多的烦恼,而不是快乐。如果他愿意因为爱你,为了让你的感受更好而尝试改变,恭喜你,你很幸运。

你们在长期的日常生活中,都要加入更多的情绪分享的小环节。情绪觉察和表达力好的一方,可以经常用自己的行为为对方示范。比如,主动分享自身的情绪感受,用共情的方式说出对方的感受,让双方都体会到情绪相通那一刻的震撼性的美妙感受。如果你是双方中情绪智力更强的一方,你不能指望平时不做任何投入,而在问题出现时,对方突然就具备了和你一样的能力。也不必因为对方无力与你开展你渴望的沟通而愤怒。这样的差异并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改变的。

当然,暂时地跳过情绪,只能是一时的应急策略。但它至少可以避免矛盾无谓的升级,也能够避免对方说出那句最让你怒火中烧的“你想太多了”。

以上。

父母把孩子当成了人生的全部,所以他才越走越远

心理law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83 次浏览 • 2017-12-29 09:54 • 来自相关话题

“我是一个 2 岁孩子的妈妈,我今天带着孩子在外面玩了一整天,回家路上,孩子在车上睡着了,我小心翼翼地想要把他转移到床上时,他醒了,但又不是真醒,一直要求我抱着他走来走去。我试图沟通,说可以陪他玩一会或者上床睡,但孩子还是在哭,他一哭,我就开始烦躁。因为我觉得我给他了两个选择,为什么他还要哭闹?而且我累了一天,是真的真的抱不动他了……”


这个场景相信每个人一定很熟悉,每每面临这种时刻,父母一方面会担心自己做的不够好,没有满足孩子抱抱的要求;

一方面担心自己不够有耐心,在孩子哭闹的时候大声吼了他,伤害了孩子的幼小心灵;担心自己做得太多,苦了自己,惯了孩子,到头还养成了孩子耍赖的坏习惯……

想做好家长太难了,做出的每个决定都需要斟酌再三,生怕因此影响了孩子的未来。

然而,很多家长不知道的是,这些育儿焦虑的背后,都是和孩子的界限出了问题。

-

我们没有尊重孩子的边界,总是忘记去信任孩子,忘记孩子有自己的节奏和能力,他们有自己的路。

同时,我们也没有照顾到自己的界限,看清楚那些是我力所能及的,哪些是我可以拒绝的。所以当孩子出现不合理要求时,我们会感到如此痛苦。

如果家长和孩子拥有了非常健康的界限,父母就不会因为这些事情焦虑,感到痛苦;不会将焦虑转嫁给孩子,给孩子压力;孩子也不会肆意撒泼,而会独立自主,懂事负责,一切都会变得轻松起来。

我是一名心理咨询师,德国慕尼黑大学 教育学 / 心理学 / 艺术史三专业博士,德国 Galli 剧场在中国首位认证的戏剧治疗师。

开篇提到的 2 岁孩子,就是我的宝宝慕慕。在面对这个情况时,我是这样做的……

-

面对孩子哭闹,懂心理学的妈妈是这样做的

我在德国居住了 11 年,在这 11 年中,我系统扎实地学习了心理学与教育学,也耳濡目染了德国社会的一些先进教育理念。

在我成为妈妈之后,我非常深切地感受到,作为一个母亲,对孩子的爱、想要保护孩子、想要给 Ta 世界上最好的一切的那种心情。

伴随这种心情,也带来了无穷无尽的焦虑,我们担心自己养育方式不对,担心孩子受欺负,担心孩子上学问题,担心孩子未来的恋爱……

自从有了孩子,我们似乎就不是自己了,说到这简直感觉要焦虑死了。

只不过,我的专业领域,心理学和教育学,让我能够不断地觉察这些焦虑背后的原因,进行处理和调整。不然只会重蹈我们原生家庭的覆辙,那就是:孩子是父母的全部人生,而孩子却越来越厌烦,离父母越来越远。

-

比如在文章开头,我自己的例子。面对慕慕的哭闹,我调整了一下心情,想到,他在车上睡着又被弄醒,这其实是打破了他惯有的睡眠节奏的,他这样坐着肯定很难受。我肯定不会弃他不顾,但是我自己也真的很累,于是我选择抱着他坐到沙发上,他还是哭。

我对他说:“妈妈抱着你走很累,我现在可以这样抱着你坐一会儿,如果你想哭就哭一会儿吧。” 就这样我抱着他在沙发上,轻轻晃着他。

慕慕宣泄式地大声哭喊了一会儿,就渐渐停下来了,等他停了以后我说:“妈妈这样抱着你舒服么?”慕慕说舒服,我说:“那等你感觉舒服了以后,我们去刷牙洗脸上床上睡好么?”慕慕说嗯。我老公在旁边露出了很惊讶的眼神:“都这状态了,还能洗脸刷牙呢?”

过了一会儿,慕慕说,“舒服了。” 我愉快地说:“好的,那我们去刷牙吧!”于是就很正常的进行睡前程序到床上睡觉了。

孩子哭的时候,我们也通常会很难受,所以我们会想各种办法来希望他不哭。

除了前面说过的严厉制止的类型很糟糕以外,还有一种看似不糟糕的做法,就是一味的满足他。比如慕慕这个例子,那就是一直抱着他走来走去,他也就不哭了。

这样一不小心成为孩子的奴隶,为了让他高兴,做很多超出自己舒适度的事情,这些疲劳和牺牲是会积累和爆发的。我刚才选择先坐下来,是首先保护了自己的边界:我能做到的就这么多了。然后我后来才有了力气,拥抱他,接纳他的哭泣,而不再因为他的哭泣心烦气躁。这种平静和容纳他哭的感觉是能够传递过去的,所以他哭了一会儿也就好了。

我的疲劳被我自己接纳了,他的情绪也被我接纳了。这就是边界的力量。

所以在孩子哭的时候我们可以让他哭一会儿,试图去理解他的哭想表达什么,然后选择让自己舒服的方式来处理,尊重了孩子的边界,也维护了自己的边界。

-

父母本意是保护孩子,为何总适得其反?

前段时间幼儿园的很多负面新闻后,很多人开始注意教孩子说不,教孩子辨别哪些是不好的事情。

但是在教给孩子对外说不之前,他还需要一个基本的信任感,就是他可以和父母沟通他所遭遇的不好的事情。

我在一个室外喷泉,见过一个 6,7 岁的女孩,在一个小桥上跑来跑去,后来一下子掉下去了,水不深,就到脚踝。但孩子吓坏了,哇哇大哭,妈妈从远处跑过来,把孩子揪上来,没有好好的抚慰孩子,而是怒气冲冲的批评她说:“我不是告诉要看着路吗! ”

这是非常错误的行为。

如果一个孩子摔倒,或者做的不够好、哭泣的时候,总是先被父母有意无意的指责,那又怎么能指望他对外面的侵害说不呢?他不敢说不,因为他会首先想到一定是我的问题,是我不够好。

正确的做法是,我们一定是要先共情孩子的害怕或者疼痛,接纳她的情绪,到最后你才可以和孩子一起看看要怎么做才能避免再次摔到。这样,父母孩子间就建立了信任的关系。

当然,做到这些不容易,我们指责孩子的时候,通常因为我们自己也无法处理和面对这些失败、错误和不完美。但这些都是我们学习界限之后,可以去觉察和改变的,学会给孩子时间,给孩子信任,认真地去理解他们和与他们沟通。

界限还是规则,在爱和信任的基础上,用规则来让孩子知道哪些是我自己可以做的,哪些是我不可以做的。

-

教育孩子时,父母是否要有“红白脸”分工?

有一个朋友前几天很苦恼的来吐槽,说青春期的孩子,晚上主动把手机和 ipad 交给爸妈看管,自己好专心学习。

结果有一天妈妈刚没收了 ipad,儿子又去找爸爸拿回了手机,我这个朋友很生气,她主要生气的点是:她觉得爸爸总是当好人,让她当坏人。

这是个很典型的规则问题。很多家庭,都跟孩子一起制定规则,并努力遵守规则。但别忘了,规则就是保护界限的,很多时候我们说给孩子立规则,就是立界限。

但为什么这个规则容易被破坏?为什么会让父母产生“总是我当坏人,你当好人”这样一个感受呢?

那其实是因为这个规则本身不恰当。规则有两个最重要的要素:

规则要明确,责任的承担人
要明确规则被破坏时候,要承担的结果

比如上面的例子,当一个青春期的孩子对你说:“请爸爸妈妈帮我保管手机,因为我自己总是控制不住想玩儿。” 然后把手机放在父母手里:“我写完作业再过来找你们拿,可以吗?”

这本来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在这个例子里面,孩子才应该是规则的责任承担人。因为让父母帮助保管是孩子的愿望,他就应该负担这个责任,也就是说,你送过来,我们帮你看着。你拿走了我们不负责。

但父母应该明确的是:如果孩子总是破坏这个规则,总是拿走,那对不起,以后我们也不帮你看着手机了。

这就是一个典型的,爸爸妈妈把孩子应该承担的责任揽到了自己身上的例子。这就造成了界限的模糊,造成了父母自己内讧,说一个是好人一个是坏人。

一旦我们清晰了界限,就可以制定出更清晰和便于执行的规则。不然的话很多规则都变成了鸡肋。 查看全部


“我是一个 2 岁孩子的妈妈,我今天带着孩子在外面玩了一整天,回家路上,孩子在车上睡着了,我小心翼翼地想要把他转移到床上时,他醒了,但又不是真醒,一直要求我抱着他走来走去。我试图沟通,说可以陪他玩一会或者上床睡,但孩子还是在哭,他一哭,我就开始烦躁。因为我觉得我给他了两个选择,为什么他还要哭闹?而且我累了一天,是真的真的抱不动他了……”



这个场景相信每个人一定很熟悉,每每面临这种时刻,父母一方面会担心自己做的不够好,没有满足孩子抱抱的要求;

一方面担心自己不够有耐心,在孩子哭闹的时候大声吼了他,伤害了孩子的幼小心灵;担心自己做得太多,苦了自己,惯了孩子,到头还养成了孩子耍赖的坏习惯……

想做好家长太难了,做出的每个决定都需要斟酌再三,生怕因此影响了孩子的未来。

然而,很多家长不知道的是,这些育儿焦虑的背后,都是和孩子的界限出了问题。

-

我们没有尊重孩子的边界,总是忘记去信任孩子,忘记孩子有自己的节奏和能力,他们有自己的路。

同时,我们也没有照顾到自己的界限,看清楚那些是我力所能及的,哪些是我可以拒绝的。所以当孩子出现不合理要求时,我们会感到如此痛苦。

如果家长和孩子拥有了非常健康的界限,父母就不会因为这些事情焦虑,感到痛苦;不会将焦虑转嫁给孩子,给孩子压力;孩子也不会肆意撒泼,而会独立自主,懂事负责,一切都会变得轻松起来。

我是一名心理咨询师,德国慕尼黑大学 教育学 / 心理学 / 艺术史三专业博士,德国 Galli 剧场在中国首位认证的戏剧治疗师。

开篇提到的 2 岁孩子,就是我的宝宝慕慕。在面对这个情况时,我是这样做的……

-

面对孩子哭闹,懂心理学的妈妈是这样做的

我在德国居住了 11 年,在这 11 年中,我系统扎实地学习了心理学与教育学,也耳濡目染了德国社会的一些先进教育理念。

在我成为妈妈之后,我非常深切地感受到,作为一个母亲,对孩子的爱、想要保护孩子、想要给 Ta 世界上最好的一切的那种心情。

伴随这种心情,也带来了无穷无尽的焦虑,我们担心自己养育方式不对,担心孩子受欺负,担心孩子上学问题,担心孩子未来的恋爱……

自从有了孩子,我们似乎就不是自己了,说到这简直感觉要焦虑死了。

只不过,我的专业领域,心理学和教育学,让我能够不断地觉察这些焦虑背后的原因,进行处理和调整。不然只会重蹈我们原生家庭的覆辙,那就是:孩子是父母的全部人生,而孩子却越来越厌烦,离父母越来越远。

-

比如在文章开头,我自己的例子。面对慕慕的哭闹,我调整了一下心情,想到,他在车上睡着又被弄醒,这其实是打破了他惯有的睡眠节奏的,他这样坐着肯定很难受。我肯定不会弃他不顾,但是我自己也真的很累,于是我选择抱着他坐到沙发上,他还是哭。

我对他说:“妈妈抱着你走很累,我现在可以这样抱着你坐一会儿,如果你想哭就哭一会儿吧。” 就这样我抱着他在沙发上,轻轻晃着他。

慕慕宣泄式地大声哭喊了一会儿,就渐渐停下来了,等他停了以后我说:“妈妈这样抱着你舒服么?”慕慕说舒服,我说:“那等你感觉舒服了以后,我们去刷牙洗脸上床上睡好么?”慕慕说嗯。我老公在旁边露出了很惊讶的眼神:“都这状态了,还能洗脸刷牙呢?”

过了一会儿,慕慕说,“舒服了。” 我愉快地说:“好的,那我们去刷牙吧!”于是就很正常的进行睡前程序到床上睡觉了。

孩子哭的时候,我们也通常会很难受,所以我们会想各种办法来希望他不哭。

除了前面说过的严厉制止的类型很糟糕以外,还有一种看似不糟糕的做法,就是一味的满足他。比如慕慕这个例子,那就是一直抱着他走来走去,他也就不哭了。

这样一不小心成为孩子的奴隶,为了让他高兴,做很多超出自己舒适度的事情,这些疲劳和牺牲是会积累和爆发的。我刚才选择先坐下来,是首先保护了自己的边界:我能做到的就这么多了。然后我后来才有了力气,拥抱他,接纳他的哭泣,而不再因为他的哭泣心烦气躁。这种平静和容纳他哭的感觉是能够传递过去的,所以他哭了一会儿也就好了。

我的疲劳被我自己接纳了,他的情绪也被我接纳了。这就是边界的力量。

所以在孩子哭的时候我们可以让他哭一会儿,试图去理解他的哭想表达什么,然后选择让自己舒服的方式来处理,尊重了孩子的边界,也维护了自己的边界。

-

父母本意是保护孩子,为何总适得其反?

前段时间幼儿园的很多负面新闻后,很多人开始注意教孩子说不,教孩子辨别哪些是不好的事情。

但是在教给孩子对外说不之前,他还需要一个基本的信任感,就是他可以和父母沟通他所遭遇的不好的事情。

我在一个室外喷泉,见过一个 6,7 岁的女孩,在一个小桥上跑来跑去,后来一下子掉下去了,水不深,就到脚踝。但孩子吓坏了,哇哇大哭,妈妈从远处跑过来,把孩子揪上来,没有好好的抚慰孩子,而是怒气冲冲的批评她说:“我不是告诉要看着路吗! ”

这是非常错误的行为。

如果一个孩子摔倒,或者做的不够好、哭泣的时候,总是先被父母有意无意的指责,那又怎么能指望他对外面的侵害说不呢?他不敢说不,因为他会首先想到一定是我的问题,是我不够好。

正确的做法是,我们一定是要先共情孩子的害怕或者疼痛,接纳她的情绪,到最后你才可以和孩子一起看看要怎么做才能避免再次摔到。这样,父母孩子间就建立了信任的关系。

当然,做到这些不容易,我们指责孩子的时候,通常因为我们自己也无法处理和面对这些失败、错误和不完美。但这些都是我们学习界限之后,可以去觉察和改变的,学会给孩子时间,给孩子信任,认真地去理解他们和与他们沟通。

界限还是规则,在爱和信任的基础上,用规则来让孩子知道哪些是我自己可以做的,哪些是我不可以做的。

-

教育孩子时,父母是否要有“红白脸”分工?

有一个朋友前几天很苦恼的来吐槽,说青春期的孩子,晚上主动把手机和 ipad 交给爸妈看管,自己好专心学习。

结果有一天妈妈刚没收了 ipad,儿子又去找爸爸拿回了手机,我这个朋友很生气,她主要生气的点是:她觉得爸爸总是当好人,让她当坏人。

这是个很典型的规则问题。很多家庭,都跟孩子一起制定规则,并努力遵守规则。但别忘了,规则就是保护界限的,很多时候我们说给孩子立规则,就是立界限。

但为什么这个规则容易被破坏?为什么会让父母产生“总是我当坏人,你当好人”这样一个感受呢?

那其实是因为这个规则本身不恰当。规则有两个最重要的要素:

规则要明确,责任的承担人
要明确规则被破坏时候,要承担的结果

比如上面的例子,当一个青春期的孩子对你说:“请爸爸妈妈帮我保管手机,因为我自己总是控制不住想玩儿。” 然后把手机放在父母手里:“我写完作业再过来找你们拿,可以吗?”

这本来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在这个例子里面,孩子才应该是规则的责任承担人。因为让父母帮助保管是孩子的愿望,他就应该负担这个责任,也就是说,你送过来,我们帮你看着。你拿走了我们不负责。

但父母应该明确的是:如果孩子总是破坏这个规则,总是拿走,那对不起,以后我们也不帮你看着手机了。

这就是一个典型的,爸爸妈妈把孩子应该承担的责任揽到了自己身上的例子。这就造成了界限的模糊,造成了父母自己内讧,说一个是好人一个是坏人。

一旦我们清晰了界限,就可以制定出更清晰和便于执行的规则。不然的话很多规则都变成了鸡肋。

父母情绪稳定,对孩子到底有多重要?

心理law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276 次浏览 • 2017-12-23 14:10 • 来自相关话题

文 | 谢可慧
父母情绪稳定,对孩子到底有多重要?这些年,许多教育界以及育儿界的人,一直在关注这个话题。
 
曾经有一个绘本是《一生气就大吼大叫的妈妈》,当时一时风靡,绘本的内容是,一只小企鹅在面对妈妈发火时,吓得魂飞魄散。最后,即使妈妈找到了小企鹅,但孩子受过伤害的心灵早已无法弥补。

01

大量的调查表明,父母情绪稳定,孩子更具幸福感以及安全感。
年少时碰到过一个男孩子,曾经一块去上兴趣班。他坐在我的身后,每天都高高兴兴的样子,会偷偷拉我的辫子;下课的时候,拿走我的笔满世界地跑,大声地说“你来追我啊”;塞乱七八糟的纸条给我,上面画着“猪”和“熊”,旁边写着我的名字。
 
我不喜欢他,因为他不给面子地四处闹,闹得整个班级都知道我叫“猪”。
 
这个每次都在我面前笑得满地打滚的男孩子,有一天,突然间就消失了。两个星期后,他回到我身后,就不说话了。
 
他沉默得亦如一个战士,每个下课都安安静静地看书,上课也不会再扯我的辫子。他偶尔眼睛红红的,趴在桌上。
 
我也是小心翼翼问他,他才说起,他说,父母在闹离婚,他已经根本没办法回家了。
 
那一年,我们都十三四岁。我第一次陪他走在回家的路上,他说,他特别想自杀。
 

“他们两个人以前不是这样的。现在,总是吵架,吵完架,他们都生气。母亲会冲进我的房间,不停地给我挑刺,我坐得不直,就打我的背,我头离书本近,就不停打我的头;她出去之后,就是我的父亲进来了,父亲很沉默地坐着,他坐在身后的时候,我不敢发出任何声响,他是一个情绪很差的人。”

 
十三四岁的人懂得什么,他也没有机会刨根问底,而他看到的父母,就是一对整天对他大吼大叫的父母,以及一个惴惴不安的自己。
 
正好的一个对比是,当时,我幼年的一个邻居,父母也离婚了。但她的情绪似乎没有受到任何影响,我几乎是见证她从双亲变成单亲孩子的。
 
她的父母情绪离婚像是分手,不动声色,也不在孩子的面前吵架。孩子跟了母亲,父亲整理了很多衣物,是母亲帮他整理的,走的时候,还互相说着保重。这之后呢,每周她的父亲都会来看望他们,偶尔还单独带着她出去玩。
 
这个孩子,情绪并没有太大的影响,每天还是高高兴兴地上学、放学,和我玩很多的游戏。
 
02
父母情绪稳定,有时比父母恩爱更加重要。

父母恩爱,有时更多牵扯到父母双方的独立性,我们不能因为谁的存在而绑架了谁的感情,父母不应该被孩子绑架,孩子也不能被父母绑架;
而父母情绪稳定却是一种内在和外在的影响力,那是一种和教养和气场相关的事,你当下的情绪多稳定,孩子长大后的情绪,就有多稳定。
我大学的时候,去少儿培训中心上过课。
 
我发现,那些父母性格温和,情绪平和的孩子身上,笑容更多,幸福感更强,抗挫折能力也更好,礼貌和教养一个不缺,看待世界也更宽容。
而那些父母性格强势,情绪不稳定,动不动就大吼大叫的孩子,总是更容易走极端,以及缺乏一种对世界最起码的安全感。
 
为什么?
因为父母手上如果时刻“提刀”,他们就会有更多地对于“刀”的恐惧,而这个刀就是父母的坏情绪。
 
张爱玲的笔下有刀,除了她生活的敏锐性外,也与她的父母有关。母亲黄逸梵与父亲张志沂每日都是争吵,争吵,日益升级的争吵,终至不可调和。所以,张爱玲笔下的一点点戾气,来自于她年少时候的时候。
 
张兆和等张家四姐妹永远是一副岁月静好的样子,来源于她们的一对父母,永远在他们面前情绪稳定、相敬如宾。
 
03
我始终觉得,父母情绪稳定,是第一位的。
 
身为父母总是容易焦虑,焦虑到自己都忍不住对自己咆哮。可是,孩子成长所有的线索都可以追溯到童年。
 
有一句话:父母情绪稳定,孩子长大后,对人间琐事更宽容,也更有幸福感。为什么?
 
因为父母是孩子接触到的最直观的人际影像,他们对于人际关系和社交设定的来源往往来自于自己父母。父母给孩子的气定神闲,会让孩子更有机会,也更从容,更无所顾虑地去走向外面的世界。

不要让你的情绪,磨灭孩子通往美好世界的梦想。为人父母,情绪稳定而乐观,才能让她在最初狭小的世界里,慢慢对自己进行构造。
 
外面的世界很残酷,我们就温暖一些,给她偶尔避避风雨,也有点阳光,来日给个拥抱,让她走得更快也更稳。 查看全部
文 | 谢可慧
父母情绪稳定,对孩子到底有多重要?这些年,许多教育界以及育儿界的人,一直在关注这个话题。
 
曾经有一个绘本是《一生气就大吼大叫的妈妈》,当时一时风靡,绘本的内容是,一只小企鹅在面对妈妈发火时,吓得魂飞魄散。最后,即使妈妈找到了小企鹅,但孩子受过伤害的心灵早已无法弥补。

01

大量的调查表明,父母情绪稳定,孩子更具幸福感以及安全感。
年少时碰到过一个男孩子,曾经一块去上兴趣班。他坐在我的身后,每天都高高兴兴的样子,会偷偷拉我的辫子;下课的时候,拿走我的笔满世界地跑,大声地说“你来追我啊”;塞乱七八糟的纸条给我,上面画着“猪”和“熊”,旁边写着我的名字。
 
我不喜欢他,因为他不给面子地四处闹,闹得整个班级都知道我叫“猪”。
 
这个每次都在我面前笑得满地打滚的男孩子,有一天,突然间就消失了。两个星期后,他回到我身后,就不说话了。
 
他沉默得亦如一个战士,每个下课都安安静静地看书,上课也不会再扯我的辫子。他偶尔眼睛红红的,趴在桌上。
 
我也是小心翼翼问他,他才说起,他说,父母在闹离婚,他已经根本没办法回家了。
 
那一年,我们都十三四岁。我第一次陪他走在回家的路上,他说,他特别想自杀。
 


“他们两个人以前不是这样的。现在,总是吵架,吵完架,他们都生气。母亲会冲进我的房间,不停地给我挑刺,我坐得不直,就打我的背,我头离书本近,就不停打我的头;她出去之后,就是我的父亲进来了,父亲很沉默地坐着,他坐在身后的时候,我不敢发出任何声响,他是一个情绪很差的人。”


 
十三四岁的人懂得什么,他也没有机会刨根问底,而他看到的父母,就是一对整天对他大吼大叫的父母,以及一个惴惴不安的自己。
 
正好的一个对比是,当时,我幼年的一个邻居,父母也离婚了。但她的情绪似乎没有受到任何影响,我几乎是见证她从双亲变成单亲孩子的。
 
她的父母情绪离婚像是分手,不动声色,也不在孩子的面前吵架。孩子跟了母亲,父亲整理了很多衣物,是母亲帮他整理的,走的时候,还互相说着保重。这之后呢,每周她的父亲都会来看望他们,偶尔还单独带着她出去玩。
 
这个孩子,情绪并没有太大的影响,每天还是高高兴兴地上学、放学,和我玩很多的游戏。
 
02
父母情绪稳定,有时比父母恩爱更加重要。

父母恩爱,有时更多牵扯到父母双方的独立性,我们不能因为谁的存在而绑架了谁的感情,父母不应该被孩子绑架,孩子也不能被父母绑架;
父母情绪稳定却是一种内在和外在的影响力,那是一种和教养和气场相关的事,你当下的情绪多稳定,孩子长大后的情绪,就有多稳定。
我大学的时候,去少儿培训中心上过课。
 
我发现,那些父母性格温和,情绪平和的孩子身上,笑容更多,幸福感更强,抗挫折能力也更好,礼貌和教养一个不缺,看待世界也更宽容。
而那些父母性格强势,情绪不稳定,动不动就大吼大叫的孩子,总是更容易走极端,以及缺乏一种对世界最起码的安全感。
 
为什么?
因为父母手上如果时刻“提刀”,他们就会有更多地对于“刀”的恐惧,而这个刀就是父母的坏情绪。
 
张爱玲的笔下有刀,除了她生活的敏锐性外,也与她的父母有关。母亲黄逸梵与父亲张志沂每日都是争吵,争吵,日益升级的争吵,终至不可调和。所以,张爱玲笔下的一点点戾气,来自于她年少时候的时候。
 
张兆和等张家四姐妹永远是一副岁月静好的样子,来源于她们的一对父母,永远在他们面前情绪稳定、相敬如宾。
 
03
我始终觉得,父母情绪稳定,是第一位的。

 
身为父母总是容易焦虑,焦虑到自己都忍不住对自己咆哮。可是,孩子成长所有的线索都可以追溯到童年。
 
有一句话:父母情绪稳定,孩子长大后,对人间琐事更宽容,也更有幸福感。为什么?
 
因为父母是孩子接触到的最直观的人际影像,他们对于人际关系和社交设定的来源往往来自于自己父母。父母给孩子的气定神闲,会让孩子更有机会,也更从容,更无所顾虑地去走向外面的世界。

不要让你的情绪,磨灭孩子通往美好世界的梦想。为人父母,情绪稳定而乐观,才能让她在最初狭小的世界里,慢慢对自己进行构造。
 
外面的世界很残酷,我们就温暖一些,给她偶尔避避风雨,也有点阳光,来日给个拥抱,让她走得更快也更稳。

作为父母,应该如何控制自己的负面情绪?

心理law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560 次浏览 • 2017-12-16 13:13 • 来自相关话题

负面情绪需要的是疏导,而不是控制,正如大禹治水。

心理学上有一个概念叫做“踢猫效应”,描绘的是一种典型的坏情绪的传染。人的不满情绪和糟糕心情,一般会沿着等级和强弱组成的社会关系链条依次传递。由金字塔尖一直扩散到最底层,无处发泄的最弱小的那一个元素,则成为最终的受害者。例如你在公司上班,向领导汇报工作,而领导刚挨了上级的批评,于是就转而向你发泄不满,处处挑刺儿,你积了一肚子怨气无处可发。下班回家看到孩子吃饭的时候撒得到处都是,还不乖乖坐好吃,于是你不自觉就愤怒起来,狠狠教训了孩子一顿。孩子委屈的哭了,恰好这时你家的猫路过,于是孩子忿忿地踢了猫一脚跑回了自己房间。
这是一种情绪的传染效应,并且由于存在力量、社会地位、等级的区别,居于弱势的总是只能向比他更弱势的群体发泄怒火。而孩子总是家里的弱势群体,往往就成为了这种坏情绪的“牺牲品”。
不管是谁,在情绪烦躁的时候很难再去处理另外一些让自己不愉快的事情,在心情不好又面对孩子“不乖”时,父母难免会简单、粗暴的处理问题。但父母应该意识到,在工作与生活中难免遇到不愉快,需要给这种不愉快找到合适的出口,不要让无辜的孩子承担你的负面情绪。

以下是一些具体的建议:
每天回家之前先将自己的负面情绪说出来,能意识到这些负面情绪是控制脾气的第一步。
如果遇到孩子做错事,要将自己的心理活动呈现出来。例如:“宝宝,你故意打碎了杯子,爸爸/妈妈现在挺生气的。因为之后还要再花钱去买杯子,你的行为造成了家里额外的开销,所以爸爸/妈妈认为你这样做是不对的……”等等,既能在叙述过程中平静下来,也是和孩子交流的一种方式。
试着为这些负面情绪找到出口及解决方法。成人通常在发泄情绪以后会感觉好受一些。因此,当我们认识到自己有负面情绪时,可以用跑步、做家务等健康的方式发泄出来,等理智回来了,再考虑应该如何应对。
另一些技巧包括:当自己非常愤怒的时候,在心里默数30秒再开始讲话;如果自己的情绪尚未处理好就要解决孩子的问题,可以坦诚但尽量温和地告诉孩子“我现在心情不好,可能会骂你而让你很难过,我不想让这件事发生,所以我们一起安静10分钟。”
冥想。有新闻报道说,让囚犯冥想能减轻其暴力倾向。以我和萌爸每天冥想5-10分钟的切身体会来说,效果很好。

最后,疏导负面情绪不可能一蹴而就,需要双方乃至一个大家庭彼此鼓励、反省和努力。 查看全部
负面情绪需要的是疏导,而不是控制,正如大禹治水。

心理学上有一个概念叫做“踢猫效应”,描绘的是一种典型的坏情绪的传染。人的不满情绪和糟糕心情,一般会沿着等级和强弱组成的社会关系链条依次传递。由金字塔尖一直扩散到最底层,无处发泄的最弱小的那一个元素,则成为最终的受害者。例如你在公司上班,向领导汇报工作,而领导刚挨了上级的批评,于是就转而向你发泄不满,处处挑刺儿,你积了一肚子怨气无处可发。下班回家看到孩子吃饭的时候撒得到处都是,还不乖乖坐好吃,于是你不自觉就愤怒起来,狠狠教训了孩子一顿。孩子委屈的哭了,恰好这时你家的猫路过,于是孩子忿忿地踢了猫一脚跑回了自己房间。
这是一种情绪的传染效应,并且由于存在力量、社会地位、等级的区别,居于弱势的总是只能向比他更弱势的群体发泄怒火。而孩子总是家里的弱势群体,往往就成为了这种坏情绪的“牺牲品”。
不管是谁,在情绪烦躁的时候很难再去处理另外一些让自己不愉快的事情,在心情不好又面对孩子“不乖”时,父母难免会简单、粗暴的处理问题。但父母应该意识到,在工作与生活中难免遇到不愉快,需要给这种不愉快找到合适的出口,不要让无辜的孩子承担你的负面情绪。

以下是一些具体的建议:
每天回家之前先将自己的负面情绪说出来,能意识到这些负面情绪是控制脾气的第一步。
如果遇到孩子做错事,要将自己的心理活动呈现出来。例如:“宝宝,你故意打碎了杯子,爸爸/妈妈现在挺生气的。因为之后还要再花钱去买杯子,你的行为造成了家里额外的开销,所以爸爸/妈妈认为你这样做是不对的……”等等,既能在叙述过程中平静下来,也是和孩子交流的一种方式。
试着为这些负面情绪找到出口及解决方法。成人通常在发泄情绪以后会感觉好受一些。因此,当我们认识到自己有负面情绪时,可以用跑步、做家务等健康的方式发泄出来,等理智回来了,再考虑应该如何应对。
另一些技巧包括:当自己非常愤怒的时候,在心里默数30秒再开始讲话;如果自己的情绪尚未处理好就要解决孩子的问题,可以坦诚但尽量温和地告诉孩子“我现在心情不好,可能会骂你而让你很难过,我不想让这件事发生,所以我们一起安静10分钟。”
冥想。有新闻报道说,让囚犯冥想能减轻其暴力倾向。以我和萌爸每天冥想5-10分钟的切身体会来说,效果很好。

最后,疏导负面情绪不可能一蹴而就,需要双方乃至一个大家庭彼此鼓励、反省和努力。
老域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