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商

情商

你是从哪个细节发现对方出轨的?

情感law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5 次浏览 • 1 天前 • 来自相关话题

已婚,匿了。

某天一起外出给孩子买尿不湿,

那时孩子刚五个月,我在家带孩子已经很久没出过门,没坐他车。

突然一个电话打进来,号码显示在汽车的液晶屏上,他看了一下,没接,说不认识,肯定是骚扰电话。

说实话我平时很少管他,按平时我肯定不会把这种小事儿放在心上。那天却觉得这个号码还挺顺口的,不像推销电话,于是默默背下了号码,立马存在手机上。

过了几天,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也是无聊吧,就把号码放到微信上搜索,一个昵称跳了出来,头像是个女的。加微信套话这种事儿我是做不出来的,太蠢。

灵机一动,把昵称放到微博搜索,啧啧啧,人就找出来了,大致看了下,和我同城,比我小三岁,某张图片暴露了名字,打扮符合我先生的口味。

到这儿,我也没把这姑娘放心上(心大,心大,心大,重复三遍)

然后两个月后有一天吧,先生出差魔都,白天应该在忙,晚上说手机快没电了,突然就没了联系,还说住的小破旅馆借不到充电器(平时非酒店集团不住),因为还要带儿子睡觉真的很累,加之他出差频率挺高,我也没放心上就睡觉了。

第二天我突然就醒了,微博热门刷了个遍,真的是无聊,又搜那姑娘(纯粹满足偷窥欲),发现那姑娘隔天定位在魔都某个餐厅(先生以前出差魔都吃过),突然觉得他们应该是在一起的。但没多问,只是开始关注起这姑娘了。

再两个月后,先生再次出差魔都,是跟几个同行一起参加展会,所以我对他行程没放在心上。同样留宿魔都,同样晚上没联系。

第二天忙完工作,已经下午三点多,突然觉得有点不对劲(慢半拍),开始刷妹子微博,好样的,隔天夜里定位在高铁站到了魔都,今天早上九点多定位在某酒店集团,在吃自助早餐。立即百度了下酒店位置,果然离展会不远。近两千的房费,连夜百里送碧草,还能说什么?

先生本是坐当天下午五点高铁回家,本想抱着儿子将两人堵在出口,手机调在摄像模式,上去先扇婊子两个巴掌,大声告诉周围人这个女人做小三,再把儿子扔在先生怀里,自己扬长而去,回家写好离婚协议,写好大字报贴在小三小区、横幅拉在小三单位门口,然后离婚,再也不相见。

好吧,以上只是我的想象。事实是,在家带孩子,等先生回家后,把酒店名字甩给他(他只跟我说住在展会边上的酒店),看着他惊愕的脸告诉他,我不仅知道酒店的名字,更知道他和谁一起回来的,然后摔门出去嗨了。生完孩子后,没了自由,没了社交,第一次扔下小孩重回小团体,也是蛮爽。

冷战了将近十天, 我没点穿,他也没承认(很狡猾),只说他自己已经自我审判,意思是我不应该再继续揪着这点不放了。

最近看这姑娘的微博,俩人应该已经没了联系,看着她还挺受伤的样子?微博写了删啥的,反正跟我不搭界啦~

题外话,本人刚满而立之年,一路读书也被称为校花,相貌比这姑娘好太多了,生完小孩积极健身,如今娃儿八九个月,我马甲线也有了,体重 44kg,没有妊娠纹没有赘肉,不存在什么身材走样老公有异心啥的,加之双商也不低,不说温柔体贴,至少大方懂事吧,家还是能称得上是温暖的港湾的。可能男人都爱刺激?在不同的女人身上找自信?证明自己的魅力?

如今的现状,嗯,先生其实对我一直不错,对孩子也不错,我底线低,已经让这事过去了,也并没有恨他。

只不过,不会向以前那样,把他当做我的太阳,一切以他优先。

这件事也让我反思了下近两年的生活:太依附别人,少了以前那样独立的人格,我本是多傲娇自信的人呐!

现在心态很好,谁也不会救赎我,除了我自己。 查看全部
已婚,匿了。

某天一起外出给孩子买尿不湿,

那时孩子刚五个月,我在家带孩子已经很久没出过门,没坐他车。

突然一个电话打进来,号码显示在汽车的液晶屏上,他看了一下,没接,说不认识,肯定是骚扰电话。

说实话我平时很少管他,按平时我肯定不会把这种小事儿放在心上。那天却觉得这个号码还挺顺口的,不像推销电话,于是默默背下了号码,立马存在手机上。

过了几天,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也是无聊吧,就把号码放到微信上搜索,一个昵称跳了出来,头像是个女的。加微信套话这种事儿我是做不出来的,太蠢。

灵机一动,把昵称放到微博搜索,啧啧啧,人就找出来了,大致看了下,和我同城,比我小三岁,某张图片暴露了名字,打扮符合我先生的口味。

到这儿,我也没把这姑娘放心上(心大,心大,心大,重复三遍)

然后两个月后有一天吧,先生出差魔都,白天应该在忙,晚上说手机快没电了,突然就没了联系,还说住的小破旅馆借不到充电器(平时非酒店集团不住),因为还要带儿子睡觉真的很累,加之他出差频率挺高,我也没放心上就睡觉了。

第二天我突然就醒了,微博热门刷了个遍,真的是无聊,又搜那姑娘(纯粹满足偷窥欲),发现那姑娘隔天定位在魔都某个餐厅(先生以前出差魔都吃过),突然觉得他们应该是在一起的。但没多问,只是开始关注起这姑娘了。

再两个月后,先生再次出差魔都,是跟几个同行一起参加展会,所以我对他行程没放在心上。同样留宿魔都,同样晚上没联系。

第二天忙完工作,已经下午三点多,突然觉得有点不对劲(慢半拍),开始刷妹子微博,好样的,隔天夜里定位在高铁站到了魔都,今天早上九点多定位在某酒店集团,在吃自助早餐。立即百度了下酒店位置,果然离展会不远。近两千的房费,连夜百里送碧草,还能说什么?

先生本是坐当天下午五点高铁回家,本想抱着儿子将两人堵在出口,手机调在摄像模式,上去先扇婊子两个巴掌,大声告诉周围人这个女人做小三,再把儿子扔在先生怀里,自己扬长而去,回家写好离婚协议,写好大字报贴在小三小区、横幅拉在小三单位门口,然后离婚,再也不相见。

好吧,以上只是我的想象。事实是,在家带孩子,等先生回家后,把酒店名字甩给他(他只跟我说住在展会边上的酒店),看着他惊愕的脸告诉他,我不仅知道酒店的名字,更知道他和谁一起回来的,然后摔门出去嗨了。生完孩子后,没了自由,没了社交,第一次扔下小孩重回小团体,也是蛮爽。

冷战了将近十天, 我没点穿,他也没承认(很狡猾),只说他自己已经自我审判,意思是我不应该再继续揪着这点不放了。

最近看这姑娘的微博,俩人应该已经没了联系,看着她还挺受伤的样子?微博写了删啥的,反正跟我不搭界啦~

题外话,本人刚满而立之年,一路读书也被称为校花,相貌比这姑娘好太多了,生完小孩积极健身,如今娃儿八九个月,我马甲线也有了,体重 44kg,没有妊娠纹没有赘肉,不存在什么身材走样老公有异心啥的,加之双商也不低,不说温柔体贴,至少大方懂事吧,家还是能称得上是温暖的港湾的。可能男人都爱刺激?在不同的女人身上找自信?证明自己的魅力?

如今的现状,嗯,先生其实对我一直不错,对孩子也不错,我底线低,已经让这事过去了,也并没有恨他。

只不过,不会向以前那样,把他当做我的太阳,一切以他优先。

这件事也让我反思了下近两年的生活:太依附别人,少了以前那样独立的人格,我本是多傲娇自信的人呐!

现在心态很好,谁也不会救赎我,除了我自己。

为什么不喜欢承认错误?

心理law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85 次浏览 • 2 天前 • 来自相关话题

在亲密关系中,我们难免会遇到家人、伴侣或者朋友因为某些不属于我们的过错而指责我们。无论我们怎么辩解,对方都不能理解。我们会因为对方的不理解而产生更多的委屈和愤怒。结果一个小小的问题演变成两个人的战争,我们与对方互相伤害,两败俱伤。于是,我们和对方渐行渐远,变得沉默。

然而,疏远后,心情仍然很难平复。难过、委屈不断袭来。想要和对方和好,但内心很冲突:认错吧,心里不平衡,为什么一件鸡毛蒜皮的小事,Ta 要这么指责我;不认错吧,和对方的关系就难以缓和,虽然一句道歉很简单,但心里却无比纠结和痛苦。

为什么我们特别不想认错?

在双方互相指责的时候,认错确实很难。

表面的原因是因为认错容易让人感到不自信。认错好像就表明了自己比别人差,像是自己输了。而我们每个人天生就有要保持美好自我形象的需求,所以认错就是自毁形象。尤其是在集体或者有竞争关系的环境中,不认错才能保全个人形象,保持自信。所以出于本能自我保护意识,就是不认错。

而在自我保护的表象背后,过度指责可能会触动我们内心自我否定和怀疑的情结。指责从表面上来看,是在讨论事情到底谁对谁错的问题;而从人际关系的意义来看,指责背后所代表的含义是,你觉得我不够好。

其实,我们真正在意的不是是否错了,而是对方不该责怪我们。我做了很多事情,可是你却把这些当作我“应该”做的,还觉得我不够好。

为了保护自己的形象,为了尊严,让自己处在道德的高位,所以不认错给他们带来的感受是爽的,觉得事情都在自己的掌控范围内。然而不久之后,就开始纠结是否该认错。即使过了几天,都仍然觉得扎心。这种过度反刍的状态触发了我们一直隐隐存在的自我否定和自我怀疑,陷入一种无比抑郁绝望的情绪。

那么到底在什么情况下,指责会触动我们内心的情结,让我们的认错无比艰难呢?

过度指责触发自我否定的原因

当别人的指责触动我们内心的情结时,最明显的一个反应就是我们会想尽办法极力为自己辩解,跟对方诉说我们内心的委屈:我真的不是你说的那样,你真的错怪我了。然而,这种极力辩解换来的却是对方再一次的指责,进而陷入一种自己坚持不认错,对方坚持要指责,自己反复寻求对方理解的恶性循环。

而这个恶性循环就是潜藏在我们行为背后,影响着我们人际关系质量的心智模式:寻求认可。

寻求认可的心智模式是指总怀疑自己是否受人欢迎,总希望通过他人对自我的肯定,确认自己的价值。即使得到一些认可,有这种模式的人也并不完全相信,还会继续向他人寻求认可,进行再次确认。如果获得否认,整个过程又要重蹈覆辙再来一次,无穷无尽。

这种对“认可”的过分关注,会驱使我们有意或者无意地做那些能够满足他人期待的事情,获得更多的认可。然而达到要求之后,往往也未必能够得到肯定的反馈,毕竟外界的评价是不可控的,所以寻求认可模式非常危险。

它让我们变得玻璃心,让我们在面对人际问题的时候极其脆弱。拥有寻求认可心智模式的人总是关心别人怎样看待自己,对拒绝和不尊重非常敏感,因此常会因为别人并非贬低,只是对事不对人的言语误解为自己被排斥和否定。在感到被贬低,下意识寻求认可而不得之后,就会产生强烈的挫败感,开始回避与他们的交往和互动,严重降低了社交圈的质量,削弱了重要的社会支持的来源,为以后的冲突埋下更大的隐患。

当你受到他人的过度指责,在你适度解释后仍不管用时,可以使用安慰记小店下面推荐的一套实用的心理武器,一共三个步骤——

#1 冷冻冲突

从行为到态度的改变往往不是一朝一夕就能解决的,我们可以先从行为开始转变,足够的行为重复可以影响我们的思维方式。尤其是对于经常抱怨他人有问题的小伙伴,下次冲突出现的时候,暂时冷冻自己习惯性的反应,也就是当别人指责自己时,不要着急回应。因为在这个时候,你会对别人的错怪感到焦虑或委屈,急于解释自己的行为或意图,想要证明自己是对的,反而进一步加重负面情绪。

由于对方和自己看问题的视角不同,解释行为可能会让对方觉得你在狡辩,容易引起不必要的争吵。那么在这个时候,可以暂时从对方表达的意思中,找到比较客观的方面重复一下。一方面,这也算做了回应,以免对方进一步责备。另一方面,你也没有分辨对错,自然就不会跟自己的想法冲突。

#2 挑战寻求认可模式

利用第一步中冷冻冲突带来的缓冲时间向自己发问——

我又在寻求不合理的认可了么?

我又认为自己是不够好的么?

我又害怕被人的负面评价了?

我做这样的事情是自己自愿的么?还是被迫的无可奈何?

我其实是在担心 Ta 不在乎我么?

… …

顽固的模式需要被挑战,在我们一次又一次坚定的辩论中,它会被慢慢瓦解和削弱,给我们建立新的模式腾出空间。

#3 转移冲突对象,建立新的心智模式

通过发问我们会发现,曾经的情绪都是由于对自我的攻击引起的,当寻求认可的模式慢慢消失时,我们就可以通过冲突的转移,建立新的心智模式。

比如我们经常和父母因为一些事情争吵,有些人可能在争吵的时候是自我攻击,而现在可以转移到父母和自己的认知差异上,也就是从“吵架是因为父母认为自己不够好”变成“吵架是因为两个人对一些事情的认知有差异”。当我们能够在同样的争吵要开始时,意识到这层变化,就不会认为认错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自己能够相对抽离地做一些让事情得以缓和的行为。但这个变化不像听起来那么简单,所以一定要给自己信心以及耐心。

你知道么,我不在属于我自己的地方

而是独自一人站在十字路口

我拼命地努力了

努力告诉你我心里的全部

那些你原本就该知道的

——《Listen》by Beyoncé 查看全部
在亲密关系中,我们难免会遇到家人、伴侣或者朋友因为某些不属于我们的过错而指责我们。无论我们怎么辩解,对方都不能理解。我们会因为对方的不理解而产生更多的委屈和愤怒。结果一个小小的问题演变成两个人的战争,我们与对方互相伤害,两败俱伤。于是,我们和对方渐行渐远,变得沉默。

然而,疏远后,心情仍然很难平复。难过、委屈不断袭来。想要和对方和好,但内心很冲突:认错吧,心里不平衡,为什么一件鸡毛蒜皮的小事,Ta 要这么指责我;不认错吧,和对方的关系就难以缓和,虽然一句道歉很简单,但心里却无比纠结和痛苦。

为什么我们特别不想认错?

在双方互相指责的时候,认错确实很难。

表面的原因是因为认错容易让人感到不自信。认错好像就表明了自己比别人差,像是自己输了。而我们每个人天生就有要保持美好自我形象的需求,所以认错就是自毁形象。尤其是在集体或者有竞争关系的环境中,不认错才能保全个人形象,保持自信。所以出于本能自我保护意识,就是不认错。

而在自我保护的表象背后,过度指责可能会触动我们内心自我否定和怀疑的情结。指责从表面上来看,是在讨论事情到底谁对谁错的问题;而从人际关系的意义来看,指责背后所代表的含义是,你觉得我不够好。

其实,我们真正在意的不是是否错了,而是对方不该责怪我们。我做了很多事情,可是你却把这些当作我“应该”做的,还觉得我不够好。

为了保护自己的形象,为了尊严,让自己处在道德的高位,所以不认错给他们带来的感受是爽的,觉得事情都在自己的掌控范围内。然而不久之后,就开始纠结是否该认错。即使过了几天,都仍然觉得扎心。这种过度反刍的状态触发了我们一直隐隐存在的自我否定和自我怀疑,陷入一种无比抑郁绝望的情绪。

那么到底在什么情况下,指责会触动我们内心的情结,让我们的认错无比艰难呢?

过度指责触发自我否定的原因

当别人的指责触动我们内心的情结时,最明显的一个反应就是我们会想尽办法极力为自己辩解,跟对方诉说我们内心的委屈:我真的不是你说的那样,你真的错怪我了。然而,这种极力辩解换来的却是对方再一次的指责,进而陷入一种自己坚持不认错,对方坚持要指责,自己反复寻求对方理解的恶性循环。

而这个恶性循环就是潜藏在我们行为背后,影响着我们人际关系质量的心智模式:寻求认可。

寻求认可的心智模式是指总怀疑自己是否受人欢迎,总希望通过他人对自我的肯定,确认自己的价值。即使得到一些认可,有这种模式的人也并不完全相信,还会继续向他人寻求认可,进行再次确认。如果获得否认,整个过程又要重蹈覆辙再来一次,无穷无尽。

这种对“认可”的过分关注,会驱使我们有意或者无意地做那些能够满足他人期待的事情,获得更多的认可。然而达到要求之后,往往也未必能够得到肯定的反馈,毕竟外界的评价是不可控的,所以寻求认可模式非常危险。

它让我们变得玻璃心,让我们在面对人际问题的时候极其脆弱。拥有寻求认可心智模式的人总是关心别人怎样看待自己,对拒绝和不尊重非常敏感,因此常会因为别人并非贬低,只是对事不对人的言语误解为自己被排斥和否定。在感到被贬低,下意识寻求认可而不得之后,就会产生强烈的挫败感,开始回避与他们的交往和互动,严重降低了社交圈的质量,削弱了重要的社会支持的来源,为以后的冲突埋下更大的隐患。

当你受到他人的过度指责,在你适度解释后仍不管用时,可以使用安慰记小店下面推荐的一套实用的心理武器,一共三个步骤——

#1 冷冻冲突

从行为到态度的改变往往不是一朝一夕就能解决的,我们可以先从行为开始转变,足够的行为重复可以影响我们的思维方式。尤其是对于经常抱怨他人有问题的小伙伴,下次冲突出现的时候,暂时冷冻自己习惯性的反应,也就是当别人指责自己时,不要着急回应。因为在这个时候,你会对别人的错怪感到焦虑或委屈,急于解释自己的行为或意图,想要证明自己是对的,反而进一步加重负面情绪。

由于对方和自己看问题的视角不同,解释行为可能会让对方觉得你在狡辩,容易引起不必要的争吵。那么在这个时候,可以暂时从对方表达的意思中,找到比较客观的方面重复一下。一方面,这也算做了回应,以免对方进一步责备。另一方面,你也没有分辨对错,自然就不会跟自己的想法冲突。

#2 挑战寻求认可模式

利用第一步中冷冻冲突带来的缓冲时间向自己发问——

我又在寻求不合理的认可了么?

我又认为自己是不够好的么?

我又害怕被人的负面评价了?

我做这样的事情是自己自愿的么?还是被迫的无可奈何?

我其实是在担心 Ta 不在乎我么?

… …

顽固的模式需要被挑战,在我们一次又一次坚定的辩论中,它会被慢慢瓦解和削弱,给我们建立新的模式腾出空间。

#3 转移冲突对象,建立新的心智模式

通过发问我们会发现,曾经的情绪都是由于对自我的攻击引起的,当寻求认可的模式慢慢消失时,我们就可以通过冲突的转移,建立新的心智模式。

比如我们经常和父母因为一些事情争吵,有些人可能在争吵的时候是自我攻击,而现在可以转移到父母和自己的认知差异上,也就是从“吵架是因为父母认为自己不够好”变成“吵架是因为两个人对一些事情的认知有差异”。当我们能够在同样的争吵要开始时,意识到这层变化,就不会认为认错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自己能够相对抽离地做一些让事情得以缓和的行为。但这个变化不像听起来那么简单,所以一定要给自己信心以及耐心。

你知道么,我不在属于我自己的地方

而是独自一人站在十字路口

我拼命地努力了

努力告诉你我心里的全部

那些你原本就该知道的

——《Listen》by Beyoncé

哪一刻你觉得你伤了孩子的心?

教育law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28 次浏览 • 5 天前 • 来自相关话题

去家附近的餐厅吃饭,
五岁的女儿吃最爱的松鼠鳜鱼,
吃得手舞足蹈,
不小心把餐厅的小勺子弄到地上,
白色的陶瓷勺断成两截。

我微笑的说,“完了,要把你押在餐馆了。”
老婆也说:“今天晚上在餐馆过夜吧”

话音刚落,女儿放声大哭。
全身上下哭的一抽一抽的。
我抱她在怀里安抚很久,
终于平静下来。

她又问我,最后怎么办?
我说赔点钱就好了。

又开始哭着问,会不会很多钱?
回答只要一个棒棒糖的钱就好。

女儿一直很听话,也很知世。
我们也一直认为她是小大人。
开玩笑的时候,忘记她还是个孩子。
开玩笑还是要注意分寸。

为人父母说话是要很慎重的。
觉得悲哀的是坏的风俗习惯很容易传染,
我们离那种常说爸妈不要你了的熊大人,
远远比我们想的近。
也就一念之差。 查看全部
去家附近的餐厅吃饭,
五岁的女儿吃最爱的松鼠鳜鱼,
吃得手舞足蹈,
不小心把餐厅的小勺子弄到地上,
白色的陶瓷勺断成两截。

我微笑的说,“完了,要把你押在餐馆了。”
老婆也说:“今天晚上在餐馆过夜吧”


话音刚落,女儿放声大哭。
全身上下哭的一抽一抽的。
我抱她在怀里安抚很久,
终于平静下来。

她又问我,最后怎么办?
我说赔点钱就好了。

又开始哭着问,会不会很多钱?
回答只要一个棒棒糖的钱就好。

女儿一直很听话,也很知世。
我们也一直认为她是小大人。
开玩笑的时候,忘记她还是个孩子。
开玩笑还是要注意分寸。

为人父母说话是要很慎重的。
觉得悲哀的是坏的风俗习惯很容易传染,
我们离那种常说爸妈不要你了的熊大人,
远远比我们想的近。
也就一念之差。

奢侈一次是什么感受?

心理law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68 次浏览 • 5 天前 • 来自相关话题

高中的时候最宝贵的就是睡眠时间。10 点晚自习结束回家,换衣服洗澡再写一会作业差不多就 12 点,6 点半又要爬起来去上学,常年睡觉时间维持在 6 个小时左右。大家都经历过,渴睡,经常上课昏昏沉沉的。

偏偏我对睡眠的时长特别敏感,一旦睡不够,有时候白天困劲上来会想死在一个松软的枕头上。一次重要考试前死活睡不着,那是第一次失眠啊,体验太奇妙了。我看着荧光的指针一点点地挪,心里数着:如果现在睡着,还能睡 6 个小时……如果现在睡着,还有 5 个半小时……如果现在睡着,还有 5 个小时……

当时不知道那是焦虑导致的,只是数着我那点可怜的睡眠时间,想着第二天考试肯定要跪了,然后我就急哭了。没声音的哭,越哭越清醒,越哭越绝望——这下好了,明天除了瞌睡,眼睛也哭成个大桃子。

直到凌晨 2 点半,门外的灯亮了,拖鞋啪叽的声音,冰箱门开的声音,煤气灶噼啪点燃的声音。

我开门一看,我妈。她正在橱柜找一个小锅:“我半夜饿了,白天吃菠萝蜜剩下来的籽冻冰箱了,你要不要来一点。”

然后我看她烧水,放木菠萝籽,等水冒气再冒泡,煮了大约半个小时,直到木菠萝籽热气腾腾滑溜溜地捞出来,她好像有点惋惜地叹了口气:“一共只有 10 颗,你 5 颗,我 5 颗。”

我心里想着索性不睡了。菠萝蜜籽清水煮一煮就很好吃,像起砂的大芸豆,甜味不大但是粉粉糯糯的,唯一的遗憾是数量少了一点。5 颗籽,我边吃边聊也有好一会儿,我吃得很满足,跟我妈聊得很开心,聊什么我真忘了,但记得刷牙上床是快 4 点的事儿了。

这一次,我毫无障碍地入睡了。

这是我最奢侈的一次体验,大考前的晚上,用两个小时睡眠时间吃了几个菠萝蜜种子。在那之后的日子里,我悄悄决定,无论是多重要的夜晚,多紧张的时间,都要给自己留一点吃菠萝蜜种子的余地。

到底能有多大的事儿呢? 查看全部
高中的时候最宝贵的就是睡眠时间。10 点晚自习结束回家,换衣服洗澡再写一会作业差不多就 12 点,6 点半又要爬起来去上学,常年睡觉时间维持在 6 个小时左右。大家都经历过,渴睡,经常上课昏昏沉沉的。

偏偏我对睡眠的时长特别敏感,一旦睡不够,有时候白天困劲上来会想死在一个松软的枕头上。一次重要考试前死活睡不着,那是第一次失眠啊,体验太奇妙了。我看着荧光的指针一点点地挪,心里数着:如果现在睡着,还能睡 6 个小时……如果现在睡着,还有 5 个半小时……如果现在睡着,还有 5 个小时……

当时不知道那是焦虑导致的,只是数着我那点可怜的睡眠时间,想着第二天考试肯定要跪了,然后我就急哭了。没声音的哭,越哭越清醒,越哭越绝望——这下好了,明天除了瞌睡,眼睛也哭成个大桃子。

直到凌晨 2 点半,门外的灯亮了,拖鞋啪叽的声音,冰箱门开的声音,煤气灶噼啪点燃的声音。

我开门一看,我妈。她正在橱柜找一个小锅:“我半夜饿了,白天吃菠萝蜜剩下来的籽冻冰箱了,你要不要来一点。”

然后我看她烧水,放木菠萝籽,等水冒气再冒泡,煮了大约半个小时,直到木菠萝籽热气腾腾滑溜溜地捞出来,她好像有点惋惜地叹了口气:“一共只有 10 颗,你 5 颗,我 5 颗。”

我心里想着索性不睡了。菠萝蜜籽清水煮一煮就很好吃,像起砂的大芸豆,甜味不大但是粉粉糯糯的,唯一的遗憾是数量少了一点。5 颗籽,我边吃边聊也有好一会儿,我吃得很满足,跟我妈聊得很开心,聊什么我真忘了,但记得刷牙上床是快 4 点的事儿了。

这一次,我毫无障碍地入睡了。

这是我最奢侈的一次体验,大考前的晚上,用两个小时睡眠时间吃了几个菠萝蜜种子。在那之后的日子里,我悄悄决定,无论是多重要的夜晚,多紧张的时间,都要给自己留一点吃菠萝蜜种子的余地。

到底能有多大的事儿呢?

情商低的男性有哪些表现?

心理law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9 次浏览 • 2017-12-29 10:02 • 来自相关话题

昨天又听到一个朋友说和男朋友吵架了。她问他,感觉最近你对我有些心不在焉,是有什么事烦心么?还是太忙了?结果他说,没有啊,你是不是想太多了。我的朋友试图罗列出一些她感受到他情绪不正常的瞬间,他却几乎没有什么回应。朋友于是变得大为光火。“每次试图跟他沟通,都只有我一头热,他只会说一句,没有啊,然后就是嗯嗯哦哦。”


我在很多女生朋友口中都听到过类似的故事。她们觉得委屈、不被重视、觉得无法沟通。也有男生朋友跟我抱怨过,女生“事儿太多”,总是琢磨不透她们的心思。一位双性恋的男性朋友也曾告诉过我,和男性发展亲密关系与和女性发展亲密关系的感受是很不同的。这个情境看似日常,实际上却包含了很多重要的信息,它之所以会反复出现,有着很多原因,这其中,“情商”上的差异十分重要。

所以,这种“情商低”都有哪些表现呢?

讨论前我们需要先来看看“情商”指的到底是什么。在人际关系、亲密关系中的种种表现,其实都和我们的情商相关。心理学博士 Dan Goleman 指出,情商主要表现为四种能力:对情绪的管理能力,对情绪的觉察能力,共情能力,以及一些社会技能。在生活中,被吐槽“情商低”的大多是男性,我们似乎总是有女性更善于管理、利用和表达情绪的印象。那么,女性是真的比男性拥有更高的情商吗?我们来看一些心理学研究:

1. 女性在情绪管理上的能力优于男性

Farrelly 与 Austin(2007)邀请了 199 名大学生(137 名女性,62 名男性)参与研究,并使用了情绪智力测验(Mayer-Salovey-Caruso Emotional Intelligence Test, MSCEIT),其中包括了看图识别情绪、根据颜色或味道回忆相关的情绪、识别一种涵盖不同情绪的复杂情绪等任务,以此测量男性与女性在四个方面上的表现(Brackett & Salovey, 2006; Farrelly & Austin, 2007)。

结果发现,其中,女性在“管理情绪”这一维度上的得分显著高于男性(p<.001)。也就是说,在有需要的时候,女性更能够克制第一反应,让自己不被情绪“牵着鼻子走”,有选择地做出对目标 / 结果更有利的其他反应(alternative actions)。

此外,这些女性参与者们在主观报告中也表示,自己对情绪有更好的控制力,以及能控制情绪以便给他人留下好的印象等。

2.男性的情绪觉察能力(emotional awareness)相对较低

Barrett,Lane 和 Schwartz (2000)的一项研究发现,男女在对自己情绪体验的分辨和表述能力上有着显著差异。为了提高结果的普适性,该研究的上千个志愿者来自于在年龄、受教育背景、社会经济地位和文化这几个方面有很大差异的 7 个样本人群。

在研究中,志愿者们需要完成一个情绪觉察力水平量表(Levels of Emotional Awareness Scale, LEAS),这个量表包含了 20 个情景题,他们需要做的就是根据情景去揣摩和分辨当事人此刻的情绪。

比如,量表中的其中一个题目是:“你和你最好的朋友在同一个单位工作,你们单位有一个年度的最佳表现奖,你和对方为了拿到这个奖都在非常努力地工作。年末的一天,这个奖项的得住宣布了——你的朋友。此时你会感觉如何?”

而测试得分则是基于人们能够在多大程度上用更加细致和精确的词,去描述自己处于那个情景中的情绪。比如,一个非常简单且不具体的答案——“我会感觉很伤心”,可能会比一个更加详尽、复杂的答案得分低——“我会在为自己没有得到想要的奖项感到失望和可惜的同时,也对拿奖的人产生一丝嫉妒——因为我也是那么的努力。不过,因为这个人是我最好的朋友,所以我内心对他的祝福可能是更多的。总是,我的心情会比只是一个普通同事拿奖要更加五味陈杂。”

结果显示,在所有样本中,女性志愿者都在 LEAS 上取得了更高的分数,体现了更强的情绪觉察能力——比起男性,她们更擅长于辨识不同的情绪体验,并将它们以更加复杂和有层次的方式描绘出来。

并且,在研究者控制了男女志愿者在语言能力上的差异后,结果依旧没有发生变化。也就是说,这种情绪觉察能力的差异并非是由于女性更擅长运用文字,或是知道更多表达情绪的词语,等等,而的确是在对复杂情绪的感知和表达能力上的差异。

所以,当女性在用语言表达的时候,其中包含的意义可能远远不像表面上那么简单。有时候,女生也会选择非常简化的表达,比如男生问女生“要选什么?”,女生只说了“随便”两个字,但是此时,女生的心中可能已经经过了很多次对情绪的觉察、识别,最终才做出了这样的表达。但是男生则可能会觉得,她真的是觉得“随便”。

另外,这种对情绪的觉察能力,也与共情能力亲密相关——你是否能够设身处地地共情那个情景中的自己。

3.男性更不擅长“共情”(Empathy)

在 Goldenberg 等人(2010)对 223 人的研究中,他们还使用了另一种自评式(self-report)情绪量表(SREIS),试图从不同角度来理解男女在“情绪智力”上的差异。

结果发现,女性在情绪识别与情绪使用方面的表现也显著优于男性。其中,情绪识别指的是“我能够理解别人所传达的非语言信息”,“通过别人的面部表情,我能知道他们当下的情绪感受”等;而情绪使用则指的是“当别人告诉我 Ta 生活中发生的一些重要事件时,我能仿佛自己也正在经历这些事件”。

Goldenberg 等人研究中所涉及的“情绪识别”与“情绪使用”其实反映的正是人们的共情能力。

Roger 等人(2007)将人们的共情能力分成了三个不同的维度,包括:
认知共情(cognitive empathy),即一个人能够从他人的视角去理解和看待他人正在经历的事件;研究显示,男女在这个维度上的差异不大。情绪共情(emotional empathy)(也是最为大家所熟知的一种),是指人们能够感同身受他人所感受到的情绪;共情担忧(empathic concern),又被称为同情心,指的是一个人时刻准备着去帮助那些有需要的人。在后两个维度中,女性的表现都显著地更加优秀。

由此可见,一个人能够更好地识别情绪,反应了 Ta 拥有更好的情绪共情能力,而一个人更擅长使用情绪,则说明了 Ta 善于从他人的视角看待他人的经历,反应了 Ta 的认知共情能力。所以,可以说,更善于识别情绪、使用情绪,在某种程度上反应了一个人更好的共情能力。

看了这些研究,你可能会明白,为什么在亲密关系的相处和沟通中,男性和女性总会表现出那么多的差异。

【*不过,在这里要再次强调,我们讨论的所有基于性别的差异,都是群体统计学意义上的差异,是一种大概率事件,无法用来预测个体的具体情况。作为个体的男性完全有可能是情绪智力非常高的。】

那么,该如何在长期相处中弥合这些差异呢?

对于异性恋情侣来说,不同的性别身份所带来的,在先天的生理体验和后天的社会塑造上的差别经历,往往是两个个体差异中很重要的一个方面。推崇男女平等,并不是说要无视和否认这些差异的存在。

在成长过程中,多数父母、老师,都在处理女性的情绪上,更加细致和小心,却害怕抚养出一个情绪“细腻敏感”的男孩子。期待对个体的塑造,早就被大量心理学研究证明。无论是来自自己还是他人,期望都往往会让现实朝着那个方向发生。男孩子感受到的社会对男性的期待,就是不要太细腻敏感,于是我们才有了现在这么多对情绪低知低能的成年男人。

而社会对于女性更擅长处理情绪的期待,包括这篇回答本身,也对女性形成了一些影响。例如,研究显示,女性比男性更容易陷入反刍思考(rumination)(Nolen-Hoeksema & Jackson, 2001),即反复回想一些负面的体验和经历,反复沉浸其中无法自拔。实验者通过更加具体精细的量表调查发现,在“感到焦虑和压力”这一项中,男女两性并不因为性别有着显著差异。而在“自己是否可以控制情绪”、“自己是否要为处理关系中情绪基调负责”、“自己能否掌控负面事件”这三项中,女性明显表现出,比男性更担心自己无法控制情绪、更担心无法掌控负面事件、以及更觉得自己应该为关系中的情绪基调负责。

这些事可能也是社会告诉女性的。包括让女性感到更多的无力,以及觉得自己更有责任处理关系中的情绪问题,也包括了觉得关系中如果情绪基调不好,女性往往觉得是自己的错更多。这些都给女性带来了直接的痛苦。比如,她们可能会在亲密关系的处理时更加小心翼翼,即便有小心思也会藏着掖着,不会清楚地沟通或者表现出来。

而我们讨论的目的在于,意识到这些差异的存在,同时意识到这些差异是被塑造出来的,也就意味着,这些差异是可以通过较为长期的双方共同努力去弥合的:

首先,你们双方都要承认差异存在,且承认弥合差异会让你们的关系更加顺畅。男性比女性更不容易有在情绪相关方面改变的意愿,因为他们意识不到提升情绪智力对他们而言的好处。他们害怕这种改变会给他们带来更多的烦恼,而不是快乐。如果他愿意因为爱你,为了让你的感受更好而尝试改变,恭喜你,你很幸运。

你们在长期的日常生活中,都要加入更多的情绪分享的小环节。情绪觉察和表达力好的一方,可以经常用自己的行为为对方示范。比如,主动分享自身的情绪感受,用共情的方式说出对方的感受,让双方都体会到情绪相通那一刻的震撼性的美妙感受。如果你是双方中情绪智力更强的一方,你不能指望平时不做任何投入,而在问题出现时,对方突然就具备了和你一样的能力。也不必因为对方无力与你开展你渴望的沟通而愤怒。这样的差异并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改变的。

当然,暂时地跳过情绪,只能是一时的应急策略。但它至少可以避免矛盾无谓的升级,也能够避免对方说出那句最让你怒火中烧的“你想太多了”。

以上。 查看全部


昨天又听到一个朋友说和男朋友吵架了。她问他,感觉最近你对我有些心不在焉,是有什么事烦心么?还是太忙了?结果他说,没有啊,你是不是想太多了。我的朋友试图罗列出一些她感受到他情绪不正常的瞬间,他却几乎没有什么回应。朋友于是变得大为光火。“每次试图跟他沟通,都只有我一头热,他只会说一句,没有啊,然后就是嗯嗯哦哦。”



我在很多女生朋友口中都听到过类似的故事。她们觉得委屈、不被重视、觉得无法沟通。也有男生朋友跟我抱怨过,女生“事儿太多”,总是琢磨不透她们的心思。一位双性恋的男性朋友也曾告诉过我,和男性发展亲密关系与和女性发展亲密关系的感受是很不同的。这个情境看似日常,实际上却包含了很多重要的信息,它之所以会反复出现,有着很多原因,这其中,“情商”上的差异十分重要。

所以,这种“情商低”都有哪些表现呢?

讨论前我们需要先来看看“情商”指的到底是什么。在人际关系、亲密关系中的种种表现,其实都和我们的情商相关。心理学博士 Dan Goleman 指出,情商主要表现为四种能力:对情绪的管理能力,对情绪的觉察能力,共情能力,以及一些社会技能。在生活中,被吐槽“情商低”的大多是男性,我们似乎总是有女性更善于管理、利用和表达情绪的印象。那么,女性是真的比男性拥有更高的情商吗?我们来看一些心理学研究:

1. 女性在情绪管理上的能力优于男性

Farrelly 与 Austin(2007)邀请了 199 名大学生(137 名女性,62 名男性)参与研究,并使用了情绪智力测验(Mayer-Salovey-Caruso Emotional Intelligence Test, MSCEIT),其中包括了看图识别情绪、根据颜色或味道回忆相关的情绪、识别一种涵盖不同情绪的复杂情绪等任务,以此测量男性与女性在四个方面上的表现(Brackett & Salovey, 2006; Farrelly & Austin, 2007)。

结果发现,其中,女性在“管理情绪”这一维度上的得分显著高于男性(p<.001)。也就是说,在有需要的时候,女性更能够克制第一反应,让自己不被情绪“牵着鼻子走”,有选择地做出对目标 / 结果更有利的其他反应(alternative actions)。

此外,这些女性参与者们在主观报告中也表示,自己对情绪有更好的控制力,以及能控制情绪以便给他人留下好的印象等。

2.男性的情绪觉察能力(emotional awareness)相对较低

Barrett,Lane 和 Schwartz (2000)的一项研究发现,男女在对自己情绪体验的分辨和表述能力上有着显著差异。为了提高结果的普适性,该研究的上千个志愿者来自于在年龄、受教育背景、社会经济地位和文化这几个方面有很大差异的 7 个样本人群。

在研究中,志愿者们需要完成一个情绪觉察力水平量表(Levels of Emotional Awareness Scale, LEAS),这个量表包含了 20 个情景题,他们需要做的就是根据情景去揣摩和分辨当事人此刻的情绪。

比如,量表中的其中一个题目是:“你和你最好的朋友在同一个单位工作,你们单位有一个年度的最佳表现奖,你和对方为了拿到这个奖都在非常努力地工作。年末的一天,这个奖项的得住宣布了——你的朋友。此时你会感觉如何?”

而测试得分则是基于人们能够在多大程度上用更加细致和精确的词,去描述自己处于那个情景中的情绪。比如,一个非常简单且不具体的答案——“我会感觉很伤心”,可能会比一个更加详尽、复杂的答案得分低——“我会在为自己没有得到想要的奖项感到失望和可惜的同时,也对拿奖的人产生一丝嫉妒——因为我也是那么的努力。不过,因为这个人是我最好的朋友,所以我内心对他的祝福可能是更多的。总是,我的心情会比只是一个普通同事拿奖要更加五味陈杂。”

结果显示,在所有样本中,女性志愿者都在 LEAS 上取得了更高的分数,体现了更强的情绪觉察能力——比起男性,她们更擅长于辨识不同的情绪体验,并将它们以更加复杂和有层次的方式描绘出来。

并且,在研究者控制了男女志愿者在语言能力上的差异后,结果依旧没有发生变化。也就是说,这种情绪觉察能力的差异并非是由于女性更擅长运用文字,或是知道更多表达情绪的词语,等等,而的确是在对复杂情绪的感知和表达能力上的差异。

所以,当女性在用语言表达的时候,其中包含的意义可能远远不像表面上那么简单。有时候,女生也会选择非常简化的表达,比如男生问女生“要选什么?”,女生只说了“随便”两个字,但是此时,女生的心中可能已经经过了很多次对情绪的觉察、识别,最终才做出了这样的表达。但是男生则可能会觉得,她真的是觉得“随便”。

另外,这种对情绪的觉察能力,也与共情能力亲密相关——你是否能够设身处地地共情那个情景中的自己。

3.男性更不擅长“共情”(Empathy)

在 Goldenberg 等人(2010)对 223 人的研究中,他们还使用了另一种自评式(self-report)情绪量表(SREIS),试图从不同角度来理解男女在“情绪智力”上的差异。

结果发现,女性在情绪识别与情绪使用方面的表现也显著优于男性。其中,情绪识别指的是“我能够理解别人所传达的非语言信息”,“通过别人的面部表情,我能知道他们当下的情绪感受”等;而情绪使用则指的是“当别人告诉我 Ta 生活中发生的一些重要事件时,我能仿佛自己也正在经历这些事件”。

Goldenberg 等人研究中所涉及的“情绪识别”与“情绪使用”其实反映的正是人们的共情能力。

Roger 等人(2007)将人们的共情能力分成了三个不同的维度,包括:
  • 认知共情(cognitive empathy),即一个人能够从他人的视角去理解和看待他人正在经历的事件;研究显示,男女在这个维度上的差异不大。
  • 情绪共情(emotional empathy)(也是最为大家所熟知的一种),是指人们能够感同身受他人所感受到的情绪;
  • 共情担忧(empathic concern),又被称为同情心,指的是一个人时刻准备着去帮助那些有需要的人。在后两个维度中,女性的表现都显著地更加优秀。


由此可见,一个人能够更好地识别情绪,反应了 Ta 拥有更好的情绪共情能力,而一个人更擅长使用情绪,则说明了 Ta 善于从他人的视角看待他人的经历,反应了 Ta 的认知共情能力。所以,可以说,更善于识别情绪、使用情绪,在某种程度上反应了一个人更好的共情能力。

看了这些研究,你可能会明白,为什么在亲密关系的相处和沟通中,男性和女性总会表现出那么多的差异。

【*不过,在这里要再次强调,我们讨论的所有基于性别的差异,都是群体统计学意义上的差异,是一种大概率事件,无法用来预测个体的具体情况。作为个体的男性完全有可能是情绪智力非常高的。】

那么,该如何在长期相处中弥合这些差异呢?

对于异性恋情侣来说,不同的性别身份所带来的,在先天的生理体验和后天的社会塑造上的差别经历,往往是两个个体差异中很重要的一个方面。推崇男女平等,并不是说要无视和否认这些差异的存在。

在成长过程中,多数父母、老师,都在处理女性的情绪上,更加细致和小心,却害怕抚养出一个情绪“细腻敏感”的男孩子。期待对个体的塑造,早就被大量心理学研究证明。无论是来自自己还是他人,期望都往往会让现实朝着那个方向发生。男孩子感受到的社会对男性的期待,就是不要太细腻敏感,于是我们才有了现在这么多对情绪低知低能的成年男人。

而社会对于女性更擅长处理情绪的期待,包括这篇回答本身,也对女性形成了一些影响。例如,研究显示,女性比男性更容易陷入反刍思考(rumination)(Nolen-Hoeksema & Jackson, 2001),即反复回想一些负面的体验和经历,反复沉浸其中无法自拔。实验者通过更加具体精细的量表调查发现,在“感到焦虑和压力”这一项中,男女两性并不因为性别有着显著差异。而在“自己是否可以控制情绪”、“自己是否要为处理关系中情绪基调负责”、“自己能否掌控负面事件”这三项中,女性明显表现出,比男性更担心自己无法控制情绪、更担心无法掌控负面事件、以及更觉得自己应该为关系中的情绪基调负责。

这些事可能也是社会告诉女性的。包括让女性感到更多的无力,以及觉得自己更有责任处理关系中的情绪问题,也包括了觉得关系中如果情绪基调不好,女性往往觉得是自己的错更多。这些都给女性带来了直接的痛苦。比如,她们可能会在亲密关系的处理时更加小心翼翼,即便有小心思也会藏着掖着,不会清楚地沟通或者表现出来。

而我们讨论的目的在于,意识到这些差异的存在,同时意识到这些差异是被塑造出来的,也就意味着,这些差异是可以通过较为长期的双方共同努力去弥合的:

首先,你们双方都要承认差异存在,且承认弥合差异会让你们的关系更加顺畅。男性比女性更不容易有在情绪相关方面改变的意愿,因为他们意识不到提升情绪智力对他们而言的好处。他们害怕这种改变会给他们带来更多的烦恼,而不是快乐。如果他愿意因为爱你,为了让你的感受更好而尝试改变,恭喜你,你很幸运。

你们在长期的日常生活中,都要加入更多的情绪分享的小环节。情绪觉察和表达力好的一方,可以经常用自己的行为为对方示范。比如,主动分享自身的情绪感受,用共情的方式说出对方的感受,让双方都体会到情绪相通那一刻的震撼性的美妙感受。如果你是双方中情绪智力更强的一方,你不能指望平时不做任何投入,而在问题出现时,对方突然就具备了和你一样的能力。也不必因为对方无力与你开展你渴望的沟通而愤怒。这样的差异并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改变的。

当然,暂时地跳过情绪,只能是一时的应急策略。但它至少可以避免矛盾无谓的升级,也能够避免对方说出那句最让你怒火中烧的“你想太多了”。

以上。

你是从哪个细节发现对方出轨的?

情感law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5 次浏览 • 1 天前 • 来自相关话题

已婚,匿了。

某天一起外出给孩子买尿不湿,

那时孩子刚五个月,我在家带孩子已经很久没出过门,没坐他车。

突然一个电话打进来,号码显示在汽车的液晶屏上,他看了一下,没接,说不认识,肯定是骚扰电话。

说实话我平时很少管他,按平时我肯定不会把这种小事儿放在心上。那天却觉得这个号码还挺顺口的,不像推销电话,于是默默背下了号码,立马存在手机上。

过了几天,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也是无聊吧,就把号码放到微信上搜索,一个昵称跳了出来,头像是个女的。加微信套话这种事儿我是做不出来的,太蠢。

灵机一动,把昵称放到微博搜索,啧啧啧,人就找出来了,大致看了下,和我同城,比我小三岁,某张图片暴露了名字,打扮符合我先生的口味。

到这儿,我也没把这姑娘放心上(心大,心大,心大,重复三遍)

然后两个月后有一天吧,先生出差魔都,白天应该在忙,晚上说手机快没电了,突然就没了联系,还说住的小破旅馆借不到充电器(平时非酒店集团不住),因为还要带儿子睡觉真的很累,加之他出差频率挺高,我也没放心上就睡觉了。

第二天我突然就醒了,微博热门刷了个遍,真的是无聊,又搜那姑娘(纯粹满足偷窥欲),发现那姑娘隔天定位在魔都某个餐厅(先生以前出差魔都吃过),突然觉得他们应该是在一起的。但没多问,只是开始关注起这姑娘了。

再两个月后,先生再次出差魔都,是跟几个同行一起参加展会,所以我对他行程没放在心上。同样留宿魔都,同样晚上没联系。

第二天忙完工作,已经下午三点多,突然觉得有点不对劲(慢半拍),开始刷妹子微博,好样的,隔天夜里定位在高铁站到了魔都,今天早上九点多定位在某酒店集团,在吃自助早餐。立即百度了下酒店位置,果然离展会不远。近两千的房费,连夜百里送碧草,还能说什么?

先生本是坐当天下午五点高铁回家,本想抱着儿子将两人堵在出口,手机调在摄像模式,上去先扇婊子两个巴掌,大声告诉周围人这个女人做小三,再把儿子扔在先生怀里,自己扬长而去,回家写好离婚协议,写好大字报贴在小三小区、横幅拉在小三单位门口,然后离婚,再也不相见。

好吧,以上只是我的想象。事实是,在家带孩子,等先生回家后,把酒店名字甩给他(他只跟我说住在展会边上的酒店),看着他惊愕的脸告诉他,我不仅知道酒店的名字,更知道他和谁一起回来的,然后摔门出去嗨了。生完孩子后,没了自由,没了社交,第一次扔下小孩重回小团体,也是蛮爽。

冷战了将近十天, 我没点穿,他也没承认(很狡猾),只说他自己已经自我审判,意思是我不应该再继续揪着这点不放了。

最近看这姑娘的微博,俩人应该已经没了联系,看着她还挺受伤的样子?微博写了删啥的,反正跟我不搭界啦~

题外话,本人刚满而立之年,一路读书也被称为校花,相貌比这姑娘好太多了,生完小孩积极健身,如今娃儿八九个月,我马甲线也有了,体重 44kg,没有妊娠纹没有赘肉,不存在什么身材走样老公有异心啥的,加之双商也不低,不说温柔体贴,至少大方懂事吧,家还是能称得上是温暖的港湾的。可能男人都爱刺激?在不同的女人身上找自信?证明自己的魅力?

如今的现状,嗯,先生其实对我一直不错,对孩子也不错,我底线低,已经让这事过去了,也并没有恨他。

只不过,不会向以前那样,把他当做我的太阳,一切以他优先。

这件事也让我反思了下近两年的生活:太依附别人,少了以前那样独立的人格,我本是多傲娇自信的人呐!

现在心态很好,谁也不会救赎我,除了我自己。 查看全部
已婚,匿了。

某天一起外出给孩子买尿不湿,

那时孩子刚五个月,我在家带孩子已经很久没出过门,没坐他车。

突然一个电话打进来,号码显示在汽车的液晶屏上,他看了一下,没接,说不认识,肯定是骚扰电话。

说实话我平时很少管他,按平时我肯定不会把这种小事儿放在心上。那天却觉得这个号码还挺顺口的,不像推销电话,于是默默背下了号码,立马存在手机上。

过了几天,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也是无聊吧,就把号码放到微信上搜索,一个昵称跳了出来,头像是个女的。加微信套话这种事儿我是做不出来的,太蠢。

灵机一动,把昵称放到微博搜索,啧啧啧,人就找出来了,大致看了下,和我同城,比我小三岁,某张图片暴露了名字,打扮符合我先生的口味。

到这儿,我也没把这姑娘放心上(心大,心大,心大,重复三遍)

然后两个月后有一天吧,先生出差魔都,白天应该在忙,晚上说手机快没电了,突然就没了联系,还说住的小破旅馆借不到充电器(平时非酒店集团不住),因为还要带儿子睡觉真的很累,加之他出差频率挺高,我也没放心上就睡觉了。

第二天我突然就醒了,微博热门刷了个遍,真的是无聊,又搜那姑娘(纯粹满足偷窥欲),发现那姑娘隔天定位在魔都某个餐厅(先生以前出差魔都吃过),突然觉得他们应该是在一起的。但没多问,只是开始关注起这姑娘了。

再两个月后,先生再次出差魔都,是跟几个同行一起参加展会,所以我对他行程没放在心上。同样留宿魔都,同样晚上没联系。

第二天忙完工作,已经下午三点多,突然觉得有点不对劲(慢半拍),开始刷妹子微博,好样的,隔天夜里定位在高铁站到了魔都,今天早上九点多定位在某酒店集团,在吃自助早餐。立即百度了下酒店位置,果然离展会不远。近两千的房费,连夜百里送碧草,还能说什么?

先生本是坐当天下午五点高铁回家,本想抱着儿子将两人堵在出口,手机调在摄像模式,上去先扇婊子两个巴掌,大声告诉周围人这个女人做小三,再把儿子扔在先生怀里,自己扬长而去,回家写好离婚协议,写好大字报贴在小三小区、横幅拉在小三单位门口,然后离婚,再也不相见。

好吧,以上只是我的想象。事实是,在家带孩子,等先生回家后,把酒店名字甩给他(他只跟我说住在展会边上的酒店),看着他惊愕的脸告诉他,我不仅知道酒店的名字,更知道他和谁一起回来的,然后摔门出去嗨了。生完孩子后,没了自由,没了社交,第一次扔下小孩重回小团体,也是蛮爽。

冷战了将近十天, 我没点穿,他也没承认(很狡猾),只说他自己已经自我审判,意思是我不应该再继续揪着这点不放了。

最近看这姑娘的微博,俩人应该已经没了联系,看着她还挺受伤的样子?微博写了删啥的,反正跟我不搭界啦~

题外话,本人刚满而立之年,一路读书也被称为校花,相貌比这姑娘好太多了,生完小孩积极健身,如今娃儿八九个月,我马甲线也有了,体重 44kg,没有妊娠纹没有赘肉,不存在什么身材走样老公有异心啥的,加之双商也不低,不说温柔体贴,至少大方懂事吧,家还是能称得上是温暖的港湾的。可能男人都爱刺激?在不同的女人身上找自信?证明自己的魅力?

如今的现状,嗯,先生其实对我一直不错,对孩子也不错,我底线低,已经让这事过去了,也并没有恨他。

只不过,不会向以前那样,把他当做我的太阳,一切以他优先。

这件事也让我反思了下近两年的生活:太依附别人,少了以前那样独立的人格,我本是多傲娇自信的人呐!

现在心态很好,谁也不会救赎我,除了我自己。

为什么不喜欢承认错误?

心理law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85 次浏览 • 2 天前 • 来自相关话题

在亲密关系中,我们难免会遇到家人、伴侣或者朋友因为某些不属于我们的过错而指责我们。无论我们怎么辩解,对方都不能理解。我们会因为对方的不理解而产生更多的委屈和愤怒。结果一个小小的问题演变成两个人的战争,我们与对方互相伤害,两败俱伤。于是,我们和对方渐行渐远,变得沉默。

然而,疏远后,心情仍然很难平复。难过、委屈不断袭来。想要和对方和好,但内心很冲突:认错吧,心里不平衡,为什么一件鸡毛蒜皮的小事,Ta 要这么指责我;不认错吧,和对方的关系就难以缓和,虽然一句道歉很简单,但心里却无比纠结和痛苦。

为什么我们特别不想认错?

在双方互相指责的时候,认错确实很难。

表面的原因是因为认错容易让人感到不自信。认错好像就表明了自己比别人差,像是自己输了。而我们每个人天生就有要保持美好自我形象的需求,所以认错就是自毁形象。尤其是在集体或者有竞争关系的环境中,不认错才能保全个人形象,保持自信。所以出于本能自我保护意识,就是不认错。

而在自我保护的表象背后,过度指责可能会触动我们内心自我否定和怀疑的情结。指责从表面上来看,是在讨论事情到底谁对谁错的问题;而从人际关系的意义来看,指责背后所代表的含义是,你觉得我不够好。

其实,我们真正在意的不是是否错了,而是对方不该责怪我们。我做了很多事情,可是你却把这些当作我“应该”做的,还觉得我不够好。

为了保护自己的形象,为了尊严,让自己处在道德的高位,所以不认错给他们带来的感受是爽的,觉得事情都在自己的掌控范围内。然而不久之后,就开始纠结是否该认错。即使过了几天,都仍然觉得扎心。这种过度反刍的状态触发了我们一直隐隐存在的自我否定和自我怀疑,陷入一种无比抑郁绝望的情绪。

那么到底在什么情况下,指责会触动我们内心的情结,让我们的认错无比艰难呢?

过度指责触发自我否定的原因

当别人的指责触动我们内心的情结时,最明显的一个反应就是我们会想尽办法极力为自己辩解,跟对方诉说我们内心的委屈:我真的不是你说的那样,你真的错怪我了。然而,这种极力辩解换来的却是对方再一次的指责,进而陷入一种自己坚持不认错,对方坚持要指责,自己反复寻求对方理解的恶性循环。

而这个恶性循环就是潜藏在我们行为背后,影响着我们人际关系质量的心智模式:寻求认可。

寻求认可的心智模式是指总怀疑自己是否受人欢迎,总希望通过他人对自我的肯定,确认自己的价值。即使得到一些认可,有这种模式的人也并不完全相信,还会继续向他人寻求认可,进行再次确认。如果获得否认,整个过程又要重蹈覆辙再来一次,无穷无尽。

这种对“认可”的过分关注,会驱使我们有意或者无意地做那些能够满足他人期待的事情,获得更多的认可。然而达到要求之后,往往也未必能够得到肯定的反馈,毕竟外界的评价是不可控的,所以寻求认可模式非常危险。

它让我们变得玻璃心,让我们在面对人际问题的时候极其脆弱。拥有寻求认可心智模式的人总是关心别人怎样看待自己,对拒绝和不尊重非常敏感,因此常会因为别人并非贬低,只是对事不对人的言语误解为自己被排斥和否定。在感到被贬低,下意识寻求认可而不得之后,就会产生强烈的挫败感,开始回避与他们的交往和互动,严重降低了社交圈的质量,削弱了重要的社会支持的来源,为以后的冲突埋下更大的隐患。

当你受到他人的过度指责,在你适度解释后仍不管用时,可以使用安慰记小店下面推荐的一套实用的心理武器,一共三个步骤——

#1 冷冻冲突

从行为到态度的改变往往不是一朝一夕就能解决的,我们可以先从行为开始转变,足够的行为重复可以影响我们的思维方式。尤其是对于经常抱怨他人有问题的小伙伴,下次冲突出现的时候,暂时冷冻自己习惯性的反应,也就是当别人指责自己时,不要着急回应。因为在这个时候,你会对别人的错怪感到焦虑或委屈,急于解释自己的行为或意图,想要证明自己是对的,反而进一步加重负面情绪。

由于对方和自己看问题的视角不同,解释行为可能会让对方觉得你在狡辩,容易引起不必要的争吵。那么在这个时候,可以暂时从对方表达的意思中,找到比较客观的方面重复一下。一方面,这也算做了回应,以免对方进一步责备。另一方面,你也没有分辨对错,自然就不会跟自己的想法冲突。

#2 挑战寻求认可模式

利用第一步中冷冻冲突带来的缓冲时间向自己发问——

我又在寻求不合理的认可了么?

我又认为自己是不够好的么?

我又害怕被人的负面评价了?

我做这样的事情是自己自愿的么?还是被迫的无可奈何?

我其实是在担心 Ta 不在乎我么?

… …

顽固的模式需要被挑战,在我们一次又一次坚定的辩论中,它会被慢慢瓦解和削弱,给我们建立新的模式腾出空间。

#3 转移冲突对象,建立新的心智模式

通过发问我们会发现,曾经的情绪都是由于对自我的攻击引起的,当寻求认可的模式慢慢消失时,我们就可以通过冲突的转移,建立新的心智模式。

比如我们经常和父母因为一些事情争吵,有些人可能在争吵的时候是自我攻击,而现在可以转移到父母和自己的认知差异上,也就是从“吵架是因为父母认为自己不够好”变成“吵架是因为两个人对一些事情的认知有差异”。当我们能够在同样的争吵要开始时,意识到这层变化,就不会认为认错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自己能够相对抽离地做一些让事情得以缓和的行为。但这个变化不像听起来那么简单,所以一定要给自己信心以及耐心。

你知道么,我不在属于我自己的地方

而是独自一人站在十字路口

我拼命地努力了

努力告诉你我心里的全部

那些你原本就该知道的

——《Listen》by Beyoncé 查看全部
在亲密关系中,我们难免会遇到家人、伴侣或者朋友因为某些不属于我们的过错而指责我们。无论我们怎么辩解,对方都不能理解。我们会因为对方的不理解而产生更多的委屈和愤怒。结果一个小小的问题演变成两个人的战争,我们与对方互相伤害,两败俱伤。于是,我们和对方渐行渐远,变得沉默。

然而,疏远后,心情仍然很难平复。难过、委屈不断袭来。想要和对方和好,但内心很冲突:认错吧,心里不平衡,为什么一件鸡毛蒜皮的小事,Ta 要这么指责我;不认错吧,和对方的关系就难以缓和,虽然一句道歉很简单,但心里却无比纠结和痛苦。

为什么我们特别不想认错?

在双方互相指责的时候,认错确实很难。

表面的原因是因为认错容易让人感到不自信。认错好像就表明了自己比别人差,像是自己输了。而我们每个人天生就有要保持美好自我形象的需求,所以认错就是自毁形象。尤其是在集体或者有竞争关系的环境中,不认错才能保全个人形象,保持自信。所以出于本能自我保护意识,就是不认错。

而在自我保护的表象背后,过度指责可能会触动我们内心自我否定和怀疑的情结。指责从表面上来看,是在讨论事情到底谁对谁错的问题;而从人际关系的意义来看,指责背后所代表的含义是,你觉得我不够好。

其实,我们真正在意的不是是否错了,而是对方不该责怪我们。我做了很多事情,可是你却把这些当作我“应该”做的,还觉得我不够好。

为了保护自己的形象,为了尊严,让自己处在道德的高位,所以不认错给他们带来的感受是爽的,觉得事情都在自己的掌控范围内。然而不久之后,就开始纠结是否该认错。即使过了几天,都仍然觉得扎心。这种过度反刍的状态触发了我们一直隐隐存在的自我否定和自我怀疑,陷入一种无比抑郁绝望的情绪。

那么到底在什么情况下,指责会触动我们内心的情结,让我们的认错无比艰难呢?

过度指责触发自我否定的原因

当别人的指责触动我们内心的情结时,最明显的一个反应就是我们会想尽办法极力为自己辩解,跟对方诉说我们内心的委屈:我真的不是你说的那样,你真的错怪我了。然而,这种极力辩解换来的却是对方再一次的指责,进而陷入一种自己坚持不认错,对方坚持要指责,自己反复寻求对方理解的恶性循环。

而这个恶性循环就是潜藏在我们行为背后,影响着我们人际关系质量的心智模式:寻求认可。

寻求认可的心智模式是指总怀疑自己是否受人欢迎,总希望通过他人对自我的肯定,确认自己的价值。即使得到一些认可,有这种模式的人也并不完全相信,还会继续向他人寻求认可,进行再次确认。如果获得否认,整个过程又要重蹈覆辙再来一次,无穷无尽。

这种对“认可”的过分关注,会驱使我们有意或者无意地做那些能够满足他人期待的事情,获得更多的认可。然而达到要求之后,往往也未必能够得到肯定的反馈,毕竟外界的评价是不可控的,所以寻求认可模式非常危险。

它让我们变得玻璃心,让我们在面对人际问题的时候极其脆弱。拥有寻求认可心智模式的人总是关心别人怎样看待自己,对拒绝和不尊重非常敏感,因此常会因为别人并非贬低,只是对事不对人的言语误解为自己被排斥和否定。在感到被贬低,下意识寻求认可而不得之后,就会产生强烈的挫败感,开始回避与他们的交往和互动,严重降低了社交圈的质量,削弱了重要的社会支持的来源,为以后的冲突埋下更大的隐患。

当你受到他人的过度指责,在你适度解释后仍不管用时,可以使用安慰记小店下面推荐的一套实用的心理武器,一共三个步骤——

#1 冷冻冲突

从行为到态度的改变往往不是一朝一夕就能解决的,我们可以先从行为开始转变,足够的行为重复可以影响我们的思维方式。尤其是对于经常抱怨他人有问题的小伙伴,下次冲突出现的时候,暂时冷冻自己习惯性的反应,也就是当别人指责自己时,不要着急回应。因为在这个时候,你会对别人的错怪感到焦虑或委屈,急于解释自己的行为或意图,想要证明自己是对的,反而进一步加重负面情绪。

由于对方和自己看问题的视角不同,解释行为可能会让对方觉得你在狡辩,容易引起不必要的争吵。那么在这个时候,可以暂时从对方表达的意思中,找到比较客观的方面重复一下。一方面,这也算做了回应,以免对方进一步责备。另一方面,你也没有分辨对错,自然就不会跟自己的想法冲突。

#2 挑战寻求认可模式

利用第一步中冷冻冲突带来的缓冲时间向自己发问——

我又在寻求不合理的认可了么?

我又认为自己是不够好的么?

我又害怕被人的负面评价了?

我做这样的事情是自己自愿的么?还是被迫的无可奈何?

我其实是在担心 Ta 不在乎我么?

… …

顽固的模式需要被挑战,在我们一次又一次坚定的辩论中,它会被慢慢瓦解和削弱,给我们建立新的模式腾出空间。

#3 转移冲突对象,建立新的心智模式

通过发问我们会发现,曾经的情绪都是由于对自我的攻击引起的,当寻求认可的模式慢慢消失时,我们就可以通过冲突的转移,建立新的心智模式。

比如我们经常和父母因为一些事情争吵,有些人可能在争吵的时候是自我攻击,而现在可以转移到父母和自己的认知差异上,也就是从“吵架是因为父母认为自己不够好”变成“吵架是因为两个人对一些事情的认知有差异”。当我们能够在同样的争吵要开始时,意识到这层变化,就不会认为认错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自己能够相对抽离地做一些让事情得以缓和的行为。但这个变化不像听起来那么简单,所以一定要给自己信心以及耐心。

你知道么,我不在属于我自己的地方

而是独自一人站在十字路口

我拼命地努力了

努力告诉你我心里的全部

那些你原本就该知道的

——《Listen》by Beyoncé

哪一刻你觉得你伤了孩子的心?

教育law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28 次浏览 • 5 天前 • 来自相关话题

去家附近的餐厅吃饭,
五岁的女儿吃最爱的松鼠鳜鱼,
吃得手舞足蹈,
不小心把餐厅的小勺子弄到地上,
白色的陶瓷勺断成两截。

我微笑的说,“完了,要把你押在餐馆了。”
老婆也说:“今天晚上在餐馆过夜吧”

话音刚落,女儿放声大哭。
全身上下哭的一抽一抽的。
我抱她在怀里安抚很久,
终于平静下来。

她又问我,最后怎么办?
我说赔点钱就好了。

又开始哭着问,会不会很多钱?
回答只要一个棒棒糖的钱就好。

女儿一直很听话,也很知世。
我们也一直认为她是小大人。
开玩笑的时候,忘记她还是个孩子。
开玩笑还是要注意分寸。

为人父母说话是要很慎重的。
觉得悲哀的是坏的风俗习惯很容易传染,
我们离那种常说爸妈不要你了的熊大人,
远远比我们想的近。
也就一念之差。 查看全部
去家附近的餐厅吃饭,
五岁的女儿吃最爱的松鼠鳜鱼,
吃得手舞足蹈,
不小心把餐厅的小勺子弄到地上,
白色的陶瓷勺断成两截。

我微笑的说,“完了,要把你押在餐馆了。”
老婆也说:“今天晚上在餐馆过夜吧”


话音刚落,女儿放声大哭。
全身上下哭的一抽一抽的。
我抱她在怀里安抚很久,
终于平静下来。

她又问我,最后怎么办?
我说赔点钱就好了。

又开始哭着问,会不会很多钱?
回答只要一个棒棒糖的钱就好。

女儿一直很听话,也很知世。
我们也一直认为她是小大人。
开玩笑的时候,忘记她还是个孩子。
开玩笑还是要注意分寸。

为人父母说话是要很慎重的。
觉得悲哀的是坏的风俗习惯很容易传染,
我们离那种常说爸妈不要你了的熊大人,
远远比我们想的近。
也就一念之差。

奢侈一次是什么感受?

心理law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68 次浏览 • 5 天前 • 来自相关话题

高中的时候最宝贵的就是睡眠时间。10 点晚自习结束回家,换衣服洗澡再写一会作业差不多就 12 点,6 点半又要爬起来去上学,常年睡觉时间维持在 6 个小时左右。大家都经历过,渴睡,经常上课昏昏沉沉的。

偏偏我对睡眠的时长特别敏感,一旦睡不够,有时候白天困劲上来会想死在一个松软的枕头上。一次重要考试前死活睡不着,那是第一次失眠啊,体验太奇妙了。我看着荧光的指针一点点地挪,心里数着:如果现在睡着,还能睡 6 个小时……如果现在睡着,还有 5 个半小时……如果现在睡着,还有 5 个小时……

当时不知道那是焦虑导致的,只是数着我那点可怜的睡眠时间,想着第二天考试肯定要跪了,然后我就急哭了。没声音的哭,越哭越清醒,越哭越绝望——这下好了,明天除了瞌睡,眼睛也哭成个大桃子。

直到凌晨 2 点半,门外的灯亮了,拖鞋啪叽的声音,冰箱门开的声音,煤气灶噼啪点燃的声音。

我开门一看,我妈。她正在橱柜找一个小锅:“我半夜饿了,白天吃菠萝蜜剩下来的籽冻冰箱了,你要不要来一点。”

然后我看她烧水,放木菠萝籽,等水冒气再冒泡,煮了大约半个小时,直到木菠萝籽热气腾腾滑溜溜地捞出来,她好像有点惋惜地叹了口气:“一共只有 10 颗,你 5 颗,我 5 颗。”

我心里想着索性不睡了。菠萝蜜籽清水煮一煮就很好吃,像起砂的大芸豆,甜味不大但是粉粉糯糯的,唯一的遗憾是数量少了一点。5 颗籽,我边吃边聊也有好一会儿,我吃得很满足,跟我妈聊得很开心,聊什么我真忘了,但记得刷牙上床是快 4 点的事儿了。

这一次,我毫无障碍地入睡了。

这是我最奢侈的一次体验,大考前的晚上,用两个小时睡眠时间吃了几个菠萝蜜种子。在那之后的日子里,我悄悄决定,无论是多重要的夜晚,多紧张的时间,都要给自己留一点吃菠萝蜜种子的余地。

到底能有多大的事儿呢? 查看全部
高中的时候最宝贵的就是睡眠时间。10 点晚自习结束回家,换衣服洗澡再写一会作业差不多就 12 点,6 点半又要爬起来去上学,常年睡觉时间维持在 6 个小时左右。大家都经历过,渴睡,经常上课昏昏沉沉的。

偏偏我对睡眠的时长特别敏感,一旦睡不够,有时候白天困劲上来会想死在一个松软的枕头上。一次重要考试前死活睡不着,那是第一次失眠啊,体验太奇妙了。我看着荧光的指针一点点地挪,心里数着:如果现在睡着,还能睡 6 个小时……如果现在睡着,还有 5 个半小时……如果现在睡着,还有 5 个小时……

当时不知道那是焦虑导致的,只是数着我那点可怜的睡眠时间,想着第二天考试肯定要跪了,然后我就急哭了。没声音的哭,越哭越清醒,越哭越绝望——这下好了,明天除了瞌睡,眼睛也哭成个大桃子。

直到凌晨 2 点半,门外的灯亮了,拖鞋啪叽的声音,冰箱门开的声音,煤气灶噼啪点燃的声音。

我开门一看,我妈。她正在橱柜找一个小锅:“我半夜饿了,白天吃菠萝蜜剩下来的籽冻冰箱了,你要不要来一点。”

然后我看她烧水,放木菠萝籽,等水冒气再冒泡,煮了大约半个小时,直到木菠萝籽热气腾腾滑溜溜地捞出来,她好像有点惋惜地叹了口气:“一共只有 10 颗,你 5 颗,我 5 颗。”

我心里想着索性不睡了。菠萝蜜籽清水煮一煮就很好吃,像起砂的大芸豆,甜味不大但是粉粉糯糯的,唯一的遗憾是数量少了一点。5 颗籽,我边吃边聊也有好一会儿,我吃得很满足,跟我妈聊得很开心,聊什么我真忘了,但记得刷牙上床是快 4 点的事儿了。

这一次,我毫无障碍地入睡了。

这是我最奢侈的一次体验,大考前的晚上,用两个小时睡眠时间吃了几个菠萝蜜种子。在那之后的日子里,我悄悄决定,无论是多重要的夜晚,多紧张的时间,都要给自己留一点吃菠萝蜜种子的余地。

到底能有多大的事儿呢?

情商低的男性有哪些表现?

心理law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9 次浏览 • 2017-12-29 10:02 • 来自相关话题

昨天又听到一个朋友说和男朋友吵架了。她问他,感觉最近你对我有些心不在焉,是有什么事烦心么?还是太忙了?结果他说,没有啊,你是不是想太多了。我的朋友试图罗列出一些她感受到他情绪不正常的瞬间,他却几乎没有什么回应。朋友于是变得大为光火。“每次试图跟他沟通,都只有我一头热,他只会说一句,没有啊,然后就是嗯嗯哦哦。”


我在很多女生朋友口中都听到过类似的故事。她们觉得委屈、不被重视、觉得无法沟通。也有男生朋友跟我抱怨过,女生“事儿太多”,总是琢磨不透她们的心思。一位双性恋的男性朋友也曾告诉过我,和男性发展亲密关系与和女性发展亲密关系的感受是很不同的。这个情境看似日常,实际上却包含了很多重要的信息,它之所以会反复出现,有着很多原因,这其中,“情商”上的差异十分重要。

所以,这种“情商低”都有哪些表现呢?

讨论前我们需要先来看看“情商”指的到底是什么。在人际关系、亲密关系中的种种表现,其实都和我们的情商相关。心理学博士 Dan Goleman 指出,情商主要表现为四种能力:对情绪的管理能力,对情绪的觉察能力,共情能力,以及一些社会技能。在生活中,被吐槽“情商低”的大多是男性,我们似乎总是有女性更善于管理、利用和表达情绪的印象。那么,女性是真的比男性拥有更高的情商吗?我们来看一些心理学研究:

1. 女性在情绪管理上的能力优于男性

Farrelly 与 Austin(2007)邀请了 199 名大学生(137 名女性,62 名男性)参与研究,并使用了情绪智力测验(Mayer-Salovey-Caruso Emotional Intelligence Test, MSCEIT),其中包括了看图识别情绪、根据颜色或味道回忆相关的情绪、识别一种涵盖不同情绪的复杂情绪等任务,以此测量男性与女性在四个方面上的表现(Brackett & Salovey, 2006; Farrelly & Austin, 2007)。

结果发现,其中,女性在“管理情绪”这一维度上的得分显著高于男性(p<.001)。也就是说,在有需要的时候,女性更能够克制第一反应,让自己不被情绪“牵着鼻子走”,有选择地做出对目标 / 结果更有利的其他反应(alternative actions)。

此外,这些女性参与者们在主观报告中也表示,自己对情绪有更好的控制力,以及能控制情绪以便给他人留下好的印象等。

2.男性的情绪觉察能力(emotional awareness)相对较低

Barrett,Lane 和 Schwartz (2000)的一项研究发现,男女在对自己情绪体验的分辨和表述能力上有着显著差异。为了提高结果的普适性,该研究的上千个志愿者来自于在年龄、受教育背景、社会经济地位和文化这几个方面有很大差异的 7 个样本人群。

在研究中,志愿者们需要完成一个情绪觉察力水平量表(Levels of Emotional Awareness Scale, LEAS),这个量表包含了 20 个情景题,他们需要做的就是根据情景去揣摩和分辨当事人此刻的情绪。

比如,量表中的其中一个题目是:“你和你最好的朋友在同一个单位工作,你们单位有一个年度的最佳表现奖,你和对方为了拿到这个奖都在非常努力地工作。年末的一天,这个奖项的得住宣布了——你的朋友。此时你会感觉如何?”

而测试得分则是基于人们能够在多大程度上用更加细致和精确的词,去描述自己处于那个情景中的情绪。比如,一个非常简单且不具体的答案——“我会感觉很伤心”,可能会比一个更加详尽、复杂的答案得分低——“我会在为自己没有得到想要的奖项感到失望和可惜的同时,也对拿奖的人产生一丝嫉妒——因为我也是那么的努力。不过,因为这个人是我最好的朋友,所以我内心对他的祝福可能是更多的。总是,我的心情会比只是一个普通同事拿奖要更加五味陈杂。”

结果显示,在所有样本中,女性志愿者都在 LEAS 上取得了更高的分数,体现了更强的情绪觉察能力——比起男性,她们更擅长于辨识不同的情绪体验,并将它们以更加复杂和有层次的方式描绘出来。

并且,在研究者控制了男女志愿者在语言能力上的差异后,结果依旧没有发生变化。也就是说,这种情绪觉察能力的差异并非是由于女性更擅长运用文字,或是知道更多表达情绪的词语,等等,而的确是在对复杂情绪的感知和表达能力上的差异。

所以,当女性在用语言表达的时候,其中包含的意义可能远远不像表面上那么简单。有时候,女生也会选择非常简化的表达,比如男生问女生“要选什么?”,女生只说了“随便”两个字,但是此时,女生的心中可能已经经过了很多次对情绪的觉察、识别,最终才做出了这样的表达。但是男生则可能会觉得,她真的是觉得“随便”。

另外,这种对情绪的觉察能力,也与共情能力亲密相关——你是否能够设身处地地共情那个情景中的自己。

3.男性更不擅长“共情”(Empathy)

在 Goldenberg 等人(2010)对 223 人的研究中,他们还使用了另一种自评式(self-report)情绪量表(SREIS),试图从不同角度来理解男女在“情绪智力”上的差异。

结果发现,女性在情绪识别与情绪使用方面的表现也显著优于男性。其中,情绪识别指的是“我能够理解别人所传达的非语言信息”,“通过别人的面部表情,我能知道他们当下的情绪感受”等;而情绪使用则指的是“当别人告诉我 Ta 生活中发生的一些重要事件时,我能仿佛自己也正在经历这些事件”。

Goldenberg 等人研究中所涉及的“情绪识别”与“情绪使用”其实反映的正是人们的共情能力。

Roger 等人(2007)将人们的共情能力分成了三个不同的维度,包括:
认知共情(cognitive empathy),即一个人能够从他人的视角去理解和看待他人正在经历的事件;研究显示,男女在这个维度上的差异不大。情绪共情(emotional empathy)(也是最为大家所熟知的一种),是指人们能够感同身受他人所感受到的情绪;共情担忧(empathic concern),又被称为同情心,指的是一个人时刻准备着去帮助那些有需要的人。在后两个维度中,女性的表现都显著地更加优秀。

由此可见,一个人能够更好地识别情绪,反应了 Ta 拥有更好的情绪共情能力,而一个人更擅长使用情绪,则说明了 Ta 善于从他人的视角看待他人的经历,反应了 Ta 的认知共情能力。所以,可以说,更善于识别情绪、使用情绪,在某种程度上反应了一个人更好的共情能力。

看了这些研究,你可能会明白,为什么在亲密关系的相处和沟通中,男性和女性总会表现出那么多的差异。

【*不过,在这里要再次强调,我们讨论的所有基于性别的差异,都是群体统计学意义上的差异,是一种大概率事件,无法用来预测个体的具体情况。作为个体的男性完全有可能是情绪智力非常高的。】

那么,该如何在长期相处中弥合这些差异呢?

对于异性恋情侣来说,不同的性别身份所带来的,在先天的生理体验和后天的社会塑造上的差别经历,往往是两个个体差异中很重要的一个方面。推崇男女平等,并不是说要无视和否认这些差异的存在。

在成长过程中,多数父母、老师,都在处理女性的情绪上,更加细致和小心,却害怕抚养出一个情绪“细腻敏感”的男孩子。期待对个体的塑造,早就被大量心理学研究证明。无论是来自自己还是他人,期望都往往会让现实朝着那个方向发生。男孩子感受到的社会对男性的期待,就是不要太细腻敏感,于是我们才有了现在这么多对情绪低知低能的成年男人。

而社会对于女性更擅长处理情绪的期待,包括这篇回答本身,也对女性形成了一些影响。例如,研究显示,女性比男性更容易陷入反刍思考(rumination)(Nolen-Hoeksema & Jackson, 2001),即反复回想一些负面的体验和经历,反复沉浸其中无法自拔。实验者通过更加具体精细的量表调查发现,在“感到焦虑和压力”这一项中,男女两性并不因为性别有着显著差异。而在“自己是否可以控制情绪”、“自己是否要为处理关系中情绪基调负责”、“自己能否掌控负面事件”这三项中,女性明显表现出,比男性更担心自己无法控制情绪、更担心无法掌控负面事件、以及更觉得自己应该为关系中的情绪基调负责。

这些事可能也是社会告诉女性的。包括让女性感到更多的无力,以及觉得自己更有责任处理关系中的情绪问题,也包括了觉得关系中如果情绪基调不好,女性往往觉得是自己的错更多。这些都给女性带来了直接的痛苦。比如,她们可能会在亲密关系的处理时更加小心翼翼,即便有小心思也会藏着掖着,不会清楚地沟通或者表现出来。

而我们讨论的目的在于,意识到这些差异的存在,同时意识到这些差异是被塑造出来的,也就意味着,这些差异是可以通过较为长期的双方共同努力去弥合的:

首先,你们双方都要承认差异存在,且承认弥合差异会让你们的关系更加顺畅。男性比女性更不容易有在情绪相关方面改变的意愿,因为他们意识不到提升情绪智力对他们而言的好处。他们害怕这种改变会给他们带来更多的烦恼,而不是快乐。如果他愿意因为爱你,为了让你的感受更好而尝试改变,恭喜你,你很幸运。

你们在长期的日常生活中,都要加入更多的情绪分享的小环节。情绪觉察和表达力好的一方,可以经常用自己的行为为对方示范。比如,主动分享自身的情绪感受,用共情的方式说出对方的感受,让双方都体会到情绪相通那一刻的震撼性的美妙感受。如果你是双方中情绪智力更强的一方,你不能指望平时不做任何投入,而在问题出现时,对方突然就具备了和你一样的能力。也不必因为对方无力与你开展你渴望的沟通而愤怒。这样的差异并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改变的。

当然,暂时地跳过情绪,只能是一时的应急策略。但它至少可以避免矛盾无谓的升级,也能够避免对方说出那句最让你怒火中烧的“你想太多了”。

以上。 查看全部


昨天又听到一个朋友说和男朋友吵架了。她问他,感觉最近你对我有些心不在焉,是有什么事烦心么?还是太忙了?结果他说,没有啊,你是不是想太多了。我的朋友试图罗列出一些她感受到他情绪不正常的瞬间,他却几乎没有什么回应。朋友于是变得大为光火。“每次试图跟他沟通,都只有我一头热,他只会说一句,没有啊,然后就是嗯嗯哦哦。”



我在很多女生朋友口中都听到过类似的故事。她们觉得委屈、不被重视、觉得无法沟通。也有男生朋友跟我抱怨过,女生“事儿太多”,总是琢磨不透她们的心思。一位双性恋的男性朋友也曾告诉过我,和男性发展亲密关系与和女性发展亲密关系的感受是很不同的。这个情境看似日常,实际上却包含了很多重要的信息,它之所以会反复出现,有着很多原因,这其中,“情商”上的差异十分重要。

所以,这种“情商低”都有哪些表现呢?

讨论前我们需要先来看看“情商”指的到底是什么。在人际关系、亲密关系中的种种表现,其实都和我们的情商相关。心理学博士 Dan Goleman 指出,情商主要表现为四种能力:对情绪的管理能力,对情绪的觉察能力,共情能力,以及一些社会技能。在生活中,被吐槽“情商低”的大多是男性,我们似乎总是有女性更善于管理、利用和表达情绪的印象。那么,女性是真的比男性拥有更高的情商吗?我们来看一些心理学研究:

1. 女性在情绪管理上的能力优于男性

Farrelly 与 Austin(2007)邀请了 199 名大学生(137 名女性,62 名男性)参与研究,并使用了情绪智力测验(Mayer-Salovey-Caruso Emotional Intelligence Test, MSCEIT),其中包括了看图识别情绪、根据颜色或味道回忆相关的情绪、识别一种涵盖不同情绪的复杂情绪等任务,以此测量男性与女性在四个方面上的表现(Brackett & Salovey, 2006; Farrelly & Austin, 2007)。

结果发现,其中,女性在“管理情绪”这一维度上的得分显著高于男性(p<.001)。也就是说,在有需要的时候,女性更能够克制第一反应,让自己不被情绪“牵着鼻子走”,有选择地做出对目标 / 结果更有利的其他反应(alternative actions)。

此外,这些女性参与者们在主观报告中也表示,自己对情绪有更好的控制力,以及能控制情绪以便给他人留下好的印象等。

2.男性的情绪觉察能力(emotional awareness)相对较低

Barrett,Lane 和 Schwartz (2000)的一项研究发现,男女在对自己情绪体验的分辨和表述能力上有着显著差异。为了提高结果的普适性,该研究的上千个志愿者来自于在年龄、受教育背景、社会经济地位和文化这几个方面有很大差异的 7 个样本人群。

在研究中,志愿者们需要完成一个情绪觉察力水平量表(Levels of Emotional Awareness Scale, LEAS),这个量表包含了 20 个情景题,他们需要做的就是根据情景去揣摩和分辨当事人此刻的情绪。

比如,量表中的其中一个题目是:“你和你最好的朋友在同一个单位工作,你们单位有一个年度的最佳表现奖,你和对方为了拿到这个奖都在非常努力地工作。年末的一天,这个奖项的得住宣布了——你的朋友。此时你会感觉如何?”

而测试得分则是基于人们能够在多大程度上用更加细致和精确的词,去描述自己处于那个情景中的情绪。比如,一个非常简单且不具体的答案——“我会感觉很伤心”,可能会比一个更加详尽、复杂的答案得分低——“我会在为自己没有得到想要的奖项感到失望和可惜的同时,也对拿奖的人产生一丝嫉妒——因为我也是那么的努力。不过,因为这个人是我最好的朋友,所以我内心对他的祝福可能是更多的。总是,我的心情会比只是一个普通同事拿奖要更加五味陈杂。”

结果显示,在所有样本中,女性志愿者都在 LEAS 上取得了更高的分数,体现了更强的情绪觉察能力——比起男性,她们更擅长于辨识不同的情绪体验,并将它们以更加复杂和有层次的方式描绘出来。

并且,在研究者控制了男女志愿者在语言能力上的差异后,结果依旧没有发生变化。也就是说,这种情绪觉察能力的差异并非是由于女性更擅长运用文字,或是知道更多表达情绪的词语,等等,而的确是在对复杂情绪的感知和表达能力上的差异。

所以,当女性在用语言表达的时候,其中包含的意义可能远远不像表面上那么简单。有时候,女生也会选择非常简化的表达,比如男生问女生“要选什么?”,女生只说了“随便”两个字,但是此时,女生的心中可能已经经过了很多次对情绪的觉察、识别,最终才做出了这样的表达。但是男生则可能会觉得,她真的是觉得“随便”。

另外,这种对情绪的觉察能力,也与共情能力亲密相关——你是否能够设身处地地共情那个情景中的自己。

3.男性更不擅长“共情”(Empathy)

在 Goldenberg 等人(2010)对 223 人的研究中,他们还使用了另一种自评式(self-report)情绪量表(SREIS),试图从不同角度来理解男女在“情绪智力”上的差异。

结果发现,女性在情绪识别与情绪使用方面的表现也显著优于男性。其中,情绪识别指的是“我能够理解别人所传达的非语言信息”,“通过别人的面部表情,我能知道他们当下的情绪感受”等;而情绪使用则指的是“当别人告诉我 Ta 生活中发生的一些重要事件时,我能仿佛自己也正在经历这些事件”。

Goldenberg 等人研究中所涉及的“情绪识别”与“情绪使用”其实反映的正是人们的共情能力。

Roger 等人(2007)将人们的共情能力分成了三个不同的维度,包括:
  • 认知共情(cognitive empathy),即一个人能够从他人的视角去理解和看待他人正在经历的事件;研究显示,男女在这个维度上的差异不大。
  • 情绪共情(emotional empathy)(也是最为大家所熟知的一种),是指人们能够感同身受他人所感受到的情绪;
  • 共情担忧(empathic concern),又被称为同情心,指的是一个人时刻准备着去帮助那些有需要的人。在后两个维度中,女性的表现都显著地更加优秀。


由此可见,一个人能够更好地识别情绪,反应了 Ta 拥有更好的情绪共情能力,而一个人更擅长使用情绪,则说明了 Ta 善于从他人的视角看待他人的经历,反应了 Ta 的认知共情能力。所以,可以说,更善于识别情绪、使用情绪,在某种程度上反应了一个人更好的共情能力。

看了这些研究,你可能会明白,为什么在亲密关系的相处和沟通中,男性和女性总会表现出那么多的差异。

【*不过,在这里要再次强调,我们讨论的所有基于性别的差异,都是群体统计学意义上的差异,是一种大概率事件,无法用来预测个体的具体情况。作为个体的男性完全有可能是情绪智力非常高的。】

那么,该如何在长期相处中弥合这些差异呢?

对于异性恋情侣来说,不同的性别身份所带来的,在先天的生理体验和后天的社会塑造上的差别经历,往往是两个个体差异中很重要的一个方面。推崇男女平等,并不是说要无视和否认这些差异的存在。

在成长过程中,多数父母、老师,都在处理女性的情绪上,更加细致和小心,却害怕抚养出一个情绪“细腻敏感”的男孩子。期待对个体的塑造,早就被大量心理学研究证明。无论是来自自己还是他人,期望都往往会让现实朝着那个方向发生。男孩子感受到的社会对男性的期待,就是不要太细腻敏感,于是我们才有了现在这么多对情绪低知低能的成年男人。

而社会对于女性更擅长处理情绪的期待,包括这篇回答本身,也对女性形成了一些影响。例如,研究显示,女性比男性更容易陷入反刍思考(rumination)(Nolen-Hoeksema & Jackson, 2001),即反复回想一些负面的体验和经历,反复沉浸其中无法自拔。实验者通过更加具体精细的量表调查发现,在“感到焦虑和压力”这一项中,男女两性并不因为性别有着显著差异。而在“自己是否可以控制情绪”、“自己是否要为处理关系中情绪基调负责”、“自己能否掌控负面事件”这三项中,女性明显表现出,比男性更担心自己无法控制情绪、更担心无法掌控负面事件、以及更觉得自己应该为关系中的情绪基调负责。

这些事可能也是社会告诉女性的。包括让女性感到更多的无力,以及觉得自己更有责任处理关系中的情绪问题,也包括了觉得关系中如果情绪基调不好,女性往往觉得是自己的错更多。这些都给女性带来了直接的痛苦。比如,她们可能会在亲密关系的处理时更加小心翼翼,即便有小心思也会藏着掖着,不会清楚地沟通或者表现出来。

而我们讨论的目的在于,意识到这些差异的存在,同时意识到这些差异是被塑造出来的,也就意味着,这些差异是可以通过较为长期的双方共同努力去弥合的:

首先,你们双方都要承认差异存在,且承认弥合差异会让你们的关系更加顺畅。男性比女性更不容易有在情绪相关方面改变的意愿,因为他们意识不到提升情绪智力对他们而言的好处。他们害怕这种改变会给他们带来更多的烦恼,而不是快乐。如果他愿意因为爱你,为了让你的感受更好而尝试改变,恭喜你,你很幸运。

你们在长期的日常生活中,都要加入更多的情绪分享的小环节。情绪觉察和表达力好的一方,可以经常用自己的行为为对方示范。比如,主动分享自身的情绪感受,用共情的方式说出对方的感受,让双方都体会到情绪相通那一刻的震撼性的美妙感受。如果你是双方中情绪智力更强的一方,你不能指望平时不做任何投入,而在问题出现时,对方突然就具备了和你一样的能力。也不必因为对方无力与你开展你渴望的沟通而愤怒。这样的差异并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改变的。

当然,暂时地跳过情绪,只能是一时的应急策略。但它至少可以避免矛盾无谓的升级,也能够避免对方说出那句最让你怒火中烧的“你想太多了”。

以上。
老域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