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老

养老

假如人口一直下降会发生什么?

默认分类law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78 次浏览 • 2018-01-29 17:28 • 来自相关话题

当人口进入负增长,会发生什么?
 问题主要在于经济发展和养老。

社会化退休养老保险制度,无论是怎么变着花样的记账,本质上都是一种代际之间的转移支付。说白了就是拿现在年轻人的产出去养老人的制度。

一个社会上同时存在一批老人和年轻人,无论是什么方式——可以是通过养儿防老的孝道方式,也可以是社会化养老的养老金方式,年轻人的产出总是有一部分要分给老人的。同样的道理,等这一批年轻人变老,新一代年轻人也会把自己的产出拿出来一部分养这批变老的人,就这样世代交叠下去。

有研究过养老金的都知道养老金有记账和做实两种方法,但是无论是记账还是坐实,本质上区别并不大。就算是做实的个人账户,相当于国家补贴的强制储蓄,但是等到自己老去的时候,如果整个社会的产出不足,物价飙涨,自己有再多的钱,购买力也会下降;而做虚的个人账户,如果自己老去的时候社会极大的繁荣,那么从下一代人手上收上来的养老金也会非常丰厚。

因为账户上的钱本身只是一个记账的单位,一个工作产出的证明,其购买力归根结底是取决于花费它时候的社会的总产出。

如果忽略掉货币的作用,单纯从老人和年轻人世代交叠分享社会总产出的角度来看,显然只有当下一代人至少和上一代人一样多的时候,才能保持这个机制良性的运行下去。否则,很容易形成一个恶性循环:

年轻人少了,每个年轻人需要分享很多产出给老人——>年轻人手里的可支配产出变少——>生育愿望下降——>下一代年轻人更少……

要打破这个循环,两条路,要么鼓励生育,要么有经济增长。鼓励生育不说了,目前欧洲国家都有各种福利鼓励生育,但是都不怎么有效。

第二条路经济增长,其实就中国目前的这个增长率 6.9%来说,如果能一直维持下去,人多人少并不是太大问题。因为虽然年轻人的人数变少了,但是每年增加的生产率可以让单个年轻人的总产出远远大于上一代,这样不会给年轻人带来非常大的负担:想象一下极端乐观的情况,如果二十年后,人工智能可以搞定绝大部分的体力劳动,每个生产者都变成了脑力劳动者,那么人口少就少了也无所谓,因为生产力的巨大发展完全可以消化掉上一代的老人。

不太乐观的是现在欧洲的这种情况,每年不温不火的增长 1%或者 2%,老人不断的变多,平均寿命不断变长,而生育激励一直提不上去。在没有爆发性的技术突破的前提下,就很容易陷入我上面列出的恶性循环,从而需要移民来补充新鲜血液——事实上欧洲也在这么做了。

进一步想,科技发展的本质是什么?其实还是堆人。做脑力劳动的越多,越有可能出现新的科技发展。所以人口的减少,在人口比例不变的情况下,也意味着科研人员的减少,也意味着科技发展更容易停滞。所以就现在来说,发达世界——包括中国都在和时间赛跑,一方面是生育激励的不断下降,另一方面需要在现在的年轻一代老去之前,争取一个科技突破,大幅度提高下一代劳动力中,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之间的比例。

至于对待养老金的态度嘛,我一贯的想法是先当个税先交着,不把自己退休后的生活完全寄托在这个上面,真到几十年后退休那一天,发现真的可以领很多,没准还是一个惊喜。 查看全部
当人口进入负增长,会发生什么?
 问题主要在于经济发展和养老。

社会化退休养老保险制度,无论是怎么变着花样的记账,本质上都是一种代际之间的转移支付。说白了就是拿现在年轻人的产出去养老人的制度。

一个社会上同时存在一批老人和年轻人,无论是什么方式——可以是通过养儿防老的孝道方式,也可以是社会化养老的养老金方式,年轻人的产出总是有一部分要分给老人的。同样的道理,等这一批年轻人变老,新一代年轻人也会把自己的产出拿出来一部分养这批变老的人,就这样世代交叠下去。

有研究过养老金的都知道养老金有记账和做实两种方法,但是无论是记账还是坐实,本质上区别并不大。就算是做实的个人账户,相当于国家补贴的强制储蓄,但是等到自己老去的时候,如果整个社会的产出不足,物价飙涨,自己有再多的钱,购买力也会下降;而做虚的个人账户,如果自己老去的时候社会极大的繁荣,那么从下一代人手上收上来的养老金也会非常丰厚。

因为账户上的钱本身只是一个记账的单位,一个工作产出的证明,其购买力归根结底是取决于花费它时候的社会的总产出。

如果忽略掉货币的作用,单纯从老人和年轻人世代交叠分享社会总产出的角度来看,显然只有当下一代人至少和上一代人一样多的时候,才能保持这个机制良性的运行下去。否则,很容易形成一个恶性循环:

年轻人少了,每个年轻人需要分享很多产出给老人——>年轻人手里的可支配产出变少——>生育愿望下降——>下一代年轻人更少……

要打破这个循环,两条路,要么鼓励生育,要么有经济增长。鼓励生育不说了,目前欧洲国家都有各种福利鼓励生育,但是都不怎么有效。

第二条路经济增长,其实就中国目前的这个增长率 6.9%来说,如果能一直维持下去,人多人少并不是太大问题。因为虽然年轻人的人数变少了,但是每年增加的生产率可以让单个年轻人的总产出远远大于上一代,这样不会给年轻人带来非常大的负担:想象一下极端乐观的情况,如果二十年后,人工智能可以搞定绝大部分的体力劳动,每个生产者都变成了脑力劳动者,那么人口少就少了也无所谓,因为生产力的巨大发展完全可以消化掉上一代的老人。

不太乐观的是现在欧洲的这种情况,每年不温不火的增长 1%或者 2%,老人不断的变多,平均寿命不断变长,而生育激励一直提不上去。在没有爆发性的技术突破的前提下,就很容易陷入我上面列出的恶性循环,从而需要移民来补充新鲜血液——事实上欧洲也在这么做了。

进一步想,科技发展的本质是什么?其实还是堆人。做脑力劳动的越多,越有可能出现新的科技发展。所以人口的减少,在人口比例不变的情况下,也意味着科研人员的减少,也意味着科技发展更容易停滞。所以就现在来说,发达世界——包括中国都在和时间赛跑,一方面是生育激励的不断下降,另一方面需要在现在的年轻一代老去之前,争取一个科技突破,大幅度提高下一代劳动力中,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之间的比例。

至于对待养老金的态度嘛,我一贯的想法是先当个税先交着,不把自己退休后的生活完全寄托在这个上面,真到几十年后退休那一天,发现真的可以领很多,没准还是一个惊喜。

假如人口一直下降会发生什么?

默认分类law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78 次浏览 • 2018-01-29 17:28 • 来自相关话题

当人口进入负增长,会发生什么?
 问题主要在于经济发展和养老。

社会化退休养老保险制度,无论是怎么变着花样的记账,本质上都是一种代际之间的转移支付。说白了就是拿现在年轻人的产出去养老人的制度。

一个社会上同时存在一批老人和年轻人,无论是什么方式——可以是通过养儿防老的孝道方式,也可以是社会化养老的养老金方式,年轻人的产出总是有一部分要分给老人的。同样的道理,等这一批年轻人变老,新一代年轻人也会把自己的产出拿出来一部分养这批变老的人,就这样世代交叠下去。

有研究过养老金的都知道养老金有记账和做实两种方法,但是无论是记账还是坐实,本质上区别并不大。就算是做实的个人账户,相当于国家补贴的强制储蓄,但是等到自己老去的时候,如果整个社会的产出不足,物价飙涨,自己有再多的钱,购买力也会下降;而做虚的个人账户,如果自己老去的时候社会极大的繁荣,那么从下一代人手上收上来的养老金也会非常丰厚。

因为账户上的钱本身只是一个记账的单位,一个工作产出的证明,其购买力归根结底是取决于花费它时候的社会的总产出。

如果忽略掉货币的作用,单纯从老人和年轻人世代交叠分享社会总产出的角度来看,显然只有当下一代人至少和上一代人一样多的时候,才能保持这个机制良性的运行下去。否则,很容易形成一个恶性循环:

年轻人少了,每个年轻人需要分享很多产出给老人——>年轻人手里的可支配产出变少——>生育愿望下降——>下一代年轻人更少……

要打破这个循环,两条路,要么鼓励生育,要么有经济增长。鼓励生育不说了,目前欧洲国家都有各种福利鼓励生育,但是都不怎么有效。

第二条路经济增长,其实就中国目前的这个增长率 6.9%来说,如果能一直维持下去,人多人少并不是太大问题。因为虽然年轻人的人数变少了,但是每年增加的生产率可以让单个年轻人的总产出远远大于上一代,这样不会给年轻人带来非常大的负担:想象一下极端乐观的情况,如果二十年后,人工智能可以搞定绝大部分的体力劳动,每个生产者都变成了脑力劳动者,那么人口少就少了也无所谓,因为生产力的巨大发展完全可以消化掉上一代的老人。

不太乐观的是现在欧洲的这种情况,每年不温不火的增长 1%或者 2%,老人不断的变多,平均寿命不断变长,而生育激励一直提不上去。在没有爆发性的技术突破的前提下,就很容易陷入我上面列出的恶性循环,从而需要移民来补充新鲜血液——事实上欧洲也在这么做了。

进一步想,科技发展的本质是什么?其实还是堆人。做脑力劳动的越多,越有可能出现新的科技发展。所以人口的减少,在人口比例不变的情况下,也意味着科研人员的减少,也意味着科技发展更容易停滞。所以就现在来说,发达世界——包括中国都在和时间赛跑,一方面是生育激励的不断下降,另一方面需要在现在的年轻一代老去之前,争取一个科技突破,大幅度提高下一代劳动力中,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之间的比例。

至于对待养老金的态度嘛,我一贯的想法是先当个税先交着,不把自己退休后的生活完全寄托在这个上面,真到几十年后退休那一天,发现真的可以领很多,没准还是一个惊喜。 查看全部
当人口进入负增长,会发生什么?
 问题主要在于经济发展和养老。

社会化退休养老保险制度,无论是怎么变着花样的记账,本质上都是一种代际之间的转移支付。说白了就是拿现在年轻人的产出去养老人的制度。

一个社会上同时存在一批老人和年轻人,无论是什么方式——可以是通过养儿防老的孝道方式,也可以是社会化养老的养老金方式,年轻人的产出总是有一部分要分给老人的。同样的道理,等这一批年轻人变老,新一代年轻人也会把自己的产出拿出来一部分养这批变老的人,就这样世代交叠下去。

有研究过养老金的都知道养老金有记账和做实两种方法,但是无论是记账还是坐实,本质上区别并不大。就算是做实的个人账户,相当于国家补贴的强制储蓄,但是等到自己老去的时候,如果整个社会的产出不足,物价飙涨,自己有再多的钱,购买力也会下降;而做虚的个人账户,如果自己老去的时候社会极大的繁荣,那么从下一代人手上收上来的养老金也会非常丰厚。

因为账户上的钱本身只是一个记账的单位,一个工作产出的证明,其购买力归根结底是取决于花费它时候的社会的总产出。

如果忽略掉货币的作用,单纯从老人和年轻人世代交叠分享社会总产出的角度来看,显然只有当下一代人至少和上一代人一样多的时候,才能保持这个机制良性的运行下去。否则,很容易形成一个恶性循环:

年轻人少了,每个年轻人需要分享很多产出给老人——>年轻人手里的可支配产出变少——>生育愿望下降——>下一代年轻人更少……

要打破这个循环,两条路,要么鼓励生育,要么有经济增长。鼓励生育不说了,目前欧洲国家都有各种福利鼓励生育,但是都不怎么有效。

第二条路经济增长,其实就中国目前的这个增长率 6.9%来说,如果能一直维持下去,人多人少并不是太大问题。因为虽然年轻人的人数变少了,但是每年增加的生产率可以让单个年轻人的总产出远远大于上一代,这样不会给年轻人带来非常大的负担:想象一下极端乐观的情况,如果二十年后,人工智能可以搞定绝大部分的体力劳动,每个生产者都变成了脑力劳动者,那么人口少就少了也无所谓,因为生产力的巨大发展完全可以消化掉上一代的老人。

不太乐观的是现在欧洲的这种情况,每年不温不火的增长 1%或者 2%,老人不断的变多,平均寿命不断变长,而生育激励一直提不上去。在没有爆发性的技术突破的前提下,就很容易陷入我上面列出的恶性循环,从而需要移民来补充新鲜血液——事实上欧洲也在这么做了。

进一步想,科技发展的本质是什么?其实还是堆人。做脑力劳动的越多,越有可能出现新的科技发展。所以人口的减少,在人口比例不变的情况下,也意味着科研人员的减少,也意味着科技发展更容易停滞。所以就现在来说,发达世界——包括中国都在和时间赛跑,一方面是生育激励的不断下降,另一方面需要在现在的年轻一代老去之前,争取一个科技突破,大幅度提高下一代劳动力中,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之间的比例。

至于对待养老金的态度嘛,我一贯的想法是先当个税先交着,不把自己退休后的生活完全寄托在这个上面,真到几十年后退休那一天,发现真的可以领很多,没准还是一个惊喜。
老域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