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们,请收起你们的不平等条约

家庭law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13 次浏览 • 2 天前 • 来自相关话题

无法与孩子讲规则?那是因为你没做到这一步

我最早给我家孩子引入规则意识的时候,犯过一个错。

那会儿 Joshua 三岁多,我给他引入了 iPad,也想借此让孩子接触一些新的学习模式,也可以引入一些自我管理的渗透,最简单的,便是时间管理。

那段时间我和 Joshua 约定的是,每次只能玩 10 分钟,时间到了,就要把 iPad 给回我。

但是每次到了收 iPad ,就是彼此拉锯战的时刻。很明显,那会儿的孩子一点都不愿意把 iPad 给我,每次都问我说,“妈妈,我可不可以再玩多一会儿?”

一开始,我总是告诉他:“我知道你很难过,但是当初我们给 iPad 的时候就约定了 10 分钟,所以时间到了我们就得把 iPad 收起来呢。”

每次我都是这样告诉 Joshua,孩子都百般不情愿,还是会把 iPad 给到我手里。

如果 Joshua 情绪状态不好,我也会安抚他,告诉他,“我知道 iPad 收起来,让你很难过。你可以哭一会,我会在这里陪你的。”

就这样子过了一段时间后,我以为规则意识在彼此之间已经建立起来了,但是有一天,正专心投入到游戏中的 Joshua 因为我“温柔而坚定”的说辞嚎啕大哭。

他大哭着问我:“妈妈,可你明知道我就差最后一步,这个游戏我就攻关了,你为什么不能看到我正在做什么呢?我知道时间到了,但是为什么你就不能多让我玩一会?我很不开心啊!”

那一刻,我看到之前一直在妥协的孩子的反抗,而那种反抗深深地撞击着我的内心。

我不禁问自己,从什么时候开始,规则成了孩子的“镣铐”,成了我评估孩子行为的契约,以至于,我连孩子正在做什么、努力什么,都没有看到?

而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孩子超时想要多玩几分钟,就成了“罪不可赦”的事情?超过约定时间,这个“延迟请求”对我来说,真是不可接受的“毁约”吗?

在那一刻,我意识到自己陷入了无意识的“控制”处境。规则和约定,成了我控制和约束孩子行为的“武器”。

不平等条约埋下控制的伏笔

我们常说“无规则不成方圆”,规则的重要性自然不言而喻。

但那回和孩子的争论让我警醒,我在制定规则中,犯下了 “不平等条约”的错,却不自知。

什么是不平等条约?指的是在制定规则之前,本身契约双方是不平等的。

一个刚三岁的孩子哪里知道 10 分钟的长度有多长,而为什么一看 iPad 就必须得按照这个规定走,连商量一句、多争取一点的机会都没有?

表面上看是孩子违反了我的条约,但实际上,我在制定规则的时候,却从头到尾都没有问过孩子一句,“你知道 10 分钟是多长吗”,或者,“你觉得我们可以约定多长时间?”

我希望孩子最终可以实现自我管理,但对我来说,是不是最起码得问问孩子,他的自我管理的状态,和期望是什么呢?

当我设置了一个单向的契约,却以成人的道义认定孩子不遵守规则,让孩子委屈、接受和忐忑不安,那么这同样也是一种“人为控制”。

不平等条约时常存在于权力强弱悬殊的关系里

这些情况你又是否耳熟能详?

你先生限制你和异性来往过密,因为不得体,但是自己又丝毫不避嫌?

你要求孩子每顿不应该挑食,给什么吃什么,但自己却这个不吃那个不吃的?

老人家要求孩子在家就得温声细语,不能大吵大闹,自己说起话来,嗓音却总像雷声轰轰?


为什么遵守规则的人,始终是关系弱势的一方,而强者,就可以肆意改变规则?

不平等条约,也存在于自己与自己订立的契约里。

你回顾一下自己在 2017 年初制定的计划,以及 2017 年末执行的情况。

定好的健身计划,实施了多少?说好了要看完的阅读书单,又完成了多少?

多少人不停地给自己制定规则,然后又推翻规则,还坦然告诉身边的人:

“唉,我就是有拖延症。”

“唉,我知道这样子不好,就是忍不住。”

“唉,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一眨眼时间就过去了。”


将心比心,我们活了几十年,都仍在和规则与自由,目标与变数之间打转,我们又如何能够用单向的契约,把这些视为孩子必须要遵守的“规则”呢?

不是所有选择,都是尊重,也不是所有沟通,都是双向的。


真正的规则意识和约定应该如何实施?

意识到这点,对我很重要。我在接下来差不多一年多的时间,和孩子走了一段很长的路,协助我家两个孩子,成为他们自己规则的制定者和责任的承担者。

第一步:

让孩子参与规则制定的过程

如果说规则制定的前提,是每个家庭的具体情况,那么在家庭会议上讨论,拟定全家的规则,其实是我们制定规则的第一步。

避免不平等条约的关键,是让契约经得起推敲。这里包括了对不同场合、以及对所有的人的考虑。孩子得明白,制定规则于他的意义是什么,他到底能做到什么地步。

我也会问问孩子:“你觉得看 iPad 多长时间比较合适?”“你觉得我们约定几点睡觉好?”

孩子一开始对时间毫无概念,会用童真童语地和我说,“我要看 100 分钟 iPad”,“我想明天早上 8 点才睡觉”,“我今天 5 点就要睡了(我们讨论的时候都已经是晚上 7 点了)”。

在这个时候,我会用很多方法,先让孩子明白 10 分钟到底有多长,10 分钟的弹性范围是多大。

最开始的时候,是用沙漏,帮助孩子了解时间,从 10 秒的沙漏,到 30 秒,到 15 分钟。然后是用 iPad 的自动倒计时提醒,教孩子学会自己设定倒计时。

孩子也有提出过疑问,“为什么看 iPad 得有限定的时间呢”?

我就会拿着大教材,去图书馆借绘本,花上一段时间,和孩子仔细解释什么是用眼习惯,什么是合理距离。比如从眼睛瞳孔远视到近视的成因,坐姿不合理对身体的伤害等。

教育,也包括了提前和孩子讨论规则的合理性,而这个合理性,不是我单向地去限制孩子,而是我们彼此能够理解的,也接受的具体方案。

第二步:

协助孩子执行规则,边做边内化规则

我和孩子约定好的规则,往往会约定起来,转化为一句可以执行的句子。

比如经过我们的“亲子会议“,最终制定出来的规则是这样的:






转化为具体行为之后,你会发现,孩子可以读懂整个 iPad 游戏时光的全规则。至于何时做,打算在其中玩什么,过程是由孩子来拟定。

执行规则的时候,其实是人人平等的。

比如当我和孩子科普“坐姿要端正”,孩子会跑来问我:

“妈妈,为什么我们看书的时候要坐好,可是爸爸却躺在床上看书呢?”

我也会鼓励孩子说:“我觉得你可以提醒一下爸爸注意坐姿要端正。”

有时候“不平等条约”的界限非常微妙,成人可能以为这些无关紧要,但其实孩子们都看在眼里。

执行规则的时候,别忘了强化自觉遵守规则的行为。这里很重要的核心要点就是,“积极关注”,要时刻发现孩子遵守规则的行为,并及时肯定。

孩子坚持坐姿了 3 分钟,我都会鼓励他说,“Joshua,你想要玩 iPad 的时候保持了很标准的坐姿,真好。你保护了你的眼睛和身体。”

Eric 把 iPad 拿到充电器上充电,我也会和他说,“你玩了 iPad 后就拿去充电,我想 iPad 一定很开心的,真谢谢你让它没有饿肚子。”

我们都知道,很多时候保护一段关系的,往往是彼此之间亲密相处、知心交流的回忆。在亲子关系中,积极关注规则行为,也可以让孩子感受到我们的充分尊重、信任和畅通的沟通。

渗透规则一年多了,我的确能从中看到孩子的变化,他们也会自觉告诉我,“妈妈,这样子坐,不对是吧”,“我这样子看书,对眼睛好,是吗”。

能够意识到规则对自己自身的积极影响,这些都是规则的内化。

第三步:

出现违反约定时,也同样需要灵活处理

第一、二步都做到,其实孩子已经有了比较坚固的规则意识,也有了执行规则的氛围基础。所以第三步,是发现孩子出现不妥行为时,我们也同样需要灵活处理。

规则渗透,是件长途跋涉的活,原因在于它会反复被打破。

就像我前面提到的,我们大人也没法做到完全自律,可以认真执行好每一个约定,何况是孩子,他也是需要通过不停地“自我修炼”,才能最终清楚规则于自己的意义和作用。

所以当孩子出现了违反约定的行为,我们首先得先让自己持续保持“积极关注”,这个意识可以帮助我们避免陷入成人单向思维,忽视了孩子的真实感受。

有时候,孩子的想法和要求很坦然直接,却并不是故意违约。比如我刚开头说到的 Joshua 例子,他真的不想遵守规则,是一个失约的孩子吗?并不是的,他只是有很多东西,都不懂、不明。

这时,我们如果能时刻保持理解、尊重、和温和的态度,事情会变得容易处理得多。

如果不管我们怎么沟通规则,孩子还是无动于衷,可该怎么办?即便出现这样子的行为,我们仍然要避免谈条件、威胁或者惩罚孩子。你可以尝试以下这几种方法:

1. 清晰指令

先反思下,我们的指令是否孩子完全听得懂?比如有时候孩子玩得正尽兴,也许没有认真听,放心上。那么其实我们想办法把指令说得更明确、更清楚,甚至还可以辅助一些肢体动作来说明。

比如像催促孩子回家,不如说“今天的户外活动时间结束了,哥哥弟弟把平衡车收起来,我们回家了”,或者直接就和孩子一起把车子拎在手上,往回家的方向走。

2. 衡量难度

有时候粗略评估下,发现孩子无法遵守规则的原因,在于规则本身不合理,比如让孩子完成的要求并不现实,但又不能破坏约定,那我们可以采用“衡量难度”的方法。

比如跟孩子约定好,衣服全部要自己穿好,发现孩子的熟练程度还不够,而且今天的系带鞋子,对孩子是太大的挑战,就给孩子换一双一脚蹬,降低难度。

3. 持续关注

每一次和孩子进行行为调整的时候,同样别忘了“积极关注”。如果发现孩子有做出调整,或者遵守了约定,认真执行了规则,我们这时候记得给出肯定和鼓励,正向加强。

第四步:必要时候,让孩子自然承担后果。

当你发现孩子不是听不懂指令,也不是难以执行,就是不听话的时候,就要跟孩子说清楚底线,强调可能发生的自然结果。

比如我带哥哥和弟弟有次傍晚到小区放电,他们都玩起来忘乎,过了约定时间还不愿意回家。而晚饭即将上桌。这时候,我会告诉他们底线是什么,也会告诉他们继续磨蹭的后果是什么:

“奶奶打电话来说,还有 5 分钟就要开饭了(提出提醒),再不回去,我们就会错过晚饭时间(指出底线)。我可以在这里等你们拿上车子一起回家。不过你们要快一点,如果回去太晚了,今天最好吃的红烧鱼,可能就只剩下鱼骨头咯(继续磨蹭的自然结果)。”


还有在孩子们最容易出现的晚睡问题上,也不妨试试用这样子的逻辑和孩子沟通:

“现在已经 8 点半了,我们约定好了要睡觉(提示规则),我现在要关灯和讲睡前故事了(指出底线,也可以设置闹钟提醒)。如果你们太晚过来,今天的睡前故事会也许就结束了哦(晚睡的自然结果)。”


讲这些话的时候,我都会让自己的身高和孩子齐高,看着孩子的眼睛,平静自然得把底线和选择的结果要讲清楚。看着孩子的眼睛,是让整个谈话变得更加平等和坦诚。

而把选择权交还给孩子,但是也坚定地表明了我们的规则和底线,比如“吃晚饭的时间不会变”、“晚上睡觉的时间不会变”,更讲清楚了不执行约定的后果是什么,比如当孩子太晚过来睡觉的时候,全家的客厅和房间也都关了灯,睡前故事会也都结束,而全家人除了孩子,都已经回到房间在床上躺着休息了。

执行规则,我们要积极地做,但沟通的过程也要充分,让孩子可以把所谓的大道理变成具体的可执行的方向的时候,我们才能真正达到全家一起互相监督、引导内化规则的初心。

我们也许习惯了“知更鸟”的模式,认为我们可以成为孩子的挡箭牌和防撞护栏,我们为孩子评估规则,制定我们认为合适的规则,就保护了孩子,并且让孩子避免其他有可能的伤害。

我们希望可以在做任何事情之前提前告诉孩子玩什么、学什么,做到什么活动,试图通过帮他们缕清楚细则和目标,让孩子可以塑造自己更完美的人格。

但是我们却在做这些事情之前,忘记了沟通必须得是双向才有根基,契约必须得平等才能负起责任。我们必须避免把我们的规则变成控制,自以为的好意却成了过度计划。

时刻活在控制和被动执行处境的孩子,最终也会成为折翼的天使。

而利用这些小的场景、用具和时机,恰恰是我们教养中的弹性,本质上我们养育一个孩子,是希望他可以掌控住自己的人生,不是放养,也不是控制,而是他拥有自己的判断、追求和自控力。 查看全部


无法与孩子讲规则?那是因为你没做到这一步


我最早给我家孩子引入规则意识的时候,犯过一个错。

那会儿 Joshua 三岁多,我给他引入了 iPad,也想借此让孩子接触一些新的学习模式,也可以引入一些自我管理的渗透,最简单的,便是时间管理。

那段时间我和 Joshua 约定的是,每次只能玩 10 分钟,时间到了,就要把 iPad 给回我。

但是每次到了收 iPad ,就是彼此拉锯战的时刻。很明显,那会儿的孩子一点都不愿意把 iPad 给我,每次都问我说,“妈妈,我可不可以再玩多一会儿?”

一开始,我总是告诉他:“我知道你很难过,但是当初我们给 iPad 的时候就约定了 10 分钟,所以时间到了我们就得把 iPad 收起来呢。”

每次我都是这样告诉 Joshua,孩子都百般不情愿,还是会把 iPad 给到我手里

如果 Joshua 情绪状态不好,我也会安抚他,告诉他,“我知道 iPad 收起来,让你很难过。你可以哭一会,我会在这里陪你的。”

就这样子过了一段时间后,我以为规则意识在彼此之间已经建立起来了,但是有一天,正专心投入到游戏中的 Joshua 因为我“温柔而坚定”的说辞嚎啕大哭。

他大哭着问我:“妈妈,可你明知道我就差最后一步,这个游戏我就攻关了,你为什么不能看到我正在做什么呢?我知道时间到了,但是为什么你就不能多让我玩一会?我很不开心啊!”

那一刻,我看到之前一直在妥协的孩子的反抗,而那种反抗深深地撞击着我的内心。

我不禁问自己,从什么时候开始,规则成了孩子的“镣铐”,成了我评估孩子行为的契约,以至于,我连孩子正在做什么、努力什么,都没有看到?

而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孩子超时想要多玩几分钟,就成了“罪不可赦”的事情?超过约定时间,这个“延迟请求”对我来说,真是不可接受的“毁约”吗?

在那一刻,我意识到自己陷入了无意识的“控制”处境。规则和约定,成了我控制和约束孩子行为的“武器”。

不平等条约埋下控制的伏笔

我们常说“无规则不成方圆”,规则的重要性自然不言而喻。

但那回和孩子的争论让我警醒,我在制定规则中,犯下了 “不平等条约”的错,却不自知。

什么是不平等条约?指的是在制定规则之前,本身契约双方是不平等的。

一个刚三岁的孩子哪里知道 10 分钟的长度有多长,而为什么一看 iPad 就必须得按照这个规定走,连商量一句、多争取一点的机会都没有?

表面上看是孩子违反了我的条约,但实际上,我在制定规则的时候,却从头到尾都没有问过孩子一句,“你知道 10 分钟是多长吗”,或者,“你觉得我们可以约定多长时间?”

我希望孩子最终可以实现自我管理,但对我来说,是不是最起码得问问孩子,他的自我管理的状态,和期望是什么呢?

当我设置了一个单向的契约,却以成人的道义认定孩子不遵守规则,让孩子委屈、接受和忐忑不安,那么这同样也是一种“人为控制”。

不平等条约时常存在于权力强弱悬殊的关系里

这些情况你又是否耳熟能详?


你先生限制你和异性来往过密,因为不得体,但是自己又丝毫不避嫌?

你要求孩子每顿不应该挑食,给什么吃什么,但自己却这个不吃那个不吃的?

老人家要求孩子在家就得温声细语,不能大吵大闹,自己说起话来,嗓音却总像雷声轰轰?



为什么遵守规则的人,始终是关系弱势的一方,而强者,就可以肆意改变规则?

不平等条约,也存在于自己与自己订立的契约里。

你回顾一下自己在 2017 年初制定的计划,以及 2017 年末执行的情况。

定好的健身计划,实施了多少?说好了要看完的阅读书单,又完成了多少?

多少人不停地给自己制定规则,然后又推翻规则,还坦然告诉身边的人:


“唉,我就是有拖延症。”

“唉,我知道这样子不好,就是忍不住。”

“唉,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一眨眼时间就过去了。”



将心比心,我们活了几十年,都仍在和规则与自由,目标与变数之间打转,我们又如何能够用单向的契约,把这些视为孩子必须要遵守的“规则”呢?

不是所有选择,都是尊重,也不是所有沟通,都是双向的。


真正的规则意识和约定应该如何实施?

意识到这点,对我很重要。我在接下来差不多一年多的时间,和孩子走了一段很长的路,协助我家两个孩子,成为他们自己规则的制定者和责任的承担者。

第一步:

让孩子参与规则制定的过程


如果说规则制定的前提,是每个家庭的具体情况,那么在家庭会议上讨论,拟定全家的规则,其实是我们制定规则的第一步。

避免不平等条约的关键,是让契约经得起推敲。这里包括了对不同场合、以及对所有的人的考虑。孩子得明白,制定规则于他的意义是什么,他到底能做到什么地步。

我也会问问孩子:“你觉得看 iPad 多长时间比较合适?”“你觉得我们约定几点睡觉好?”

孩子一开始对时间毫无概念,会用童真童语地和我说,“我要看 100 分钟 iPad”,“我想明天早上 8 点才睡觉”,“我今天 5 点就要睡了(我们讨论的时候都已经是晚上 7 点了)”。

在这个时候,我会用很多方法,先让孩子明白 10 分钟到底有多长,10 分钟的弹性范围是多大。

最开始的时候,是用沙漏,帮助孩子了解时间,从 10 秒的沙漏,到 30 秒,到 15 分钟。然后是用 iPad 的自动倒计时提醒,教孩子学会自己设定倒计时。

孩子也有提出过疑问,“为什么看 iPad 得有限定的时间呢”?

我就会拿着大教材,去图书馆借绘本,花上一段时间,和孩子仔细解释什么是用眼习惯,什么是合理距离。比如从眼睛瞳孔远视到近视的成因,坐姿不合理对身体的伤害等。

教育,也包括了提前和孩子讨论规则的合理性,而这个合理性,不是我单向地去限制孩子,而是我们彼此能够理解的,也接受的具体方案。

第二步:

协助孩子执行规则,边做边内化规则

我和孩子约定好的规则,往往会约定起来,转化为一句可以执行的句子。


比如经过我们的“亲子会议“,最终制定出来的规则是这样的:

v2-a141260b8db926c67bee3cdc00c14470_b.jpg


转化为具体行为之后,你会发现,孩子可以读懂整个 iPad 游戏时光的全规则。至于何时做,打算在其中玩什么,过程是由孩子来拟定。

执行规则的时候,其实是人人平等的。

比如当我和孩子科普“坐姿要端正”,孩子会跑来问我:

“妈妈,为什么我们看书的时候要坐好,可是爸爸却躺在床上看书呢?”

我也会鼓励孩子说:“我觉得你可以提醒一下爸爸注意坐姿要端正。”

有时候“不平等条约”的界限非常微妙,成人可能以为这些无关紧要,但其实孩子们都看在眼里。

执行规则的时候,别忘了强化自觉遵守规则的行为。这里很重要的核心要点就是,“积极关注”,要时刻发现孩子遵守规则的行为,并及时肯定。

孩子坚持坐姿了 3 分钟,我都会鼓励他说,“Joshua,你想要玩 iPad 的时候保持了很标准的坐姿,真好。你保护了你的眼睛和身体。”

Eric 把 iPad 拿到充电器上充电,我也会和他说,“你玩了 iPad 后就拿去充电,我想 iPad 一定很开心的,真谢谢你让它没有饿肚子。

我们都知道,很多时候保护一段关系的,往往是彼此之间亲密相处、知心交流的回忆。在亲子关系中,积极关注规则行为,也可以让孩子感受到我们的充分尊重、信任和畅通的沟通。

渗透规则一年多了,我的确能从中看到孩子的变化,他们也会自觉告诉我,“妈妈,这样子坐,不对是吧”,“我这样子看书,对眼睛好,是吗”。

能够意识到规则对自己自身的积极影响,这些都是规则的内化。

第三步:

出现违反约定时,也同样需要灵活处理


第一、二步都做到,其实孩子已经有了比较坚固的规则意识,也有了执行规则的氛围基础。所以第三步,是发现孩子出现不妥行为时,我们也同样需要灵活处理。

规则渗透,是件长途跋涉的活,原因在于它会反复被打破。

就像我前面提到的,我们大人也没法做到完全自律,可以认真执行好每一个约定,何况是孩子,他也是需要通过不停地“自我修炼”,才能最终清楚规则于自己的意义和作用。

所以当孩子出现了违反约定的行为,我们首先得先让自己持续保持“积极关注”,这个意识可以帮助我们避免陷入成人单向思维,忽视了孩子的真实感受。

有时候,孩子的想法和要求很坦然直接,却并不是故意违约。比如我刚开头说到的 Joshua 例子,他真的不想遵守规则,是一个失约的孩子吗?并不是的,他只是有很多东西,都不懂、不明。

这时,我们如果能时刻保持理解、尊重、和温和的态度,事情会变得容易处理得多。

如果不管我们怎么沟通规则,孩子还是无动于衷,可该怎么办?即便出现这样子的行为,我们仍然要避免谈条件、威胁或者惩罚孩子。你可以尝试以下这几种方法:

1. 清晰指令

先反思下,我们的指令是否孩子完全听得懂?比如有时候孩子玩得正尽兴,也许没有认真听,放心上。那么其实我们想办法把指令说得更明确、更清楚,甚至还可以辅助一些肢体动作来说明。

比如像催促孩子回家,不如说“今天的户外活动时间结束了,哥哥弟弟把平衡车收起来,我们回家了”,或者直接就和孩子一起把车子拎在手上,往回家的方向走。

2. 衡量难度

有时候粗略评估下,发现孩子无法遵守规则的原因,在于规则本身不合理,比如让孩子完成的要求并不现实,但又不能破坏约定,那我们可以采用“衡量难度”的方法。

比如跟孩子约定好,衣服全部要自己穿好,发现孩子的熟练程度还不够,而且今天的系带鞋子,对孩子是太大的挑战,就给孩子换一双一脚蹬,降低难度。

3. 持续关注

每一次和孩子进行行为调整的时候,同样别忘了“积极关注”。如果发现孩子有做出调整,或者遵守了约定,认真执行了规则,我们这时候记得给出肯定和鼓励,正向加强。

第四步:必要时候,让孩子自然承担后果。

当你发现孩子不是听不懂指令,也不是难以执行,就是不听话的时候,就要跟孩子说清楚底线,强调可能发生的自然结果。

比如我带哥哥和弟弟有次傍晚到小区放电,他们都玩起来忘乎,过了约定时间还不愿意回家。而晚饭即将上桌。这时候,我会告诉他们底线是什么,也会告诉他们继续磨蹭的后果是什么:


“奶奶打电话来说,还有 5 分钟就要开饭了(提出提醒),再不回去,我们就会错过晚饭时间(指出底线)。我可以在这里等你们拿上车子一起回家。不过你们要快一点,如果回去太晚了,今天最好吃的红烧鱼,可能就只剩下鱼骨头咯(继续磨蹭的自然结果)。”



还有在孩子们最容易出现的晚睡问题上,也不妨试试用这样子的逻辑和孩子沟通:


“现在已经 8 点半了,我们约定好了要睡觉(提示规则),我现在要关灯和讲睡前故事了(指出底线,也可以设置闹钟提醒)。如果你们太晚过来,今天的睡前故事会也许就结束了哦(晚睡的自然结果)。”



讲这些话的时候,我都会让自己的身高和孩子齐高,看着孩子的眼睛,平静自然得把底线和选择的结果要讲清楚。看着孩子的眼睛,是让整个谈话变得更加平等和坦诚。

而把选择权交还给孩子,但是也坚定地表明了我们的规则和底线,比如“吃晚饭的时间不会变”、“晚上睡觉的时间不会变”,更讲清楚了不执行约定的后果是什么,比如当孩子太晚过来睡觉的时候,全家的客厅和房间也都关了灯,睡前故事会也都结束,而全家人除了孩子,都已经回到房间在床上躺着休息了。

执行规则,我们要积极地做,但沟通的过程也要充分,让孩子可以把所谓的大道理变成具体的可执行的方向的时候,我们才能真正达到全家一起互相监督、引导内化规则的初心。

我们也许习惯了“知更鸟”的模式,认为我们可以成为孩子的挡箭牌和防撞护栏,我们为孩子评估规则,制定我们认为合适的规则,就保护了孩子,并且让孩子避免其他有可能的伤害。

我们希望可以在做任何事情之前提前告诉孩子玩什么、学什么,做到什么活动,试图通过帮他们缕清楚细则和目标,让孩子可以塑造自己更完美的人格。

但是我们却在做这些事情之前,忘记了沟通必须得是双向才有根基,契约必须得平等才能负起责任。我们必须避免把我们的规则变成控制,自以为的好意却成了过度计划。

时刻活在控制和被动执行处境的孩子,最终也会成为折翼的天使。

而利用这些小的场景、用具和时机,恰恰是我们教养中的弹性,本质上我们养育一个孩子,是希望他可以掌控住自己的人生,不是放养,也不是控制,而是他拥有自己的判断、追求和自控力。

生活中,有没有突然迸发出疯狂的念头?

心理law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12 次浏览 • 2 天前 • 来自相关话题

「 同学们,把书籍手机、参考资料、考试无关用品放这张桌子上,都准备一下,开始考试了啊。 」

 

在一片窸窣中,我猛然转头看向十点钟方向三米外的室友,他果然正回头看我。

——确认过眼神,我遇上会的人。

他以并不怎么隐蔽的口型和手势对我 say hello,平复着我内心的慌乱,一举一动都传达出「 我是值得那个 69 英雄联盟皮肤的男人 」。

 

这是我大一的第一次英语考试。

众所周知某种「 来到一个新环境好像就能重新开始 」的错觉,我妄想过走入大学努力学习,面对英语一雪前耻。

但知识不会骗人,到了期末,我真正意识到,荒废的十年是不可能用一个不拼命的学期弥补的,我在这个时候还是个垃圾。

「 一定要考好摆脱过去 」,这样的执念在我心里生根发芽……

 

眼前插入的一片白打乱了我的思绪,我接过捻出一张来,转过身,把剩下试卷的发给后面的人。

一个,两个,三个,四个。

四个老师,前面三个,后面一个。

微微有些出汗的手捏答题卡有点发黏,在裤子上抹了抹,我一笔一划慢慢地写下名字,又摸出铅笔,细致地开始涂准考证号,石墨均匀而准确地落在方框里。

在答案出现前,我只有这件事好做了。

 

听着听力,信手在试卷上写下自己的答案——反正它们也不会被真的涂到答题卡上。更多的余力则是在观察老师。

号称鬼手的中年女老师眼神凄冷,不停地绕着圈子;
戴眼镜较小柔弱那个应该是辅导员,看起来很温柔;
精神不太好的小眼睛男老师总是在打呵欠,大概等下就会睡过去;
高大的中年男老师目光炯炯,来了之后就坐在后面的桌子上居高临下。

 

该收回视线了,等下和老师撞在一起。

我看着试卷,试卷看着我,潜意识里总觉得有点不对劲的地方。

我时而望天嘴里念念有词好像回忆单词,时而运笔好像写下答案,可心底里一直盘算着那丝奇怪的感觉,到底是——

随便画 ABCD 的手戛然停住,瞳孔收缩于试卷标题一点, A 卷。

 

我疯狂地找机会打信号问室友,室友意识到我说的问题以后瞬间也懵了,他是 B 卷。

但他也束手无策。

你不能企待拿 69 皮肤的人给你干 199 的事儿。

 

OK,冷静,不要太过慌张。

汗顺着额头黏住刘海。

老师贴着胳膊肘走过去。

现在有什么办法?好好想想。

我装作轻松惬意地伸了个懒腰,看了看身后的表——考试的时间已经过去一半。

 

正撞上鬼手女老师的视线,我赶快回缩,眼珠在试卷上乱瞄。本来就是因为实力完全不够格才想着走上邪路,没想到完全翻车于 AB 卷,盘算了下时间,听力我自己大概听了三分之一,后面写的时间也根本不够……

按计划,现在我应该拿到听力和单选的第一份小抄,正在工作了。

再次试探着抬头瞅准了空隙,室友询问的目光下,我一咬牙,伸了伸手,示意一切按计划继续。

 

一张纸的纤维被慢慢折断,揉成团的声音,在瓷砖地板上滚动的声音……一切都在我思绪里放大。

用脚踩住纸团,找了个机会用提袜子的姿势把它回收进袖子里,在袖子里单手慢慢展开纸条,右手顺便在试卷上写下另一些无意义的答案。

瞥了眼,我最后的希望「只是分了卷,但答案基本不变」崩坏了。

即使我再菜,一些简单的题目也是知道明确的选项的,和小抄上一对比,就知道如果把小抄照抄,都错了只是小事,如果碰上不太走运的情况完全可以从填涂卡反推回作弊的事实。

我舔了舔嘴唇,有点咸咸的,汗已经流下来了。

 

怎么办,考 0 分吗?少先队队员该这么轻易放弃吗?

该死,一切都出在 AB 卷的问题上。一股股的邪火在我眼底肆虐,我的视线死死地盯着自己的【A 卷】字样。

……

等,等等!

AB 卷的评判标准是——

我余光扫过,瞅准空隙,对隔壁的 B 卷答题卡做了次最大胆的窥视,彻底去掉其含义,只把它当图形记忆。然后带着视域里的残像重叠回自己的答题卡。

 

侧面,侧面的 AB 卷字样和几块位置不同的黑色方块。

世界上最厉害的造假者能用一把刀,或者一支铅笔,对答题卡做出最不可思议的举动。

而现在,我的面前有答题卡,手上有铅笔,笔袋里有刀。

脚下,踩着第二份小抄。

 

我用手背擦了擦汗,彻底闭上了眼睛,低着头,脑海里疯狂地推演起来——

答题卡是机读的,那么机器只认方块来判断这到底是 A 卷还是 B 卷;
那么用石墨填涂原有的 AB 卷标记,机器理应也能识别;
那么只要去除原有试卷的标记,并把记号改成 B 卷的样式,机器在判断这份答案的时候就会进入 B 卷的题库;
只要做得足够细致,让老师在前几眼中发现不了,就不会被「 人工干预 」筛选出来,顺利混入答题卡堆的话就完全进入机器流程了;

美术生的血统在我的青筋里滚烫,眼前不知为何出现了高三时美术老师用美工刀给人像素描最后抠出虹膜高光的场景。

手又出汗了,我捏了捏答题卡,很厚实,应该能承受得住刀刮。

 

故意用力崩断的铅笔尖在空中飞舞,摔出只有我一个人能听到的轰然巨响。考试进入后半赛程,学生们奋笔疾书,老师们也有点疲惫,没有人注意到我。

我拿出刀,开始削铅笔。

嚓嚓嚓,呲呲呲。

每次监考老师没有注意我这里的时候,手中的美工刀就飞快地打个转,用刀头斜着的那块慢慢地刮着代表 A 卷的黑色方块,白色,开始慢慢透出来了。

还好还好,油墨不是透下去的。

轻轻地用调戏女友程度的呼吸吹掉纸屑,继续瞅准机会刮掉黑色矩形。

 

鬼手老师走过来了。

我停下刀,随手放了块橡皮在答题卡的伤口上。

开始把之前从小抄誊到试卷上的答案慢慢填涂在答题卡上,有些地方涂出去了。

老师走过,开始刮 A 卷的「A」字样。

 

……

终于,我手上的这张答题卡,变成了一张白虎。

她关键的地方干净又顺滑,肉眼基本看不出异样。

 

我闭上眼睛,调整了下疯狂跳动的心脏。期间划过一丝理智,这样做……不,这样做很合适!我现在不能回头!瞬间压下一切杂念。

打开笔袋,拿出了第二支早已削尖修圆的铅笔,我咬着下唇,轻轻地在答题卡上打出 B 卷黑色矩形的草稿。

仅仅大拇指和食指指节慢慢移动,笔尖周围慢慢地堆起了一小堆石墨粉末。一个,两个,三个……黑色的矩形开始出现在原本不存在的位置。它逐渐变成了另一个人。

最后。最后。

细细的,轻轻地,慢慢把 B 的字样写在原有 A 的位置。

 

我坐在 A 卷的队伍里,拿着 A 卷的试卷。

可我的手里拿到了一张填满答案的 B 卷答题卡。

 

……

闭上眼睛,再复盘推演一遍。

机读,OK;

第一印象,OK;

交卷时候的节奏和演技,OK;

意外状况 Plan B……

 

我突然有点慌。

就好像《发条橙》里问的:「 上帝想要什么呢?上帝是想要善呢,还是向善的选择呢? 」

我想要什么呢?是表面上好像这学期努力过进步了的成绩呢?还是努力本身的行为呢?

另一方面。

作弊是可耻的,但我这种更改答题卡的行为,猖狂地简直就好像在歧视老师的智商,这种挑衅无异于用苦无插在学校大门上的犯罪预告。

如果作弊被抓住,今年挂科明年重新来过而已;但如果这张答题卡被抓出来,我怕不是要上楚天都市报……

……

闭着眼睛,汗涔涔的额头纠结得分裂开来,幻化为教室上空两股肆虐的罡风,相互撞击、消弭。

突然觉得自己……愚蠢。冒这么大的风险,只是为了骗骗自己?

又觉得屈辱。一道道坎都过来了,翻盘胜负手已经放在面前。

这是我的成绩卡,也是我的十字架。

 

我的汗消下去了。我举起了手。

「 老师,不好意思,我的答题卡涂坏了,能再给我一张吗?A 卷的。 」

温柔的辅导员姐姐俯下身关切地听我讲完,确认了我的试卷,又拿走了我的旧答题卡。她愣了愣,低下头仔细地看了半天,抬起头神色复杂地看着我。

我梗着脖子,觉得自己像个英雄。

她走上讲台,和其他老师耳语了阵,她们聚在一起看了看那张答题卡,一起神色复杂地看着我。

辅导员姐姐拿来一张 A 卷答题卡放在我桌上。

 

我长出一口气,运笔如飞。

ABCDABCDABCDABCD……

然后站起,第一个交卷,虽然同学们看我的眼神都是不解,但我自动把那理解为崇敬。

 

铃响了,室友出来了。

他跑过来说:「星哥,啥时候给我买那个 69 的皮肤?」

 

……

现在么?对不起,现在我知道错了。

饭真香。

跪着学英语。 查看全部
「 同学们,把书籍手机、参考资料、考试无关用品放这张桌子上,都准备一下,开始考试了啊。 」

 

在一片窸窣中,我猛然转头看向十点钟方向三米外的室友,他果然正回头看我。

——确认过眼神,我遇上会的人。

他以并不怎么隐蔽的口型和手势对我 say hello,平复着我内心的慌乱,一举一动都传达出「 我是值得那个 69 英雄联盟皮肤的男人 」。

 

这是我大一的第一次英语考试。

众所周知某种「 来到一个新环境好像就能重新开始 」的错觉,我妄想过走入大学努力学习,面对英语一雪前耻。

但知识不会骗人,到了期末,我真正意识到,荒废的十年是不可能用一个不拼命的学期弥补的,我在这个时候还是个垃圾。

「 一定要考好摆脱过去 」,这样的执念在我心里生根发芽……

 

眼前插入的一片白打乱了我的思绪,我接过捻出一张来,转过身,把剩下试卷的发给后面的人。

一个,两个,三个,四个。

四个老师,前面三个,后面一个。

微微有些出汗的手捏答题卡有点发黏,在裤子上抹了抹,我一笔一划慢慢地写下名字,又摸出铅笔,细致地开始涂准考证号,石墨均匀而准确地落在方框里。

在答案出现前,我只有这件事好做了。

 

听着听力,信手在试卷上写下自己的答案——反正它们也不会被真的涂到答题卡上。更多的余力则是在观察老师。

号称鬼手的中年女老师眼神凄冷,不停地绕着圈子;
戴眼镜较小柔弱那个应该是辅导员,看起来很温柔;
精神不太好的小眼睛男老师总是在打呵欠,大概等下就会睡过去;
高大的中年男老师目光炯炯,来了之后就坐在后面的桌子上居高临下。

 

该收回视线了,等下和老师撞在一起。

我看着试卷,试卷看着我,潜意识里总觉得有点不对劲的地方。

我时而望天嘴里念念有词好像回忆单词,时而运笔好像写下答案,可心底里一直盘算着那丝奇怪的感觉,到底是——

随便画 ABCD 的手戛然停住,瞳孔收缩于试卷标题一点, A 卷。

 

我疯狂地找机会打信号问室友,室友意识到我说的问题以后瞬间也懵了,他是 B 卷。

但他也束手无策。

你不能企待拿 69 皮肤的人给你干 199 的事儿。

 

OK,冷静,不要太过慌张。

汗顺着额头黏住刘海。

老师贴着胳膊肘走过去。

现在有什么办法?好好想想。

我装作轻松惬意地伸了个懒腰,看了看身后的表——考试的时间已经过去一半。

 

正撞上鬼手女老师的视线,我赶快回缩,眼珠在试卷上乱瞄。本来就是因为实力完全不够格才想着走上邪路,没想到完全翻车于 AB 卷,盘算了下时间,听力我自己大概听了三分之一,后面写的时间也根本不够……

按计划,现在我应该拿到听力和单选的第一份小抄,正在工作了。

再次试探着抬头瞅准了空隙,室友询问的目光下,我一咬牙,伸了伸手,示意一切按计划继续。

 

一张纸的纤维被慢慢折断,揉成团的声音,在瓷砖地板上滚动的声音……一切都在我思绪里放大。

用脚踩住纸团,找了个机会用提袜子的姿势把它回收进袖子里,在袖子里单手慢慢展开纸条,右手顺便在试卷上写下另一些无意义的答案。

瞥了眼,我最后的希望「只是分了卷,但答案基本不变」崩坏了。

即使我再菜,一些简单的题目也是知道明确的选项的,和小抄上一对比,就知道如果把小抄照抄,都错了只是小事,如果碰上不太走运的情况完全可以从填涂卡反推回作弊的事实。

我舔了舔嘴唇,有点咸咸的,汗已经流下来了。

 

怎么办,考 0 分吗?少先队队员该这么轻易放弃吗?

该死,一切都出在 AB 卷的问题上。一股股的邪火在我眼底肆虐,我的视线死死地盯着自己的【A 卷】字样。

……

等,等等!

AB 卷的评判标准是——

我余光扫过,瞅准空隙,对隔壁的 B 卷答题卡做了次最大胆的窥视,彻底去掉其含义,只把它当图形记忆。然后带着视域里的残像重叠回自己的答题卡。

 

侧面,侧面的 AB 卷字样和几块位置不同的黑色方块。

世界上最厉害的造假者能用一把刀,或者一支铅笔,对答题卡做出最不可思议的举动。

而现在,我的面前有答题卡,手上有铅笔,笔袋里有刀。

脚下,踩着第二份小抄。

 

我用手背擦了擦汗,彻底闭上了眼睛,低着头,脑海里疯狂地推演起来——

答题卡是机读的,那么机器只认方块来判断这到底是 A 卷还是 B 卷;
那么用石墨填涂原有的 AB 卷标记,机器理应也能识别;
那么只要去除原有试卷的标记,并把记号改成 B 卷的样式,机器在判断这份答案的时候就会进入 B 卷的题库;
只要做得足够细致,让老师在前几眼中发现不了,就不会被「 人工干预 」筛选出来,顺利混入答题卡堆的话就完全进入机器流程了;

美术生的血统在我的青筋里滚烫,眼前不知为何出现了高三时美术老师用美工刀给人像素描最后抠出虹膜高光的场景。

手又出汗了,我捏了捏答题卡,很厚实,应该能承受得住刀刮。

 

故意用力崩断的铅笔尖在空中飞舞,摔出只有我一个人能听到的轰然巨响。考试进入后半赛程,学生们奋笔疾书,老师们也有点疲惫,没有人注意到我。

我拿出刀,开始削铅笔。

嚓嚓嚓,呲呲呲。

每次监考老师没有注意我这里的时候,手中的美工刀就飞快地打个转,用刀头斜着的那块慢慢地刮着代表 A 卷的黑色方块,白色,开始慢慢透出来了。

还好还好,油墨不是透下去的。

轻轻地用调戏女友程度的呼吸吹掉纸屑,继续瞅准机会刮掉黑色矩形。

 

鬼手老师走过来了。

我停下刀,随手放了块橡皮在答题卡的伤口上。

开始把之前从小抄誊到试卷上的答案慢慢填涂在答题卡上,有些地方涂出去了。

老师走过,开始刮 A 卷的「A」字样。

 

……

终于,我手上的这张答题卡,变成了一张白虎。

她关键的地方干净又顺滑,肉眼基本看不出异样。

 

我闭上眼睛,调整了下疯狂跳动的心脏。期间划过一丝理智,这样做……不,这样做很合适!我现在不能回头!瞬间压下一切杂念。

打开笔袋,拿出了第二支早已削尖修圆的铅笔,我咬着下唇,轻轻地在答题卡上打出 B 卷黑色矩形的草稿。

仅仅大拇指和食指指节慢慢移动,笔尖周围慢慢地堆起了一小堆石墨粉末。一个,两个,三个……黑色的矩形开始出现在原本不存在的位置。它逐渐变成了另一个人。

最后。最后。

细细的,轻轻地,慢慢把 B 的字样写在原有 A 的位置。

 

我坐在 A 卷的队伍里,拿着 A 卷的试卷。

可我的手里拿到了一张填满答案的 B 卷答题卡。

 

……

闭上眼睛,再复盘推演一遍。

机读,OK;

第一印象,OK;

交卷时候的节奏和演技,OK;

意外状况 Plan B……

 

我突然有点慌。

就好像《发条橙》里问的:「 上帝想要什么呢?上帝是想要善呢,还是向善的选择呢? 」

我想要什么呢?是表面上好像这学期努力过进步了的成绩呢?还是努力本身的行为呢?

另一方面。

作弊是可耻的,但我这种更改答题卡的行为,猖狂地简直就好像在歧视老师的智商,这种挑衅无异于用苦无插在学校大门上的犯罪预告。

如果作弊被抓住,今年挂科明年重新来过而已;但如果这张答题卡被抓出来,我怕不是要上楚天都市报……

……

闭着眼睛,汗涔涔的额头纠结得分裂开来,幻化为教室上空两股肆虐的罡风,相互撞击、消弭。

突然觉得自己……愚蠢。冒这么大的风险,只是为了骗骗自己?

又觉得屈辱。一道道坎都过来了,翻盘胜负手已经放在面前。

这是我的成绩卡,也是我的十字架。

 

我的汗消下去了。我举起了手。

「 老师,不好意思,我的答题卡涂坏了,能再给我一张吗?A 卷的。 」

温柔的辅导员姐姐俯下身关切地听我讲完,确认了我的试卷,又拿走了我的旧答题卡。她愣了愣,低下头仔细地看了半天,抬起头神色复杂地看着我。

我梗着脖子,觉得自己像个英雄。

她走上讲台,和其他老师耳语了阵,她们聚在一起看了看那张答题卡,一起神色复杂地看着我。

辅导员姐姐拿来一张 A 卷答题卡放在我桌上。

 

我长出一口气,运笔如飞。

ABCDABCDABCDABCD……

然后站起,第一个交卷,虽然同学们看我的眼神都是不解,但我自动把那理解为崇敬。

 

铃响了,室友出来了。

他跑过来说:「星哥,啥时候给我买那个 69 的皮肤?」

 

……

现在么?对不起,现在我知道错了。

饭真香。

跪着学英语。

《爱在记忆消逝前》寻找回来的生命激情

情感law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16 次浏览 • 2 天前 • 来自相关话题

一说起“爱在……前”,脑海里最先想到的一定是理查德·林克莱特执导的“Before”三部曲——《爱在黎明破晓前》、《爱在日落黄昏前》和《爱在午夜降临前》,片中杰西与赛琳从一晚上,到一下午,再到一辈子的浪漫情缘,打动了无数的观众。如今这部《爱在记忆消逝前》却与这三部曲,没有直接联系,但却可以视作一段爱情婚姻的最终篇,在衰老与死亡来临之前,与生活和生命,做最后一次的抗争。

《爱在记忆消逝前》由保罗·维尔奇执导,主演则有两位超级戏骨海伦·米伦和唐纳德·萨瑟兰担纲。该片改编自迈克尔·萨度里安的小说《TheLeisureSeeker》,讲述了一对患重病的老夫妻开着老旧的房车从马塞诸塞州出发前往海明威的故居,在旅途中回顾人生的故事,是的,本片的英文片名,也是《TheLeisureSeeker》(寻闲者),这个片名,来自于片中的这对老夫妻所开的那部老旧房车的名字。

老了之后,应该干些什么?是安逸养生,还是遨游四海?或许我们都曾经规划和憧憬过未来的生活,但等有朝一日,沧老不堪的时候,或许也只能坐吃等死了。片中由国人熟悉的“大腕”唐纳德·萨瑟兰扮演的老先生约翰,便已经到了垂暮之年,身患阿兹海默症的他记忆力变得越来越差,不仅时常忘事,而且都会忘记妻子和儿女的名字,但让人惊讶的是,作为海明威的死忠粉丝,他却可以随口说出海明威的所有作品。或许,那些闪烁着生命的理想与生活的智慧的文字,已经深刻在了他的生命之中。

海明威有一部名扬四海的作品叫《老人与海》,讲述了一位老人与大海、大鱼、鲨群搏斗的故事,虽然结局不免凄凉,但过程却充满力量。约翰作为海明威的超级粉丝,也一定备受《老人与海》这部作品的鼓舞,才能在得知妻子艾拉患了重病,两人不得不永远分开的现实面前,决定了这次的疯狂“逃亡”,说是出逃,不如说是他们希望借由这次长途跋涉的旅行,来寻回曾经的生活记忆,来寻回曾经相爱的激情。其实与现实对照的,是许多年轻人会为了爱情,瞒着家人去“私奔”,而这一次,两位老人为了他们的自由与疯狂,同样也瞒着儿女们去“私奔”,相较之下,有着异曲同工“偷情”般的愉悦之感。

当然,两位老人虽然可爱,却无法避免一位“体弱”,一位“脑残”,作为一部典型的公路电影,他们的同行之旅,还是闹出了许多的笑话,和几多的惊险。比如数次走散,比如联手对抗拦路的小混混,这对老夫老妻,为我们上演了一幕幕“老当益壮”的“彪悍”戏份。印象最深刻的一段,是约翰忘了还有妻子同行,一个人开车就跑,任妻子呼喊追逐,都是徒劳,不得不拦了一辆摩托车去追,而悠闲开车的老爷子从车窗往外看到后,还一脸平静的问:你怎么坐上了摩托车?让人忍俊不禁。当然 ,最让人动情的,还是他们在途中的每天,都会在休息的时候,用白布撑起一个简陋的投影,翻看年轻时的照片,一幕幕一帧帧,那是最美好的时光留影。

一部好的电影,一定要有一个好的故事,然后有好的演员,好的导演,才能完全撑起整部作品。而《爱在记忆消逝前》无疑具备了上述的三个条件,由此才在这一程的疯狂之中,带给我们无数的小细节,那些爱情的依靠,婚姻的美好,都一点一滴的呈现在我们眼前。片中的约翰和艾拉,通过这次的“疯狂”找回了平淡许久的爱情,也找回了生命的价值和意义,而我们,也应在看过《爱在记忆消逝前》之后,更加珍惜当下的情感岁月呢? 查看全部
一说起“爱在……前”,脑海里最先想到的一定是理查德·林克莱特执导的“Before”三部曲——《爱在黎明破晓前》、《爱在日落黄昏前》和《爱在午夜降临前》,片中杰西与赛琳从一晚上,到一下午,再到一辈子的浪漫情缘,打动了无数的观众。如今这部《爱在记忆消逝前》却与这三部曲,没有直接联系,但却可以视作一段爱情婚姻的最终篇,在衰老与死亡来临之前,与生活和生命,做最后一次的抗争。

《爱在记忆消逝前》由保罗·维尔奇执导,主演则有两位超级戏骨海伦·米伦和唐纳德·萨瑟兰担纲。该片改编自迈克尔·萨度里安的小说《TheLeisureSeeker》,讲述了一对患重病的老夫妻开着老旧的房车从马塞诸塞州出发前往海明威的故居,在旅途中回顾人生的故事,是的,本片的英文片名,也是《TheLeisureSeeker》(寻闲者),这个片名,来自于片中的这对老夫妻所开的那部老旧房车的名字。

老了之后,应该干些什么?是安逸养生,还是遨游四海?或许我们都曾经规划和憧憬过未来的生活,但等有朝一日,沧老不堪的时候,或许也只能坐吃等死了。片中由国人熟悉的“大腕”唐纳德·萨瑟兰扮演的老先生约翰,便已经到了垂暮之年,身患阿兹海默症的他记忆力变得越来越差,不仅时常忘事,而且都会忘记妻子和儿女的名字,但让人惊讶的是,作为海明威的死忠粉丝,他却可以随口说出海明威的所有作品。或许,那些闪烁着生命的理想与生活的智慧的文字,已经深刻在了他的生命之中。

海明威有一部名扬四海的作品叫《老人与海》,讲述了一位老人与大海、大鱼、鲨群搏斗的故事,虽然结局不免凄凉,但过程却充满力量。约翰作为海明威的超级粉丝,也一定备受《老人与海》这部作品的鼓舞,才能在得知妻子艾拉患了重病,两人不得不永远分开的现实面前,决定了这次的疯狂“逃亡”,说是出逃,不如说是他们希望借由这次长途跋涉的旅行,来寻回曾经的生活记忆,来寻回曾经相爱的激情。其实与现实对照的,是许多年轻人会为了爱情,瞒着家人去“私奔”,而这一次,两位老人为了他们的自由与疯狂,同样也瞒着儿女们去“私奔”,相较之下,有着异曲同工“偷情”般的愉悦之感。

当然,两位老人虽然可爱,却无法避免一位“体弱”,一位“脑残”,作为一部典型的公路电影,他们的同行之旅,还是闹出了许多的笑话,和几多的惊险。比如数次走散,比如联手对抗拦路的小混混,这对老夫老妻,为我们上演了一幕幕“老当益壮”的“彪悍”戏份。印象最深刻的一段,是约翰忘了还有妻子同行,一个人开车就跑,任妻子呼喊追逐,都是徒劳,不得不拦了一辆摩托车去追,而悠闲开车的老爷子从车窗往外看到后,还一脸平静的问:你怎么坐上了摩托车?让人忍俊不禁。当然 ,最让人动情的,还是他们在途中的每天,都会在休息的时候,用白布撑起一个简陋的投影,翻看年轻时的照片,一幕幕一帧帧,那是最美好的时光留影。

一部好的电影,一定要有一个好的故事,然后有好的演员,好的导演,才能完全撑起整部作品。而《爱在记忆消逝前》无疑具备了上述的三个条件,由此才在这一程的疯狂之中,带给我们无数的小细节,那些爱情的依靠,婚姻的美好,都一点一滴的呈现在我们眼前。片中的约翰和艾拉,通过这次的“疯狂”找回了平淡许久的爱情,也找回了生命的价值和意义,而我们,也应在看过《爱在记忆消逝前》之后,更加珍惜当下的情感岁月呢?

为什么说陪着≠陪伴,隐性失陪会给宝宝心理健康带来什么样的影响?

家庭law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10 次浏览 • 21 小时前 • 来自相关话题

「隐性失陪」的提出,首先是反映了社会观念的某种进步。

在几十年前,对于养育孩子,家长的关注还停留在生理需求方面,能养活就好。我记得在网上看到一篇文章。作者回忆他小时候在农村,刚学会爬的时候,父母下地干活,要把他留在家里,怕没人照看,就把他放到一个巨大的,用来装米的缸子里。这个米缸有一个好处,就是四面光溜溜的,爬也爬不出去。又很沉,稳若磐石。他在里面呆得不舒服,就拼命挣扎,大声哭闹。但是哭闹也没人理,父母反正知道他是安全的。

所以他最早的童年印象,就是在一个极度烦闷,极度静止,四面光溜溜的所在,除了头顶那一小片屋顶,什么都没有。但是那个年代,这样好像就足够了。

现在再看这样的事,我想大多数人都会觉得不忍,甚至会对他的父母很愤怒。之所以会有这些感觉,是因为我们的心态进步了。按照马斯洛的需求层次理论,低层次的需要被满足之后,就会转向更高层次的需要。对于绝大多数父母,生理需求不再是问题了,就开始关注孩子们的精神需求。育儿网站增加了心理健康版块,也有很多书籍和课程探讨婴幼儿的心理。以前觉得情绪感受是很矫情的,现在意识到重要性了。

人民日报的发问,八大权威媒体给出了「陪伴」的回答,包括提出「陪着≠陪伴,不做隐形父母,拒绝隐性失陪」的口号,就建立在这个时代背景上。

怎样拒绝隐性失陪,给宝宝更适合的爱呢?

@动机在杭州 老师已经提到了,情感交流。高质量陪伴不只是时间和空间上陪着孩子,而是在情感上跟孩子保持共鸣。有的大人跟孩子坐着一张沙发,各自看着不同的屏幕,孩子在 iPad 上看动画,大人在手机上玩游戏,这只是陪着,而非陪伴。这就是很多家庭的现状。

但是这么一说,就会有人觉得:「你这是站着说话不腰疼,都不知道陪孩子有多累。我上完班,能量槽已经空了,你还说高质量陪伴,我哪有力气啊?」

嗯,一说高质量,就会想到「全神贯注」,「一丝不苟」,「不敢松懈」之类的辛苦。但按照我的理解,其实不必那么紧张——太紧张了反倒不对。只要心态调整过来,高质量陪伴对两个人都可以是补充和休息。

一个孩子并不需要时时刻刻跟父母黏在一起,他只需要一种确定感:「父母是跟我在一起的」。

很多人都知道心理学里的依恋(attachment)理论:孩子越是能够安心地回到父母的怀抱,得到安慰,就越能够自信地再次与这些父母角色分开,去探索新的世界。一个好的依恋状态下,父母不需要筋疲力尽地时刻看守。我经常在小区花园里看到小朋友和父母的互动:孩子自己玩一会儿,跑到父母身边,蹭一蹭,说说话,又噔噔噔跑开,继续自己玩儿。这是彼此舒服的状态,孩子只要确认父母是「在」的,不会突然消失,他们就可以走得更远。父母也得以放松。

这跟「你玩手机,他看 iPad」有什么差别呢?

差别就在于【联结感】。

看手机的时候,我们在跟手机联结(或者跟手机对面的人联结),我们的喜怒哀乐,所思所感,就与此时此地无关,而寄放在另外一个空间。对此时此地在你身边的人来说,就无法理解你的想法,你的情绪状态,更无法介入与你的关系中。他们会有非常强烈的距离感,会知觉到被疏远甚至是被拒绝:「你不在乎我,你不想跟我在一起」。

不信的话,想一想平时跟人聚会,某个人一直埋头盯着手机的话,你会不会有这样的想法?

之所以会有这些「人在心不在」的所谓陪伴,也是因为我们正在把「陪伴」当成一个任务,一个形式上走一走的过场,为了陪伴而陪伴。

在这种情况下,「陪伴」就失去了意义。还会让父母把孩子看成更加沉重的负担。

「我们拼命赚钱,才够供他吃供他穿,给他买那么贵的学区房。回到家累得像狗,还要给他陪伴!——还要高质量的陪伴!」


我做了 Momself 之后,看到一二线城市的大多数父母都有这种耗竭感,无数人留言说:只有在孩子睡觉之后,一天当中仿佛才有了一小段属于自己的时间。他们舍不得睡觉,即使已经困得睁不开眼睛,也要再看半集韩剧,或者喝一杯小酒。

我也知道有的父母会在家里争吵:「今天该你陪孩子了!」「我累了一整天,还是你陪吧!」吵到最后,就把陪伴变成了应付差事:跟孩子坐在一起,聊着聊着就拿出了手机,孩子还在说话,大人就爱答不理地嗯哼两句。

我能理解他们的辛苦,但我也在想,他们把时间划分为「给孩子的时间」和「自己的时间」,就已经预设了一个前提:孩子和自己是互斥的,给孩子的越多,给自己的就越少。陪孩子等于消耗自己。——很显然,这个前提是错的。

孩子不应该被当成父母生命的掠夺者。

如果分析下去的话,父母之所以会那么想,是因为他们也在同样的环境(甚至是更匮乏的环境)下被抚养长大。他们自己也缺乏被高质量陪伴的经验,所以他们当然也不懂得如何陪孩子。陪伴,在他们看来就只能是一个任务。

但很多时候,孩子意识不到这个前提的错误性。他们更容易理解为:自己错了,自己是那个给父母添麻烦的累赘。更隐藏的信息是:他们看不到自己存在的价值,可能会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内疚和自责。——大人的错误,却由孩子来买单。

早期的依恋体验塑造了一个对于自己和他人的「内心工作模式」:他人有多可靠,给人多少安全感和有多少价值,我自己是怎样的?这个内心工作模式相当稳定,而且,形成的关系模式会在成年后的亲密关系塑造中体现出来。

按照这个理论,小时候缺乏陪伴的孩子,很容易形成的内心工作模式是:「我要自己搞定一切,否则,别人会嫌我烦」。他们长大之后,也会把很多精力花费在躲避别人上,而且,由于对人的疏远,他们并没有太多机会觉察到这一点。

我在大学做心理咨询,经常会遇到一些很优秀,却很辛苦的年轻人,他们遇到了困难,却只能孤军奋战。来心理咨询,往往是因为一个人已经捉襟见肘。但要是问他们有什么打算,往往都是说:打算再想想办法。问:有没有别人可以求助?都是很敷衍地说:也有。问具体是谁,怎么求助,就说不出。

「可能问一下师兄师姐吧……」他们敷衍地说。

「有具体的对象吗?曾经问过谁?」

一般都是摇头,一脸的不耐烦。

「大家都那么忙,问多了别人会很烦的。」

「那你打算怎么办?」

「算了,我再想想办法吧。」

我印象最深刻的有两件事。一个学生告诉我,她的手机丢了,重新买一个手机花了她两个月的生活费,而她的父母始终不知情。家境并不困难。出得起那个钱,只是无论如何也开不了口。「没脸说。」那两个月她只好借钱度日,吃最简单的干粮。「减肥效果很好,我瘦多了!」她还满不在乎地笑。

还有一个学生,生了一场很重的病,她默默地寻求治疗,一个人做检查,一个人转院,有些难以承受的结果,也一个人承受下来了。最后要做手术,因为有一定的手术风险,需要家属签字,她不得不给父母打了一个电话。父母几乎崩溃了,将近半年的时间,女儿一个字都没有透露过。做完手术的时候女儿笑了:「现在终于可以跟他们说了,之前我一直担心这是我的错。」

要改变这些,并不是父母拿着手机多陪一陪孩子,就能做到的。

人民日报和权威媒体的这次倡议,给了我们一个很好的提醒,提醒我们重新认识陪伴的意义,甚至是生活的意义。如果只是为了完成任务,人在心不在,陪伴又有什么意义呢?陪的时间越长,父母的耗竭感越强,孩子越觉得自己添了麻烦,成了累赘。

回到陪伴本身。陪伴的意义,是为了跟孩子【在一起】,陪伴才是给宝宝更适合的爱。

如果累的话,直接说累就好。也可以瘫倒在沙发上,告诉孩子你今天都做了什么。

把孩子当成一个聊天的人,问一问他最近怎么样,过得好不好。就像朋友的闲聊一样。如果不想聊天的话,一个简单的拥抱也很好。

不用刻意去找什么游戏,非要读一本书或者做点什么。他是一个人,你也是一个人,两个人在一起,即使不用刻意,也会有许多的乐趣产生。

如果什么都不想做的话,什么都不做也好。

这方面,世界知名的禅修大师,乔·卡巴金,在他最负盛名的著作《正念》中,生动地描写了他如何把「陪伴孩子」变成了一种愉快的修行:

有时候我干脆在禅坐时将小宝宝抱坐于腿上,让他来决定我坐多久,他们很喜欢裹在禅修的盖毯中,只伸出小头,常常可以静止颇长的一段时间,那时,我系念的不只是我的出入息,而是我们两人的出入息。
……当他们蹒跚学步之际,我跟他们一起做瑜伽,他们在我身上爬上爬下,一会儿骑着,一会儿吊着,我们在地板上随意嬉耍,自然会发明新的两人瑜伽姿势,或是我们可以一起做的事,这种不靠言语的、正念的、尊重的身体游戏,带给我这位父亲很大的趣味和愉悦,也让我们深深联系在一起。


不是任务,不是为了什么目标,甚至不是为了未来的健康成长,什么都不为了,在一起就是在一起。首先是要修复父母自身的亲密缺憾:陪伴本身就是意义,与另一个人的共同存在本身就值得喜悦。我们陪孩子,孩子也在陪我们。

自然,这样的过程也会让孩子感到自己是值得被爱的,值得存在于这个世界。

并非因为别的什么,只是纯粹值得。

我希望,「高质量陪伴」这个概念的提出,可以让父母的心态发生一点改变。并非提出更高的要求,让他们变得更焦虑,而是让他们更放松。

放松,我们才会感受到和孩子的在一起。所以更适合中国宝宝体质的飞鹤奶粉联合中国奶业协会、中国乳制品工业协会,从关爱宝宝的角度出发,倡议将每年的 5 月 28 日定为宝宝专属节日——中国宝宝日。号召在 5.28 当天,每一位宝宝的父母都可以加入「新鲜陪伴一小时」行动,放下手机,给宝宝一小时的高质量陪伴。

那不只是一个任务,恰恰相反,在那一小时里没有任务,只有我们和孩子。

最后,给出几条提高陪伴质量的 Tips:

1,告诉孩子你的感受,比如你很累,你不想动。

2,把陪伴变成一个邀请。对孩子说:「陪我玩一会好不好?」,而不是百般无奈地说:「我来陪你玩一会……」

3,做什么都可以,怎么舒服怎么来,但要你们都能感知到对方的存在。

4,不要把这段时间当成麻烦,如果实在不想陪,停下来思考一下生活的意义。

5,如果实在放不下手机,就用孩子听得懂的语言,明确告诉他:「我现在有事要处理,是 XXXX 的事,我想用一点时间看手机。」即使是看手机,也是跟孩子【在一起】看手机。可以一边处理消息,一边告诉孩子发生了什么:这是微信,喏,这是打字,这个叫表情包…… 查看全部
「隐性失陪」的提出,首先是反映了社会观念的某种进步。

在几十年前,对于养育孩子,家长的关注还停留在生理需求方面,能养活就好。我记得在网上看到一篇文章。作者回忆他小时候在农村,刚学会爬的时候,父母下地干活,要把他留在家里,怕没人照看,就把他放到一个巨大的,用来装米的缸子里。这个米缸有一个好处,就是四面光溜溜的,爬也爬不出去。又很沉,稳若磐石。他在里面呆得不舒服,就拼命挣扎,大声哭闹。但是哭闹也没人理,父母反正知道他是安全的。

所以他最早的童年印象,就是在一个极度烦闷,极度静止,四面光溜溜的所在,除了头顶那一小片屋顶,什么都没有。但是那个年代,这样好像就足够了。

现在再看这样的事,我想大多数人都会觉得不忍,甚至会对他的父母很愤怒。之所以会有这些感觉,是因为我们的心态进步了。按照马斯洛的需求层次理论,低层次的需要被满足之后,就会转向更高层次的需要。对于绝大多数父母,生理需求不再是问题了,就开始关注孩子们的精神需求。育儿网站增加了心理健康版块,也有很多书籍和课程探讨婴幼儿的心理。以前觉得情绪感受是很矫情的,现在意识到重要性了。

人民日报的发问,八大权威媒体给出了「陪伴」的回答,包括提出「陪着≠陪伴,不做隐形父母,拒绝隐性失陪」的口号,就建立在这个时代背景上。

怎样拒绝隐性失陪,给宝宝更适合的爱呢?

@动机在杭州 老师已经提到了,情感交流。高质量陪伴不只是时间和空间上陪着孩子,而是在情感上跟孩子保持共鸣。有的大人跟孩子坐着一张沙发,各自看着不同的屏幕,孩子在 iPad 上看动画,大人在手机上玩游戏,这只是陪着,而非陪伴。这就是很多家庭的现状。

但是这么一说,就会有人觉得:「你这是站着说话不腰疼,都不知道陪孩子有多累。我上完班,能量槽已经空了,你还说高质量陪伴,我哪有力气啊?」

嗯,一说高质量,就会想到「全神贯注」,「一丝不苟」,「不敢松懈」之类的辛苦。但按照我的理解,其实不必那么紧张——太紧张了反倒不对。只要心态调整过来,高质量陪伴对两个人都可以是补充和休息。

一个孩子并不需要时时刻刻跟父母黏在一起,他只需要一种确定感:「父母是跟我在一起的」。

很多人都知道心理学里的依恋(attachment)理论:孩子越是能够安心地回到父母的怀抱,得到安慰,就越能够自信地再次与这些父母角色分开,去探索新的世界。一个好的依恋状态下,父母不需要筋疲力尽地时刻看守。我经常在小区花园里看到小朋友和父母的互动:孩子自己玩一会儿,跑到父母身边,蹭一蹭,说说话,又噔噔噔跑开,继续自己玩儿。这是彼此舒服的状态,孩子只要确认父母是「在」的,不会突然消失,他们就可以走得更远。父母也得以放松。

这跟「你玩手机,他看 iPad」有什么差别呢?

差别就在于【联结感】。

看手机的时候,我们在跟手机联结(或者跟手机对面的人联结),我们的喜怒哀乐,所思所感,就与此时此地无关,而寄放在另外一个空间。对此时此地在你身边的人来说,就无法理解你的想法,你的情绪状态,更无法介入与你的关系中。他们会有非常强烈的距离感,会知觉到被疏远甚至是被拒绝:「你不在乎我,你不想跟我在一起」。

不信的话,想一想平时跟人聚会,某个人一直埋头盯着手机的话,你会不会有这样的想法?

之所以会有这些「人在心不在」的所谓陪伴,也是因为我们正在把「陪伴」当成一个任务,一个形式上走一走的过场,为了陪伴而陪伴。

在这种情况下,「陪伴」就失去了意义。还会让父母把孩子看成更加沉重的负担。


「我们拼命赚钱,才够供他吃供他穿,给他买那么贵的学区房。回到家累得像狗,还要给他陪伴!——还要高质量的陪伴!」



我做了 Momself 之后,看到一二线城市的大多数父母都有这种耗竭感,无数人留言说:只有在孩子睡觉之后,一天当中仿佛才有了一小段属于自己的时间。他们舍不得睡觉,即使已经困得睁不开眼睛,也要再看半集韩剧,或者喝一杯小酒。

我也知道有的父母会在家里争吵:「今天该你陪孩子了!」「我累了一整天,还是你陪吧!」吵到最后,就把陪伴变成了应付差事:跟孩子坐在一起,聊着聊着就拿出了手机,孩子还在说话,大人就爱答不理地嗯哼两句。

我能理解他们的辛苦,但我也在想,他们把时间划分为「给孩子的时间」和「自己的时间」,就已经预设了一个前提:孩子和自己是互斥的,给孩子的越多,给自己的就越少。陪孩子等于消耗自己。——很显然,这个前提是错的。

孩子不应该被当成父母生命的掠夺者。

如果分析下去的话,父母之所以会那么想,是因为他们也在同样的环境(甚至是更匮乏的环境)下被抚养长大。他们自己也缺乏被高质量陪伴的经验,所以他们当然也不懂得如何陪孩子。陪伴,在他们看来就只能是一个任务。

但很多时候,孩子意识不到这个前提的错误性。他们更容易理解为:自己错了,自己是那个给父母添麻烦的累赘。更隐藏的信息是:他们看不到自己存在的价值,可能会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内疚和自责。——大人的错误,却由孩子来买单。

早期的依恋体验塑造了一个对于自己和他人的「内心工作模式」:他人有多可靠,给人多少安全感和有多少价值,我自己是怎样的?这个内心工作模式相当稳定,而且,形成的关系模式会在成年后的亲密关系塑造中体现出来。

按照这个理论,小时候缺乏陪伴的孩子,很容易形成的内心工作模式是:「我要自己搞定一切,否则,别人会嫌我烦」。他们长大之后,也会把很多精力花费在躲避别人上,而且,由于对人的疏远,他们并没有太多机会觉察到这一点。

我在大学做心理咨询,经常会遇到一些很优秀,却很辛苦的年轻人,他们遇到了困难,却只能孤军奋战。来心理咨询,往往是因为一个人已经捉襟见肘。但要是问他们有什么打算,往往都是说:打算再想想办法。问:有没有别人可以求助?都是很敷衍地说:也有。问具体是谁,怎么求助,就说不出。

「可能问一下师兄师姐吧……」他们敷衍地说。

「有具体的对象吗?曾经问过谁?」

一般都是摇头,一脸的不耐烦。

「大家都那么忙,问多了别人会很烦的。」

「那你打算怎么办?」

「算了,我再想想办法吧。」

我印象最深刻的有两件事。一个学生告诉我,她的手机丢了,重新买一个手机花了她两个月的生活费,而她的父母始终不知情。家境并不困难。出得起那个钱,只是无论如何也开不了口。「没脸说。」那两个月她只好借钱度日,吃最简单的干粮。「减肥效果很好,我瘦多了!」她还满不在乎地笑。

还有一个学生,生了一场很重的病,她默默地寻求治疗,一个人做检查,一个人转院,有些难以承受的结果,也一个人承受下来了。最后要做手术,因为有一定的手术风险,需要家属签字,她不得不给父母打了一个电话。父母几乎崩溃了,将近半年的时间,女儿一个字都没有透露过。做完手术的时候女儿笑了:「现在终于可以跟他们说了,之前我一直担心这是我的错。」

要改变这些,并不是父母拿着手机多陪一陪孩子,就能做到的。

人民日报和权威媒体的这次倡议,给了我们一个很好的提醒,提醒我们重新认识陪伴的意义,甚至是生活的意义。如果只是为了完成任务,人在心不在,陪伴又有什么意义呢?陪的时间越长,父母的耗竭感越强,孩子越觉得自己添了麻烦,成了累赘。

回到陪伴本身。陪伴的意义,是为了跟孩子【在一起】,陪伴才是给宝宝更适合的爱。

如果累的话,直接说累就好。也可以瘫倒在沙发上,告诉孩子你今天都做了什么。

把孩子当成一个聊天的人,问一问他最近怎么样,过得好不好。就像朋友的闲聊一样。如果不想聊天的话,一个简单的拥抱也很好。

不用刻意去找什么游戏,非要读一本书或者做点什么。他是一个人,你也是一个人,两个人在一起,即使不用刻意,也会有许多的乐趣产生。

如果什么都不想做的话,什么都不做也好。

这方面,世界知名的禅修大师,乔·卡巴金,在他最负盛名的著作《正念》中,生动地描写了他如何把「陪伴孩子」变成了一种愉快的修行:


有时候我干脆在禅坐时将小宝宝抱坐于腿上,让他来决定我坐多久,他们很喜欢裹在禅修的盖毯中,只伸出小头,常常可以静止颇长的一段时间,那时,我系念的不只是我的出入息,而是我们两人的出入息。
……当他们蹒跚学步之际,我跟他们一起做瑜伽,他们在我身上爬上爬下,一会儿骑着,一会儿吊着,我们在地板上随意嬉耍,自然会发明新的两人瑜伽姿势,或是我们可以一起做的事,这种不靠言语的、正念的、尊重的身体游戏,带给我这位父亲很大的趣味和愉悦,也让我们深深联系在一起。



不是任务,不是为了什么目标,甚至不是为了未来的健康成长,什么都不为了,在一起就是在一起。首先是要修复父母自身的亲密缺憾:陪伴本身就是意义,与另一个人的共同存在本身就值得喜悦。我们陪孩子,孩子也在陪我们。

自然,这样的过程也会让孩子感到自己是值得被爱的,值得存在于这个世界。

并非因为别的什么,只是纯粹值得。

我希望,「高质量陪伴」这个概念的提出,可以让父母的心态发生一点改变。并非提出更高的要求,让他们变得更焦虑,而是让他们更放松。

放松,我们才会感受到和孩子的在一起。所以更适合中国宝宝体质的飞鹤奶粉联合中国奶业协会、中国乳制品工业协会,从关爱宝宝的角度出发,倡议将每年的 5 月 28 日定为宝宝专属节日——中国宝宝日。号召在 5.28 当天,每一位宝宝的父母都可以加入「新鲜陪伴一小时」行动,放下手机,给宝宝一小时的高质量陪伴。

那不只是一个任务,恰恰相反,在那一小时里没有任务,只有我们和孩子。

最后,给出几条提高陪伴质量的 Tips:

1,告诉孩子你的感受,比如你很累,你不想动。

2,把陪伴变成一个邀请。对孩子说:「陪我玩一会好不好?」,而不是百般无奈地说:「我来陪你玩一会……」

3,做什么都可以,怎么舒服怎么来,但要你们都能感知到对方的存在。

4,不要把这段时间当成麻烦,如果实在不想陪,停下来思考一下生活的意义。

5,如果实在放不下手机,就用孩子听得懂的语言,明确告诉他:「我现在有事要处理,是 XXXX 的事,我想用一点时间看手机。」即使是看手机,也是跟孩子【在一起】看手机。可以一边处理消息,一边告诉孩子发生了什么:这是微信,喏,这是打字,这个叫表情包……
老域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