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的幽默感,是逐步培养出来的

law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319 次浏览 • 2019-08-23 09:04 • 来自相关话题

之前一位妈妈向我分享了自己在生活如何化解孩子教养难题的一件小事:

我家姐姐不喜欢洗头,每次洗头都各种叽歪,我也很困扰。有一次,孩子洗头时生气地说妈妈真讨厌!我于是也顺着她说,妈妈真讨厌,怎么非要让孩子洗头呢!结果她乐了,说你怎么也说妈妈讨厌呢?我说是啊,我要是你,不喜欢洗头,妈妈非让我洗头,我也觉得她很讨厌啊!然后她就咯咯笑了半天,我趁机赶紧给她洗完了头。


当时我看完她分享的第一反应是,她不是因为这个游戏才让孩子接受了洗头这件事情,而是她在跟孩子互动的过程中,表现出了足够的幽默感,让孩子感受到自己被理解了,才走进孩子的心里。

其实很多时候,游戏也只是一个载体,而对话里的幽默感,是真正隐藏的力量。

对孩子成长有帮助的幽默感,其实是一种创新的思维方式。就好像开头的妈妈所示范的那样,当换一个视角来看待孩子不肯洗头这件事情,矛盾付诸微笑之后,难题也迎刃而解。这实际上也是我们如何去解决问题的思维方式,而比起传统的思维方式来看,它的创新性更明显、更突出。

我想这也是大家为什么喜欢培养孩子幽默感的原因之一了吧。

接下来我也来说说培养孩子幽默感的方法,可能不是很对题,但也算是一些好方法分享,希望能够帮到大家~

01 如何逐步培养孩子的幽默感?

在我看来,在任何年龄段,我们都可以培养孩子的幽默感。哪怕是刚出生的小婴儿,也已经有自己独特的幽默画面,只是不同年龄阶段的孩子,幽默感的发展维度不一样,对一个蹒跚学步的孩子来说,让他感觉到有趣的东西,肯定跟 10 岁的孩子选择的不一样。

所以了解不同年龄阶段的幽默感培养规律和方法,对我们每一个父母来说,也很重要。

婴儿阶段的幽默感(0~1 岁)

重视表情和动作的亲子互动,会有利于帮助小婴儿接触幽默感。

小婴儿并不是真正理解幽默,但是他们知道什么时候是开心的微笑。当你跟孩子玩表情游戏,或者发出有趣的声音时,孩子就会感受到你的快乐、并且模仿你。孩子对身体刺激也很敏感,比如你尝试给孩子挠痒,或者学毛毛虫爬行,面对这各种奇怪的动作,孩子都有可能会大声笑起来。

学步期阶段的幽默感(1~3 岁)

当孩子蹒跚学步时,他仍然会很喜欢身体上表现出来的幽默,尤其是自带惊喜元素的,比如躲猫猫,或者假装游戏。这会让孩子很愿意跟你反复玩这些游戏。

这个过程中,孩子也会尝试自己去创造一些独特的幽默。比如有段时间,我家孩子特别喜欢跟我“反着来”,Eric 会穿上我的大拖鞋,在屋子里拖着声音走,这些都是他尝试让我们发笑的行为,又或者当你问孩子“你的眼睛在哪里啊”,他可能会故意指着鼻子告诉你“在这里”,这些行为都是孩子在尝试制作幽默,开始有意识逗我们的表现。

此外,这个阶段的孩子也逐渐在发展语言技能上的幽默,如果你善用押韵的方式来让孩子学单词或发音,你会让孩子感受到学习词汇的有趣,也会让语言启蒙的效果更好。

像有段时间我家孩子开始接触绕口令了,像是“4 是 4,10 是 10,14 是 14,40 是 40”这样押韵的绕口令,无论是中文还是英文的,他都喜欢听我们念,实际上是在观察我们的发音和嘴唇变化,这些都能让孩子咯咯大笑。

学龄前孩子的幽默感(3~6 岁)

学龄前孩子的幽默感更多体现在学习和探索上,你会发现孩子会开始走近知识,并且趣味地理解他脑袋里所好奇的事情了。哪怕有些理解根本不合常理,但是对孩子而言,这些都不是问题。比如孩子可能会从一张不正常的图片里找到幽默感,像方形车轮的小汽车,或者带着太阳眼镜的小狐狸等,这些都会更让孩子大声笑起来。

而图片和声音之间的不协调,也会让孩子觉得非常有趣,比如拿着一张小奶牛的图片,跟孩子发出“喵”的声音,会更容易受到孩子的“嘲笑”。

学龄孩子的幽默感(6 岁 +)

年龄较大的孩子很明显的幽默感是对单词和文字有更好的理解,并且能够跟单词一起组合来创造幽默感,比如喜欢双关语、谜语和其他形式的文字游戏。一个孩子驾驭词汇的组合能力,几乎是这个阶段孩子幽默感最鲜明的表现。

此外,当孩子开始对幽默有了更微妙理解后,孩子也具备了更多应用的能力,比如使用幽默来处理不良的情况,化解矛盾、或者重新修补关系等等。这也是我们比较熟悉的高情商的行为表现了。

02 如何做有趣的成年爸妈?

事实上,培养孩子幽默感,最难的一步反而是我们如何让自己内心有趣和丰盈。

其实很多时候,当我们去表达对孩子的关心,我们经常运用着幽默感,只是我们自己不自知。我们尝试让孩子放松、微笑、快乐,不管是挠痒还是玩过家家,其实更多的是为了听到孩子发自内心的笑声。实际上这个是幽默感最基础的培养秘诀,在笑声中我们帮助孩子积累的,便是一种有趣和幽默的生活态度。

有几个小技巧可以帮到你如何挖掘自己幽默细胞,让自己变得不一样:

1. 用好夸张的表情。

幽默感在我看来也同样如此,我们要在生活中给孩子积累有趣的灵感,我们也要愿意将这些有趣纳入生活。比如愿意在跟孩子读绘本的时候,夸张地结合绘本故事来做表情,让孩子看到不一样的自己,以及放开肢体动作的自己,这些都会让孩子拥有更多的惊喜。

2. 尝试制造惊喜。

前面说了,其实幽默感是一种思维能力,也包括了我们如何能够跳出框架来看问题。它反映的也是我们是否能够看透事情的表面,对内容和文字有没有领悟力。所以当我们愿意每天积累一些小惊喜、小改变时,我们也在潜移默化中帮助孩子去积累对生活的好奇。

举个例子,在跟孩子一起玩藏猫猫游戏时,孩子如果发现了你,你可能下意识的反应是“好,被抓到了,就轮到我抓你们了”,但实际上你也可以变得不一样,比如当自己是隐形人一样做着表情念着咒语催眠说,“不,你没有看到我,你怎么看到了我呢,你为什么看到了我?”,配合夸张的表情,一定会让孩子产生出乎意外的感受,这些都是游戏中的“惊喜”成分。

3. 积累感觉良好的时光。

有时候我们会觉得人到中年,硬生生把我们的生活乐趣磨成了一地鸡毛,但实际上当我们尝试学会接纳生活时,我们也同样在积累自己面对生活的乐观和幽默。幽默是社会性的,虽然我们的工作都很忙,但陪着家人一起玩、一起分享笑话、玩游戏、看有趣的电影,这些都是我们能信手拈来,又能让孩子享受到的幽默。当我们逐渐积累这些时光时,它才真正内化到孩子心底的幽默品质。

所以,小时候我们教导孩子的是幽默的能力,而日积月累成长起来的幽默感,会内化为孩子的品质。一个真正具备幽默感的人,也具备在困境中保持微笑的能力。

它的起点可以是很多傻得自己都觉得脸红的小事情,但真的投入其中的话,我们也会感受到里面所孕育的快乐和美好,就好像我新书里自序说的一句话:

“这虽然是一件小事,但在孩子眼中,我就是世界上最勇敢的人。”

爱笑的人,运气一定不会太差哦!

END 查看全部
之前一位妈妈向我分享了自己在生活如何化解孩子教养难题的一件小事:


我家姐姐不喜欢洗头,每次洗头都各种叽歪,我也很困扰。有一次,孩子洗头时生气地说妈妈真讨厌!我于是也顺着她说,妈妈真讨厌,怎么非要让孩子洗头呢!结果她乐了,说你怎么也说妈妈讨厌呢?我说是啊,我要是你,不喜欢洗头,妈妈非让我洗头,我也觉得她很讨厌啊!然后她就咯咯笑了半天,我趁机赶紧给她洗完了头。



当时我看完她分享的第一反应是,她不是因为这个游戏才让孩子接受了洗头这件事情,而是她在跟孩子互动的过程中,表现出了足够的幽默感,让孩子感受到自己被理解了,才走进孩子的心里。

其实很多时候,游戏也只是一个载体,而对话里的幽默感,是真正隐藏的力量。

对孩子成长有帮助的幽默感,其实是一种创新的思维方式。就好像开头的妈妈所示范的那样,当换一个视角来看待孩子不肯洗头这件事情,矛盾付诸微笑之后,难题也迎刃而解。这实际上也是我们如何去解决问题的思维方式,而比起传统的思维方式来看,它的创新性更明显、更突出。

我想这也是大家为什么喜欢培养孩子幽默感的原因之一了吧。

接下来我也来说说培养孩子幽默感的方法,可能不是很对题,但也算是一些好方法分享,希望能够帮到大家~

01 如何逐步培养孩子的幽默感?

在我看来,在任何年龄段,我们都可以培养孩子的幽默感。哪怕是刚出生的小婴儿,也已经有自己独特的幽默画面,只是不同年龄阶段的孩子,幽默感的发展维度不一样,对一个蹒跚学步的孩子来说,让他感觉到有趣的东西,肯定跟 10 岁的孩子选择的不一样。

所以了解不同年龄阶段的幽默感培养规律和方法,对我们每一个父母来说,也很重要。

婴儿阶段的幽默感(0~1 岁)

重视表情和动作的亲子互动,会有利于帮助小婴儿接触幽默感。


小婴儿并不是真正理解幽默,但是他们知道什么时候是开心的微笑。当你跟孩子玩表情游戏,或者发出有趣的声音时,孩子就会感受到你的快乐、并且模仿你。孩子对身体刺激也很敏感,比如你尝试给孩子挠痒,或者学毛毛虫爬行,面对这各种奇怪的动作,孩子都有可能会大声笑起来。

学步期阶段的幽默感(1~3 岁)

当孩子蹒跚学步时,他仍然会很喜欢身体上表现出来的幽默,尤其是自带惊喜元素的,比如躲猫猫,或者假装游戏。这会让孩子很愿意跟你反复玩这些游戏。

这个过程中,孩子也会尝试自己去创造一些独特的幽默。比如有段时间,我家孩子特别喜欢跟我“反着来”,Eric 会穿上我的大拖鞋,在屋子里拖着声音走,这些都是他尝试让我们发笑的行为,又或者当你问孩子“你的眼睛在哪里啊”,他可能会故意指着鼻子告诉你“在这里”,这些行为都是孩子在尝试制作幽默,开始有意识逗我们的表现。

此外,这个阶段的孩子也逐渐在发展语言技能上的幽默,如果你善用押韵的方式来让孩子学单词或发音,你会让孩子感受到学习词汇的有趣,也会让语言启蒙的效果更好。

像有段时间我家孩子开始接触绕口令了,像是“4 是 4,10 是 10,14 是 14,40 是 40”这样押韵的绕口令,无论是中文还是英文的,他都喜欢听我们念,实际上是在观察我们的发音和嘴唇变化,这些都能让孩子咯咯大笑。

学龄前孩子的幽默感(3~6 岁)

学龄前孩子的幽默感更多体现在学习和探索上,你会发现孩子会开始走近知识,并且趣味地理解他脑袋里所好奇的事情了。哪怕有些理解根本不合常理,但是对孩子而言,这些都不是问题。比如孩子可能会从一张不正常的图片里找到幽默感,像方形车轮的小汽车,或者带着太阳眼镜的小狐狸等,这些都会更让孩子大声笑起来。

图片和声音之间的不协调,也会让孩子觉得非常有趣,比如拿着一张小奶牛的图片,跟孩子发出“喵”的声音,会更容易受到孩子的“嘲笑”。

学龄孩子的幽默感(6 岁 +)

年龄较大的孩子很明显的幽默感是对单词和文字有更好的理解,并且能够跟单词一起组合来创造幽默感,比如喜欢双关语、谜语和其他形式的文字游戏。一个孩子驾驭词汇的组合能力,几乎是这个阶段孩子幽默感最鲜明的表现。

此外,当孩子开始对幽默有了更微妙理解后,孩子也具备了更多应用的能力,比如使用幽默来处理不良的情况,化解矛盾、或者重新修补关系等等。这也是我们比较熟悉的高情商的行为表现了。

02 如何做有趣的成年爸妈?

事实上,培养孩子幽默感,最难的一步反而是我们如何让自己内心有趣和丰盈。


其实很多时候,当我们去表达对孩子的关心,我们经常运用着幽默感,只是我们自己不自知。我们尝试让孩子放松、微笑、快乐,不管是挠痒还是玩过家家,其实更多的是为了听到孩子发自内心的笑声。实际上这个是幽默感最基础的培养秘诀,在笑声中我们帮助孩子积累的,便是一种有趣和幽默的生活态度。

有几个小技巧可以帮到你如何挖掘自己幽默细胞,让自己变得不一样:

1. 用好夸张的表情。

幽默感在我看来也同样如此,我们要在生活中给孩子积累有趣的灵感,我们也要愿意将这些有趣纳入生活。比如愿意在跟孩子读绘本的时候,夸张地结合绘本故事来做表情,让孩子看到不一样的自己,以及放开肢体动作的自己,这些都会让孩子拥有更多的惊喜。

2. 尝试制造惊喜。

前面说了,其实幽默感是一种思维能力,也包括了我们如何能够跳出框架来看问题。它反映的也是我们是否能够看透事情的表面,对内容和文字有没有领悟力。所以当我们愿意每天积累一些小惊喜、小改变时,我们也在潜移默化中帮助孩子去积累对生活的好奇。

举个例子,在跟孩子一起玩藏猫猫游戏时,孩子如果发现了你,你可能下意识的反应是“好,被抓到了,就轮到我抓你们了”,但实际上你也可以变得不一样,比如当自己是隐形人一样做着表情念着咒语催眠说,“不,你没有看到我,你怎么看到了我呢,你为什么看到了我?”,配合夸张的表情,一定会让孩子产生出乎意外的感受,这些都是游戏中的“惊喜”成分。

3. 积累感觉良好的时光。

有时候我们会觉得人到中年,硬生生把我们的生活乐趣磨成了一地鸡毛,但实际上当我们尝试学会接纳生活时,我们也同样在积累自己面对生活的乐观和幽默。幽默是社会性的,虽然我们的工作都很忙,但陪着家人一起玩、一起分享笑话、玩游戏、看有趣的电影,这些都是我们能信手拈来,又能让孩子享受到的幽默。当我们逐渐积累这些时光时,它才真正内化到孩子心底的幽默品质。

所以,小时候我们教导孩子的是幽默的能力,而日积月累成长起来的幽默感,会内化为孩子的品质。一个真正具备幽默感的人,也具备在困境中保持微笑的能力。

它的起点可以是很多傻得自己都觉得脸红的小事情,但真的投入其中的话,我们也会感受到里面所孕育的快乐和美好,就好像我新书里自序说的一句话:

“这虽然是一件小事,但在孩子眼中,我就是世界上最勇敢的人。”

爱笑的人,运气一定不会太差哦!

END

如何改善孩子的拖延症?

law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694 次浏览 • 2019-08-11 14:56 • 来自相关话题

每次北京气温骤降,我妈就会连着给我打好几个电话,主题只有一个:穿秋裤。

我老大不情愿一直在推脱,老太太生气了:“办点事磨磨唧唧,跟小时候一样!”

看来我的拖延症从小就有,是个慢性病。

成年人叫拖延,小朋友叫磨蹭。家长对于孩子磨蹭如临大敌,原因无非两个:磨蹭耽误了生活的节奏;如果不管,今天的磨蹭可能会变成明天的懒惰。

对于 5 岁以上的孩子来说,刻意磨蹭通常并不是懒惰,磨蹭是一种对立。玩儿游戏的时候,一个个都勤快着呢。

但对于 5 岁以下的孩子来说,磨蹭更多是因他们还无法完全认清事物之间的关系,也尚不能很好的完成对于未来行为的规划。

对于低龄的幼儿来说,解决孩子拖拖拉拉,家长的应对原则无非只有两个:

帮孩子解决一个核心问题:“做这件事跟我有什么关系?”家长们很难回归到孩子的视角去认识世界。其实孩子并不能很好认知“穿衣服”和“全家一起出门”之间的关系,也不太明白“赶快睡觉”是为了能够给明天养精蓄锐。我们有必要帮助孩子解读——现在做这些,跟他到底有怎样的关联。

想办法刺激孩子的行为动机,激发孩子“做点什么”的身心状态。人懒洋洋的时候,肯定不会特别主动的做这做那。一个不在状态的孩子,也是跟不在状态的大人一样的,对于一些没吸引力的事儿与人,真的提不起啥兴趣来。有时道理太复杂,跟孩子说不通,倒不如直接刺激孩子进入比较好的身心状态,还更能促进他们紧张起来。

至于方法,我认为有四种非常值得采纳

提前准备。每次出差的前夜,我都会把行李收拾好——衣服、洗漱用品、电脑、证件,一个都不能少。我们也都有这样一个同事:每次他都因为收拾行李太晚匆匆忙忙赶到机场,次次满头大汗,却次次死不悔改。提前准备,恰恰是抗击磨蹭的良好方法,类似“穿这个还是穿那个?”的问题才是最浪费时间的。我儿子现在上幼儿园,家庭作业头一天写好,穿的衣服头一天挑好拿出来,书包头一天收拾好。每天起床,该穿哪件该干什么,其实都已经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有条不紊也就水到渠成。现在我儿子时不时还要选一下明天要穿哪件衣服去学校(甚至包括内裤),这很好,我也非常支持,毕竟,你只有心里有数了,到时候才最容易找到节奏。

给行为增加竞技性。孩子未必会喜欢乖乖穿衣服,但孩子总是喜欢游戏的,而且更喜欢有竞技性的游戏。很多家长满心琢磨“让孩子再睡会儿”,自己拾掇完了才叫孩子起床,然后一个劲嫌弃孩子磨蹭。其实,你都穿好了你当然嫌他慢了。为什么不能让孩子和我们一起呢,为什么不能把要做的事情变成一次小小的比赛呢?

解决“如果没做到又怎样”的问题。我发现,很多家庭里,孩子是不用为磨蹭“买单”的。他们再磨蹭,家长也会让他们准时到校,作业写完,衣服和鞋穿的整整齐齐。既然磨蹭没代价,那为什么还要勤快呢?磨蹭总要有点成本,这才是对勤快的公平。

家长少两句废话,谢谢。“苦口婆心”是很多家长的常态,为了让慢吞吞的孩子做点什么,家长们有时会变成《大话西游》里面的唐僧。提要求有时候变成了碎碎念,力度与效果就会打折扣。让孩子干啥你就说,提要求不要变成了老太太又臭又长的裹脚布。军队里,每一个命令都很直接“稍息!立正!向右转!”让人听了就想跟着动。在家里也应该借鉴,提要求,你不用严厉,但你有必要做到够直接。

我有个朋友,家里俩孩子。

按理说,他们家早上给孩子穿衣服是非常麻烦的事,因为有俩孩子,工作量要乘以二,管理难度要乘以二。

但他上班从不迟到。

因为他们家的孩子,天天早上都要经历一次接力赛,因此从不磨蹭。在这个比赛中,孩子们互有输赢,但好在比赛天天有,孩子们就更是乐此不疲。

我这个朋友在组织比赛的过程中,值得称道的做法有三个:

给比赛设立多个连续目标,让它变成一个铁人三项比赛而不是百米短跑比赛。每天早上,他给出的要求都很直接简短:“先穿衣服!再洗脸!再刷牙!再吃早饭!再穿鞋出发!”但次日早上,他又可能会调整活动的顺序或者增删一些小的环节。这么一来,这个游戏的可玩性就大大增强,孩子们也不会感觉乏味。

给比赛来一首背景音乐,他给我说最好使的是这首:“william tell overture”威廉泰尔序曲。(亚萍你让剪辑在这里插一段这曲子的经典旋律)咱们也一起来听一下。这曲子本身就容易激发人的活力,能非常快的带领孩子进入状态。

对于取得胜利的孩子真诚鼓励,对于失败的那一个,更是要真诚的鼓励他今天可以在其他的竞争环节有更好表现。说实在的,我觉得他的做法,既让孩子不磨蹭,又能培养孩子的抗挫折能力。着实不错。

至于我家孩子,也不怎么磨蹭,我想,跟日常生活中践行了四种方法,也是不无关系。

供你参考。 查看全部
每次北京气温骤降,我妈就会连着给我打好几个电话,主题只有一个:穿秋裤。

我老大不情愿一直在推脱,老太太生气了:“办点事磨磨唧唧,跟小时候一样!”

看来我的拖延症从小就有,是个慢性病。

成年人叫拖延,小朋友叫磨蹭。家长对于孩子磨蹭如临大敌,原因无非两个:磨蹭耽误了生活的节奏;如果不管,今天的磨蹭可能会变成明天的懒惰。

对于 5 岁以上的孩子来说,刻意磨蹭通常并不是懒惰,磨蹭是一种对立。玩儿游戏的时候,一个个都勤快着呢。

但对于 5 岁以下的孩子来说,磨蹭更多是因他们还无法完全认清事物之间的关系,也尚不能很好的完成对于未来行为的规划。

对于低龄的幼儿来说,解决孩子拖拖拉拉,家长的应对原则无非只有两个:

帮孩子解决一个核心问题:“做这件事跟我有什么关系?”家长们很难回归到孩子的视角去认识世界。其实孩子并不能很好认知“穿衣服”和“全家一起出门”之间的关系,也不太明白“赶快睡觉”是为了能够给明天养精蓄锐。我们有必要帮助孩子解读——现在做这些,跟他到底有怎样的关联。

想办法刺激孩子的行为动机,激发孩子“做点什么”的身心状态。人懒洋洋的时候,肯定不会特别主动的做这做那。一个不在状态的孩子,也是跟不在状态的大人一样的,对于一些没吸引力的事儿与人,真的提不起啥兴趣来。有时道理太复杂,跟孩子说不通,倒不如直接刺激孩子进入比较好的身心状态,还更能促进他们紧张起来。

至于方法,我认为有四种非常值得采纳

提前准备。每次出差的前夜,我都会把行李收拾好——衣服、洗漱用品、电脑、证件,一个都不能少。我们也都有这样一个同事:每次他都因为收拾行李太晚匆匆忙忙赶到机场,次次满头大汗,却次次死不悔改。提前准备,恰恰是抗击磨蹭的良好方法,类似“穿这个还是穿那个?”的问题才是最浪费时间的。我儿子现在上幼儿园,家庭作业头一天写好,穿的衣服头一天挑好拿出来,书包头一天收拾好。每天起床,该穿哪件该干什么,其实都已经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有条不紊也就水到渠成。现在我儿子时不时还要选一下明天要穿哪件衣服去学校(甚至包括内裤),这很好,我也非常支持,毕竟,你只有心里有数了,到时候才最容易找到节奏。

给行为增加竞技性。孩子未必会喜欢乖乖穿衣服,但孩子总是喜欢游戏的,而且更喜欢有竞技性的游戏。很多家长满心琢磨“让孩子再睡会儿”,自己拾掇完了才叫孩子起床,然后一个劲嫌弃孩子磨蹭。其实,你都穿好了你当然嫌他慢了。为什么不能让孩子和我们一起呢,为什么不能把要做的事情变成一次小小的比赛呢?

解决“如果没做到又怎样”的问题。我发现,很多家庭里,孩子是不用为磨蹭“买单”的。他们再磨蹭,家长也会让他们准时到校,作业写完,衣服和鞋穿的整整齐齐。既然磨蹭没代价,那为什么还要勤快呢?磨蹭总要有点成本,这才是对勤快的公平。

家长少两句废话,谢谢。“苦口婆心”是很多家长的常态,为了让慢吞吞的孩子做点什么,家长们有时会变成《大话西游》里面的唐僧。提要求有时候变成了碎碎念,力度与效果就会打折扣。让孩子干啥你就说,提要求不要变成了老太太又臭又长的裹脚布。军队里,每一个命令都很直接“稍息!立正!向右转!”让人听了就想跟着动。在家里也应该借鉴,提要求,你不用严厉,但你有必要做到够直接。

我有个朋友,家里俩孩子。

按理说,他们家早上给孩子穿衣服是非常麻烦的事,因为有俩孩子,工作量要乘以二,管理难度要乘以二。

但他上班从不迟到。

因为他们家的孩子,天天早上都要经历一次接力赛,因此从不磨蹭。在这个比赛中,孩子们互有输赢,但好在比赛天天有,孩子们就更是乐此不疲。

我这个朋友在组织比赛的过程中,值得称道的做法有三个:

给比赛设立多个连续目标,让它变成一个铁人三项比赛而不是百米短跑比赛。每天早上,他给出的要求都很直接简短:“先穿衣服!再洗脸!再刷牙!再吃早饭!再穿鞋出发!”但次日早上,他又可能会调整活动的顺序或者增删一些小的环节。这么一来,这个游戏的可玩性就大大增强,孩子们也不会感觉乏味。

给比赛来一首背景音乐,他给我说最好使的是这首:“william tell overture”威廉泰尔序曲。(亚萍你让剪辑在这里插一段这曲子的经典旋律)咱们也一起来听一下。这曲子本身就容易激发人的活力,能非常快的带领孩子进入状态。

对于取得胜利的孩子真诚鼓励,对于失败的那一个,更是要真诚的鼓励他今天可以在其他的竞争环节有更好表现。说实在的,我觉得他的做法,既让孩子不磨蹭,又能培养孩子的抗挫折能力。着实不错。

至于我家孩子,也不怎么磨蹭,我想,跟日常生活中践行了四种方法,也是不无关系。

供你参考。

婴儿打疫苗,针打完几秒后才哭,是反应迟钝吗?

law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208 次浏览 • 2019-07-15 11:14 • 来自相关话题

并不是因为婴儿反应迟钝呀,其实婴儿的反应才是最自然的。的确是拔针完了才会更痛,这才是婴儿哭得晚的原因。

对小婴儿来说,各类痛觉感受器已经发育成熟,对于痛觉刺激感受是很敏感的,照顾过宝宝的家长可能会发现,如果尿布稍微粗糙一点,小屁股红一点,孩子就会哇哇哭。婴儿具备对疼痛的感觉功能,这一点是很容易观察到的。为什么打针的时候反而等拔针完了才哭呢?是因为的确是这样,拔针了才会痛。

这个结论很反常识,我也是在上个月去接种疫苗后才意识到这一点。因为做为成年人接种疫苗也是在拔针后疼痛更厉害。反过来也印证了婴儿的反应是自然的。

那么为什么疫苗接种后,要等拔针了才开始疼呢?在打疫苗时发生了什么呢?

我们说的疫苗接种,实际上是做一个药品的肌肉注射。医生使用注射器的针头刺入皮肤,通过真皮层,最后达到肌肉组织,然后将疫苗(液态的药品)从针管中推入肌肉组织之间。然后拔出针头。整个过程是非常迅速的,熟练的工作人员可以把过程控制在几秒钟之内。

使用的注射器是1ml的注射器,配的是0.45mm直径的针头。这个是非常纤细的针头型号,比平时进行抽血化验的头皮针还要细。针刺的疼痛程度和针的粗细是有关系,越细的针疼痛程度越轻。进行疫苗接种的针头穿刺造成的感觉,类似于被蚊子叮的一瞬间,轻于静脉抽血化验的感觉。这种程度的疼痛由于时间短,孩子是可以忍受的。

针刺进入皮肤时会物理性的刺激皮肤感受器,这些感受器将刺激转化为信号,然后通过神经系统传入脑部,造成疼痛的感觉。皮肤的感受器有一个特点就是除了刺激需要一定强度之外,还需要一定面积,才能够唤醒感受器转换,这也就是为什么针越细感觉越轻微的原因。而刺激持续时间也是影响痛觉的一个因素,由于几秒钟内就拔出针头,所以皮肤的感觉并不会强烈到难以忍受。

这也就是为什么孩子在刚扎针进去的时候不会马上表现出痛苦的原因,针扎进去,虽然有感觉,但是并没有达到痛苦的程度。

那为什么拔针后反而开始疼痛呢? 是因为药品达到了肌肉纤维之间,肌肉组织内也有疼痛感受器。和皮肤的感受器不同的是,肌肉组织内感受器较迟钝,但是对化学性刺激更为敏感,药物进入肌肉组织内会强烈的刺激化学感受器,造成疼痛信号持续传递进入脑部产生疼痛。以我个人的感觉,这种疼痛类似于快步走时胳膊撞到墙角的程度。而且肌肉内部的疼痛感受器有一个特点是慢适应性,是什么意思呢,就是只要刺激持续存在,疼痛的程度就不会减轻。和皮肤感受器相反,皮肤的感受器是快适应性,如果一个刺激长时间没有变化的存在,感受器就会减少传入信号的程度。我个人的感觉是持续了大约5分钟左右才开始缓解。因为我接种的是和小朋友接种的一样的麻腮风疫苗,应该和小朋友接种的感受是差不多的。

所以肌肉组织内药物的刺激才是孩子哭泣的原因,这个疼痛比皮肤更为强烈,持续时间也长,需要在药物推入肌肉以后才会感觉到,这也就是为什么孩子会晚一点哭泣的原因。

当然大一点的孩子由于有了记忆,可能在扎针之前回想起以前扎针的难受,所以会害怕得哭,这个和小婴儿又不一样了。

所以如果宝宝打完疫苗开始哭的话,不用笑话孩子,真的是有点疼的。可以安慰安慰宝宝,给点好吃的或抱一抱亲一亲,都是可以安抚孩子的。如果是小婴儿,吸吮母乳或者安抚奶嘴,都可以让宝宝感觉好受一点。 查看全部
并不是因为婴儿反应迟钝呀,其实婴儿的反应才是最自然的。的确是拔针完了才会更痛,这才是婴儿哭得晚的原因。

对小婴儿来说,各类痛觉感受器已经发育成熟,对于痛觉刺激感受是很敏感的,照顾过宝宝的家长可能会发现,如果尿布稍微粗糙一点,小屁股红一点,孩子就会哇哇哭。婴儿具备对疼痛的感觉功能,这一点是很容易观察到的。为什么打针的时候反而等拔针完了才哭呢?是因为的确是这样,拔针了才会痛。

这个结论很反常识,我也是在上个月去接种疫苗后才意识到这一点。因为做为成年人接种疫苗也是在拔针后疼痛更厉害。反过来也印证了婴儿的反应是自然的。

那么为什么疫苗接种后,要等拔针了才开始疼呢?在打疫苗时发生了什么呢?

我们说的疫苗接种,实际上是做一个药品的肌肉注射。医生使用注射器的针头刺入皮肤,通过真皮层,最后达到肌肉组织,然后将疫苗(液态的药品)从针管中推入肌肉组织之间。然后拔出针头。整个过程是非常迅速的,熟练的工作人员可以把过程控制在几秒钟之内。

使用的注射器是1ml的注射器,配的是0.45mm直径的针头。这个是非常纤细的针头型号,比平时进行抽血化验的头皮针还要细。针刺的疼痛程度和针的粗细是有关系,越细的针疼痛程度越轻。进行疫苗接种的针头穿刺造成的感觉,类似于被蚊子叮的一瞬间,轻于静脉抽血化验的感觉。这种程度的疼痛由于时间短,孩子是可以忍受的。

针刺进入皮肤时会物理性的刺激皮肤感受器,这些感受器将刺激转化为信号,然后通过神经系统传入脑部,造成疼痛的感觉。皮肤的感受器有一个特点就是除了刺激需要一定强度之外,还需要一定面积,才能够唤醒感受器转换,这也就是为什么针越细感觉越轻微的原因。而刺激持续时间也是影响痛觉的一个因素,由于几秒钟内就拔出针头,所以皮肤的感觉并不会强烈到难以忍受。

这也就是为什么孩子在刚扎针进去的时候不会马上表现出痛苦的原因,针扎进去,虽然有感觉,但是并没有达到痛苦的程度。

那为什么拔针后反而开始疼痛呢? 是因为药品达到了肌肉纤维之间,肌肉组织内也有疼痛感受器。和皮肤的感受器不同的是,肌肉组织内感受器较迟钝,但是对化学性刺激更为敏感,药物进入肌肉组织内会强烈的刺激化学感受器,造成疼痛信号持续传递进入脑部产生疼痛。以我个人的感觉,这种疼痛类似于快步走时胳膊撞到墙角的程度。而且肌肉内部的疼痛感受器有一个特点是慢适应性,是什么意思呢,就是只要刺激持续存在,疼痛的程度就不会减轻。和皮肤感受器相反,皮肤的感受器是快适应性,如果一个刺激长时间没有变化的存在,感受器就会减少传入信号的程度。我个人的感觉是持续了大约5分钟左右才开始缓解。因为我接种的是和小朋友接种的一样的麻腮风疫苗,应该和小朋友接种的感受是差不多的。

所以肌肉组织内药物的刺激才是孩子哭泣的原因,这个疼痛比皮肤更为强烈,持续时间也长,需要在药物推入肌肉以后才会感觉到,这也就是为什么孩子会晚一点哭泣的原因。

当然大一点的孩子由于有了记忆,可能在扎针之前回想起以前扎针的难受,所以会害怕得哭,这个和小婴儿又不一样了。

所以如果宝宝打完疫苗开始哭的话,不用笑话孩子,真的是有点疼的。可以安慰安慰宝宝,给点好吃的或抱一抱亲一亲,都是可以安抚孩子的。如果是小婴儿,吸吮母乳或者安抚奶嘴,都可以让宝宝感觉好受一点。

如何把握给孩子奖励的尺度

law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354 次浏览 • 2019-07-02 10:07 • 来自相关话题

「据题主问,如果是第一次发生的情况,建议家长奖励孩子」

说到给孩子奖励,相信很多父母都有过不同的经历,确实奖励能带给孩子一些动力,但对于奖励孩子物质将有两个不同的研究和不同的看法:

1、2001年University of Alberta的Judy Cameron发表了文章得出了另一结论。

基于96个实验的结果,Cameron指出物质奖励有助于提高人们在不喜欢做的事情上花的时间,并且拿到奖励的人并不会比没有拿到奖励的人展现出更低的动机。

2.相反的一个案例:

心理学家雷珀曾经做过一个实验:找到一些喜欢绘画的孩子分为两组,一组许诺“画得好就奖励”。另一组告诉他们“非常期待经常看到你们的作品”。两个组的孩子都高兴地画画,前一组的孩子得到了奖品,后一组的孩子得到了赞赏。

三个星期以后前一组的孩子兴趣明显降低,大多不情愿主动去绘画了,后一组的孩子却一如既往,兴致不减。这个实验曾反复进行多次,结果都是一样的。

如今面对奖励这件事情,也让很多父母陷入了纠结,这里想和大家分享几点:

1、一旦答应孩子的,就要做到

如果是之前给孩子约定好的奖励,最好如约执行,不要中途反馈或者延迟满足,以免影响孩子的内驱力及主动意识。

2、不要局限于奖励的内容

比如:奖励不仅仅是物质上的东西,也可以是孩子平时很向往的一些活动或者夏令营,或者语言上的奖励,重点让孩子感受到父母对自己的认可及信任。

3、如果孩子离奖励很近了,但还未达到,父母该如何做?

比如以上的案例,孩子就差了一分,但内心希望得到奖励。

如果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孩子又提出了这种需求,父母可以和孩子做一次深入的沟通,让孩子明白这次虽然没有达到约定的目标,之所以会奖励他的原因,但重点是帮助孩子复盘粗心的问题。

如果已经出现过几次,那么父母最好坚持原则,毕竟有规则在先,以免孩子会出现:规则其实是可以打破的错误认知。

关于奖励孩子,还想说的是「以「资」鼓励,其实是另一种简单粗暴」,物质奖励不是完全没有意义,如果你是个吝惜教育心力成本的父母,那物质奖励对于你而言,绝对是一股减负的清流!




使用它,意味着:

● 你不需要一遍遍讲道理,讲到口吐白沫心慌气短;

● 你可以不以身作则、只需拿出一张100条事物价值清单,按劳付款;

● 你不需要动脑筋周旋,用漫长的陪伴和监督来帮助孩子养成一个好习惯;

因为,你认为孩子的所有行为都可以依赖KPI来科学管理,唯结果论,貌似让教育这件事儿变得简单多了呀!

对当代动机理论有重大影响的两位心理学家Deci Edward L.和Ryan Richard M.认为,每个人都有三个基本心理需要,如果它们得到满足,内在动力就会大大提高,孩子也不例外,直接表现就是,他付出努力的程度并不取决于外在物质的奖励。

● 第一是归属感(relatedness),让孩子明白,做一件事无论结果如何,都能感受到爱、尊重和接纳。

● 第二是自主感(autonomy),让孩子感到行为可以由自己决定。

● 第三是胜任感(competence),它至关重要,指孩子觉得他能、他行、他可以。例如“我会画水墨画”、“我能炒鸡蛋”、“我能和小伙伴合作搭乐高大楼”⋯⋯

且不说现在的孩子什么都不缺,即使缺,也绝不是什么生活必须品,从这个意义来说,任何物质奖励都可有可无,一旦需要付出极大的努力才能得到,孩子也许宁肯放弃。放弃得多了,不仅斗志没有激起,反而产生挫败感,越发不自信,越发没有上进心,请看有养关于‘奖励孩子’的漫画。






所以,真正优秀的孩子,绝不是靠金钱奖励出来的,某些看起来生了效的物质激励,实际上只是巧合,只产生了很小的作用,真正起作用的还是内在动力。用金钱「收买」孩子,是一种胜算很小的策略,它将金钱设置为奋斗的目标,而这个目标所能提供的动力非常有限。

孩子终会长大,如果他带着这样简单粗暴的逻辑去面对自己的人生,总为外在的激励而活,他自己的生命也将永远处于桎梏之中,为人父母,难道不觉得可悲吗?

如何刺激孩子产生内在动力,才是父母最该关注的问题。

文中观点由国家高级育婴师、心理咨询师、北大家庭文化与家庭教育研究所研究员 王青 老师提供 查看全部
「据题主问,如果是第一次发生的情况,建议家长奖励孩子」

说到给孩子奖励,相信很多父母都有过不同的经历,确实奖励能带给孩子一些动力,但对于奖励孩子物质将有两个不同的研究和不同的看法:


1、2001年University of Alberta的Judy Cameron发表了文章得出了另一结论。

基于96个实验的结果,Cameron指出物质奖励有助于提高人们在不喜欢做的事情上花的时间,并且拿到奖励的人并不会比没有拿到奖励的人展现出更低的动机。

2.相反的一个案例:

心理学家雷珀曾经做过一个实验:找到一些喜欢绘画的孩子分为两组,一组许诺“画得好就奖励”。另一组告诉他们“非常期待经常看到你们的作品”。两个组的孩子都高兴地画画,前一组的孩子得到了奖品,后一组的孩子得到了赞赏。

三个星期以后前一组的孩子兴趣明显降低,大多不情愿主动去绘画了,后一组的孩子却一如既往,兴致不减。这个实验曾反复进行多次,结果都是一样的。

如今面对奖励这件事情,也让很多父母陷入了纠结,这里想和大家分享几点:

1、一旦答应孩子的,就要做到

如果是之前给孩子约定好的奖励,最好如约执行,不要中途反馈或者延迟满足,以免影响孩子的内驱力及主动意识。

2、不要局限于奖励的内容

比如:奖励不仅仅是物质上的东西,也可以是孩子平时很向往的一些活动或者夏令营,或者语言上的奖励,重点让孩子感受到父母对自己的认可及信任。

3、如果孩子离奖励很近了,但还未达到,父母该如何做?

比如以上的案例,孩子就差了一分,但内心希望得到奖励。

如果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孩子又提出了这种需求,父母可以和孩子做一次深入的沟通,让孩子明白这次虽然没有达到约定的目标,之所以会奖励他的原因,但重点是帮助孩子复盘粗心的问题。

如果已经出现过几次,那么父母最好坚持原则,毕竟有规则在先,以免孩子会出现:规则其实是可以打破的错误认知。

关于奖励孩子,还想说的是「以「资」鼓励,其实是另一种简单粗暴」,物质奖励不是完全没有意义,如果你是个吝惜教育心力成本的父母,那物质奖励对于你而言,绝对是一股减负的清流!




使用它,意味着:

● 你不需要一遍遍讲道理,讲到口吐白沫心慌气短;

● 你可以不以身作则、只需拿出一张100条事物价值清单,按劳付款;

● 你不需要动脑筋周旋,用漫长的陪伴和监督来帮助孩子养成一个好习惯;

因为,你认为孩子的所有行为都可以依赖KPI来科学管理,唯结果论,貌似让教育这件事儿变得简单多了呀!

对当代动机理论有重大影响的两位心理学家Deci Edward L.和Ryan Richard M.认为,每个人都有三个基本心理需要,如果它们得到满足,内在动力就会大大提高,孩子也不例外,直接表现就是,他付出努力的程度并不取决于外在物质的奖励。

● 第一是归属感(relatedness),让孩子明白,做一件事无论结果如何,都能感受到爱、尊重和接纳。

● 第二是自主感(autonomy),让孩子感到行为可以由自己决定。

● 第三是胜任感(competence),它至关重要,指孩子觉得他能、他行、他可以。例如“我会画水墨画”、“我能炒鸡蛋”、“我能和小伙伴合作搭乐高大楼”⋯⋯

且不说现在的孩子什么都不缺,即使缺,也绝不是什么生活必须品,从这个意义来说,任何物质奖励都可有可无,一旦需要付出极大的努力才能得到,孩子也许宁肯放弃。放弃得多了,不仅斗志没有激起,反而产生挫败感,越发不自信,越发没有上进心,请看有养关于‘奖励孩子’的漫画。

v2-c5549d42984d34b6ad7d18b589cda782_b.jpg


所以,真正优秀的孩子,绝不是靠金钱奖励出来的,某些看起来生了效的物质激励,实际上只是巧合,只产生了很小的作用,真正起作用的还是内在动力。用金钱「收买」孩子,是一种胜算很小的策略,它将金钱设置为奋斗的目标,而这个目标所能提供的动力非常有限。

孩子终会长大,如果他带着这样简单粗暴的逻辑去面对自己的人生,总为外在的激励而活,他自己的生命也将永远处于桎梏之中,为人父母,难道不觉得可悲吗?

如何刺激孩子产生内在动力,才是父母最该关注的问题。


文中观点由国家高级育婴师、心理咨询师、北大家庭文化与家庭教育研究所研究员 王青 老师提供


孩子 4 岁总是慢半拍,总觉得很笨,怎么调节自己心态?

law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324 次浏览 • 2019-06-26 11:11 • 来自相关话题

作为一名运动训练科班出身,又赴美进修过田径教学的大学老师,以及两名孩子的爸爸,我想说:看似简单的动作,其实并不容易,尤其对孩子而言。

拍球技能的形成

生理学认为,运动技能是运动反射的新形式,是根据条件反射的机制建成的。也就是说,在我们真正掌握某项运动技能之前,必须得经过大量的重复练习,使之成为一种「条件反射」。

实际上,拍球运动技术动作的形成可以分为四个过程:

泛化相

在运动技能形成的伊始,「拍球、球动」等新异刺激传输到大脑,引起有关中枢的神经元强烈兴奋,此时兴奋和抑制过程都依照大脑皮质本身的运动规律而扩散,使条件反射暂时联系很不稳定,出现泛化现象。

在这一阶段,孩子拍球时会呈现出动作不协调,有多余动作,动作不连贯,能量消耗多,没拍一会儿就感到累了。与此同时,孩子对如何排球这一动作的概念也非常不清晰。

分化相

在大量练习后,随着孩子对正确拍球动作概念的建立,和对拍球感觉的不断准确,大脑皮质的兴奋和抑制将日趋完善和精确,从而纠正部分错误动作,能够比较顺利和连贯的完成完整的动作,初步形成了运动技术。

这一阶段,孩子容易受到新异刺激和强烈刺激的干扰,使得动作技能将重新出现多余动作。

巩固相

通过反复练习,大脑皮质的兴奋和抑制过程,将更加集中形成运动动力定型,此时不仅动作准确协调,动作的细节准确无误,即使出现了环境条件的改变和其它干扰刺激,动作也不易受到破坏。

自动化相

随着运动技能的巩固和发展,孩子拍球的动作会更加熟练,也能在「低意识控制」情况下完成运动技能及出现自动化。但即便如此,当环境变化、使自动化过程受到阻碍时,孩子又会出现有意识的动作。例如,篮球运动员运球上篮时,遇到防守,使他的动作受到干扰,从而令其做出分球这一有意识的动作。

家长为什么着急

为什么家长看到孩子学习运动技能时会感到心急?

因为在我们成长的过程中,通过大量反复的练习,已经达到了拍球技能自动化的阶段,甚至忘记了曾经有过的、需要一点点纠正的拍球分解动作和细节。

有时,我也会帮助亲朋好友的孩子做一些运动训练的指导。让我印象非常深刻的是,只要家长在身旁,孩子的动作中非常容易出现变形。

家长在一旁不停呼喊、纠正、吼叫,这类的强烈刺激,很容易干扰孩子原本的动作:

一方面,在孩子刚学会某一动作技能时,家长的干扰容易让孩子的动作变形,出现多余动作;
另一方面,即使孩子的动作技能已经趋于自动化了,但外界的干扰和刺激,还可能使得孩子将原本可以「低意识控制」的动作,变成主动意识的动作,从而出现动作改变、发挥不好等情况。

所以,我通常会请求家长在一旁观看时,不要给予任何评论,也不要直接和孩子沟通,甚至去旁边遛弯、休息一会,最后阶段再过来观看。

家长可以怎么做

如果我们要在家自行指导孩子练习,应该怎么做呢?

放平心态

运动技能的发展一定是有一个过程、需要反复练习的。

4 岁半的孩子也许能熟练的拍球,但这和平时的训练和练习是分不开的;如果孩子在幼儿园时注意力不够集中,或者发展存在一定的个体差异,可以课后和平时增加练习,让孩子迎头赶上。

诚如上文所说,着急不仅没有用,反而会增加孩子的心理负担,成为强烈干扰,影响孩子原本运动技能的形成。

分阶段教学

泛化相阶段:示范和讲解。

注重直观教学,多以示范和形象的讲解,让孩子建立正确的动作概念。在模仿联系中,要通过反馈,让孩子逐步建立自己对肌肉活动的感觉。这一阶段,既要及时指出主要错误,对正确的部分也要及时予以肯定、进行强化,这样才能促进分化抑制的建立。

分化相阶段:及时纠正错误。

特别注意错误动作的纠正,强调动作细节要求、反复实践。可以加强对动作的分析和思考,让孩子的运动技术日趋完善。

巩固相阶段:持续练习。

继续练习,从而不断加强和巩固已习得的运动技能。技术越复杂、难度越大的运动技能,消退速度也就越快。因此,要经常联系,让孩子多体会和感受动作的内容在规律,促进动作达到自动化程度。

自动化相阶段:不断检查。

坚持练习,不断检查动作质量。由于动作自动化是在低意识控制的情况下完成的,如果动作发生少许变动和误差,孩子自己是不会察觉到的——多次重复,则可能巩固变质的、错误的动作。

我放一个自己带孩子练习立定跳远的视频,供参考。

孩子「慢」,不代表孩子「笨」

现在,我想题主可能会改变最初的想法,发现孩子「拍球」这项运动技能看似简单,实则该技能的纯属化,并非一朝一夕之功。

「笨鸟先飞早入林」,即使孩子笨,通过多次练习,也可能取得比别人更好的成绩。

更何况孩子只是「需要耐心的引导」,就能慢慢接受和认知。这样的学习过程,可能比较「慢」,但孩子的性格应该是那种会仔细揣摩,强化本体感觉,从而学得很牢固的人。

不瞒你说,我家小乖也是这样的性格。有时候我们和朋友打了招呼,5 分钟,甚至 10 分钟以后,他才会突然开心地说:「刚才看见 XXX 姐姐了!」这岂止是慢半拍,简直和我们不在同一时间维度上!

但我并不担心他慢,也不担心他笨。

因为我知道,他只是需要更长的时间接受新生事物——而一旦掌握了这一经过仔细揣摩、认真思考的知识或者技能,他就会一直牢记在大脑里。

虽然现在他的思维敏捷性还不够好,但他逻辑的严密性、思维的发散性等等都没问题!

即使,退一万步说,孩子确实是「笨」——这也是我们无法改变的。他再笨,也是我们的孩子啊!所以,不如放平心态,想想如何能多帮助他。

家长的角色

我主张把技能学习交给学校,家长尽到自己作为监护人的职责就好。

也就是说,家长可以多鼓励孩子、爱孩子、照顾饮食起居、提供安全感和信任感——这些是父母角色的独特之处,是完全不同于学校老师的。

毕竟,老师见得多了,更不容易着急,更利于孩子掌握运动技能。

家长要做的,就是配合老师,回家以后以鼓励为主,强化孩子做得好的地方,然后鼓励孩子坚持练习。 查看全部
作为一名运动训练科班出身,又赴美进修过田径教学的大学老师,以及两名孩子的爸爸,我想说:看似简单的动作,其实并不容易,尤其对孩子而言。

拍球技能的形成

生理学认为,运动技能是运动反射的新形式,是根据条件反射的机制建成的。也就是说,在我们真正掌握某项运动技能之前,必须得经过大量的重复练习,使之成为一种「条件反射」。

实际上,拍球运动技术动作的形成可以分为四个过程:

泛化相

在运动技能形成的伊始,「拍球、球动」等新异刺激传输到大脑,引起有关中枢的神经元强烈兴奋,此时兴奋和抑制过程都依照大脑皮质本身的运动规律而扩散,使条件反射暂时联系很不稳定,出现泛化现象。

在这一阶段,孩子拍球时会呈现出动作不协调,有多余动作,动作不连贯,能量消耗多,没拍一会儿就感到累了。与此同时,孩子对如何排球这一动作的概念也非常不清晰。

分化相

在大量练习后,随着孩子对正确拍球动作概念的建立,和对拍球感觉的不断准确,大脑皮质的兴奋和抑制将日趋完善和精确,从而纠正部分错误动作,能够比较顺利和连贯的完成完整的动作,初步形成了运动技术。

这一阶段,孩子容易受到新异刺激和强烈刺激的干扰,使得动作技能将重新出现多余动作。

巩固相

通过反复练习,大脑皮质的兴奋和抑制过程,将更加集中形成运动动力定型,此时不仅动作准确协调,动作的细节准确无误,即使出现了环境条件的改变和其它干扰刺激,动作也不易受到破坏。

自动化相

随着运动技能的巩固和发展,孩子拍球的动作会更加熟练,也能在「低意识控制」情况下完成运动技能及出现自动化。但即便如此,当环境变化、使自动化过程受到阻碍时,孩子又会出现有意识的动作。例如,篮球运动员运球上篮时,遇到防守,使他的动作受到干扰,从而令其做出分球这一有意识的动作。

家长为什么着急

为什么家长看到孩子学习运动技能时会感到心急?

因为在我们成长的过程中,通过大量反复的练习,已经达到了拍球技能自动化的阶段,甚至忘记了曾经有过的、需要一点点纠正的拍球分解动作和细节。

有时,我也会帮助亲朋好友的孩子做一些运动训练的指导。让我印象非常深刻的是,只要家长在身旁,孩子的动作中非常容易出现变形。

家长在一旁不停呼喊、纠正、吼叫,这类的强烈刺激,很容易干扰孩子原本的动作:

一方面,在孩子刚学会某一动作技能时,家长的干扰容易让孩子的动作变形,出现多余动作;
另一方面,即使孩子的动作技能已经趋于自动化了,但外界的干扰和刺激,还可能使得孩子将原本可以「低意识控制」的动作,变成主动意识的动作,从而出现动作改变、发挥不好等情况。

所以,我通常会请求家长在一旁观看时,不要给予任何评论,也不要直接和孩子沟通,甚至去旁边遛弯、休息一会,最后阶段再过来观看。

家长可以怎么做

如果我们要在家自行指导孩子练习,应该怎么做呢?

放平心态

运动技能的发展一定是有一个过程、需要反复练习的。

4 岁半的孩子也许能熟练的拍球,但这和平时的训练和练习是分不开的;如果孩子在幼儿园时注意力不够集中,或者发展存在一定的个体差异,可以课后和平时增加练习,让孩子迎头赶上。

诚如上文所说,着急不仅没有用,反而会增加孩子的心理负担,成为强烈干扰,影响孩子原本运动技能的形成。

分阶段教学

泛化相阶段:示范和讲解。

注重直观教学,多以示范和形象的讲解,让孩子建立正确的动作概念。在模仿联系中,要通过反馈,让孩子逐步建立自己对肌肉活动的感觉。这一阶段,既要及时指出主要错误,对正确的部分也要及时予以肯定、进行强化,这样才能促进分化抑制的建立。

分化相阶段:及时纠正错误。

特别注意错误动作的纠正,强调动作细节要求、反复实践。可以加强对动作的分析和思考,让孩子的运动技术日趋完善。

巩固相阶段:持续练习。

继续练习,从而不断加强和巩固已习得的运动技能。技术越复杂、难度越大的运动技能,消退速度也就越快。因此,要经常联系,让孩子多体会和感受动作的内容在规律,促进动作达到自动化程度。

自动化相阶段:不断检查。

坚持练习,不断检查动作质量。由于动作自动化是在低意识控制的情况下完成的,如果动作发生少许变动和误差,孩子自己是不会察觉到的——多次重复,则可能巩固变质的、错误的动作。

我放一个自己带孩子练习立定跳远的视频,供参考。

孩子「慢」,不代表孩子「笨」

现在,我想题主可能会改变最初的想法,发现孩子「拍球」这项运动技能看似简单,实则该技能的纯属化,并非一朝一夕之功。

「笨鸟先飞早入林」,即使孩子笨,通过多次练习,也可能取得比别人更好的成绩。

更何况孩子只是「需要耐心的引导」,就能慢慢接受和认知。这样的学习过程,可能比较「慢」,但孩子的性格应该是那种会仔细揣摩,强化本体感觉,从而学得很牢固的人。

不瞒你说,我家小乖也是这样的性格。有时候我们和朋友打了招呼,5 分钟,甚至 10 分钟以后,他才会突然开心地说:「刚才看见 XXX 姐姐了!」这岂止是慢半拍,简直和我们不在同一时间维度上!

但我并不担心他慢,也不担心他笨。

因为我知道,他只是需要更长的时间接受新生事物——而一旦掌握了这一经过仔细揣摩、认真思考的知识或者技能,他就会一直牢记在大脑里。

虽然现在他的思维敏捷性还不够好,但他逻辑的严密性、思维的发散性等等都没问题!

即使,退一万步说,孩子确实是「笨」——这也是我们无法改变的。他再笨,也是我们的孩子啊!所以,不如放平心态,想想如何能多帮助他。

家长的角色

我主张把技能学习交给学校,家长尽到自己作为监护人的职责就好。

也就是说,家长可以多鼓励孩子、爱孩子、照顾饮食起居、提供安全感和信任感——这些是父母角色的独特之处,是完全不同于学校老师的。

毕竟,老师见得多了,更不容易着急,更利于孩子掌握运动技能。

家长要做的,就是配合老师,回家以后以鼓励为主,强化孩子做得好的地方,然后鼓励孩子坚持练习。

为什么小孩通常在疯玩之后就会发烧生病?

law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192 次浏览 • 2019-05-13 10:26 • 来自相关话题

疯玩后生病,已知和未知原因太多,个体情况不同,疾病情况也多,但是较多碰上一种疯玩后的发烧常见现象叫感冒。

为什么呢?

1、感冒太倒霉,它相对其它病,巧合多。

不一定疯玩后都会生病,更不一定疯玩后会感冒,但是感冒总有好死不死碰上疯玩几次。

人的一生以 70 年寿命估算,我们大约会患 100-200 次感冒。一般 7-10 天恢复的话,掐指一算人生路上,有两三年时间,不是在感冒,就是在通往感冒的路上。

疯不疯只是个背锅的。

2、疯玩出汗后,容易招惹细菌病毒

疯玩,就是很嗨很嗨很嗨,孩子热(乐)翻天。

对于小一点的孩子,大脑神经系统和汗腺发育尚不完善,在生长发育期其机体代谢旺盛,疯玩后会大量出汗,身体通过出汗来蒸发掉体内的热量,以调节正常的体温。

然后疯玩之后机体能量供应的需求增加,为保证能量供给,免疫系统就会来帮忙一起。但这样一来,分身再去抵御细菌病毒入侵就有些捉襟见肘,谁能忙过来呀!

再然后病原微生物容易入侵了,可能感冒了。

所谓的“感冒”是上呼吸道(包括鼻腔、咽或喉部)感染的总称。引起感冒的病毒多达 200 多种,其中有个叫鼻病毒的家伙占据了半壁江山,这些坏家伙们随时漂浮在空气中。

当孩子出汗后,不及时换干爽衣服,会容易“冷”,风一吹,汗液蒸发会带走身上温度。在低温的刺激下,鼻黏膜中的毛细血管收缩,供血量减少,免疫细胞数量也会下降,进入鼻腔的病毒就有更大的概率感染细胞。特别是在冬天疯玩,温度低了,机体对病毒的固有免疫应答作用越低,且冬天不光更冷,还干燥,更有利于病毒的生存。

而且滞留在身体表面的汗液过多,此时毛孔处于张开状态,就容易让皮肤表面成为大量细菌繁殖的温床。

所以,为了避免疯玩后感冒。请一定记住,让孩子不着凉、营养均衡、按时睡觉、定期接种、不乱吃药,让宝宝在日常生活中培养出自己的强大抵抗力,才是正经事。 查看全部
疯玩后生病,已知和未知原因太多,个体情况不同,疾病情况也多,但是较多碰上一种疯玩后的发烧常见现象叫感冒。

为什么呢?

1、感冒太倒霉,它相对其它病,巧合多。

不一定疯玩后都会生病,更不一定疯玩后会感冒,但是感冒总有好死不死碰上疯玩几次。

人的一生以 70 年寿命估算,我们大约会患 100-200 次感冒。一般 7-10 天恢复的话,掐指一算人生路上,有两三年时间,不是在感冒,就是在通往感冒的路上。

疯不疯只是个背锅的。

2、疯玩出汗后,容易招惹细菌病毒

疯玩,就是很嗨很嗨很嗨,孩子热(乐)翻天。

对于小一点的孩子,大脑神经系统和汗腺发育尚不完善,在生长发育期其机体代谢旺盛,疯玩后会大量出汗,身体通过出汗来蒸发掉体内的热量,以调节正常的体温。

然后疯玩之后机体能量供应的需求增加,为保证能量供给,免疫系统就会来帮忙一起。但这样一来,分身再去抵御细菌病毒入侵就有些捉襟见肘,谁能忙过来呀!

再然后病原微生物容易入侵了,可能感冒了。

所谓的“感冒”是上呼吸道(包括鼻腔、咽或喉部)感染的总称。引起感冒的病毒多达 200 多种,其中有个叫鼻病毒的家伙占据了半壁江山,这些坏家伙们随时漂浮在空气中。

当孩子出汗后,不及时换干爽衣服,会容易“冷”,风一吹,汗液蒸发会带走身上温度。在低温的刺激下,鼻黏膜中的毛细血管收缩,供血量减少,免疫细胞数量也会下降,进入鼻腔的病毒就有更大的概率感染细胞。特别是在冬天疯玩,温度低了,机体对病毒的固有免疫应答作用越低,且冬天不光更冷,还干燥,更有利于病毒的生存。

而且滞留在身体表面的汗液过多,此时毛孔处于张开状态,就容易让皮肤表面成为大量细菌繁殖的温床。

所以,为了避免疯玩后感冒。请一定记住,让孩子不着凉、营养均衡、按时睡觉、定期接种、不乱吃药,让宝宝在日常生活中培养出自己的强大抵抗力,才是正经事。

来吧,抱一抱自己心里那个小孩子

魅族科技CEO-雷布什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173 次浏览 • 2019-04-26 14:53 • 来自相关话题

 我们每个人内心,都有一个等待被看到、被听到、被理解、被接纳、被承认的婴儿,那是我们成长中受阻的部分,这个世界上,没有哪个人的成长那么顺利,我们每个内心都残留着不成熟的部分,我们每个人的人格中都有健康的部分和不健康的部分存在,我们精神病性的部分和成熟的部分比邻而居,而这个精神病性的部分,就是一些婴儿期的状态,因为某种阻力的影响,一直没有发展到成年人的成熟状态。

在我的工作中,有时我与我的求助者谈到他们那些非现实性的期待,他们会突然感觉到很害羞,也有的人会因为羞耻感而突然暴怒,他们会很急切的问我:你是说,我就是个巨婴吗?

关于“巨婴”,我并不知道该如何定义,如果一定要给他一个明确的概括的话,那应该是一种病理性自恋的状态吧?对于一个成年人,如果他一直处于婴儿般的等待无条件被满足,甚至期待自己什么努力都不用付出,就会得到无条件的被崇拜、被仰望等等,那他一定会是痛苦的,因为他的这些期待肯定会被现实一次次挫败;而他周围的人也会是痛苦的,因为他会强迫周围人满足他,如果他无法得到他所期待的满足,他就会用各种各样的方式向周围的人施加压力,比如责备对方让对方内疚、用暴怒控制对方、用自我伤害来攻击对方,等等,谁被这样对待时会舒服呢?除非这个人真的有非常强烈的受虐需要。

但这并不是说这个人是理所当然应该被批判的,他有他自己的身不由已。他给周围人带来了痛苦,他的确是需要学习更健康的方式和改善自己,但是,他也需要在与他人的交往中被承认他自己也因此承受着巨大的痛苦,而且他自己深陷其中,无法自救。

当一个人愿意思考,愿意为改善自己而做出努力时,这个人是可敬的,不管他的过去曾经制造过多少痛苦,他至少是有承认自己对他人的伤害的能力的,他只要承认自己要为那些痛苦承担一部分责任,他就有改变的可能。最可怕的是那种一直在把痛苦施加给别人,而他自己毫无反思能力,一直视别人的痛苦体验是对他的挑战的人,与他们共同生活的人,要么是勇士,要么会牺牲。

如果这些“勇士”或“牺牲者”是那个糟糕者的儿女呢?会是怎样的状况?

他们的成长一定会很艰难,他们很难得到自己作为一个独立的个体,作为一个“人”而被尊重,他们的内心,会有一个哭泣的婴儿,如果这个内在的婴儿不曾被照顾,就可能会持续一生影响着这个人的生命状态。

要么他们柔弱无助,因为害怕再度被伤害而退缩在自己的小世界里,不敢期待,不敢依恋,他们注定会时时感受到孤独又无助,但他们不敢奢望会被真正的“宠爱”,在成人之后的人际关系里,他们也许讨好,也许被动攻击,也许缺乏信任的能力,也许一直对人冷冰冰........;

要么他们内心充满了愤怒,视一些权力拥有者为迫害者,他们为了保护自己,让自己高度警觉,时刻提防着当权者的伤害,哪怕有一点点风吹草动,他们马上启动他们的防御工事:相比于感受到对方的关心与关怀,他们更容易将对方的行为感受为对他的敌意,所以会与对方的关系变得越来越紧张;

要么他们内在世界很混乱,他们无从分辨自己的权力是什么,自已有什么样的能力,自己是怎样一个人,他的这样的无从分辨,让他在人际关系中变得很无措:他不知道怎么判断是对方伤害了自己还是自己的行为需要改善,他不知道当对方伤害自己的时候,自己有没有权力拒绝,他不知道自己那些被伤害的感觉到底是来自真实的被伤害,还是自己的感觉出了问题......

他们所有的这些难以适应,其实就是他们内心那个无法长大的婴儿在驱使。即便他们也成为了父母,即便他们渐渐老去,如果他们一直没有得到过有效的帮助,他们的这些婴儿部分,并不能够跟随年纪的增长而成熟起来。如果,他们并不能够反思自己的生活,他们也会因为这些不成熟的部分,而再度制造他们儿女成长中的困难。

但这并不是说,父母要为儿女的成长负全部责任,我们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创伤,都有自己的婴儿部分,我们去修复那些创伤的部分,也许要花上一辈子时间,而且,还有可能一辈子也没有办法完全修复。所以,每一个父母都无法避免成为父母时,会给孩子带来伤害性体验,也许,当他们年老时再回忆,再反思,他们会发现自己做错了太多太多的事情,很后悔当年为什么会那样做,但历史就是历史,发生了就无法再改写,所以,养育儿女,也注定是一个充满遗憾的过程。而对于孩子来说,他们只能带着这些痛苦的部分慢慢长大,在长大的过程中帮助自己逐渐修复,在修复的过程中也会不断经历新的考验。

每一个婴儿在长大的过程中,也是不断对创伤进行修复的过程,修复的过程,就是一个人成长的过程。所以,这里有两个消息:坏消息是我们谁都逃不过痛苦的降临,我们一辈子都会与各种旧的、新的痛苦体验为伍,它们无法被完全避免,我们只能努力扩大我们与它们相处的能力;好消息是,一切都可以改变,如果我们自己愿意努力,尽管我们曾经经历过非常糟糕的成长过程,但是我们依然有机会改善一切,过上更好的生活。

改善的第一步是:承认自己的所有感受是真实的存在,只有我们承认它们的存时,我们才有机会倾听它们的诉求,才知道,它们在向我们寻找什么。

但这第一步都是非常难以做到的,因为我们每个人在成长过程中,遭遇那些痛苦体验时,总是试图存找到一些途径可以让自己感受到的痛苦少一些,这样才能帮助自己有努力活下去的勇气,哪个孩子长大的过程不是在情感世界中的九死一生呢,这么困难的活下来,找到一些保护自己的的盾牌是最可能的方式。

每个人所使用的盾牌(防御机制)是不一样的,有的人可能发展出的超强的理性思维功能,凡事理性,凡事思考,这样,他就不必让自己去感受自己的情感诉求,当他可以为每件事情都找出一个解释的时候,那就不必去理会心里正在浮起愤怒、委屈,等等。

有的人凡事愤怒,反正只要有错就是别人的错,这样,他就可以帮助自己站立在情绪掌控的至高点,让别人找不到机会指出他自己的错,这样他在感觉上就可以感觉是安全的,但真实的情况却可能是:由于他害怕自己犯错,所以他再也没有在错误中去学习,反倒成为了一个真正低能的人;

有的人凡事恐惧,只要能息事宁人,只要能避免冲突,哪怕牺牲自己的利益也在所不惜。他以为收获了和平,其实却是他对任何人都没有真正的信任,所以他也没有能力真正建立起安全亲密的关系。

总之每个人都会有自己一套独特的情感处理系统,导致他与自己的真实的情感世界产生了断层。所以我们要改善自己的内在世界,就要重新找回这些存在于自己内心的真实情感。

当年这些情感被驱逐出自己的感受,一定是有它自己的原因的,所以,现在要把它们找回来,也需要找到那个原因所在。很多人误解这个原因就是察看历史,以为只要知道当年发生了什么事情,就可以获得改善。这样的期待背后,其实还是渴望能找到一个人,能为自己的一切负责,这样自己就不必那么艰难去寻找改变了,只要这个负责人负责做出改变就可以了。只是,我们的人生中,并不真的存在这样一个负责人,如果有,也只能是我们自己。不管过去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们都不能回到过去阻止那些事情的发生了,但是我们可以立足于现在,改善现在那些无法适应现实生活的部分,帮助今后的生活变得更好。

所以,我们要寻找的原因是,是什么驱逐了那些不被允许存在的感受,只有当我们可以了解自己为了帮助自己感觉好一些,我们一直做着怎样的努力,而这些曾经也许有效的努力现在又是怎样影响着我们现在的生活,我们才有机会逐渐了解自己的生命是被什么样的过程推动着。

我们内心的每种情绪都对我们起着某种保护作用,当然不恰当的运用也会破坏我们的生命状态。比如愤怒可以带领我们远离伤害,但是失去管理的愤怒也会造成与他人的冲突;比如悲伤可以与我们丧失的爱的客体保持联结,但长久而超量的悲伤也可能形成抑郁,让我们生活品质大打折扣,等等。

所以,我们要找回失去的情感联结,我们就需要有勇气允许我们害怕的那些感受出现在我们的感受世界中,学习去理解它们,去接受它们的真实存在。

有的人很害怕人际冲突,从而禁止自己的愤怒,但是愤怒本身只是我们自己的一种情绪性感受,只有失去管理的愤怒,只有因为愤怒而产生的攻击性行为才是具有破坏性的,我们需要管理的是自己的破坏性行为,而不是禁止自己真实的情绪。也许,当你下次禁止自己的愤怒的时候,可以试着让自己去抱抱内心的那个婴儿,试着去倾听他关于被伤害的恐惧,你的愤怒是在提醒你,你心中的那个婴儿正在呼唤被保护。也许这时你可帮助那个婴儿得到 一个确认:你现在已经不再是一个柔弱的,随时处于危险威胁的孩子,你现在已经有能力保护自己,帮助自己:你可以试着说出你的愤怒,你可以用你的语言去拒绝对方对你伤害的意图,但不一定会用冲突的方式表达你的愤怒。

有的人对于爱与依恋的需要会感觉很羞耻,尤其是成长中曾经感受过在情感中被拒绝的人,或曾经历过虐待的人,他们担心自己如果对别人有爱的需要,就会再度被羞辱。但,你现在已经长大,你所遇上的每一个人也不都是如你曾经历的过的人一般具有伤害性,能够帮助你在人际关系中重建爱的体验的方式,不是逃避,而是新的、不断的尝试。只有当你的生命历程中,重新积累起足够多的不同经验时,你才会有更多的勇气去尝试建立爱的关系。当然,并不是每一个人都有能力给予你爱的、抱持的关系,那就尽量与人格健康的人,至少是善良的人在一起,试着远离那些靠吸食别人的自恋来满足自己的人(比如那些将自己装饰成“教主”一般的人物,需要被膜拜的人),远离那些以伤害他人为傲的人,建立在伤害他人基础上的力量感并不足取,真正有力量的人,可能正相反,他们是有能力承认人的有限与无力的人,他才有可能尊重他人的柔弱,才能在人性中充满关怀。如果你无从判断对方到底是不是安全健康的人,那也可以在你有爱的需要时,给自己多一些尝试的机会,去抱一抱内心的婴儿,去告诉他:我们人类就是这样的一种存在,我们都需要别人才能生存下来,爱与需要他人并不是一件可耻的事,只是有时候我没有遇上对的人,但那不代表我们有了错的需要。

有的人在关系中充满了不确定感,无法信任对方是愿意全心全意接纳自己的人,有时候这无法信任会让对方非常伤心,会直接破坏彼此的关系。当你再度浮起这样的恐惧时,可以去抱抱内心的那个婴儿,告诉他,你知道他的恐惧被再度伤害,知道他在努力保护着自己的安全,但是现在你也有能力给他一些保护,也请他放心给你一些机会做一些新尝试。甚至你也可以告诉你所爱的人,你内心的这些恐惧,这样,你们就可以一起去拥抱去保护那个恐惧的婴儿。

不管怎样,不管我们经历的怎样的人生,不管我们已经长到多大的年纪,只要我们自己不曾放弃自己,只要我们自己愿意努力让自己的未来生活得更好一点,我们总是有机会去试试的。如果我们生命中幸运的遇上了一个真正有爱的能力的人,不管他是我们的亲人、朋友,还是治疗师,那我们就有更多的机会获得成长与修复,毕竟来自他人的见证,我们内在世界的伤痛被看到、被承认,我们的情感被抱持、被呵护,那些来自他人的源源不断的爱的滋养,是无可或缺,也无法替代的,我们心中的婴儿,也需要来自他人的,爱的拥抱。 查看全部
 我们每个人内心,都有一个等待被看到、被听到、被理解、被接纳、被承认的婴儿,那是我们成长中受阻的部分,这个世界上,没有哪个人的成长那么顺利,我们每个内心都残留着不成熟的部分,我们每个人的人格中都有健康的部分和不健康的部分存在,我们精神病性的部分和成熟的部分比邻而居,而这个精神病性的部分,就是一些婴儿期的状态,因为某种阻力的影响,一直没有发展到成年人的成熟状态。

在我的工作中,有时我与我的求助者谈到他们那些非现实性的期待,他们会突然感觉到很害羞,也有的人会因为羞耻感而突然暴怒,他们会很急切的问我:你是说,我就是个巨婴吗?

关于“巨婴”,我并不知道该如何定义,如果一定要给他一个明确的概括的话,那应该是一种病理性自恋的状态吧?对于一个成年人,如果他一直处于婴儿般的等待无条件被满足,甚至期待自己什么努力都不用付出,就会得到无条件的被崇拜、被仰望等等,那他一定会是痛苦的,因为他的这些期待肯定会被现实一次次挫败;而他周围的人也会是痛苦的,因为他会强迫周围人满足他,如果他无法得到他所期待的满足,他就会用各种各样的方式向周围的人施加压力,比如责备对方让对方内疚、用暴怒控制对方、用自我伤害来攻击对方,等等,谁被这样对待时会舒服呢?除非这个人真的有非常强烈的受虐需要。

但这并不是说这个人是理所当然应该被批判的,他有他自己的身不由已。他给周围人带来了痛苦,他的确是需要学习更健康的方式和改善自己,但是,他也需要在与他人的交往中被承认他自己也因此承受着巨大的痛苦,而且他自己深陷其中,无法自救。

当一个人愿意思考,愿意为改善自己而做出努力时,这个人是可敬的,不管他的过去曾经制造过多少痛苦,他至少是有承认自己对他人的伤害的能力的,他只要承认自己要为那些痛苦承担一部分责任,他就有改变的可能。最可怕的是那种一直在把痛苦施加给别人,而他自己毫无反思能力,一直视别人的痛苦体验是对他的挑战的人,与他们共同生活的人,要么是勇士,要么会牺牲。

如果这些“勇士”或“牺牲者”是那个糟糕者的儿女呢?会是怎样的状况?

他们的成长一定会很艰难,他们很难得到自己作为一个独立的个体,作为一个“人”而被尊重,他们的内心,会有一个哭泣的婴儿,如果这个内在的婴儿不曾被照顾,就可能会持续一生影响着这个人的生命状态。

要么他们柔弱无助,因为害怕再度被伤害而退缩在自己的小世界里,不敢期待,不敢依恋,他们注定会时时感受到孤独又无助,但他们不敢奢望会被真正的“宠爱”,在成人之后的人际关系里,他们也许讨好,也许被动攻击,也许缺乏信任的能力,也许一直对人冷冰冰........;

要么他们内心充满了愤怒,视一些权力拥有者为迫害者,他们为了保护自己,让自己高度警觉,时刻提防着当权者的伤害,哪怕有一点点风吹草动,他们马上启动他们的防御工事:相比于感受到对方的关心与关怀,他们更容易将对方的行为感受为对他的敌意,所以会与对方的关系变得越来越紧张;

要么他们内在世界很混乱,他们无从分辨自己的权力是什么,自已有什么样的能力,自己是怎样一个人,他的这样的无从分辨,让他在人际关系中变得很无措:他不知道怎么判断是对方伤害了自己还是自己的行为需要改善,他不知道当对方伤害自己的时候,自己有没有权力拒绝,他不知道自己那些被伤害的感觉到底是来自真实的被伤害,还是自己的感觉出了问题......

他们所有的这些难以适应,其实就是他们内心那个无法长大的婴儿在驱使。即便他们也成为了父母,即便他们渐渐老去,如果他们一直没有得到过有效的帮助,他们的这些婴儿部分,并不能够跟随年纪的增长而成熟起来。如果,他们并不能够反思自己的生活,他们也会因为这些不成熟的部分,而再度制造他们儿女成长中的困难。

但这并不是说,父母要为儿女的成长负全部责任,我们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创伤,都有自己的婴儿部分,我们去修复那些创伤的部分,也许要花上一辈子时间,而且,还有可能一辈子也没有办法完全修复。所以,每一个父母都无法避免成为父母时,会给孩子带来伤害性体验,也许,当他们年老时再回忆,再反思,他们会发现自己做错了太多太多的事情,很后悔当年为什么会那样做,但历史就是历史,发生了就无法再改写,所以,养育儿女,也注定是一个充满遗憾的过程。而对于孩子来说,他们只能带着这些痛苦的部分慢慢长大,在长大的过程中帮助自己逐渐修复,在修复的过程中也会不断经历新的考验。

每一个婴儿在长大的过程中,也是不断对创伤进行修复的过程,修复的过程,就是一个人成长的过程。所以,这里有两个消息:坏消息是我们谁都逃不过痛苦的降临,我们一辈子都会与各种旧的、新的痛苦体验为伍,它们无法被完全避免,我们只能努力扩大我们与它们相处的能力;好消息是,一切都可以改变,如果我们自己愿意努力,尽管我们曾经经历过非常糟糕的成长过程,但是我们依然有机会改善一切,过上更好的生活。

改善的第一步是:承认自己的所有感受是真实的存在,只有我们承认它们的存时,我们才有机会倾听它们的诉求,才知道,它们在向我们寻找什么。

但这第一步都是非常难以做到的,因为我们每个人在成长过程中,遭遇那些痛苦体验时,总是试图存找到一些途径可以让自己感受到的痛苦少一些,这样才能帮助自己有努力活下去的勇气,哪个孩子长大的过程不是在情感世界中的九死一生呢,这么困难的活下来,找到一些保护自己的的盾牌是最可能的方式。

每个人所使用的盾牌(防御机制)是不一样的,有的人可能发展出的超强的理性思维功能,凡事理性,凡事思考,这样,他就不必让自己去感受自己的情感诉求,当他可以为每件事情都找出一个解释的时候,那就不必去理会心里正在浮起愤怒、委屈,等等。

有的人凡事愤怒,反正只要有错就是别人的错,这样,他就可以帮助自己站立在情绪掌控的至高点,让别人找不到机会指出他自己的错,这样他在感觉上就可以感觉是安全的,但真实的情况却可能是:由于他害怕自己犯错,所以他再也没有在错误中去学习,反倒成为了一个真正低能的人;

有的人凡事恐惧,只要能息事宁人,只要能避免冲突,哪怕牺牲自己的利益也在所不惜。他以为收获了和平,其实却是他对任何人都没有真正的信任,所以他也没有能力真正建立起安全亲密的关系。

总之每个人都会有自己一套独特的情感处理系统,导致他与自己的真实的情感世界产生了断层。所以我们要改善自己的内在世界,就要重新找回这些存在于自己内心的真实情感。

当年这些情感被驱逐出自己的感受,一定是有它自己的原因的,所以,现在要把它们找回来,也需要找到那个原因所在。很多人误解这个原因就是察看历史,以为只要知道当年发生了什么事情,就可以获得改善。这样的期待背后,其实还是渴望能找到一个人,能为自己的一切负责,这样自己就不必那么艰难去寻找改变了,只要这个负责人负责做出改变就可以了。只是,我们的人生中,并不真的存在这样一个负责人,如果有,也只能是我们自己。不管过去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们都不能回到过去阻止那些事情的发生了,但是我们可以立足于现在,改善现在那些无法适应现实生活的部分,帮助今后的生活变得更好。

所以,我们要寻找的原因是,是什么驱逐了那些不被允许存在的感受,只有当我们可以了解自己为了帮助自己感觉好一些,我们一直做着怎样的努力,而这些曾经也许有效的努力现在又是怎样影响着我们现在的生活,我们才有机会逐渐了解自己的生命是被什么样的过程推动着。

我们内心的每种情绪都对我们起着某种保护作用,当然不恰当的运用也会破坏我们的生命状态。比如愤怒可以带领我们远离伤害,但是失去管理的愤怒也会造成与他人的冲突;比如悲伤可以与我们丧失的爱的客体保持联结,但长久而超量的悲伤也可能形成抑郁,让我们生活品质大打折扣,等等。

所以,我们要找回失去的情感联结,我们就需要有勇气允许我们害怕的那些感受出现在我们的感受世界中,学习去理解它们,去接受它们的真实存在。

有的人很害怕人际冲突,从而禁止自己的愤怒,但是愤怒本身只是我们自己的一种情绪性感受,只有失去管理的愤怒,只有因为愤怒而产生的攻击性行为才是具有破坏性的,我们需要管理的是自己的破坏性行为,而不是禁止自己真实的情绪。也许,当你下次禁止自己的愤怒的时候,可以试着让自己去抱抱内心的那个婴儿,试着去倾听他关于被伤害的恐惧,你的愤怒是在提醒你,你心中的那个婴儿正在呼唤被保护。也许这时你可帮助那个婴儿得到 一个确认:你现在已经不再是一个柔弱的,随时处于危险威胁的孩子,你现在已经有能力保护自己,帮助自己:你可以试着说出你的愤怒,你可以用你的语言去拒绝对方对你伤害的意图,但不一定会用冲突的方式表达你的愤怒。

有的人对于爱与依恋的需要会感觉很羞耻,尤其是成长中曾经感受过在情感中被拒绝的人,或曾经历过虐待的人,他们担心自己如果对别人有爱的需要,就会再度被羞辱。但,你现在已经长大,你所遇上的每一个人也不都是如你曾经历的过的人一般具有伤害性,能够帮助你在人际关系中重建爱的体验的方式,不是逃避,而是新的、不断的尝试。只有当你的生命历程中,重新积累起足够多的不同经验时,你才会有更多的勇气去尝试建立爱的关系。当然,并不是每一个人都有能力给予你爱的、抱持的关系,那就尽量与人格健康的人,至少是善良的人在一起,试着远离那些靠吸食别人的自恋来满足自己的人(比如那些将自己装饰成“教主”一般的人物,需要被膜拜的人),远离那些以伤害他人为傲的人,建立在伤害他人基础上的力量感并不足取,真正有力量的人,可能正相反,他们是有能力承认人的有限与无力的人,他才有可能尊重他人的柔弱,才能在人性中充满关怀。如果你无从判断对方到底是不是安全健康的人,那也可以在你有爱的需要时,给自己多一些尝试的机会,去抱一抱内心的婴儿,去告诉他:我们人类就是这样的一种存在,我们都需要别人才能生存下来,爱与需要他人并不是一件可耻的事,只是有时候我没有遇上对的人,但那不代表我们有了错的需要。

有的人在关系中充满了不确定感,无法信任对方是愿意全心全意接纳自己的人,有时候这无法信任会让对方非常伤心,会直接破坏彼此的关系。当你再度浮起这样的恐惧时,可以去抱抱内心的那个婴儿,告诉他,你知道他的恐惧被再度伤害,知道他在努力保护着自己的安全,但是现在你也有能力给他一些保护,也请他放心给你一些机会做一些新尝试。甚至你也可以告诉你所爱的人,你内心的这些恐惧,这样,你们就可以一起去拥抱去保护那个恐惧的婴儿。

不管怎样,不管我们经历的怎样的人生,不管我们已经长到多大的年纪,只要我们自己不曾放弃自己,只要我们自己愿意努力让自己的未来生活得更好一点,我们总是有机会去试试的。如果我们生命中幸运的遇上了一个真正有爱的能力的人,不管他是我们的亲人、朋友,还是治疗师,那我们就有更多的机会获得成长与修复,毕竟来自他人的见证,我们内在世界的伤痛被看到、被承认,我们的情感被抱持、被呵护,那些来自他人的源源不断的爱的滋养,是无可或缺,也无法替代的,我们心中的婴儿,也需要来自他人的,爱的拥抱。

孩子才 2 岁,要不要带出去看世界?

law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169 次浏览 • 2019-04-17 14:53 • 来自相关话题

前段时间有一对父母电话咨询我,低龄幼儿要不要出门旅游看世界?他们家孩子现在满 2 岁了,从孩子 1 岁半开始,妈妈就带着她逐渐扩大活动半径,旅游的足迹从周边城市,延伸至国内热门景点珠海、厦门之类,然后扩展到旅游业发达的周边国家,比如泰国、日本、韩国等等。

父母双方都对女儿的教育很上心、乐于付出。妈妈认为,旅游有助于孩子开阔眼界,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而且很多微信文章都鼓励家长带着孩子旅游打卡,旅游风景衬托下的亲子照更是美好感人。旅途中因为孩子年幼,难免有些辛苦和波折,但是为了孩子的成长,仍是值得的付出。

带娃旅游的生力军是妈妈和外婆,爸爸由于工作需要,主要坐镇大后方,他观察到的,更多则是旅游对孩子生活稳定性和规律性的破坏。爸爸说,他不否认旅游也许对孩子的心智发展有好处,但是到底是不是真的有好处、有多大好处,孩子年纪太小,谁都说不清,也看不出来。

作为孩子的父亲,他看到的最直接的效果就是,每次孩子的饮食、睡眠作息、行为习惯刚开始有些规律,一出门旅游就得重新清零。反反复复这样下去,这位爸爸担心会影响孩子正常的生活和成长。

那么,究竟有没有必要带孩子出门旅游?

 

医学界的科普广泛流传过这么一个说法「脱离剂量谈毒性都是耍流氓」,沿用这个说辞,我认为,脱离年龄谈教育,同样是耍流氓。

发展心理学告诉我们,从初生的婴儿至老年人,每一个年龄阶段都有自己的发展性任务(developmental tasks),顺利地完成本年龄的发展性任务是儿童健康成长的基础,反之,则可能埋下成长的隐患。

0-3 岁的低幼儿童,最为需要和家长建立稳固的亲子联结,并在此基础上逐渐探索周遭的生活环境,获得更多的独立和自信。

因此,这个年龄段的家长们最需要提供的是积极的教养方式、安全健康的生活环境、对幼儿生活的照顾(Lewandowski,2013)。

在联合国、各国政府、以及任何一本专业的儿童教养指南中,带娃旅游都不是一项符合低幼儿童的成长建议。

 

那么你可能会有疑问,这些权威机构也没有禁止低幼儿童旅游,对不对?

完全正确。

如果低幼儿童在生理和心理的发展上已经准备好了,换句话说,旅游打卡不会给幼儿的生活造成明显影响,那么出门旅游自然是大人小孩放松身心、开阔眼界的好方法。

作为一名家长,需要如何判断自家娃娃有没有做好外出旅行的准备?

最简单的方法是:
观察一下自己的内心:出门带娃心累不累、紧不紧张?如果一想到带娃旅游,你觉得心情放松、充满期待,对于旅途中可能出现的小磕绊,你感到自信无压力,那么你的孩子很可能已经准备好了。反之,一想到要带娃旅游,就觉得紧张,各种担忧、烦恼,尤其害怕小朋友又出幺蛾子、迎接其他旅客异样眼光的洗礼,那么你的孩子很可能还没有准备好。观察一下孩子的表现:哭闹的时候有没有明显增多?平时表现无压力的方面,在旅途中却很多磕磕绊绊?生活和行为习惯在回家以后,需要重新建立,才能恢复到正常状态?

 

举个自家的例子,供大家参考。

前几天是清明节,我带着家里两个小朋友去外地呆了几天,大宝幼儿园小班的年纪,二宝 1 岁多、2 岁不到。出门在外,两个小朋友都很开心,吃饭、社交、走路等等不用人操心。

唯一有问题的,是二宝的睡眠。

两个小朋友很早就接受了睡眠训练。二宝更是从 8 个月大开始起,独自睡一个房间。每天晚上,两个小朋友都是在清醒的时候睡到床上,早上清醒以后,大人帮助起床(床的周围有高高的护栏,二宝自己出不来)。

在外地的 3 天,二宝白天一切良好,但是晚上睡眠环境的改变让他适应不良,夜里醒来就放开嗓子哭嚎,哭声惨烈,一声一声地踩在我的神经上。二宝一个晚上能哭醒好几次,白天午睡也很难入睡。我一看他的模样就知道,他睡眠不足了。

到第三天夜晚,回到上海,我们一出地铁站,两人似乎突然意识到这个地方他们挺熟的,一扫之前的疲倦,兴奋地追跑玩耍,小脸上充满了熟悉所带来的安全感和放松。

在这两个小朋友当中,大宝出门旅游一切安好,对于生活上的变化适应良好,随时可以带出门;二宝则还差些火候,回家以后通过数日的调整,才完全回归正常的睡眠。

因此,如非必要,目前我不会轻易带二宝长途旅游;不过,不需要过夜的一日游,他已经毫无压力、准备完全了。

 

总结来说,有两个要点想和大家分享。

第一,尊重每个儿童身心发展的自然规律,什么年龄就办什么年龄的事。

低幼儿童的主要成长任务是建立稳固的亲子联结和安全健康地成长。换句话说,从基础级的吃喝拉撒睡、说话玩耍运动,到进阶级的社交与行为规范,才是这个年龄段的发展主题。

旅游开阔眼界,对他们来说并非必需品。对于近乎白纸的他们来说,一草一木都是新鲜、开阔眼界的,家长需要提供的,是发现的眼睛和引导式的启蒙。

第二,孩子是否准备好了外出旅行,由孩子说了算。

我们家长需要学会接收自家娃娃发送出的信号,根据他们的行为表现做出判断,完全没有必要和别人家娃娃比较,更不要拿某些微信号里的「完美宝宝」做参考标准。 


这么说,是不是解放了很多家长的钱包和假期?


参考文献:

Lewandowski, C.A. (2013). Life Span: Development and Infancy (Birth to Age Three). Encyclopedia of Social Work, June 2013. DOI: 10.1093/acrefore/9780199975839.013.582
请使用手机"扫一扫"x 查看全部
前段时间有一对父母电话咨询我,低龄幼儿要不要出门旅游看世界?他们家孩子现在满 2 岁了,从孩子 1 岁半开始,妈妈就带着她逐渐扩大活动半径,旅游的足迹从周边城市,延伸至国内热门景点珠海、厦门之类,然后扩展到旅游业发达的周边国家,比如泰国、日本、韩国等等。

父母双方都对女儿的教育很上心、乐于付出。妈妈认为,旅游有助于孩子开阔眼界,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而且很多微信文章都鼓励家长带着孩子旅游打卡,旅游风景衬托下的亲子照更是美好感人。旅途中因为孩子年幼,难免有些辛苦和波折,但是为了孩子的成长,仍是值得的付出。

带娃旅游的生力军是妈妈和外婆,爸爸由于工作需要,主要坐镇大后方,他观察到的,更多则是旅游对孩子生活稳定性和规律性的破坏。爸爸说,他不否认旅游也许对孩子的心智发展有好处,但是到底是不是真的有好处、有多大好处,孩子年纪太小,谁都说不清,也看不出来。

作为孩子的父亲,他看到的最直接的效果就是,每次孩子的饮食、睡眠作息、行为习惯刚开始有些规律,一出门旅游就得重新清零。反反复复这样下去,这位爸爸担心会影响孩子正常的生活和成长。

那么,究竟有没有必要带孩子出门旅游?

 

医学界的科普广泛流传过这么一个说法「脱离剂量谈毒性都是耍流氓」,沿用这个说辞,我认为,脱离年龄谈教育,同样是耍流氓。

发展心理学告诉我们,从初生的婴儿至老年人,每一个年龄阶段都有自己的发展性任务(developmental tasks),顺利地完成本年龄的发展性任务是儿童健康成长的基础,反之,则可能埋下成长的隐患。

0-3 岁的低幼儿童,最为需要和家长建立稳固的亲子联结,并在此基础上逐渐探索周遭的生活环境,获得更多的独立和自信。

因此,这个年龄段的家长们最需要提供的是积极的教养方式、安全健康的生活环境、对幼儿生活的照顾(Lewandowski,2013)。

在联合国、各国政府、以及任何一本专业的儿童教养指南中,带娃旅游都不是一项符合低幼儿童的成长建议。

 

那么你可能会有疑问,这些权威机构也没有禁止低幼儿童旅游,对不对?

完全正确。

如果低幼儿童在生理和心理的发展上已经准备好了,换句话说,旅游打卡不会给幼儿的生活造成明显影响,那么出门旅游自然是大人小孩放松身心、开阔眼界的好方法。

作为一名家长,需要如何判断自家娃娃有没有做好外出旅行的准备?

最简单的方法是:
  • 观察一下自己的内心:出门带娃心累不累、紧不紧张?
  • 如果一想到带娃旅游,你觉得心情放松、充满期待,对于旅途中可能出现的小磕绊,你感到自信无压力,那么你的孩子很可能已经准备好了。
  • 反之,一想到要带娃旅游,就觉得紧张,各种担忧、烦恼,尤其害怕小朋友又出幺蛾子、迎接其他旅客异样眼光的洗礼,那么你的孩子很可能还没有准备好。
  • 观察一下孩子的表现:哭闹的时候有没有明显增多?平时表现无压力的方面,在旅途中却很多磕磕绊绊?生活和行为习惯在回家以后,需要重新建立,才能恢复到正常状态?


 

举个自家的例子,供大家参考。

前几天是清明节,我带着家里两个小朋友去外地呆了几天,大宝幼儿园小班的年纪,二宝 1 岁多、2 岁不到。出门在外,两个小朋友都很开心,吃饭、社交、走路等等不用人操心。

唯一有问题的,是二宝的睡眠。

两个小朋友很早就接受了睡眠训练。二宝更是从 8 个月大开始起,独自睡一个房间。每天晚上,两个小朋友都是在清醒的时候睡到床上,早上清醒以后,大人帮助起床(床的周围有高高的护栏,二宝自己出不来)。

在外地的 3 天,二宝白天一切良好,但是晚上睡眠环境的改变让他适应不良,夜里醒来就放开嗓子哭嚎,哭声惨烈,一声一声地踩在我的神经上。二宝一个晚上能哭醒好几次,白天午睡也很难入睡。我一看他的模样就知道,他睡眠不足了。

到第三天夜晚,回到上海,我们一出地铁站,两人似乎突然意识到这个地方他们挺熟的,一扫之前的疲倦,兴奋地追跑玩耍,小脸上充满了熟悉所带来的安全感和放松。

在这两个小朋友当中,大宝出门旅游一切安好,对于生活上的变化适应良好,随时可以带出门;二宝则还差些火候,回家以后通过数日的调整,才完全回归正常的睡眠。

因此,如非必要,目前我不会轻易带二宝长途旅游;不过,不需要过夜的一日游,他已经毫无压力、准备完全了。

 

总结来说,有两个要点想和大家分享。

第一,尊重每个儿童身心发展的自然规律,什么年龄就办什么年龄的事。

低幼儿童的主要成长任务是建立稳固的亲子联结和安全健康地成长。换句话说,从基础级的吃喝拉撒睡、说话玩耍运动,到进阶级的社交与行为规范,才是这个年龄段的发展主题。

旅游开阔眼界,对他们来说并非必需品。对于近乎白纸的他们来说,一草一木都是新鲜、开阔眼界的,家长需要提供的,是发现的眼睛和引导式的启蒙。

第二,孩子是否准备好了外出旅行,由孩子说了算。

我们家长需要学会接收自家娃娃发送出的信号,根据他们的行为表现做出判断,完全没有必要和别人家娃娃比较,更不要拿某些微信号里的「完美宝宝」做参考标准。 


这么说,是不是解放了很多家长的钱包和假期?


参考文献:

Lewandowski, C.A. (2013). Life Span: Development and Infancy (Birth to Age Three). Encyclopedia of Social Work, June 2013. DOI: 10.1093/acrefore/9780199975839.013.582
请使用手机"扫一扫"x

孩子被同学打了心疼,打了同学心烦,纠结

魅族科技CEO-雷布什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163 次浏览 • 2019-04-10 11:03 • 来自相关话题

我儿子从 2 岁多上幼儿园到现在 6 岁多上一年级,在幼儿园和学校,有被打的时候,也有打人的时候。上面列的那篇文章写的是宏观分析,本文就写一下微观上,我们家对孩子遇到各种具体情况时的应对方法。

特别说明——这个问题怎么处理,不存在最好的方式,而是因人而异,因地而异。所以,我的处理方式,仅仅针对我的孩子和他所处的环境,并不适用于所有情况。供大家参考!

 

2 岁天天被打

 

我儿子是两岁一个月上的幼儿园,班上全是 3 岁以下的孩子,师生比 1:2。

没过几天,他晚上回家给我说,他被同学打了。我问事情经过,大致是有个女同学要抢他玩具,他不给,女同学就打了他一拳,然后就被老师分开了。

后来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我儿子被那位女同学打的频率非常高,几乎天天都有发生。有时候,我去接他,发现他甚至脸上会挂彩。老师会给我说,今天又被打了。我哈哈一笑,说没事没事。我也不问是谁打的。尽管我心里知道 90%又是那位小姑娘。

我接送孩子的时候,常见到那位小姑娘。我可以负责任地说,她绝对是一位攻击性很强的孩子,稍不如意就会打人,而且并非只打我儿子一个,见谁打谁。但奇怪的是,我儿子在班上却和她玩得最好!

小姑娘常常拉着我儿子到处玩,俩人玩得高兴时,笑声可以传到一百米外,但一言不合她就可能给我儿子来一下。

我从来没有为这位小姑娘打我儿子的事情,主动找老师聊过天。倒是老师主动找我聊过几回,说他俩平时好的时候特好,不好的时候就会打起来,初期我儿子总被打,后期偶尔也还手,但十几分钟之后就又和好了。

儿子被打,我这个当爹的肯定心疼!但为什么我不把这事当个事儿呢?有以下几点原因:

我儿子当时上的幼儿园师生比非常高,达到 1:2。所以,老师看得很紧,教室里也没有什么危险物品。再加上两岁多的孩子,战斗力实在有限,最多就是抓破点皮,大伤的概率很低。
我儿子属于没啥攻击性的孩子,我觉得他应该学习如何跟攻击性强的孩子共处。现在没遇到,以后也会遇到的。
我多次跟他交流过,他对于自己被打,并没有什么太多的感觉,多数情况也不疼,并且他还选了这位小姑娘做他在班上最好的朋友。所以,既然他自己都无所谓,我也没必要大动干戈。

总的来说,我认为这个阶段,孩子刚进入集体,应该学习跟各种不同性格的同龄人的社交技能,冲突的原因更多是不成熟的社交手段。我相信老师们能正确引导,孩子们也能逐渐完善对此的认知。

 

4 岁“被打伤”

 

我儿子 4 岁时转入了另外一家幼儿园,这家幼儿园的师生比大约是 1:5。

他第一天回来就说,班上有个同学打了他。

我们注意到那位同学体格非常强壮,超过班上其他孩子很多很多。我们虽然认为这个年龄的孩子之间的冲突绝大多数情况仍然处于社交范畴,但这位同学实在过于强壮,客观上可能已具备打伤人的能力,所以我们第二天找老师反映了一下情况。

老师说,这位同学虽然有一定的攻击性,但并不属于那种特别爱打人的孩子,只是常常比较莽撞,比如走路的时候横冲直撞的,有时会撞到同学,又由于体格过大,所以被撞的同学常会认为自己被欺负了。

我们觉得老师的解释是 OK 的,并表示请老师以后关照一点就好。

在后面的时间里,我儿子时常会说被这位同学打了。客观地说,这个年龄段的孩子很难准确描述自己的遭遇。所以,我也分不清他究竟是真被打了,还是误会,或者是他的想象。

我跟他说,面对如此强壮的同学,你要跟他对打是不现实的,建议平时离他远点,避免和他发生冲突,真被打了,及时找老师来处理。

直到有一天,我发现儿子的头顶有伤,创口大约 1 厘米乘 4 厘米。

我问他是怎么造成的?他说,是那位同学用木棍敲的。经我询问,他清楚地说了时间、地点、如何发生的。从创口形状来看,确实和他描述的木棍粗细吻合。他还说,那位同学说,以后每天都要用木棍敲他的头 3 下。

如果这一切属实,那么这就不是孩子们之间的小冲突了,说是霸凌也可以。

麻烦的是,他说这事班主任老师给他们处理了,但我问班主任老师,老师说并不知情。

作为家长来说,现在就有三种可能了:

孩子记错了,没有被打,但描述了一个想象的故事;
孩子记错了一部分,被打了,但并未告诉老师;
孩子没有记错,老师为了息事宁人,故意说不知情。

由于幼儿园也没有监控,所以客观地说,我们无法搞清楚事情的真相了。

但无论如何,我们家长这时不能当做什么也没发生。我们第二天去幼儿园找了班主任和园长交涉此事。我并没有闹事骂人之类的,但我的态度是严肃的。

我非常清楚地表达了,现在这事不能说一定发生了,也不能说一定没发生,不管怎样,都希望老师们今后多留意一下我儿子和那位同学之间的交互。

园方表示同意。我们也就作罢。

因为不能确定是不是被同学打伤的,所以我们并未联络对方家长。本小节的标题中“被打伤”三个字也打了引号。

后来我儿子在这家幼儿园又呆了半年。再没有出现过类似情况。回家说被那位同学打了的频率明显降低。我觉得应该是老师们的功劳。虽然他偶尔也会说和别的孩子起了冲突,被打了两下,但经我询问,我都觉得属于孩子们交往的正常范畴,没有再找老师交涉过。

综上,平时要和孩子多交流,关注孩子有没有在学校发生不愉快。孩子自己未必会主动说。如果是小冲突,我是觉得无所谓,没必要小题大做。但若真被打严重了,家长还是要赶紧联系老师,商议应对方案。

 

5 岁担心打人

 

我儿子 5 岁多的时候上了学前班,师生比大约 1:8。

我以前的文章写过,他因为运动能力很差,所以我一直在带他去各种体育项目试。进入学前班没多久,试了柔术和泰拳,他都很喜欢,于是我们决定让他长期练这两个项目。

虽然我们的出发点是强身健体,但客观地说,这两个项目会大大提升他的“战斗力”。尽管他天性并不属于那种攻击性很强的孩子,我们仍然很担心他在学校出手伤人。

在他练了半年之后,我可以非常肯定地说,同龄的、没有搏击经验的、体重不超过他 10kg 的孩子,若和他真打起来 90%坚持不了 30 秒。我真的是非常担心他在学校惹是生非,或者仅仅是出于自卫的目的但给人打成大伤!

于是我从他开始学柔术和泰拳时,就非常郑重地给他强调:

第一,绝对不允许使用泰拳和柔术在学校主动招惹任何人;

第二,如果有人打他,首选是请老师出面处理,如果老师不在,要自卫,一定注意分寸,用泰拳的话,最好只踢对方大腿,不要打脸,用柔术的话,摔倒对方,骑乘上去控制住就可以了,绝对禁止使用降服技。

这两条,我是隔三差五就跟他嘱咐一次,一直到现在也如此。

突然有一天,老师在群里说,班上有一些小朋友,主要是男孩子,平时总爱互相打来打去,有的时候会打得比较严重,希望家长们在家里跟孩子强调不能打架,规范孩子们的行为。

老师并没有说是哪些孩子,这下可把我给吓坏了,怕老师说的包括我儿子。

于是,我赶紧找老师私聊了一下。幸运的是,老师非常肯定地对我说,我儿子在学校不属于他说的那批孩子。我心里一块石头才落了地。但我还是跟老师又强调了一下,说我儿子在学泰拳和柔术,我们非常重视约束他不要滥用搏击技能,如果他在学校打了人,请一定通知我们。

综上,如果孩子学了搏击或者孩子本身相对强壮,父母一定要约束孩子的行为,不要惹是生非。

 

6 岁第一次明确的反击

 

我儿子 6 岁多上小学一年级了,师生比超过了 1:10。老师不再能够一直盯着所有的孩子了。每天都会出现教室里没有老师,只有孩子们的情况。

男孩子们到了这个年龄真的是很烦人,精力过剩,攻击性变强,相当一部分变得特别爱打闹。班上有几个男孩子,天天都让老师头疼。

有一段时间,我发现我儿子几乎每天都会丢橡皮,就算不丢的时候,橡皮也特别脏。我问他是怎么回事?他说,班上有个男同学,每天都拿他的橡皮当足球踢,经常踢丢,而且只拿他的。

我说,你没有说不同意吗?他说,说了,但那位同学也不听,就是要拿。

我说,你明天去学校,明确地告诉他,要踢橡皮就踢自己的。如果他还是要拿你的,你就告诉老师,请老师帮忙处理。他说好。

第二天,我儿子放学回家,橡皮还是丢了。

他说,他明确地说了,但那位同学根本不管,硬拿了。当时,老师不在教室,他去找老师,老师来了让那位男同学归还橡皮,那位男同学就说找不到了,并未归还。

我说,那这样子,明天你去学校,如果他还来,你就坚决保护好你的东西,如果他硬抢,你就也硬抢回来。

不料他面露难色,说道,那位男同学比他高壮,而且是学跆拳道的,恐怕抢不过。万一打起来,恐怕也打不过。

我说,你这有啥好怕的,你是学柔术的,会摔会地面,没学过摔法和地面的孩子连第一下都防不了。你明天去直接把他摔倒在地上,压制他,直到他认输,别使用降服技即可。

他又说,可是教室的地面是硬的,不像拳馆地面是垫子,我把他摔倒,他会不会太疼?

我说,你把他摔下去的时候,手抓着点衣服,让他轻点落地。

他说好,他去试试。

第三天,我儿子放学回家,我问今天发生了什么没有?

他非常兴奋地对我说,今天他去到学校,还是被那位同学抢橡皮。他对同学说,我会柔术,你再不还我,我就要硬抢了。

那位同学说,好啊,我用跆拳道,你用柔术,咱俩比试一下。

我儿子上去一个大外刈(一种摔法的名称)就把对方摔倒了,然后骑乘在他身上,把他压在地面。对方反抗了一下,见根本无望起身,就放弃了抵抗。

过了一会儿,我儿子见他被压得难受,就放他起来了。那位男同学起来后说了一句,你真厉害啊!

那天过后,再没有人来抢过我儿子橡皮。

这是我儿子第一次使用自己学的格斗技术进行反击。

综上,孩子们的世界在极少数时候,道理是讲不通的。咱们也是先礼后兵,文明的办法你不接受,你非要来野蛮的办法,咱也不怕。

注意,要反击必须有反击的实力。具体到我儿子来说,我非常清楚他在拳馆打实战的激烈程度远远胜过寻常孩子的打架。倘若他没有这个实力,我断然不敢让他反击一位体格超过自己的同学。

所以说啊,没有实力的愤怒毫无意义!

 

主动打了同学

 

如上一节所述,男孩子到了 6、7 岁这个年龄,往往攻击性逐渐变强,客观地说,对旁人有一定危险。我儿子虽然不是班上最淘气那几位男孩,但相比他小的时候来说,也淘气了一些。

有一天晚上,我还没有回家,收到了班上一位女同学的妈妈的微信,说我儿子在学校打了她女儿,虽然老师没有看见,但是有别的同学目睹了全过程。

我当时脑子里真的嗡嗡作响!就怕他惹是生非啊,这还惹了一位女同学,而且这位女同学是他在班上最好的朋友,俩人几乎天天课间休息时都在一起玩。我怎么也没想到他会打这位女同学。

我赶紧问了一下细节,尤其问了一下是怎么打的?我就怕他使用泰拳或者柔术,上去给人脸上一拳,或者踢人一腿,摔人一跤之类的。同学妈妈说,是用衣服抽的。

我那天晚上到家的时候,我儿子已经睡了。我和我媳妇商议了一下,决定第二天早上提前把他叫起来,好好跟他交流一下。我媳妇郑重嘱咐我,千万不能发火,一定要好好说。

第二天一早,我俩把他叫起来。

我问他,昨天是不是和女同学发生了冲突?

他说,是。

我说,昨天人家妈妈已经联系我了,说你打人,你要知道这是很严重的问题,所以你现在必须努力回忆,把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尽量详细地告诉我。我才能帮你,看怎么去处理此事。

他显然被我们这种严肃的气氛吓到了,后面看起来完全是说的实话。

他说,他和那位女同学在教室里追着跑(这是他俩常玩的一个玩法),女同学可能跑累了,就跑回自己座位上坐着,说,我不和你闹了。然后,他跑到女同学旁边,就用衣服抽了女同学一下。抽完就回了自己座位。

我问,你当时为啥要抽人家啊?他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我感觉,他当时可能是还想再和同学玩会儿,但同学不玩了,他一瞬间有点不悦,未经大脑,就动了手。

我问,最近还有和别的同学动手的情况吗?

他想了想说,前几天早上到学校,另一位女同学看见他,就对他说了一句——你来打我啊?于是,他上去把那位女同学摔倒在地,但是是特别慢特别轻地摔的。这时,又来了位男同学,说这位女同学太弱了,叫我儿子去打他。于是,他又上去把那位男同学也摔倒在地,摔男同学时没太保护对方。

我问,你和他俩前面没发生任何事情,他俩上来就让你打他们啊?他说,是,早上才刚到学校,啥都还没发生。

我说,好的,我了解了。我给你分析一下:

『你这几次行为,首先肯定是非常错误的!我再三叮嘱过你,不可在学校主动招惹同学,尤其是不可使用搏击技术主动招惹同学。而你这摔了两次人,用衣服打了同学,这是不符合我们告诫你的注意事项的。』

『第二,你这类行为,如果被学校定性为打架,你知道会是什么结果吗?我手里这一本书是你们学校的校规,我翻给你看,校规上这一页有明确规定——在学校打架,最轻是请家长,严重点会停课,最重是开除。所以,你要清楚,在学校打人是非常严重的事情,很可能给我们家庭带来严重的后果。』

『第三,你这次的行为,算是非常幸运,没有给同学打成大伤。你要明白你的同学们不像你,他们没学过搏击,他们不知道被摔倒时怎么保护自己不受伤。所以,我一再跟你说,除了个别自卫的情况,不要使用搏击技术。你要知道,一旦真给同学打成大伤,你几乎肯定会被开除。』

我儿子听完我说这些,面色十分凝重。

我接着说,『我给你几个建议:』

『第一,你今天去学校,郑重地向这几位同学道歉。表示这都是你的错!希望得到他们的原谅。』

『第二,以后跟同学们相处,有不同想法可以说,说不通可以换一种说法,但绝对不能动手。绝大多数情况,动手是不必要的。』

『第三,和女同学相处要特别注意。只要是男的和女的发生肢体冲突,几乎 100%是男的的错。所以,千万不能跟女同学动手。』

他问,那女同学叫我打她,我怎么办呢?

我说,你应该说,我不打女的,然后掉头便走。

他又问,如果女同学先打了我,我能还手吗?

我说,不能。男的就不能打女的。如果有女同学打你,一来我估计很难把你打痛,你不如算了,二来如果真把你打痛打伤了,你可以找老师来处理。

……

那天早上,我们的谈话持续了约一小时,就日常他会碰到的各种情况都进行了分析。他对于如何在学校应对此类情形有了更清晰的认识。

当天,他跟同学诚恳道歉,我跟同学家长诚恳道歉!此事算是告一段落。

综上,我儿子可能是进入了男孩子淘气的阶段,也可能是想在学校显摆一下自己会搏击技术,所以在学校主动对别的孩子动了手。

主动对别的孩子动手,这在我们家是绝对不允许的。

我们一来要加强他对此事的认识,让他自己控制好自己;二来,我们加强了日常和他在这方面的沟通,经常询问他在学校有没有遇到类似情形,有没有不知道该如何应对的情况;三来,如果真的犯了错误,我们绝不姑息,他去承担他应承担的责任,我们去承担我们应承担的责任。

 

总结

 

日常生活中,我经常听到有父母教育孩子,被打了要坚决打回去。我个人并不赞成这样做。同时,我也不赞成什么事情都忍气吞声。我觉得应该分情况处理。

比如我在本文中,将我儿子经历过的每个幼儿园和学校的师生比都写了下来。师生比高的时候,老师监控紧密,我们家长自然应该把心放宽点;师生比低的时候,老师不可能都照顾到,我们家长就应该多承担一些关心和约束孩子的责任。所以,不同的环境自然应该采取不同的应对方法。

一个孩子从出生到成年,实际上绝大部分时间生活在同龄人的集体中,总会遇到发生冲突的情况,总会遇到被打和打人的情况。

我们父母需要做的,是根据孩子的自身特点和孩子的生长环境,明确自家在这一点上的处事方式,并将其教给孩子。

最后,再次强调,本文只是我们家根据我儿子的特点和他的生长环境,做出的我家的选择,并不适合所有家庭。供大家参考。 查看全部
我儿子从 2 岁多上幼儿园到现在 6 岁多上一年级,在幼儿园和学校,有被打的时候,也有打人的时候。上面列的那篇文章写的是宏观分析,本文就写一下微观上,我们家对孩子遇到各种具体情况时的应对方法。

特别说明——这个问题怎么处理,不存在最好的方式,而是因人而异,因地而异。所以,我的处理方式,仅仅针对我的孩子和他所处的环境,并不适用于所有情况。供大家参考!

 

2 岁天天被打

 

我儿子是两岁一个月上的幼儿园,班上全是 3 岁以下的孩子,师生比 1:2。

没过几天,他晚上回家给我说,他被同学打了。我问事情经过,大致是有个女同学要抢他玩具,他不给,女同学就打了他一拳,然后就被老师分开了。

后来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我儿子被那位女同学打的频率非常高,几乎天天都有发生。有时候,我去接他,发现他甚至脸上会挂彩。老师会给我说,今天又被打了。我哈哈一笑,说没事没事。我也不问是谁打的。尽管我心里知道 90%又是那位小姑娘。

我接送孩子的时候,常见到那位小姑娘。我可以负责任地说,她绝对是一位攻击性很强的孩子,稍不如意就会打人,而且并非只打我儿子一个,见谁打谁。但奇怪的是,我儿子在班上却和她玩得最好!

小姑娘常常拉着我儿子到处玩,俩人玩得高兴时,笑声可以传到一百米外,但一言不合她就可能给我儿子来一下。

我从来没有为这位小姑娘打我儿子的事情,主动找老师聊过天。倒是老师主动找我聊过几回,说他俩平时好的时候特好,不好的时候就会打起来,初期我儿子总被打,后期偶尔也还手,但十几分钟之后就又和好了。

儿子被打,我这个当爹的肯定心疼!但为什么我不把这事当个事儿呢?有以下几点原因:

我儿子当时上的幼儿园师生比非常高,达到 1:2。所以,老师看得很紧,教室里也没有什么危险物品。再加上两岁多的孩子,战斗力实在有限,最多就是抓破点皮,大伤的概率很低。
我儿子属于没啥攻击性的孩子,我觉得他应该学习如何跟攻击性强的孩子共处。现在没遇到,以后也会遇到的。
我多次跟他交流过,他对于自己被打,并没有什么太多的感觉,多数情况也不疼,并且他还选了这位小姑娘做他在班上最好的朋友。所以,既然他自己都无所谓,我也没必要大动干戈。

总的来说,我认为这个阶段,孩子刚进入集体,应该学习跟各种不同性格的同龄人的社交技能,冲突的原因更多是不成熟的社交手段。我相信老师们能正确引导,孩子们也能逐渐完善对此的认知。

 

4 岁“被打伤”

 

我儿子 4 岁时转入了另外一家幼儿园,这家幼儿园的师生比大约是 1:5。

他第一天回来就说,班上有个同学打了他。

我们注意到那位同学体格非常强壮,超过班上其他孩子很多很多。我们虽然认为这个年龄的孩子之间的冲突绝大多数情况仍然处于社交范畴,但这位同学实在过于强壮,客观上可能已具备打伤人的能力,所以我们第二天找老师反映了一下情况。

老师说,这位同学虽然有一定的攻击性,但并不属于那种特别爱打人的孩子,只是常常比较莽撞,比如走路的时候横冲直撞的,有时会撞到同学,又由于体格过大,所以被撞的同学常会认为自己被欺负了。

我们觉得老师的解释是 OK 的,并表示请老师以后关照一点就好。

在后面的时间里,我儿子时常会说被这位同学打了。客观地说,这个年龄段的孩子很难准确描述自己的遭遇。所以,我也分不清他究竟是真被打了,还是误会,或者是他的想象。

我跟他说,面对如此强壮的同学,你要跟他对打是不现实的,建议平时离他远点,避免和他发生冲突,真被打了,及时找老师来处理。

直到有一天,我发现儿子的头顶有伤,创口大约 1 厘米乘 4 厘米。

我问他是怎么造成的?他说,是那位同学用木棍敲的。经我询问,他清楚地说了时间、地点、如何发生的。从创口形状来看,确实和他描述的木棍粗细吻合。他还说,那位同学说,以后每天都要用木棍敲他的头 3 下。

如果这一切属实,那么这就不是孩子们之间的小冲突了,说是霸凌也可以。

麻烦的是,他说这事班主任老师给他们处理了,但我问班主任老师,老师说并不知情。

作为家长来说,现在就有三种可能了:

孩子记错了,没有被打,但描述了一个想象的故事;
孩子记错了一部分,被打了,但并未告诉老师;
孩子没有记错,老师为了息事宁人,故意说不知情。

由于幼儿园也没有监控,所以客观地说,我们无法搞清楚事情的真相了。

但无论如何,我们家长这时不能当做什么也没发生。我们第二天去幼儿园找了班主任和园长交涉此事。我并没有闹事骂人之类的,但我的态度是严肃的。

我非常清楚地表达了,现在这事不能说一定发生了,也不能说一定没发生,不管怎样,都希望老师们今后多留意一下我儿子和那位同学之间的交互。

园方表示同意。我们也就作罢。

因为不能确定是不是被同学打伤的,所以我们并未联络对方家长。本小节的标题中“被打伤”三个字也打了引号。

后来我儿子在这家幼儿园又呆了半年。再没有出现过类似情况。回家说被那位同学打了的频率明显降低。我觉得应该是老师们的功劳。虽然他偶尔也会说和别的孩子起了冲突,被打了两下,但经我询问,我都觉得属于孩子们交往的正常范畴,没有再找老师交涉过。

综上,平时要和孩子多交流,关注孩子有没有在学校发生不愉快。孩子自己未必会主动说。如果是小冲突,我是觉得无所谓,没必要小题大做。但若真被打严重了,家长还是要赶紧联系老师,商议应对方案。

 

5 岁担心打人

 

我儿子 5 岁多的时候上了学前班,师生比大约 1:8。

我以前的文章写过,他因为运动能力很差,所以我一直在带他去各种体育项目试。进入学前班没多久,试了柔术和泰拳,他都很喜欢,于是我们决定让他长期练这两个项目。

虽然我们的出发点是强身健体,但客观地说,这两个项目会大大提升他的“战斗力”。尽管他天性并不属于那种攻击性很强的孩子,我们仍然很担心他在学校出手伤人。

在他练了半年之后,我可以非常肯定地说,同龄的、没有搏击经验的、体重不超过他 10kg 的孩子,若和他真打起来 90%坚持不了 30 秒。我真的是非常担心他在学校惹是生非,或者仅仅是出于自卫的目的但给人打成大伤!

于是我从他开始学柔术和泰拳时,就非常郑重地给他强调:

第一,绝对不允许使用泰拳和柔术在学校主动招惹任何人;

第二,如果有人打他,首选是请老师出面处理,如果老师不在,要自卫,一定注意分寸,用泰拳的话,最好只踢对方大腿,不要打脸,用柔术的话,摔倒对方,骑乘上去控制住就可以了,绝对禁止使用降服技。

这两条,我是隔三差五就跟他嘱咐一次,一直到现在也如此。

突然有一天,老师在群里说,班上有一些小朋友,主要是男孩子,平时总爱互相打来打去,有的时候会打得比较严重,希望家长们在家里跟孩子强调不能打架,规范孩子们的行为。

老师并没有说是哪些孩子,这下可把我给吓坏了,怕老师说的包括我儿子。

于是,我赶紧找老师私聊了一下。幸运的是,老师非常肯定地对我说,我儿子在学校不属于他说的那批孩子。我心里一块石头才落了地。但我还是跟老师又强调了一下,说我儿子在学泰拳和柔术,我们非常重视约束他不要滥用搏击技能,如果他在学校打了人,请一定通知我们。

综上,如果孩子学了搏击或者孩子本身相对强壮,父母一定要约束孩子的行为,不要惹是生非。

 

6 岁第一次明确的反击

 

我儿子 6 岁多上小学一年级了,师生比超过了 1:10。老师不再能够一直盯着所有的孩子了。每天都会出现教室里没有老师,只有孩子们的情况。

男孩子们到了这个年龄真的是很烦人,精力过剩,攻击性变强,相当一部分变得特别爱打闹。班上有几个男孩子,天天都让老师头疼。

有一段时间,我发现我儿子几乎每天都会丢橡皮,就算不丢的时候,橡皮也特别脏。我问他是怎么回事?他说,班上有个男同学,每天都拿他的橡皮当足球踢,经常踢丢,而且只拿他的。

我说,你没有说不同意吗?他说,说了,但那位同学也不听,就是要拿。

我说,你明天去学校,明确地告诉他,要踢橡皮就踢自己的。如果他还是要拿你的,你就告诉老师,请老师帮忙处理。他说好。

第二天,我儿子放学回家,橡皮还是丢了。

他说,他明确地说了,但那位同学根本不管,硬拿了。当时,老师不在教室,他去找老师,老师来了让那位男同学归还橡皮,那位男同学就说找不到了,并未归还。

我说,那这样子,明天你去学校,如果他还来,你就坚决保护好你的东西,如果他硬抢,你就也硬抢回来。

不料他面露难色,说道,那位男同学比他高壮,而且是学跆拳道的,恐怕抢不过。万一打起来,恐怕也打不过。

我说,你这有啥好怕的,你是学柔术的,会摔会地面,没学过摔法和地面的孩子连第一下都防不了。你明天去直接把他摔倒在地上,压制他,直到他认输,别使用降服技即可。

他又说,可是教室的地面是硬的,不像拳馆地面是垫子,我把他摔倒,他会不会太疼?

我说,你把他摔下去的时候,手抓着点衣服,让他轻点落地。

他说好,他去试试。

第三天,我儿子放学回家,我问今天发生了什么没有?

他非常兴奋地对我说,今天他去到学校,还是被那位同学抢橡皮。他对同学说,我会柔术,你再不还我,我就要硬抢了。

那位同学说,好啊,我用跆拳道,你用柔术,咱俩比试一下。

我儿子上去一个大外刈(一种摔法的名称)就把对方摔倒了,然后骑乘在他身上,把他压在地面。对方反抗了一下,见根本无望起身,就放弃了抵抗。

过了一会儿,我儿子见他被压得难受,就放他起来了。那位男同学起来后说了一句,你真厉害啊!

那天过后,再没有人来抢过我儿子橡皮。

这是我儿子第一次使用自己学的格斗技术进行反击。

综上,孩子们的世界在极少数时候,道理是讲不通的。咱们也是先礼后兵,文明的办法你不接受,你非要来野蛮的办法,咱也不怕。

注意,要反击必须有反击的实力。具体到我儿子来说,我非常清楚他在拳馆打实战的激烈程度远远胜过寻常孩子的打架。倘若他没有这个实力,我断然不敢让他反击一位体格超过自己的同学。

所以说啊,没有实力的愤怒毫无意义!

 

主动打了同学

 

如上一节所述,男孩子到了 6、7 岁这个年龄,往往攻击性逐渐变强,客观地说,对旁人有一定危险。我儿子虽然不是班上最淘气那几位男孩,但相比他小的时候来说,也淘气了一些。

有一天晚上,我还没有回家,收到了班上一位女同学的妈妈的微信,说我儿子在学校打了她女儿,虽然老师没有看见,但是有别的同学目睹了全过程。

我当时脑子里真的嗡嗡作响!就怕他惹是生非啊,这还惹了一位女同学,而且这位女同学是他在班上最好的朋友,俩人几乎天天课间休息时都在一起玩。我怎么也没想到他会打这位女同学。

我赶紧问了一下细节,尤其问了一下是怎么打的?我就怕他使用泰拳或者柔术,上去给人脸上一拳,或者踢人一腿,摔人一跤之类的。同学妈妈说,是用衣服抽的。

我那天晚上到家的时候,我儿子已经睡了。我和我媳妇商议了一下,决定第二天早上提前把他叫起来,好好跟他交流一下。我媳妇郑重嘱咐我,千万不能发火,一定要好好说。

第二天一早,我俩把他叫起来。

我问他,昨天是不是和女同学发生了冲突?

他说,是。

我说,昨天人家妈妈已经联系我了,说你打人,你要知道这是很严重的问题,所以你现在必须努力回忆,把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尽量详细地告诉我。我才能帮你,看怎么去处理此事。

他显然被我们这种严肃的气氛吓到了,后面看起来完全是说的实话。

他说,他和那位女同学在教室里追着跑(这是他俩常玩的一个玩法),女同学可能跑累了,就跑回自己座位上坐着,说,我不和你闹了。然后,他跑到女同学旁边,就用衣服抽了女同学一下。抽完就回了自己座位。

我问,你当时为啥要抽人家啊?他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我感觉,他当时可能是还想再和同学玩会儿,但同学不玩了,他一瞬间有点不悦,未经大脑,就动了手。

我问,最近还有和别的同学动手的情况吗?

他想了想说,前几天早上到学校,另一位女同学看见他,就对他说了一句——你来打我啊?于是,他上去把那位女同学摔倒在地,但是是特别慢特别轻地摔的。这时,又来了位男同学,说这位女同学太弱了,叫我儿子去打他。于是,他又上去把那位男同学也摔倒在地,摔男同学时没太保护对方。

我问,你和他俩前面没发生任何事情,他俩上来就让你打他们啊?他说,是,早上才刚到学校,啥都还没发生。

我说,好的,我了解了。我给你分析一下:

『你这几次行为,首先肯定是非常错误的!我再三叮嘱过你,不可在学校主动招惹同学,尤其是不可使用搏击技术主动招惹同学。而你这摔了两次人,用衣服打了同学,这是不符合我们告诫你的注意事项的。』

『第二,你这类行为,如果被学校定性为打架,你知道会是什么结果吗?我手里这一本书是你们学校的校规,我翻给你看,校规上这一页有明确规定——在学校打架,最轻是请家长,严重点会停课,最重是开除。所以,你要清楚,在学校打人是非常严重的事情,很可能给我们家庭带来严重的后果。』

『第三,你这次的行为,算是非常幸运,没有给同学打成大伤。你要明白你的同学们不像你,他们没学过搏击,他们不知道被摔倒时怎么保护自己不受伤。所以,我一再跟你说,除了个别自卫的情况,不要使用搏击技术。你要知道,一旦真给同学打成大伤,你几乎肯定会被开除。』

我儿子听完我说这些,面色十分凝重。

我接着说,『我给你几个建议:』

『第一,你今天去学校,郑重地向这几位同学道歉。表示这都是你的错!希望得到他们的原谅。』

『第二,以后跟同学们相处,有不同想法可以说,说不通可以换一种说法,但绝对不能动手。绝大多数情况,动手是不必要的。』

『第三,和女同学相处要特别注意。只要是男的和女的发生肢体冲突,几乎 100%是男的的错。所以,千万不能跟女同学动手。』

他问,那女同学叫我打她,我怎么办呢?

我说,你应该说,我不打女的,然后掉头便走。

他又问,如果女同学先打了我,我能还手吗?

我说,不能。男的就不能打女的。如果有女同学打你,一来我估计很难把你打痛,你不如算了,二来如果真把你打痛打伤了,你可以找老师来处理。

……

那天早上,我们的谈话持续了约一小时,就日常他会碰到的各种情况都进行了分析。他对于如何在学校应对此类情形有了更清晰的认识。

当天,他跟同学诚恳道歉,我跟同学家长诚恳道歉!此事算是告一段落。

综上,我儿子可能是进入了男孩子淘气的阶段,也可能是想在学校显摆一下自己会搏击技术,所以在学校主动对别的孩子动了手。

主动对别的孩子动手,这在我们家是绝对不允许的。

我们一来要加强他对此事的认识,让他自己控制好自己;二来,我们加强了日常和他在这方面的沟通,经常询问他在学校有没有遇到类似情形,有没有不知道该如何应对的情况;三来,如果真的犯了错误,我们绝不姑息,他去承担他应承担的责任,我们去承担我们应承担的责任。

 

总结

 

日常生活中,我经常听到有父母教育孩子,被打了要坚决打回去。我个人并不赞成这样做。同时,我也不赞成什么事情都忍气吞声。我觉得应该分情况处理。

比如我在本文中,将我儿子经历过的每个幼儿园和学校的师生比都写了下来。师生比高的时候,老师监控紧密,我们家长自然应该把心放宽点;师生比低的时候,老师不可能都照顾到,我们家长就应该多承担一些关心和约束孩子的责任。所以,不同的环境自然应该采取不同的应对方法。

一个孩子从出生到成年,实际上绝大部分时间生活在同龄人的集体中,总会遇到发生冲突的情况,总会遇到被打和打人的情况。

我们父母需要做的,是根据孩子的自身特点和孩子的生长环境,明确自家在这一点上的处事方式,并将其教给孩子。

最后,再次强调,本文只是我们家根据我儿子的特点和他的生长环境,做出的我家的选择,并不适合所有家庭。供大家参考。

「弟弟妹妹小,让给弟弟妹妹吧」真的能让孩子学会谦让吗?

law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195 次浏览 • 2019-04-08 10:42 • 来自相关话题

「弟弟妹妹小,让给弟弟妹妹吧。」

孩子往往会感到疑惑,这种你情我不愿的「大方」,真的会让我学会谦让吗?

但是站在妈妈的角度,她让你「大方」是另有目的。学会谦让,不过是个副产品。

这一切,都要从生命的生存和繁衍说起。

在生命的生存和繁衍中,我们可以给出两条公理:

1. 生存是生命的第一需要。为了保证生存和发展,生命倾向于尽可能多地占有资源。

这一点不难理解。渴了想喝水,饿了要吃饭,累了要有地方睡觉。而对我们人类而言,这些还只是马斯洛需要层次中最底层的生理需要。吃饱穿暖以后,我们还想要安全感(安全需要),想和周围人关系融洽(社会需要),想受人尊敬(自尊需要),想实现理想(自我实现的需要)。有这么多需求要满足,占有的资源当然是多多益善。

2. 为了保证自己的基因可以传递下去,生命倾向于拥有尽可能多的后代。

这也很好解释。比如说蟑螂如果搞起了计划生育,一辈子只生一个宝宝,如果小蟑螂出来觅食被你一脚踩死,蟑螂妈妈就相当于绝后了。而一次生三五百只,搞虫海战术,相当于把基因搞了三五百个备份,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这也就说明了,为了最大限度地保证基因的传递,生命往往倾向于拥有尽可能多的后代。

由这两条公理,我们可以推断出:在亲子关系中,父母和子女存在遗传利益冲突。子女总想独占所有资源,而父母为了拥有更多后代,倾向于让孩子们雨露均沾。这就是心理学家 Trivers 提出的父母——子女冲突理论。

那么为什么非得是我让给弟弟妹妹,而不是弟弟妹妹让给我呢?下面我们引入一个重要概念:边际效用递减。

比一个吃包子的例子。你一开始很饿,连着吃了三个包子,吃饱了,觉得很香甜;吃第四个包子的时候,就觉得没那么好吃了;四个包子吃完,你已经吃顶了,看见第五个包子连连摆手,白送你都不要。包子的边际效用就在递减。

而对你们来说,食品、玩具这些东西的边际效用是不同的。同样是吃水果,你吃三个可能已经差不多了,弟弟妹妹吃三个还不够;同样一个玩具,你玩不上顶多埋怨两句,弟弟妹妹玩不上能闹一天。站在你的角度,你的东西被拿走了可能觉得不公平,但是站在父母的角度,就是合理分配。

反过来当然也是成立的。比如你在电脑上干活的时候弟弟妹妹吵着要玩游戏,父母也会让他们让让你。

父母——子女冲突不仅仅体现在兄弟姐妹的相处上。比如说我们现在长大了,还想多舒坦两天,父母就急着催婚、催工作。从进化心理学的角度看,你结婚生子了,父母传递基因的任务才算是尘埃落定,传递基因的接力棒就交到了你的手上。

所以我们经常可以见到孩子的婚礼现场,父母的朋友给你父母道贺:「你们俩总算是解放了!」

让我们说回到分配的问题。遗传利益的冲突时刻存在,父母又不可能事事亲力亲为。所以,父母必须塑造孩子的行为模式,鼓励孩子更重视兄弟姐妹,惩罚子女之间的冲突,奖励他们的合作。

除了类似「弟弟妹妹小,让给弟弟妹妹吧」的连哄带骗,爸爸妈妈们还可以怎么做呢?

以下是发展心理学为爸爸妈妈们提供的工具箱:

1. 榜样训练。

家长要以身作则,把东西分享给亲人,给孩子言传身教。观念上的教育也很重要,有的家长一边教育孩子,在社会上分享就意味着吃亏,另一边又强迫孩子把东西让给弟弟妹妹,这会让孩子感到无所适从。除了家长作为榜样以外,也可以讲故事,用故事主人公做榜样。比如说小兔子不爱给同伴分享,危难时刻谁也不帮它。

2. 角色扮演。

在家庭当中,可以赋予大孩子哥哥姐姐的身份。教育孩子,大哥哥大姐姐应该照顾弟弟妹妹,关心他们的情况,把东西分享给他们,尽到哥哥姐姐的义务。当然也要给大孩子放权,让他们管弟弟妹妹。让他们演好哥哥姐姐这个角色,学会分享。

3. 移情训练。

可以引导孩子说出分享时的内心体验。作为分享者,当让别人分享时,观察别人是什么心情?当不让别人分享时,又体察别人是什么心情和表现?当自己是被分享者,谈谈自己没有得到别人的分享,而自己又有强烈得到分享的欲望时,心里是什么感受?当获得别人的分享时,心里又有什么感受?通过移情训练,让孩子感受被分享的快乐,和不被分享的痛苦。

4. 正强化。

当孩子给弟弟妹妹分享东西时,要及时表扬、奖励。在表扬时,要注意表扬分享的特质,而不是泛泛的鼓励。

我们来看两种表扬方式:

「你真是个慷慨大方的好孩子!」

「你把自己的东西给了弟弟妹妹,真是个好孩子!」

有研究表明,前一种方式更能让孩子学会分享。因为当我们用第一种方式表扬孩子时,是在强化他的性格,这样,孩子会逐渐把外在的表扬归因于自己的特质,逐渐地建立起自己喜欢与人分享的认识。

而在孩子不愿意分享的时候,也没必要哄骗或者强迫。可以引导孩子站在别人的角度想想,如果别人不舍得与他分享,他会是怎样的感受。

5. 教给孩子分享的策略。

比如孩子们都想玩某一个玩具时,可以轮流玩,用石头剪刀布定先后顺序。自己想玩别人的玩具时,要有礼貌地询问,不能偷偷地拿。分吃的要平均分配,没办法平均的时候要先人后己等等。

6. 尊重发展规律。

分享行为属于亲社会行为,在 6-12 岁迅速发展。孩子很小的时候,社会信息加工能力还没有完善,学不会分享很正常,不用太过苛责。

总的来说,站在生物进化的角度,兄弟姐妹之间独占与分享的矛盾一直存在,让孩子「让给弟弟妹妹」是一种低效的方法。而我们可以用上面说的那些更有效的方式,更好地让孩子学会谦让。


参考文献:

D·M·巴斯. (2007). 进化心理学:心理的新科学. 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
张莉. (1998). 榜样和移情对幼儿分享行为影响的实验研究. 心理发展与教育(1), 26-32. 查看全部
「弟弟妹妹小,让给弟弟妹妹吧。」

孩子往往会感到疑惑,这种你情我不愿的「大方」,真的会让我学会谦让吗?

但是站在妈妈的角度,她让你「大方」是另有目的。学会谦让,不过是个副产品。

这一切,都要从生命的生存和繁衍说起。

在生命的生存和繁衍中,我们可以给出两条公理:

1. 生存是生命的第一需要。为了保证生存和发展,生命倾向于尽可能多地占有资源。

这一点不难理解。渴了想喝水,饿了要吃饭,累了要有地方睡觉。而对我们人类而言,这些还只是马斯洛需要层次中最底层的生理需要。吃饱穿暖以后,我们还想要安全感(安全需要),想和周围人关系融洽(社会需要),想受人尊敬(自尊需要),想实现理想(自我实现的需要)。有这么多需求要满足,占有的资源当然是多多益善。

2. 为了保证自己的基因可以传递下去,生命倾向于拥有尽可能多的后代。

这也很好解释。比如说蟑螂如果搞起了计划生育,一辈子只生一个宝宝,如果小蟑螂出来觅食被你一脚踩死,蟑螂妈妈就相当于绝后了。而一次生三五百只,搞虫海战术,相当于把基因搞了三五百个备份,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这也就说明了,为了最大限度地保证基因的传递,生命往往倾向于拥有尽可能多的后代。

由这两条公理,我们可以推断出:在亲子关系中,父母和子女存在遗传利益冲突。子女总想独占所有资源,而父母为了拥有更多后代,倾向于让孩子们雨露均沾。这就是心理学家 Trivers 提出的父母——子女冲突理论。

那么为什么非得是我让给弟弟妹妹,而不是弟弟妹妹让给我呢?下面我们引入一个重要概念:边际效用递减。

比一个吃包子的例子。你一开始很饿,连着吃了三个包子,吃饱了,觉得很香甜;吃第四个包子的时候,就觉得没那么好吃了;四个包子吃完,你已经吃顶了,看见第五个包子连连摆手,白送你都不要。包子的边际效用就在递减。

而对你们来说,食品、玩具这些东西的边际效用是不同的。同样是吃水果,你吃三个可能已经差不多了,弟弟妹妹吃三个还不够;同样一个玩具,你玩不上顶多埋怨两句,弟弟妹妹玩不上能闹一天。站在你的角度,你的东西被拿走了可能觉得不公平,但是站在父母的角度,就是合理分配。

反过来当然也是成立的。比如你在电脑上干活的时候弟弟妹妹吵着要玩游戏,父母也会让他们让让你。

父母——子女冲突不仅仅体现在兄弟姐妹的相处上。比如说我们现在长大了,还想多舒坦两天,父母就急着催婚、催工作。从进化心理学的角度看,你结婚生子了,父母传递基因的任务才算是尘埃落定,传递基因的接力棒就交到了你的手上。

所以我们经常可以见到孩子的婚礼现场,父母的朋友给你父母道贺:「你们俩总算是解放了!」

让我们说回到分配的问题。遗传利益的冲突时刻存在,父母又不可能事事亲力亲为。所以,父母必须塑造孩子的行为模式,鼓励孩子更重视兄弟姐妹,惩罚子女之间的冲突,奖励他们的合作。

除了类似「弟弟妹妹小,让给弟弟妹妹吧」的连哄带骗,爸爸妈妈们还可以怎么做呢?

以下是发展心理学为爸爸妈妈们提供的工具箱:

1. 榜样训练。

家长要以身作则,把东西分享给亲人,给孩子言传身教。观念上的教育也很重要,有的家长一边教育孩子,在社会上分享就意味着吃亏,另一边又强迫孩子把东西让给弟弟妹妹,这会让孩子感到无所适从。除了家长作为榜样以外,也可以讲故事,用故事主人公做榜样。比如说小兔子不爱给同伴分享,危难时刻谁也不帮它。

2. 角色扮演。

在家庭当中,可以赋予大孩子哥哥姐姐的身份。教育孩子,大哥哥大姐姐应该照顾弟弟妹妹,关心他们的情况,把东西分享给他们,尽到哥哥姐姐的义务。当然也要给大孩子放权,让他们管弟弟妹妹。让他们演好哥哥姐姐这个角色,学会分享。

3. 移情训练。

可以引导孩子说出分享时的内心体验。作为分享者,当让别人分享时,观察别人是什么心情?当不让别人分享时,又体察别人是什么心情和表现?当自己是被分享者,谈谈自己没有得到别人的分享,而自己又有强烈得到分享的欲望时,心里是什么感受?当获得别人的分享时,心里又有什么感受?通过移情训练,让孩子感受被分享的快乐,和不被分享的痛苦。

4. 正强化。

当孩子给弟弟妹妹分享东西时,要及时表扬、奖励。在表扬时,要注意表扬分享的特质,而不是泛泛的鼓励。

我们来看两种表扬方式:

「你真是个慷慨大方的好孩子!」

「你把自己的东西给了弟弟妹妹,真是个好孩子!」

有研究表明,前一种方式更能让孩子学会分享。因为当我们用第一种方式表扬孩子时,是在强化他的性格,这样,孩子会逐渐把外在的表扬归因于自己的特质,逐渐地建立起自己喜欢与人分享的认识。

而在孩子不愿意分享的时候,也没必要哄骗或者强迫。可以引导孩子站在别人的角度想想,如果别人不舍得与他分享,他会是怎样的感受。

5. 教给孩子分享的策略。

比如孩子们都想玩某一个玩具时,可以轮流玩,用石头剪刀布定先后顺序。自己想玩别人的玩具时,要有礼貌地询问,不能偷偷地拿。分吃的要平均分配,没办法平均的时候要先人后己等等。

6. 尊重发展规律。

分享行为属于亲社会行为,在 6-12 岁迅速发展。孩子很小的时候,社会信息加工能力还没有完善,学不会分享很正常,不用太过苛责。

总的来说,站在生物进化的角度,兄弟姐妹之间独占与分享的矛盾一直存在,让孩子「让给弟弟妹妹」是一种低效的方法。而我们可以用上面说的那些更有效的方式,更好地让孩子学会谦让。


参考文献:

D·M·巴斯. (2007). 进化心理学:心理的新科学. 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
张莉. (1998). 榜样和移情对幼儿分享行为影响的实验研究. 心理发展与教育(1), 26-32.
老域名 黑卡网站地图 黑卡●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