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能看到别人的死亡时间,该不该告诉他们?”

law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23 次浏览 • 6 天前 • 来自相关话题

如何评价《奇葩说 第五季》第二十三期「假如能看到别人的生命长度该不该告诉他们」(半决赛)?

 
不得不说,黄执中本场的表现十分亮眼。这种带有话剧感且富有感染力的沉浸式辩论,是决定短时间选票摇摆方向最有力的呈现方式。

但刨除掉所有感情色彩的部分,第一个假设的论点有逻辑漏洞,其实更适合正方来当矛用。相比之下,第二个论点反方用起来更有说服力,但论据铺得不够开。

分别说一下。

第一个假设:假如「生命长度」是跳动的数字,这个数值是由一切随机、混沌、细小的决策,以及漫长的因果链所导致的。也就是说,全世界人类行为的随机交叉所产生的无数种可能性,将会导致这个数值时刻在变动。

打个比方,你看到朋友的生命长度只剩三年,你转头再回头,发现数字变为了两年,原来是朋友打算不去明天公司组织的每年体检了。

于是,你出于不忍心和关心,把事实告诉了他:「好兄弟,其实我真的不愿意告诉你,可我想了想觉得说出来是对你好……你的生命只剩三年了,该享受的福利都享受吧,也做一些自己喜欢做的事,别留下什么遗憾。」

在你脱口而出的瞬间,朋友头顶的数字瞬间跳成了三天,他先是十分震惊,然后草草应下,回到家里精神逐渐崩溃,茶饭不思,滴水不进,根本无法承受这样的打击,三天后在家中跳楼身亡。

朋友原本的三年大限,可能是因为两年后得了绝症,可能是因为三年后某一天的意外,但他最后只活了三天,却是因为你告诉了他「你的生命只剩三年」,他选择了消极应对,于是数字瞬间发生改变。

既然「生命长度」是可以被蝴蝶效应所影响的,数字变少显然不是我们希望看到的,但我们完全可以将数字变多:在告知朋友之后,开导他、陪伴他、帮助他树立积极的心态,最后陪伴他走完三年余生。

甚至有可能,如黄执中所举例的,一款新药在两年后研发成功。朋友每天坚持服药,随着治疗的进行,头顶的生命数字不断 +1、+10……这,难道不是我们愿意看到的结果吗?

所以,如果「生命长度」是跳动的,告诉他们并不是做不到。你看得到,也可以说出来。

至于该不该对所有人说,如晶之前提到了「我不该说,因为不想背上所有人的生命责任」,这部分其实论证比较充分,是个难得的亮点。

现在来到第二种假设:「生命长度」是固定的,无论人们的行为和认知如何改变与交错,这世界每个人的「血量」就那么多,一切都是命中注定。

这个假设完全进入了《三体》里「毁灭你,与你何干」的宿命论场域。黄执中的论点是,「我们的自由意志和想法,对一切事情都无法改变。」

其实「宿命论」细思极恐。

打个比方,在你出现之前,有人能活到 80 岁,有人几个月后因为意外而死,有人刚出生就夭折了。

你出现之后,如果选择什么都不说,只是默默地看着每个人头顶的数字,世界将一切安好。

但如果你告诉了一个人,只需一个人,这个生命值查阅系统将会直接宕机。

为什么?

首先记住,现在是「宿命论」在时间意义上的前提假设,即一个人的生命长度不会因任何变量而改变。

假如一个人的生命长度是 80 岁,在你没告诉他之前,他的一生是走过了风风雨雨、好不容易躲避了无数意外,才安稳地活到了 80 岁无疾而终。

但在你告诉他之后,他这 80 年的生命意义瞬间发生了变化:无论他是跳楼、爆头、被捅几百刀,他都不会死亡。因为任何外界因素的改变都不会影响他的生命长度。从某种意义上来讲,80 岁之前的他就是永生的。

你可能会说,就算跳楼不死也会瘫痪,成植物人,这种所谓的「永生」有什么意义呢?

假如你的生命只剩三天,我告诉你你只有三天可活了,你会首先挑战「花式作死老子就是作不死」这种玩法吗?

如果你是个性本善之人,知道了自己弥留之日不久,首先想到的可能是多做些有意义的事,不枉来过这一生。

但如果你性本恶,甚至只是对社会有那么点小偏见,对权力有那么点小渴求,既然只有三天时间,挑战这个社会的底线来最大限度满足自己的欲望,显然是最好不过的选择了。

简单点的,全力透支所有信用卡、花呗、P2P,反正也不用还了。

一般点的,去偷个路人,劫个美色,抢个银行,反正能躲就躲,收网还达不到这么快。

复杂点的,我杀几个人,要毙了我?不好意思我现在死不了……

进一步,我们试着把这个命题推导到极致:你同时告诉了全世界所有人的生命长度。

有权有势的人,得知自己不幸命短活不长,选择挥霍一切,绝不给其他人留下任何可乘之机。

无权无势的人,得知自己有幸命硬活好久,选择挑战一切,绝对要让世界留下我的恐怖行迹。

你希望看到的是,人们在得知自己的生命长度后,会把余生过得更有意义。

事实上你看到了,人们心中欲望的「核按钮」,在这一刻毫不犹豫地被按下。

宗教、哲学,这些人类引以为豪的「人与神的联结」将在瞬间分崩离析,「巴别塔」在天性的驱使下被齐力推倒。

既然「毁灭我,与我何干」,我们彼此毁灭,也与你何干。

宿命论,它的底色就是悲凉的。

今天这场,正反方都可以从负向角度,来聊一些生命长度告知与不告知的假设后果,但双方都没有这样选择。也许他们都设想过这些最坏的可能,或许正如蔡康永最后的总结,「没有来自悲观的乐观,永远不是真正的乐观。」

最后,如果有一天,你看到了我的生命长度,请告诉我,我想做个好人。 查看全部


如何评价《奇葩说 第五季》第二十三期「假如能看到别人的生命长度该不该告诉他们」(半决赛)?


 
不得不说,黄执中本场的表现十分亮眼。这种带有话剧感且富有感染力的沉浸式辩论,是决定短时间选票摇摆方向最有力的呈现方式。

但刨除掉所有感情色彩的部分,第一个假设的论点有逻辑漏洞,其实更适合正方来当矛用。相比之下,第二个论点反方用起来更有说服力,但论据铺得不够开。

分别说一下。

第一个假设:假如「生命长度」是跳动的数字,这个数值是由一切随机、混沌、细小的决策,以及漫长的因果链所导致的。也就是说,全世界人类行为的随机交叉所产生的无数种可能性,将会导致这个数值时刻在变动。

打个比方,你看到朋友的生命长度只剩三年,你转头再回头,发现数字变为了两年,原来是朋友打算不去明天公司组织的每年体检了。

于是,你出于不忍心和关心,把事实告诉了他:「好兄弟,其实我真的不愿意告诉你,可我想了想觉得说出来是对你好……你的生命只剩三年了,该享受的福利都享受吧,也做一些自己喜欢做的事,别留下什么遗憾。」

在你脱口而出的瞬间,朋友头顶的数字瞬间跳成了三天,他先是十分震惊,然后草草应下,回到家里精神逐渐崩溃,茶饭不思,滴水不进,根本无法承受这样的打击,三天后在家中跳楼身亡。

朋友原本的三年大限,可能是因为两年后得了绝症,可能是因为三年后某一天的意外,但他最后只活了三天,却是因为你告诉了他「你的生命只剩三年」,他选择了消极应对,于是数字瞬间发生改变。

既然「生命长度」是可以被蝴蝶效应所影响的,数字变少显然不是我们希望看到的,但我们完全可以将数字变多:在告知朋友之后,开导他、陪伴他、帮助他树立积极的心态,最后陪伴他走完三年余生。

甚至有可能,如黄执中所举例的,一款新药在两年后研发成功。朋友每天坚持服药,随着治疗的进行,头顶的生命数字不断 +1、+10……这,难道不是我们愿意看到的结果吗?

所以,如果「生命长度」是跳动的,告诉他们并不是做不到。你看得到,也可以说出来。

至于该不该对所有人说,如晶之前提到了「我不该说,因为不想背上所有人的生命责任」,这部分其实论证比较充分,是个难得的亮点。

现在来到第二种假设:「生命长度」是固定的,无论人们的行为和认知如何改变与交错,这世界每个人的「血量」就那么多,一切都是命中注定。

这个假设完全进入了《三体》里「毁灭你,与你何干」的宿命论场域。黄执中的论点是,「我们的自由意志和想法,对一切事情都无法改变。」

其实「宿命论」细思极恐。

打个比方,在你出现之前,有人能活到 80 岁,有人几个月后因为意外而死,有人刚出生就夭折了。

你出现之后,如果选择什么都不说,只是默默地看着每个人头顶的数字,世界将一切安好。

但如果你告诉了一个人,只需一个人,这个生命值查阅系统将会直接宕机。

为什么?

首先记住,现在是「宿命论」在时间意义上的前提假设,即一个人的生命长度不会因任何变量而改变。

假如一个人的生命长度是 80 岁,在你没告诉他之前,他的一生是走过了风风雨雨、好不容易躲避了无数意外,才安稳地活到了 80 岁无疾而终。

但在你告诉他之后,他这 80 年的生命意义瞬间发生了变化:无论他是跳楼、爆头、被捅几百刀,他都不会死亡。因为任何外界因素的改变都不会影响他的生命长度。从某种意义上来讲,80 岁之前的他就是永生的。

你可能会说,就算跳楼不死也会瘫痪,成植物人,这种所谓的「永生」有什么意义呢?

假如你的生命只剩三天,我告诉你你只有三天可活了,你会首先挑战「花式作死老子就是作不死」这种玩法吗?

如果你是个性本善之人,知道了自己弥留之日不久,首先想到的可能是多做些有意义的事,不枉来过这一生。

但如果你性本恶,甚至只是对社会有那么点小偏见,对权力有那么点小渴求,既然只有三天时间,挑战这个社会的底线来最大限度满足自己的欲望,显然是最好不过的选择了。

简单点的,全力透支所有信用卡、花呗、P2P,反正也不用还了。

一般点的,去偷个路人,劫个美色,抢个银行,反正能躲就躲,收网还达不到这么快。

复杂点的,我杀几个人,要毙了我?不好意思我现在死不了……

进一步,我们试着把这个命题推导到极致:你同时告诉了全世界所有人的生命长度。

有权有势的人,得知自己不幸命短活不长,选择挥霍一切,绝不给其他人留下任何可乘之机。

无权无势的人,得知自己有幸命硬活好久,选择挑战一切,绝对要让世界留下我的恐怖行迹。

你希望看到的是,人们在得知自己的生命长度后,会把余生过得更有意义。

事实上你看到了,人们心中欲望的「核按钮」,在这一刻毫不犹豫地被按下。

宗教、哲学,这些人类引以为豪的「人与神的联结」将在瞬间分崩离析,「巴别塔」在天性的驱使下被齐力推倒。

既然「毁灭我,与我何干」,我们彼此毁灭,也与你何干。

宿命论,它的底色就是悲凉的。

今天这场,正反方都可以从负向角度,来聊一些生命长度告知与不告知的假设后果,但双方都没有这样选择。也许他们都设想过这些最坏的可能,或许正如蔡康永最后的总结,「没有来自悲观的乐观,永远不是真正的乐观。」

最后,如果有一天,你看到了我的生命长度,请告诉我,我想做个好人。

如何停止喜欢上那些错误的人?

情感law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26 次浏览 • 6 天前 • 来自相关话题

年末来跟大家一起聊聊找伴侣的事情~今天要聊的,是你为何会被特定类型的人吸引。


在生活中,我们可能都听过这样一个问题:“你喜欢什么类型的人?”

人在选择伴侣时,似乎都有自己偏好的“类型”——我们总是被拥有某种特质的人吸引。而在被问到这个问题时,很多人会脱口而出一些讨人喜欢的特质,比如好看、有趣、聪明等等。

但现实中真正吸引我们的人,可能与想象中自己会喜欢的类型完全不同。我们可能会一次次地喜欢上看起来并不符合自己标准的人、甚至明知是错的人。而在回顾时如果足够细心捕捉,你会发现,那些对我们有吸引力的人的确存在某种共同点——虽然这个共同点可能并不容易被察觉。

为什么我们会被特定的人吸引?这种吸引又反映了我们自身的哪些特质?来和大家聊聊“吸引力”这个话题。

吸引力有什么基本法则?

抛开每个人的具体情况不谈,人与人之间是否会相互吸引,的确存在一些通用规则。下面是几种常见的吸引力法则:

1. 我们会喜欢那些喜欢我们的人

Donn Byrne 和 Don Nelson(1965)认为,人与人之间吸引力的核心是“获得回报”和“正向互动”。简单来说,人容易被主动向自己散发好感与善意的人吸引,而两人之间的良性互动又会增强这种吸引力。

Berstein(2015)还指出,我们会衡量对方接受自己的可能性。这种“被接受的可能性”与个体的安全感相关,我们在判断一个人吸引力时,“有没有可能被接受”会比“Ta 是否有魅力”更重要。

2. 物理上离得近的人更有吸引力

心理学家们在麻省理工学院(MIT)的学生宿舍内开展了一项关于“友情的形成”的研究(Festinger, Schachter, & Back, 1950)。他们发现大学生对和自己宿舍楼住得近的同学好感度会更高。

3. 我们更可能喜欢熟识的人

在一个关于单词的实验中,实验者向被试展示了一系列单词,单词是一种被试不认识的语言。实验者把不同的单词以不同的次数向被试展示,然后让被试按照好感程度给单词排序。结果显示,被试者看到次数多、更熟悉的单词,好感度会更高。

这个实验的效应在人和人之间也会发生。我们倾向于喜欢那些常联系的人。重复的接触他人,甚至仅仅是图像,通常能增加我们对他们的好感度。

这就是多看效应(mere exposure effect)。多看效应指的是,单纯的反复暴露就会影响你对被暴露物的印象。实验显示,如果个体一开始对于被暴露物的印象是正面或者中立的,反复暴露会增强个体对被暴露物的好感。但如果是第一眼就讨厌的东西,多看效应则会让我们更加讨厌它。

4. 我们更容易被和自己颜值相当的人吸引

虽然大家都标榜自己是“颜控”,但事实上,真正会吸引到我们的是那些和自己颜值水平差不多的人。这就是社会心理学中经典的“配对假说”。

研究发现,两人外貌的匹配程度直接影响了一段关系是否快乐、长久。相比起颜值差异较大的情侣,外貌般配的情侣表示自己对关系更满意,感情也更加深厚(White, 1980;Garcia & Khersonsky, 1996)。

为什么会一直被特定类型的人吸引?

除了上述这些泛泛的吸引力法则以外,还有一些更具体的情况:

1. “我喜欢那种和自己完全相反的人”

Christine Hammond 认为,人们在对方与自己能够“功能互补”时,会喜欢和自己非常不同的人。这种“互补”指的是,一个人本身的人格特质给自己带来了一些困扰或限制,而与自己性格截然相反的人刚好能弥补自己性格的局限。比如:

a. 内向者和外向者:

对于极其内向的人来说,他们即便不觉得自己不擅长人际交往有什么问题,也会不自觉地被那些在人群中闪闪发光的外向者吸引。同时,在社交情境中,一个外向的伴侣也能够帮他们稳定住局面,缓解他们的焦虑。

另一方面,外向者也会欣赏内向者身上那种天然的沉静和与自己相处的能力。善于自省和观察、捕捉细节的内向者对外向者来说是极佳的倾听者,他们能给外向者带来全新的视角和洞察。

b. 敏感者和迟钝者:

对自我和他人情绪太敏感是一件消耗心力的事。因此,那些敏感的人常常会被一些和自己完全相反的、“神经大条”的人吸引。他们会被这类人的天然和快乐感染,觉得在这些人面前自己是更加放松的——这种放松感对他们来说难能可贵。

而那些对情绪不太敏感的人可能自我的整体幸福感会更高,但由于他们在这方面的“钝感”,导致他们无法在恰当的时刻做出恰当的、他人期望的情绪反应。因此他们也会在生活中遇到一些障碍,尤其是在人际交往方面。所以,迟钝的人也会觉得那些情绪丰富,并且能轻易察觉到他人情绪的人十分迷人。

2. 你被吸引可能是因为你们的心理障碍相互“匹配”

有一些常见的心理障碍之间存在着天然的吸引力,前提是其中一方不健康的思维和行为模式刚好符合另一方不健康的需求:

a. 边缘型人格和依赖型人格

边缘型人格障碍具有对被抛弃的极度恐惧、情绪起伏不定和极其缺乏与他人之间的边界感等特点,这样的伴侣对常人而言是很难忍受的。即使是最亲密伴侣,我们也无法接受一个人肆意地入侵、破坏我们的个人边界。

然而,这样毫无边界意识的伴侣对于依赖型人格却不是问题。缺乏独立性和自主性,并且同样对被遗弃深感恐惧的依赖型人格障碍喜欢顺从和依附于他人。对他们而言,伴侣毫无边界的要求和占有、忍受伴侣所有的情绪、对伴侣千依百顺,反而是一种让他们更有安全感的状态。

b. 有问题者与助人者

我们在过去的推送中曾多次提到“依赖共生”(Codependency)这个概念,这是一种乍看像爱情,实则却是一种与爱无关的、病态的关系。

在一段狭义的共生关系中,两人中需要一方有某些成瘾性的问题,比如无法自控地出轨、性瘾、嗜酒等,对自己和他人都难以负责任;而另一个人则高度依赖这个人的“问题”和“不负责任”,在过分地看护和管控另一方中获得自己的价值感——这是一种病态的共生关系。

在依赖共生关系中扮演“助人者”角色的一方,往往“依赖别人对自己的依赖”。他们把过多的注意力放在另一半身上,给予 Ta 并不需要的过多的关怀,为此可以完全忽略自身的需要。

一段共生关系中,往往两个人都既是受害者,又是同谋:一方依赖对方,另一方则依赖“对方对自己的依赖”——“成瘾者”和“助人者”之间存在着天然的吸引。这种共生关系的结构十分稳固,这使得两人即使深陷痛苦,也很难离开对方。

3. 明知是错的人,却一次又一次地犯错

有的时候,人们已经从之前的关系中意识到,自己和某种人并不合适,和这样的人在一起不会幸福;但同时,他们又会再次被和那种明知自己应该远离的人吸引。

反复被令自己痛苦的人吸引是一种创伤的强迫性重复。如果一个人在过去的关系中曾经被虐待或深深地伤害,并且问题没有在那段关系结束前得到解决,比如对方为什么要伤害自己,那么这个人可能会不断爱上类似的人,进入和当初类似的关系,试图寻找答案。

甚至,他们会幻想在一段类似的关系中能够解决曾经的矛盾;自己能从“受害者”的身份转移到“施害者”,主动伤害一个和对方类似的人,来获得一种虚假的主动权和复仇的快感。

这就是我们说的,“因为太恨 Ta,所以爱上了像 Ta 的人。”常见的一种是,有些人反复爱上与伤害自己的父亲 / 母亲相像的人。人在幼年时期会本能地渴望和寻求来自父母的关注和爱,如果这个愿望未能被满足,它就可能延续到成年后,即使我们表面上压抑了这种愿望。

因此,在童年被父母忽视、否定,怎样讨好都不能得到对方关注和爱的人,会在长大后被和自己父母类似的人吸引。在潜意识中想要从这些和他们相似的人身上得到曾经缺失的爱,以这样的形式来完成童年未竟的心愿。

无法抗拒的吸引力的背后:是儿时形成的防御策略

临床心理学家 Lisa Firestone 指出,在大多数情况下,两个人能否相互吸引本质上取决于两个人的防御机制是否相吻合。

防御机制,是我们在童年时期形成的特定的认知和行为模式,它们被用来应对一些令自己痛苦或筋疲力尽的情境,在那样的时刻保护自己。我们可以简单理解为,儿时的经历让我们形成了一些应对世界和难题的方式,这些方式曾经保护过我们,我们相信也愿意继续相信它们就是行之有效的手段。

Firestone 认为,我们在选择伴侣时,会潜意识被那些适配我们防御机制的人吸引。

比如,一个习惯用沉默和抽离来保护自己的人,可能会选择一个咄咄逼人的伴侣,因为对方的咄咄逼人为 Ta 提供了很多可以保持沉默的情境。一个习惯用拼命地追逐和讨好来保护自己的人,往往会选择一个很难被取悦的对象。这是因为我们不喜欢自己的认知体系被打破,我们会通过主动的选择,构建出自己熟悉的情境。

由此可见,人们被吸引并不是因为双方性格有多么契合,甚至不是因为和这个人一起我们会更快乐。而是和这个人之间的相处,能够让一直以来自我保护的方式能够继续存在。与此同时,和这个人之间的相处也能强化我们对自己的态度和认知。

举个例子,一个相信自己不值得被爱的、没有安全感的人,总是爱上那些疏离的人。这是因为,一面这种疏离强化了他们“我果然不值得被爱”的信念,一面在与这样的人的关系中又能够最大化地使用自己的防御机制——痴缠对方,不断确认对方的爱。

这个世界的不公平之处也就在于此,一个经历过的痛苦的人因此往往反复经历痛苦,直到 ta 愿意付出新的痛苦去打破自己、发生改变。

如果吸引你的是无法给你健康亲密关系的人,该怎么办?

首先要明白的一点是,反复被同一种人吸引这件事本身并没有问题。但如果,你在关系中常常是不快乐的,并且感到虚弱,那么你可能就需要去探究,这些人真正吸引你的地方到底是什么。

有两个需要注意的地方:第一,那些吸引你的人的共同点或许并不那么显而易见。他们可以是看似很不同的人,不论是外表还是性格。他们相似的可能只是某种不易察觉的行为模式,或是在特定情况下某种微妙的反应。

第二,在你眼里,一个人吸引你的地方可能只是一种表象,这种表象下的本质才是你真正需要警惕的。比如,你可能觉得自己会被那些看起来漫不经心又有些神秘感的人吸引,因为使他们显得有深度又有趣。

但事实上,你可能是迷恋对方情绪匮乏这个特点,以及被 Ta无法理解你这一点吸引。这种吸引的背后就与你的防御机制有关。

又或者,你发现自己无法抗拒那种时时刻刻都要求你给予关注的人,你觉得自己可能喜欢自信的人,但实际上吸引你的是他们强烈的控制欲。

因此,如果你发觉自己总是喜欢上对自己不好的人,总是进入让自己不快乐的关系之中,那么你首先要做的就是参考上面的例子,认真觉察这些人之间有什么共同点,他们吸引你的实质又是什么。这种实质很有可能就是在不断地给你那些负面的防御机制注入养分的东西。

弄清了这种“错误吸引”的本质,你就可以开始思考自己在亲密关系中真正的需求是什么。除了自省以外,你还需要总结、归纳过去的恋爱中自己痛苦的时刻,以及两人最后分开的理由——那时的你是清楚为什么这些人不能是你的伴侣的。

同时,你也需要考虑周围亲友的意见。人们在处于一段关系中,或是回想过去的关系时,可能都会有自己的滤镜。我们不仅会美化过去,还可能会美化自己现下的处境。旁人固然无法读取你的感受,但他们能比你更清晰、直观地看到你在一段关系中整体的状态。

总是爱上无法好好爱自己的人,也意味着你可能缺乏自我关怀能力。因此,身边那些了解、关爱你的亲友就可能会比你自己更知道,怎样才是对你好的方式,什么样的人才更有可能给你带来幸福。

最后,当你自己真正的需求有了大致的了解,就可以付诸行动了。你需要有意地试着去与那些一开始可能并不会吸引你,但具备你所需要的好的品质的人约会。至少在那些人靠近你时,给彼此一个机会,而不是早早地自我设限——“Ta 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这种舒适区以外的尝试一开始会让你觉得不舒服,因为这样的人会挑战你固有的防御机制。比如,要一个迷恋那种对自己若即若离的人去试着和一个主动接近自己、关怀自己的人相处,他们会不习惯,甚至会觉得反常和不适——为什么这个人对我这么好?我又不值得。Ta 是不是有什么目的?

但实际上,是我们旧时用来保护自己的方式将我们带向了错误的方向,它让我们不明白健康的依赖关系是什么样的。试着接触那些挑战自己防御机制的人,就是给了我们一个机会,去改变自己对亲密关系和自我的错误认知,更加靠近真实的、安全的爱。有时候,你只是不习惯,并不是不喜欢。

最后,如果你还在反复爱上无法与你建立健康关系的人,陷入令自己的痛苦的恋爱中的话,不妨在必要的时候告诉自己:有的时候最吸引你的,也是你最需要远离的。斩断联系虽然令人痛苦,却是你找回自己的生活所必需的。而随着你越来越健康,你也会越来越少地感到这些关系的吸引力。

以上。愿我们都能爱值得的人。

KY 作者 / 咯咯 编辑 / KY 主创们 查看全部


年末来跟大家一起聊聊找伴侣的事情~今天要聊的,是你为何会被特定类型的人吸引。



在生活中,我们可能都听过这样一个问题:“你喜欢什么类型的人?”

人在选择伴侣时,似乎都有自己偏好的“类型”——我们总是被拥有某种特质的人吸引。而在被问到这个问题时,很多人会脱口而出一些讨人喜欢的特质,比如好看、有趣、聪明等等。

但现实中真正吸引我们的人,可能与想象中自己会喜欢的类型完全不同。我们可能会一次次地喜欢上看起来并不符合自己标准的人、甚至明知是错的人。而在回顾时如果足够细心捕捉,你会发现,那些对我们有吸引力的人的确存在某种共同点——虽然这个共同点可能并不容易被察觉。

为什么我们会被特定的人吸引?这种吸引又反映了我们自身的哪些特质?来和大家聊聊“吸引力”这个话题。

吸引力有什么基本法则?

抛开每个人的具体情况不谈,人与人之间是否会相互吸引,的确存在一些通用规则。下面是几种常见的吸引力法则:

1. 我们会喜欢那些喜欢我们的人

Donn Byrne 和 Don Nelson(1965)认为,人与人之间吸引力的核心是“获得回报”和“正向互动”。简单来说,人容易被主动向自己散发好感与善意的人吸引,而两人之间的良性互动又会增强这种吸引力。

Berstein(2015)还指出,我们会衡量对方接受自己的可能性。这种“被接受的可能性”与个体的安全感相关,我们在判断一个人吸引力时,“有没有可能被接受”会比“Ta 是否有魅力”更重要。

2. 物理上离得近的人更有吸引力

心理学家们在麻省理工学院(MIT)的学生宿舍内开展了一项关于“友情的形成”的研究(Festinger, Schachter, & Back, 1950)。他们发现大学生对和自己宿舍楼住得近的同学好感度会更高。

3. 我们更可能喜欢熟识的人

在一个关于单词的实验中,实验者向被试展示了一系列单词,单词是一种被试不认识的语言。实验者把不同的单词以不同的次数向被试展示,然后让被试按照好感程度给单词排序。结果显示,被试者看到次数多、更熟悉的单词,好感度会更高。

这个实验的效应在人和人之间也会发生。我们倾向于喜欢那些常联系的人。重复的接触他人,甚至仅仅是图像,通常能增加我们对他们的好感度。

这就是多看效应(mere exposure effect)。多看效应指的是,单纯的反复暴露就会影响你对被暴露物的印象。实验显示,如果个体一开始对于被暴露物的印象是正面或者中立的,反复暴露会增强个体对被暴露物的好感。但如果是第一眼就讨厌的东西,多看效应则会让我们更加讨厌它。

4. 我们更容易被和自己颜值相当的人吸引


虽然大家都标榜自己是“颜控”,但事实上,真正会吸引到我们的是那些和自己颜值水平差不多的人。这就是社会心理学中经典的“配对假说”。

研究发现,两人外貌的匹配程度直接影响了一段关系是否快乐、长久。相比起颜值差异较大的情侣,外貌般配的情侣表示自己对关系更满意,感情也更加深厚(White, 1980;Garcia & Khersonsky, 1996)。

为什么会一直被特定类型的人吸引?

除了上述这些泛泛的吸引力法则以外,还有一些更具体的情况:

1. “我喜欢那种和自己完全相反的人”

Christine Hammond 认为,人们在对方与自己能够“功能互补”时,会喜欢和自己非常不同的人。这种“互补”指的是,一个人本身的人格特质给自己带来了一些困扰或限制,而与自己性格截然相反的人刚好能弥补自己性格的局限。比如:

a. 内向者和外向者:

对于极其内向的人来说,他们即便不觉得自己不擅长人际交往有什么问题,也会不自觉地被那些在人群中闪闪发光的外向者吸引。同时,在社交情境中,一个外向的伴侣也能够帮他们稳定住局面,缓解他们的焦虑。

另一方面,外向者也会欣赏内向者身上那种天然的沉静和与自己相处的能力。善于自省和观察、捕捉细节的内向者对外向者来说是极佳的倾听者,他们能给外向者带来全新的视角和洞察。

b. 敏感者和迟钝者:

对自我和他人情绪太敏感是一件消耗心力的事。因此,那些敏感的人常常会被一些和自己完全相反的、“神经大条”的人吸引。他们会被这类人的天然和快乐感染,觉得在这些人面前自己是更加放松的——这种放松感对他们来说难能可贵。

而那些对情绪不太敏感的人可能自我的整体幸福感会更高,但由于他们在这方面的“钝感”,导致他们无法在恰当的时刻做出恰当的、他人期望的情绪反应。因此他们也会在生活中遇到一些障碍,尤其是在人际交往方面。所以,迟钝的人也会觉得那些情绪丰富,并且能轻易察觉到他人情绪的人十分迷人。

2. 你被吸引可能是因为你们的心理障碍相互“匹配”

有一些常见的心理障碍之间存在着天然的吸引力,前提是其中一方不健康的思维和行为模式刚好符合另一方不健康的需求:

a. 边缘型人格和依赖型人格

边缘型人格障碍具有对被抛弃的极度恐惧、情绪起伏不定和极其缺乏与他人之间的边界感等特点,这样的伴侣对常人而言是很难忍受的。即使是最亲密伴侣,我们也无法接受一个人肆意地入侵、破坏我们的个人边界。

然而,这样毫无边界意识的伴侣对于依赖型人格却不是问题。缺乏独立性和自主性,并且同样对被遗弃深感恐惧的依赖型人格障碍喜欢顺从和依附于他人。对他们而言,伴侣毫无边界的要求和占有、忍受伴侣所有的情绪、对伴侣千依百顺,反而是一种让他们更有安全感的状态。

b. 有问题者与助人者


我们在过去的推送中曾多次提到“依赖共生”(Codependency)这个概念,这是一种乍看像爱情,实则却是一种与爱无关的、病态的关系。

在一段狭义的共生关系中,两人中需要一方有某些成瘾性的问题,比如无法自控地出轨、性瘾、嗜酒等,对自己和他人都难以负责任;而另一个人则高度依赖这个人的“问题”和“不负责任”,在过分地看护和管控另一方中获得自己的价值感——这是一种病态的共生关系。

在依赖共生关系中扮演“助人者”角色的一方,往往“依赖别人对自己的依赖”。他们把过多的注意力放在另一半身上,给予 Ta 并不需要的过多的关怀,为此可以完全忽略自身的需要。

一段共生关系中,往往两个人都既是受害者,又是同谋:一方依赖对方,另一方则依赖“对方对自己的依赖”——“成瘾者”和“助人者”之间存在着天然的吸引。这种共生关系的结构十分稳固,这使得两人即使深陷痛苦,也很难离开对方。

3. 明知是错的人,却一次又一次地犯错

有的时候,人们已经从之前的关系中意识到,自己和某种人并不合适,和这样的人在一起不会幸福;但同时,他们又会再次被和那种明知自己应该远离的人吸引。

反复被令自己痛苦的人吸引是一种创伤的强迫性重复。如果一个人在过去的关系中曾经被虐待或深深地伤害,并且问题没有在那段关系结束前得到解决,比如对方为什么要伤害自己,那么这个人可能会不断爱上类似的人,进入和当初类似的关系,试图寻找答案。

甚至,他们会幻想在一段类似的关系中能够解决曾经的矛盾;自己能从“受害者”的身份转移到“施害者”,主动伤害一个和对方类似的人,来获得一种虚假的主动权和复仇的快感。

这就是我们说的,“因为太恨 Ta,所以爱上了像 Ta 的人。”常见的一种是,有些人反复爱上与伤害自己的父亲 / 母亲相像的人。人在幼年时期会本能地渴望和寻求来自父母的关注和爱,如果这个愿望未能被满足,它就可能延续到成年后,即使我们表面上压抑了这种愿望。

因此,在童年被父母忽视、否定,怎样讨好都不能得到对方关注和爱的人,会在长大后被和自己父母类似的人吸引。在潜意识中想要从这些和他们相似的人身上得到曾经缺失的爱,以这样的形式来完成童年未竟的心愿。

无法抗拒的吸引力的背后:是儿时形成的防御策略


临床心理学家 Lisa Firestone 指出,在大多数情况下,两个人能否相互吸引本质上取决于两个人的防御机制是否相吻合。

防御机制,是我们在童年时期形成的特定的认知和行为模式,它们被用来应对一些令自己痛苦或筋疲力尽的情境,在那样的时刻保护自己。我们可以简单理解为,儿时的经历让我们形成了一些应对世界和难题的方式,这些方式曾经保护过我们,我们相信也愿意继续相信它们就是行之有效的手段

Firestone 认为,我们在选择伴侣时,会潜意识被那些适配我们防御机制的人吸引。

比如,一个习惯用沉默和抽离来保护自己的人,可能会选择一个咄咄逼人的伴侣,因为对方的咄咄逼人为 Ta 提供了很多可以保持沉默的情境。一个习惯用拼命地追逐和讨好来保护自己的人,往往会选择一个很难被取悦的对象。这是因为我们不喜欢自己的认知体系被打破,我们会通过主动的选择,构建出自己熟悉的情境。

由此可见,人们被吸引并不是因为双方性格有多么契合,甚至不是因为和这个人一起我们会更快乐。而是和这个人之间的相处,能够让一直以来自我保护的方式能够继续存在。与此同时,和这个人之间的相处也能强化我们对自己的态度和认知。

举个例子,一个相信自己不值得被爱的、没有安全感的人,总是爱上那些疏离的人。这是因为,一面这种疏离强化了他们“我果然不值得被爱”的信念,一面在与这样的人的关系中又能够最大化地使用自己的防御机制——痴缠对方,不断确认对方的爱。

这个世界的不公平之处也就在于此,一个经历过的痛苦的人因此往往反复经历痛苦,直到 ta 愿意付出新的痛苦去打破自己、发生改变。

如果吸引你的是无法给你健康亲密关系的人,该怎么办?

首先要明白的一点是,反复被同一种人吸引这件事本身并没有问题。但如果,你在关系中常常是不快乐的,并且感到虚弱,那么你可能就需要去探究,这些人真正吸引你的地方到底是什么。

有两个需要注意的地方:第一,那些吸引你的人的共同点或许并不那么显而易见。他们可以是看似很不同的人,不论是外表还是性格。他们相似的可能只是某种不易察觉的行为模式,或是在特定情况下某种微妙的反应。

第二,在你眼里,一个人吸引你的地方可能只是一种表象,这种表象下的本质才是你真正需要警惕的。比如,你可能觉得自己会被那些看起来漫不经心又有些神秘感的人吸引,因为使他们显得有深度又有趣。

但事实上,你可能是迷恋对方情绪匮乏这个特点,以及被 Ta无法理解你这一点吸引。这种吸引的背后就与你的防御机制有关。

又或者,你发现自己无法抗拒那种时时刻刻都要求你给予关注的人,你觉得自己可能喜欢自信的人,但实际上吸引你的是他们强烈的控制欲

因此,如果你发觉自己总是喜欢上对自己不好的人,总是进入让自己不快乐的关系之中,那么你首先要做的就是参考上面的例子,认真觉察这些人之间有什么共同点,他们吸引你的实质又是什么。这种实质很有可能就是在不断地给你那些负面的防御机制注入养分的东西。

弄清了这种“错误吸引”的本质,你就可以开始思考自己在亲密关系中真正的需求是什么。除了自省以外,你还需要总结、归纳过去的恋爱中自己痛苦的时刻,以及两人最后分开的理由——那时的你是清楚为什么这些人不能是你的伴侣的。

同时,你也需要考虑周围亲友的意见。人们在处于一段关系中,或是回想过去的关系时,可能都会有自己的滤镜。我们不仅会美化过去,还可能会美化自己现下的处境。旁人固然无法读取你的感受,但他们能比你更清晰、直观地看到你在一段关系中整体的状态。

总是爱上无法好好爱自己的人,也意味着你可能缺乏自我关怀能力。因此,身边那些了解、关爱你的亲友就可能会比你自己更知道,怎样才是对你好的方式,什么样的人才更有可能给你带来幸福。

最后,当你自己真正的需求有了大致的了解,就可以付诸行动了。你需要有意地试着去与那些一开始可能并不会吸引你,但具备你所需要的好的品质的人约会。至少在那些人靠近你时,给彼此一个机会,而不是早早地自我设限——“Ta 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这种舒适区以外的尝试一开始会让你觉得不舒服,因为这样的人会挑战你固有的防御机制。比如,要一个迷恋那种对自己若即若离的人去试着和一个主动接近自己、关怀自己的人相处,他们会不习惯,甚至会觉得反常和不适——为什么这个人对我这么好?我又不值得。Ta 是不是有什么目的?

但实际上,是我们旧时用来保护自己的方式将我们带向了错误的方向,它让我们不明白健康的依赖关系是什么样的。试着接触那些挑战自己防御机制的人,就是给了我们一个机会,去改变自己对亲密关系和自我的错误认知,更加靠近真实的、安全的爱。有时候,你只是不习惯,并不是不喜欢。

最后,如果你还在反复爱上无法与你建立健康关系的人,陷入令自己的痛苦的恋爱中的话,不妨在必要的时候告诉自己:有的时候最吸引你的,也是你最需要远离的。斩断联系虽然令人痛苦,却是你找回自己的生活所必需的。而随着你越来越健康,你也会越来越少地感到这些关系的吸引力。

以上。愿我们都能爱值得的人。

KY 作者 / 咯咯 编辑 / KY 主创们

在北上广,有人为了梦想,有人没有退路

law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19 次浏览 • 6 天前 • 来自相关话题

其实之所以年轻人们会选择远离家乡去大城市打拼,对我们大多数人来说,应该还是为了梦想吧,为了给自己、给家人拼出一个未来。

我从小的梦想,一个是当演员。因为我小时候很爱看电视,总是以为那个小盒子里所发生的事情都是真的,直到第一次去了电影院,当时是去看《泰坦尼克号》,第一次看到这么大的“电视”,才知道那些是演戏,是所谓的演员,当时的我在想:如果我也能成为银幕里的那个人,能够带给人梦想、带给人喜怒哀乐,那该有多酷!当时我只有小学三年级,我想要表演,想要当演员,但是对那个年纪、那个生长环境的我来说,几乎身边所有的人都跟我说“你别做梦了”。

我的老家在渔村,我小时候过的都是出海捕鱼、在田地里烤地瓜的日子。我们整个村子就两三百人,是很小的一个地方,连便利店都没有,整个村子只有一台钢琴。但是我们渔村是出过一个大明星的,她就是林青霞,她是我们渔村的骄傲。我小时候我家里很苦,姐姐不得以放弃了自己的学业,早早工作好替妈妈分担。其实我姐一直很遗憾她没能坚持自己年少时候的梦想,所以她比所有人都更能理解我、支持我,我记得很清楚,当时已经结婚生子的姐姐跟我说“人只活一次”。为了追求我这个在很多人看来“不靠谱”的梦想,我带着之前靠卖球鞋攒下来的 4000 块钱,从老家渔村只身一人来到台北,从临时演员做起。其实除了当演员之外,我还有另一个重要的梦想,就是让我妈妈跟姐姐,可以不用再过上这么苦的生活,当我快要撑不下去的时候,想想家人的笑容,我想,那对我来说,比什么都要重要。

刚到台北时我很不适应,陌生的环境、陌生的人群,还有陌生的物价。在我们渔村,一碗卤肉饭是 15 块钱,可在台北,一碗卤肉饭是 50 块钱,庞大的差距,让当时靠着临时演员生活的我,过着天天吃泡面的生活,去便利店里要过期的商品来裹腹,也是家常便饭。后来跑去当临时工,天天能领到现金的那种,东拼西凑的打工,才凑到了房租,当时住的房子小到没有洗手间、打开门就会碰到床。那时候心里头有个声音不断地说“还是放弃吧!”可当我想放弃的时候,脑海里总是会出现妈妈的脸,小时候为了养活我跟姐姐,她一天要打好几份工,每天都到天亮才回来,跟妈妈相比,我现在吃的这点苦又算什么呢?从小她总是告诉我,皇天不负苦心人,只要持续的努力,老天爷总会看到的,这段话,一直陪伴着我成长。

当时的生活不仅苦,也很单调,妈妈总是很担心我,经常打电话来问我的生活,我跟所有在外打拼的子女一样,只能报喜不报忧,不让她知道我的经济状况,骗她说我天天都有戏拍,实际上,有时候没有工作,我都是告诉她我去拍戏了,然后坐在公园里的椅子上,让她觉得我是在外面工作着。那时候临时演员一天的工资大概也就人民币 120 块,在台北的第一个月我挣了不到 2000 块钱,吃饭要花钱、租房要花钱……也没有多余的钱可以调剂,最常去的地方,就是不用入场费的诚品书店看书,或者去二轮戏院,那是一种播放旧电影的戏院,只要一般电影院票价的四分之一,就能让你看好几部电影,我经常在那待上一整天。最崩溃的一次,简直是我人生的低谷。那天是台北的半夜,不仅拍戏被导演骂,那时当临时演员的款项还被负责发通告的人卷款跑了,我不敢让家里知道,也不想让他们担心。没有钱就没法吃饭,饿着肚子的同时还收到了房租的催缴短信,但我已经完全付不出来了。去街上散心,恰好又看到前女友从她新男友的跑车上下来,只能说人生有时候就是比戏剧还要狗血。当时我立刻冲到公园疯狂的踹树,边踹边骂,在台北的街头痛哭,对着电线杆疯狂的打,说了一句,“去你妈的台北!”

也不是没有想过这漫长的不知尽头的奋斗要持续多久,当时我已经 24 岁了,我给自己设过一个期限,在 30 岁以前,如果没有饿死在台北,就坚持下去。可能是老天爷赏了我饭吃,每每在我快要活不下去的时候,总是会有别的机会让我过活。大概当了有 16 个月左右的临时演员,后来慢慢的有些导演愿意给我机会,开始有些广告跟 MV 的演出,当然这些收入,还是不够支付我在台北的生活。

第一个转机是我遇上了小综,有人说,什么是菩萨,就是在你困境的时候,伸出援手的那个人。他的帮助让我开始有了演出有名字的角色的机会,因为拍广告跟 MV 是不会有你的名字的。从得到有名字的戏剧角色以后,我才觉得自己终于在朝演员的道路上迈进了。第二次转机,是我遇见了陈可辛和曾国祥导演,当时试戏的时候,完完全全的没有想过能试上,只是抱着一个见偶像的心态。当我开始拍摄电影《七月与安生》以后,即使状态不好,普通话学不好,压力过大鬼剃头,拖累了拍摄的进度,但是他们从来没有骂过我,只是很细心的在教导我,告诉我什么才是一个演员。直到现在,我还是由衷的感谢他们,如果没有他们,我就不算是一个演员。
 
 
 

  虎嗅APP,

 
还留在北京的,都是没有退路的。


最近,被学区房逼离北京的爆文一篇接一篇,有人说是“阶级门票高涨”,有人说是“货币信仰裂痕”,还有人说是“政府用政策赶人”,大家说得都对。但我非常好奇的是,在这个全国阶级固化最显著的城市里,还活着 822 万常住外来人口,他们为什么不跑呢?

我们还是用数字说话吧。

1.北漂都是哪里人

根据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北漂的来源地有非常明显的特征——






其实只看该省入京的绝对数量,已经基本能发现一些端倪,但还不够确信。我们再加上一个数据佐证,即“流入北京人口占当地总流出人口的比例”,来看看帝都对这个省的人到底有多少吸引力——






这样一来,形势基本就非常明朗了。以宁夏为界,左边基本都是长江以北的省份,右边基本都是长江以南的省份。可以说,在来北京的人外地人中,北中国构成了绝对主力,而河北河南更是主力中的主力。

这一点,链家购房数据也可以佐证—






从数据来看,2006 年河北人在京购房比例为 7.8%,十年来持续上升,2015 年已涨至 11.3%,不仅占比最高,而且涨幅最大。山东、东北、河南紧随其后。

2.北漂的家乡怎么样

目前逃离北京的主要原因,一是学区房(收入和教育),二是雾霾。逃离北京后,会改善这两个方面的处境吗?我们分别来看一下。

首先是国家统计局公布的全国人均可支配收入排行。






可以发现,从安徽开始,左边大多是南中国,右边大多是北中国(即北漂主要来源地)。

再看看全国人均教育经费排行。






可以发现,以贵州为坐标,左边大多是南中国(除了几个开挂的自治区),右边大多是北中国(除了两湖这种教育重灾区),而北漂第一大来源地河北更是雄踞榜尾。

最后看一下空气质量。

这是环保部最新公布的“2016 年 11 月全国 74 个大中城市空气质量监测结果”。北京已经排在全国第 58 名了,可是再往后看……






除了再次雄踞榜尾的河北省会石家庄及其它 7 个河北城市外,河南省会郑州、陕西省会西安、山西省会太原、青海省会西宁、内蒙首府呼市、宁夏首府银川、甘肃省会兰州以及直辖市天津,空气质量都比北京还差。不用说,这些城市也都是北漂重要来源地。

3.所以都是谁在逃离北京?

通过上述数据,我们对于北漂的基本构成和家乡情况有了一个初步的了解。接下来就是本文的主题了,到底是谁在逃离北京呢?

我们先通过百度搜索指数做一个辅助判断,即搜索“逃离北上广”的各省份人数。(“逃离北京”的样本过少,无法构成有效数据,而统计对于逃离一线城市的关心,已经能够代表一种趋势)






需要说明的是,上图中删除了北京上海和广东,因为很显然这三个地区的人最关心逃离北上广的话题,而在其它地区中,东南沿海的三个省份位列搜索榜首。拥有武汉和成都两座适宜生活城市的湖北四川,也名列前茅。

接下来,就是一个非常有标志意义的数据了。

在 2010 年第六次全国普查中,有一栏数据为“全国按现住地和五年前常住地分的人口”,根据这个数据,我们可以推算出“5 年前常住地为北京的人口”,即真正践行了逃离北京的人口趋势。






当然,2010 年还没有雾霾这个概念,因此对于今天的讨论也只有借鉴意义。不过依然可以看出一些端倪,排除掉环抱北京导致人口流动极大的河北这个干扰项后(河北也是北京流出人口的最主要去向,由于本表格不统计户口所在地,所以有数据上的重合),接下来依次是:上海、安徽、浙江、广东、江苏和四川。

结论似乎呼之欲出——真正关心且能践行“逃离北京”的人,要么原籍是华东及东南沿海富庶地区,要么是湖北四川这种“天府之国”的原住民。而构成北漂绝对主力的北中国土著,是既不那么关心逃离北京,更不会践行的。因为他们的家乡比北京要差多了,甚至完全失去了可比性。

2016 年,中国政法大学进行了一组社会调查,通过走访 1300 多位在京外来务工人员,得出了 54.3%的北漂未来三年将继续留京的结论。不死心的调查组又抛出两个狠问题,一是如果北京租住政策严格到位,市场上不再有群租房、隔断等低成本租房机会,你还会留在北京吗?(其实是在替政府问“以房控人”)然而,依然有 67%的北漂不会离开北京;第二个问题是你以后的孩子上学要办“五证”,非常困难和麻烦,你会把孩子送回老家上学吗?(这是在替政府问“以学控人”)然而,依然有 50%的北漂选择克服困难,把孩子送进北京的学校。

没错,对于绝大多数北中国居民来说,相比于他们凋零的家乡,坐高铁最多半天就能落脚这座人均收入全国第二、人均教育经费全国第一的城市,已经是人生最好的选择了。

最后赠送一个老掉牙的笑话:

飞机上,鹦鹉说:“这航班服务太差了,老子不坐了!”说完就打开机舱门跳出去了。猪也跟着站起来说:“你说得太对了,我也不坐了!”就跟着跳出去了。半空中,鹦鹉对猪说:“你不会飞跟我出来干嘛?”

文 / 虎嗅网 伯通 查看全部
其实之所以年轻人们会选择远离家乡去大城市打拼,对我们大多数人来说,应该还是为了梦想吧,为了给自己、给家人拼出一个未来。

我从小的梦想,一个是当演员。因为我小时候很爱看电视,总是以为那个小盒子里所发生的事情都是真的,直到第一次去了电影院,当时是去看《泰坦尼克号》,第一次看到这么大的“电视”,才知道那些是演戏,是所谓的演员,当时的我在想:如果我也能成为银幕里的那个人,能够带给人梦想、带给人喜怒哀乐,那该有多酷!当时我只有小学三年级,我想要表演,想要当演员,但是对那个年纪、那个生长环境的我来说,几乎身边所有的人都跟我说“你别做梦了”。

我的老家在渔村,我小时候过的都是出海捕鱼、在田地里烤地瓜的日子。我们整个村子就两三百人,是很小的一个地方,连便利店都没有,整个村子只有一台钢琴。但是我们渔村是出过一个大明星的,她就是林青霞,她是我们渔村的骄傲。我小时候我家里很苦,姐姐不得以放弃了自己的学业,早早工作好替妈妈分担。其实我姐一直很遗憾她没能坚持自己年少时候的梦想,所以她比所有人都更能理解我、支持我,我记得很清楚,当时已经结婚生子的姐姐跟我说“人只活一次”。为了追求我这个在很多人看来“不靠谱”的梦想,我带着之前靠卖球鞋攒下来的 4000 块钱,从老家渔村只身一人来到台北,从临时演员做起。其实除了当演员之外,我还有另一个重要的梦想,就是让我妈妈跟姐姐,可以不用再过上这么苦的生活,当我快要撑不下去的时候,想想家人的笑容,我想,那对我来说,比什么都要重要。

刚到台北时我很不适应,陌生的环境、陌生的人群,还有陌生的物价。在我们渔村,一碗卤肉饭是 15 块钱,可在台北,一碗卤肉饭是 50 块钱,庞大的差距,让当时靠着临时演员生活的我,过着天天吃泡面的生活,去便利店里要过期的商品来裹腹,也是家常便饭。后来跑去当临时工,天天能领到现金的那种,东拼西凑的打工,才凑到了房租,当时住的房子小到没有洗手间、打开门就会碰到床。那时候心里头有个声音不断地说“还是放弃吧!”可当我想放弃的时候,脑海里总是会出现妈妈的脸,小时候为了养活我跟姐姐,她一天要打好几份工,每天都到天亮才回来,跟妈妈相比,我现在吃的这点苦又算什么呢?从小她总是告诉我,皇天不负苦心人,只要持续的努力,老天爷总会看到的,这段话,一直陪伴着我成长。

当时的生活不仅苦,也很单调,妈妈总是很担心我,经常打电话来问我的生活,我跟所有在外打拼的子女一样,只能报喜不报忧,不让她知道我的经济状况,骗她说我天天都有戏拍,实际上,有时候没有工作,我都是告诉她我去拍戏了,然后坐在公园里的椅子上,让她觉得我是在外面工作着。那时候临时演员一天的工资大概也就人民币 120 块,在台北的第一个月我挣了不到 2000 块钱,吃饭要花钱、租房要花钱……也没有多余的钱可以调剂,最常去的地方,就是不用入场费的诚品书店看书,或者去二轮戏院,那是一种播放旧电影的戏院,只要一般电影院票价的四分之一,就能让你看好几部电影,我经常在那待上一整天。最崩溃的一次,简直是我人生的低谷。那天是台北的半夜,不仅拍戏被导演骂,那时当临时演员的款项还被负责发通告的人卷款跑了,我不敢让家里知道,也不想让他们担心。没有钱就没法吃饭,饿着肚子的同时还收到了房租的催缴短信,但我已经完全付不出来了。去街上散心,恰好又看到前女友从她新男友的跑车上下来,只能说人生有时候就是比戏剧还要狗血。当时我立刻冲到公园疯狂的踹树,边踹边骂,在台北的街头痛哭,对着电线杆疯狂的打,说了一句,“去你妈的台北!”

也不是没有想过这漫长的不知尽头的奋斗要持续多久,当时我已经 24 岁了,我给自己设过一个期限,在 30 岁以前,如果没有饿死在台北,就坚持下去。可能是老天爷赏了我饭吃,每每在我快要活不下去的时候,总是会有别的机会让我过活。大概当了有 16 个月左右的临时演员,后来慢慢的有些导演愿意给我机会,开始有些广告跟 MV 的演出,当然这些收入,还是不够支付我在台北的生活。

第一个转机是我遇上了小综,有人说,什么是菩萨,就是在你困境的时候,伸出援手的那个人。他的帮助让我开始有了演出有名字的角色的机会,因为拍广告跟 MV 是不会有你的名字的。从得到有名字的戏剧角色以后,我才觉得自己终于在朝演员的道路上迈进了。第二次转机,是我遇见了陈可辛和曾国祥导演,当时试戏的时候,完完全全的没有想过能试上,只是抱着一个见偶像的心态。当我开始拍摄电影《七月与安生》以后,即使状态不好,普通话学不好,压力过大鬼剃头,拖累了拍摄的进度,但是他们从来没有骂过我,只是很细心的在教导我,告诉我什么才是一个演员。直到现在,我还是由衷的感谢他们,如果没有他们,我就不算是一个演员。
 
 
 


  虎嗅APP,


 
还留在北京的,都是没有退路的。


最近,被学区房逼离北京的爆文一篇接一篇,有人说是“阶级门票高涨”,有人说是“货币信仰裂痕”,还有人说是“政府用政策赶人”,大家说得都对。但我非常好奇的是,在这个全国阶级固化最显著的城市里,还活着 822 万常住外来人口,他们为什么不跑呢?

我们还是用数字说话吧。

1.北漂都是哪里人

根据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北漂的来源地有非常明显的特征——

v2-f1f8bd20554feb016cfe6b4f0e758c2a_b.jpg


其实只看该省入京的绝对数量,已经基本能发现一些端倪,但还不够确信。我们再加上一个数据佐证,即“流入北京人口占当地总流出人口的比例”,来看看帝都对这个省的人到底有多少吸引力——

v2-f1081d42f445dfd7cdf84c68b1d859de_b.jpg


这样一来,形势基本就非常明朗了。以宁夏为界,左边基本都是长江以北的省份,右边基本都是长江以南的省份。可以说,在来北京的人外地人中,北中国构成了绝对主力,而河北河南更是主力中的主力。

这一点,链家购房数据也可以佐证—

v2-b9cd7bb595a50a0ef721479dc040656d_b.jpg


从数据来看,2006 年河北人在京购房比例为 7.8%,十年来持续上升,2015 年已涨至 11.3%,不仅占比最高,而且涨幅最大。山东、东北、河南紧随其后。

2.北漂的家乡怎么样

目前逃离北京的主要原因,一是学区房(收入和教育),二是雾霾。逃离北京后,会改善这两个方面的处境吗?我们分别来看一下。

首先是国家统计局公布的全国人均可支配收入排行。

v2-2eab2735b5545f9316309735e031c20c_b.jpg


可以发现,从安徽开始,左边大多是南中国,右边大多是北中国(即北漂主要来源地)。

再看看全国人均教育经费排行。

v2-010d0e229f9a139b90fad847a32de6df_b.jpg


可以发现,以贵州为坐标,左边大多是南中国(除了几个开挂的自治区),右边大多是北中国(除了两湖这种教育重灾区),而北漂第一大来源地河北更是雄踞榜尾。

最后看一下空气质量。

这是环保部最新公布的“2016 年 11 月全国 74 个大中城市空气质量监测结果”。北京已经排在全国第 58 名了,可是再往后看……

v2-c5279298fb98a7af5be616e3f2b3b496_b.jpg


除了再次雄踞榜尾的河北省会石家庄及其它 7 个河北城市外,河南省会郑州、陕西省会西安、山西省会太原、青海省会西宁、内蒙首府呼市、宁夏首府银川、甘肃省会兰州以及直辖市天津,空气质量都比北京还差。不用说,这些城市也都是北漂重要来源地。

3.所以都是谁在逃离北京?

通过上述数据,我们对于北漂的基本构成和家乡情况有了一个初步的了解。接下来就是本文的主题了,到底是谁在逃离北京呢?

我们先通过百度搜索指数做一个辅助判断,即搜索“逃离北上广”的各省份人数。(“逃离北京”的样本过少,无法构成有效数据,而统计对于逃离一线城市的关心,已经能够代表一种趋势)

v2-9f8dcd90be0ee8c0cc272e32cb13f93a_b.jpg


需要说明的是,上图中删除了北京上海和广东,因为很显然这三个地区的人最关心逃离北上广的话题,而在其它地区中,东南沿海的三个省份位列搜索榜首。拥有武汉和成都两座适宜生活城市的湖北四川,也名列前茅。

接下来,就是一个非常有标志意义的数据了。

在 2010 年第六次全国普查中,有一栏数据为“全国按现住地和五年前常住地分的人口”,根据这个数据,我们可以推算出“5 年前常住地为北京的人口”,即真正践行了逃离北京的人口趋势。

v2-3aa9fc06167066fd7b4393f420f27900_b.jpg


当然,2010 年还没有雾霾这个概念,因此对于今天的讨论也只有借鉴意义。不过依然可以看出一些端倪,排除掉环抱北京导致人口流动极大的河北这个干扰项后(河北也是北京流出人口的最主要去向,由于本表格不统计户口所在地,所以有数据上的重合),接下来依次是:上海、安徽、浙江、广东、江苏和四川。

结论似乎呼之欲出——真正关心且能践行“逃离北京”的人,要么原籍是华东及东南沿海富庶地区,要么是湖北四川这种“天府之国”的原住民。而构成北漂绝对主力的北中国土著,是既不那么关心逃离北京,更不会践行的。因为他们的家乡比北京要差多了,甚至完全失去了可比性。

2016 年,中国政法大学进行了一组社会调查,通过走访 1300 多位在京外来务工人员,得出了 54.3%的北漂未来三年将继续留京的结论。不死心的调查组又抛出两个狠问题,一是如果北京租住政策严格到位,市场上不再有群租房、隔断等低成本租房机会,你还会留在北京吗?(其实是在替政府问“以房控人”)然而,依然有 67%的北漂不会离开北京;第二个问题是你以后的孩子上学要办“五证”,非常困难和麻烦,你会把孩子送回老家上学吗?(这是在替政府问“以学控人”)然而,依然有 50%的北漂选择克服困难,把孩子送进北京的学校。

没错,对于绝大多数北中国居民来说,相比于他们凋零的家乡,坐高铁最多半天就能落脚这座人均收入全国第二、人均教育经费全国第一的城市,已经是人生最好的选择了。

最后赠送一个老掉牙的笑话:

飞机上,鹦鹉说:“这航班服务太差了,老子不坐了!”说完就打开机舱门跳出去了。猪也跟着站起来说:“你说得太对了,我也不坐了!”就跟着跳出去了。半空中,鹦鹉对猪说:“你不会飞跟我出来干嘛?”

文 / 虎嗅网 伯通
老域名 黑卡网站地图 黑卡●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