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咨询师是如何看待分手、亲人逝去、友尽的关系终结?

情感law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77 次浏览 • 2018-04-03 15:20 • 来自相关话题

真正的死亡

是世界上再没有一个人记得你

两个人散了

是因为一个以为不会走

一个以为会挽留

前者是死亡

后者是分手

但说到底

都是关系的终结

当面临友情、亲情、爱情

等各种关系的终结

甚至面对自身的生死存亡时

我们应该如何处理好自身的情感

对于关系的终结

咨询师能给我们提供什么独特的视角

本期「心理师の日常」

就来谈谈这个话题

01

不要以现在的不爱,否定过去的相爱

壹心理认证咨询师 余春

在工作中,我经常会遇到失恋和离婚的人。他们难以承受关系的破裂带来的痛苦,被严重的失眠和负面情绪困扰,甚至自伤、自杀。

他们会认为,当初说得再好听的承诺,如今都成了赤裸裸的谎言。连爱情都不可信,这样的人生还有什么意义?

受伤的人有这些想法是很正常的。而他们需要转变的,只是用一种更为动态的视角,去回顾那一段关系。


时间在流逝,万事万物都在改变,包括我们自己本身,只是关系中的双方变得太多,彼此陌生了。

过去我们因为爱在一起,现在我们因为彼此改变而分开,但重要的是,未来我们都会有新的生活。

有一段话我自己非常认同,也会在婚恋咨询中反复提起:

我始终坚信,你们的相爱是真实的,你们在热恋中的表达是真实的。我也相信,你们此刻的不爱和分离也是真实的。

但这一刻的“不爱”,并不代表过去的“爱”是假的。

爱和不爱,都是当下情景,你们内心的真实呈现。

如果我们能做到,不以现在的真实,否定过去的真实,那么在处理感情结束、关系终结时,或许我们就不会那么痛苦。

02

关系没有终结,只是换了存在方式

壹心理认证咨询师 曹琼

但就算过去是真实的,深爱过的恋人的离去,甚至是永不联系,总是让人心灰意冷,甚至困惑满满:

要爱做什么呢,爱了这么久,付出了这么多,最后什么都不是,连朋友都不如?那个曾经重要的人,变得杳无音讯,就像死了一样。

这是恋爱关系结束后,让人们痛苦的另一个重要原因。

我真切意识到,一段恋情的死亡,是深刻的丧失,也是我们难以安放的情怀。

但一个人和另一个人,从认识到相恋,相依相伴,对彼此的影响早已刻画在对方身上。

我们曾经的恋人,会帮我们认真地梳头,会帮我们仔细修剪指甲,会在冬天穿好羽绒衣后帮我们把袖子里的毛衣拉出来。

现在即使分手了,我们仍然保留下了这些习惯,会对着镜子好好梳头,会耐心整理衣物。即使 ta 已不在身边,我们的耳边,依然不时响起叮嘱:你是最棒的!没关系,去做吧。

即使分手,这些对方的印迹也一直存在。即使不再联系,关系还是以另一种形式继续存在,存在于小习惯中,存在于内化的语言中。

我们身上总有那么一点,曾经的爱人留给我们的痕迹。

也许我们的关系,并没有真正的终结。发生改变的,只是关系的存在方式。而这正是一切关系的意义所在。

03

对关系消亡的恐惧,更甚于对肉体死亡的恐惧

壹心理认证咨询师 廖艾平

从受到恐怖分子威胁,到卷入三米巨浪命悬一线,再到最近突然急性腹膜炎痛到几近休克,我似乎不止一次体验到了死亡逼近的恐惧,但每一次,心底都会有强烈的生存力量涌现。

是人与人之间的羁绊救了我,是关系链条织成的救生绳索,化作我渴望活着的强大内驱力。

难怪,人类终其一生都在寻找,然后建立尽量多而稳固的关系。

就如《寻梦环游记》里说 “只要世上还有一个人记得我,我就不会真正的死去”,以及《北京遇上西雅图》里 “只要住在对方心里,死亡就不是距离”。


我曾经体验到这样一种感觉:

当死亡逼近,我所有的关系面临终结,爱恨即将消失,我感受到被抛弃的恐惧,就如同出生伊始,我们从妈妈子宫产出时,曾经体验到的被抛弃般分离的恐惧。

这份恐惧会在所有关系消亡时被再次激活,它有别于生理意义上的死亡,是一种真正的意志消亡。
正因如此,战场上的士兵大多宁愿战死也不愿做逃兵,因为逃跑后被所有人唾弃会切断他拥有的一切关系链接,让他体验到比死亡还要糟糕的感觉。


也就是为何很多孩子在受虐的家庭长大,仍然不愿意离开父母,因为哪怕是一段糟糕的关系,也比没有关系的好。

04

糟糕的关系,也比没有关系要好

壹心理认证咨询师 贺喜云

如果我们在生活中,真的亲手切断一段“糟糕”的关系,会发生什么事情?会开心还是痛苦?

艾女士觉得生活很压抑,总感觉胸口堵着什么,担心自己得了大病而焦虑不安。在做完各种身体检查找不到原因后,她找到了我。

她说,妈妈有抑郁症,一旦发病,家里就充满了阴郁的气氛。她现在还能清楚记得,妈妈痛苦得一直撞墙的声音。

在她几岁的时候,妈妈带着她一起卧轨自杀,是她的哭声最终让妈妈改变了主意。让她更痛苦的是,在她 30 岁那年,妈妈确保她未来无忧后,还是选择了跳楼。

由始至终,痛苦就是妈妈在她心中的代名词。所以她长大后,主动与妈妈保持距离,从心理上与妈妈疏离。

她从未与妈妈好好说过话、亲密地谈心,直到妈妈离开,也从未感受到妈妈对她的爱。


她内心主动阻断了与妈妈的连接,是为了防御妈妈的负性情绪,却同时阻断了感受妈妈正向情感的途径。

无法感受到母爱,自己的情感也无处表达,自然难以建立起安全感。

我觉得,不只所有关系的消亡,而仅仅是生命中重要关系的断裂和阻隔,都会让我们体验到类似死亡的恐惧,身体上会自然出现符合恐惧情绪的生理反应,胸口闷是其中最常见的一种。

艾女士逐渐回忆起妈妈为了保护她所做的点点滴滴,明白妈妈默默承受抑郁症的折磨,苦撑 30 年是因为放不下她,她终于体会到妈妈的良苦用心,当场嚎啕大哭。

当她说出对妈妈的内疚,说出对妈妈感激后,她重新获得了与妈妈的情感连接,疏通了与妈妈的重要关系,胸口堵的症状自然而然消失了。

哪怕是一段“糟糕”的关系,也比没有关系要好,更何况这段关系也并没有那么糟糕。

05

关系中的退行,其实是对改变的再次确认

壹心理认证咨询师 赵久平

人们对自己经历的每个第一次都印象深刻。

让我印象深刻的是吴女士,我的第一个来访者。

吴女士与母亲互动的模式是相爱相杀的“矛盾依恋”模式,这让她难以在交往中发展出持久的良性关系。

但在与我的互动中,她体验到稳定、持久、包容的“安全依恋”,这种关系慢慢在她的精神世界浸润内化,她逐步可以这样对待自己和对待他人,从而与他人发展出更健康的关系。

第一次的成功咨询,是我的宝贵经验,但更宝贵的是,第一次和来访者说再见。

在关于咨询终结的讨论中,吴女士心中弥漫着“分离焦虑”,她内心的“矛盾依恋”再次被激活:她想要分离、渴望独立,又害怕自己再次被抛弃于孤独无助的世界。

她问我:“我们以后能不能像闺蜜一样相处呢,比如可以偶尔发个信息,打个电话?”

我说:“此时此刻,也许你担忧的是,如何在外面找到一个像我一样,可以倾听和支持你的闺蜜;然而你要看到的是,自己已经有能力经营一段稳定长久的关系,这正是我们这段咨访关系的目标和意义。”

有时候,来访者明明有了很大的进步,却在某一个时候忽然“退行”到原来的模式当中。

然而,这并不是真正的退步,正如一个孩子在学走路时,他可以走一段路了,但有时候还是会摔倒。

这种成长到某个阶段发生的“退行”现象,其实是对自己身上改变的再次确认,正在积累力量以产生决定性的变化。

在咨询空间里,来访者是中心。这个空间像一个舞台,她的过去、现在甚至将来,都会在这舞台上投影、渐隐渐现。

当聚光灯慢慢淡去,他们终将远离,以在咨询空间获得的勇气和智慧,以全新的面目去面对真实世界。

06

没有一个你爱过的人会真正消失不见

壹心理认证咨询师 孙建齐

给我们留下烙印的关系,不局限在爱情与亲情。

我想起了儿时的发小,她是我最早最贴心的闺蜜,也是我最爱的人之一。如果说后来遇见心理学,让我明白了什么是无条件接纳,那发小就一直在无条件接纳着我。

中学学习任务很重,但我们却快乐无比,彼此间看到的对方都那么美好,可以彼此理解,相互支持,又可以彼此开涮,嘻嘻哈哈。直到她因为家庭原因,不能继续上学。

在那个电话极少的年代,我们用书信保持联系。偶尔,她会在农忙中挤出时间去学校看我,每次的匆匆见面,我们都会有聊不完的话题。

中学毕业后,我去外地求学,她也外出打工,聊电话就成了我们关系延续的方式。

每逢放假,无论相距多远,我们都会坚持见面。我会帮她梳理工作生活的烦恼,倾听她的疲累和远大志向。她也会鼓励我,还会悄悄地在书页里留下一些钱,不让我在学校太过拮据。
再后来,因为工作转换、家庭搬迁,电话信息来不及更新,我们就再也没有联系上对方。直到多年前,我回了一次老家,邻居说曾有个女孩来过。


我知道那是她,但却无法联系上她。我们的关系似乎在世事变迁中终结了。

但直到今天,我依然会想念她。她肯定也是如我一般,记挂着彼此。

我认为,只要彼此的心在连接,那么关系就不曾消亡。
也许一份关系面临仪式上的结束,但在情感上,它依然存在。也许一份关系面临分离上的结束,但在情感上,它也依然存在。也许一份关系面临爱恨的分裂,但它仅是从爱到恨,变换着的样子存在。
正如海明威说过的一句话,没有一个你爱过的人会真正消失不见(No one you love is ever truly lost)。

关系的消亡,可以看作是一段关系的结束,也可以看成是另一段关系的新生。

而我们需要做的不过是,在面对关系结束与新生之间迸发的情感波动时,保持勇敢、真诚和一点点的智慧。

世界和我爱着你❤

本文作者:壹心理咨询师 查看全部
真正的死亡

是世界上再没有一个人记得你

两个人散了

是因为一个以为不会走

一个以为会挽留


前者是死亡

后者是分手

但说到底

都是关系的终结

当面临友情、亲情、爱情

等各种关系的终结

甚至面对自身的生死存亡时

我们应该如何处理好自身的情感

对于关系的终结

咨询师能给我们提供什么独特的视角

本期「心理师の日常」

就来谈谈这个话题

01

不要以现在的不爱,否定过去的相爱

壹心理认证咨询师 余春

在工作中,我经常会遇到失恋和离婚的人。他们难以承受关系的破裂带来的痛苦,被严重的失眠和负面情绪困扰,甚至自伤、自杀。

他们会认为,当初说得再好听的承诺,如今都成了赤裸裸的谎言。连爱情都不可信,这样的人生还有什么意义?

受伤的人有这些想法是很正常的。而他们需要转变的,只是用一种更为动态的视角,去回顾那一段关系。


时间在流逝,万事万物都在改变,包括我们自己本身,只是关系中的双方变得太多,彼此陌生了。

过去我们因为爱在一起,现在我们因为彼此改变而分开,但重要的是,未来我们都会有新的生活。

有一段话我自己非常认同,也会在婚恋咨询中反复提起:


我始终坚信,你们的相爱是真实的,你们在热恋中的表达是真实的。我也相信,你们此刻的不爱和分离也是真实的。

但这一刻的“不爱”,并不代表过去的“爱”是假的。


爱和不爱,都是当下情景,你们内心的真实呈现。

如果我们能做到,不以现在的真实,否定过去的真实,那么在处理感情结束、关系终结时,或许我们就不会那么痛苦。

02

关系没有终结,只是换了存在方式

壹心理认证咨询师 曹琼

但就算过去是真实的,深爱过的恋人的离去,甚至是永不联系,总是让人心灰意冷,甚至困惑满满:


要爱做什么呢,爱了这么久,付出了这么多,最后什么都不是,连朋友都不如?那个曾经重要的人,变得杳无音讯,就像死了一样。


这是恋爱关系结束后,让人们痛苦的另一个重要原因。

我真切意识到,一段恋情的死亡,是深刻的丧失,也是我们难以安放的情怀。

但一个人和另一个人,从认识到相恋,相依相伴,对彼此的影响早已刻画在对方身上。


我们曾经的恋人,会帮我们认真地梳头,会帮我们仔细修剪指甲,会在冬天穿好羽绒衣后帮我们把袖子里的毛衣拉出来。

现在即使分手了,我们仍然保留下了这些习惯,会对着镜子好好梳头,会耐心整理衣物。即使 ta 已不在身边,我们的耳边,依然不时响起叮嘱:你是最棒的!没关系,去做吧。


即使分手,这些对方的印迹也一直存在。即使不再联系,关系还是以另一种形式继续存在,存在于小习惯中,存在于内化的语言中。

我们身上总有那么一点,曾经的爱人留给我们的痕迹。

也许我们的关系,并没有真正的终结。发生改变的,只是关系的存在方式。而这正是一切关系的意义所在。

03

对关系消亡的恐惧,更甚于对肉体死亡的恐惧

壹心理认证咨询师 廖艾平

从受到恐怖分子威胁,到卷入三米巨浪命悬一线,再到最近突然急性腹膜炎痛到几近休克,我似乎不止一次体验到了死亡逼近的恐惧,但每一次,心底都会有强烈的生存力量涌现。

是人与人之间的羁绊救了我,是关系链条织成的救生绳索,化作我渴望活着的强大内驱力。

难怪,人类终其一生都在寻找,然后建立尽量多而稳固的关系。

就如《寻梦环游记》里说 “只要世上还有一个人记得我,我就不会真正的死去”,以及《北京遇上西雅图》里 “只要住在对方心里,死亡就不是距离”。


我曾经体验到这样一种感觉:


当死亡逼近,我所有的关系面临终结,爱恨即将消失,我感受到被抛弃的恐惧,就如同出生伊始,我们从妈妈子宫产出时,曾经体验到的被抛弃般分离的恐惧。

这份恐惧会在所有关系消亡时被再次激活,它有别于生理意义上的死亡,是一种真正的意志消亡。
正因如此,战场上的士兵大多宁愿战死也不愿做逃兵,因为逃跑后被所有人唾弃会切断他拥有的一切关系链接,让他体验到比死亡还要糟糕的感觉。



也就是为何很多孩子在受虐的家庭长大,仍然不愿意离开父母,因为哪怕是一段糟糕的关系,也比没有关系的好。

04

糟糕的关系,也比没有关系要好

壹心理认证咨询师 贺喜云

如果我们在生活中,真的亲手切断一段“糟糕”的关系,会发生什么事情?会开心还是痛苦?

艾女士觉得生活很压抑,总感觉胸口堵着什么,担心自己得了大病而焦虑不安。在做完各种身体检查找不到原因后,她找到了我。


她说,妈妈有抑郁症,一旦发病,家里就充满了阴郁的气氛。她现在还能清楚记得,妈妈痛苦得一直撞墙的声音。


在她几岁的时候,妈妈带着她一起卧轨自杀,是她的哭声最终让妈妈改变了主意。让她更痛苦的是,在她 30 岁那年,妈妈确保她未来无忧后,还是选择了跳楼。

由始至终,痛苦就是妈妈在她心中的代名词。所以她长大后,主动与妈妈保持距离,从心理上与妈妈疏离。

她从未与妈妈好好说过话、亲密地谈心,直到妈妈离开,也从未感受到妈妈对她的爱。


她内心主动阻断了与妈妈的连接,是为了防御妈妈的负性情绪,却同时阻断了感受妈妈正向情感的途径。

无法感受到母爱,自己的情感也无处表达,自然难以建立起安全感。

我觉得,不只所有关系的消亡,而仅仅是生命中重要关系的断裂和阻隔,都会让我们体验到类似死亡的恐惧,
身体上会自然出现符合恐惧情绪的生理反应,胸口闷是其中最常见的一种。

艾女士逐渐回忆起妈妈为了保护她所做的点点滴滴,明白妈妈默默承受抑郁症的折磨,苦撑 30 年是因为放不下她,她终于体会到妈妈的良苦用心,当场嚎啕大哭。

当她说出对妈妈的内疚,说出对妈妈感激后,她重新获得了与妈妈的情感连接,疏通了与妈妈的重要关系,胸口堵的症状自然而然消失了。

哪怕是一段“糟糕”的关系,也比没有关系要好,更何况这段关系也并没有那么糟糕。

05

关系中的退行,其实是对改变的再次确认

壹心理认证咨询师 赵久平

人们对自己经历的每个第一次都印象深刻。

让我印象深刻的是吴女士,我的第一个来访者。

吴女士与母亲互动的模式是相爱相杀的“矛盾依恋”模式,这让她难以在交往中发展出持久的良性关系。

但在与我的互动中,她体验到稳定、持久、包容的“安全依恋”,这种关系慢慢在她的精神世界浸润内化,她逐步可以这样对待自己和对待他人,从而与他人发展出更健康的关系。

第一次的成功咨询,是我的宝贵经验,但更宝贵的是,第一次和来访者说再见。

在关于咨询终结的讨论中,吴女士心中弥漫着“分离焦虑”,她内心的“矛盾依恋”再次被激活:她想要分离、渴望独立,又害怕自己再次被抛弃于孤独无助的世界。


她问我:“我们以后能不能像闺蜜一样相处呢,比如可以偶尔发个信息,打个电话?”

我说:“此时此刻,也许你担忧的是,如何在外面找到一个像我一样,可以倾听和支持你的闺蜜;然而你要看到的是,自己已经有能力经营一段稳定长久的关系,这正是我们这段咨访关系的目标和意义。”


有时候,来访者明明有了很大的进步,却在某一个时候忽然“退行”到原来的模式当中。

然而,这并不是真正的退步,正如一个孩子在学走路时,他可以走一段路了,但有时候还是会摔倒。

这种成长到某个阶段发生的“退行”现象,其实是对自己身上改变的再次确认,正在积累力量以产生决定性的变化。

在咨询空间里,来访者是中心。这个空间像一个舞台,她的过去、现在甚至将来,都会在这舞台上投影、渐隐渐现。

当聚光灯慢慢淡去,他们终将远离,以在咨询空间获得的勇气和智慧,以全新的面目去面对真实世界。

06

没有一个你爱过的人会真正消失不见

壹心理认证咨询师 孙建齐

给我们留下烙印的关系,不局限在爱情与亲情。

我想起了儿时的发小,她是我最早最贴心的闺蜜,也是我最爱的人之一。如果说后来遇见心理学,让我明白了什么是无条件接纳,那发小就一直在无条件接纳着我。


中学学习任务很重,但我们却快乐无比,彼此间看到的对方都那么美好,可以彼此理解,相互支持,又可以彼此开涮,嘻嘻哈哈。直到她因为家庭原因,不能继续上学。

在那个电话极少的年代,我们用书信保持联系。偶尔,她会在农忙中挤出时间去学校看我,每次的匆匆见面,我们都会有聊不完的话题。

中学毕业后,我去外地求学,她也外出打工,聊电话就成了我们关系延续的方式。

每逢放假,无论相距多远,我们都会坚持见面。我会帮她梳理工作生活的烦恼,倾听她的疲累和远大志向。她也会鼓励我,还会悄悄地在书页里留下一些钱,不让我在学校太过拮据。
再后来,因为工作转换、家庭搬迁,电话信息来不及更新,我们就再也没有联系上对方。直到多年前,我回了一次老家,邻居说曾有个女孩来过。



我知道那是她,但却无法联系上她。我们的关系似乎在世事变迁中终结了。

但直到今天,我依然会想念她。她肯定也是如我一般,记挂着彼此。

我认为,只要彼此的心在连接,那么关系就不曾消亡。
  • 也许一份关系面临仪式上的结束,但在情感上,它依然存在。
  • 也许一份关系面临分离上的结束,但在情感上,它也依然存在。
  • 也许一份关系面临爱恨的分裂,但它仅是从爱到恨,变换着的样子存在。

正如海明威说过的一句话,没有一个你爱过的人会真正消失不见(No one you love is ever truly lost)。

关系的消亡,可以看作是一段关系的结束,也可以看成是另一段关系的新生。

而我们需要做的不过是,在面对关系结束与新生之间迸发的情感波动时,保持勇敢、真诚和一点点的智慧。

世界和我爱着你❤

本文作者:壹心理咨询师

父母把孩子当成了人生的全部,所以他才越走越远

law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229 次浏览 • 2017-12-29 09:54 • 来自相关话题

“我是一个 2 岁孩子的妈妈,我今天带着孩子在外面玩了一整天,回家路上,孩子在车上睡着了,我小心翼翼地想要把他转移到床上时,他醒了,但又不是真醒,一直要求我抱着他走来走去。我试图沟通,说可以陪他玩一会或者上床睡,但孩子还是在哭,他一哭,我就开始烦躁。因为我觉得我给他了两个选择,为什么他还要哭闹?而且我累了一天,是真的真的抱不动他了……”


这个场景相信每个人一定很熟悉,每每面临这种时刻,父母一方面会担心自己做的不够好,没有满足孩子抱抱的要求;

一方面担心自己不够有耐心,在孩子哭闹的时候大声吼了他,伤害了孩子的幼小心灵;担心自己做得太多,苦了自己,惯了孩子,到头还养成了孩子耍赖的坏习惯……

想做好家长太难了,做出的每个决定都需要斟酌再三,生怕因此影响了孩子的未来。

然而,很多家长不知道的是,这些育儿焦虑的背后,都是和孩子的界限出了问题。

-

我们没有尊重孩子的边界,总是忘记去信任孩子,忘记孩子有自己的节奏和能力,他们有自己的路。

同时,我们也没有照顾到自己的界限,看清楚那些是我力所能及的,哪些是我可以拒绝的。所以当孩子出现不合理要求时,我们会感到如此痛苦。

如果家长和孩子拥有了非常健康的界限,父母就不会因为这些事情焦虑,感到痛苦;不会将焦虑转嫁给孩子,给孩子压力;孩子也不会肆意撒泼,而会独立自主,懂事负责,一切都会变得轻松起来。

我是一名心理咨询师,德国慕尼黑大学 教育学 / 心理学 / 艺术史三专业博士,德国 Galli 剧场在中国首位认证的戏剧治疗师。

开篇提到的 2 岁孩子,就是我的宝宝慕慕。在面对这个情况时,我是这样做的……

-

面对孩子哭闹,懂心理学的妈妈是这样做的

我在德国居住了 11 年,在这 11 年中,我系统扎实地学习了心理学与教育学,也耳濡目染了德国社会的一些先进教育理念。

在我成为妈妈之后,我非常深切地感受到,作为一个母亲,对孩子的爱、想要保护孩子、想要给 Ta 世界上最好的一切的那种心情。

伴随这种心情,也带来了无穷无尽的焦虑,我们担心自己养育方式不对,担心孩子受欺负,担心孩子上学问题,担心孩子未来的恋爱……

自从有了孩子,我们似乎就不是自己了,说到这简直感觉要焦虑死了。

只不过,我的专业领域,心理学和教育学,让我能够不断地觉察这些焦虑背后的原因,进行处理和调整。不然只会重蹈我们原生家庭的覆辙,那就是:孩子是父母的全部人生,而孩子却越来越厌烦,离父母越来越远。

-

比如在文章开头,我自己的例子。面对慕慕的哭闹,我调整了一下心情,想到,他在车上睡着又被弄醒,这其实是打破了他惯有的睡眠节奏的,他这样坐着肯定很难受。我肯定不会弃他不顾,但是我自己也真的很累,于是我选择抱着他坐到沙发上,他还是哭。

我对他说:“妈妈抱着你走很累,我现在可以这样抱着你坐一会儿,如果你想哭就哭一会儿吧。” 就这样我抱着他在沙发上,轻轻晃着他。

慕慕宣泄式地大声哭喊了一会儿,就渐渐停下来了,等他停了以后我说:“妈妈这样抱着你舒服么?”慕慕说舒服,我说:“那等你感觉舒服了以后,我们去刷牙洗脸上床上睡好么?”慕慕说嗯。我老公在旁边露出了很惊讶的眼神:“都这状态了,还能洗脸刷牙呢?”

过了一会儿,慕慕说,“舒服了。” 我愉快地说:“好的,那我们去刷牙吧!”于是就很正常的进行睡前程序到床上睡觉了。

孩子哭的时候,我们也通常会很难受,所以我们会想各种办法来希望他不哭。

除了前面说过的严厉制止的类型很糟糕以外,还有一种看似不糟糕的做法,就是一味的满足他。比如慕慕这个例子,那就是一直抱着他走来走去,他也就不哭了。

这样一不小心成为孩子的奴隶,为了让他高兴,做很多超出自己舒适度的事情,这些疲劳和牺牲是会积累和爆发的。我刚才选择先坐下来,是首先保护了自己的边界:我能做到的就这么多了。然后我后来才有了力气,拥抱他,接纳他的哭泣,而不再因为他的哭泣心烦气躁。这种平静和容纳他哭的感觉是能够传递过去的,所以他哭了一会儿也就好了。

我的疲劳被我自己接纳了,他的情绪也被我接纳了。这就是边界的力量。

所以在孩子哭的时候我们可以让他哭一会儿,试图去理解他的哭想表达什么,然后选择让自己舒服的方式来处理,尊重了孩子的边界,也维护了自己的边界。

-

父母本意是保护孩子,为何总适得其反?

前段时间幼儿园的很多负面新闻后,很多人开始注意教孩子说不,教孩子辨别哪些是不好的事情。

但是在教给孩子对外说不之前,他还需要一个基本的信任感,就是他可以和父母沟通他所遭遇的不好的事情。

我在一个室外喷泉,见过一个 6,7 岁的女孩,在一个小桥上跑来跑去,后来一下子掉下去了,水不深,就到脚踝。但孩子吓坏了,哇哇大哭,妈妈从远处跑过来,把孩子揪上来,没有好好的抚慰孩子,而是怒气冲冲的批评她说:“我不是告诉要看着路吗! ”

这是非常错误的行为。

如果一个孩子摔倒,或者做的不够好、哭泣的时候,总是先被父母有意无意的指责,那又怎么能指望他对外面的侵害说不呢?他不敢说不,因为他会首先想到一定是我的问题,是我不够好。

正确的做法是,我们一定是要先共情孩子的害怕或者疼痛,接纳她的情绪,到最后你才可以和孩子一起看看要怎么做才能避免再次摔到。这样,父母孩子间就建立了信任的关系。

当然,做到这些不容易,我们指责孩子的时候,通常因为我们自己也无法处理和面对这些失败、错误和不完美。但这些都是我们学习界限之后,可以去觉察和改变的,学会给孩子时间,给孩子信任,认真地去理解他们和与他们沟通。

界限还是规则,在爱和信任的基础上,用规则来让孩子知道哪些是我自己可以做的,哪些是我不可以做的。

-

教育孩子时,父母是否要有“红白脸”分工?

有一个朋友前几天很苦恼的来吐槽,说青春期的孩子,晚上主动把手机和 ipad 交给爸妈看管,自己好专心学习。

结果有一天妈妈刚没收了 ipad,儿子又去找爸爸拿回了手机,我这个朋友很生气,她主要生气的点是:她觉得爸爸总是当好人,让她当坏人。

这是个很典型的规则问题。很多家庭,都跟孩子一起制定规则,并努力遵守规则。但别忘了,规则就是保护界限的,很多时候我们说给孩子立规则,就是立界限。

但为什么这个规则容易被破坏?为什么会让父母产生“总是我当坏人,你当好人”这样一个感受呢?

那其实是因为这个规则本身不恰当。规则有两个最重要的要素:

规则要明确,责任的承担人
要明确规则被破坏时候,要承担的结果

比如上面的例子,当一个青春期的孩子对你说:“请爸爸妈妈帮我保管手机,因为我自己总是控制不住想玩儿。” 然后把手机放在父母手里:“我写完作业再过来找你们拿,可以吗?”

这本来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在这个例子里面,孩子才应该是规则的责任承担人。因为让父母帮助保管是孩子的愿望,他就应该负担这个责任,也就是说,你送过来,我们帮你看着。你拿走了我们不负责。

但父母应该明确的是:如果孩子总是破坏这个规则,总是拿走,那对不起,以后我们也不帮你看着手机了。

这就是一个典型的,爸爸妈妈把孩子应该承担的责任揽到了自己身上的例子。这就造成了界限的模糊,造成了父母自己内讧,说一个是好人一个是坏人。

一旦我们清晰了界限,就可以制定出更清晰和便于执行的规则。不然的话很多规则都变成了鸡肋。 查看全部


“我是一个 2 岁孩子的妈妈,我今天带着孩子在外面玩了一整天,回家路上,孩子在车上睡着了,我小心翼翼地想要把他转移到床上时,他醒了,但又不是真醒,一直要求我抱着他走来走去。我试图沟通,说可以陪他玩一会或者上床睡,但孩子还是在哭,他一哭,我就开始烦躁。因为我觉得我给他了两个选择,为什么他还要哭闹?而且我累了一天,是真的真的抱不动他了……”



这个场景相信每个人一定很熟悉,每每面临这种时刻,父母一方面会担心自己做的不够好,没有满足孩子抱抱的要求;

一方面担心自己不够有耐心,在孩子哭闹的时候大声吼了他,伤害了孩子的幼小心灵;担心自己做得太多,苦了自己,惯了孩子,到头还养成了孩子耍赖的坏习惯……

想做好家长太难了,做出的每个决定都需要斟酌再三,生怕因此影响了孩子的未来。

然而,很多家长不知道的是,这些育儿焦虑的背后,都是和孩子的界限出了问题。

-

我们没有尊重孩子的边界,总是忘记去信任孩子,忘记孩子有自己的节奏和能力,他们有自己的路。

同时,我们也没有照顾到自己的界限,看清楚那些是我力所能及的,哪些是我可以拒绝的。所以当孩子出现不合理要求时,我们会感到如此痛苦。

如果家长和孩子拥有了非常健康的界限,父母就不会因为这些事情焦虑,感到痛苦;不会将焦虑转嫁给孩子,给孩子压力;孩子也不会肆意撒泼,而会独立自主,懂事负责,一切都会变得轻松起来。

我是一名心理咨询师,德国慕尼黑大学 教育学 / 心理学 / 艺术史三专业博士,德国 Galli 剧场在中国首位认证的戏剧治疗师。

开篇提到的 2 岁孩子,就是我的宝宝慕慕。在面对这个情况时,我是这样做的……

-

面对孩子哭闹,懂心理学的妈妈是这样做的

我在德国居住了 11 年,在这 11 年中,我系统扎实地学习了心理学与教育学,也耳濡目染了德国社会的一些先进教育理念。

在我成为妈妈之后,我非常深切地感受到,作为一个母亲,对孩子的爱、想要保护孩子、想要给 Ta 世界上最好的一切的那种心情。

伴随这种心情,也带来了无穷无尽的焦虑,我们担心自己养育方式不对,担心孩子受欺负,担心孩子上学问题,担心孩子未来的恋爱……

自从有了孩子,我们似乎就不是自己了,说到这简直感觉要焦虑死了。

只不过,我的专业领域,心理学和教育学,让我能够不断地觉察这些焦虑背后的原因,进行处理和调整。不然只会重蹈我们原生家庭的覆辙,那就是:孩子是父母的全部人生,而孩子却越来越厌烦,离父母越来越远。

-

比如在文章开头,我自己的例子。面对慕慕的哭闹,我调整了一下心情,想到,他在车上睡着又被弄醒,这其实是打破了他惯有的睡眠节奏的,他这样坐着肯定很难受。我肯定不会弃他不顾,但是我自己也真的很累,于是我选择抱着他坐到沙发上,他还是哭。

我对他说:“妈妈抱着你走很累,我现在可以这样抱着你坐一会儿,如果你想哭就哭一会儿吧。” 就这样我抱着他在沙发上,轻轻晃着他。

慕慕宣泄式地大声哭喊了一会儿,就渐渐停下来了,等他停了以后我说:“妈妈这样抱着你舒服么?”慕慕说舒服,我说:“那等你感觉舒服了以后,我们去刷牙洗脸上床上睡好么?”慕慕说嗯。我老公在旁边露出了很惊讶的眼神:“都这状态了,还能洗脸刷牙呢?”

过了一会儿,慕慕说,“舒服了。” 我愉快地说:“好的,那我们去刷牙吧!”于是就很正常的进行睡前程序到床上睡觉了。

孩子哭的时候,我们也通常会很难受,所以我们会想各种办法来希望他不哭。

除了前面说过的严厉制止的类型很糟糕以外,还有一种看似不糟糕的做法,就是一味的满足他。比如慕慕这个例子,那就是一直抱着他走来走去,他也就不哭了。

这样一不小心成为孩子的奴隶,为了让他高兴,做很多超出自己舒适度的事情,这些疲劳和牺牲是会积累和爆发的。我刚才选择先坐下来,是首先保护了自己的边界:我能做到的就这么多了。然后我后来才有了力气,拥抱他,接纳他的哭泣,而不再因为他的哭泣心烦气躁。这种平静和容纳他哭的感觉是能够传递过去的,所以他哭了一会儿也就好了。

我的疲劳被我自己接纳了,他的情绪也被我接纳了。这就是边界的力量。

所以在孩子哭的时候我们可以让他哭一会儿,试图去理解他的哭想表达什么,然后选择让自己舒服的方式来处理,尊重了孩子的边界,也维护了自己的边界。

-

父母本意是保护孩子,为何总适得其反?

前段时间幼儿园的很多负面新闻后,很多人开始注意教孩子说不,教孩子辨别哪些是不好的事情。

但是在教给孩子对外说不之前,他还需要一个基本的信任感,就是他可以和父母沟通他所遭遇的不好的事情。

我在一个室外喷泉,见过一个 6,7 岁的女孩,在一个小桥上跑来跑去,后来一下子掉下去了,水不深,就到脚踝。但孩子吓坏了,哇哇大哭,妈妈从远处跑过来,把孩子揪上来,没有好好的抚慰孩子,而是怒气冲冲的批评她说:“我不是告诉要看着路吗! ”

这是非常错误的行为。

如果一个孩子摔倒,或者做的不够好、哭泣的时候,总是先被父母有意无意的指责,那又怎么能指望他对外面的侵害说不呢?他不敢说不,因为他会首先想到一定是我的问题,是我不够好。

正确的做法是,我们一定是要先共情孩子的害怕或者疼痛,接纳她的情绪,到最后你才可以和孩子一起看看要怎么做才能避免再次摔到。这样,父母孩子间就建立了信任的关系。

当然,做到这些不容易,我们指责孩子的时候,通常因为我们自己也无法处理和面对这些失败、错误和不完美。但这些都是我们学习界限之后,可以去觉察和改变的,学会给孩子时间,给孩子信任,认真地去理解他们和与他们沟通。

界限还是规则,在爱和信任的基础上,用规则来让孩子知道哪些是我自己可以做的,哪些是我不可以做的。

-

教育孩子时,父母是否要有“红白脸”分工?

有一个朋友前几天很苦恼的来吐槽,说青春期的孩子,晚上主动把手机和 ipad 交给爸妈看管,自己好专心学习。

结果有一天妈妈刚没收了 ipad,儿子又去找爸爸拿回了手机,我这个朋友很生气,她主要生气的点是:她觉得爸爸总是当好人,让她当坏人。

这是个很典型的规则问题。很多家庭,都跟孩子一起制定规则,并努力遵守规则。但别忘了,规则就是保护界限的,很多时候我们说给孩子立规则,就是立界限。

但为什么这个规则容易被破坏?为什么会让父母产生“总是我当坏人,你当好人”这样一个感受呢?

那其实是因为这个规则本身不恰当。规则有两个最重要的要素:

规则要明确,责任的承担人
要明确规则被破坏时候,要承担的结果

比如上面的例子,当一个青春期的孩子对你说:“请爸爸妈妈帮我保管手机,因为我自己总是控制不住想玩儿。” 然后把手机放在父母手里:“我写完作业再过来找你们拿,可以吗?”

这本来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在这个例子里面,孩子才应该是规则的责任承担人。因为让父母帮助保管是孩子的愿望,他就应该负担这个责任,也就是说,你送过来,我们帮你看着。你拿走了我们不负责。

但父母应该明确的是:如果孩子总是破坏这个规则,总是拿走,那对不起,以后我们也不帮你看着手机了。

这就是一个典型的,爸爸妈妈把孩子应该承担的责任揽到了自己身上的例子。这就造成了界限的模糊,造成了父母自己内讧,说一个是好人一个是坏人。

一旦我们清晰了界限,就可以制定出更清晰和便于执行的规则。不然的话很多规则都变成了鸡肋。

欧美等发达国家和地区是如何处理游戏沉迷问题的?

law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756 次浏览 • 2017-12-05 10:59 • 来自相关话题

文/Lightwing
 在英国的一些游戏相关的成长故事:

1)最早的记忆是六七岁的时候玩 Apple Macintosh(非常老的那种苹果电脑,只有 1.5 兆磁盘的口)。学校里都是这样的电脑。当时我妈妈在另外一个山里的中学教理科,学校的计算机课也扔给她管。有时候从她那边或自己学校机房拷贝一些小游戏到磁盘上,带回家安装。(那时候根本没有什么互联网)。主要是一些特别二的教育游戏,练习词汇语法、世界地理、数学题之类的。但是仍然觉得很好玩(当时接触不到别的什么游戏呀)。

有个企鹅推冰块拼单词的游戏,学校里都有安装,小时候真的很喜欢。到后面关卡还特么刺激、复杂、动脑子(还有很多推理计划方面的因素)。印象很深刻。那时候所有游戏都不能保存,每次打开都得从第一关重新开始,很烦。有一天晚上,我爸妈一直在外面吃饭没回来,自己在家玩这游戏不知不觉到了十二点多。玩到很后面关卡了,特别激动,放不下。他们终于回家的时候,发现我竟然还在玩,一下子就把电脑关掉了。那时候真是气死我了。

第二天早上五点,我爸突然拉我起床,逼着我陪他到外面去处理森林里面的什么植物。说是我的惩罚。那时候,我们家住在一个超偏僻 300 多年历史的山里农庄,花园特大,有一片几亩面积的小林子。林子里面还有很多奇奇怪怪的祖先陵墓,长了很多乱七八糟的草,比我个子还高。我当时才六岁的样子,而且那天只睡了几个小时,很困。那时寒假,都是鬼雾,又冷,还没有天亮,我超级超级害怕去那个森林里面。我努力拔掉了很多草,10 点左右我妈才起床了来救我。一直都忘不掉这个经历。

2)好像是 8 岁生日的时候,我爸妈给我买了一个台式机作为生日礼物。Windows 95,硬盘有一个 G,32 兆内存,带 CD 口。那时候已经算是很高端了,2000 多镑。盒子里面送了好几十张游戏,比如什么飞行模拟,Magic Carpet 之类的(多数是 MSDOS 游戏,当时还真没有什么 Windows 高端游戏)。第一次接触 3D 游戏,我都很喜欢。还有 Zoombinis,Lemmings 这种 2D 逻辑益智游戏。

后来有一天去同学家里,他爸爸在车库里也有个电脑。他哥哥 15 岁,买了一些比较流行的游戏。一个是红警,一个是帝国时代,一个是文明 2,一个是 Worms 2。之后我一直催着我爸爸帮我也买这些游戏。终于有一天,自己赢了一个县级写诗奖,然后他终于肯带我去买。就买了红警,还有一个扩展包。我特别想再要第二个绿色扩展包,但爸爸已经被我弄得很烦了。然后我那几天耍脾气,觉得我朋友都有,为啥我不能有。然后等父母出门不在的时候,跟妹妹一起把爸爸的汽车开到另外一个地方了,差点开到湖里了(直到今天,偶尔还在做那天晚上的噩梦)。最后好像还真是给我买了。因为沉迷这个游戏,我好像也经常被惩罚,锁在房间不准吃饭,但没什么特别强烈的记忆。

说到 Worms 2,这并不是一个国际著名游戏(约克本地公司 Microprose/Team 17 产的)。中文好像叫什么昆虫大战。因为单机回合制,又很幽默,这就是我们几个同学最喜欢一起玩的。(那时候没有办法连接多个电脑,也就是还没有互联网)。有一天,我突然发现找不到 Worms 2 光盘,郁闷了很长很长时间。父母说可能被其他朋友借走了。但是一直没找到,成了小时候未解之谜。到 20 多岁时,我妈妈才终于承认他们当年在书房不小心踩碎了光盘。打算偷偷再买一个回来但已经找不到这款游戏,所以一直不敢告诉我。

3)说到帝国时代,这又有很多故事。因为我父母一直不肯让我买。所以一直都是在学校电脑上玩(这时候,学校也开始有 Windows 95)。每天中午,有一小时休息时间,可以到机房玩游戏。而且每周有一次晚上 computer club,5-7 点,也可以打游戏了。8-10 岁,很多最开心的记忆也都是在学校机房玩帝国时代虐其他(年龄更大的)同学。部分是因为我知道怎么作弊(后来有个高中同学告诉我怎么安装作弊器)。

Anyway,有一次我终于发现怎么把游戏拷到光盘上带回家安装。同时发现了很多 windows 小机密。比如,我发现怎么登录管理员账号。又把一些扩展、MOD、地图(以及其他游戏)都带去学校里安装。其实,那时候,还有很多同学非常感谢我。可是最后还是被学校发现了。然后几个老师找我父母说我在 hack 他们电脑安装病毒之类的,没收了我的光盘。我都无语啊,这些老师根本不懂电脑,说了好多废话,一群二货啊。都烦死了。可是父母居然相信了人家。惩罚我再也不能玩家里那个电脑。

后来我想各种办法报复这几个老师。登录历史老师(最讨厌我的老师)的账号,在一些作业文件上添加了骂人的脏话,或者乱改了那里的文件。还可以看所有学生的学习报告。然后大家一直都没发现。。。这件事情,其实还有很多方面的因素,不仅限于计算机和玩游戏。持续了好几年,渐渐成为最调皮的那个孩子。直到我把学校火警报器打开了,然后父母惩罚我住校一年,一月一次才能回家。不想跑题,就不多说了。

(还是要补充:说实话,那几年,我还真的很调皮捣蛋,爸爸跟校长站在一队的那一天晚上,我把自己亲弟弟绑走了。然后这做法比较失败。那几年也不止一次侮辱破坏老师的名誉,甚至公开骂他们的缺陷。到最后,因为成绩太领先于其他同龄学生,我妈开始觉得是学校的问题,然后让我直接跳过初中阶段,去读另外一个高中。是欧洲最老的学校之一,1600 年历史,他们特自豪。很多年以来,直到现在,那学校还在跟我们家各种斗。因为五个弟弟都在那学校各种调皮惹事。即使很优秀可以让学校用来宣传,但又让他们一直觉得很烦很调皮。这些故事和过程太复杂了,以后再写)

4)回到八岁时,同样是帝国时代游戏相关的故事。有个很好的朋友,比较土豪,他市中心的房子好大好大。但是他特别害羞自闭,可能比我还严重。很多同学都在天天欺负他。我经常去他家玩。可是他家里对于沉迷游戏的处理方式,比我家还严。他们每天只能玩游戏 30 分钟。不只是玩游戏,每个孩子每半个小时都有详细时刻表。好多各种想不到的任务。他们保姆又很凶,要按照很准确的时间办事。其实我后来觉得是他爸爸也更加自闭,喜欢规律,所以才导致孩子变成这样。

他有一次来我们家玩,结果我们整天都在玩帝国时代和红警。因为我父母根本没啥意见。我们在研究很多游戏里面的小规则,讲得非常 high。制作了一些游戏地图。都很开心。结果,他父母周日来接他,看到我们在玩游戏,问我们这两天在做什么。然后……他父母真的是爆炸了。跟我爸爸差点打起来了,一直都在指手划脚跟我爸爸说应该怎样管理孩子。爸爸最后逼着我们当他的面去删除所有这些游戏地图,删除所有存档。包括以前自己做的一大堆东西。可是我当时并不想怪我爸。再说,后面永远再也没有机会跟那个朋友一起玩。我们变成他们心里的邪恶家族了。

5)小时候还有一个很喜欢玩的游戏叫 Theme Park(主题公元?)。还有 Theme Hospital(主题医院)。也是英国的游戏,中国读者可能没怎么听说过。有一段时间很沉迷,但是属于我爸爸不让我玩家里电脑的那段时间。所以都是在我爸爸上晚班夜班的时候才有机会玩。我妈比较无所谓。有一次我知道爸爸早上 8 点才下班,所以故意很早起床跑过去玩 Theme Park。可是他半夜突然回来发现我了。他生气得不行,觉得我们都在骗他。用双手把那个光盘弄断了。这也是个比较奇怪的记忆。

6)我爸妈把游戏机(连接电视那种)都买给弟弟妹妹做礼物(因为电脑理论上属于我)。从 PS1 到 PS2 到 XBOX,还有很多 gameboy(手持机)之类的玩意,一直以来都不是我能玩的。因为家里这种分权文化比较严重;弟弟妹妹的东西我不能碰,他们也不能碰我的电脑。不过有时候,成绩好之类的情况,我爸还是会让我玩他们的游戏机。比如说,如果他们已经睡了,可能让我玩一下。其实 pokemon(神奇宝贝)也是这样。一个红,一个蓝,都不是我的。但是我会登陆他们的去玩。这种时候,如果后来被弟弟发现游戏有个变化,或者多了一个存档,他们会造反让爸爸惩罚我。虽然有时候是偷偷玩他们的,但有时候感觉自己还挺无辜的。

有个非常神奇的记忆,大概 13 岁左右。那时候我弟弟买了一个“三国无双 2”。因为两个人可以一起玩,所以我们那段时间还很和谐很亲密,吃饭时经常在讨论怎么打,讨论这些武将等等。然后爸爸不怎么管我们。(首先,因此我也买了三国电视剧和书,开始对中国感兴趣,我爸妈还挺支持的,帮我安排了约克大学一个台湾留学生的中文辅导课。这一点必须感谢他们)。但是,有一天晚上,忘了到底怎么回事,我们刚解锁了所有武将,然后五个孩子都挤在同一个房间玩三国无双那个 1v1 决斗模式。轮流玩好几百回合,还搞了 scoreboard。连我妹妹都有在参与,只有最小的弟弟没在。莫名其妙玩到了大半夜,父母都睡着了。可是最小的弟弟,大概五六岁,连着打败我们几次,然后哈哈哈大笑,把爸爸吵醒了。他冲过来,非常凶。结果呢……又用手拆断了这个光盘。啊啊啊啊。更夸张的是:还逼着我们所有孩子第二天早起来写故事。写完了还开车带我们去爬某个山。印象又很深刻,我写了一篇关于曹操和刘备的故事,在车上给他念。然后他确实有点心软了。(拉我们周末去湖区爬山还是挺正常的一种惩罚;经常冒着大雨大风,全身都是泥土才能回来)

7)一个小故事:同样 13 岁的样子。有段时间跟村子上的同龄朋友 Aaron 很熟。他智商比较低有些问题(我这样说,请不要责怪我,真的很严重),但是超级善良友好。因为他有个 PS2,所以经常去他家玩;可以逃避我的弟弟。后来才知道,他其实是个孤儿,他妈妈 15 岁生的,然后跑走了不要他了。被外公外婆养大了。但我当时还真不知道这些。连他都认为人家是自己的父母。Anyway,他家比较穷。真的很穷,他从来都没出过国。有时候我会把游戏偷偷带到他家去玩。然后留在他家。有一次我去了,找不到很早之前带过去的一张游戏,发现他居然把我们家的游戏给卖掉了。然后我很难理解,因为我知道他们很穷。但是我们从来不会考虑这些游戏多么值钱。都是 20 镑最多 30 镑。

还有一次,把游戏拿回来了(忘了什么游戏),发现光盘上面各种小 scratches(抓出来的那种坑)。简直不能再用这游戏。然后我真的很生气,让妈妈过来处理。回家妈妈才跟我讲清楚他家里到底什么情况。其实连游戏机都是我父母送给他们的。是他们那只狗把光盘抓坏了,他们只是不好意思讲。所以不能责怪他们这些事情。虽然跟话题关系不大,但还是想讲一讲。

8)有时候家里出去旅游,比如去欧洲,要开车带超多东西;因为往往是住在什么帐篷之类的地方。我爸爸都会带个 15 寸小电视(立方体那种),以及一堆 DVD。有一次去法国南部,我们包里偷偷带了游戏机 PS2。等他不在,又是我们几个孩子自己在玩游戏。他发现的时候,我们真觉得他要把我们给杀了。但是他态度反而还好。但正是这一次,我妹妹在景区游泳的时候溺水了。后来直升机到 Perpignon 然后解救了,但是脑子有点损伤。其实,自从这时候起,我妹妹的性格和记忆力都有点不一样了。我们慢慢才发现。但是我爸妈一直都知道会这样;那几天还在帐篷外面一直在哭。然后我们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对我们孩子来说,妹妹已经明明没事了。下一天玩游戏,爸爸很安静地走过来了,把游戏机扒开,然后扔在垃圾桶。我们都很惊讶不敢说话。从这时候起,我们每次聊到游戏,他都要让我们闭嘴。

妈妈也变得非常害怕提到这事,一直到现在,如果爸爸在家,我们最不能提的就是游戏的任何事情。这是我们家里一种阴影。虽然对妹妹那件事印象很深刻(记得好多那天的细节,记得发现她浮在水上的那个时刻,记得去找爸妈,记得爸妈飞走了去医院,然后照顾其他弟弟们在沙滩上一直哭,等等好多),但就是一直搞不懂玩游戏跟这件事到底啥关系。可能就是爸爸从那时候开始就很讨厌任何让他想起这事来的事。

9)最后一个这游戏惩罚方面的记忆就是 15 岁左右:我超级沉迷于一个游戏叫 Morrowind(上古卷轴 3)。投入了好几百个小时,积累了游戏里面所有东西。好吧。反正有那么一天,我差不多完成了这游戏的所有 quest(任务)。而且很激动,因为另一个玩 Morrowind 的同学第二天就要过来我们家。我要在游戏里整理准备很多东西给他看。所以玩得非常认真。

那天,我爸爸很晚回家,可能比较累 + 烦躁。这种情况下,我们家里会特别谨慎;爸爸回家之后,千万不能让他发现我们在玩游戏。也必须都出来跟他打招呼他才会觉得满意放松。

那段时间我外婆外公也从伦敦过来了(大概一年一次的事情),其实早就打过招呼。然后爸爸来了,我跟他说我一会儿下来。可是他硬要我马上下来,要发言讲故事之类的。说来话长,因为我很久没下来,所以爸爸觉得我很不礼貌,然后突然冲上来看。发现我在玩电脑,大怒。一句话都不说,他直接到房子外面,把整个楼上的电都停掉了。我很懵逼。很生气。他再次重复一遍要下来跟外婆外公打招呼,我说”不去了,还丢失了好多存档上的东西,太难受了”。

到后来他又把电源开了,我把电脑游戏打开,发现存档坏掉了,不能打开。是之前听他下楼生气的时候,我正在保存一遍,然后被他弄坏了。我丢失了这游戏里面的所有数据。

那一瞬间我就是我这一辈子最生气的之一。跑到阳台上,问我爸爸出来一下,然后他说了一句很装逼的话,我太生气了直接拿了玻璃杯子往他那边砸。

爸爸愣了两下,然后什么也不说,出门开车走。两个礼拜都没回家。后来发现他到爷爷奶奶那边住了一段时间。在他脑子里,我跟妈妈那边同谋。爷爷要过来找我,然后都是外婆外公在保护我。最后我写给他一封道歉,爸爸才肯回来。

之后,我爸爸再也没有干涉我的事情。过了至少两三年,我们才彻底讨论清楚彼此的感受,然后和好了。我怎么可能忘记这 Morrowing 游戏所引起的事?

10)其实我父母,也并没有那么反对我们玩游戏。

很小的时候,我能想起很多爸爸陪我一起玩游戏一起讨论游戏的小时光。我记得最早的两个 windows 游戏,我跟他说了我的很多想法,然后他主动开车带我去游戏公司跟那些人见面。我记得他还对互联网很感兴趣;最开始玩帝国时代 2 的时候,经常是联网跟别人打,然后他觉得很神奇,问我好多问题,还跟其他朋友说他这个十岁小儿子非常聪明。我记得每次碰到一些编程的小问题或者要写邮件给成年人,他也都有在帮助我。

所以今天写出来这些二十年前的故事,我已经哭了。
 
  查看全部
文/Lightwing
 在英国的一些游戏相关的成长故事:

1)最早的记忆是六七岁的时候玩 Apple Macintosh(非常老的那种苹果电脑,只有 1.5 兆磁盘的口)。学校里都是这样的电脑。当时我妈妈在另外一个山里的中学教理科,学校的计算机课也扔给她管。有时候从她那边或自己学校机房拷贝一些小游戏到磁盘上,带回家安装。(那时候根本没有什么互联网)。主要是一些特别二的教育游戏,练习词汇语法、世界地理、数学题之类的。但是仍然觉得很好玩(当时接触不到别的什么游戏呀)。

有个企鹅推冰块拼单词的游戏,学校里都有安装,小时候真的很喜欢。到后面关卡还特么刺激、复杂、动脑子(还有很多推理计划方面的因素)。印象很深刻。那时候所有游戏都不能保存,每次打开都得从第一关重新开始,很烦。有一天晚上,我爸妈一直在外面吃饭没回来,自己在家玩这游戏不知不觉到了十二点多。玩到很后面关卡了,特别激动,放不下。他们终于回家的时候,发现我竟然还在玩,一下子就把电脑关掉了。那时候真是气死我了。

第二天早上五点,我爸突然拉我起床,逼着我陪他到外面去处理森林里面的什么植物。说是我的惩罚。那时候,我们家住在一个超偏僻 300 多年历史的山里农庄,花园特大,有一片几亩面积的小林子。林子里面还有很多奇奇怪怪的祖先陵墓,长了很多乱七八糟的草,比我个子还高。我当时才六岁的样子,而且那天只睡了几个小时,很困。那时寒假,都是鬼雾,又冷,还没有天亮,我超级超级害怕去那个森林里面。我努力拔掉了很多草,10 点左右我妈才起床了来救我。一直都忘不掉这个经历。

2)好像是 8 岁生日的时候,我爸妈给我买了一个台式机作为生日礼物。Windows 95,硬盘有一个 G,32 兆内存,带 CD 口。那时候已经算是很高端了,2000 多镑。盒子里面送了好几十张游戏,比如什么飞行模拟,Magic Carpet 之类的(多数是 MSDOS 游戏,当时还真没有什么 Windows 高端游戏)。第一次接触 3D 游戏,我都很喜欢。还有 Zoombinis,Lemmings 这种 2D 逻辑益智游戏。

后来有一天去同学家里,他爸爸在车库里也有个电脑。他哥哥 15 岁,买了一些比较流行的游戏。一个是红警,一个是帝国时代,一个是文明 2,一个是 Worms 2。之后我一直催着我爸爸帮我也买这些游戏。终于有一天,自己赢了一个县级写诗奖,然后他终于肯带我去买。就买了红警,还有一个扩展包。我特别想再要第二个绿色扩展包,但爸爸已经被我弄得很烦了。然后我那几天耍脾气,觉得我朋友都有,为啥我不能有。然后等父母出门不在的时候,跟妹妹一起把爸爸的汽车开到另外一个地方了,差点开到湖里了(直到今天,偶尔还在做那天晚上的噩梦)。最后好像还真是给我买了。因为沉迷这个游戏,我好像也经常被惩罚,锁在房间不准吃饭,但没什么特别强烈的记忆。

说到 Worms 2,这并不是一个国际著名游戏(约克本地公司 Microprose/Team 17 产的)。中文好像叫什么昆虫大战。因为单机回合制,又很幽默,这就是我们几个同学最喜欢一起玩的。(那时候没有办法连接多个电脑,也就是还没有互联网)。有一天,我突然发现找不到 Worms 2 光盘,郁闷了很长很长时间。父母说可能被其他朋友借走了。但是一直没找到,成了小时候未解之谜。到 20 多岁时,我妈妈才终于承认他们当年在书房不小心踩碎了光盘。打算偷偷再买一个回来但已经找不到这款游戏,所以一直不敢告诉我。

3)说到帝国时代,这又有很多故事。因为我父母一直不肯让我买。所以一直都是在学校电脑上玩(这时候,学校也开始有 Windows 95)。每天中午,有一小时休息时间,可以到机房玩游戏。而且每周有一次晚上 computer club,5-7 点,也可以打游戏了。8-10 岁,很多最开心的记忆也都是在学校机房玩帝国时代虐其他(年龄更大的)同学。部分是因为我知道怎么作弊(后来有个高中同学告诉我怎么安装作弊器)。

Anyway,有一次我终于发现怎么把游戏拷到光盘上带回家安装。同时发现了很多 windows 小机密。比如,我发现怎么登录管理员账号。又把一些扩展、MOD、地图(以及其他游戏)都带去学校里安装。其实,那时候,还有很多同学非常感谢我。可是最后还是被学校发现了。然后几个老师找我父母说我在 hack 他们电脑安装病毒之类的,没收了我的光盘。我都无语啊,这些老师根本不懂电脑,说了好多废话,一群二货啊。都烦死了。可是父母居然相信了人家。惩罚我再也不能玩家里那个电脑。

后来我想各种办法报复这几个老师。登录历史老师(最讨厌我的老师)的账号,在一些作业文件上添加了骂人的脏话,或者乱改了那里的文件。还可以看所有学生的学习报告。然后大家一直都没发现。。。这件事情,其实还有很多方面的因素,不仅限于计算机和玩游戏。持续了好几年,渐渐成为最调皮的那个孩子。直到我把学校火警报器打开了,然后父母惩罚我住校一年,一月一次才能回家。不想跑题,就不多说了。

(还是要补充:说实话,那几年,我还真的很调皮捣蛋,爸爸跟校长站在一队的那一天晚上,我把自己亲弟弟绑走了。然后这做法比较失败。那几年也不止一次侮辱破坏老师的名誉,甚至公开骂他们的缺陷。到最后,因为成绩太领先于其他同龄学生,我妈开始觉得是学校的问题,然后让我直接跳过初中阶段,去读另外一个高中。是欧洲最老的学校之一,1600 年历史,他们特自豪。很多年以来,直到现在,那学校还在跟我们家各种斗。因为五个弟弟都在那学校各种调皮惹事。即使很优秀可以让学校用来宣传,但又让他们一直觉得很烦很调皮。这些故事和过程太复杂了,以后再写)

4)回到八岁时,同样是帝国时代游戏相关的故事。有个很好的朋友,比较土豪,他市中心的房子好大好大。但是他特别害羞自闭,可能比我还严重。很多同学都在天天欺负他。我经常去他家玩。可是他家里对于沉迷游戏的处理方式,比我家还严。他们每天只能玩游戏 30 分钟。不只是玩游戏,每个孩子每半个小时都有详细时刻表。好多各种想不到的任务。他们保姆又很凶,要按照很准确的时间办事。其实我后来觉得是他爸爸也更加自闭,喜欢规律,所以才导致孩子变成这样。

他有一次来我们家玩,结果我们整天都在玩帝国时代和红警。因为我父母根本没啥意见。我们在研究很多游戏里面的小规则,讲得非常 high。制作了一些游戏地图。都很开心。结果,他父母周日来接他,看到我们在玩游戏,问我们这两天在做什么。然后……他父母真的是爆炸了。跟我爸爸差点打起来了,一直都在指手划脚跟我爸爸说应该怎样管理孩子。爸爸最后逼着我们当他的面去删除所有这些游戏地图,删除所有存档。包括以前自己做的一大堆东西。可是我当时并不想怪我爸。再说,后面永远再也没有机会跟那个朋友一起玩。我们变成他们心里的邪恶家族了。

5)小时候还有一个很喜欢玩的游戏叫 Theme Park(主题公元?)。还有 Theme Hospital(主题医院)。也是英国的游戏,中国读者可能没怎么听说过。有一段时间很沉迷,但是属于我爸爸不让我玩家里电脑的那段时间。所以都是在我爸爸上晚班夜班的时候才有机会玩。我妈比较无所谓。有一次我知道爸爸早上 8 点才下班,所以故意很早起床跑过去玩 Theme Park。可是他半夜突然回来发现我了。他生气得不行,觉得我们都在骗他。用双手把那个光盘弄断了。这也是个比较奇怪的记忆。

6)我爸妈把游戏机(连接电视那种)都买给弟弟妹妹做礼物(因为电脑理论上属于我)。从 PS1 到 PS2 到 XBOX,还有很多 gameboy(手持机)之类的玩意,一直以来都不是我能玩的。因为家里这种分权文化比较严重;弟弟妹妹的东西我不能碰,他们也不能碰我的电脑。不过有时候,成绩好之类的情况,我爸还是会让我玩他们的游戏机。比如说,如果他们已经睡了,可能让我玩一下。其实 pokemon(神奇宝贝)也是这样。一个红,一个蓝,都不是我的。但是我会登陆他们的去玩。这种时候,如果后来被弟弟发现游戏有个变化,或者多了一个存档,他们会造反让爸爸惩罚我。虽然有时候是偷偷玩他们的,但有时候感觉自己还挺无辜的。

有个非常神奇的记忆,大概 13 岁左右。那时候我弟弟买了一个“三国无双 2”。因为两个人可以一起玩,所以我们那段时间还很和谐很亲密,吃饭时经常在讨论怎么打,讨论这些武将等等。然后爸爸不怎么管我们。(首先,因此我也买了三国电视剧和书,开始对中国感兴趣,我爸妈还挺支持的,帮我安排了约克大学一个台湾留学生的中文辅导课。这一点必须感谢他们)。但是,有一天晚上,忘了到底怎么回事,我们刚解锁了所有武将,然后五个孩子都挤在同一个房间玩三国无双那个 1v1 决斗模式。轮流玩好几百回合,还搞了 scoreboard。连我妹妹都有在参与,只有最小的弟弟没在。莫名其妙玩到了大半夜,父母都睡着了。可是最小的弟弟,大概五六岁,连着打败我们几次,然后哈哈哈大笑,把爸爸吵醒了。他冲过来,非常凶。结果呢……又用手拆断了这个光盘。啊啊啊啊。更夸张的是:还逼着我们所有孩子第二天早起来写故事。写完了还开车带我们去爬某个山。印象又很深刻,我写了一篇关于曹操和刘备的故事,在车上给他念。然后他确实有点心软了。(拉我们周末去湖区爬山还是挺正常的一种惩罚;经常冒着大雨大风,全身都是泥土才能回来)

7)一个小故事:同样 13 岁的样子。有段时间跟村子上的同龄朋友 Aaron 很熟。他智商比较低有些问题(我这样说,请不要责怪我,真的很严重),但是超级善良友好。因为他有个 PS2,所以经常去他家玩;可以逃避我的弟弟。后来才知道,他其实是个孤儿,他妈妈 15 岁生的,然后跑走了不要他了。被外公外婆养大了。但我当时还真不知道这些。连他都认为人家是自己的父母。Anyway,他家比较穷。真的很穷,他从来都没出过国。有时候我会把游戏偷偷带到他家去玩。然后留在他家。有一次我去了,找不到很早之前带过去的一张游戏,发现他居然把我们家的游戏给卖掉了。然后我很难理解,因为我知道他们很穷。但是我们从来不会考虑这些游戏多么值钱。都是 20 镑最多 30 镑。

还有一次,把游戏拿回来了(忘了什么游戏),发现光盘上面各种小 scratches(抓出来的那种坑)。简直不能再用这游戏。然后我真的很生气,让妈妈过来处理。回家妈妈才跟我讲清楚他家里到底什么情况。其实连游戏机都是我父母送给他们的。是他们那只狗把光盘抓坏了,他们只是不好意思讲。所以不能责怪他们这些事情。虽然跟话题关系不大,但还是想讲一讲。

8)有时候家里出去旅游,比如去欧洲,要开车带超多东西;因为往往是住在什么帐篷之类的地方。我爸爸都会带个 15 寸小电视(立方体那种),以及一堆 DVD。有一次去法国南部,我们包里偷偷带了游戏机 PS2。等他不在,又是我们几个孩子自己在玩游戏。他发现的时候,我们真觉得他要把我们给杀了。但是他态度反而还好。但正是这一次,我妹妹在景区游泳的时候溺水了。后来直升机到 Perpignon 然后解救了,但是脑子有点损伤。其实,自从这时候起,我妹妹的性格和记忆力都有点不一样了。我们慢慢才发现。但是我爸妈一直都知道会这样;那几天还在帐篷外面一直在哭。然后我们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对我们孩子来说,妹妹已经明明没事了。下一天玩游戏,爸爸很安静地走过来了,把游戏机扒开,然后扔在垃圾桶。我们都很惊讶不敢说话。从这时候起,我们每次聊到游戏,他都要让我们闭嘴。

妈妈也变得非常害怕提到这事,一直到现在,如果爸爸在家,我们最不能提的就是游戏的任何事情。这是我们家里一种阴影。虽然对妹妹那件事印象很深刻(记得好多那天的细节,记得发现她浮在水上的那个时刻,记得去找爸妈,记得爸妈飞走了去医院,然后照顾其他弟弟们在沙滩上一直哭,等等好多),但就是一直搞不懂玩游戏跟这件事到底啥关系。可能就是爸爸从那时候开始就很讨厌任何让他想起这事来的事。

9)最后一个这游戏惩罚方面的记忆就是 15 岁左右:我超级沉迷于一个游戏叫 Morrowind(上古卷轴 3)。投入了好几百个小时,积累了游戏里面所有东西。好吧。反正有那么一天,我差不多完成了这游戏的所有 quest(任务)。而且很激动,因为另一个玩 Morrowind 的同学第二天就要过来我们家。我要在游戏里整理准备很多东西给他看。所以玩得非常认真。

那天,我爸爸很晚回家,可能比较累 + 烦躁。这种情况下,我们家里会特别谨慎;爸爸回家之后,千万不能让他发现我们在玩游戏。也必须都出来跟他打招呼他才会觉得满意放松。

那段时间我外婆外公也从伦敦过来了(大概一年一次的事情),其实早就打过招呼。然后爸爸来了,我跟他说我一会儿下来。可是他硬要我马上下来,要发言讲故事之类的。说来话长,因为我很久没下来,所以爸爸觉得我很不礼貌,然后突然冲上来看。发现我在玩电脑,大怒。一句话都不说,他直接到房子外面,把整个楼上的电都停掉了。我很懵逼。很生气。他再次重复一遍要下来跟外婆外公打招呼,我说”不去了,还丢失了好多存档上的东西,太难受了”。

到后来他又把电源开了,我把电脑游戏打开,发现存档坏掉了,不能打开。是之前听他下楼生气的时候,我正在保存一遍,然后被他弄坏了。我丢失了这游戏里面的所有数据。

那一瞬间我就是我这一辈子最生气的之一。跑到阳台上,问我爸爸出来一下,然后他说了一句很装逼的话,我太生气了直接拿了玻璃杯子往他那边砸。

爸爸愣了两下,然后什么也不说,出门开车走。两个礼拜都没回家。后来发现他到爷爷奶奶那边住了一段时间。在他脑子里,我跟妈妈那边同谋。爷爷要过来找我,然后都是外婆外公在保护我。最后我写给他一封道歉,爸爸才肯回来。

之后,我爸爸再也没有干涉我的事情。过了至少两三年,我们才彻底讨论清楚彼此的感受,然后和好了。我怎么可能忘记这 Morrowing 游戏所引起的事?

10)其实我父母,也并没有那么反对我们玩游戏。

很小的时候,我能想起很多爸爸陪我一起玩游戏一起讨论游戏的小时光。我记得最早的两个 windows 游戏,我跟他说了我的很多想法,然后他主动开车带我去游戏公司跟那些人见面。我记得他还对互联网很感兴趣;最开始玩帝国时代 2 的时候,经常是联网跟别人打,然后他觉得很神奇,问我好多问题,还跟其他朋友说他这个十岁小儿子非常聪明。我记得每次碰到一些编程的小问题或者要写邮件给成年人,他也都有在帮助我。

所以今天写出来这些二十年前的故事,我已经哭了。
 
 

原生家庭,到底对人的成长有多大影响?

law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731 次浏览 • 2017-11-21 17:40 • 来自相关话题

文/丁钦峰

原生家庭影响你的人格和亲密关系

原生家庭

我们人的一生中有两个家。一个是我们从小长大的家,有爸爸妈妈,也许还有兄弟姐妹。另一个是我们长大以后,自己结婚成家的那个家,我们把第一个家叫做原生家庭。

不记得的事情对你影响更大

记得的事情,和当你年幼在原生家庭时一些不记得的事情,哪个对你的影响比较大呢?

是那些我们不记得的事情对我们的影响更大。人好比一台运行良好的电脑,平时我们看到的电脑界面是我们需要看到的界面,但决定呈现这些界面的程序却隐藏在电脑编好的程序中。因此,我们也受一些看不见的程序的驱使,而表现出现在的行为。

在人际互动中,很多时候我们是在仿照自己在原生家庭里不知不觉中学到的一些行为,有些时候也会反其道而行之。
由于我们来自不同的家庭,对事情的要求有不同的规则。

比如一对新婚夫妻,妻子坚持牙膏要从底部开始挤,丈夫却从中间一捏,就把牙膏挤出来了。妻子会说牙膏本来就该从底部挤,丈夫会说:“你的本来和我的本来,本来就不一样。”

我们来自不同的家庭,有不同的习惯和规则。

比如:一个原生家庭家教严格、亲密度高的妻子新年陪原生家庭关系疏离的丈夫回家,吃完年夜晚丈夫一家人四散离开,看电视的看电视,玩的玩,留下新媳妇一个人在饭桌边面对满目杯盘,丈夫看也不看自己一眼——妻子感到受伤以致哭泣,而丈夫却觉得不解;等到丈夫回妻子家的时候,大年初一,一家人早起煮好饺子,穿戴整齐坐在桌前等着父母的新祝福,新女婿却还在床上睡觉,妻子把他匆匆叫下来——妻子感到特没面子,倍受伤害,丈夫还是觉得不解。

所以,当你没有感受到爱的时候,并不代表爱不在身边。也许每一个人表达爱的方式不一样;同样,当你觉得受伤的时候,并不代表别人故意要伤害你。

童年经历过的一些非常强烈、痛苦的经验感受,往往使当事人在不知不觉中做了影响一生如何待人接物的重大决定。比如一个非常漂亮、品学皆优的女孩子,找对象的时候总是找条件比自己差很多的男孩子,相处一段时间,又很难勉强自己而分手。

原来,在她六岁的时候父母离异,母亲为了养家不得不做几份工作。有一天晚上,母亲还在工作,她一个人回家,看到漆黑的房间,冰箱里什么吃的也没有。这种孤独凄伤的感受如此刻骨铭心。从此她做了一个决定——绝不要被人抛弃。所以她找对象的时候不敢找和自己一样优秀的男孩子。

这些潜意识中产生的“隐形的内在誓言”,常在当事人生命中最重要的人际关系上造成决定性的影响。

这个影响一生的决定,并不见得一定是坏的。它曾在你人生中某一阶段保护了你,对你有帮助。只是到后来,当你的人生环境改变时,过去这保护你的行为在新的环境里,反而变成了阻碍。

当夫妻两人的内在誓言正好相反的时候,可能会造成很多的问题。即“环环相扣的心理情结” 。

夫妻关系,很像两个恋人要在一个完全漆黑、伸手不见五指的房间里跳一支很难的探戈舞。若要能共谱一支最美的人生之舞,我们必须学习了解原生家庭,在漆黑的潜意识中为爱点燃一盏灯。

了解“强迫性重复”

生命中,我们常常不由自主地与某些特定的人发生或爱或恨的关系,潜意识中借着与他们或快乐或痛苦的深度情绪互动过程,得到第二次机会,去医治过去所受的心理创伤,弥补过去的遗憾,满足童年对自己特别重要却未能得偿的一些心理需求。

值得思考的问题

1.你从小最需要的,而最没有得到满足的一些心理需求是什么?

2.你从小常常有的一些负性情绪是什么?

3.你在哪一方面特别有情感过敏?你的“内在誓言”,或你的一个强烈的经验感受,一个影响一生的决定是什么?

每一个人要学习为自己的心理情绪负责

你没有办法使风不吹,但你可以调整风帆,让你的船到达目的地。最没有影响力的人,往往是那些绝对不接受别人影响的人。

不要把原生家庭当作不肯成长、改变的借口,因为,你的幸福、快乐掌握在你自己手中。 过去原生家庭中发生的一些事情,你不需要负责任。但是,从今天开始,你所做的每一个选择,你都要自己负责任。

请记得:你现在就是你子女的原生家庭!你在重新创造一个文化。过去不对的事情,不要持续下去;过去好的经验,要把它传承下去。

什么样的家庭对孩子的成长最好?

一个爸爸对孩子最好的爱,就是好好疼爱孩子的妈妈;

一个妈妈对孩子最好的爱,就是欣赏并推崇孩子的爸爸!

可以在一起、也可以分开,但不能没有爱!

尊重是最深层次的爱!孩子的一半来自父亲,一半来自母亲,否认孩子父母亲的其中一方,等于无意识里也否认了孩子的一半;

再者,孩子是由父母的细胞结合而来,因此每个孩子的潜意识都希望爸妈是结合的。然而,夫妻能够一同生活已是一件不容易之事,更何况期待每对夫妻都能白头偕老?因此夫妻离异时有所闻,重点是当夫妻分开时,我们要如何帮助孩子面对?我们是否了解孩子深层的心理呢?

根据心理学家马斯洛研究,当人的生理需求得到满足,也就是吃饱穿暖之后,心里最大的渴望就是爱与归属感,它们像心灵的食物,若是得不到,会令人感到空虚沮丧。

孩子心里最大的渴望就是与爸妈连接的归属感,那是超越了一切事物的渴望,那么,孩子是透过什么方式与父母连接的呢?如同前面提到的,就是做和父母相同的事,因为透过做相同的事,孩子可以感觉“我们是一起的”,这就是归属感的需求。

因此,孩子不会去管所做的内容是什么,有时甚至是触法也不管,因为强烈的心理需求就像饥饿时只要能吃饱,甚至犯险去偷食物。因此,我们要了解孩子深层的心理需求,也就是他必须与父母双方都有所连接,这样才能满足心中的归属感需求。

如果孩子对其中一方的连接有所缺乏,将会让孩子感到空虚遗憾,而最令孩子难以忍受的是父母其中一方否定另一方、排除另一方,那就像自己内在的一半否定另一半一样,结果必然造成孩子心理上的分裂。

例如,妈妈常说爸爸不好、不认同爸爸,孩子为了能和爸爸连接,会采取强烈的方式,也就是和爸爸做相同的事或发生相同的事。但因为这不被妈妈允许,所以孩子表面上会听妈妈,然而私底下会像爸爸,甚至在潜意识里跟随着爸爸的命运而不自知。当我们否定自己的先生/太太时,我们正在给孩子什么样的信息呢?

“你爸爸是懒惰、不负责的人,你以后不要像他一样!”

“你妈妈死爱钱,你以后不要像她一样!”

“你妈妈爱唠叨,你以后不要像她一样唠叨!”

“你妈妈都不顾家,你以后千万不可以像她一样!”

这样的孩子长大后肯定会出现这些行为:懒惰、不负责、死爱钱、爱唠叨、不顾家。为什么?因为他心里强烈需要和他的父母连接,但有关他爸爸/妈妈的信息却全是负面信息,他当然只能跟这些信息连接,做出相同的行为来满足与爸妈连接的归属感。

有人说,我只放在心里没说出来呀!不要自欺欺人了,孩子的感觉无比敏锐,就算表面上没说,如果你心中有这些信息,一定会在无意识里显露出来,而你的孩子一定会感受到。当夫妻因为对方的行为而否定他/她身为父母的身份,孩子就会和被排除的一方做出相同的行为模式。简单地说就是,当你越不尊重对方,孩子就会越像他/她。

那我们该怎么办呢?既然与父母连接是孩子天生的心理需求,那就提供更多正面的信息来满足孩子连接父母的需求。

“孩子你真了不起,你和你爸爸一样真聪明!”

“你和你爸爸一样讲义气!”

“你和你爸爸一样人缘儿很好!”

“你和你爸爸一样很孝顺!”

“你跟你妈妈一样很善良!”

“你跟你妈妈一样很有爱心!”

“你跟你妈妈一样喜欢学习!”

“你跟你妈妈一样做事很认真!”

不只是称赞孩子,重点是称赞孩子“像爸爸”“像妈妈”的地方,透过这种方式,孩子会朝好的信息方向与爸妈连接,心中对归属感的渴望也会得到满足。要尊重另一半是孩子的爸爸/妈妈,并允许孩子和他/她连接:

“如果你像你爸爸,我会很高兴。”

“如果你像你妈妈,我会很高兴。”

当孩子连接的渴望被允许了,就不会那么强烈地在暗地里连接那些被否认的缺点。尤其是离婚的父母若能这样做,孩子必能有好的发展,他们会学到大人有时候会吵架,夫妻有可能会分开,但是他们却能承认彼此的位置,也承认对方的父母身份,这对于孩子来说是非常重要的身教,也是莫大的祝福。

因此请记住,千万不要因为另一半的行为,否定他们是孩子父母的身份,因为事实不会因为隐瞒而改变,否认或隐瞒只会令孩子在无意识里被否认。 查看全部

文/丁钦峰

原生家庭影响你的人格和亲密关系

原生家庭


我们人的一生中有两个家。一个是我们从小长大的家,有爸爸妈妈,也许还有兄弟姐妹。另一个是我们长大以后,自己结婚成家的那个家,我们把第一个家叫做原生家庭。

不记得的事情对你影响更大

记得的事情,和当你年幼在原生家庭时一些不记得的事情,哪个对你的影响比较大呢?

是那些我们不记得的事情对我们的影响更大。人好比一台运行良好的电脑,平时我们看到的电脑界面是我们需要看到的界面,但决定呈现这些界面的程序却隐藏在电脑编好的程序中。因此,我们也受一些看不见的程序的驱使,而表现出现在的行为。

在人际互动中,很多时候我们是在仿照自己在原生家庭里不知不觉中学到的一些行为,有些时候也会反其道而行之。
由于我们来自不同的家庭,对事情的要求有不同的规则。


比如一对新婚夫妻,妻子坚持牙膏要从底部开始挤,丈夫却从中间一捏,就把牙膏挤出来了。妻子会说牙膏本来就该从底部挤,丈夫会说:“你的本来和我的本来,本来就不一样。”

我们来自不同的家庭,有不同的习惯和规则。

比如:一个原生家庭家教严格、亲密度高的妻子新年陪原生家庭关系疏离的丈夫回家,吃完年夜晚丈夫一家人四散离开,看电视的看电视,玩的玩,留下新媳妇一个人在饭桌边面对满目杯盘,丈夫看也不看自己一眼——妻子感到受伤以致哭泣,而丈夫却觉得不解;等到丈夫回妻子家的时候,大年初一,一家人早起煮好饺子,穿戴整齐坐在桌前等着父母的新祝福,新女婿却还在床上睡觉,妻子把他匆匆叫下来——妻子感到特没面子,倍受伤害,丈夫还是觉得不解。

所以,当你没有感受到爱的时候,并不代表爱不在身边。也许每一个人表达爱的方式不一样;同样,当你觉得受伤的时候,并不代表别人故意要伤害你。

童年经历过的一些非常强烈、痛苦的经验感受,往往使当事人在不知不觉中做了影响一生如何待人接物的重大决定。比如一个非常漂亮、品学皆优的女孩子,找对象的时候总是找条件比自己差很多的男孩子,相处一段时间,又很难勉强自己而分手。

原来,在她六岁的时候父母离异,母亲为了养家不得不做几份工作。有一天晚上,母亲还在工作,她一个人回家,看到漆黑的房间,冰箱里什么吃的也没有。这种孤独凄伤的感受如此刻骨铭心。从此她做了一个决定——绝不要被人抛弃。所以她找对象的时候不敢找和自己一样优秀的男孩子。

这些潜意识中产生的“隐形的内在誓言”,常在当事人生命中最重要的人际关系上造成决定性的影响。

这个影响一生的决定,并不见得一定是坏的。它曾在你人生中某一阶段保护了你,对你有帮助。只是到后来,当你的人生环境改变时,过去这保护你的行为在新的环境里,反而变成了阻碍。

当夫妻两人的内在誓言正好相反的时候,可能会造成很多的问题。即“环环相扣的心理情结” 。

夫妻关系,很像两个恋人要在一个完全漆黑、伸手不见五指的房间里跳一支很难的探戈舞。若要能共谱一支最美的人生之舞,我们必须学习了解原生家庭,在漆黑的潜意识中为爱点燃一盏灯。

了解“强迫性重复”

生命中,我们常常不由自主地与某些特定的人发生或爱或恨的关系,潜意识中借着与他们或快乐或痛苦的深度情绪互动过程,得到第二次机会,去医治过去所受的心理创伤,弥补过去的遗憾,满足童年对自己特别重要却未能得偿的一些心理需求。

值得思考的问题

1.你从小最需要的,而最没有得到满足的一些心理需求是什么?

2.你从小常常有的一些负性情绪是什么?

3.你在哪一方面特别有情感过敏?你的“内在誓言”,或你的一个强烈的经验感受,一个影响一生的决定是什么?

每一个人要学习为自己的心理情绪负责

你没有办法使风不吹,但你可以调整风帆,让你的船到达目的地。最没有影响力的人,往往是那些绝对不接受别人影响的人。

不要把原生家庭当作不肯成长、改变的借口,因为,你的幸福、快乐掌握在你自己手中。
过去原生家庭中发生的一些事情,你不需要负责任。但是,从今天开始,你所做的每一个选择,你都要自己负责任。

请记得:你现在就是你子女的原生家庭!你在重新创造一个文化。过去不对的事情,不要持续下去;过去好的经验,要把它传承下去。

什么样的家庭对孩子的成长最好?

一个爸爸对孩子最好的爱,就是好好疼爱孩子的妈妈;

一个妈妈对孩子最好的爱,就是欣赏并推崇孩子的爸爸!

可以在一起、也可以分开,但不能没有爱!

尊重是最深层次的爱!孩子的一半来自父亲,一半来自母亲,否认孩子父母亲的其中一方,等于无意识里也否认了孩子的一半;

再者,孩子是由父母的细胞结合而来,因此每个孩子的潜意识都希望爸妈是结合的。然而,夫妻能够一同生活已是一件不容易之事,更何况期待每对夫妻都能白头偕老?因此夫妻离异时有所闻,重点是当夫妻分开时,我们要如何帮助孩子面对?我们是否了解孩子深层的心理呢?

根据心理学家马斯洛研究,当人的生理需求得到满足,也就是吃饱穿暖之后,心里最大的渴望就是爱与归属感,它们像心灵的食物,若是得不到,会令人感到空虚沮丧。

孩子心里最大的渴望就是与爸妈连接的归属感,那是超越了一切事物的渴望,那么,孩子是透过什么方式与父母连接的呢?如同前面提到的,就是做和父母相同的事,因为透过做相同的事,孩子可以感觉“我们是一起的”,这就是归属感的需求。

因此,孩子不会去管所做的内容是什么,有时甚至是触法也不管,因为强烈的心理需求就像饥饿时只要能吃饱,甚至犯险去偷食物。因此,我们要了解孩子深层的心理需求,也就是他必须与父母双方都有所连接,这样才能满足心中的归属感需求。

如果孩子对其中一方的连接有所缺乏,将会让孩子感到空虚遗憾,而最令孩子难以忍受的是父母其中一方否定另一方、排除另一方,那就像自己内在的一半否定另一半一样,结果必然造成孩子心理上的分裂。

例如,妈妈常说爸爸不好、不认同爸爸,孩子为了能和爸爸连接,会采取强烈的方式,也就是和爸爸做相同的事或发生相同的事。但因为这不被妈妈允许,所以孩子表面上会听妈妈,然而私底下会像爸爸,甚至在潜意识里跟随着爸爸的命运而不自知。当我们否定自己的先生/太太时,我们正在给孩子什么样的信息呢?

“你爸爸是懒惰、不负责的人,你以后不要像他一样!”

“你妈妈死爱钱,你以后不要像她一样!”

“你妈妈爱唠叨,你以后不要像她一样唠叨!”

“你妈妈都不顾家,你以后千万不可以像她一样!”

这样的孩子长大后肯定会出现这些行为:懒惰、不负责、死爱钱、爱唠叨、不顾家。为什么?因为他心里强烈需要和他的父母连接,但有关他爸爸/妈妈的信息却全是负面信息,他当然只能跟这些信息连接,做出相同的行为来满足与爸妈连接的归属感。

有人说,我只放在心里没说出来呀!不要自欺欺人了,孩子的感觉无比敏锐,就算表面上没说,如果你心中有这些信息,一定会在无意识里显露出来,而你的孩子一定会感受到。当夫妻因为对方的行为而否定他/她身为父母的身份,孩子就会和被排除的一方做出相同的行为模式。简单地说就是,当你越不尊重对方,孩子就会越像他/她。

那我们该怎么办呢?既然与父母连接是孩子天生的心理需求,那就提供更多正面的信息来满足孩子连接父母的需求。

“孩子你真了不起,你和你爸爸一样真聪明!”

“你和你爸爸一样讲义气!”

“你和你爸爸一样人缘儿很好!”

“你和你爸爸一样很孝顺!”

“你跟你妈妈一样很善良!”

“你跟你妈妈一样很有爱心!”

“你跟你妈妈一样喜欢学习!”

“你跟你妈妈一样做事很认真!”

不只是称赞孩子,重点是称赞孩子“像爸爸”“像妈妈”的地方,透过这种方式,孩子会朝好的信息方向与爸妈连接,心中对归属感的渴望也会得到满足。要尊重另一半是孩子的爸爸/妈妈,并允许孩子和他/她连接:

“如果你像你爸爸,我会很高兴。”

“如果你像你妈妈,我会很高兴。”

当孩子连接的渴望被允许了,就不会那么强烈地在暗地里连接那些被否认的缺点。尤其是离婚的父母若能这样做,孩子必能有好的发展,他们会学到大人有时候会吵架,夫妻有可能会分开,但是他们却能承认彼此的位置,也承认对方的父母身份,这对于孩子来说是非常重要的身教,也是莫大的祝福。

因此请记住,千万不要因为另一半的行为,否定他们是孩子父母的身份,因为事实不会因为隐瞒而改变,否认或隐瞒只会令孩子在无意识里被否认。
老域名 黑卡网站地图 黑卡●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