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说脏话,该说你率性还是没教养?

law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5 次浏览 • 7 小时前 • 来自相关话题

从小妈妈就教育我们,好孩子不要说脏话。尽管如此,当我们走路踢到脚趾、听到重磅明星八卦或者发现电脑突然崩溃的时候,许多人仍然会脱口而出:“我 X!”

脏话虽然不雅,但它就像古老的咒语,总能直击我们的脑海深处,唤起直接的情绪反应。几个高赞答案已阐述的很详尽了,但我还是情不自禁地想给大家补充几个关于脏话的冷知识。

需要举例的部分都采用了委婉的表达,相信你们能看懂的。

1、脏话可耻却有用

脏话的一个常见使用场景,就是当我们突然感到疼痛的时候。比如《傲骨之战》里,Lucca 临产时疼得爆粗,一屋子人陪她一起叫骂——“Fxxk!” “Cxxksucker!" "Motherfxxking cxxksucker!"

英国基尔大学的 Richard Stephens 教授等人通过实验证明,骂脏话能增加人对疼痛的忍耐力。

研究人员让被试把手泡在 5 摄氏度的冷水里,坚持尽量长的时间,同时测量他们的生理指标。一部分被试被要求重复一句脏话,另一部分被试重复一个中性词。实验发现,骂脏话的被试坚持的时间更长,主观感知疼痛感也更弱[1]。

Stephens 教授认为,疼痛往往意味着某种威胁,这很可能会激发我们的恐惧,并激发战或逃反应;而骂脏话能够缓解这一反应,起到消除恐惧的作用,从而减弱我们对疼痛的感知。翻译一下就是:疼会令人害怕,越怕就越觉得疼,但是骂一骂就不怕了。

不过,人的心理有很强的适应能力,脏话用得太多也会“失灵”。在后续研究中,Stephens 教授证明,人们日常骂脏话的频率越高,脏话缓解疼痛的作用就越不明显[2]。

一句话,脏话当讲就讲,但别讲得太多(再说为了礼貌也得克制一下是不是)。

2、太爱说脏话可能是真·有病

脏话与大脑中一些涉及情绪反应的古老回路有关。失语症患者往往还保留着说脏话的能力。根据大脑受损的不同情况,失语症有许多不同的表现,有些人无法说出事物的名字,有些人无法理解别人说的话——但是他们都会说脏话 [3]。

另一个奇特的例子就是图雷特综合征(Tourette Syndrome),患者会发生面部肌肉痉挛,或发出怪异的声音,少数患者会无法控制地飙脏话。甚至有文献记载,一个耳聋的图雷特综合征患者用手语表达了 fxxk 和 shxt。

最早研究图雷特综合征的图雷特医生(Georges Gilles de la Tourette)。为了表彰他的贡献,他的导师决定用他的名字给这种病命名。(心疼.jpg)

著名心理学家史蒂芬·平克认为,我们的大脑能够将那些被认为不该触碰的想法“包装”起来,贴上“禁忌语”的标签,所以普通人知道什么场合不能说脏话,实在要说的时候也往往会使用委婉表达;而如果这个机制受到损伤,我们就无法“正常地”使用脏话[3]。

三四岁的孩子也会不合时宜地说脏话,不过这不用太担心。许多研究人员认为,这仅仅是因为他们通过模仿学会了脏话,却没有完全理解它的含义。这时候,如果父母反应激烈,孩子反而可能会觉得这个词很重要、很强大,从而更喜欢使用它;较好的做法是向孩子解释这个词为什么不合适,并告诉他们这时候可以如何表达自己[4]。

3、脏话也能如诗如歌

脏话说起来这么爽,可能和它的发音规律有关系。史蒂芬·平克在《思想本质》中指出:

“人们在谩骂时,往往会使用那些听上去既快又刺耳的语音。它们往往是单音节或者首音节重读的单词,并且往往包含短元音和阻塞音,尤其是 /k/ 和 /g/ 这两个爆破音。”


这一规律适用于几乎所有的语言。中文有“靠”和“干”,英语里有“fxxk”、“God damn it”,日语有“バカ”(巴嘎)……欢迎学习小语种的朋友们继续补充。

再长一些的脏话往往还会具备一定的韵律和节奏感,比如那些多音节词,MLGB、CNMLGB、motherfxxker,还有小学生之间流传的顺口溜、方言里的一些独特表达等等。

韵律和节奏也能催生人类语言中最高雅的成就——诗歌,在这个意义上,脏话和诗歌的界限十分模糊。中世纪的英国流行“攻击性对诗大赛”(flyting),参赛双方用形式规整、内容粗俗的语言对骂,一度成为流行的宴会娱乐项目。

而今天广大网友们最熟悉的一段恐怕是这个:

“我原以为你身为汉朝老臣,来到阵前,面对两军将士,必有高论,没想到竟说出如此粗鄙之语!……你世居东海之滨, 初举孝廉入仕,理当匡君辅国,安汉兴刘,何期反助逆贼,同谋篡位!罪恶深重,天地不容!”


4、 “癌症”比“我 X”更侮辱人?

在各种语言中,脏话的内容大同小异,最常见的就是性、宗教 / 民族禁忌、排泄物。

也有些语言能不带一个脏字地骂人,或者使用一些在外国人看来根本不算骂人话的词汇。比如日语、韩语的敬语系统非常复杂,用错敬语可能会冒犯对方,完成一次有意或无意的骂人。

有些文化对疾病有独特的恐惧。在波兰,老年人可能会用“愿你得霍乱”来骂人,而荷兰语中的“kanker(癌症)”是一句语气很强烈的骂人话。如果在 Urban Dictionary 上查“kanker”,你会看到一句贴心提示:

“这个词外国人千万别用,否则会被揍得很惨。”

不过换位思考一下,中文的一些骂人方式在外国人看来可能也挺奇怪的。比如有一次,和几个美国和巴拿马的朋友讨论各自本土的脏话,基本围绕妈妈 + 身体器官。我忽然想到,咦,我们有“X 他奶奶”,“X 你大爷”……解释完毕后大家都沉默了。

参考文献:

1. Stephens, Richard & Atkins, John & Kingston, Andrew. (2009). Swearing as a response to pain. Neuroreport. 20. 1056-60. 10.1097/WNR.0b013e32832e64b1.

2. Stephens, Richard & Umland, Claudia. (2011). Swearing as a Response to Pain-Effect of Daily Swearing Frequency. The journal of pain : official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Pain Society. 12. 1274-81. 10.1016/j.jpain.2011.09.004.

3. 史蒂芬·平克. (2015). 《思想本质:语言是洞察人类天性之窗》. 浙江人民出版社

4. Wright, T. (2015, August 7). Kids are learning curse words earlier than they used to. Retrieved from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 ... d-to/

5. Harbeck, J. (2015, March 6). Mind your language! Swearing around the world. Retrieved from http://www.bbc.com/culture/sto ... world 查看全部
从小妈妈就教育我们,好孩子不要说脏话。尽管如此,当我们走路踢到脚趾、听到重磅明星八卦或者发现电脑突然崩溃的时候,许多人仍然会脱口而出:“我 X!”

脏话虽然不雅,但它就像古老的咒语,总能直击我们的脑海深处,唤起直接的情绪反应。几个高赞答案已阐述的很详尽了,但我还是情不自禁地想给大家补充几个关于脏话的冷知识。

需要举例的部分都采用了委婉的表达,相信你们能看懂的。

1、脏话可耻却有用

脏话的一个常见使用场景,就是当我们突然感到疼痛的时候。比如《傲骨之战》里,Lucca 临产时疼得爆粗,一屋子人陪她一起叫骂——“Fxxk!” “Cxxksucker!" "Motherfxxking cxxksucker!"

英国基尔大学的 Richard Stephens 教授等人通过实验证明,骂脏话能增加人对疼痛的忍耐力。

研究人员让被试把手泡在 5 摄氏度的冷水里,坚持尽量长的时间,同时测量他们的生理指标。一部分被试被要求重复一句脏话,另一部分被试重复一个中性词。实验发现,骂脏话的被试坚持的时间更长,主观感知疼痛感也更弱[1]。

Stephens 教授认为,疼痛往往意味着某种威胁,这很可能会激发我们的恐惧,并激发战或逃反应;而骂脏话能够缓解这一反应,起到消除恐惧的作用,从而减弱我们对疼痛的感知。翻译一下就是:疼会令人害怕,越怕就越觉得疼,但是骂一骂就不怕了。

不过,人的心理有很强的适应能力,脏话用得太多也会“失灵”。在后续研究中,Stephens 教授证明,人们日常骂脏话的频率越高,脏话缓解疼痛的作用就越不明显[2]。

一句话,脏话当讲就讲,但别讲得太多(再说为了礼貌也得克制一下是不是)。

2、太爱说脏话可能是真·有病

脏话与大脑中一些涉及情绪反应的古老回路有关。失语症患者往往还保留着说脏话的能力。根据大脑受损的不同情况,失语症有许多不同的表现,有些人无法说出事物的名字,有些人无法理解别人说的话——但是他们都会说脏话 [3]。

另一个奇特的例子就是图雷特综合征(Tourette Syndrome),患者会发生面部肌肉痉挛,或发出怪异的声音,少数患者会无法控制地飙脏话。甚至有文献记载,一个耳聋的图雷特综合征患者用手语表达了 fxxk 和 shxt。

最早研究图雷特综合征的图雷特医生(Georges Gilles de la Tourette)。为了表彰他的贡献,他的导师决定用他的名字给这种病命名。(心疼.jpg)

著名心理学家史蒂芬·平克认为,我们的大脑能够将那些被认为不该触碰的想法“包装”起来,贴上“禁忌语”的标签,所以普通人知道什么场合不能说脏话,实在要说的时候也往往会使用委婉表达;而如果这个机制受到损伤,我们就无法“正常地”使用脏话[3]。

三四岁的孩子也会不合时宜地说脏话,不过这不用太担心。许多研究人员认为,这仅仅是因为他们通过模仿学会了脏话,却没有完全理解它的含义。这时候,如果父母反应激烈,孩子反而可能会觉得这个词很重要、很强大,从而更喜欢使用它;较好的做法是向孩子解释这个词为什么不合适,并告诉他们这时候可以如何表达自己[4]。

3、脏话也能如诗如歌

脏话说起来这么爽,可能和它的发音规律有关系。史蒂芬·平克在《思想本质》中指出:


“人们在谩骂时,往往会使用那些听上去既快又刺耳的语音。它们往往是单音节或者首音节重读的单词,并且往往包含短元音和阻塞音,尤其是 /k/ 和 /g/ 这两个爆破音。”



这一规律适用于几乎所有的语言。中文有“靠”和“干”,英语里有“fxxk”、“God damn it”,日语有“バカ”(巴嘎)……欢迎学习小语种的朋友们继续补充。

再长一些的脏话往往还会具备一定的韵律和节奏感,比如那些多音节词,MLGB、CNMLGB、motherfxxker,还有小学生之间流传的顺口溜、方言里的一些独特表达等等。

韵律和节奏也能催生人类语言中最高雅的成就——诗歌,在这个意义上,脏话和诗歌的界限十分模糊。中世纪的英国流行“攻击性对诗大赛”(flyting),参赛双方用形式规整、内容粗俗的语言对骂,一度成为流行的宴会娱乐项目。

而今天广大网友们最熟悉的一段恐怕是这个:


“我原以为你身为汉朝老臣,来到阵前,面对两军将士,必有高论,没想到竟说出如此粗鄙之语!……你世居东海之滨, 初举孝廉入仕,理当匡君辅国,安汉兴刘,何期反助逆贼,同谋篡位!罪恶深重,天地不容!”



4、 “癌症”比“我 X”更侮辱人?

在各种语言中,脏话的内容大同小异,最常见的就是性、宗教 / 民族禁忌、排泄物。

也有些语言能不带一个脏字地骂人,或者使用一些在外国人看来根本不算骂人话的词汇。比如日语、韩语的敬语系统非常复杂,用错敬语可能会冒犯对方,完成一次有意或无意的骂人。

有些文化对疾病有独特的恐惧。在波兰,老年人可能会用“愿你得霍乱”来骂人,而荷兰语中的“kanker(癌症)”是一句语气很强烈的骂人话。如果在 Urban Dictionary 上查“kanker”,你会看到一句贴心提示:

“这个词外国人千万别用,否则会被揍得很惨。”

不过换位思考一下,中文的一些骂人方式在外国人看来可能也挺奇怪的。比如有一次,和几个美国和巴拿马的朋友讨论各自本土的脏话,基本围绕妈妈 + 身体器官。我忽然想到,咦,我们有“X 他奶奶”,“X 你大爷”……解释完毕后大家都沉默了。

参考文献:

1. Stephens, Richard & Atkins, John & Kingston, Andrew. (2009). Swearing as a response to pain. Neuroreport. 20. 1056-60. 10.1097/WNR.0b013e32832e64b1.

2. Stephens, Richard & Umland, Claudia. (2011). Swearing as a Response to Pain-Effect of Daily Swearing Frequency. The journal of pain : official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Pain Society. 12. 1274-81. 10.1016/j.jpain.2011.09.004.

3. 史蒂芬·平克. (2015). 《思想本质:语言是洞察人类天性之窗》. 浙江人民出版社

4. Wright, T. (2015, August 7). Kids are learning curse words earlier than they used to. Retrieved from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 ... d-to/

5. Harbeck, J. (2015, March 6). Mind your language! Swearing around the world. Retrieved from http://www.bbc.com/culture/sto ... world

有哪些骗了你很久的伪常识?

law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7 次浏览 • 9 小时前 • 来自相关话题

前几天看到一篇热点文章,讲怎么样教育孩子。观点很常见,就是父母不要把情绪发泄在孩子身上,孩子容易被父母的情绪吓出心理阴影。

我有点怕看这类文章,尤其怕后面的跟帖。

我总觉得,这些文章不只是在教人怎么做父母,也是在吓唬人,轻易做不得父母。

在跟帖中,随处都是对「父母」的失望与仇恨。文章举了许多真实的例子,每一个例子都是活生生的人,无论是身边的朋友,或是电视上面的明星,他们的育儿方式被断章取义地示众,作为反面教材。想一想都很可怕。文章作者下笔还有几分客气,后面的评论就无所顾忌了,骂得花样百出。

这些指责,可以让事情变得更好吗?

也许好了一点。最大的好处是,替孩子出了气。以前,孩子和父母的关系有问题,人们都说是孩子错了,父母永远正确,棍棒底下出孝子。现在知道,父母也有错的可能,开始反思父母的责任。这是这几十年的重要进步。

但这个进步也是有限的。

这些指责仍然假定,问题是缘于某人犯了错。这个套路,和以前没有本质区别:出了问题,一定要找到一个坏蛋。要对犯错的人严肃批判。

批判当然重要,被批判的坏蛋是否真能「改邪归正」呢? 情况并不乐观。每个人身上并没有一个简单的按钮,一端是错误,一端是正确,要改变的时候,从一端可以叮的一下换到另一端。父母看了文章,知道对小朋友发泄情绪是「错」的,但他们并不能说:「换一下!」叮的一下,就把问题解决了。

一个人诚心想改变,能不能真的改变,不知道。说到做不到的情况不少。一切跟情绪有关的事,就不由自己的理智做主。一个人难过到了极点,别人说你别难过了,振作起来,但他们做不到。别人以为是说得不够大声,就会一遍一遍提高音量,但这个人仍然做不到。这个人自己,甚至也以为问题出在自己身上,在头脑中不断自责。越做不到,越严苛,乃至怒吼,乃至谩骂。

但是没有用。心理学研究告诉我们,理智产生于大脑新皮层,其力量无法与大脑核心的情感中枢相匹敌。我有很多做父母的朋友,都有一时冲动,后悔莫及的时候:唉,当时气急了,吼了小朋友,现在想想真后悔……

怎么办?给他们看这篇文章,告诉他们控制情绪有多重要吗?

他们不是不知道,他们也希望自己可以做到。只是忙碌了一天,就是很累。累的时候,就是容易烦躁。烦躁的时候,就是希望有稍微顺心遂意的一个片刻。更不要说也许还有委屈,还有孤独,还有对他人的表达不出的愤怒,和觉得生活了无意义的怀疑。在那个时候,一旦孩子哭闹,惹事,给紧绷的神经施加一丁点的刺激,或是从他们身上透出自己厌憎的某个影子,就是会顿时无名火起,全身的器官都扭到一起。什么正确的理念,那一刻都抛到九霄云外。

希望做到什么,和真的有能力做到,是两回事。

别人常常问我,学了十几年心理学,对自己也做了那么多观察和反思,对我的人生有多大的影响。我诚实地告诉他们,跟十几年前相比,我的脾气似乎好了一点点,有时候陷入到情绪中,走出来的过程,快了一点点。

他们总以为我在谦虚:怎么会是一点点?

但真的只有一点点。这一点点,我也觉得得来不易。

学心理学带给我最大的好处,就是学会对「改变」这件事心怀敬畏。越懂得这个过程的漫长,越会对生活中那些「错误」抱有尊重。我也知道,越是苛刻地要求自己,急于改变,越是会陷入自我怀疑,失去改变的动力。

如果我认为什么东西是对的,我会先问问自己能不能做到。我自己可以接受的东西,写出来,才会对人有帮助。有读者反馈说,看我写的文章会放下焦虑,恐怕就是这个原因。

挑出一个人哪里犯了错,这很简单。但这绝不意味着问题到此为止:「已经告诉你错了,你还是改不了,说明你是一个坏蛋。」这样只会制造更多的误解和隔离。——好吧,我可能就是一个坏蛋,但我真的改不了。绝大多数的文章写到这里为止,最好还应该继续写下去。改变需要很多条件,需要耐心,需要支持,需要理解,需要时间,而自我否定的态度,绝不是其中之一。 查看全部
前几天看到一篇热点文章,讲怎么样教育孩子。观点很常见,就是父母不要把情绪发泄在孩子身上,孩子容易被父母的情绪吓出心理阴影。

我有点怕看这类文章,尤其怕后面的跟帖。

我总觉得,这些文章不只是在教人怎么做父母,也是在吓唬人,轻易做不得父母。

在跟帖中,随处都是对「父母」的失望与仇恨。文章举了许多真实的例子,每一个例子都是活生生的人,无论是身边的朋友,或是电视上面的明星,他们的育儿方式被断章取义地示众,作为反面教材。想一想都很可怕。文章作者下笔还有几分客气,后面的评论就无所顾忌了,骂得花样百出。

这些指责,可以让事情变得更好吗?

也许好了一点。最大的好处是,替孩子出了气。以前,孩子和父母的关系有问题,人们都说是孩子错了,父母永远正确,棍棒底下出孝子。现在知道,父母也有错的可能,开始反思父母的责任。这是这几十年的重要进步。

但这个进步也是有限的。

这些指责仍然假定,问题是缘于某人犯了错。这个套路,和以前没有本质区别:出了问题,一定要找到一个坏蛋。要对犯错的人严肃批判。

批判当然重要,被批判的坏蛋是否真能「改邪归正」呢? 情况并不乐观。每个人身上并没有一个简单的按钮,一端是错误,一端是正确,要改变的时候,从一端可以叮的一下换到另一端。父母看了文章,知道对小朋友发泄情绪是「错」的,但他们并不能说:「换一下!」叮的一下,就把问题解决了。

一个人诚心想改变,能不能真的改变,不知道。说到做不到的情况不少。一切跟情绪有关的事,就不由自己的理智做主。一个人难过到了极点,别人说你别难过了,振作起来,但他们做不到。别人以为是说得不够大声,就会一遍一遍提高音量,但这个人仍然做不到。这个人自己,甚至也以为问题出在自己身上,在头脑中不断自责。越做不到,越严苛,乃至怒吼,乃至谩骂。

但是没有用。心理学研究告诉我们,理智产生于大脑新皮层,其力量无法与大脑核心的情感中枢相匹敌。我有很多做父母的朋友,都有一时冲动,后悔莫及的时候:唉,当时气急了,吼了小朋友,现在想想真后悔……

怎么办?给他们看这篇文章,告诉他们控制情绪有多重要吗?

他们不是不知道,他们也希望自己可以做到。只是忙碌了一天,就是很累。累的时候,就是容易烦躁。烦躁的时候,就是希望有稍微顺心遂意的一个片刻。更不要说也许还有委屈,还有孤独,还有对他人的表达不出的愤怒,和觉得生活了无意义的怀疑。在那个时候,一旦孩子哭闹,惹事,给紧绷的神经施加一丁点的刺激,或是从他们身上透出自己厌憎的某个影子,就是会顿时无名火起,全身的器官都扭到一起。什么正确的理念,那一刻都抛到九霄云外。

希望做到什么,和真的有能力做到,是两回事。

别人常常问我,学了十几年心理学,对自己也做了那么多观察和反思,对我的人生有多大的影响。我诚实地告诉他们,跟十几年前相比,我的脾气似乎好了一点点,有时候陷入到情绪中,走出来的过程,快了一点点。

他们总以为我在谦虚:怎么会是一点点?

但真的只有一点点。这一点点,我也觉得得来不易。

学心理学带给我最大的好处,就是学会对「改变」这件事心怀敬畏。越懂得这个过程的漫长,越会对生活中那些「错误」抱有尊重。我也知道,越是苛刻地要求自己,急于改变,越是会陷入自我怀疑,失去改变的动力。

如果我认为什么东西是对的,我会先问问自己能不能做到。我自己可以接受的东西,写出来,才会对人有帮助。有读者反馈说,看我写的文章会放下焦虑,恐怕就是这个原因。

挑出一个人哪里犯了错,这很简单。但这绝不意味着问题到此为止:「已经告诉你错了,你还是改不了,说明你是一个坏蛋。」这样只会制造更多的误解和隔离。——好吧,我可能就是一个坏蛋,但我真的改不了。绝大多数的文章写到这里为止,最好还应该继续写下去。改变需要很多条件,需要耐心,需要支持,需要理解,需要时间,而自我否定的态度,绝不是其中之一。

除了打,我还能怎么教育孩子?

law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20 次浏览 • 3 天前 • 来自相关话题

之所以觉得除了打骂没别的办法,是因为家长在沟通之前就认定了,沟通没用。首先,你需要真的把孩子当成一个斗智斗勇的人,然后,你才会看到更多办法。

01

小核桃在浴盆里泡澡,泡到一半,忽然说要挤一些泡泡浴进去。

「不可以不可以,今天只泡清汤,没有泡泡浴。」我急忙阻止。

「但我们新买的泡泡浴,都一直没用呢。」他喜滋滋地拿起瓶子。

「下次再泡啊。」

「可是我想今天就有很多泡泡啊!」他已经打开了瓶盖。

「不可以!我说了不可以!」我声音提高了一倍。

在即将获得的泡泡面前,显然我的大嗓门没什么用。如果不是因为我正在洗衣服,一手泡沫,肯定一个箭步冲上去,夺走瓶子。

我最后挣扎了一次,「宝贝,浴池里的花洒坏了,每次泡泡浴之后,我都要把你捞出来再到淋浴室冲洗干净,但是今天你感冒了,而且天气特别冷,我担心这个过程你会冻着。所以我们等你感冒好了,再泡泡浴好吗?」

我压着火气,耐着性子说完,完全不抱希望:他肯定还是会挤一大堆泡泡出来,搞得整个浴室都是。我心里叹了口气。

万万没想到的是,他跟我说:「那明天我要弄很多泡泡,妈妈,你明天可以把花洒修好吗?万一下次我感冒还没好呢。」

我呆了至少半分钟,才说出一句,「好的」。

他很满意,把瓶子放回了原处。

接水准备漂净衣服时,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到底是为什么,刚才会那么暴躁啊?(像)一个暴躁的中年妇女。仔细回想了一下,给了自己三个解释:
我觉得他肯定不会听我的,没兴趣尝试。要把整个来龙去脉解释清楚好麻烦,没耐心应对。我的需求完全合理啊,你怎么可以不听呢!没理由啊!

「那你凭什么要求人家无条件满足你的需求呢?你才真的是没道理呢!」我在心里嘲笑自己。

这让我想起前几天在公司,泰迪熊跑进办公室:「他们又爽约了,他们老是卡我!」——她正在跟合作方谈一次合作,但是谈好的资源位一直没有得到落实。

「不会啊,我们的课程销售量增加,对双方都有益处啊,他们干嘛要卡你?可以一起探讨,双方共赢的点在哪里,应该会有所推进吧。」艾米丽不理解。

「我怎么知道,我已经表达得很清楚了,完不成我要被扣绩效的。」泰迪熊委屈极了,看得出来一直在忍耐,但人家总归是合作方,也不好发脾气。但是这份委屈放在心里,总会以其他各种形式爆发出来——比如,她刚跟雪莉哭诉过,觉得资源位争取得很困难,「这份工作实在太苦了。」

我猜想,她的为难之处也有三个原因:

我说再多也没用,人家是甲方,也不会听我的。还不如闭嘴。


要去思考怎么样才能达到共赢,这太麻烦了。

我的需求完全合理啊,你怎么能这样三番四次的推诿呢!


跟我自己的原因几乎一样。

你看我们这些人,总是一肚子情绪,要么气鼓鼓,要么委屈得很。

02

有一次看到一个朋友在朋友圈发了条状态,「高铁上遇到熊孩子,嘻嘻哈哈声音巨响,我这 5 个小时该怎么过。」

我忍不住去留言,「你跟孩子直接说过吗?请他小声些?」

「我跟他妈说能不能让孩子安静些,那姐们说了孩子一声,也没用,真是有熊孩子必有熊父母!!!」她秒回。从 3 个感叹号可以看出,怒火值正在飙升。

「不再试试?」

「有什么好试的。算我倒霉。」她放弃了。我猜想,接下来的 5 个小时旅程,她会一路心烦气躁——本来可以刷刷剧,睡一觉,难得的轻松时光,真为她感到可惜。

想起今年夏天,我们在咖啡馆开会,聊着聊着,冲上来几个 5 岁左右的小男孩,看上了我们旁边的一把转椅,欢快地爬上来跳下去,发出银铃般……刺耳的笑声——如果你正在专心工作或者谈事情,孩子再美妙的笑声也是灾难。

可惜没有别的空桌了,否则我们就可以换一个地方。现在只能扯着嗓子说话了。这时候,李松蔚站起来走到孩子们的面前,蹲下身:「可不可以请你们帮个忙,去别的地方玩啊?我们在开会。」他就那么平平常常地说了一句。

那几个孩子互相看了看,一个孩子指了指转椅,「可是别的地方没有这种椅子。」

「那我帮你们把它搬到别的地方,好不好?」

下一秒,孩子们竟然真的消失了。

「你不怕被拒绝吗?」我问他。

「他们干嘛要拒绝我?」李松蔚说。

我不知道。小孩子啊,捣蛋鬼,小孩子不听大人的,需要什么理由吗?

「我没想拒绝的事,我需要他们帮我一个忙,我就去谈谈看啰。」

我觉得很有趣,他跟那个在高铁上遇到「熊孩子」的朋友,差别在哪里呢?

那个朋友从头到尾并没有直接跟孩子沟通,恐怕是因为他认定了,跟孩子沟通是没有用的。

他跟孩子的妈妈说了,妈妈再跟孩子说。是怎么说呢?大概就是「安静一点」这样的话,没有用,于是他偃旗息鼓,心里想:「果然没有用啊。」

没有再说下去,没有请求,也没有讨价还价。在他心里,有一种很恼怒的挫败感。挫败的本质是什么呢?也许他认为自己本应该可以控制一切,怎么我都说了,你还是不听呢?而且我又不能揍你,不能用任何我擅长的手段,逼你乖乖就范。我这么大一个人,被你这小家伙给制住了,我却毫无办法。

太恼火了!

我想,我们很多人,都会闭上嘴,回避这种挫败。

03

看过《奇葩说》最佳辩手黄执中的一个视频,他说什么是谈判呢,谈判的意思就是权力在双方。

比如,老大娘在市场买菜,卖菜的说一斤 10 块钱,大娘说,太贵了太贵了 5 块钱吧。两个人一来一往,这个降一点,那个涨一点。这个事儿谁说的也不算,因为卖菜的手里有菜,大娘手里有钱。

这叫谈判。

想起我在市场上看我妈讨价还价,

「便宜点儿啊,8 块一斤。」

「不行不行,8 块我要亏的。就 12。」

「亏不了,我都看过了,人家隔壁也就这个价。」

「那不一样啊,我这多新鲜,进货价就不一样。」

「那也不能贵那么多啊,我每天都来,多买几次,你怎么也都赚了。」

「大姐,健康最重要对吧,咱们亏什么也不能亏在吃到嘴里的东西,你说是吧,健康无价啊。你天天来,肯定知道,整个菜场,我拿货最贵,为什么,品质好啊。」

我妈似乎被说动了,准备掏钱。

「天都要黑了,你今天不卖完,明天连 5 块都卖不到。这样吧,两斤 20,我买你两斤,你清清爽爽收工!」

王大姐这临门一脚漂亮啊,我在一旁憋着笑。

果然,卖菜的一看天色,麻利地称重收钱。

谁也不觉得委屈,谁也不动气,谁也没觉得低人一等,最后皆大欢喜,两人都喜滋滋地各回各家。——哦,忘了交代,王大姐当年是公司销售冠军,跑业务一把好手。她的名言是,「谈嘛,交换嘛。」

《奇葩说》另一名最佳辩手马薇薇在一次采访时说,他们团队讨论选题,讨论辩题,就是没完没了的争论,摆事实讲道理,她开玩笑说,最后就是拼体力啊,看谁争不过,最后就放弃。虽然是说笑,但可以看到里面有一种姿态,叫做「平等」。

我也遇到过这样的合作伙伴和同事。今年最难谈的一个协议,整整谈了快半年,见面谈、电话谈,去夏威夷度假的飞机上,也在改协议。对方揪着每一个细节谈,我也尽可能按住关键条款反复讨论。除了谈到半夜非常疲惫时,会扔掉电脑大叫着不干了(5 分钟之内一定会再乖乖回到电脑前),基本没什么情绪,因为我们一直坚信,是在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把项目谈成而合作,这个「合作」的方式叫做谈判。我们不是对立的。

协议签掉之后,我跟这个项目的团队成为了最紧密的伙伴。有一次我跟对方开玩笑,「我以为谈完协议,我们会老死不相往来了」。他笑着说,「你不觉得吗,如果是一次成功的谈判,每一个想法都会拿到桌面上沟通,谁也不委屈着谁,是智商的较量,最深度的沟通。这叫棋逢对手。」

回到「浴室谈判之夜」,我也许可以跟当时的自己说:

如果这件事对你很重要,一定要谈,要开口,不要在心底把自己跟对方对立起来。如果怀抱着「他肯定不答应」的心态,还没张嘴,先失败一半。

尊重你的对手,谈判这么高智商的事情,即使是对小孩子也不要偷懒,拿出点诚意来,你需要什么,他凭什么要给你,想清楚,再来谈交换。

你的需求合理,但也不是天大的事,人家不一定看得见,所以你首先得想方设法讲清楚自己的需求;但人家也有人家的需求,找到双方需求的交叉点。

有点儿啰嗦是不是,其实也很简单:欢迎来到成年人的社会,想要得到自己想要的,不管面对难搞的合作伙伴,挑剔的老板,还是不听话的小孩,努力把所有事情都变成买菜——你有钱,他有菜,不过是一次愉快的交换。 查看全部
之所以觉得除了打骂没别的办法,是因为家长在沟通之前就认定了,沟通没用。首先,你需要真的把孩子当成一个斗智斗勇的人,然后,你才会看到更多办法。

01

小核桃在浴盆里泡澡,泡到一半,忽然说要挤一些泡泡浴进去。

「不可以不可以,今天只泡清汤,没有泡泡浴。」我急忙阻止。

「但我们新买的泡泡浴,都一直没用呢。」他喜滋滋地拿起瓶子。

「下次再泡啊。」

「可是我想今天就有很多泡泡啊!」他已经打开了瓶盖。

「不可以!我说了不可以!」我声音提高了一倍。

在即将获得的泡泡面前,显然我的大嗓门没什么用。如果不是因为我正在洗衣服,一手泡沫,肯定一个箭步冲上去,夺走瓶子。

我最后挣扎了一次,「宝贝,浴池里的花洒坏了,每次泡泡浴之后,我都要把你捞出来再到淋浴室冲洗干净,但是今天你感冒了,而且天气特别冷,我担心这个过程你会冻着。所以我们等你感冒好了,再泡泡浴好吗?」

我压着火气,耐着性子说完,完全不抱希望:他肯定还是会挤一大堆泡泡出来,搞得整个浴室都是。我心里叹了口气。

万万没想到的是,他跟我说:「那明天我要弄很多泡泡,妈妈,你明天可以把花洒修好吗?万一下次我感冒还没好呢。」

我呆了至少半分钟,才说出一句,「好的」。

他很满意,把瓶子放回了原处。

接水准备漂净衣服时,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到底是为什么,刚才会那么暴躁啊?(像)一个暴躁的中年妇女。仔细回想了一下,给了自己三个解释:
  • 我觉得他肯定不会听我的,没兴趣尝试。
  • 要把整个来龙去脉解释清楚好麻烦,没耐心应对。
  • 我的需求完全合理啊,你怎么可以不听呢!没理由啊!


「那你凭什么要求人家无条件满足你的需求呢?你才真的是没道理呢!」我在心里嘲笑自己。

这让我想起前几天在公司,泰迪熊跑进办公室:「他们又爽约了,他们老是卡我!」——她正在跟合作方谈一次合作,但是谈好的资源位一直没有得到落实。

「不会啊,我们的课程销售量增加,对双方都有益处啊,他们干嘛要卡你?可以一起探讨,双方共赢的点在哪里,应该会有所推进吧。」艾米丽不理解。

「我怎么知道,我已经表达得很清楚了,完不成我要被扣绩效的。」泰迪熊委屈极了,看得出来一直在忍耐,但人家总归是合作方,也不好发脾气。但是这份委屈放在心里,总会以其他各种形式爆发出来——比如,她刚跟雪莉哭诉过,觉得资源位争取得很困难,「这份工作实在太苦了。」

我猜想,她的为难之处也有三个原因:


我说再多也没用,人家是甲方,也不会听我的。还不如闭嘴。


要去思考怎么样才能达到共赢,这太麻烦了。

我的需求完全合理啊,你怎么能这样三番四次的推诿呢!



跟我自己的原因几乎一样。

你看我们这些人,总是一肚子情绪,要么气鼓鼓,要么委屈得很。

02

有一次看到一个朋友在朋友圈发了条状态,「高铁上遇到熊孩子,嘻嘻哈哈声音巨响,我这 5 个小时该怎么过。」

我忍不住去留言,「你跟孩子直接说过吗?请他小声些?」

「我跟他妈说能不能让孩子安静些,那姐们说了孩子一声,也没用,真是有熊孩子必有熊父母!!!」她秒回。从 3 个感叹号可以看出,怒火值正在飙升。

「不再试试?」

「有什么好试的。算我倒霉。」她放弃了。我猜想,接下来的 5 个小时旅程,她会一路心烦气躁——本来可以刷刷剧,睡一觉,难得的轻松时光,真为她感到可惜。

想起今年夏天,我们在咖啡馆开会,聊着聊着,冲上来几个 5 岁左右的小男孩,看上了我们旁边的一把转椅,欢快地爬上来跳下去,发出银铃般……刺耳的笑声——如果你正在专心工作或者谈事情,孩子再美妙的笑声也是灾难。

可惜没有别的空桌了,否则我们就可以换一个地方。现在只能扯着嗓子说话了。这时候,李松蔚站起来走到孩子们的面前,蹲下身:「可不可以请你们帮个忙,去别的地方玩啊?我们在开会。」他就那么平平常常地说了一句。

那几个孩子互相看了看,一个孩子指了指转椅,「可是别的地方没有这种椅子。」

「那我帮你们把它搬到别的地方,好不好?」

下一秒,孩子们竟然真的消失了。

「你不怕被拒绝吗?」我问他。

「他们干嘛要拒绝我?」李松蔚说。


我不知道。小孩子啊,捣蛋鬼,小孩子不听大人的,需要什么理由吗?

「我没想拒绝的事,我需要他们帮我一个忙,我就去谈谈看啰。」

我觉得很有趣,他跟那个在高铁上遇到「熊孩子」的朋友,差别在哪里呢?

那个朋友从头到尾并没有直接跟孩子沟通,恐怕是因为他认定了,跟孩子沟通是没有用的。

他跟孩子的妈妈说了,妈妈再跟孩子说。是怎么说呢?大概就是「安静一点」这样的话,没有用,于是他偃旗息鼓,心里想:「果然没有用啊。」

没有再说下去,没有请求,也没有讨价还价。在他心里,有一种很恼怒的挫败感。挫败的本质是什么呢?也许他认为自己本应该可以控制一切,怎么我都说了,你还是不听呢?而且我又不能揍你,不能用任何我擅长的手段,逼你乖乖就范。我这么大一个人,被你这小家伙给制住了,我却毫无办法。

太恼火了!

我想,我们很多人,都会闭上嘴,回避这种挫败。

03

看过《奇葩说》最佳辩手黄执中的一个视频,他说什么是谈判呢,谈判的意思就是权力在双方。

比如,老大娘在市场买菜,卖菜的说一斤 10 块钱,大娘说,太贵了太贵了 5 块钱吧。两个人一来一往,这个降一点,那个涨一点。这个事儿谁说的也不算,因为卖菜的手里有菜,大娘手里有钱。

这叫谈判。

想起我在市场上看我妈讨价还价,

「便宜点儿啊,8 块一斤。」

「不行不行,8 块我要亏的。就 12。」

「亏不了,我都看过了,人家隔壁也就这个价。」

「那不一样啊,我这多新鲜,进货价就不一样。」

「那也不能贵那么多啊,我每天都来,多买几次,你怎么也都赚了。」

「大姐,健康最重要对吧,咱们亏什么也不能亏在吃到嘴里的东西,你说是吧,健康无价啊。你天天来,肯定知道,整个菜场,我拿货最贵,为什么,品质好啊。」

我妈似乎被说动了,准备掏钱。

「天都要黑了,你今天不卖完,明天连 5 块都卖不到。这样吧,两斤 20,我买你两斤,你清清爽爽收工!」

王大姐这临门一脚漂亮啊,我在一旁憋着笑。

果然,卖菜的一看天色,麻利地称重收钱。

谁也不觉得委屈,谁也不动气,谁也没觉得低人一等,最后皆大欢喜,两人都喜滋滋地各回各家。——哦,忘了交代,王大姐当年是公司销售冠军,跑业务一把好手。她的名言是,「谈嘛,交换嘛。」

《奇葩说》另一名最佳辩手马薇薇在一次采访时说,他们团队讨论选题,讨论辩题,就是没完没了的争论,摆事实讲道理,她开玩笑说,最后就是拼体力啊,看谁争不过,最后就放弃。虽然是说笑,但可以看到里面有一种姿态,叫做「平等」。

我也遇到过这样的合作伙伴和同事。今年最难谈的一个协议,整整谈了快半年,见面谈、电话谈,去夏威夷度假的飞机上,也在改协议。对方揪着每一个细节谈,我也尽可能按住关键条款反复讨论。除了谈到半夜非常疲惫时,会扔掉电脑大叫着不干了(5 分钟之内一定会再乖乖回到电脑前),基本没什么情绪,因为我们一直坚信,是在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把项目谈成而合作,这个「合作」的方式叫做谈判。我们不是对立的。

协议签掉之后,我跟这个项目的团队成为了最紧密的伙伴。有一次我跟对方开玩笑,「我以为谈完协议,我们会老死不相往来了」。他笑着说,「你不觉得吗,如果是一次成功的谈判,每一个想法都会拿到桌面上沟通,谁也不委屈着谁,是智商的较量,最深度的沟通。这叫棋逢对手。」

回到「浴室谈判之夜」,我也许可以跟当时的自己说:

如果这件事对你很重要,一定要谈,要开口,不要在心底把自己跟对方对立起来。如果怀抱着「他肯定不答应」的心态,还没张嘴,先失败一半。

尊重你的对手,谈判这么高智商的事情,即使是对小孩子也不要偷懒,拿出点诚意来,你需要什么,他凭什么要给你,想清楚,再来谈交换。

你的需求合理,但也不是天大的事,人家不一定看得见,所以你首先得想方设法讲清楚自己的需求;但人家也有人家的需求,找到双方需求的交叉点。

有点儿啰嗦是不是,其实也很简单:欢迎来到成年人的社会,想要得到自己想要的,不管面对难搞的合作伙伴,挑剔的老板,还是不听话的小孩,努力把所有事情都变成买菜——你有钱,他有菜,不过是一次愉快的交换。
老域名 黑卡网站地图 黑卡●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