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早晚会忘,为什么还要读书?

law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12 次浏览 • 3 天前 • 来自相关话题

我想讲三个故事

第一个故事:

初中的时候,我把教育局推荐的课外阅读书目一本不落地全给读了一遍,还额外读了很多推荐书目之外的,比如如果推荐的是巴金的《家》,我就会把家春秋都给看了;推荐的是冰心的《繁星春水》,我会连带把《小桔灯》之类的也给看了。国外篇中的但丁、卡夫卡、列夫托尔斯泰、莫泊桑、培根等等,也差不多是这种读法,推荐的加上几本作者的其他书籍。

其实像《复活》、《十日谈》、《变形记》之类的,现在想来,作为一个初中生断然是读不懂的,并且,那么多的中短篇小说、长篇小说,其中的人物、情节读多了基本上也就忘了,除了极少数的令人震撼的场景会在脑海里挥之不去。

但大部分还是忘了。

那么,如今看来,读那些书是不是值得?或者换个问题,在还读不懂的年龄读一些因为不懂所以注定会忘却大部分的书,是不是值得?

比如说,十日谈里充斥着出轨和谋杀,复活的时代和社会背景以及深刻的人性等等,作为一个孩子根本懂不了,如今除了书名(大部分书名也都忘了,不过这些书倒是一直都留着,还想以后留给小孩读,也不知道 TA 喜不喜欢)其他的我也说不出什么表明我真的一字一句地读过。

那么,是不是值得?

非常值得。

因为,读书多了,语文就会好(不是指考试的那个语文,是真正的语文);语文好了,信息表达和获取的能力就会有非常好的基础。而且,读得多了读书速度就会快,如今这个时代,你要是读书读得快,简直爽飞,看啥都快,看小说快,看论文快,看八卦也快。

说到小说,我一直觉得小说是我们所能获得的代价最小的人生体验,尤其是高质量的小说。我后来心理学读得好的很大一个原因就是小说看得多,当然,电视剧、电影看得也多。这是另外一个话题了。

总之,只要你读书读的是文字,不管有没有记住什么,你读得多,就能读得快。

第二个故事:

我的高中是上海中学,上海最好的高中,这也是一所以应试为名的学校,全是学霸。

我高一高二的数学老师也是全上海最好的数学老师之一,他姓况(这之一其实万分不想加,他在我们心中就是最好),后来我们高二的时候他还被关了起来去出高考卷子,之后几年年年被关。

有次课上,况跟我们说过这样一段话:

“如今你们学的公式、定理、解题方法等等,十有八九你们进了大学就会忘,只要不做家教,半年内就能忘得一干二净。但是,你们还是要好好学,因为数学是一种思维方式。定理是怎么出来的?一道题有几种解题方式?除了最常规的解法有没有捷径?不同的方式背后思路区别在哪里?等等,这些才是你们真正要掌握的。应试是为了高考,但除了应试,对你们来说,更重要的是未来的生活和工作。”

况不仅这么说,还这么做。

学校每周都会给我们 1 个小时不到的时间做一份其实至少需要 90 分钟以上的数学卷子,俗称周周练。大家都知道的,数学卷子最后都会有一两道大题目,出题老师一般会为我们凑个整数,能不能经过复杂的运算得出一个整数,也是我们自判有没有做对的默认标准。

但是!

有那么一次,怎么算怎么都是一个非常非常奇怪的分数,怎么看都不像对的答案,特么急啊!最后也只能心惊胆战地交了上去。

后来况告诉我们,他故意的,为了训练我们计算到最后一刻,即使结果很奇怪也临危不惧相信自己的能力。

所以,其实况说的话和他的做法已经回答了题主,就是,即使忘了知识,只要你读了、思考了、实践了,哪怕知识全忘光了,思维方式和行动方式就永远都是你的。因为,知识想拿总能在短时间里拿起来,但思维方式和行动方式的养成却需要日积月累的实践与磨练。

第三个故事:

我现在在读博,社会心理学的博士学位。

心理学我很爱很爱,从初中起就爱(对,我初中的时候还读过好几本心理学的书,其实一开始读的哲学书,读着读着就读到了心理学。估计是因为小说看多了,就会想人活着到底是为何,于是就读了哲学,还读过禅啊、佛啊之类的,如今也几乎都忘了。)

说回读博,读心理学真的非常非常有趣,但是读博很无趣,因为读博有些时候跟高中、大学差不多,有很多时候都在应试,我不喜欢纯粹为了应试的学习,一度厌学到想要退学放弃学位。比如说,为了拿学分,我研究过为什么东欧社会主义会失败,但是,这跟我要成为心理学家这理想有什么关系呢?

直到有一天我读到河合隼雄老先生的《给未来的记忆》或者《心理治疗之路》一书(当时两本差不多一起看的,具体是哪本也忘了),书里写到他也经历过十分艰辛却又感受不到太大意义的读博经历,一度也十分挣扎和困惑。

在书里,河合说:“那是因为我们需要学习经受这种强度,心理治疗的强度绝对更高。不能做出超常的努力,根本不要想跟别人站在一个平台上说话。”

所以,其实是为了信念。

坚持读书,坚信自己可以读完一些东西,坚信自己可以承受读书的强度——无论读的是什么,这过程本身就是一种信念,并且这份信念会让我们抵达心中的目的地。 查看全部
我想讲三个故事

第一个故事:


初中的时候,我把教育局推荐的课外阅读书目一本不落地全给读了一遍,还额外读了很多推荐书目之外的,比如如果推荐的是巴金的《家》,我就会把家春秋都给看了;推荐的是冰心的《繁星春水》,我会连带把《小桔灯》之类的也给看了。国外篇中的但丁、卡夫卡、列夫托尔斯泰、莫泊桑、培根等等,也差不多是这种读法,推荐的加上几本作者的其他书籍。

其实像《复活》、《十日谈》、《变形记》之类的,现在想来,作为一个初中生断然是读不懂的,并且,那么多的中短篇小说、长篇小说,其中的人物、情节读多了基本上也就忘了,除了极少数的令人震撼的场景会在脑海里挥之不去。

但大部分还是忘了。

那么,如今看来,读那些书是不是值得?或者换个问题,在还读不懂的年龄读一些因为不懂所以注定会忘却大部分的书,是不是值得?

比如说,十日谈里充斥着出轨和谋杀,复活的时代和社会背景以及深刻的人性等等,作为一个孩子根本懂不了,如今除了书名(大部分书名也都忘了,不过这些书倒是一直都留着,还想以后留给小孩读,也不知道 TA 喜不喜欢)其他的我也说不出什么表明我真的一字一句地读过。

那么,是不是值得?

非常值得。

因为,读书多了,语文就会好(不是指考试的那个语文,是真正的语文);语文好了,信息表达和获取的能力就会有非常好的基础。而且,读得多了读书速度就会快,如今这个时代,你要是读书读得快,简直爽飞,看啥都快,看小说快,看论文快,看八卦也快。

说到小说,我一直觉得小说是我们所能获得的代价最小的人生体验,尤其是高质量的小说。我后来心理学读得好的很大一个原因就是小说看得多,当然,电视剧、电影看得也多。这是另外一个话题了。

总之,只要你读书读的是文字,不管有没有记住什么,你读得多,就能读得快。

第二个故事:

我的高中是上海中学,上海最好的高中,这也是一所以应试为名的学校,全是学霸。

我高一高二的数学老师也是全上海最好的数学老师之一,他姓况(这之一其实万分不想加,他在我们心中就是最好),后来我们高二的时候他还被关了起来去出高考卷子,之后几年年年被关。

有次课上,况跟我们说过这样一段话:

“如今你们学的公式、定理、解题方法等等,十有八九你们进了大学就会忘,只要不做家教,半年内就能忘得一干二净。但是,你们还是要好好学,因为数学是一种思维方式。定理是怎么出来的?一道题有几种解题方式?除了最常规的解法有没有捷径?不同的方式背后思路区别在哪里?等等,这些才是你们真正要掌握的。应试是为了高考,但除了应试,对你们来说,更重要的是未来的生活和工作。”

况不仅这么说,还这么做。

学校每周都会给我们 1 个小时不到的时间做一份其实至少需要 90 分钟以上的数学卷子,俗称周周练。大家都知道的,数学卷子最后都会有一两道大题目,出题老师一般会为我们凑个整数,能不能经过复杂的运算得出一个整数,也是我们自判有没有做对的默认标准。

但是!

有那么一次,怎么算怎么都是一个非常非常奇怪的分数,怎么看都不像对的答案,特么急啊!最后也只能心惊胆战地交了上去。

后来况告诉我们,他故意的,为了训练我们计算到最后一刻,即使结果很奇怪也临危不惧相信自己的能力。

所以,其实况说的话和他的做法已经回答了题主,就是,即使忘了知识,只要你读了、思考了、实践了,哪怕知识全忘光了,思维方式和行动方式就永远都是你的。因为,知识想拿总能在短时间里拿起来,但思维方式和行动方式的养成却需要日积月累的实践与磨练。

第三个故事:

我现在在读博,社会心理学的博士学位。

心理学我很爱很爱,从初中起就爱(对,我初中的时候还读过好几本心理学的书,其实一开始读的哲学书,读着读着就读到了心理学。估计是因为小说看多了,就会想人活着到底是为何,于是就读了哲学,还读过禅啊、佛啊之类的,如今也几乎都忘了。)

说回读博,读心理学真的非常非常有趣,但是读博很无趣,因为读博有些时候跟高中、大学差不多,有很多时候都在应试,我不喜欢纯粹为了应试的学习,一度厌学到想要退学放弃学位。比如说,为了拿学分,我研究过为什么东欧社会主义会失败,但是,这跟我要成为心理学家这理想有什么关系呢?

直到有一天我读到河合隼雄老先生的《给未来的记忆》或者《心理治疗之路》一书(当时两本差不多一起看的,具体是哪本也忘了),书里写到他也经历过十分艰辛却又感受不到太大意义的读博经历,一度也十分挣扎和困惑。

在书里,河合说:“那是因为我们需要学习经受这种强度,心理治疗的强度绝对更高。不能做出超常的努力,根本不要想跟别人站在一个平台上说话。”

所以,其实是为了信念。

坚持读书,坚信自己可以读完一些东西,坚信自己可以承受读书的强度——无论读的是什么,这过程本身就是一种信念,并且这份信念会让我们抵达心中的目的地。

为什么父亲们常常在孩子成长和教育中缺位?

law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10 次浏览 • 2 天前 • 来自相关话题

爸爸在育儿过程中的缺位,不仅是自身因素引起的,也有整个家庭系统的问题。

从自身原因来看:

参与对孩子的照顾和养育,当一个超级奶爸,有可能会动摇爸爸男性的自我认同,引发强烈的焦虑感。好的抚养者,会悉心照顾孩子的衣食起居,展现自己非常温柔,带有母性光辉的一面。一个男人很享受做超级奶爸,说明他一定程度上认同女性化的特质,并乐于展现出来。如果平常的自我认同是“铁血硬汉”,那他的超我会对女性化的一面发起强烈的攻击:这么婆婆妈妈,算什么大男人?

为了缓解自我同一性冲突带来的焦虑感,他可能采取“反向形成”的策略:用表面的冷漠、疏离来掩盖内心对孩子的慈爱。可能你半夜胃痛大哭时,爸爸会凶巴巴地说:“哭什么哭,要坚强一些。”但后来你从妈妈那里才知道,其实他转头就跑出去买药,担心得整晚都睡不好觉。或许父亲的缺位不是他不想参与,而是在社会规范对男人的限定下,做超级奶爸会引发强烈的自我攻击和否定。为了缓解内心冲突,爸爸只能在孩子的教育中退居二线。

从家庭的角度来看:

父亲的缺位也有可能是教育理论与母亲不同,为避免冲突而选择退让。很多妈妈看到孩子不好好吃饭,一心惦记着看电视或者和小朋友玩,会采用正强化的策略:“你喝了这碗汤,我们就去找小明玩好不好?”让孩子慢慢形成用耍赖来达成目标的习惯。而爸爸往往不愿意惯着孩子,接受他们的威胁,会采取惩罚的方式进行教育:“爱吃不吃,不吃今晚就别想出去玩了。”当孩子知道不好好吃饭会被撤销出去玩的权利时,也会学着按时吃饭。但父亲严厉的教养风格很容易遭到妈妈和爷爷奶奶的抨击:“孩子不吃饭教育一下不就行了,把她凶哭做什么?”当父亲的养育方式被边缘化和打压,他们也很容易感到灰心丧气,并且为了家庭的和谐把教育小孩的权利让给母亲和上一辈。这也造成很多家庭都是母亲在教导孩子,父亲在旁边一声不吭的情况。

父亲的缺位也有可能是无法在紧密的母婴关系中找到参与的空间。很多妈妈在孩子出生后,就全权包揽孩子的衣食起居,没有给予父亲参与到养育过程中的机会。相反,父亲如果想积极地参与进来,还有可能遭遇妻子的制止:“小孩不是这样抱的,看你把他弄哭了。”“你真是笨手笨脚的,尿布也换不好,还是我来吧。”久而久之,缺乏锻炼的父亲也会越来越笨拙,对于孩子的教育有心无力,只能成为母婴关系的一个布景板。但每一个人都需要发展出健康的自恋和控制感。在家庭教育中受挫的父亲,可能会花更多的时间工作或者应酬,用职场或酒桌上的成功来增加自信心,弥补家庭生活中的挫败感。而这种补偿的策略,也会导致他们对孩子的教养上越来越隐形。

要增强父亲在教养过程中的参与度,也可以从自身和家庭两个方面进行调整:

(1)整合冲突的自我认同,降低女性化特质给自己的焦虑感。鲁迅先生曾因为疼爱孩子被客人取笑,于是他写下这样一首诗:“无情未必真豪杰,怜子如何不丈夫。”一个真豪杰,大丈夫,他身上会同时具备男性化和女性化的特质,既有指点江山的豪迈,也有猛虎细嗅蔷薇的柔情似水。如果爸爸们能够认同这样一个人格整合的男性形象,他们也能逐渐突破社会对男人的限定(“男主外,女主内”),没有心理负担地参与孩子的教养。

(2)包容多元的教养方式,尝试“黑脸白脸策略”,充分发挥父亲在儿童教育中的作用。如果母亲过度包容孩子,经常因为孩子耍赖而答应他们的过分要求,那就会慢慢强化孩子的信念:“只要我使些手段,家长就会满足我的要求。”这样的教育方式,可能会让孩子长成逃避问题,习惯耍小性子的“作男作女”,而不是人格独立,会为自己行为负责的成年人。父母可以一个扮演白脸,一个扮演黑脸,在疼爱孩子的同时给予他们适度严厉的管教。这样一来,孩子既可以得到充分的照顾,发展出安全型的依恋关系,也能心存敬畏,克制过度膨胀的本能愿望。当“慈母”与“严父”同时存在,家庭教育会变得更加完整,更有利于孩子人格的健康发展。

(3)让父亲有更多参与孩子成长过程的机会,给予夸奖等正面反馈,让他体会到育儿的信心和成就感。很多母亲因为享受和孩子紧密的情感链接,不能忍受丈夫的“笨手笨脚”,经常自己包办对孩子的照顾。而这种“一言堂”,很容易引发父亲在家庭教育上的挫败感,让他们把注意力转向外界,在孩子的成长中缺席。当母亲一人承担起所有教养的责任,也会感觉到自己“又当爹又当妈”,被巨大的责任整得身心俱疲。一个更好的方式,是分配好任务,让爸爸参与到孩子的照顾中来。比如母亲负责喂孩子,换尿布,而父亲负责煮食,洗婴儿衣物。在丈夫表现得比较好的时候,妻子可以多夸奖他:“孩子他爸,这几天宝宝的衣服洗得真干净。你看宝宝整个人香香的,笑得多开心啊。”而丈夫发现自己能把孩子照顾得很好时,他也会有更多的满足感和胜任感:“我是一个好爸爸,能够照顾好自己的小孩。”而这种感觉,也会激励他把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投入到孩子的教养中来,将自己修炼成一个更好的爸爸。 查看全部
爸爸在育儿过程中的缺位,不仅是自身因素引起的,也有整个家庭系统的问题。

从自身原因来看:

参与对孩子的照顾和养育,当一个超级奶爸,有可能会动摇爸爸男性的自我认同,引发强烈的焦虑感。好的抚养者,会悉心照顾孩子的衣食起居,展现自己非常温柔,带有母性光辉的一面。一个男人很享受做超级奶爸,说明他一定程度上认同女性化的特质,并乐于展现出来。如果平常的自我认同是“铁血硬汉”,那他的超我会对女性化的一面发起强烈的攻击:这么婆婆妈妈,算什么大男人?

为了缓解自我同一性冲突带来的焦虑感,他可能采取“反向形成”的策略:用表面的冷漠、疏离来掩盖内心对孩子的慈爱。可能你半夜胃痛大哭时,爸爸会凶巴巴地说:“哭什么哭,要坚强一些。”但后来你从妈妈那里才知道,其实他转头就跑出去买药,担心得整晚都睡不好觉。或许父亲的缺位不是他不想参与,而是在社会规范对男人的限定下,做超级奶爸会引发强烈的自我攻击和否定。为了缓解内心冲突,爸爸只能在孩子的教育中退居二线。

从家庭的角度来看:

父亲的缺位也有可能是教育理论与母亲不同,为避免冲突而选择退让。很多妈妈看到孩子不好好吃饭,一心惦记着看电视或者和小朋友玩,会采用正强化的策略:“你喝了这碗汤,我们就去找小明玩好不好?”让孩子慢慢形成用耍赖来达成目标的习惯。而爸爸往往不愿意惯着孩子,接受他们的威胁,会采取惩罚的方式进行教育:“爱吃不吃,不吃今晚就别想出去玩了。”当孩子知道不好好吃饭会被撤销出去玩的权利时,也会学着按时吃饭。但父亲严厉的教养风格很容易遭到妈妈和爷爷奶奶的抨击:“孩子不吃饭教育一下不就行了,把她凶哭做什么?”当父亲的养育方式被边缘化和打压,他们也很容易感到灰心丧气,并且为了家庭的和谐把教育小孩的权利让给母亲和上一辈。这也造成很多家庭都是母亲在教导孩子,父亲在旁边一声不吭的情况。

父亲的缺位也有可能是无法在紧密的母婴关系中找到参与的空间。很多妈妈在孩子出生后,就全权包揽孩子的衣食起居,没有给予父亲参与到养育过程中的机会。相反,父亲如果想积极地参与进来,还有可能遭遇妻子的制止:“小孩不是这样抱的,看你把他弄哭了。”“你真是笨手笨脚的,尿布也换不好,还是我来吧。”久而久之,缺乏锻炼的父亲也会越来越笨拙,对于孩子的教育有心无力,只能成为母婴关系的一个布景板。但每一个人都需要发展出健康的自恋和控制感。在家庭教育中受挫的父亲,可能会花更多的时间工作或者应酬,用职场或酒桌上的成功来增加自信心,弥补家庭生活中的挫败感。而这种补偿的策略,也会导致他们对孩子的教养上越来越隐形。

要增强父亲在教养过程中的参与度,也可以从自身和家庭两个方面进行调整:

(1)整合冲突的自我认同,降低女性化特质给自己的焦虑感。鲁迅先生曾因为疼爱孩子被客人取笑,于是他写下这样一首诗:“无情未必真豪杰,怜子如何不丈夫。”一个真豪杰,大丈夫,他身上会同时具备男性化和女性化的特质,既有指点江山的豪迈,也有猛虎细嗅蔷薇的柔情似水。如果爸爸们能够认同这样一个人格整合的男性形象,他们也能逐渐突破社会对男人的限定(“男主外,女主内”),没有心理负担地参与孩子的教养。

(2)包容多元的教养方式,尝试“黑脸白脸策略”,充分发挥父亲在儿童教育中的作用。如果母亲过度包容孩子,经常因为孩子耍赖而答应他们的过分要求,那就会慢慢强化孩子的信念:“只要我使些手段,家长就会满足我的要求。”这样的教育方式,可能会让孩子长成逃避问题,习惯耍小性子的“作男作女”,而不是人格独立,会为自己行为负责的成年人。父母可以一个扮演白脸,一个扮演黑脸,在疼爱孩子的同时给予他们适度严厉的管教。这样一来,孩子既可以得到充分的照顾,发展出安全型的依恋关系,也能心存敬畏,克制过度膨胀的本能愿望。当“慈母”与“严父”同时存在,家庭教育会变得更加完整,更有利于孩子人格的健康发展。

(3)让父亲有更多参与孩子成长过程的机会,给予夸奖等正面反馈,让他体会到育儿的信心和成就感。很多母亲因为享受和孩子紧密的情感链接,不能忍受丈夫的“笨手笨脚”,经常自己包办对孩子的照顾。而这种“一言堂”,很容易引发父亲在家庭教育上的挫败感,让他们把注意力转向外界,在孩子的成长中缺席。当母亲一人承担起所有教养的责任,也会感觉到自己“又当爹又当妈”,被巨大的责任整得身心俱疲。一个更好的方式,是分配好任务,让爸爸参与到孩子的照顾中来。比如母亲负责喂孩子,换尿布,而父亲负责煮食,洗婴儿衣物。在丈夫表现得比较好的时候,妻子可以多夸奖他:“孩子他爸,这几天宝宝的衣服洗得真干净。你看宝宝整个人香香的,笑得多开心啊。”而丈夫发现自己能把孩子照顾得很好时,他也会有更多的满足感和胜任感:“我是一个好爸爸,能够照顾好自己的小孩。”而这种感觉,也会激励他把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投入到孩子的教养中来,将自己修炼成一个更好的爸爸。
老域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