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宝受欺负了家长该怎么做

Lucy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10 次浏览 • 4 天前 • 来自相关话题

孩子还小的时候,爸爸妈妈把他们保护地特别好,因此不用担心孩子受伤的问题。不过到了上幼儿园的年纪,孩子接触到的人会越来越多,如果身边没有爸爸妈妈的陪伴,或许会受到他人的欺负。要是你发现自己的孩子受到欺负了,你应该怎么办?

一、家长不宜做的事

1.马上掺和进去

孩子如果受欺负了,或许是因为误会,可能谁对谁错并没有那么明显。爸爸妈妈在孩子受到欺负的时候,不要帮着孩子跟别人吵,最好是能够尽量调解纷争,明白事情发生的原因,如此一来就能够知道孩子是否真正受到欺负,受欺负的原因是什么。

2.一味责备孩子

孩子受到欺负,爸爸妈妈不要立刻批评孩子,因为这样或许会让孩子无缘无故地受到冤枉。如果爸爸妈妈在不知道具体情况的时候就一味批评孩子,这会让孩子非常伤心。

3.总是包庇孩子

孩子们有吵有闹是非常正常的,爸爸妈妈一定要知道是谁先犯错,不要盲目地把错归到一个人的身上,不要一味地为孩子开脱,这种包庇会影响孩子的成长。

4.帮孩子“报仇”

孩子受到欺负,爸爸妈妈不要帮孩子“报仇”,要正确地处理这件事情,学校里的小事情可以让老师来帮忙,社会里的大事情就要找警察,不能够随意对他人进行报复。

5.教育孩子“以牙还牙”

孩子受到欺负,家长不能教育孩子“以牙还牙”,这样一来会让孩子变得是非不分。

二、家长该如何处理

1.理清事情的来龙去脉

如果是自己的孩子犯错,要鼓励教育孩子先承认错误,要是孩子是受到欺负的一方,爸爸妈妈要对这件事情进行调节,必要的时候可以让老师共同参与。

2.公正的态度处理事情

不要因为是自己的孩子,就责备或包庇孩子,这样子会影响到孩子的成长。

3.教会孩子学会寻求帮忙

在学校遇到事情可以找老师来帮忙,如果走向社会后应该让警察来帮助协调,这才是保护自己的正确基本做法。

爸爸妈妈要对孩子受欺负的事情引起重视,及时排遣孩子心中的郁闷,不然会让孩子的心理受到影响。 查看全部
孩子还小的时候,爸爸妈妈把他们保护地特别好,因此不用担心孩子受伤的问题。不过到了上幼儿园的年纪,孩子接触到的人会越来越多,如果身边没有爸爸妈妈的陪伴,或许会受到他人的欺负。要是你发现自己的孩子受到欺负了,你应该怎么办?

一、家长不宜做的事

1.马上掺和进去

孩子如果受欺负了,或许是因为误会,可能谁对谁错并没有那么明显。爸爸妈妈在孩子受到欺负的时候,不要帮着孩子跟别人吵,最好是能够尽量调解纷争,明白事情发生的原因,如此一来就能够知道孩子是否真正受到欺负,受欺负的原因是什么。

2.一味责备孩子

孩子受到欺负,爸爸妈妈不要立刻批评孩子,因为这样或许会让孩子无缘无故地受到冤枉。如果爸爸妈妈在不知道具体情况的时候就一味批评孩子,这会让孩子非常伤心。

3.总是包庇孩子

孩子们有吵有闹是非常正常的,爸爸妈妈一定要知道是谁先犯错,不要盲目地把错归到一个人的身上,不要一味地为孩子开脱,这种包庇会影响孩子的成长。

4.帮孩子“报仇”

孩子受到欺负,爸爸妈妈不要帮孩子“报仇”,要正确地处理这件事情,学校里的小事情可以让老师来帮忙,社会里的大事情就要找警察,不能够随意对他人进行报复。

5.教育孩子“以牙还牙”

孩子受到欺负,家长不能教育孩子“以牙还牙”,这样一来会让孩子变得是非不分。

二、家长该如何处理

1.理清事情的来龙去脉

如果是自己的孩子犯错,要鼓励教育孩子先承认错误,要是孩子是受到欺负的一方,爸爸妈妈要对这件事情进行调节,必要的时候可以让老师共同参与。

2.公正的态度处理事情

不要因为是自己的孩子,就责备或包庇孩子,这样子会影响到孩子的成长。

3.教会孩子学会寻求帮忙

在学校遇到事情可以找老师来帮忙,如果走向社会后应该让警察来帮助协调,这才是保护自己的正确基本做法。

爸爸妈妈要对孩子受欺负的事情引起重视,及时排遣孩子心中的郁闷,不然会让孩子的心理受到影响。

0-3岁宝宝感统失调要训练?对这事我们只能“呵呵”了!

law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8 次浏览 • 4 天前 • 来自相关话题

在宝宝早教方面,“感统训练”在国内很流行。有一些育儿公众号和早教机构经常在说。她们说0-3岁宝宝容易“感觉统合失调”(简称:感统失调),所以需要进行训练恢复——当然这肯定不是免费的。呵呵。但这些公众号和商家纯粹胡说八道,“感统失调”和相关训练,基本上就是忽悠,很多宝妈上当。

1 |Anna Jean Ayres和她的“感统理论”

“冤有头债有主”,所有“感统训练”都来源于它的创始人:Anna Jean Ayres。先上照片:






(Anna Jean Ayres,1920-1988)

A.Jean Ayres在1920年出生于美国加州的一个农场。1945年在她25岁的时候,获得了文科学士学位;又过了九年,在1954年她获得了职业治疗师硕士学位;在1961年获得了南加州大学教育心理学博士学位,主要研究人类行为和脑部发育的关系。

在多年案例研究和荟萃分析之后,从1968年开始,Ayres发表了一系列论文,提出了一个重要的理论:感觉统合失调(Sensory Integrative )。这个理论认为:

人体器官各部分感觉信息,如视觉、听觉、嗅觉、触觉、味觉、运动平衡能力等等,这些神经刺激输入组合起来,经大脑统合作用,完成对身体外的知觉做出反应。只有经过感觉统合,神经系统的不同部分才能协调整体作用使个体与环境顺利接触;没有感觉统合,大脑和身体就不能协调发展(摘自sensory-processing-disorder.com)


简单打个比喻来说,Ayres认为大脑相当于“司令部”,外界各种刺激在司令部这里汇总集中“统合”起来;如果宝宝行为表现异常,那就是司令部的“统合”出问题了,就叫“感觉统合失调”(感统失调),就需要治疗或者训练。

Ayres提出“感统”理论之后,发表了大量的论文,同时设计了各种训练、测试和疗法,这既引起学术界广泛关注,她也向美国孩子和家长推广。由于“感统失调”理论通俗易懂,非常符合家长们的直观印象,所以迅速传播。几十年来,美国出现了很多关于“感统失调”的课程和训练;然后在21世纪以后,这套理论也在中国大陆流行,很多早教机构都在搞各种的“感动训练”,一般一个小时几百元的课程费,价格不菲

在我们对已经去世的Ayres博士表示尊敬的同时,我们也提醒宝妈们看看她的履历:她没有受过专业的医学训练,文科学士,这基本上就是一个文科生啊!但是她却提出关于“大脑”发育的医学理论!

有趣的是,Ayres博士还告诉大家,她自己小时候就是“感统失调”——这种自己理论首先感动自己的做派,如果Ayres是互联网时代的人,肯定会去混豆瓣网吧?!

2 |美国儿科学会(AAP),也看不下去了

我们上面说了,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感统理论”以及“感统失调”的治疗和训练在美国流行起来。那么这个事情到底靠谱吗?

终于在2012年,美国儿科学会(AAP)针对“感统理论”发表了权威的政策综述:《Sensory Integration Therapies for Children With Developmental and Behavioral Disorders》(发育和行为障碍儿童的感觉统合治疗综述)。在这篇政策声明中,AAP认为:

首先,发育和行为障碍儿童,目前还不清楚是否真的存在一个如感统理论宣传的统合“障碍”。

其次,感统理论认为的“感统失调”儿童,在医学上其实往往是自闭症、多动症、发育协调障碍、儿童焦虑症患者(就是说明明是“自闭症”,但被当做“感统失调”了)

第三,目前感统训练的疗效,无法确定,可能完全是没有效果的

总结这三条,也就是说AAP认为“感统训练”从理论上来说,找不到证据;从病征上来说,很可能是别的病;从疗效上来说,基本不靠谱。AAP是严谨的,没把话说死,但有了这3条基本可以看出,“感统失调”目前证据不足,基本上算是“臆造”的理论和早教方法

3 |中国妈妈怎么办?

对于宝宝发育正常的家庭来说,相信“感统理论”而进行感统训练,就是浪费钱、浪费时间的事情,说到底,就是被小忽悠了一下,损失不大

但对于目前宝宝明显发育异常的家庭来说,相信“感统理论”很可能掩盖了真实的病情(比如孩子其实是“自闭症”);从而耽误了最佳的干预和治疗时间

被忽悠是小事,耽误宝宝病情才是大事啊。

所以对宝妈来说,压根就不要相信“感统理论”,别听这些胡扯的——如果宝宝发育正常,该干嘛干嘛;如果感觉宝宝发育明显有问题,尽快去专业医疗机构做全面的检查以确诊

4 |早教领域,到处都是“坑”

“感统理论”以及“感统失调训练”,这事其实只是一个缩影。在早教领域,太多利用了家长害怕“错过”的心态,乱七八糟的理论和方法。这里有太多“坑”了!不只中国,国外也一样。一些学者是被自己的理论“感动”,一些商家是被人民币“感动”,每家都吹嘘自己这套东西是对宝宝最好的!

但是,亲,你别信这些!基本都是忽悠。

|引用资料

http://pediatrics.aappublicati ... /1186

http://www.sensory-processing-disorder.com/

http://www.quackwatch.com/01Qu ... .html

https://en.wikipedia.org/wiki/Anna_Jean_Ayres 查看全部
在宝宝早教方面,“感统训练”在国内很流行。有一些育儿公众号和早教机构经常在说。她们说0-3岁宝宝容易“感觉统合失调”(简称:感统失调),所以需要进行训练恢复——当然这肯定不是免费的。呵呵。但这些公众号和商家纯粹胡说八道,“感统失调”和相关训练,基本上就是忽悠,很多宝妈上当。

1 |Anna Jean Ayres和她的“感统理论”

“冤有头债有主”,所有“感统训练”都来源于它的创始人:Anna Jean Ayres。先上照片:

1.png


(Anna Jean Ayres,1920-1988)

A.Jean Ayres在1920年出生于美国加州的一个农场。1945年在她25岁的时候,获得了文科学士学位;又过了九年,在1954年她获得了职业治疗师硕士学位;在1961年获得了南加州大学教育心理学博士学位,主要研究人类行为和脑部发育的关系。

在多年案例研究和荟萃分析之后,从1968年开始,Ayres发表了一系列论文,提出了一个重要的理论:感觉统合失调(Sensory Integrative )。这个理论认为:


人体器官各部分感觉信息,如视觉、听觉、嗅觉、触觉、味觉、运动平衡能力等等,这些神经刺激输入组合起来,经大脑统合作用,完成对身体外的知觉做出反应。只有经过感觉统合,神经系统的不同部分才能协调整体作用使个体与环境顺利接触;没有感觉统合,大脑和身体就不能协调发展(摘自sensory-processing-disorder.com)



简单打个比喻来说,Ayres认为大脑相当于“司令部”,外界各种刺激在司令部这里汇总集中“统合”起来;如果宝宝行为表现异常,那就是司令部的“统合”出问题了,就叫“感觉统合失调”(感统失调),就需要治疗或者训练。

Ayres提出“感统”理论之后,发表了大量的论文,同时设计了各种训练、测试和疗法,这既引起学术界广泛关注,她也向美国孩子和家长推广。由于“感统失调”理论通俗易懂,非常符合家长们的直观印象,所以迅速传播。几十年来,美国出现了很多关于“感统失调”的课程和训练;然后在21世纪以后,这套理论也在中国大陆流行,很多早教机构都在搞各种的“感动训练”,一般一个小时几百元的课程费,价格不菲

在我们对已经去世的Ayres博士表示尊敬的同时,我们也提醒宝妈们看看她的履历:她没有受过专业的医学训练,文科学士,这基本上就是一个文科生啊!但是她却提出关于“大脑”发育的医学理论!

有趣的是,Ayres博士还告诉大家,她自己小时候就是“感统失调”——这种自己理论首先感动自己的做派,如果Ayres是互联网时代的人,肯定会去混豆瓣网吧?!

2 |美国儿科学会(AAP),也看不下去了

我们上面说了,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感统理论”以及“感统失调”的治疗和训练在美国流行起来。那么这个事情到底靠谱吗?

终于在2012年,美国儿科学会(AAP)针对“感统理论”发表了权威的政策综述:《Sensory Integration Therapies for Children With Developmental and Behavioral Disorders》(发育和行为障碍儿童的感觉统合治疗综述)。在这篇政策声明中,AAP认为:

首先,发育和行为障碍儿童,目前还不清楚是否真的存在一个如感统理论宣传的统合“障碍”。

其次,感统理论认为的“感统失调”儿童,在医学上其实往往是自闭症、多动症、发育协调障碍、儿童焦虑症患者(就是说明明是“自闭症”,但被当做“感统失调”了)

第三,目前感统训练的疗效,无法确定,可能完全是没有效果的

总结这三条,也就是说AAP认为“感统训练”从理论上来说,找不到证据;从病征上来说,很可能是别的病;从疗效上来说,基本不靠谱。AAP是严谨的,没把话说死,但有了这3条基本可以看出,“感统失调”目前证据不足,基本上算是“臆造”的理论和早教方法

3 |中国妈妈怎么办?

对于宝宝发育正常的家庭来说,相信“感统理论”而进行感统训练,就是浪费钱、浪费时间的事情,说到底,就是被小忽悠了一下,损失不大

但对于目前宝宝明显发育异常的家庭来说,相信“感统理论”很可能掩盖了真实的病情(比如孩子其实是“自闭症”);从而耽误了最佳的干预和治疗时间

被忽悠是小事,耽误宝宝病情才是大事啊。

所以对宝妈来说,压根就不要相信“感统理论”,别听这些胡扯的——如果宝宝发育正常,该干嘛干嘛;如果感觉宝宝发育明显有问题,尽快去专业医疗机构做全面的检查以确诊

4 |早教领域,到处都是“坑”

“感统理论”以及“感统失调训练”,这事其实只是一个缩影。在早教领域,太多利用了家长害怕“错过”的心态,乱七八糟的理论和方法。这里有太多“坑”了!不只中国,国外也一样。一些学者是被自己的理论“感动”,一些商家是被人民币“感动”,每家都吹嘘自己这套东西是对宝宝最好的!

但是,亲,你别信这些!基本都是忽悠。

|引用资料

http://pediatrics.aappublicati ... /1186

http://www.sensory-processing-disorder.com/

http://www.quackwatch.com/01Qu ... .html

https://en.wikipedia.org/wiki/Anna_Jean_Ayres

一篇感动了两千多万人的育儿文章 分享给大家

Lucy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9 次浏览 • 5 天前 • 来自相关话题

BlaBla为大家分享的是一篇育儿类很好的文章,在中国,教育问题上有很大的分歧,也有很多的内在问题。希望这篇文章能给大家带来帮助哦。
 
小野说,他的人生从小就没有选择,连去百货公司买件衬衫都百般困难。但是当他成为父亲,他细心呵护孩子的每个选择,陪伴孩子做生命的大小决定。他相信,选择没有好坏,就算失败、就算走错路,也都有意义,都使你成为「今天的你」。小儿小女长大了,现在小野面对生命的选择时,儿子女儿反而变成他重要的咨询对象。

我弟弟小时候和爸爸出门,回程天气很热,路上有人卖冰,爸爸问他要不要吃,他摇摇头说:“我不热,我不要吃冰。”回家后我爸爸写了一篇日记,说孩子很懂事,知道家里穷,即使想吃仍回答不要。我弟弟做的选择,满足爸爸而非自己的欲望。弟弟是我这一辈小孩的缩影。连饭都吃不饱的年代,生存是唯一目的,怎么可能让你做选择?就算让你选择,你也知道哪个选项是大人想要的。

你以为孩子在做选择,但是他的选择有两种:一种是真的知道自己要什么;另一种是,他的选择是为了满足大人,而非自己,像我弟弟和我女儿就是这样。

敢要的哥哥,做最大的梦

儿子女儿和我生存的年代不同,他们从小就有很多选择机会,但两个孩子从小在“做选择”这件事上,反应截然不同。哥哥很自我,每次都选最好的、最大的、最贵的,总是反反复复、犹豫不决。妹妹则很坚定、没有一丝犹豫,总选择最简单合宜的。他们小时候我有种误解,以为哥哥不懂自己要什么,而妹妹很会做选择。

一直到妹妹二十几岁,跟我抱怨一件往事,我才知道误会大了。

有次,全家去香港玩,念小学的哥哥和幼儿园的妹妹,回程可以去玩具反斗城各挑一个玩具。妹妹一开始就挑了个哪里都买得到、不到一百元的小黑板。哥哥从进门那刻起,一直挑一直换,最后挑到一个八百元的蝙蝠侠。结帐途中,看见一个限量版、要价四千元的蝙蝠侠,又换:“我要这一个!”他妈妈终于发火了,认为他没主见,只会选最贵的,不准他买。是我出面缓颊,替儿子说好话,兄妹才皆大欢喜带着自己选中的玩具回家。

事隔二十多年,妹妹对这件事竟然还耿耿于怀。她说,选完就后悔了,可是我们赞美她的坚定,拿她的表现骂哥哥,所以她不敢换。但她很羡慕哥哥,每次都这么坚持的要,不惜大哭大闹,最后都得到想要的。

就如女儿说的,我儿子是要选就选最好的,努力争取。从小,他喜欢的女生都是全校最漂亮的。高中时我还帮他追过女生,虽然没追成,他也不以为意,至少试过了。大学毕业,他想出国念电影,没拍过电影也非相关科系毕业的他,竟然填了美国电影研究所最好的前十所学校。我在电影圈的朋友笑他;我也劝他选择符合他程度的学校。他说:“爸爸,出国念书要花那么多钱,如果不能念最好的,我在国内拿文凭就好。”后来,他被哥伦比亚大学录取,毕业作品回国也拿到了金穗奖。

他就是这样,一路都要最好的,努力去要。别的父母可能会骂他一顿,说他好高骛远、不实际。可是你为什么要阻断他对未来的想象?何不让他去,失败了再想办法,只要他愿意承担后果,为选择负责就好。
 
不敢要的女儿说:“我要休学!”

从小温暖体贴、做选择果断,人生看似一帆风顺的妹妹,高中时面临了很大的生涯困惑。高一上学期结束,她跟我们说:“我要休学!”

从小在我们家教育下,她知道,生命有许多可能;但她念的明星国中弥漫着“只有前三志愿才是学校”的价值。她那年没考上前三志愿,这个挫败让她对自己没自信、对学习产生怀疑。我女儿提出想休学,我要她给我半天想想。我和太太去散步,半天后我们同意了,但是有两个条件:

第一,自己规划休学后的学习与生活;第二,把高一念完再休学。

整个高一下学期,她都在为未来的休学生活做准备。规划休学后,每天早上七点半听《空中英语教室》,然后开始一天的学习、创作、看书加强国文能力、找课程补强对天文学的兴趣等。家中还留有一本写满同学祝福的纪念册,她向全世界宣告要休学,断了自己的后路,决心下得很大。

办休学手续的前一天,她写了一封信给我,说她这五个月够了,她其实是在闹情绪,因为高中考坏了,所以过不了关;现在想通了,决定高中读完,大学要念设计。想通了,知道念高中是为了什么,就比较快乐、比较甘愿,她选择念完高中后考大学。

我非常平凡,如果我的孩子很乖、很优秀、一帆风顺,我会像一般父母一样,非常高兴。但多数的情况是,你的孩子可能很普通、学业不突出,也没有特别优秀。我只是很了解,生命本来就是这样曲曲折折。我念过生物系、当过生物老师、放弃在美公费攻读博士的机会返国写作、写过小说与散文、做过电影与电视,每次生命的转换,没有因此就不害怕。

我只知道当老师无法满足我、我只知道我不喜欢美国的科学家生活,但我喜欢什么?我并不具体,当我隐约知道这似乎是我要的,我就去追求。
在这样心情下长大的人,当了爸爸,会很小心翼翼的,不轻易扑灭孩子的想法,不轻易告诉孩子应该做些什么。

我并不是多么英明的爸爸,知道孩子未来的道路。我只是真心相信,大人一辈子做这么多错误的选择,真的没有比较高明,不会知道哪一个选择是真正“正确的”选择。而且,选择也无所谓对错。你是谁?

你要什么样的人生?都会决定你做的选择。就算选错了,人生也不会因此就毁了。儿子也曾经问我:“如果我到后来去婚纱店当摄影,你会不会很失望?”我说不会,然后说:“如果你告诉我,我终于明白我走错路了,或是电影根本没有路了,你当婚纱摄影把自己养活,有什么不好?”他说:“这样根本不需要去美国念书那么久。”我告诉他,那是你人生中很珍贵、奢侈的一段生活,爸爸可以帮你做到,我也很高兴。我大学念生物系四年、医学院工作两年,公费到美国念书又放弃,不是浪费了十年吗?我后来做的电影、电视看似和这些经历无关,可是我的确因此和别人不一样。

我为什么那么放心让小孩做选择?因为我已经看清楚,人生的路每一段都有意义,失败也好,走错路也好,最后都让你变成今天的自己。孩子小的时候我很少会跟他们说:“我教你。”只是在他做选择的时候,陪着他去看,你是怎样的人?有哪些优点?适合什么?从他的个性中找出他适合的方向,他会比较有自信,有自信的人比较不容易做出错误的决定。
 
  查看全部
BlaBla为大家分享的是一篇育儿类很好的文章,在中国,教育问题上有很大的分歧,也有很多的内在问题。希望这篇文章能给大家带来帮助哦。
 
小野说,他的人生从小就没有选择,连去百货公司买件衬衫都百般困难。但是当他成为父亲,他细心呵护孩子的每个选择,陪伴孩子做生命的大小决定。他相信,选择没有好坏,就算失败、就算走错路,也都有意义,都使你成为「今天的你」。小儿小女长大了,现在小野面对生命的选择时,儿子女儿反而变成他重要的咨询对象。

我弟弟小时候和爸爸出门,回程天气很热,路上有人卖冰,爸爸问他要不要吃,他摇摇头说:“我不热,我不要吃冰。”回家后我爸爸写了一篇日记,说孩子很懂事,知道家里穷,即使想吃仍回答不要。我弟弟做的选择,满足爸爸而非自己的欲望。弟弟是我这一辈小孩的缩影。连饭都吃不饱的年代,生存是唯一目的,怎么可能让你做选择?就算让你选择,你也知道哪个选项是大人想要的。

你以为孩子在做选择,但是他的选择有两种:一种是真的知道自己要什么;另一种是,他的选择是为了满足大人,而非自己,像我弟弟和我女儿就是这样。

敢要的哥哥,做最大的梦

儿子女儿和我生存的年代不同,他们从小就有很多选择机会,但两个孩子从小在“做选择”这件事上,反应截然不同。哥哥很自我,每次都选最好的、最大的、最贵的,总是反反复复、犹豫不决。妹妹则很坚定、没有一丝犹豫,总选择最简单合宜的。他们小时候我有种误解,以为哥哥不懂自己要什么,而妹妹很会做选择。

一直到妹妹二十几岁,跟我抱怨一件往事,我才知道误会大了。

有次,全家去香港玩,念小学的哥哥和幼儿园的妹妹,回程可以去玩具反斗城各挑一个玩具。妹妹一开始就挑了个哪里都买得到、不到一百元的小黑板。哥哥从进门那刻起,一直挑一直换,最后挑到一个八百元的蝙蝠侠。结帐途中,看见一个限量版、要价四千元的蝙蝠侠,又换:“我要这一个!”他妈妈终于发火了,认为他没主见,只会选最贵的,不准他买。是我出面缓颊,替儿子说好话,兄妹才皆大欢喜带着自己选中的玩具回家。

事隔二十多年,妹妹对这件事竟然还耿耿于怀。她说,选完就后悔了,可是我们赞美她的坚定,拿她的表现骂哥哥,所以她不敢换。但她很羡慕哥哥,每次都这么坚持的要,不惜大哭大闹,最后都得到想要的。

就如女儿说的,我儿子是要选就选最好的,努力争取。从小,他喜欢的女生都是全校最漂亮的。高中时我还帮他追过女生,虽然没追成,他也不以为意,至少试过了。大学毕业,他想出国念电影,没拍过电影也非相关科系毕业的他,竟然填了美国电影研究所最好的前十所学校。我在电影圈的朋友笑他;我也劝他选择符合他程度的学校。他说:“爸爸,出国念书要花那么多钱,如果不能念最好的,我在国内拿文凭就好。”后来,他被哥伦比亚大学录取,毕业作品回国也拿到了金穗奖。

他就是这样,一路都要最好的,努力去要。别的父母可能会骂他一顿,说他好高骛远、不实际。可是你为什么要阻断他对未来的想象?何不让他去,失败了再想办法,只要他愿意承担后果,为选择负责就好。
 
不敢要的女儿说:“我要休学!”

从小温暖体贴、做选择果断,人生看似一帆风顺的妹妹,高中时面临了很大的生涯困惑。高一上学期结束,她跟我们说:“我要休学!”

从小在我们家教育下,她知道,生命有许多可能;但她念的明星国中弥漫着“只有前三志愿才是学校”的价值。她那年没考上前三志愿,这个挫败让她对自己没自信、对学习产生怀疑。我女儿提出想休学,我要她给我半天想想。我和太太去散步,半天后我们同意了,但是有两个条件:

第一,自己规划休学后的学习与生活;第二,把高一念完再休学。

整个高一下学期,她都在为未来的休学生活做准备。规划休学后,每天早上七点半听《空中英语教室》,然后开始一天的学习、创作、看书加强国文能力、找课程补强对天文学的兴趣等。家中还留有一本写满同学祝福的纪念册,她向全世界宣告要休学,断了自己的后路,决心下得很大。

办休学手续的前一天,她写了一封信给我,说她这五个月够了,她其实是在闹情绪,因为高中考坏了,所以过不了关;现在想通了,决定高中读完,大学要念设计。想通了,知道念高中是为了什么,就比较快乐、比较甘愿,她选择念完高中后考大学。

我非常平凡,如果我的孩子很乖、很优秀、一帆风顺,我会像一般父母一样,非常高兴。但多数的情况是,你的孩子可能很普通、学业不突出,也没有特别优秀。我只是很了解,生命本来就是这样曲曲折折。我念过生物系、当过生物老师、放弃在美公费攻读博士的机会返国写作、写过小说与散文、做过电影与电视,每次生命的转换,没有因此就不害怕。

我只知道当老师无法满足我、我只知道我不喜欢美国的科学家生活,但我喜欢什么?我并不具体,当我隐约知道这似乎是我要的,我就去追求。
在这样心情下长大的人,当了爸爸,会很小心翼翼的,不轻易扑灭孩子的想法,不轻易告诉孩子应该做些什么。

我并不是多么英明的爸爸,知道孩子未来的道路。我只是真心相信,大人一辈子做这么多错误的选择,真的没有比较高明,不会知道哪一个选择是真正“正确的”选择。而且,选择也无所谓对错。你是谁?

你要什么样的人生?都会决定你做的选择。就算选错了,人生也不会因此就毁了。儿子也曾经问我:“如果我到后来去婚纱店当摄影,你会不会很失望?”我说不会,然后说:“如果你告诉我,我终于明白我走错路了,或是电影根本没有路了,你当婚纱摄影把自己养活,有什么不好?”他说:“这样根本不需要去美国念书那么久。”我告诉他,那是你人生中很珍贵、奢侈的一段生活,爸爸可以帮你做到,我也很高兴。我大学念生物系四年、医学院工作两年,公费到美国念书又放弃,不是浪费了十年吗?我后来做的电影、电视看似和这些经历无关,可是我的确因此和别人不一样。

我为什么那么放心让小孩做选择?因为我已经看清楚,人生的路每一段都有意义,失败也好,走错路也好,最后都让你变成今天的自己。孩子小的时候我很少会跟他们说:“我教你。”只是在他做选择的时候,陪着他去看,你是怎样的人?有哪些优点?适合什么?从他的个性中找出他适合的方向,他会比较有自信,有自信的人比较不容易做出错误的决定。
 
 

家长育儿经验文章

回复

Lucy 发起了问题 • 1 人关注 • 0 个回复 • 14 次浏览 • 5 天前 • 来自相关话题

哪一刻你觉得你伤了孩子的心?

law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30 次浏览 • 2018-01-11 14:35 • 来自相关话题

去家附近的餐厅吃饭,
五岁的女儿吃最爱的松鼠鳜鱼,
吃得手舞足蹈,
不小心把餐厅的小勺子弄到地上,
白色的陶瓷勺断成两截。

我微笑的说,“完了,要把你押在餐馆了。”
老婆也说:“今天晚上在餐馆过夜吧”

话音刚落,女儿放声大哭。
全身上下哭的一抽一抽的。
我抱她在怀里安抚很久,
终于平静下来。

她又问我,最后怎么办?
我说赔点钱就好了。

又开始哭着问,会不会很多钱?
回答只要一个棒棒糖的钱就好。

女儿一直很听话,也很知世。
我们也一直认为她是小大人。
开玩笑的时候,忘记她还是个孩子。
开玩笑还是要注意分寸。

为人父母说话是要很慎重的。
觉得悲哀的是坏的风俗习惯很容易传染,
我们离那种常说爸妈不要你了的熊大人,
远远比我们想的近。
也就一念之差。 查看全部
去家附近的餐厅吃饭,
五岁的女儿吃最爱的松鼠鳜鱼,
吃得手舞足蹈,
不小心把餐厅的小勺子弄到地上,
白色的陶瓷勺断成两截。

我微笑的说,“完了,要把你押在餐馆了。”
老婆也说:“今天晚上在餐馆过夜吧”


话音刚落,女儿放声大哭。
全身上下哭的一抽一抽的。
我抱她在怀里安抚很久,
终于平静下来。

她又问我,最后怎么办?
我说赔点钱就好了。

又开始哭着问,会不会很多钱?
回答只要一个棒棒糖的钱就好。

女儿一直很听话,也很知世。
我们也一直认为她是小大人。
开玩笑的时候,忘记她还是个孩子。
开玩笑还是要注意分寸。

为人父母说话是要很慎重的。
觉得悲哀的是坏的风俗习惯很容易传染,
我们离那种常说爸妈不要你了的熊大人,
远远比我们想的近。
也就一念之差。

千万别用奖励训练孩子,这不是在帮助人,这是在害人

law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33 次浏览 • 2017-12-28 13:00 • 来自相关话题

课堂上老师从钱包里抽出一叠百元大钞,大声告诉学生们:“谁第一个背完刚学的内容,就把钱奖励给谁!”学生们马上埋头背诵,争先恐后想获得奖金。
第二天,老师拿出一把上了膛手枪顶着学生的头,厉声喊道:“谁不背完刚刚教的内容,就把谁打死!”学生们纷纷立即开始背诵。


上面两个假想的例子告诉我们,足够让人动心的奖励和足够让人惊心的惩罚,都能轻易让人按照自己的心意去行。奖励和惩罚是操控人便利和高效的手段,所以最容易为人采用,但我们不要轻易使用它们,因为副作用巨大。惩罚在当今已被大部分教育者摒弃,大声吼叫和斥责孩子被认为是修养欠佳的表现;奖励的地位却被人高抬而成为通用的方法。因此有必要正本清源,说说奖励的害处。

使用奖励来训练孩子,是几乎所有家长的普遍做法。教育改革学家科恩在其名著《奖励的惩罚》一书中却以大量研究指出:奖励会将本来有趣的事情变得乏味。不要“以奖励作为惩罚”(Punish by Reward),已成为当今全球商界、教育界和学界顶级精英慢慢认同的观念。为什么奖励并不是好东西呢?

1、奖励会显著降低参与者内在动机

外在动机往往会排挤内在动机,这称之为奖励的挤出效应(crowding-out):研究表明,在执行一项有趣的任务过程中,当外在动机是实在可预计且具有条件才能达到时,内在动机就会慢慢消散。奖励会将内在动机挤出去!

家长和老师往往喜欢用奖励零花钱和小红花来帮助孩子阅读。研究表明,外在的奖励在短期会提高孩子的阅读积极性和能力,但进步会很快停滞。这一现象称为四年级滑坡效应(the Forth Grade Slump)

从深层次说,使用奖惩是将人降低到实验小白鼠的层面,用行为主义方式来控制人本身。这种可怕的行为主义已经为社会所深深认同,全方位的用于教育孩子、训练军队、培养教授和管理员工,已产生累累恶果。

2、奖励具有强大的消极暗示

做一件事情需要奖励,证明事情本身不值得做,只因为奖励(事情外的原因)而不得不做。这不仅将事情本身趣味否定了,而且将有趣的事情当做了享受快乐必须要经历的痛苦。奖励完全在心理上扭曲了事情本来属性,是一种强大的消极暗示。

孩子不好好吃饭,家长就承诺乖乖吃完饭可以获得一粒糖。这就将乖乖吃饭本身变为一种不正常的、需要奖励才能实现的超凡例外的表现。聪明的孩子同时还马上发现一个奥秘:不好好吃饭是得到糖吃的好方法,糟糕的表现是获得奖励的捷径。

3、耐受会导致奖励失效

耐受(tolerance)本是一个医学名词,是指持续使用药物后,对同等剂量的药物反应下降,因此需要增加剂量以达到原来剂量所产生效应的现象。长期抽烟和喝酒都会导致耐受性提高。以前一天一根就够了,如今要一天一包。奖励也是如此,一开始只需奖励一颗糖,现在一包糖也不顶用,必须买变形金刚。长期以往变形金刚也失效,必须摘星星月亮才行。奖励会因为耐受而失效;而奖励一旦没有了,更让活动本身变得不可忍受。就类似烟瘾者一不抽烟就浑身不自在。

4、外加动机不具根本成就力。

一段时间让人干一件事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如何让人持续地做一件事。著名心理学家爱德华-德西和理查德瑞恩在心理学领域里做出了影响深远的研究,他们共同提出的自我决定理论(Self-Determination Theory)发现:人的自我成长,只有在内在动机促进下,才能持续性和最优的发展。

获得自我掌控感的能力需求、获得人良性互动的关系需求以及掌握自身命运的自主需求,是决定人发展的3大动机。这三个动机都是内在动机。虽然需要外部环境支持内部激励因素,才能更好地发挥人的潜能,但作为奖励的外在动机,在人的长期成长中没有太大价值。

5、奖励掩盖问题的实质。

使用奖励这一手段,鼓励了老师、家长和孩子不去探索事物本身的乐趣,不去正视和解决现实出现的问题。当孩子对英语学习不感兴趣时,妈妈说:“背完这些单词就买一个玩具给你。”妈妈并没去询问孩子为什么不感兴趣,也没有尝试给孩子选择其他孩子可能喜欢的学习材料和学习方式,而是用简单粗暴看似高效的手段——奖励——外在刺激孩子产生某种妈妈自己期待的行为。这就将问题本身短期掩盖,形成长期的隐患。

既然奖励无效甚至起反作用,那么什么能够帮助孩子和成就孩子呢?“游戏化”(gamification)是问题解决的关键。

所谓游戏化,就是致力发现和探索事物本身的趣味性和道德价值,以内心丰富的经验将事情恢复或构造成本身有趣和有价值活动的方法。

游戏化,不仅是妙面爸英语学习的核心,也是妙面爸健身、绘画、篮球、钢琴、写作和家庭关系运营等诸多领域的核心。以后再详谈。

了解了这些,您还是不是以后还想用“不是胡萝卜就是大棒,不是巴掌就是糖”的策略对待孩子呢?千万不要,这不是在爱孩子,这是在害孩子!




references:

凯文-韦巴赫、丹特. (2014). 游戏化思维 改变未来商业的新力量

埃尔菲-科恩.(2006). 《奖励的惩罚》

马进东.我读《奖励的惩罚》 查看全部


课堂上老师从钱包里抽出一叠百元大钞,大声告诉学生们:“谁第一个背完刚学的内容,就把钱奖励给谁!”学生们马上埋头背诵,争先恐后想获得奖金。
第二天,老师拿出一把上了膛手枪顶着学生的头,厉声喊道:“谁不背完刚刚教的内容,就把谁打死!”学生们纷纷立即开始背诵。



上面两个假想的例子告诉我们,足够让人动心的奖励和足够让人惊心的惩罚,都能轻易让人按照自己的心意去行。奖励和惩罚是操控人便利和高效的手段,所以最容易为人采用,但我们不要轻易使用它们,因为副作用巨大。惩罚在当今已被大部分教育者摒弃,大声吼叫和斥责孩子被认为是修养欠佳的表现;奖励的地位却被人高抬而成为通用的方法。因此有必要正本清源,说说奖励的害处。

使用奖励来训练孩子,是几乎所有家长的普遍做法。教育改革学家科恩在其名著《奖励的惩罚》一书中却以大量研究指出:奖励会将本来有趣的事情变得乏味。不要“以奖励作为惩罚”(Punish by Reward),已成为当今全球商界、教育界和学界顶级精英慢慢认同的观念。为什么奖励并不是好东西呢?

1、奖励会显著降低参与者内在动机

外在动机往往会排挤内在动机,这称之为奖励的挤出效应(crowding-out):研究表明,在执行一项有趣的任务过程中,当外在动机是实在可预计且具有条件才能达到时,内在动机就会慢慢消散。奖励会将内在动机挤出去!

家长和老师往往喜欢用奖励零花钱和小红花来帮助孩子阅读。研究表明,外在的奖励在短期会提高孩子的阅读积极性和能力,但进步会很快停滞。这一现象称为四年级滑坡效应(the Forth Grade Slump)

从深层次说,使用奖惩是将人降低到实验小白鼠的层面,用行为主义方式来控制人本身。这种可怕的行为主义已经为社会所深深认同,全方位的用于教育孩子、训练军队、培养教授和管理员工,已产生累累恶果。

2、奖励具有强大的消极暗示

做一件事情需要奖励,证明事情本身不值得做,只因为奖励(事情外的原因)而不得不做。这不仅将事情本身趣味否定了,而且将有趣的事情当做了享受快乐必须要经历的痛苦。奖励完全在心理上扭曲了事情本来属性,是一种强大的消极暗示。

孩子不好好吃饭,家长就承诺乖乖吃完饭可以获得一粒糖。这就将乖乖吃饭本身变为一种不正常的、需要奖励才能实现的超凡例外的表现。聪明的孩子同时还马上发现一个奥秘:不好好吃饭是得到糖吃的好方法,糟糕的表现是获得奖励的捷径。

3、耐受会导致奖励失效

耐受(tolerance)本是一个医学名词,是指持续使用药物后,对同等剂量的药物反应下降,因此需要增加剂量以达到原来剂量所产生效应的现象。长期抽烟和喝酒都会导致耐受性提高。以前一天一根就够了,如今要一天一包。奖励也是如此,一开始只需奖励一颗糖,现在一包糖也不顶用,必须买变形金刚。长期以往变形金刚也失效,必须摘星星月亮才行。奖励会因为耐受而失效;而奖励一旦没有了,更让活动本身变得不可忍受。就类似烟瘾者一不抽烟就浑身不自在。

4、外加动机不具根本成就力。

一段时间让人干一件事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如何让人持续地做一件事。著名心理学家爱德华-德西和理查德瑞恩在心理学领域里做出了影响深远的研究,他们共同提出的自我决定理论(Self-Determination Theory)发现:人的自我成长,只有在内在动机促进下,才能持续性和最优的发展。

获得自我掌控感的能力需求、获得人良性互动的关系需求以及掌握自身命运的自主需求,是决定人发展的3大动机。这三个动机都是内在动机。虽然需要外部环境支持内部激励因素,才能更好地发挥人的潜能,但作为奖励的外在动机,在人的长期成长中没有太大价值。

5、奖励掩盖问题的实质。

使用奖励这一手段,鼓励了老师、家长和孩子不去探索事物本身的乐趣,不去正视和解决现实出现的问题。当孩子对英语学习不感兴趣时,妈妈说:“背完这些单词就买一个玩具给你。”妈妈并没去询问孩子为什么不感兴趣,也没有尝试给孩子选择其他孩子可能喜欢的学习材料和学习方式,而是用简单粗暴看似高效的手段——奖励——外在刺激孩子产生某种妈妈自己期待的行为。这就将问题本身短期掩盖,形成长期的隐患。

既然奖励无效甚至起反作用,那么什么能够帮助孩子和成就孩子呢?“游戏化”(gamification)是问题解决的关键。

所谓游戏化,就是致力发现和探索事物本身的趣味性和道德价值,以内心丰富的经验将事情恢复或构造成本身有趣和有价值活动的方法。

游戏化,不仅是妙面爸英语学习的核心,也是妙面爸健身、绘画、篮球、钢琴、写作和家庭关系运营等诸多领域的核心。以后再详谈。

了解了这些,您还是不是以后还想用“不是胡萝卜就是大棒,不是巴掌就是糖”的策略对待孩子呢?千万不要,这不是在爱孩子,这是在害孩子!




references:

凯文-韦巴赫、丹特. (2014). 游戏化思维 改变未来商业的新力量

埃尔菲-科恩.(2006). 《奖励的惩罚》

马进东.我读《奖励的惩罚》

“她是我孩子!我想怎么打就怎么打!” | 棍棒底下无孝子

law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998 次浏览 • 2017-12-23 14:05 • 来自相关话题

前几天,科普群里有位妈妈发来这样一组图片,说是发生在湖南长沙的真事,孩子长期处在被殴打、虐待和谩骂的状态。单看这些图,我的眼泪就已经忍不住了。后来,知道孩子的伤都来自她的亲生母亲,同样是母亲的我愤怒又心疼。

这事被曝光,是因为有业主发现这个小女孩在滑梯旁边不肯回家,所有孩子都走了,她仍一个人孤零零坐在那里。

她不敢回家。

这位业主才注意到,孩子满脸是伤,“孩子脸上几乎没有一块好肉。”耳蜗有血痂,左半边大面积秃头,头发似乎被人拽断,十根手指也没有完好。

小女孩被打,不是因为调皮犯错,跟她一点儿关系也没有,只是因为这位妈妈和孩子奶奶有矛盾!所以妈妈把怒火发泄在孩子的身上。

歌里在唱:“世上只有妈妈好,有妈的孩子像块宝。”人们在说:“没有父母不爱子女,打是亲骂是爱。”

是真的吗?

我们总认为虐待孩子的都是外人,但其实并不是这样!

我在跟进幼儿园虐童案时,一位在检察院工作的朋友曾说,其实相比幼儿园虐童,超六成的儿童虐待是发生在家庭里的,而且这种虐待往往频繁、持久、又难见光。即使曝光出来,情节较轻的,也只是批评教育施暴者或者出具告诫书就算了。

想起我的一位叫芳芳的读者曾这样问我:

“年少时家暴了我十年的妈妈,突然来质问我‘你为什么不孝顺’?!如果是你,你怎么办?”

如果是你,你怎么办?


“从5岁开始,我就是父母发泄的垃圾桶。”芳芳说,“爸爸事业失败,把气撒在妈妈身上,妈妈就把气撒在我身上。我妈对我说得最多的话就是,你怎么不去死。”

她永远忘不了那天,那天是噩梦的开始。

那天她爸爸又喝醉了,回来就和妈妈发生了争执,他们吵得面红耳赤,不停砸东西,后来还动起手来。

她偷偷从门缝里瞧,爸爸扯着妈妈的头发打,还试图用毛巾勒死她。她吓懵了,迅速打开门,挡在爸妈中间,求爸爸别打了,换来的却是劈头盖脸一巴掌。

她被扇倒在地,冰凉地上满是碎玻璃渣。

爸爸打完人气呼呼离开了。

妈妈还坐在地上哭泣。

5岁的她躺在玻璃渣上,疼到忘了哭。

可是,噩梦没有完。当她忍着疼爬到了妈妈身边时,妈妈却把对丈夫的气都撒在了孩子身上。妈妈一边连扇她几巴掌,一边嘴里不停咒骂,让她跟着那不成器的爸爸滚。

那一年,她5岁,小小的身躯是爸爸妈妈争吵时最便利的发泄桶。

一周后,爸爸醉酒后失足淹死了。

家被追债的人搬空了。

妈妈带她搬回了外婆家。

那之后,妈妈完全变了。任何一件事都会成为她打孩子的理由。 

也是从那时起,夏天时她从不敢穿裙子,因为身上总是青一块紫一块。在学校里也不敢和同学老师太亲密,因为不想让他们知道自己的遭遇。邻居倒是碰上过几次,偷偷问她时,她也不敢说。

她害怕说了后自己会被打的更狠,更害怕说了后连这唯一的亲人也失去了。

她一直忍着,忍着,就这样忍了10年。

15岁那年,她第一次反抗了,却换来有史以来最重的一次暴打,手腕粗的木棍都打断了。

她摔倒撞上了茶几,晕了过去。在医院醒来后她才得知,原来即使自己晕倒了,妈妈也没停止殴打她,还是邻居听见动静,才拦下来把她送进了医院。

而当她从医院回家后,才发现家里已经空无一人,妈妈就这样“失踪”了。

那一年,她15岁,没有了妈妈,也没了家,但她感觉到的确实轻松。

直到十几年后,“妈妈”突然出现了。

见到那个消失多年的妈妈,她身体发抖,那种害怕的感觉重新将她淹没,无力挣扎。

原来人的身体真的是有记忆的,它会把每一次伤害都融入血液里,传到心脏传到大脑,看似已经消解无形,但其实永远不会消散。

原来一切并没有过去,那些自己默默舔舐过、以为已经愈合的伤口会在那一刻再全部裂开,

原来她还困在5岁的那个冬天……

她拒绝接回妈妈。

众目睽睽之中,妈妈抓着她的衣领质问:

“我是生你养你的人,当初谁也不要你,只有我肯带你走。

我是你妈妈,为什么现在我老了,你不孝顺我?”

……

一时间,所有人都来指责她这个“不孝子女”。

她不明白:“为什么妈妈到现在都不觉得自己错了?为什么所有人都要用道德来强制我去孝顺她?10年啊,我被打了10年啊!谁活该被虐待,哪怕是一只猫,一条狗。”

她问我,“是不是终其一生,我都难逃出妈妈的魔爪了?生我养我,所以可以尽情虐我?”

她今年已经33岁了,还没有成家。不是因为没遇到好男人,而是不敢迈向婚姻。因为关于婚姻,关于家,她有太糟糕的记忆。

她很害怕,害怕自己的老公会突然有一天变了性格,害怕原本幸福的家庭会遭遇波折,害怕家暴会在自己的小家庭重演,甚至害怕自己会不会遗传了暴力基因,最终变成了和妈妈一样的人去虐打孩子。

于她,家是一个恐怖的存在。

父母到底是怎样的存在


家一直是一个充满着美好和温暖的词汇,是在外面碰了一身伤后能安心的疗伤的地方。它是避风港,给了我们安全感。

而家人,是这个世界上最爱我们和我们最爱的人。印象中他们该是无论什么时候都站在自己背后,有时会站在我们前面,为我们撑起一片天的人。

但为什么,家庭也可以成为施暴的场所,本该最爱的家人,却在我们卸下满身盔甲后,猝不及防地朝我们挥刀相向?

根据心理学分析,打骂孩子常见的心态包括:

“我生我养,我想打就打”

——孩子是父母的私有物


不管是长期被挨打的小女孩,还是分享自己和母亲故事的读者芳芳,她们的父母都把孩子当成了自己的私有物,他们觉得孩子是他们生的养的,就有权利决定孩子的一切,甚至是随意地打骂虐待,他们觉得这一切都是理所当然——

“我这样辛苦,都是为了你(孩子),你有什么资格对我不好?”

“吃我的穿我的,还不能打几下了?”

“我养儿子就是为了防老啊,现在竟然就不听我的。”


央视大型公益寻人栏目《等着我》,有一期来了两位退休的高龄教授,他们的儿子23年前留了一封断绝关系的信后就再也没有回家。

儿子小海在留下的绝交信里写道:由于你(指父亲)控制和操纵我,所以我决定和你,和你的家庭,和你的亲属网断绝一切关系,从此我就是一个有人格尊严,能追求自己自由生活的人……

节目现场,这位 84 岁的老人说道,“我不该以家长自居,用粗暴的方式来对待孩子,对他的身心、生活、事业,都造成了不可挽回的损失和危害,我现在深深向他表示道歉。”他希望,可以找回儿子,跟他平等相处,与他成为朋友。

但是儿子最终没有回家,他说:我不想回去,回去就会想到曾经的痛苦,看不到他们,我就能淡忘。

和小海的爸爸一样,不尊重孩子独立人格而不自知的父母有很多,而在这种环境中成长的孩子,可能终生都会活得小心翼翼,无法真正的忘却自己曾经的遭遇。

“孩子不听话,打一顿就好了”

——笃信棍棒打骂教育


在很多父母眼里,“打”是最方便的教育手段。前两天,河北邯郸市一名小学五年级学生求警察将妈妈带走进行教育,因为妈妈教育手段就是打。

信中写道:

“警察叔叔们,我是一名无助的五年级小学生。我有一个幸福的小家庭,我喜爱的爸爸,我喜爱的妹妹……我最讨厌的是妈妈。因为她总是打我。她在我写不好作业时、在我吃饭不好时、在我人纪(际)关系差时,在我太依靠别人时……都在使用殴打、暴打,打的我鼻子出血……”

“棍棒底下出孝子”的遗毒之深,我们都感同身受,但当问到为什么?支持棒棍教育的家长们,理由都出奇相似:

孩子不听话啊,打一顿就好了;

我小时候就是这样被打过来的啊,也没见有什么不好的;

我小时候经常被老妈拿着鸡毛掸子追着打,现在就打孩子几下屁股算什么……

打他也是为他好啊,我也不是真心要把孩子打坏,就是让他长点教训


父母用打骂的方式来管教孩子,归根结底,也是因为孩子“弱势”,所以可以轻视孩子的自尊心。我们知道要尊重领导,尊重同事,尊重客户,尊重陌生人,可是却从来没有意识到,身边那个看似什么都不懂,什么都需要我们照顾指导的孩子,也需要尊重。

你知道你打孩子的样子吗?


很多时候,曾经经历过棍棒教育的人,很有可能也会变成棍棒教育的承受者,因为他们从没有接触过正常的、合适的表达爱和感情的方式,当不知道如何更好地面对内心的挫败、为难和压抑的时候,拳头和责备,似乎成了唯一的出口。

这个暴力的发泄的出口,有可能是身边的爱人、也有可能是弱小的孩子。我们曾经视之珍贵的人,却成了施暴者发泄的工具,这是多么可悲可怜的事情。很多打骂孩子的父母并没有意识到,如果教养只能用武力来解决问题,其实反映的是内心的脆弱和极度地缺乏安全感。殴打、谩骂的背后,是父母的无能。

养育孩子,是我们为人的重生之路。如果你曾经接受过父母的棍棒教育,你也能理解的那份恐惧和颤抖,但不意味着,你要让这种折磨再一次在你的孩子身上重演。

曾看过一部由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起的公益短片,片名叫《不要让孩子感到恐惧》。片中是孩子们无声的呐喊、恐慌、害怕和胆战心惊,捂着头,生怕巴掌落下来的样子,折射的是每一个被打骂过的孩子的阴影。

我们终究还是得明白这个道理,我们可以做自己的再生父母。选择与过去和解,发誓不在自己孩子身上重蹈覆辙的人,需要莫大的胸襟和勇气。这个过程虽然很难,但正是因为有决心不让童年承受过的悲剧,发生在孩子身上,我们才可以真正地给自己的人生赠予力量和信仰。

我当然知道,童年受过的伤并不会消失,那些都是伤痛带来的烙印,是暴力留下的种子,也许是很多父母一生都要承担的重量。但多生气,都请放下对孩子高高举起的手臂。

放下的过程很艰难,但放下的背后,恰恰是父母最珍贵的力量,也是父母可以传递给孩子的真心:

孩子,我爱你。所以我愿意为了你,让伤害到我为止。

我不会再让过去的痛和恐惧,再一次出现在我的孩子身上。 查看全部
前几天,科普群里有位妈妈发来这样一组图片,说是发生在湖南长沙的真事,孩子长期处在被殴打、虐待和谩骂的状态。单看这些图,我的眼泪就已经忍不住了。后来,知道孩子的伤都来自她的亲生母亲,同样是母亲的我愤怒又心疼。

这事被曝光,是因为有业主发现这个小女孩在滑梯旁边不肯回家,所有孩子都走了,她仍一个人孤零零坐在那里。

她不敢回家。

这位业主才注意到,孩子满脸是伤,“孩子脸上几乎没有一块好肉。”耳蜗有血痂,左半边大面积秃头,头发似乎被人拽断,十根手指也没有完好。

小女孩被打,不是因为调皮犯错,跟她一点儿关系也没有,只是因为这位妈妈和孩子奶奶有矛盾!所以妈妈把怒火发泄在孩子的身上。

歌里在唱:“世上只有妈妈好,有妈的孩子像块宝。”人们在说:“没有父母不爱子女,打是亲骂是爱。”

是真的吗?

我们总认为虐待孩子的都是外人,但其实并不是这样!

我在跟进幼儿园虐童案时,一位在检察院工作的朋友曾说,其实相比幼儿园虐童,超六成的儿童虐待是发生在家庭里的,而且这种虐待往往频繁、持久、又难见光。即使曝光出来,情节较轻的,也只是批评教育施暴者或者出具告诫书就算了。

想起我的一位叫芳芳的读者曾这样问我:

“年少时家暴了我十年的妈妈,突然来质问我‘你为什么不孝顺’?!如果是你,你怎么办?”


如果是你,你怎么办?



“从5岁开始,我就是父母发泄的垃圾桶。”芳芳说,“爸爸事业失败,把气撒在妈妈身上,妈妈就把气撒在我身上。我妈对我说得最多的话就是,你怎么不去死。”

她永远忘不了那天,那天是噩梦的开始。

那天她爸爸又喝醉了,回来就和妈妈发生了争执,他们吵得面红耳赤,不停砸东西,后来还动起手来。

她偷偷从门缝里瞧,爸爸扯着妈妈的头发打,还试图用毛巾勒死她。她吓懵了,迅速打开门,挡在爸妈中间,求爸爸别打了,换来的却是劈头盖脸一巴掌。

她被扇倒在地,冰凉地上满是碎玻璃渣。

爸爸打完人气呼呼离开了。

妈妈还坐在地上哭泣。

5岁的她躺在玻璃渣上,疼到忘了哭。

可是,噩梦没有完。当她忍着疼爬到了妈妈身边时,妈妈却把对丈夫的气都撒在了孩子身上。妈妈一边连扇她几巴掌,一边嘴里不停咒骂,让她跟着那不成器的爸爸滚。

那一年,她5岁,小小的身躯是爸爸妈妈争吵时最便利的发泄桶。

一周后,爸爸醉酒后失足淹死了。

家被追债的人搬空了。

妈妈带她搬回了外婆家。

那之后,妈妈完全变了。任何一件事都会成为她打孩子的理由。 

也是从那时起,夏天时她从不敢穿裙子,因为身上总是青一块紫一块。在学校里也不敢和同学老师太亲密,因为不想让他们知道自己的遭遇。邻居倒是碰上过几次,偷偷问她时,她也不敢说。

她害怕说了后自己会被打的更狠,更害怕说了后连这唯一的亲人也失去了。

她一直忍着,忍着,就这样忍了10年。

15岁那年,她第一次反抗了,却换来有史以来最重的一次暴打,手腕粗的木棍都打断了。

她摔倒撞上了茶几,晕了过去。在医院醒来后她才得知,原来即使自己晕倒了,妈妈也没停止殴打她,还是邻居听见动静,才拦下来把她送进了医院。

而当她从医院回家后,才发现家里已经空无一人,妈妈就这样“失踪”了。

那一年,她15岁,没有了妈妈,也没了家,但她感觉到的确实轻松。

直到十几年后,“妈妈”突然出现了。

见到那个消失多年的妈妈,她身体发抖,那种害怕的感觉重新将她淹没,无力挣扎。

原来人的身体真的是有记忆的,它会把每一次伤害都融入血液里,传到心脏传到大脑,看似已经消解无形,但其实永远不会消散。

原来一切并没有过去,那些自己默默舔舐过、以为已经愈合的伤口会在那一刻再全部裂开,

原来她还困在5岁的那个冬天……

她拒绝接回妈妈。

众目睽睽之中,妈妈抓着她的衣领质问:

“我是生你养你的人,当初谁也不要你,只有我肯带你走。

我是你妈妈,为什么现在我老了,你不孝顺我?”

……


一时间,所有人都来指责她这个“不孝子女”。

她不明白:“为什么妈妈到现在都不觉得自己错了?为什么所有人都要用道德来强制我去孝顺她?10年啊,我被打了10年啊!谁活该被虐待,哪怕是一只猫,一条狗。”

她问我,“是不是终其一生,我都难逃出妈妈的魔爪了?生我养我,所以可以尽情虐我?”

她今年已经33岁了,还没有成家。不是因为没遇到好男人,而是不敢迈向婚姻。因为关于婚姻,关于家,她有太糟糕的记忆。

她很害怕,害怕自己的老公会突然有一天变了性格,害怕原本幸福的家庭会遭遇波折,害怕家暴会在自己的小家庭重演,甚至害怕自己会不会遗传了暴力基因,最终变成了和妈妈一样的人去虐打孩子。

于她,家是一个恐怖的存在。


父母到底是怎样的存在



家一直是一个充满着美好和温暖的词汇,是在外面碰了一身伤后能安心的疗伤的地方。它是避风港,给了我们安全感。

而家人,是这个世界上最爱我们和我们最爱的人。印象中他们该是无论什么时候都站在自己背后,有时会站在我们前面,为我们撑起一片天的人。

但为什么,家庭也可以成为施暴的场所,本该最爱的家人,却在我们卸下满身盔甲后,猝不及防地朝我们挥刀相向?

根据心理学分析,打骂孩子常见的心态包括:


“我生我养,我想打就打”

——孩子是父母的私有物



不管是长期被挨打的小女孩,还是分享自己和母亲故事的读者芳芳,她们的父母都把孩子当成了自己的私有物,他们觉得孩子是他们生的养的,就有权利决定孩子的一切,甚至是随意地打骂虐待,他们觉得这一切都是理所当然——


“我这样辛苦,都是为了你(孩子),你有什么资格对我不好?”

“吃我的穿我的,还不能打几下了?”

“我养儿子就是为了防老啊,现在竟然就不听我的。”



央视大型公益寻人栏目《等着我》,有一期来了两位退休的高龄教授,他们的儿子23年前留了一封断绝关系的信后就再也没有回家。

儿子小海在留下的绝交信里写道:由于你(指父亲)控制和操纵我,所以我决定和你,和你的家庭,和你的亲属网断绝一切关系,从此我就是一个有人格尊严,能追求自己自由生活的人……

节目现场,这位 84 岁的老人说道,“我不该以家长自居,用粗暴的方式来对待孩子,对他的身心、生活、事业,都造成了不可挽回的损失和危害,我现在深深向他表示道歉。”他希望,可以找回儿子,跟他平等相处,与他成为朋友。

但是儿子最终没有回家,他说:我不想回去,回去就会想到曾经的痛苦,看不到他们,我就能淡忘。

和小海的爸爸一样,不尊重孩子独立人格而不自知的父母有很多,而在这种环境中成长的孩子,可能终生都会活得小心翼翼,无法真正的忘却自己曾经的遭遇。


“孩子不听话,打一顿就好了”

——笃信棍棒打骂教育



在很多父母眼里,“打”是最方便的教育手段。前两天,河北邯郸市一名小学五年级学生求警察将妈妈带走进行教育,因为妈妈教育手段就是打。

信中写道:


“警察叔叔们,我是一名无助的五年级小学生。我有一个幸福的小家庭,我喜爱的爸爸,我喜爱的妹妹……我最讨厌的是妈妈。因为她总是打我。她在我写不好作业时、在我吃饭不好时、在我人纪(际)关系差时,在我太依靠别人时……都在使用殴打、暴打,打的我鼻子出血……”

“棍棒底下出孝子”的遗毒之深,我们都感同身受,但当问到为什么?支持棒棍教育的家长们,理由都出奇相似:

孩子不听话啊,打一顿就好了;

我小时候就是这样被打过来的啊,也没见有什么不好的;

我小时候经常被老妈拿着鸡毛掸子追着打,现在就打孩子几下屁股算什么……

打他也是为他好啊,我也不是真心要把孩子打坏,就是让他长点教训



父母用打骂的方式来管教孩子,归根结底,也是因为孩子“弱势”,所以可以轻视孩子的自尊心。我们知道要尊重领导,尊重同事,尊重客户,尊重陌生人,可是却从来没有意识到,身边那个看似什么都不懂,什么都需要我们照顾指导的孩子,也需要尊重。


你知道你打孩子的样子吗?



很多时候,曾经经历过棍棒教育的人,很有可能也会变成棍棒教育的承受者,因为他们从没有接触过正常的、合适的表达爱和感情的方式,当不知道如何更好地面对内心的挫败、为难和压抑的时候,拳头和责备,似乎成了唯一的出口。

这个暴力的发泄的出口,有可能是身边的爱人、也有可能是弱小的孩子。我们曾经视之珍贵的人,却成了施暴者发泄的工具,这是多么可悲可怜的事情。很多打骂孩子的父母并没有意识到,如果教养只能用武力来解决问题,其实反映的是内心的脆弱和极度地缺乏安全感。殴打、谩骂的背后,是父母的无能。

养育孩子,是我们为人的重生之路。如果你曾经接受过父母的棍棒教育,你也能理解的那份恐惧和颤抖,但不意味着,你要让这种折磨再一次在你的孩子身上重演。

曾看过一部由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起的公益短片,片名叫《不要让孩子感到恐惧》。片中是孩子们无声的呐喊、恐慌、害怕和胆战心惊,捂着头,生怕巴掌落下来的样子,折射的是每一个被打骂过的孩子的阴影。

我们终究还是得明白这个道理,我们可以做自己的再生父母。选择与过去和解,发誓不在自己孩子身上重蹈覆辙的人,需要莫大的胸襟和勇气。这个过程虽然很难,但正是因为有决心不让童年承受过的悲剧,发生在孩子身上,我们才可以真正地给自己的人生赠予力量和信仰。

我当然知道,童年受过的伤并不会消失,那些都是伤痛带来的烙印,是暴力留下的种子,也许是很多父母一生都要承担的重量。但多生气,都请放下对孩子高高举起的手臂。

放下的过程很艰难,但放下的背后,恰恰是父母最珍贵的力量,也是父母可以传递给孩子的真心:

孩子,我爱你。所以我愿意为了你,让伤害到我为止。

我不会再让过去的痛和恐惧,再一次出现在我的孩子身上。

我都道歉了,你凭什么不原谅? | 我来告诉你什么是真正的道歉

law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156 次浏览 • 2017-12-23 13:54 • 来自相关话题

“快四岁的女儿,在不小心碰疼了弟弟,她也不愿意道歉,还很委屈,在外面玩的时候也是的不愿意道歉,我轻声细语跟她说也不行。但不小心碰疼我的时候,我还没反应过来,她就对我说对不起,也没有委屈的情绪。这是为什么?我很困惑。”


其实对于道歉这个话题,我一直都想好好跟大家聊一聊。其实不仅仅是小孩子有对道歉的理解困扰,很多成年人,也不懂得如何好好道歉。






刘鑫在《局面》节目中,首次面见江妈妈

比如刘鑫,很多人痛心、难过,说这姑娘怎么连最基本的道歉都不会呢。

在大家看来,江歌过世的这一年里,刘鑫的任何做法都欠缺诚意。

最经典的场景,应该是在江歌死后近一年,刘鑫首次面见江妈妈,身着很鲜艳的粉红色运动裤;而法院开庭,她脖子上的红围巾格外醒目。

虽然颜色的选择是个人喜好,但不管是哪国文化,无论是在西方还是东方,对死者表达尊重和拜祭,都是以黑白两色为主,其他颜色很容易让人不舒服。

刘鑫认为“红色可以辟邪”。这个原因,更难以与尊重和缅怀联系到一起。






凤凰卫视记者李淼在庭审现场的直击

网友的评论

比如“教科书式耍赖”当事人黄淑芬,开汽车逆行撞飞老人,却不道歉、不赔偿,行为极其恶劣。

老人赵香斌因为这场交通事故,做了多次开颅手术,变成植物人,在12月1日终因抢救无效去世了。老人至死都没能等来黄淑芬一家的赔偿款,甚至一句抱歉。

在事发当时黄淑芬只拿出1000多块时,还理直气壮叫嚣“别跟交警说我们没垫付医药费”!事发两个月后,黄淑芬女儿名下多了一处房产和一辆车。

而老人在住院期间,黄淑芬只出现过一次时,还是坐在走廊里玩手机。

道歉?关心?

“谁让你赶上了,认倒霉吧。”
“我买房买车,没钱了,别给我打电话了,咱们啊,法庭上见吧。”
“我就是人品有问题,你在这说还有啥用。反正我判几年,最起码我这点钱,也不用还了。”







(图片源自网络)

江妈妈无法从丧女之痛中走出,过世老人的儿子整日奔波医院和法院,要为父亲讨个“公道”。毫无诚意的道歉,甚至毫无歉意,让这些家庭蒙受着再次的伤害和痛苦。在旁人看来,更在道德方面存在着问题。

他们为什么面对自己的错误,不能好好道歉?

撇开行为谴责不说,单从心理学角度看,很多人难以道歉的一个原因,是从来没有人教过他们怎么做更好,如何承担责任,如何正确道歉。

今天的文章,是很想和大家分享什么叫做真正有诚意的道歉,而父母可以怎么样真正帮到孩子培养起负责任的行为。

 真正好的道歉,

 是无武装地舍弃自己  


 都说家庭教育是孩子教育的最初也是最核心的一环,但且不说那些极端的、不妥当的处理行为,就普通家庭来说,我们整体的传统文化,对这部分的教育科普,也是缺失的。

 为了研发课程,我买了相当多的书和资料作为团队培训教材,但我们翻寻了近40本教育畅销书,却没有看到一个章节提到父母如何教孩子为自己“做错的事情”负责任。是我们的社会风气改变了我们,还是我们从小就被教育,只要人人都学好,大环境和谐,这个世界上不存在失误,也不需要去学习道歉?

我们想要孩子正直、美好和善良,想让孩子通过学做家务、艺术熏陶和逻辑训练,来培养智商,却很少人会假设“万一,孩子真的做错了事情呢?他应该如何为自己的行为妥善负责”?就像刘鑫,她一句“我都已经认识到自己错了,还想怎么样”,真的可以吗?

当孩子受欺负的时候,我们的第一反应会不会是逃离,因为这样会保证孩子不受伤;而轮到我们不小心伤害了别人的时候,我们会不会也会踌躇,怕自己的自尊心受损,或者会不会有很多的家庭其实也怕说了对不起,因为要承担昂贵的赔偿?

再设身处地想一想,如果我们的孩子认为说一句“对不起”就等于道歉,那是真正的起到了承担责任并诚意道歉的作用吗?

我很喜欢的一个心理咨询师Charles Griswold,他著作里曾经这样子描述过道歉:“真正好的道歉是无武装地舍弃自己。”

什么才是一次完整的道歉,“好好道歉”(MY APOLOGY)绝不仅仅是“对不起”(I AM SORRY)或者“我错了”(I AM WRONG)那样简单,它一定是包含了几个要素:

1.对自己责任的主动承担
2.感知个人行为对他人的影响
3.掌握正确的合适的道歉语言

这三点环环相扣,也是一个孩子成为一个独立成人的必经培训。

我们需要让孩子明白,道歉绝不是可以风淡云轻,粉饰心意或者表达善意,甚至合理化自己的行为。道歉也不是建立在自以为没错的基础上,否则,只会让所有的言语毫无价值。

对于刘鑫和黄淑芬来说,能妥妥当当地承认自己人性中的软弱和害怕,事后好好承担责任,这才是一个独立的成年人应该要做的事情。

 道歉的价值观要从小培养, 
 它并不是人性的本能 


 道歉,并不是每一个人从小就懂得处理的能力,更不是人性的本能。

很多时候,当我们看到孩子同情别人的处境,并因此而难过落泪,那是一种同理心。但能够对别人的处境感同身受,却不意味着孩子从小就懂得什么是责任。

比如文章最开头,粉丝妈妈提到的女儿“不小心碰疼了弟弟,她也不愿意道歉,还很委屈”,“但不小心碰疼我的时候,我还没反应过来,她就对我说对不起”,孩子在截然不同的两种情境中,道歉的表现和反应完全不一样,其实是很正常的。

孩子在前面一个场景里,还无法认识到,这是他的责任,而在后一个场景里,孩子却认识到了“我可能需要道歉”。

这两个场景可能在父母眼中,性质是一样的,但对于孩子来说,却存在天然的差异。

当我们发现了孩子的认知还没有完全同步的话,我们要做的是,帮助孩子学习如何为自己的行为承担责任。

即便是一个2岁多的孩子,我们也听过这些语言吧?

“妈妈,水杯是自己掉地上的。”
“风吹过来,我的积木就全部塌了,砸到了弟弟。”
……


孩子们不小心弄翻了水杯、饭碗,或者不小心弄坏了东西,或者弄伤了小伙伴,孩子的第一反应,可能是直接表达一种为难:“水杯干嘛自己掉地上了”,或者表示困惑,“积木干嘛自己塌了”。

这是因为在孩子的眼中,他首先看到的是水杯掉下来的过程,以及积木砸到弟弟的过程。这便是他眼里的现象。

有时候,并不是因为孩子不懂如何道歉,而是他确实意识不到这个现象和自己有什么逻辑关系。

我们这时要做的,恰恰不是反复推着孩子去学习说“对不起,是我错了”,而是每一次都更正孩子的说法,并且示范正确的、合适的对事实的描述。

我家孩子Joshua第一次打碎陶瓷碗,才2岁。在餐桌上把玩,即便我们提醒了要小心,还是把陶瓷碗重重地摔在地面,全碎了。Joshua 大哭了起来,只会语焉不详地告诉我:“妈妈,它碎了,它碎了……”

“不,Joshua,是你把陶瓷碗打碎了。”我纠正了孩子。

两岁的孩子理解起这件事情,也许并不容易,所以我们要做的下一步,是帮助孩子承认行为:

“Joshua,让我们试着说一次,重复这个句子,’我不小心把陶瓷碗打碎了’”。

对于孩子们,在任何一个小场合,父母都要让孩子了解清楚责任的归属。只有父母不遗余力地矫正,并且耐心花时间帮助孩子重新组织说话方式,孩子才能真正建立对责任的认知。

别小看这一句用“我”来做句子开头的话,我们可以告诉孩子,“我做了什么事情,导致了什么后果”,这便是一个简单的逻辑关联,也是在教孩子们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说出了这句话,孩子们就是在学习和领悟,自己做错的事情,要自己面对,并且负起责任。
 
道 歉,
是了解自己的行为对他人的影响
我家有两个孩子,对于我来说,我似乎整天都在处理他们的行为关系。

上周受市检察院的邀请,帮忙推动幼儿园的性教育科普。为了让工作坊进行得更顺利,我在家里也跟孩子们做了一次演练,通过孩子真实的反应,来判断我的教材,优化组织流程。这其中发生了一件很小的事情。

我在教孩子们认识隐私部位的时候,我用孩子的泳裤来做示范。哥哥弟弟各一条。兴奋听课的弟弟把哥哥的泳裤大力甩,一甩就甩到床底下。哥哥便打断了弟弟听课,严肃地告诉他:

“Eric,你把我的泳裤丢到了床底下,我很生气。你要为你的行为负责,你要捡起来给我。”

哥哥这句主动开口说的话,其实一个很重要的信号,让弟弟意识到自己的行为对哥哥产生了不适影响,而这个感知,并不是由其他人去转述,而是切切实实的直接影响。

弟弟听完哥哥这句描述后,2岁多的他,迅速地爬下了床,把泳裤捡起来,递给哥哥,并且说,“哥哥,对不起。”

很多父母可能会诧异,为什么两个孩子之间有如此顺畅的互动方式。但其实,在这个互动方式产生之前,是父母长期对孩子行为关系的渗透。

我们要时时刻刻向孩子表达情感,告诉孩子,自己的行为是如何对别人产生影响的。

比如当孩子拥抱我们的时候,记得跟孩子说,“你拥抱着我,我感觉到很温暖”;

当孩子总是闹不睡觉的时候,记得跟孩子说,“都快12点了你还不睡觉,我很难过,更担心”;

当孩子帮助你收拾餐具的时候,记得告诉孩子,“谢谢你帮我收拾餐具,我很开心”……

同样道歉也是的,每一次当我们要求孩子去道歉的时候,孩子因为要做到准确道歉,必须要体会对方的处境,比如受伤,比如遭到破坏,这其实也是在培养孩子的同理心。

我们对责任的确认,是道歉行为学习的第一步,但表达自己的感受,让孩子意识到自己行为对他人的影响,则是一种必须要具备的反思。

它让孩子时刻在反思自己的行为,在学习感知,从而了解自己的行为到底对周围造成哪些影响,我如何影响世界,又可以如何让世界变得更美好。

道 歉,
要掌握正确而合适的道歉语言

道歉是需要学习的,但表达方式也要和孩子年龄段相符合。这一点,可能出乎大家的意料。

其实道歉也是属于孩子的社会和语言能力发展的一部分,必然是跟孩子的年龄、经验的增长保持一致的。

举个例子,我们理解一个概念,必然是从最简单的单字、到词组、到简单句子,再到复杂逻辑关系的句组。道歉的语言也同理。






对于一个2岁的孩子来说,如果你发现孩子在踢到别人的时候,可以说“对不起”,便是一个很合适的道歉语言,这说明孩子已经从最简单的层面,了解如何为自己的行为承担责任。

如果一个2岁的孩子还不会说“对不起”,那么我们只需要帮助孩子明白责任归属,让孩子意识到因为“我”做了什么事情,所以需要说一句“对不起”。

对于3岁的孩子来说,我们要开始引导孩子为自己的过失进行弥补。真诚的道歉包含渴望纠正犯下的错误,弥补所造成的损失,以及向对方证实你的关爱。

比如当我们发现,孩子没有收好玩具,结果绊倒了另外一个孩子,作为父母,我们可以这样做,来告诉孩子道歉的合理方式:陪着孩子一起去道歉,然后引导孩子拿创可贴出来,处理受伤孩子的伤口,最后跟孩子一起把玩具收拾好。

如果孩子杵在那里,不知道如何行动,怎么办呢?

同样,父母可以一边做示范,一边让孩子重复学习道歉的合适的语言:

“让我们跟另外一个小朋友说,对不起”、“就像妈妈说的一样,对不起,是我没有收拾好玩具,把你绊倒了,让我来用创可贴贴好你的伤口。”

很多时候,我们可能都忽视了,言传身教,并不意味着只要我们示范了,孩子就一定能立刻听晓。但对于孩子来说,正是因为父母每一次都在恰当的示范,孩子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才能最终学习效仿。

其实每次谈教养问题,回归到最后,都是榜样的力量。我们不能指望,从来都没有好好道歉过的父母,能让孩子真正理解道歉和责任的含义和价值。

我听过一些父母说,“作为父母,即便错了也不能道歉。因为道歉了就会失去孩子的尊重和敬畏。”

但其实这样子是错的。

真诚的道歉可以收获更多的尊重,因为谎言终究是谎言,总会有被拆穿的一天,而是与非,终究会成为每个人心中的天秤和尺度。

一个人,在年幼时没有学习如何道歉,成年时没有好好道歉的能力,那么在面对自己的错误和对人造成的伤害时,就像一只把头埋在沙漠里的鸵鸟,只会选择逃避,甚至撒谎。

而当我们最终愿意消除屏障,去坦白、真诚道歉的时候,我可以帮助修复伤痛和关系。我想很多时候我们教孩子道理,并不是让孩子在和平时期顺风顺水,而是在人性的考验和危机之中,能够按照本能和道德观,做出一个符合道义的决定。

所以,我们大人更要以身作则,希望孩子做到什么,自己就要做到什么,因为很多时候,我们想要别人怎么对待自己,我们自己也得先学习如何对待别人。 查看全部


“快四岁的女儿,在不小心碰疼了弟弟,她也不愿意道歉,还很委屈,在外面玩的时候也是的不愿意道歉,我轻声细语跟她说也不行。但不小心碰疼我的时候,我还没反应过来,她就对我说对不起,也没有委屈的情绪。这是为什么?我很困惑。”



其实对于道歉这个话题,我一直都想好好跟大家聊一聊。其实不仅仅是小孩子有对道歉的理解困扰,很多成年人,也不懂得如何好好道歉。

0.png


刘鑫在《局面》节目中,首次面见江妈妈

比如刘鑫,很多人痛心、难过,说这姑娘怎么连最基本的道歉都不会呢。

在大家看来,江歌过世的这一年里,刘鑫的任何做法都欠缺诚意。

最经典的场景,应该是在江歌死后近一年,刘鑫首次面见江妈妈,身着很鲜艳的粉红色运动裤;而法院开庭,她脖子上的红围巾格外醒目。

虽然颜色的选择是个人喜好,但不管是哪国文化,无论是在西方还是东方,对死者表达尊重和拜祭,都是以黑白两色为主,其他颜色很容易让人不舒服。

刘鑫认为“红色可以辟邪”。这个原因,更难以与尊重和缅怀联系到一起。

1.png


凤凰卫视记者李淼在庭审现场的直击

网友的评论

比如“教科书式耍赖”当事人黄淑芬,开汽车逆行撞飞老人,却不道歉、不赔偿,行为极其恶劣。

老人赵香斌因为这场交通事故,做了多次开颅手术,变成植物人,在12月1日终因抢救无效去世了。老人至死都没能等来黄淑芬一家的赔偿款,甚至一句抱歉。

在事发当时黄淑芬只拿出1000多块时,还理直气壮叫嚣“别跟交警说我们没垫付医药费”!事发两个月后,黄淑芬女儿名下多了一处房产和一辆车。

而老人在住院期间,黄淑芬只出现过一次时,还是坐在走廊里玩手机。

道歉?关心?


“谁让你赶上了,认倒霉吧。”
“我买房买车,没钱了,别给我打电话了,咱们啊,法庭上见吧。”
“我就是人品有问题,你在这说还有啥用。反正我判几年,最起码我这点钱,也不用还了。”



3.png


(图片源自网络)

江妈妈无法从丧女之痛中走出,过世老人的儿子整日奔波医院和法院,要为父亲讨个“公道”。毫无诚意的道歉,甚至毫无歉意,让这些家庭蒙受着再次的伤害和痛苦。在旁人看来,更在道德方面存在着问题。

他们为什么面对自己的错误,不能好好道歉?

撇开行为谴责不说,单从心理学角度看,很多人难以道歉的一个原因,是从来没有人教过他们怎么做更好,如何承担责任,如何正确道歉。

今天的文章,是很想和大家分享什么叫做真正有诚意的道歉,而父母可以怎么样真正帮到孩子培养起负责任的行为。


 真正好的道歉,

 是无武装地舍弃自己  



 都说家庭教育是孩子教育的最初也是最核心的一环,但且不说那些极端的、不妥当的处理行为,就普通家庭来说,我们整体的传统文化,对这部分的教育科普,也是缺失的。

 为了研发课程,我买了相当多的书和资料作为团队培训教材,但我们翻寻了近40本教育畅销书,却没有看到一个章节提到父母如何教孩子为自己“做错的事情”负责任。是我们的社会风气改变了我们,还是我们从小就被教育,只要人人都学好,大环境和谐,这个世界上不存在失误,也不需要去学习道歉?

我们想要孩子正直、美好和善良,想让孩子通过学做家务、艺术熏陶和逻辑训练,来培养智商,却很少人会假设“万一,孩子真的做错了事情呢?他应该如何为自己的行为妥善负责”?就像刘鑫,她一句“我都已经认识到自己错了,还想怎么样”,真的可以吗?

当孩子受欺负的时候,我们的第一反应会不会是逃离,因为这样会保证孩子不受伤;而轮到我们不小心伤害了别人的时候,我们会不会也会踌躇,怕自己的自尊心受损,或者会不会有很多的家庭其实也怕说了对不起,因为要承担昂贵的赔偿?

再设身处地想一想,如果我们的孩子认为说一句“对不起”就等于道歉,那是真正的起到了承担责任并诚意道歉的作用吗?

我很喜欢的一个心理咨询师Charles Griswold,他著作里曾经这样子描述过道歉:“真正好的道歉是无武装地舍弃自己。”

什么才是一次完整的道歉,“好好道歉”(MY APOLOGY)绝不仅仅是“对不起”(I AM SORRY)或者“我错了”(I AM WRONG)那样简单,它一定是包含了几个要素:

1.对自己责任的主动承担
2.感知个人行为对他人的影响
3.掌握正确的合适的道歉语言


这三点环环相扣,也是一个孩子成为一个独立成人的必经培训。

我们需要让孩子明白,道歉绝不是可以风淡云轻,粉饰心意或者表达善意,甚至合理化自己的行为。道歉也不是建立在自以为没错的基础上,否则,只会让所有的言语毫无价值。

对于刘鑫和黄淑芬来说,能妥妥当当地承认自己人性中的软弱和害怕,事后好好承担责任,这才是一个独立的成年人应该要做的事情。


 道歉的价值观要从小培养, 
 它并不是人性的本能 



 道歉,并不是每一个人从小就懂得处理的能力,更不是人性的本能。

很多时候,当我们看到孩子同情别人的处境,并因此而难过落泪,那是一种同理心。但能够对别人的处境感同身受,却不意味着孩子从小就懂得什么是责任。

比如文章最开头,粉丝妈妈提到的女儿“不小心碰疼了弟弟,她也不愿意道歉,还很委屈”,“但不小心碰疼我的时候,我还没反应过来,她就对我说对不起”,孩子在截然不同的两种情境中,道歉的表现和反应完全不一样,其实是很正常的。

孩子在前面一个场景里,还无法认识到,这是他的责任,而在后一个场景里,孩子却认识到了“我可能需要道歉”。

这两个场景可能在父母眼中,性质是一样的,但对于孩子来说,却存在天然的差异。

当我们发现了孩子的认知还没有完全同步的话,我们要做的是,帮助孩子学习如何为自己的行为承担责任。

即便是一个2岁多的孩子,我们也听过这些语言吧?


“妈妈,水杯是自己掉地上的。”
“风吹过来,我的积木就全部塌了,砸到了弟弟。”
……



孩子们不小心弄翻了水杯、饭碗,或者不小心弄坏了东西,或者弄伤了小伙伴,孩子的第一反应,可能是直接表达一种为难:“水杯干嘛自己掉地上了”,或者表示困惑,“积木干嘛自己塌了”。

这是因为在孩子的眼中,他首先看到的是水杯掉下来的过程,以及积木砸到弟弟的过程。这便是他眼里的现象。

有时候,并不是因为孩子不懂如何道歉,而是他确实意识不到这个现象和自己有什么逻辑关系。

我们这时要做的,恰恰不是反复推着孩子去学习说“对不起,是我错了”,而是每一次都更正孩子的说法,并且示范正确的、合适的对事实的描述。

我家孩子Joshua第一次打碎陶瓷碗,才2岁。在餐桌上把玩,即便我们提醒了要小心,还是把陶瓷碗重重地摔在地面,全碎了。Joshua 大哭了起来,只会语焉不详地告诉我:“妈妈,它碎了,它碎了……”

“不,Joshua,是你把陶瓷碗打碎了。”我纠正了孩子。

两岁的孩子理解起这件事情,也许并不容易,所以我们要做的下一步,是帮助孩子承认行为:

“Joshua,让我们试着说一次,重复这个句子,’我不小心把陶瓷碗打碎了’”。

对于孩子们,在任何一个小场合,父母都要让孩子了解清楚责任的归属。只有父母不遗余力地矫正,并且耐心花时间帮助孩子重新组织说话方式,孩子才能真正建立对责任的认知。

别小看这一句用“我”来做句子开头的话,我们可以告诉孩子,“我做了什么事情,导致了什么后果”,这便是一个简单的逻辑关联,也是在教孩子们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说出了这句话,孩子们就是在学习和领悟,自己做错的事情,要自己面对,并且负起责任。
 
道 歉,
是了解自己的行为对他人的影响

我家有两个孩子,对于我来说,我似乎整天都在处理他们的行为关系。

上周受市检察院的邀请,帮忙推动幼儿园的性教育科普。为了让工作坊进行得更顺利,我在家里也跟孩子们做了一次演练,通过孩子真实的反应,来判断我的教材,优化组织流程。这其中发生了一件很小的事情。

我在教孩子们认识隐私部位的时候,我用孩子的泳裤来做示范。哥哥弟弟各一条。兴奋听课的弟弟把哥哥的泳裤大力甩,一甩就甩到床底下。哥哥便打断了弟弟听课,严肃地告诉他:

“Eric,你把我的泳裤丢到了床底下,我很生气。你要为你的行为负责,你要捡起来给我。

哥哥这句主动开口说的话,其实一个很重要的信号,让弟弟意识到自己的行为对哥哥产生了不适影响,而这个感知,并不是由其他人去转述,而是切切实实的直接影响。

弟弟听完哥哥这句描述后,2岁多的他,迅速地爬下了床,把泳裤捡起来,递给哥哥,并且说,“哥哥,对不起。”

很多父母可能会诧异,为什么两个孩子之间有如此顺畅的互动方式。但其实,在这个互动方式产生之前,是父母长期对孩子行为关系的渗透。

我们要时时刻刻向孩子表达情感,告诉孩子,自己的行为是如何对别人产生影响的。

比如当孩子拥抱我们的时候,记得跟孩子说,“你拥抱着我,我感觉到很温暖”;

当孩子总是闹不睡觉的时候,记得跟孩子说,“都快12点了你还不睡觉,我很难过,更担心”;

当孩子帮助你收拾餐具的时候,记得告诉孩子,“谢谢你帮我收拾餐具,我很开心”……

同样道歉也是的,每一次当我们要求孩子去道歉的时候,孩子因为要做到准确道歉,必须要体会对方的处境,比如受伤,比如遭到破坏,这其实也是在培养孩子的同理心。

我们对责任的确认,是道歉行为学习的第一步,但表达自己的感受,让孩子意识到自己行为对他人的影响,则是一种必须要具备的反思。

它让孩子时刻在反思自己的行为,在学习感知,从而了解自己的行为到底对周围造成哪些影响,我如何影响世界,又可以如何让世界变得更美好。

道 歉,
要掌握正确而合适的道歉语言


道歉是需要学习的,但表达方式也要和孩子年龄段相符合。这一点,可能出乎大家的意料。

其实道歉也是属于孩子的社会和语言能力发展的一部分,必然是跟孩子的年龄、经验的增长保持一致的。

举个例子,我们理解一个概念,必然是从最简单的单字、到词组、到简单句子,再到复杂逻辑关系的句组。道歉的语言也同理。

4.png


对于一个2岁的孩子来说,如果你发现孩子在踢到别人的时候,可以说“对不起”,便是一个很合适的道歉语言,这说明孩子已经从最简单的层面,了解如何为自己的行为承担责任。

如果一个2岁的孩子还不会说“对不起”,那么我们只需要帮助孩子明白责任归属,让孩子意识到因为“我”做了什么事情,所以需要说一句“对不起”。

对于3岁的孩子来说,我们要开始引导孩子为自己的过失进行弥补。真诚的道歉包含渴望纠正犯下的错误,弥补所造成的损失,以及向对方证实你的关爱。

比如当我们发现,孩子没有收好玩具,结果绊倒了另外一个孩子,作为父母,我们可以这样做,来告诉孩子道歉的合理方式:陪着孩子一起去道歉,然后引导孩子拿创可贴出来,处理受伤孩子的伤口,最后跟孩子一起把玩具收拾好。

如果孩子杵在那里,不知道如何行动,怎么办呢?

同样,父母可以一边做示范,一边让孩子重复学习道歉的合适的语言:

“让我们跟另外一个小朋友说,对不起”、“就像妈妈说的一样,对不起,是我没有收拾好玩具,把你绊倒了,让我来用创可贴贴好你的伤口。”

很多时候,我们可能都忽视了,言传身教,并不意味着只要我们示范了,孩子就一定能立刻听晓。但对于孩子来说,正是因为父母每一次都在恰当的示范,孩子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才能最终学习效仿。

其实每次谈教养问题,回归到最后,都是榜样的力量。我们不能指望,从来都没有好好道歉过的父母,能让孩子真正理解道歉和责任的含义和价值。

我听过一些父母说,“作为父母,即便错了也不能道歉。因为道歉了就会失去孩子的尊重和敬畏。”

但其实这样子是错的。

真诚的道歉可以收获更多的尊重,因为谎言终究是谎言,总会有被拆穿的一天,而是与非,终究会成为每个人心中的天秤和尺度。

一个人,在年幼时没有学习如何道歉,成年时没有好好道歉的能力,那么在面对自己的错误和对人造成的伤害时,就像一只把头埋在沙漠里的鸵鸟,只会选择逃避,甚至撒谎。

而当我们最终愿意消除屏障,去坦白、真诚道歉的时候,我可以帮助修复伤痛和关系。我想很多时候我们教孩子道理,并不是让孩子在和平时期顺风顺水,而是在人性的考验和危机之中,能够按照本能和道德观,做出一个符合道义的决定。

所以,我们大人更要以身作则,希望孩子做到什么,自己就要做到什么,因为很多时候,我们想要别人怎么对待自己,我们自己也得先学习如何对待别人。

如何培养孩子的延迟满足能力?

law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293 次浏览 • 2017-12-16 20:55 • 来自相关话题

关于延迟满足的争议
虽然Mischel的实验结果非常美妙,但近年来,也逐渐出现了质疑的声音。例如有人提到,实际上当年参加棉花糖实验的孩子,都来自斯坦福大学的宾格幼儿学校(Bing Nursery School),这里的孩子都是斯坦福大学教授或研究生的子女(影响因素之一:家长的社会地位)。并且Mischel最初设计实验的时候,其实也没打算做长期观察,之所以会进行进一步研究,是因为他自己的几个孩子也在宾格上学,能够找到原来参加实验的那些人(影响因素之二:同学之间的关系)。在八十年代的后续研究中,Mischel和他的同事虽然找到了当年参与实验的185人,但其中只有94人愿意提供SAT成绩,所以其实他并不清楚那些不愿意提供成绩的人究竟在测验里得了多少分(影响因素之三:调查样本的偏差)。

而关于孩子们为什么吃掉/不吃掉面前的棉花糖,罗切斯特大学的几名研究人员专门做了个研究,并发表在了2013年1月的《认知》(cognition)期刊上。他们表示有些孩子是因为觉得研究者不会给他们第二颗棉花糖了,所以才会选择立马吃掉面前的棉花糖,所以这吃或不吃这件事可能跟延迟满足、自我控制能力的关系并不大,反而跟孩子的信任感有关系了。

基于以上的几项原因,Mischel的研究结果爸妈们需要进行理性的接受,那颗棉花糖没有想象中的神奇,父母们也别没事在家里拿自家宝贝做实验了。总结一下,虽然延迟满足这项能力对长远的未来、人生的成功的影响需要打个问号,但大多数研究者还是认可延迟满足的能力(或者叫做自我控制力)会影响儿童各方面表现。例如,有研究者(Perssley,1983)认为,延迟满足对儿童教育和学业表现有重要影响,延迟满足能力能够促进儿童的学习,提高儿童对信息加工的能力,并且也建议对儿童进行延迟满足的训练。除了学业之外,还有研究者(Johnson,1978)发现,肥胖儿童与正常儿童在对食物的自我控制能力上是存在明显差异的,所以让宝宝尽早学会正确吃饭具有深刻的意义。


值得推荐的做法
虽然延迟满足的能力很重要,但萌妈认为,对于宝宝的需求不能样样都进行延迟,应该是延迟满足与及时满足相结合,才能真正培养出属于孩子自己的自控力——让孩子在满足与延迟的交替中领悟出规则并成长。

1、基础是安全感

前文里也提到了,当孩子不相信研究人员会履行再给一个棉花糖的承诺时,他会选择直接吃掉面前的棉花糖,而这种“信任vs不信任”实际上反映出了孩子在日常生活中体验到的安全感程度,也就是父母给予孩子的安全感。

请各位爸妈回忆一下,自己是否做过或见过这一类的事情:

在商场里,孩子看中了一件玩具非常想要,但父母觉得家里已经有很多玩具了,而这一件与之前的也没什么区别,于是拒绝了孩子的要求。孩子开始耍脾气甚至哭闹,于是父母试图转移孩子的注意力来安抚孩子,但不太奏效,于是父母说:“你看,咱们今天没有带够钱,咱们今天先回去,等下次有钱了就来买。”但实际上,父母心里非常清楚,绝对不会有“下一次”了。

很遗憾,这种行为不仅是对亲子之间信任的破坏,也是对孩子自控力的一种破坏。自控力会随孩子年龄增长而增长,但对于心智尚不成熟的低龄儿童而言,他们只能思考眼前的、可触摸的、确定的东西,因此只有当他们知道父母的承诺一定会兑现时,他们才能发挥自己稚嫩的自控力。但这种哄骗的行为毫无疑问会让儿童对未来的收获产生怀疑,从而抛弃得到两颗棉花糖的可能性,直接吃掉放在眼前的棉花糖。所以,各位爸妈要严肃对待自己给孩子的任何承诺,承诺了就一定要做到,做不到的就一定不承诺。

2、妈妈在孩子自控力形成中扮演了重要角色

由于在中国,妈妈与孩子有更长的相处时间,因此有研究者(陈会昌,2005)研究了2岁儿童自我控制与家庭因素的关系,结果发现母亲的教养态度能够显著预测儿童自我控制行为,而母亲适度拒绝的行为则有利于儿童延迟满足能力的提升。从宝宝出生,妈妈们总是会更多地承担照顾孩子的工作,并且与孩子之间的关系也更为紧密,因此要想帮助宝宝提高自控力,做妈妈的必须先学会建立合适的教养标准,既不能一味满足,也不能一味剥夺。

3、爸爸的参与非常必要

出于主观和客观的原因,爸爸在育儿过程中的参与是有限的,过去一些研究发现妈妈们会更多的从生活上照顾孩子,爸爸则主要陪孩子玩耍。但是爸爸在游戏过程中会更加直接的提出要求,并让孩子依照规则游戏;也会有更多地剧烈的、冒险性的身体活动;这些都是爸爸能够给予孩子的,而这些有内容助于帮助孩子克服自身的缺点,学会利用已有条件来面对外部世界,也有助于培养孩子的规范意识。在延迟满足方面,研究者(聂晋文,芦咏莉,2014)即使发现排除掉母亲的作用、儿童性别等因素的影响后,父亲的参与对儿童延迟满足能力有显著影响。所以爸爸们要多多陪孩子们玩耍,对于年幼的孩子们来说,玩耍是他们的必修课,有爸爸做导师,他们能在这个过程中学到更丰富的内容。

萌妈非常理解爸妈“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心情,但是成功并不是某一项能力主宰的事情,还要看孩子的性格、智商、兴趣、外部机遇等等方面。借某些事情顺便培养一下孩子的能力是没有问题的,但为了培养孩子延迟满足的能力就故意不答应孩子的要求是错误的做法,宽严适度,不溺爱不忽视,才是正确的做法。 查看全部
关于延迟满足的争议
虽然Mischel的实验结果非常美妙,但近年来,也逐渐出现了质疑的声音。例如有人提到,实际上当年参加棉花糖实验的孩子,都来自斯坦福大学的宾格幼儿学校(Bing Nursery School),这里的孩子都是斯坦福大学教授或研究生的子女(影响因素之一:家长的社会地位)。并且Mischel最初设计实验的时候,其实也没打算做长期观察,之所以会进行进一步研究,是因为他自己的几个孩子也在宾格上学,能够找到原来参加实验的那些人(影响因素之二:同学之间的关系)。在八十年代的后续研究中,Mischel和他的同事虽然找到了当年参与实验的185人,但其中只有94人愿意提供SAT成绩,所以其实他并不清楚那些不愿意提供成绩的人究竟在测验里得了多少分(影响因素之三:调查样本的偏差)。

而关于孩子们为什么吃掉/不吃掉面前的棉花糖,罗切斯特大学的几名研究人员专门做了个研究,并发表在了2013年1月的《认知》(cognition)期刊上。他们表示有些孩子是因为觉得研究者不会给他们第二颗棉花糖了,所以才会选择立马吃掉面前的棉花糖,所以这吃或不吃这件事可能跟延迟满足、自我控制能力的关系并不大,反而跟孩子的信任感有关系了。

基于以上的几项原因,Mischel的研究结果爸妈们需要进行理性的接受,那颗棉花糖没有想象中的神奇,父母们也别没事在家里拿自家宝贝做实验了。总结一下,虽然延迟满足这项能力对长远的未来、人生的成功的影响需要打个问号,但大多数研究者还是认可延迟满足的能力(或者叫做自我控制力)会影响儿童各方面表现。例如,有研究者(Perssley,1983)认为,延迟满足对儿童教育和学业表现有重要影响,延迟满足能力能够促进儿童的学习,提高儿童对信息加工的能力,并且也建议对儿童进行延迟满足的训练。除了学业之外,还有研究者(Johnson,1978)发现,肥胖儿童与正常儿童在对食物的自我控制能力上是存在明显差异的,所以让宝宝尽早学会正确吃饭具有深刻的意义。


值得推荐的做法
虽然延迟满足的能力很重要,但萌妈认为,对于宝宝的需求不能样样都进行延迟,应该是延迟满足与及时满足相结合,才能真正培养出属于孩子自己的自控力——让孩子在满足与延迟的交替中领悟出规则并成长。

1、基础是安全感

前文里也提到了,当孩子不相信研究人员会履行再给一个棉花糖的承诺时,他会选择直接吃掉面前的棉花糖,而这种“信任vs不信任”实际上反映出了孩子在日常生活中体验到的安全感程度,也就是父母给予孩子的安全感。

请各位爸妈回忆一下,自己是否做过或见过这一类的事情:

在商场里,孩子看中了一件玩具非常想要,但父母觉得家里已经有很多玩具了,而这一件与之前的也没什么区别,于是拒绝了孩子的要求。孩子开始耍脾气甚至哭闹,于是父母试图转移孩子的注意力来安抚孩子,但不太奏效,于是父母说:“你看,咱们今天没有带够钱,咱们今天先回去,等下次有钱了就来买。”但实际上,父母心里非常清楚,绝对不会有“下一次”了。

很遗憾,这种行为不仅是对亲子之间信任的破坏,也是对孩子自控力的一种破坏。自控力会随孩子年龄增长而增长,但对于心智尚不成熟的低龄儿童而言,他们只能思考眼前的、可触摸的、确定的东西,因此只有当他们知道父母的承诺一定会兑现时,他们才能发挥自己稚嫩的自控力。但这种哄骗的行为毫无疑问会让儿童对未来的收获产生怀疑,从而抛弃得到两颗棉花糖的可能性,直接吃掉放在眼前的棉花糖。所以,各位爸妈要严肃对待自己给孩子的任何承诺,承诺了就一定要做到,做不到的就一定不承诺。

2、妈妈在孩子自控力形成中扮演了重要角色

由于在中国,妈妈与孩子有更长的相处时间,因此有研究者(陈会昌,2005)研究了2岁儿童自我控制与家庭因素的关系,结果发现母亲的教养态度能够显著预测儿童自我控制行为,而母亲适度拒绝的行为则有利于儿童延迟满足能力的提升。从宝宝出生,妈妈们总是会更多地承担照顾孩子的工作,并且与孩子之间的关系也更为紧密,因此要想帮助宝宝提高自控力,做妈妈的必须先学会建立合适的教养标准,既不能一味满足,也不能一味剥夺。

3、爸爸的参与非常必要

出于主观和客观的原因,爸爸在育儿过程中的参与是有限的,过去一些研究发现妈妈们会更多的从生活上照顾孩子,爸爸则主要陪孩子玩耍。但是爸爸在游戏过程中会更加直接的提出要求,并让孩子依照规则游戏;也会有更多地剧烈的、冒险性的身体活动;这些都是爸爸能够给予孩子的,而这些有内容助于帮助孩子克服自身的缺点,学会利用已有条件来面对外部世界,也有助于培养孩子的规范意识。在延迟满足方面,研究者(聂晋文,芦咏莉,2014)即使发现排除掉母亲的作用、儿童性别等因素的影响后,父亲的参与对儿童延迟满足能力有显著影响。所以爸爸们要多多陪孩子们玩耍,对于年幼的孩子们来说,玩耍是他们的必修课,有爸爸做导师,他们能在这个过程中学到更丰富的内容。

萌妈非常理解爸妈“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心情,但是成功并不是某一项能力主宰的事情,还要看孩子的性格、智商、兴趣、外部机遇等等方面。借某些事情顺便培养一下孩子的能力是没有问题的,但为了培养孩子延迟满足的能力就故意不答应孩子的要求是错误的做法,宽严适度,不溺爱不忽视,才是正确的做法。

为什么父母一吵架,小孩就特别「懂事」?

law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353 次浏览 • 2017-12-16 20:53 • 来自相关话题

这个【懂事】是加上引号的,这很重要。【懂事】的孩子更倾向于对自己情绪的“压抑”,承担着敌意的重担和消极的情绪,攻击自身,又不能表达,表面上看是【懂事】的,其实却是一种内伤(Biddulph,2011)。


可是,我需要指出的是,题主的“一⋯就⋯”的这个逻辑关系是不严谨的,甚至主观了。

吵架和争执是不可避免的


承认吧,吵架和争执基本上是不可避免的。


英国剑桥大学的研究认为,吵架是各种亲密关系中的基本活动之一,是一种谈判。人们通过争吵来确定自己的人际边界,通过生气的情绪,来捍卫自己的界限,例如什么可以妥协,什么不可以妥协。(Apter,2013)


撇开学术研究来看,就我们的生活经历而言,我觉得应该也很少会有人从来都没经历过父母争吵、争执的情景,甚至我们从小也会有旁观过亲戚之间的、左邻右舍的、乃至陌生人之间的面红耳赤的争吵场景,不是么?

吵架的影响是有争议的


不可否认,吵架对孩子的情绪是有影响的。心理学家担心在孩子面前的吵架会给孩子埋下情感心理的问题种子。更有研究指出,6-12个月的婴儿即便在睡着的时候,大脑都会对愤怒的语调有所反应,会变得更敏感。(Apter,2013)


可与此同时,英国学者Terri Apter却在其著作中质疑:凭什么父母就不能发生冲突,表达愤怒?而凭什么认为孩子就一定无法承受父母的任何争执?


她在文中强调,不是所有的吵架都会让孩子受伤害,也不是所有的争执对孩子来说都是负面的。与此同时,父母如果一味地恐惧自己的争吵一定会给孩子带来的负面影响,那么很有可能会产生“好行为综合征”。关系稍微紧张一些就会引发焦虑,于是父母之间学习用虚伪的微笑、隐忍的克制来掩盖。这样子表面上看不是“吵架”,但其实也不亚于“吵架”,敏感的孩子一样能看出这种不安“和谐”。(Apter,2013)


不知道怎么吵架的人,有时候也是辛苦的,因为内在会承担很多的委屈。孩子将来要面对的人,不会都是温和沟通的,有些时候孩子也需要通过捍卫自己,才能抵挡别人的侵犯。

为人父母得学习如何“吵架”


我们往往都是担心“我们怎么对待孩子,要不要紧”?可是基本上很少人会问,“我怎么对待我的太太/先生,要不要紧”?


真正影响孩子的不是吵架,而是吵架的方式。研究婴儿依附行为有一个词叫“工作模式”,认为孩子的心智有一种他与他母亲的工作模式存在,这个模式可以告诉他,从母亲身上他们可以期待什么(Apter,2012)。假如一个先生不停地贬低他的太太,那么他们在一起的话太太就可能看起来很悲哀或者不开心。如果彼此结婚很久了,那么即使他不在,太太的表情也会看起来很哀怨。孩子很快就会明白这个关系:父母也有可能是蛮不讲理的野蛮人,用蛮不讲理的方式去对待人。因此,表面上看似“懂事”,抑或“暴力”倾向,都是孩子的一种内在防御和抵制。


让我们先看看研究中的危险炸弹例子:
争吵中夫妻俩是否表现出轻蔑的态度?有没有取笑对方,把对方说得一无是处?夫妻是否喜欢冷战,让对方困惑而抓狂,最后相互不理不睬?夫妻是否各自拉孩子站队,向孩子哭诉,或否定另一方、排除另一方,比如“你爸爸脾气很暴躁,你可千万不能学他”?

这些危险“炸弹”不仅仅会破坏夫妻关系的和谐,甚至也会让孩子卷入到成人情绪的漩涡里,这样方式的吵架对孩子来说则更是要害的。


普遍认为,孩子需要学习管理争吵,主要是要掌握以下的能力:如何捍卫自己的声音,同时照顾到彼此的关系(Rovee-Collier, 1993)。因此对于年幼的孩子来说,知道争吵和争执并不会真的断了关系的连结,父母之间不会因为争吵,而不爱对方,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情。孩子这个能力的养成和练习一定最先萌发于家庭,不管是面对父母之间的争吵,还是手足之间的争执。


可是学习如何吵架,和管理如何争吵是非常难的事情。但最重要的一点是,千万不要让事情演变成和配偶互相大吼大叫或者拳打脚踢的地步(Biddulph,2011)。不管是不是真的隔离了孩子,孩子都会很敏感地学习到这些肢体冲突。澳洲家庭咨询师Steve Biddulph 认为,当你察觉双方的讨论即将演变出难以控制的时候:
告诉对方,你需要冷静一下。等到双方都可以坐下来理性讨论的时候,我们继续刚才的话题如果你觉得非常生气和难受,可以告诉对方,等我没那么激动的时候,大家继续刚才的话题你可以找个地方坐下来,或者去房间冷静一下在情绪失控之前就要立刻采取上述的做法,否则一旦拖下去,结果不容易控制当天稍晚要找个时间和对方聊聊。可以先搁置之前的问题,只是谈谈家人之间和睦相处的重要性,问他是否也觉得这很重要,然后跟他解释想要和睦相处有时候必须妥协。然后,只要涉及安全、承诺、以及尊重其他家人权利等问题,你绝对不妥协。问他当你要求他安静下来时,他愿不愿意配合。然后你们就可以休息一下,庆祝双方达成共识,或是回头讨论原本的问题。(Biddulph,2011)

不管是不是在孩子面前,父母一定要让孩子看到自己对于“争吵”的态度:当父母之间面临必须小心处理的情况的时候,就要立刻停战(Biddulph,2011)。


这很难,但必须得学。大家互勉。


------------


文献资料:

Apter, T. (2007). The Confident Child: Raising Children to Believe in Themselves. New York: W. W. Norton & Company

Apter, T. (2012). Difficult Mothers: Understanding and Overcoming Their Power. New York: W. W. Norton & Company, 

Rovee-Collier, C. (1993). The capacity for long-term memory in infancy. Current Directions in Psychological Science, 2. 

Biddulph, S. (2011). The Secret of happy Children. : A guide for parents. London: Thorsons


———————————————————— 查看全部
这个【懂事】是加上引号的,这很重要。【懂事】的孩子更倾向于对自己情绪的“压抑”,承担着敌意的重担和消极的情绪,攻击自身,又不能表达,表面上看是【懂事】的,其实却是一种内伤(Biddulph,2011)。


可是,我需要指出的是,题主的“一⋯就⋯”的这个逻辑关系是不严谨的,甚至主观了。


吵架和争执是不可避免的



承认吧,吵架和争执基本上是不可避免的。


英国剑桥大学的研究认为,吵架是各种亲密关系中的基本活动之一,是一种谈判。人们通过争吵来确定自己的人际边界,通过生气的情绪,来捍卫自己的界限,例如什么可以妥协,什么不可以妥协。(Apter,2013)


撇开学术研究来看,就我们的生活经历而言,我觉得应该也很少会有人从来都没经历过父母争吵、争执的情景,甚至我们从小也会有旁观过亲戚之间的、左邻右舍的、乃至陌生人之间的面红耳赤的争吵场景,不是么?


吵架的影响是有争议的



不可否认,吵架对孩子的情绪是有影响的。心理学家担心在孩子面前的吵架会给孩子埋下情感心理的问题种子。更有研究指出,6-12个月的婴儿即便在睡着的时候,大脑都会对愤怒的语调有所反应,会变得更敏感。(Apter,2013)


可与此同时,英国学者Terri Apter却在其著作中质疑:凭什么父母就不能发生冲突,表达愤怒?而凭什么认为孩子就一定无法承受父母的任何争执?


她在文中强调,不是所有的吵架都会让孩子受伤害,也不是所有的争执对孩子来说都是负面的。与此同时,父母如果一味地恐惧自己的争吵一定会给孩子带来的负面影响,那么很有可能会产生“好行为综合征”。关系稍微紧张一些就会引发焦虑,于是父母之间学习用虚伪的微笑、隐忍的克制来掩盖。这样子表面上看不是“吵架”,但其实也不亚于“吵架”,敏感的孩子一样能看出这种不安“和谐”。(Apter,2013)


不知道怎么吵架的人,有时候也是辛苦的,因为内在会承担很多的委屈。孩子将来要面对的人,不会都是温和沟通的,有些时候孩子也需要通过捍卫自己,才能抵挡别人的侵犯。


为人父母得学习如何“吵架”



我们往往都是担心“我们怎么对待孩子,要不要紧”?可是基本上很少人会问,“我怎么对待我的太太/先生,要不要紧”?


真正影响孩子的不是吵架,而是吵架的方式。研究婴儿依附行为有一个词叫“工作模式”,认为孩子的心智有一种他与他母亲的工作模式存在,这个模式可以告诉他,从母亲身上他们可以期待什么(Apter,2012)。假如一个先生不停地贬低他的太太,那么他们在一起的话太太就可能看起来很悲哀或者不开心。如果彼此结婚很久了,那么即使他不在,太太的表情也会看起来很哀怨。孩子很快就会明白这个关系:父母也有可能是蛮不讲理的野蛮人,用蛮不讲理的方式去对待人。因此,表面上看似“懂事”,抑或“暴力”倾向,都是孩子的一种内在防御和抵制。


让我们先看看研究中的危险炸弹例子:
  • 争吵中夫妻俩是否表现出轻蔑的态度?
  • 有没有取笑对方,把对方说得一无是处?
  • 夫妻是否喜欢冷战,让对方困惑而抓狂,最后相互不理不睬?
  • 夫妻是否各自拉孩子站队,向孩子哭诉,或否定另一方、排除另一方,比如“你爸爸脾气很暴躁,你可千万不能学他”?


这些危险“炸弹”不仅仅会破坏夫妻关系的和谐,甚至也会让孩子卷入到成人情绪的漩涡里,这样方式的吵架对孩子来说则更是要害的。


普遍认为,孩子需要学习管理争吵,主要是要掌握以下的能力:如何捍卫自己的声音,同时照顾到彼此的关系(Rovee-Collier, 1993)。因此对于年幼的孩子来说,知道争吵和争执并不会真的断了关系的连结,父母之间不会因为争吵,而不爱对方,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情。孩子这个能力的养成和练习一定最先萌发于家庭,不管是面对父母之间的争吵,还是手足之间的争执。


可是学习如何吵架,和管理如何争吵是非常难的事情。但最重要的一点是,千万不要让事情演变成和配偶互相大吼大叫或者拳打脚踢的地步(Biddulph,2011)。不管是不是真的隔离了孩子,孩子都会很敏感地学习到这些肢体冲突。澳洲家庭咨询师Steve Biddulph 认为,当你察觉双方的讨论即将演变出难以控制的时候:
  1. 告诉对方,你需要冷静一下。等到双方都可以坐下来理性讨论的时候,我们继续刚才的话题
  2. 如果你觉得非常生气和难受,可以告诉对方,等我没那么激动的时候,大家继续刚才的话题
  3. 你可以找个地方坐下来,或者去房间冷静一下
  4. 在情绪失控之前就要立刻采取上述的做法,否则一旦拖下去,结果不容易控制
  5. 当天稍晚要找个时间和对方聊聊。可以先搁置之前的问题,只是谈谈家人之间和睦相处的重要性,问他是否也觉得这很重要,然后跟他解释想要和睦相处有时候必须妥协。然后,只要涉及安全、承诺、以及尊重其他家人权利等问题,你绝对不妥协。问他当你要求他安静下来时,他愿不愿意配合。然后你们就可以休息一下,庆祝双方达成共识,或是回头讨论原本的问题。(Biddulph,2011)


不管是不是在孩子面前,父母一定要让孩子看到自己对于“争吵”的态度:当父母之间面临必须小心处理的情况的时候,就要立刻停战(Biddulph,2011)。


这很难,但必须得学。大家互勉。


------------


文献资料:

Apter, T. (2007). The Confident Child: Raising Children to Believe in Themselves. New York: W. W. Norton & Company

Apter, T. (2012). Difficult Mothers: Understanding and Overcoming Their Power. New York: W. W. Norton & Company, 

Rovee-Collier, C. (1993). The capacity for long-term memory in infancy. Current Directions in Psychological Science, 2. 

Biddulph, S. (2011). The Secret of happy Children. : A guide for parents. London: Thorsons


————————————————————
老域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