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家幼儿园里,我曾不经意间看见了许多暴力

law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10 次浏览 • 2 天前 • 来自相关话题

作者曾是一家幼儿园的保育员,在这个幼儿园里,她不经意间看见了许多暴力。




高中毕业后,我在家里的早餐店里做了两年馒头。20 岁那年,我烦了,闹着要出去独立工作。家人不希望我离得太远,于是托关系把我送进了一所离家近的幼儿园。

这是这座小城里为数不多的公立幼儿园之一。幼儿园有点老旧,但若能转正,能享受到的福利和待遇是私立幼儿园无法给予的。我没有幼师证,只能先做保育员。家人劝我一边积累经验,一边自考学前教育专业,等待机会考入编制。

幼儿园开学前一周,我前去报到。园长把我分配在大一班,鼓励我:“大一班的两位老师都很好相处,你好好跟着学习啊。”

结束报到我便加入了大扫除。我将大一班的教室打扫干净,又洗了一个小时玩具,然后搬了张小椅子坐在门口休息,把冻得通红的手捂在兜里。

不远处的操场上,几个刚考进幼儿园的老师正在打羽毛球。老师们跟我年纪都差不多,我一时兴起,就跑过去跟大家打招呼。年轻的老师们对我淡淡地点点头,然后继续打球、聊天,我傻站了一会儿,又默默走开了。

这个小小的插曲丝毫没有影响我的热情。一周后的开学日,我早早就到了幼儿园。大一班的两位老师都还没到,我不知该做什么,就在教室里来回踱步,缓解紧张情绪。

一声清脆的“老师好”突然在我背后响起,我惊讶地回头,看到一位中年阿姨带着个小男孩站在门口。我笑着走过去:“早上好,你叫什么名字呀?”

“余勤!”小男孩端端正正地站好,响亮地回答我。阿姨满脸堆笑道:“你是新来的老师吧,请问贵姓啊?”

我连忙摆手,说:“我姓林,您叫我小林好了。”

“那怎么行!”阿姨一把握住我的手,“林老师,我家余勤皮得很,你尽管收拾。”

我不好意思地低下头,沉浸在当“林老师”的喜悦中。

孩子们陆陆续续地到来,我觉得每一张面孔都如此可爱。那时候,我暗下决心:一定要好好照顾他们!



大一班的两位老师也先后到达教室。年纪较长的丁老师,五十岁上下,总是笑容满面,显得很和蔼;另一位是新来的,姓范,刚二十五六,平时不苟言笑,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

第一次见面,就在心里给两个人划了亲疏远近。

开学没几天,浩鑫的妈妈送来了三份礼物。

我有点惊讶,但还是收下了,还学着两位老师热情地向浩鑫妈妈表达谢意。浩鑫妈妈离开后,范老师却随便地把礼物一扔,不屑地说:“这点东西,也好意思送来。”顿了顿,她又说,“这个园的家长不行,我之前上班那个幼儿园送礼的可多了。”

丁老师听到只是笑笑,并不答话。我更觉得丁老师温柔,也更不喜欢范老师了。

但后来我才发现,丁老师不答话,只是因为她和浩鑫父母是“朋友”——虽然在他们的友谊中,家长那一方总是看起来有些“卑躬屈膝”。

丁老师说,浩鑫与同龄的孩子比起来智商偏低,有时候她被惹烦了,就会骂浩鑫:“那个傻子!”每次,我都会为不知情的浩鑫父母难过。

渐渐地,我还知道了一些幼儿园里的灰色秘密,这也是老师们约定俗成的“规则”。

比如,班上若有孩子请假,到了月底,幼儿园就会给家长返还相应的生活费。但是没几个家长知道这件事情。通常情况下,这些钱都进了各班老师的荷包。

再比如,六一或者元旦的时候,幼儿园会让孩子缴纳表演节目的服装费,每次都会有剩余的。但剩下的钱,老师既不上交,也不返还家长。钱的去向可想而知。

我不曾想过自己有一天也会“贪污公款”。那年儿童节活动结束后,两位老师算完账发现有不少富余。丁老师心情好,随意抽出一百元甩给我,剩下的就和范老师平分了。

拿着那一百块钱,我心里很不是滋味。但我也不敢拒绝,否则就是在明面上得罪丁老师。

幼儿园里糟心的事很多,但偶尔,孩子们会让我觉得待在这里是一件美好的事。

我熟悉班级事务之后,丁老师和范老师常常提前一小时下班,让我带着孩子们等放学。

那是我最快乐的时间。在这一个小时里,我会给孩子们讲故事,有时候也带他们玩游戏,更多的时候,我会打开教室里的风琴,一边弹一边教大家唱歌。孩子们的天真烂漫曾一度成为我熬夜看书的动力,让我想早点拿到文凭,考取幼师资格证,成为一名真正的幼儿教师。



两位老师平时聊天并不怎么避讳我。因此,我常会听到她们背地里议论幼儿园里的其他老师。被提及频率最高的是隔壁班李老师,她比丁老师年轻,专业水平却丁老师超出一大截。我对她颇有好感。

这天,丁老师又聊到李老师,说之前曾有家长来学校大吵大闹,因为自家孩子被李老师揍了。“据说用棍子打的,下手不轻,孩子身上出现了淤青。”丁老师说,李老师抵死不认,因为没监控没证据,最后事情就不了了之。

我有点惊讶,但也没太在意,我从小就是被父母打大的,小学也没少被老师收拾。那时候我觉得,老师管教学生稍微粗暴点无可厚非,倒是有些家长,过于小题大做了。

后来发生的事情,让我的想法彻底转变了。

那天吃过午饭,我把几十个碗搬到厨房去洗。洗完回来就看到余勤站正站在讲台边挨训。

余勤是班上最活跃的几个小朋友之一,常常闯祸。家长总对老师说:“孩子不听话,尽管打就是。”所以他在幼儿园里没少挨训。

丁老师那天一直都挺暴躁的,我回到教室那会儿她更是火冒三丈。她在余勤身上用力拍了两下,余勤不动也不说话。余勤的沉默似乎激起了丁老师更大的怒气,她“啪啪”两耳光打下来,余勤的小脸瞬间就红了一片。

丁老师仍不解气,一掌又一掌地狠狠打在余勤脸上,十几巴掌下来,余勤的脸都肿起来了。

我震惊了,脑子里一片空白。丁老师转头见我杵在后门,便吩咐:“去拧张冷毛巾过来。”我毛巾放进水里,只觉得水冷得刺骨,寒意从手指蹿到心底。我心里说不出地难受,为余勤,也为无能为力的自己。

回到教室里,丁老师让我把毛巾递给余勤,命他自己站着敷脸。“不许告诉你爸妈!”她的语气里满是阴狠,“敢说我就打死你。”

余勤小小的手捧着毛巾,轻轻敷在脸上。听到丁老师的话,他木讷地点点头,仍然不哭也不闹。我看着他,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他的表现分明不是第一次被老师揍,那种顺从更像是“习惯了”。

自此,丁老师的暴力行径愈演愈烈。她心情不好的时候,就会随便挑两个孩子出来打一顿。挨揍的孩子多半是留守儿童,父母不在身边,老人和孩子缺乏沟通,对孩子的遭遇全然不知。还有的,家长本就是“棍棒教育”的坚决拥护者。



可是到后来,就连班上的“好孩子”也被暴力对待了。

这天上午的最后一节课,丁老师在给孩子们讲故事,我站在教室后面维持纪律。忽然,我发现前排的涵涵在和同桌偷偷聊天,根本没听。

涵涵 4 岁,平日里乖巧伶俐,是班上数一数二的乖孩子。但小孩子心性,难免会有坐不住的时候。我正想溜过去提醒她听课,却听见“啪”地一声,丁老师把手中的书拍在了讲桌上。

涵涵被丁老师叫到讲台上。她垂下头怯怯地站着,不敢看坐在面前的老师一眼。

我的脑子里闪过一丝害怕,但马上自我安慰道:不会的,丁老师不会动手的。涵涵平时那么聪慧可爱,她的父母都是小学老师,和丁老师关系也不错,肯定不会……

响亮的耳光打断了我的思绪,我呆呆地看着泣不成声的涵涵,不由自主地向前踏了一步。脑海里却蓦然响起母亲之前告诫我的话:“不要多管闲事!没有证据,仅仅凭你说的话,半点作用都没有。”

家里的早餐店供应着小城里所有公立幼儿园需要的包子馒头。我常会回家抱怨幼儿园里发生的一切,但父母总是站在幼儿园那一边劝说我闭嘴:“就算你不帮衬我们,也别害我们呀!”

我想起母亲脸上的皱纹和凌晨 3 点起床的疲倦,不由自主地收回脚,低下了头。

第二天,涵涵妈妈把孩子送到教室,她不再笑容满面地和我寒暄,而是冷冷地看了我一眼,然后转身离去。

“她知道了。”我心想,“可是她选择了沉默。”虽然不了解她为什么沉默,但经历了这几个月,我开始理解了成人世界的懦弱和顾忌。

我转头看到一旁正和家长说话的范老师,在心里对她多了一点好感。范老师虽然表面冷漠,但对孩子们还算有底线。我想着,幼儿园里的年轻老师一直在增加,也许不久后,年轻老师越来越多了以后,这种暴力的氛围就会有所改善的。

当时,我忘记了“近墨者黑”这个道理。



学期结束前一周班务很繁重,加上天气炎热,两位老师更频繁地发火。我受到的挤兑也更加明显,但我早就不当回事了,反而期盼着她们能快点把我挤兑走。

那天,气温又上升了不少,头顶的吊扇吹出来的也是一阵阵热风。酷暑中,浩鑫又把便便拉在了裤子里。丁老师听到同学报告后,把他叫到了讲台旁边。

一股恶臭随着浩鑫的走动散发出来,丁老师捂住口鼻,咬牙切齿地声音依然从她的指缝中漏出来:“又是这个傻子。你怎么那么傻,拉屎都不知道喊人!”

我早已习惯这种场面,一言不发地走到浩鑫的桌子旁边,从书包里找出家长准备的换洗衣裤。回过头,突然看见范老师提起脚,猛地踹在了浩鑫的肚子上。

浩鑫倒在地上,又挨了范老师两脚。但他似乎不知疼痛,艰难地爬起来,还望着范老师呵呵笑。范老师抬脚又想踹,被丁老师拦了下来:“好了好了,穿得太少,等会儿身上弄起淤青不好交代。”

“是哈。”范老师了然地笑笑。然后,就和丁老师聊起某个商场正在打折,过两天要和其他老师一起去逛逛。

我不想再听下去,便带着浩鑫去厕所换洗。抱着浩鑫走在刺眼的阳光里,浮动的热气紧紧包裹住我,我却还是冷得发抖。

我脑子里突然出现这样一个念头:“如果我成为一名幼儿教师,是否终有一天也会变成这样的魔鬼呢?”我觉得无限恐惧。

那天下班回家,我拿出浩鑫妈妈送的礼物——一条丝巾——细细端详后,把它放到了衣柜最底层。

我无法面对良心的拷问,也无法直视那个年轻妈妈的眼睛。那晚,我翻来覆去睡不着,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



第二天,丁老师又开始发火的时候,我拿出手机,轻轻放在讲台旁边的桌子上,摄像头对准了暴躁的丁老师。

那是一款诺基亚 5700,银白色的键盘,红色侧边。我抱着背水一战的决心,希望能把事情曝光。要么,我找回正义,要么,我逃离这里。

然而,这份希望很快破灭。也许是原本就对我怀有戒心,丁老师一回头便发现了异样。她把我大骂一通后拽到了园长办公室。园长失望地问我:“小林,你这么年轻聪明,我本来想好好培养培养你的,但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环顾着办公室,深吸一口气,把我所知道的一切都说了出来。这是我最后的希望,我希望园长会主持正义。

可是园长听完,淡淡地一笑,摇头叹道:“你呀你,太不开窍了。”

毫无悬念地,我被幼儿园辞退了。爸妈知道后骂了我好几天,还提着礼物到园长家去赔礼道歉。

我却松了一大口气,不断安慰自己:“我已经尽力了,我也没办法。”我找出丝巾,把它扔进了垃圾桶。

只是良心不能和丝巾一样丢掉。对大一班孩子和家长的愧疚一直在我心里盘旋着。

前两天我在一所中学附近办事,遇到了余勤。他已经长成一个高大帅气的少年,他盯着我,好像认出了我一般,我赶紧低着头躲进了车里。我看到余勤站在那里愣了一会儿才离开。我觉得一阵鼻酸,眼泪和着委屈流下来。

回到家里,丈夫和我商量女儿入学的事情。他坚持要把女儿送到公立幼儿园,无奈之下,我第一次对他说了那段在公立幼儿园做保育员的往事。

我说,我打算为女儿找一所私立幼儿园,然后跟着她去幼儿园工作。当保育员也好,做清洁工也好,总之,我至少要在幼儿园里呆一个学期。我必须摸清幼儿园的教学风气,了解老师与孩子的相处日常后,才敢把女儿交给他们。孩子爸叹了口气,说:“好吧。店里有我,你放心。”

看着疲惫的他,我觉得一阵悲凉。

作者林婉,曾为幼儿园保育员

编辑 | 汪婷婷 查看全部


作者曾是一家幼儿园的保育员,在这个幼儿园里,她不经意间看见了许多暴力。





高中毕业后,我在家里的早餐店里做了两年馒头。20 岁那年,我烦了,闹着要出去独立工作。家人不希望我离得太远,于是托关系把我送进了一所离家近的幼儿园。

这是这座小城里为数不多的公立幼儿园之一。幼儿园有点老旧,但若能转正,能享受到的福利和待遇是私立幼儿园无法给予的。我没有幼师证,只能先做保育员。家人劝我一边积累经验,一边自考学前教育专业,等待机会考入编制。

幼儿园开学前一周,我前去报到。园长把我分配在大一班,鼓励我:“大一班的两位老师都很好相处,你好好跟着学习啊。”

结束报到我便加入了大扫除。我将大一班的教室打扫干净,又洗了一个小时玩具,然后搬了张小椅子坐在门口休息,把冻得通红的手捂在兜里。

不远处的操场上,几个刚考进幼儿园的老师正在打羽毛球。老师们跟我年纪都差不多,我一时兴起,就跑过去跟大家打招呼。年轻的老师们对我淡淡地点点头,然后继续打球、聊天,我傻站了一会儿,又默默走开了。

这个小小的插曲丝毫没有影响我的热情。一周后的开学日,我早早就到了幼儿园。大一班的两位老师都还没到,我不知该做什么,就在教室里来回踱步,缓解紧张情绪。

一声清脆的“老师好”突然在我背后响起,我惊讶地回头,看到一位中年阿姨带着个小男孩站在门口。我笑着走过去:“早上好,你叫什么名字呀?”

“余勤!”小男孩端端正正地站好,响亮地回答我。阿姨满脸堆笑道:“你是新来的老师吧,请问贵姓啊?”

我连忙摆手,说:“我姓林,您叫我小林好了。”

“那怎么行!”阿姨一把握住我的手,“林老师,我家余勤皮得很,你尽管收拾。”

我不好意思地低下头,沉浸在当“林老师”的喜悦中。

孩子们陆陆续续地到来,我觉得每一张面孔都如此可爱。那时候,我暗下决心:一定要好好照顾他们!



大一班的两位老师也先后到达教室。年纪较长的丁老师,五十岁上下,总是笑容满面,显得很和蔼;另一位是新来的,姓范,刚二十五六,平时不苟言笑,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

第一次见面,就在心里给两个人划了亲疏远近。

开学没几天,浩鑫的妈妈送来了三份礼物。

我有点惊讶,但还是收下了,还学着两位老师热情地向浩鑫妈妈表达谢意。浩鑫妈妈离开后,范老师却随便地把礼物一扔,不屑地说:“这点东西,也好意思送来。”顿了顿,她又说,“这个园的家长不行,我之前上班那个幼儿园送礼的可多了。”

丁老师听到只是笑笑,并不答话。我更觉得丁老师温柔,也更不喜欢范老师了。

但后来我才发现,丁老师不答话,只是因为她和浩鑫父母是“朋友”——虽然在他们的友谊中,家长那一方总是看起来有些“卑躬屈膝”。

丁老师说,浩鑫与同龄的孩子比起来智商偏低,有时候她被惹烦了,就会骂浩鑫:“那个傻子!”每次,我都会为不知情的浩鑫父母难过。

渐渐地,我还知道了一些幼儿园里的灰色秘密,这也是老师们约定俗成的“规则”。

比如,班上若有孩子请假,到了月底,幼儿园就会给家长返还相应的生活费。但是没几个家长知道这件事情。通常情况下,这些钱都进了各班老师的荷包。

再比如,六一或者元旦的时候,幼儿园会让孩子缴纳表演节目的服装费,每次都会有剩余的。但剩下的钱,老师既不上交,也不返还家长。钱的去向可想而知。

我不曾想过自己有一天也会“贪污公款”。那年儿童节活动结束后,两位老师算完账发现有不少富余。丁老师心情好,随意抽出一百元甩给我,剩下的就和范老师平分了。

拿着那一百块钱,我心里很不是滋味。但我也不敢拒绝,否则就是在明面上得罪丁老师。

幼儿园里糟心的事很多,但偶尔,孩子们会让我觉得待在这里是一件美好的事。

我熟悉班级事务之后,丁老师和范老师常常提前一小时下班,让我带着孩子们等放学。

那是我最快乐的时间。在这一个小时里,我会给孩子们讲故事,有时候也带他们玩游戏,更多的时候,我会打开教室里的风琴,一边弹一边教大家唱歌。孩子们的天真烂漫曾一度成为我熬夜看书的动力,让我想早点拿到文凭,考取幼师资格证,成为一名真正的幼儿教师。



两位老师平时聊天并不怎么避讳我。因此,我常会听到她们背地里议论幼儿园里的其他老师。被提及频率最高的是隔壁班李老师,她比丁老师年轻,专业水平却丁老师超出一大截。我对她颇有好感。

这天,丁老师又聊到李老师,说之前曾有家长来学校大吵大闹,因为自家孩子被李老师揍了。“据说用棍子打的,下手不轻,孩子身上出现了淤青。”丁老师说,李老师抵死不认,因为没监控没证据,最后事情就不了了之。

我有点惊讶,但也没太在意,我从小就是被父母打大的,小学也没少被老师收拾。那时候我觉得,老师管教学生稍微粗暴点无可厚非,倒是有些家长,过于小题大做了。

后来发生的事情,让我的想法彻底转变了。

那天吃过午饭,我把几十个碗搬到厨房去洗。洗完回来就看到余勤站正站在讲台边挨训。

余勤是班上最活跃的几个小朋友之一,常常闯祸。家长总对老师说:“孩子不听话,尽管打就是。”所以他在幼儿园里没少挨训。

丁老师那天一直都挺暴躁的,我回到教室那会儿她更是火冒三丈。她在余勤身上用力拍了两下,余勤不动也不说话。余勤的沉默似乎激起了丁老师更大的怒气,她“啪啪”两耳光打下来,余勤的小脸瞬间就红了一片。

丁老师仍不解气,一掌又一掌地狠狠打在余勤脸上,十几巴掌下来,余勤的脸都肿起来了。

我震惊了,脑子里一片空白。丁老师转头见我杵在后门,便吩咐:“去拧张冷毛巾过来。”我毛巾放进水里,只觉得水冷得刺骨,寒意从手指蹿到心底。我心里说不出地难受,为余勤,也为无能为力的自己。

回到教室里,丁老师让我把毛巾递给余勤,命他自己站着敷脸。“不许告诉你爸妈!”她的语气里满是阴狠,“敢说我就打死你。”

余勤小小的手捧着毛巾,轻轻敷在脸上。听到丁老师的话,他木讷地点点头,仍然不哭也不闹。我看着他,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他的表现分明不是第一次被老师揍,那种顺从更像是“习惯了”。

自此,丁老师的暴力行径愈演愈烈。她心情不好的时候,就会随便挑两个孩子出来打一顿。挨揍的孩子多半是留守儿童,父母不在身边,老人和孩子缺乏沟通,对孩子的遭遇全然不知。还有的,家长本就是“棍棒教育”的坚决拥护者。



可是到后来,就连班上的“好孩子”也被暴力对待了。

这天上午的最后一节课,丁老师在给孩子们讲故事,我站在教室后面维持纪律。忽然,我发现前排的涵涵在和同桌偷偷聊天,根本没听。

涵涵 4 岁,平日里乖巧伶俐,是班上数一数二的乖孩子。但小孩子心性,难免会有坐不住的时候。我正想溜过去提醒她听课,却听见“啪”地一声,丁老师把手中的书拍在了讲桌上。

涵涵被丁老师叫到讲台上。她垂下头怯怯地站着,不敢看坐在面前的老师一眼。

我的脑子里闪过一丝害怕,但马上自我安慰道:不会的,丁老师不会动手的。涵涵平时那么聪慧可爱,她的父母都是小学老师,和丁老师关系也不错,肯定不会……

响亮的耳光打断了我的思绪,我呆呆地看着泣不成声的涵涵,不由自主地向前踏了一步。脑海里却蓦然响起母亲之前告诫我的话:“不要多管闲事!没有证据,仅仅凭你说的话,半点作用都没有。”

家里的早餐店供应着小城里所有公立幼儿园需要的包子馒头。我常会回家抱怨幼儿园里发生的一切,但父母总是站在幼儿园那一边劝说我闭嘴:“就算你不帮衬我们,也别害我们呀!”

我想起母亲脸上的皱纹和凌晨 3 点起床的疲倦,不由自主地收回脚,低下了头。

第二天,涵涵妈妈把孩子送到教室,她不再笑容满面地和我寒暄,而是冷冷地看了我一眼,然后转身离去。

“她知道了。”我心想,“可是她选择了沉默。”虽然不了解她为什么沉默,但经历了这几个月,我开始理解了成人世界的懦弱和顾忌。

我转头看到一旁正和家长说话的范老师,在心里对她多了一点好感。范老师虽然表面冷漠,但对孩子们还算有底线。我想着,幼儿园里的年轻老师一直在增加,也许不久后,年轻老师越来越多了以后,这种暴力的氛围就会有所改善的。

当时,我忘记了“近墨者黑”这个道理。



学期结束前一周班务很繁重,加上天气炎热,两位老师更频繁地发火。我受到的挤兑也更加明显,但我早就不当回事了,反而期盼着她们能快点把我挤兑走。

那天,气温又上升了不少,头顶的吊扇吹出来的也是一阵阵热风。酷暑中,浩鑫又把便便拉在了裤子里。丁老师听到同学报告后,把他叫到了讲台旁边。

一股恶臭随着浩鑫的走动散发出来,丁老师捂住口鼻,咬牙切齿地声音依然从她的指缝中漏出来:“又是这个傻子。你怎么那么傻,拉屎都不知道喊人!”

我早已习惯这种场面,一言不发地走到浩鑫的桌子旁边,从书包里找出家长准备的换洗衣裤。回过头,突然看见范老师提起脚,猛地踹在了浩鑫的肚子上。

浩鑫倒在地上,又挨了范老师两脚。但他似乎不知疼痛,艰难地爬起来,还望着范老师呵呵笑。范老师抬脚又想踹,被丁老师拦了下来:“好了好了,穿得太少,等会儿身上弄起淤青不好交代。”

“是哈。”范老师了然地笑笑。然后,就和丁老师聊起某个商场正在打折,过两天要和其他老师一起去逛逛。

我不想再听下去,便带着浩鑫去厕所换洗。抱着浩鑫走在刺眼的阳光里,浮动的热气紧紧包裹住我,我却还是冷得发抖。

我脑子里突然出现这样一个念头:“如果我成为一名幼儿教师,是否终有一天也会变成这样的魔鬼呢?”我觉得无限恐惧。

那天下班回家,我拿出浩鑫妈妈送的礼物——一条丝巾——细细端详后,把它放到了衣柜最底层。

我无法面对良心的拷问,也无法直视那个年轻妈妈的眼睛。那晚,我翻来覆去睡不着,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



第二天,丁老师又开始发火的时候,我拿出手机,轻轻放在讲台旁边的桌子上,摄像头对准了暴躁的丁老师。

那是一款诺基亚 5700,银白色的键盘,红色侧边。我抱着背水一战的决心,希望能把事情曝光。要么,我找回正义,要么,我逃离这里。

然而,这份希望很快破灭。也许是原本就对我怀有戒心,丁老师一回头便发现了异样。她把我大骂一通后拽到了园长办公室。园长失望地问我:“小林,你这么年轻聪明,我本来想好好培养培养你的,但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环顾着办公室,深吸一口气,把我所知道的一切都说了出来。这是我最后的希望,我希望园长会主持正义。

可是园长听完,淡淡地一笑,摇头叹道:“你呀你,太不开窍了。”

毫无悬念地,我被幼儿园辞退了。爸妈知道后骂了我好几天,还提着礼物到园长家去赔礼道歉。

我却松了一大口气,不断安慰自己:“我已经尽力了,我也没办法。”我找出丝巾,把它扔进了垃圾桶。

只是良心不能和丝巾一样丢掉。对大一班孩子和家长的愧疚一直在我心里盘旋着。

前两天我在一所中学附近办事,遇到了余勤。他已经长成一个高大帅气的少年,他盯着我,好像认出了我一般,我赶紧低着头躲进了车里。我看到余勤站在那里愣了一会儿才离开。我觉得一阵鼻酸,眼泪和着委屈流下来。

回到家里,丈夫和我商量女儿入学的事情。他坚持要把女儿送到公立幼儿园,无奈之下,我第一次对他说了那段在公立幼儿园做保育员的往事。

我说,我打算为女儿找一所私立幼儿园,然后跟着她去幼儿园工作。当保育员也好,做清洁工也好,总之,我至少要在幼儿园里呆一个学期。我必须摸清幼儿园的教学风气,了解老师与孩子的相处日常后,才敢把女儿交给他们。孩子爸叹了口气,说:“好吧。店里有我,你放心。”

看着疲惫的他,我觉得一阵悲凉。

作者林婉,曾为幼儿园保育员

编辑 | 汪婷婷

万一有天当了爸妈,孩子问「我是怎么来的」,你怎么说?

law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5 次浏览 • 8 小时前 • 来自相关话题

性教育这个话题真的很庞大,而性侵犯则更是另一层面最深刻的担忧。而很恰巧地,我们一群妈妈在之前也展开了一番非常深度、多维度的剖心的,针对性教育议题的探讨和思考,遂在此分享一下来自在孩子的性教育话题上,妈妈们的集体视角。

性教育应该是一个系统的教育,包括性别教育、身体认知、家庭教育、男女关系教育、情感表达、性知识教育等,最后应该是让孩子学习如何自尊自爱,保护自己,尊重他人。

如何跟宝宝谈性?

或者换句话说,

如何用孩子能理解的方式让他们学习性知识?

以下是妈妈们的讨论,因涉及隐私,不再标注名字了。

1、如何回答“妈妈,我从哪里来?


:“妈妈是女人,爸爸是男人。女人和男人的差别在于女人有乳房,男人有鸡鸡。在妈妈肚子这里还有一样看不见的东西——子宫。是小宝宝的房子。”


:“当爸爸妈妈决定要宝宝的时候,就会由爸爸,用鸡鸡把宝宝的小种子通过子宫的入口(拉屎和尿尿的地方中间)送到妈妈的肚子里。小种子们通过激烈的竞争和比试,最后,就剩下两个小种子,一个擅长(说一个宝宝的特长),一个擅长(选择一个宝宝的爱好)。他们俩进行了最后的比赛。你猜猜谁赢了?(无论孩子说谁都说他对了,然后狠狠的夸奖一番)。最后,那个小种子就在妈妈的肚子里住了快 10 个月,变成了小时候的你咯。” 

2、对父母与孩子一起洗澡 / 孩子对父母身体感兴趣怎么看?



:“偶尔和娃洗澡可以进行性别教育。但是最好的办法还是让老公带儿子洗澡,能多一个父子交流的时间和机会。”





:“我不赞成异性洗澡。两岁半后宝宝就有记忆了,在这方面我觉得还是要有分寸。”





:“作为女生我不能接受爸爸和女儿一起洗澡,但可以偶尔爸爸帮女儿洗澡。”


:“我家娃没有表现过对乳房的兴趣,他吃奶时不喜欢摸。长大了断奶后再看见,我就说:“你看,这是妈妈的乳房,以前里面有奶,后来被你吃光了。”然后我会邀请他看看,摸摸。他很开心也很满足。他问过我有没有小鸡鸡,我也直接给他看一下。再大一些,就可以开始让孩子接受“私密部位”这个观点。”

3、孩子摸自己身体如何应对?


:“我们不会特别表示注意,但要同时对宝宝说明不洗手很脏,鸡鸡怕细菌,私密部位要注意卫生。还会告诉他摸私密部位是很私人的事,在众人面前摸比较失礼。不过还是免不了有时候他会说:“妈妈,我给你表演一个魔术,你看我的鸡鸡变大了哈哈哈哈!然后又小了哈哈哈哈!”,这种时候也真是不知道如何应对。”


:“宝宝你知道么?小鸡鸡是很内向很文静的,他最喜欢的事情是待在内裤里休息,只有你想尿尿的时候才会出来帮助你。你老把他叫出来玩,会打扰到他休息。小鸡鸡里面都是一种叫海绵体的物质,他生气的时候海绵体就会充血,小鸡鸡会因此变大。你让他安静的回到内裤里,好好休息一下,他一会就会变回原来的样子啦。”

4、如何对待儿童的结婚、互相触摸身体等游戏?

:“小孩一两岁就会开始对自己和别人的身体感兴趣,越不让他接触越好奇,我觉得应该顺势而为,不刻意回避。这个和安全感一样,够了自然就不纠缠了。家长要首先不对这个话题紧张回避。”


:“小时候经历过互摸这样的事情,我觉得如果将来看到娃和别的孩子互摸,应该淡定,不要像我小时候看到的那个阿姨,一脸讶异,但什么都没说糊弄过去了,搞得我再也不跟那女孩玩耍,看到这阿姨依然不自在,一辈子忘不了她那张惊讶的脸。”


:“如果是学龄前小朋友对身体好奇,可以引入绘本教他认识身体,了解男女差异。如果看到小朋友互相触摸身体,家长不要去否定、大惊小怪甚至责骂。”


:“先问一下“为什么?”,孩子总会有理由,然后再慢慢引导。最终让孩子了解“身体是隐私部位,不要随便给别人触碰”,同样,别人身体的隐私部位也不要触碰。”

5、如果有亲友总拿孩子小 JJ 等隐私部位开玩笑,如何应对?


:“如果亲友摸小孩隐私部位,我会用宝宝的语气说“小丁丁不能随便摸哦,我们也是有隐私的”。并且建议家长们不要给孩子穿开裆裤。”

6、如何跟老人沟通孩子的性教育问题


:“性教育对于老人来说太尴尬,我不会要求他们教孩子什么,只会告诉他们哪些不要做。”


:“对于老人,首先是沟通不要穿开裆裤,另外如果小朋友自己摸小鸡鸡之类的不要嘲笑、不要打他手阻止、不要向孩子传递“这是肮脏的”之类的概念;更不能开类似“把小鸡鸡扯掉下酒喝”这种玩笑。”

7、怎样教孩子学会保护自己的身体?接触身体哪些可以哪些不可以。


:“男孩版:宝宝的小鸡鸡是非常重要的,等他和你一起长大了,他能成为“小宝宝种子运输鸡”!然后你才能像你爸爸一样变成特别特别棒的爸爸!所以,你要好好照顾他,让他和你一起健康成长。假如有人想要打扰他,你一定要大声的说:“不!”,假如有人欺负他了,请一定要回家告诉爸爸妈妈!”


:“女孩版:宝宝知道吗,在你尿尿和拉屎的地方中间有一个神秘的入口,这个入口通向你的子宫。等你长大了,你的子宫会变成适合小宝宝生长的地方。当你决定要一个宝宝的时候,男人就会把小宝宝的种子通过入口送到子宫里。然后就会有小宝宝住在里面了,你就也变成和妈妈一样的妈妈啦!你要好好照顾和保护你的神秘入口喔!不可以让任何人看或者触碰。就算有人只是想要看看,你都可以大声的拒绝,大声的说:“不!”。假如有人伤害她了,请一定告诉爸爸妈妈!还有你的乳房,现在看起来和小男孩的没什么差别,可是当你慢慢长大,她也会变大!当你成为妈妈的时候,乳房里面就会有奶出来了。只有妈妈的奶才能让小宝宝吃饱肚子,所以,也请你保护好你的乳房,和神秘入口一样,乳房也是不可以给别人看给别人触碰的。”

8、家长如何预防潜在的性侵犯风险。


:“第一是教会孩子哪些部位不能让别人碰,要学会拒绝;第二是教会小宝宝学舌,他们受了侵犯回来要能说出来大人才会知道。”


:“家长要尽量避免孩子和除了家人以外的男性单独相处,比如邻居家大哥、叔叔等。”

9、如果孩子被侵犯了,家长可以做什么?


:“生活中危险无处不在,要教会孩子防范;另外,真有不测后,要正确引导,这也很重要。”


:“我希望我和我的孩子关系很好,不管发生任何事,只要他感到困惑,就和妈妈说,妈妈会帮他。”

10、受到侵犯后的心理援助机构和司法救济。

在香港,政府的社会福利处均设有儿童临床心理服务科,在警务处内部设有专门的儿童保护科,一旦接到报警,受训的服务科社工和警察会立刻组成调查小组联盟,在调查前,经验丰富的社工会告诉孩子和家长,接下来要做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做。若遇到年龄较小,而又不善于用语言表达的儿童,警员会提供可供穿衣脱衣的人体玩具模型,让儿童辨识被触摸和侵犯的部位。在针对性侵儿童的治疗医院,都有儿童心理诊室、卡通和漫画,以及遍地的儿童玩具,使诊断室看起来更像是一个孩子放松和讲故事的地方。(如何安抚遭性侵未成年人的心理创伤)

小结:

1、儿童性教育不只是防止性侵的问题,性别教育、出生教育、防性侵教育、青春期教育、家庭教育(爸妈的家庭角色)都属于儿童性教育;

2、家长要引导孩子形成健康的性别观念和性观念,不认为性是肮脏的不可见人的事;

3、教孩子知道什么情况下可以被触碰(比如洗澡、体检),什么情况下不能不能被触碰。学会保护自己的身体,同时尊重别人的身体;

4、预防潜在的风险;

5、营造平等顺畅的家庭沟通氛围,即使遇到不好的情况孩子也愿意及时跟家长诉说,使家长能很好地处理;

6、既让孩子学会保护自己,又不能让他们对环境对社会产生担忧和恐惧。

中国式性教育,隐晦、腼腆、保守,对比之下,作为不断更新育儿观念、用现代科学育儿观武装自己的家长们,更应该把握好其中的平衡。“性教育”不单单是“性知识”的传授,还是涵盖性生理、性心理、性道德等多个纬度的综合性教育。希望家长们一方面要学会如何解答孩子对性知识的疑惑,另一方面还要更多地肩负起普及性道德、教会孩子自我保护等责任,帮孩子树立正确的生命观、健康的性文化观念,这才是性教育的根本目的。

妈妈摘译的《欧洲性教育标准》(0-4 岁)

一些国家的教育大纲中一般规定学前班就要向孩子(通常为 5 岁)教授最基本的性知识,《欧洲性教育标准》则提倡 4 岁之前,从出生即开始进行性教育。

该标准认为,在孩子每个年龄段和发展阶段可能会向父母问“性”有关的问题,出现一些特定的行为,例如玩“医生和护士”的游戏,触摸自己的身体、展示自己的身体,看别人的身体等等。从孩子出生那一刻开始,他 / 她的教育也开始了。

性教育是孩子教育的一部分,即使父母没有有意识地去教育,也在潜移默化中向孩子传递了相关的信息。比如,父母之间的相处方式、角色表现、性别、情感表达等等,都是在对孩子进行言传身教。即使不直接谈论性(例如不说性器官的名称),父母也在教关于性的知识(例如父母不说性器官的名称可能被孩子解读为父母认为这个话题令人不适)。

与其无意识地、零散地向孩子传递性知识,不如正面、积极、规范地进行性教育。当孩子们提问时,以适龄的方式来回答他们的问题;向他们展示与性相关的问题是正面的、愉悦的。因此,他们也能发展对自己身体的积极态度,学习适当的社交技能(例如,正确说出身体部位的名称)。同时,教会孩子尊重个人界限和社会规则(例如,你不能随意触摸别人)。更重要的是,孩子学会意识和表达自己的界限:能说“不”,能寻求帮助。

在这个意义上,性教育也是社会教育,有助于预防性侵犯。儿童性心理发展意味着在儿童不同年龄阶段身体、情绪、认知和社会技能方面的发展。从这一认识出发,性教育不仅仅是告诉孩子关于生育的知识、性的知识、预防疾病,更重要的是帮助孩子建立积极的身体认知,增强自信,有助于提高孩子的责任心:孩子将会负责任地对待他 / 她自己和别人。 查看全部
性教育这个话题真的很庞大,而性侵犯则更是另一层面最深刻的担忧。而很恰巧地,我们一群妈妈在之前也展开了一番非常深度、多维度的剖心的,针对性教育议题的探讨和思考,遂在此分享一下来自在孩子的性教育话题上,妈妈们的集体视角。

性教育应该是一个系统的教育,包括性别教育、身体认知、家庭教育、男女关系教育、情感表达、性知识教育等,最后应该是让孩子学习如何自尊自爱,保护自己,尊重他人。

如何跟宝宝谈性?

或者换句话说,

如何用孩子能理解的方式让他们学习性知识?

以下是妈妈们的讨论,因涉及隐私,不再标注名字了。

1、如何回答“妈妈,我从哪里来?


:“妈妈是女人,爸爸是男人。女人和男人的差别在于女人有乳房,男人有鸡鸡。在妈妈肚子这里还有一样看不见的东西——子宫。是小宝宝的房子。”


:“当爸爸妈妈决定要宝宝的时候,就会由爸爸,用鸡鸡把宝宝的小种子通过子宫的入口(拉屎和尿尿的地方中间)送到妈妈的肚子里。小种子们通过激烈的竞争和比试,最后,就剩下两个小种子,一个擅长(说一个宝宝的特长),一个擅长(选择一个宝宝的爱好)。他们俩进行了最后的比赛。你猜猜谁赢了?(无论孩子说谁都说他对了,然后狠狠的夸奖一番)。最后,那个小种子就在妈妈的肚子里住了快 10 个月,变成了小时候的你咯。” 

2、对父母与孩子一起洗澡 / 孩子对父母身体感兴趣怎么看?



:“偶尔和娃洗澡可以进行性别教育。但是最好的办法还是让老公带儿子洗澡,能多一个父子交流的时间和机会。”





:“我不赞成异性洗澡。两岁半后宝宝就有记忆了,在这方面我觉得还是要有分寸。”





:“作为女生我不能接受爸爸和女儿一起洗澡,但可以偶尔爸爸帮女儿洗澡。”


:“我家娃没有表现过对乳房的兴趣,他吃奶时不喜欢摸。长大了断奶后再看见,我就说:“你看,这是妈妈的乳房,以前里面有奶,后来被你吃光了。”然后我会邀请他看看,摸摸。他很开心也很满足。他问过我有没有小鸡鸡,我也直接给他看一下。再大一些,就可以开始让孩子接受“私密部位”这个观点。”

3、孩子摸自己身体如何应对?


:“我们不会特别表示注意,但要同时对宝宝说明不洗手很脏,鸡鸡怕细菌,私密部位要注意卫生。还会告诉他摸私密部位是很私人的事,在众人面前摸比较失礼。不过还是免不了有时候他会说:“妈妈,我给你表演一个魔术,你看我的鸡鸡变大了哈哈哈哈!然后又小了哈哈哈哈!”,这种时候也真是不知道如何应对。”


:“宝宝你知道么?小鸡鸡是很内向很文静的,他最喜欢的事情是待在内裤里休息,只有你想尿尿的时候才会出来帮助你。你老把他叫出来玩,会打扰到他休息。小鸡鸡里面都是一种叫海绵体的物质,他生气的时候海绵体就会充血,小鸡鸡会因此变大。你让他安静的回到内裤里,好好休息一下,他一会就会变回原来的样子啦。”

4、如何对待儿童的结婚、互相触摸身体等游戏?

:“小孩一两岁就会开始对自己和别人的身体感兴趣,越不让他接触越好奇,我觉得应该顺势而为,不刻意回避。这个和安全感一样,够了自然就不纠缠了。家长要首先不对这个话题紧张回避。”


:“小时候经历过互摸这样的事情,我觉得如果将来看到娃和别的孩子互摸,应该淡定,不要像我小时候看到的那个阿姨,一脸讶异,但什么都没说糊弄过去了,搞得我再也不跟那女孩玩耍,看到这阿姨依然不自在,一辈子忘不了她那张惊讶的脸。”


:“如果是学龄前小朋友对身体好奇,可以引入绘本教他认识身体,了解男女差异。如果看到小朋友互相触摸身体,家长不要去否定、大惊小怪甚至责骂。”


:“先问一下“为什么?”,孩子总会有理由,然后再慢慢引导。最终让孩子了解“身体是隐私部位,不要随便给别人触碰”,同样,别人身体的隐私部位也不要触碰。”

5、如果有亲友总拿孩子小 JJ 等隐私部位开玩笑,如何应对?


:“如果亲友摸小孩隐私部位,我会用宝宝的语气说“小丁丁不能随便摸哦,我们也是有隐私的”。并且建议家长们不要给孩子穿开裆裤。”

6、如何跟老人沟通孩子的性教育问题


:“性教育对于老人来说太尴尬,我不会要求他们教孩子什么,只会告诉他们哪些不要做。”


:“对于老人,首先是沟通不要穿开裆裤,另外如果小朋友自己摸小鸡鸡之类的不要嘲笑、不要打他手阻止、不要向孩子传递“这是肮脏的”之类的概念;更不能开类似“把小鸡鸡扯掉下酒喝”这种玩笑。”

7、怎样教孩子学会保护自己的身体?接触身体哪些可以哪些不可以。


:“男孩版:宝宝的小鸡鸡是非常重要的,等他和你一起长大了,他能成为“小宝宝种子运输鸡”!然后你才能像你爸爸一样变成特别特别棒的爸爸!所以,你要好好照顾他,让他和你一起健康成长。假如有人想要打扰他,你一定要大声的说:“不!”,假如有人欺负他了,请一定要回家告诉爸爸妈妈!”


:“女孩版:宝宝知道吗,在你尿尿和拉屎的地方中间有一个神秘的入口,这个入口通向你的子宫。等你长大了,你的子宫会变成适合小宝宝生长的地方。当你决定要一个宝宝的时候,男人就会把小宝宝的种子通过入口送到子宫里。然后就会有小宝宝住在里面了,你就也变成和妈妈一样的妈妈啦!你要好好照顾和保护你的神秘入口喔!不可以让任何人看或者触碰。就算有人只是想要看看,你都可以大声的拒绝,大声的说:“不!”。假如有人伤害她了,请一定告诉爸爸妈妈!还有你的乳房,现在看起来和小男孩的没什么差别,可是当你慢慢长大,她也会变大!当你成为妈妈的时候,乳房里面就会有奶出来了。只有妈妈的奶才能让小宝宝吃饱肚子,所以,也请你保护好你的乳房,和神秘入口一样,乳房也是不可以给别人看给别人触碰的。”

8、家长如何预防潜在的性侵犯风险。


:“第一是教会孩子哪些部位不能让别人碰,要学会拒绝;第二是教会小宝宝学舌,他们受了侵犯回来要能说出来大人才会知道。”


:“家长要尽量避免孩子和除了家人以外的男性单独相处,比如邻居家大哥、叔叔等。”

9、如果孩子被侵犯了,家长可以做什么?


:“生活中危险无处不在,要教会孩子防范;另外,真有不测后,要正确引导,这也很重要。”


:“我希望我和我的孩子关系很好,不管发生任何事,只要他感到困惑,就和妈妈说,妈妈会帮他。”

10、受到侵犯后的心理援助机构和司法救济。

在香港,政府的社会福利处均设有儿童临床心理服务科,在警务处内部设有专门的儿童保护科,一旦接到报警,受训的服务科社工和警察会立刻组成调查小组联盟,在调查前,经验丰富的社工会告诉孩子和家长,接下来要做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做。若遇到年龄较小,而又不善于用语言表达的儿童,警员会提供可供穿衣脱衣的人体玩具模型,让儿童辨识被触摸和侵犯的部位。在针对性侵儿童的治疗医院,都有儿童心理诊室、卡通和漫画,以及遍地的儿童玩具,使诊断室看起来更像是一个孩子放松和讲故事的地方。(如何安抚遭性侵未成年人的心理创伤)

小结:

1、儿童性教育不只是防止性侵的问题,性别教育、出生教育、防性侵教育、青春期教育、家庭教育(爸妈的家庭角色)都属于儿童性教育;

2、家长要引导孩子形成健康的性别观念和性观念,不认为性是肮脏的不可见人的事;

3、教孩子知道什么情况下可以被触碰(比如洗澡、体检),什么情况下不能不能被触碰。学会保护自己的身体,同时尊重别人的身体;

4、预防潜在的风险;

5、营造平等顺畅的家庭沟通氛围,即使遇到不好的情况孩子也愿意及时跟家长诉说,使家长能很好地处理;

6、既让孩子学会保护自己,又不能让他们对环境对社会产生担忧和恐惧。

中国式性教育,隐晦、腼腆、保守,对比之下,作为不断更新育儿观念、用现代科学育儿观武装自己的家长们,更应该把握好其中的平衡。“性教育”不单单是“性知识”的传授,还是涵盖性生理、性心理、性道德等多个纬度的综合性教育。希望家长们一方面要学会如何解答孩子对性知识的疑惑,另一方面还要更多地肩负起普及性道德、教会孩子自我保护等责任,帮孩子树立正确的生命观、健康的性文化观念,这才是性教育的根本目的。

妈妈摘译的《欧洲性教育标准》(0-4 岁)

一些国家的教育大纲中一般规定学前班就要向孩子(通常为 5 岁)教授最基本的性知识,《欧洲性教育标准》则提倡 4 岁之前,从出生即开始进行性教育。

该标准认为,在孩子每个年龄段和发展阶段可能会向父母问“性”有关的问题,出现一些特定的行为,例如玩“医生和护士”的游戏,触摸自己的身体、展示自己的身体,看别人的身体等等。从孩子出生那一刻开始,他 / 她的教育也开始了。

性教育是孩子教育的一部分,即使父母没有有意识地去教育,也在潜移默化中向孩子传递了相关的信息。比如,父母之间的相处方式、角色表现、性别、情感表达等等,都是在对孩子进行言传身教。即使不直接谈论性(例如不说性器官的名称),父母也在教关于性的知识(例如父母不说性器官的名称可能被孩子解读为父母认为这个话题令人不适)。

与其无意识地、零散地向孩子传递性知识,不如正面、积极、规范地进行性教育。当孩子们提问时,以适龄的方式来回答他们的问题;向他们展示与性相关的问题是正面的、愉悦的。因此,他们也能发展对自己身体的积极态度,学习适当的社交技能(例如,正确说出身体部位的名称)。同时,教会孩子尊重个人界限和社会规则(例如,你不能随意触摸别人)。更重要的是,孩子学会意识和表达自己的界限:能说“不”,能寻求帮助。

在这个意义上,性教育也是社会教育,有助于预防性侵犯。儿童性心理发展意味着在儿童不同年龄阶段身体、情绪、认知和社会技能方面的发展。从这一认识出发,性教育不仅仅是告诉孩子关于生育的知识、性的知识、预防疾病,更重要的是帮助孩子建立积极的身体认知,增强自信,有助于提高孩子的责任心:孩子将会负责任地对待他 / 她自己和别人。
老域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