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很多中国人不把子女的抑郁症当回事?

这个事其实没那么冷血,就是单纯的意识形态转变赶不上经济结构转变而已。

二元小农手工业经济的情况下,你根本不需要和外界发生任何交流,稍微有点问题打打就过去了,打完之后棍棒底下出孝子,之后老老实实种地,要么寒窗苦读等中举,一辈子也就过来了。

人是环境的产物,在这种环境下,你根本想不到“什么叫抑郁”。

从哲学的角度讲,对于一个概念的描述,你如果连这个概念都无法理解清楚,就更无法用语言把它描述出来,就更谈不上概念本身对你理性的反作用了。

人的发展不在于人性本身的解放,而在于社会进步给了人类自由解放的环境基础。

意思是说如果今天还是这么个二元小农手工业经济结构,那么你的抑郁症仍旧不会被发现。

另外,抑郁症如果在这么一个结构下一直不被人发现会有什么危害呢?

答:……没什么危害,该种地种地,该科举科举,反正没别的选择,你也想不到别的选择。

为什么现在抑郁症开始被人发现了呢?

因为人的多样性开始展现,这种多样性是建立在社会可以供你展现多样性的结构基础上的,比如你想画画,首先得有艺术产业链的存在你才能画画,不然没人画,只有你自己画,慢慢你自己也就画不下去了,这样家长不让你画画,就形不成什么精神压迫,抑郁也就不会出现。

其他的产业结构也是如此,如果产业基础没有形成,就不存在配套的人力资源,同时也就不存在建立在这个人力资源上的意识形态。

回过头来,为什么中国人不认真对待子女的抑郁症?

其实不是不认真对待子女的抑郁症。

而是不认真对待任何新生产业结构及其与之而来的意识形态。

他们尊重文艺工作者吗?尊重动漫文化吗?尊重网络游戏和电竞吗?尊重公务员以外的工作选择吗?尊重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吗?尊重资本主义内在逻辑吗?尊重市场规则吗?尊重金融和经济吗?尊重法治吗?尊重道德吗?尊重人性吗?

这些他们一个都不尊重,不光抑郁症。


这不是他们的问题,是社会结构的问题,因为中国发展太快了。

0 个评论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老域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