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生家庭」的说法越来越流行,甚至有些可怕过头了

李松蔚:对于原生家庭的流行理论,我要扔三个炸弹​


作者:李松蔚 



上周的《奇葩大会》,武志红老师讲到了原生家庭对人的影响,再次引起了对原生家庭这一话题的广泛讨论。支持和反对的声音都很激烈。

武老师说,通过他的文章,很多人意识到原生家庭对自己的伤害。他还举了很多例子,说明这种伤害影响深远,可以延续到成年,甚至终身。这个说法,高晓松老师也很赞同。他用自己的例子说,以前没发现原生家庭的影响,这几年跳出来了,回头看,才惊觉影响之大。还说了一句很有趣的话:「病的时候,一个人不知道自己病,等病好了,才知道自己曾经病过。」可惜这句话被剪掉了。

武老师演讲的过程,我就坐在台下。也有一段被剪掉的互动。

武老师的说法,我同意一半,原生家庭的确会给人带来长远的影响。但也有不同意的地方。尤其当我看到别人一提到「原生家庭」,就充满悔恨和怨恨,仿佛大错铸成,再也难以改变的时候,我就很想讲一些不同的看法。

这些看法对人有帮助,但是不容易接受。对于那些相信「原生家庭带来终身伤害」的人来说,经常会像炸弹一样,激起他们强烈的反应。虽然如此,我仍然想扔出三个炸弹,希望它们爆炸得更远一些,更强烈一些。在现有的认识之外,多炸出一些不一样的东西。因为,原生家庭,被误解得太多了。



炸弹之一:

发现自己被原生家庭「伤害」的人,其实已经好了。


我有一个魔术,专治那些抱怨被原生家庭「毒害」的人。我只要聊一分钟,就能「治」好原生家庭带来的「病」。不信吗?请看我的表演——

一个来访者说:「受原生家庭的影响,我特别缺乏自信。」

我说:「你说缺乏自信,是什么意思?」

他说:「就是老觉得自己不够好。」

我问:「你觉得自己不够好,但实际上呢?」

他搓搓手:「实际上还不错。」

我说:「是不是可以这么理解?你说的缺乏自信,是说你的实际情况往往比你以为的好一些?你以为自己不好,但实际上你知道自己还不错。」

他点头,嗯嗯嗯。过了一会儿发现不对劲了:

「哎?怎么按照你的说法——我其实挺自信的?」

哈,是不是像魔术?再来一个例子——

另一个人抱怨她的原生家庭:「从小,我妈妈就很焦虑我得什么病,动不动就带我上医院看病。受她的影响,我现在也对健康过度焦虑。」

我说:「你说过度焦虑,是什么意思?」

她说:「就比如说这几天吧,我咽唾沫的时候,感到嗓子有一点疼,我就老胡思乱想,担心是不是得了什么怪病。越想,就担心得越厉害。」

我问:「那你去医院看了吗?」

她愣了一下:「干嘛去医院?我知道没病啊。」

我说:「啊!原来你知道没病!——那你担心什么?」

她:「……」

你看,根本不需要「治」病!只要他说出得的是什么病,病就已经好了!

我没有在开玩笑。这正是高晓松老师说的:「只有病好了,才知道自己曾经病过」。就像一个悖论:所有抱怨「我的原生家庭导致我现在 XXX」的人,能够看到这个 XXX 的存在,就等于他不再受原生家庭的视角影响。看到即是改变。先要产生不一样的认识,才会看到问题所在。真正缺乏自信的人什么样?从不抱怨原生家庭,他们只会说:「我没有不自信——我是是真的很差!」

真正过度焦虑身体健康的人,不会说自己是「胡思乱想」,反而会认定自己的焦虑是「适度」的。身体就是有怪病,就该马上去医院啊!

我知道,我知道,这些说法很匪夷所思。它等于是在说,所有对原生家庭的批判,一旦发生,就代表着原生家庭的魔咒已经破除。那还有什么批判的必要?虽然这么讲不太好意思,而且很多人难以接受……但就是这样。

有人说,这是诡辩啊!我看到自己有病,不一定等于病就好了啊!对不起,在原生家庭的语境里,逻辑就是这样:知道自己有问题,就没问题。

这是第一个炸弹。不服来辩。



有人说:我不跟你谈逻辑。逻辑是这样没错,但我的不自信就是在!

我知道自己没那么差,但我就是不自信!我知道没生病,但我还是焦虑!我知道伴侣不会离开我,但我真的缺乏安全感!不管你怎么说,它并没有好!

这不就是原生家庭带给我一生的烙印吗?

——好,现在我要抛出第二个炸弹:

被原生家庭「烙印」的感觉,可能是大脑在欺骗你!


一个人,明明知道自己并不差,却仍然说自己「不自信」;或者明知道身体没病没灾,却仍然忍不住胡思乱想,原因只有一个:因为他们需要「制造」出这样的假象。大脑可以建构出不存在的东西。假如大脑希望让自己相信,自己具有一些叫做「不自信」、「焦虑」、「缺乏安全感」之类的特质,它可以毫不费力地制造出这些东西,自己无法辨别真假,还能轻轻松松地甩锅给原生家庭。

可是好端端地,大脑干嘛要骗人呢?

很简单啊,因为有好处。

有一个画面始终让我印象深刻:2010 年上海世博会,在那些排长队的热门场馆门口,摇着轮椅的残疾人可以走绿色通道,不必排队。而在世博园的出口,我却看到很多「残疾人」站起身,收起轮椅,大摇大摆地离开……

我们想象一下,一个明知道自己很优秀的人,却一口一个「不自信」,不就像是一个两腿健全的人,却一直用轮椅行走吗?倒不是说他存心骗人,他可能也在骗自己。他这么做看似给自己增添了很多麻烦,但也有好处。比如可以另辟蹊径,比如少承担一些责任,又比如这样一来,会获得更多关心和照顾。

他可不可以离开轮椅呢?随时都可以。但起身之后,他就会面临新的处境,他和别人的关系会产生变化,这里有很多新的风险和挑战。他不一定做好了准备。就像一个人随时都可以承认:「我知道自己还不错,只是常常忍不住把自己想得差一点。」但是他这么说了以后,要如何作为一个「还不错」的人,去和别人相处呢?那可是一个全新的,不一样的世界,他做好准备了吗?

这告诉我们,为什么原生家庭会给人那么深重的烙印感?甚至会让人「一生都难以摆脱」?不是因为什么魔咒——并不存在那样的魔咒。而是是因为,一些人已经习惯了坐轮椅的便利,就不太想尝试一种新的行走方式了。



其实,第三个炸弹,已经不知不觉抛出来了:

你随时都可以摆脱原生家庭的影响,只要你做好了准备。



嗯,我理解你对这句话的感受。同样受到原生家庭诸多影响的我,当年看到这样的说法,也感到不能相信,而且生气:「你知道我有多辛苦吗?你把它说得那么轻松也就算了,还说这一切是因为我没做好准备?」但是,我们不妨做这样一个思想实验:假如有一个神奇的按钮,按下去,原生家庭带给你的一切负面的影响全都可以消除,你会立刻变得不一样!——要按这个按钮吗?

你毫不犹豫地就按了吗?好!

现在想象一下,你已经是一个新的人了!你自信,乐观,积极,稳定,相信世界上一切美好的事物,一切阴霾从此与你绝缘。这样的你,别人会怎么期待?你跟他们的关系会怎样改变?会有不一样的人生目标吗?选择哪些,放弃哪些呢?承担哪些风险?肩负哪些责任?在生活中又会遇到什么新的挑战?

会不会有那么一刻,你对自己说:「其实,原来那样也挺好……」

偶尔也想回到熟悉的状态里,喘一口气。

甚至你会想:「这个按钮能反复使用就好了,有时变回去,有时变回来。」

做一次这样的思想实验,你就会明白:改变之所以那么难,也许难的并不是「改变」本身,而是改变之后,你的生活和关系面临的重大调整。

-

0 个评论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老域名 黑卡网站地图 黑卡●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