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爱的人如何自救,学会自我补给爱,而不再渴求他人的关爱?

人是不可能自己给自己供应关爱的,只能从别人那里得到,即使是常年处于与世隔绝状态的隐士高人,最终也会希望自己的思想、作品等流传于世,从而变相获取到别人的认可与关注。

为什么人不能自给自足地供应关爱呢?因为人类不可能单纯依靠自己的力量去克服乃至将痛苦转化为快乐。

所谓痛苦,其本质就是能量的损耗,因此人生在世本就是在经历各种痛苦的集合。要一劳永逸地解决这些痛苦唯有不消耗,这样一来就只能陷入永恒的安息。要活着就必然要痛苦,就连早上起床都是一种痛。

解决这些痛苦有两种策略,一种叫转化为成就感。

就像女孩花几个月工资去买一条漂亮的裙子后并不会心疼花掉的钱一样,当我们经历一些痛苦后能够获得与我们自我认知对应的反馈时,我们痛苦越大反而还会越有成就感,这些成就感就会产生快乐。但这种转化的前提是我们首先需要具备一个自己能够认可的身份,如果是一个被硫酸毁容而陷入抑郁的女孩,你很难劝说她去买漂亮裙子,因为在这种条件下除非是非常坚强的人,否则是很难再产生“我是一个美女,穿上这条裙子会更美”这样的自我认知了。一个明确的身份可以给我们经受的痛苦提供意义,所以采用这种策略的人往往有非常明确的身份认同,能够清晰地知道自己正在扮演什么角色,需要干什么事情。

另一种应对痛苦的策略是回避,通过避免应对问题来减少能量消耗,从而产生舒适感。

很多年轻的妈妈抱怨自己是“游戏寡妇”,丈夫一回家就打游戏,从来不管孩子和家务。这些丈夫就是在采用回避策略去避免消耗。因为带娃和做家务的确很辛苦,当这些丈夫无法建立“我是一个好老公”这样的认知时,那些辛苦就失去了转化的条件,在这种情况下回避消耗事件就成了一种最佳策略。

然而追求舒适感也有一个问题,那就是长期没有快乐的话会很无聊,所以游戏寡妇们的老公就是在通过游戏带来的虚拟成就感来平复舒适感中产生的无聊。当然,这个锅游戏不能背,因为这只是一条逃跑路线,堵住了它,还可以有 YY 小说、美剧、甚至约炮软件可以代替。

总之,消化痛苦并将其转化为自身成长的营养是必须要有一个身份的,而这种身份本身就是在社会互动中产生的,没有人能够凭自己的想象凭空产生一个身份,即使是意淫和幻想,那些幻想身份也是要拿到幻想现实中去与他人互动的。而想象一个小天使来爱自己也是不可能的,因为人不能用没有见过的元素来创造,所以一个缺爱的人想象不出来正常的关爱是什么样的,这就造成这个小天使也没有办法真的爱自己,反而还会因为太过完美,让真实的自我更加觉得自己很丑陋。

所以,人天然就需要在身份的塑造过程中获得关爱,并通过关爱将痛苦转化为成就感,进一步推动自己身份的强化。

缺爱之人在人生中面对的第一个难题就是由于得不到父母和亲友足够的关爱,对自我的初步认同无法顺利完成。在关爱中长大的孩子会有一种认知:“我是不完美的,但只要我做到 XXX,我就可以获得别人的肯定。我是可以有人爱的。”缺乏关爱的孩子则天然会认为“我不受关注就是因为我有太多缺点,不够完美”,这样一来就无法认同“我是一个值得被爱的人”这样一个基础身份。

我们要想在任何人类社群里生活,都必须要有一个相对稳定的身份,而一个连“值得被爱”的基础身份都不具备的人天然就会对所有社群都没有归属感,这样一来就更无法认同自己社群成员的身份了,这时脑子里可能只会有一种念头:“我这么糟糕,他们应该不会喜欢我吧?”这个念头就是典型的人际关系敏感的要素。

关于人际敏感的例子,前面提到了游戏寡妇们的丈夫,这些大男孩们绝大多数对自己是否值得被爱都是心存疑虑的,自然也就不认为自己履行了一些义务后就能够得到家庭的接纳,因为他们曾经也在原生家庭里很努力了,但没有任何效果。而妻子们由于丈夫的边缘化,压力突增,会逐渐开始对丈夫产生不满,这又进一步让丈夫证实了自己的猜测:“你看吧,她果然是讨厌我的。”

情感并不是一种意愿,它是一种我们应对环境的自动机制,甚至无法完全被主观意愿操控。所以要想从人际敏感中自救,就不能只是打鸡血,告诉自己要阳光、要看开一点。这然并卵,反而可能因为过度强调态度而承受了太多压力,在遭受挫折时陷入更深的抑郁中,或者根本就被压力削减了行动意愿,开始回避并恐惧别人的观察和审视——发展到这个阶段就已经有社交恐惧的嫌疑了。

社交焦虑的自救需要一个认知方式的调整,将“污点视角”转换为“污染视角”。

所谓污点视角,就是一种一票否决式的视角。当自己有缺陷时,就以这个缺陷一票否决自己,并始终坚持自己没有爱就是不够完美,只有完美无瑕的人才是值得被爱的。而如果别人有污点,则也很容易一票否决别人,从而造成社群选择困难,总是在看这也不顺眼,看那也不顺眼。

而污染视角,强调的是一个面。一个面上有污点不要紧,只要这些污点不影响核心价值的展现,或者在一件事情上获得的收益要高于损失和消耗,那这件事情就是无污染的、可以被接纳的。训练这种视角需要不断训练动态的思维能力去观察环境,权衡利弊。比如在深山老林里肢体受伤导致伤口溃烂,如果不能尽快找到药品,那么就需要截肢来保全性命,这种时候虽然患者非常难过,但并不一定会拒绝这个方案,甚至还有牛人主动断臂求生的案例。而如果只是在城市里受伤,明明医院就在附近,你还一刀切掉了别人的手指,那人不恨死你才怪。所以,不要老是盯着自己会造成什么损失,同时也要看看自己能够给别人带来什么利益。

当我们能够清晰地识别自己给别人带来的利益时,对自己的身份也就会变得有自信,会开始主动融入一些社群,主动承担一些责任,而不用总是担心自己不够完美。

人们并不会在意你是不是有污点,只要你不造成污染,就可以被接纳,可以被爱。

0 个评论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老域名 黑卡网站地图 黑卡●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