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永远爱你,而你永远年轻

我们是先领证再打算办婚礼的。

刚好是我们领完证整半年的日子,他出差,晚上赶回来陪我过周末,电话里聊明天晚上去哪里吃饭,聊各种新婚燕尔的亲密话语。挂掉电话,我仔细计划布置有关婚礼的各个细节,幸福的躺在床上入梦。

半夜,电话响了,他的助理告诉我他失联了,顿时四肢瘫痪,幻想是手机关机或者开夜车在高速公路休息站补眠,或者,出意外被送往医院,瘫痪,植物人,留条命就可以。

四肢无力,心跳加速,天旋地转间终于熬到天亮,托人去交警队打听,在山区断崖下的一条还不足以没过车身的小河里,早上走山路上学的孩子发现了一个被砸得面目全非四脚朝天的车骨架。

晴天霹雳,撕心裂肺,哭到太阳穴抽筋,多次昏厥到人中已经被掐渗血。幸好尸体是在水里打捞上来,没有血淋淋,没有面目全非,像是安静地睡着了。

出事的同一地方半年有十多起意外,山区公路,路灯沿路铺设,到断崖急弯处,没有任何标志,只是不再有路灯而已。去交警部门反应,官方回答:“外地人不熟路应该别走这条路。”本想继续找个说法,当时刚毕业在事业单位做党政工作,还没有看到过与教科书不一样的解答,还在想:好人有好报。(老公是外地来支教的老师,喜欢我们这边的风土人情留了下来,我们固定资助了四个山区小朋友从小学到高中的学习,领养了一个生下来才 2 天便被抛弃的孤儿,义务辅导顺利考上大学的同学也有好几十名。)

 

还有十天,整三年了。

这三年太快,我辞去行政工作当了一名民办教师,一周 80 节课,你没听错,80 节。就算没有酬劳,我也会去上课,只要学生愿意,年三十也不放假。因为我没有家了,没有去处;因为老公的愿望是带好学生,因为我还有老公留下的几个孩子,尽管我丧夫时才 26 岁,还没有自己生育过。

三年,没有上床睡过觉,沙发和椅子都行,但不能睡在床上。怕贪睡耽误了第二天的课程(年年带高三,确实也不敢马虎),怕想起我们新婚时的甜蜜。

然后日子就这么迅速的飞逝,整三年。没有希望,不再流泪,只是忙碌,麻木。麻木才是我找到的平衡,才是我最安全的心情。

关于我们:

连续两年考研名校落榜,父亲外遇,母亲精神几近崩溃,家里随时是物件摔打的碎片。我抑郁自杀未遂一月后遇到他。第一次正式恋爱,约会五次就私定了终生,偷了户口本,甜蜜到每次呼吸都飘着玫瑰香。我嫁给了我的男神,而他,永远年轻英俊。

0 个评论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老域名 黑卡网站地图 黑卡●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