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岁前退休,他是如何做到的?|一种名叫 “胡子主义”的生活方式(Mustachianism)

这一生,你打算工作多久?


一位美国男性在20多岁时就做了一个决定:要在30岁之前攒够一辈子需要的钱,然后不再为了生存而工作。然后他真的这样做了。


Peter Adeney今年41岁,却已经过了11年的退休生活。他们一家人住在美国科罗拉多州,有一个儿子,全家每年的开销是2万5千美元左右。他表示他们存款理财,产生持续的收入,同时用有计划的方式花钱,预计就这样过完一生。


Peter Adeney一家人每3个月在全球范围内长途旅行一次,在每一个地方像当地人一样居住很久;他们运动、做手工、种植花草,培养各种各样的爱好。但他又不仅仅是一个退休的中年男人——因为近年来,他成为了一个“生活方式领袖”。


2011年,他开办了一个叫做MMM(Mr. Money Mustache)的网站,开始宣扬他自创的“胡子主义”(Mustachianism)生活哲学,它提倡的是通过详细的计算,得出一辈子到底需要花费多少钱,然后通过多种方式尽快积累财富,最后尽早退休,严格按照计划花钱,享受自由的幸福人生。网站上,他提出了各种实际可操作的方法,带领其他人走上胡子主义的生活道路。


从网站上线开始,他吸引了CNN、福布斯、华尔街日报、经济学人等媒体的先后报道。现在,他创办的的网站每个月有75万独立访客、论坛上有超过一百万个帖子。在他所居住的小镇,不时有信徒前来拜访,他们聚集在Peter居住的小镇公园里,穿着统一的Mustachianism制服,在一起散步、聊天。这些追随者往往是一些高学历的中年人,以男性居多,遵循着Mr. Money Mustache的生活方式。


他觉得这种感觉很好。这和十几年的处境已经完全不一样了:在退休前,他曾经想影响公司同事选择和他同样的生活方式,为此制作了PPT向大家宣讲,结果只有10个人来听那次分享。“以前,在现实生活中并没有人听我说话,但在网络上,每个人都听我的。”


那么,他提倡的这一套“能够让人在30岁之前就退休”的“胡子主义”生活方式,究竟是怎么回事呢?它真的可取么?今天的文章不代表KY的观点,只是为了向大家介绍一种新的声音——


30岁退休,是为了“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的自由”


为了实现早日退休,首要任务是存够钱。这对Peter来说并非难事。


在母亲和兄弟姐妹的描述中,Peter从小就喜欢近乎刻板地存钱,几乎从来不乱花。家庭对他的教育也起了一定作用:在Peter小的时候,他每割草半英亩,就能获得5美元的奖励。他把这些钱都存了起来。到现在,他仍然遵从这样的信条:每一个百万富翁的收入都是从10美元开始的。


20多岁的时候,他遇到了后来成为他妻子的Simi,在退休之前,两人都是软件工程师,他们在消费方面的理性惊人地一致。2002年,在决定要生养一个孩子后,他们达成了提前退休的一致想法,希望能够在孩子出世后,用更多的时间精力去抚养Ta。


Peter估算出,每一笔存款在人生的大部分时间里都能产生4%的回报,因此,只要有一笔相当于年度开销25倍的资金,就可以宣布退休了。他进而得出结论:如果想要30岁结束工作,他们需要拥有60万美元存款和一栋价值20万、没有贷款的房子,这样就能够支持退休之后每年约2万4千美元的开销。


他们的目标在三年的时间里就实现了。“我们达到了这个神奇的数字,然后就宣布退休了。”


退休前,Peter的最后一份工作是在思科公司写代码,每年有七万多美元的收入,此前,他们也已经有一些存款。当Peter告诉同事们自己提前退休的想法,并建议对方也这么做的时候,同事们都说:“嗯,挺好。不过我有三个孩子。”“但我喜欢骑马。”然后,继续保持高额的消费,不断用工资来偿还负债。——在Peter看来,如果抱着这样的念头,将永远无法实现退休。


“退休计划不是一个类似‘某一天’、‘永不可能’或‘等我65岁的时候’这样的模糊、空洞的概念。你可以实现退休的时间只取决于一样东西:你的开支。” 


Peter说,很多人都在嘴上说着“财务自由”,认为那应该是在一个很老的年纪,拥有数百万美金的积蓄才可能做到的事情。但其实,财务自由的意思是你的生活开支能够由非工作收入来负担。他认为,如果你能够以一笔不大的资金,做到更快乐、更自由地生活,完全可以提前20年结束为了更奢侈的生活而待在格子间里的日子。


2005年后,Peter正式开始了退休生活。对他来说,退休并不意味着每天待在家里无所事事,退休也不意味着完全不再有任何收入,而是不再坐班,拥有了“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的自由”。


“我还在工作(work),只是不再拥有赖以谋生的职业(job)。”他说,当很多事情开始不再仅仅是一份工作时,他对它们重新燃起了热爱,比如木工、房屋装修、写博客……妻子也没有当全职主妇,而是做过房地产中介,在网上卖过珠宝。


有计划的花钱不等于“节俭”,你选择在生活的哪个方面奢侈?


在退休的11年间,他们全家人都过着严格控制开销的生活。Peter说,自己在花每一笔钱之前,只用一个简单的价值观来判断:“如果我的目标是为自己创造终生的幸福,那么,这笔钱算是物尽其用了吗?”


而他对幸福的定义,包括“亲密关系、身体健康、有回报的工作、发挥创造力、帮助他人的机会”等等。


在这个准则的指导下, Peter对生活有很多刻板的限制,比如每天都步行或依靠自行车出行,只有在运送一百多斤的货物时才会开车;他不让妻子买拖把,只用一块巨大的海绵擦地;洗衣机不带烘干功能,衣服都是在院子里自然风干。他做到了严格控制开销。他对家庭开销的预算精准地可怕。在过去的一年里他只出现过两次“失误的超额消费”,分别价值5-10美元。


他对儿子的要求也十分严苛。当儿子去同学家里卡牌游戏时,他会给儿子用来分摊pizza的钱,却拒绝给儿子买4美元一套的卡牌,因为他觉得这是不必要的东西,他不在意这是否会让他在同学面前尴尬。但如果儿子愿意骑自行车,他会按照每英里一角钱的价格给儿子发奖金。如今,儿子已经有了700美元的存款——存在老爸的银行里,每年有10%的利息。Peter希望儿子到上大学时,可以自己负担学费。


他说,“节俭并不意味着匮乏,而是一种解放。”也因此,他有些在外人看来是匪夷所思的行为。比如,他从来不锁自行车,曾经有一次,价值500美元的自行车在朋友家附近被偷了。他却说,如果每天花1分半钟的时间在锁自行车,以及耗费精力来担心自行车有没有锁好、会不会被偷,那么十年就会浪费91个小时,而他的时间成本是每小时50美元,总共损失高达4500美元,是自行车价格的9倍。他的结论是:如果你无法承担失去一件事物,你其实从一开始就不该买下它,因为这说明它原本就是你买不起的、承担不起的东西——买下这样的物品意味着你被这件物品控制了,而不是你在掌控它。


看到这里,你可能以为“胡子主义”意味着节俭,其实并非如此。相反,他的生活中有不少奢侈的消费,比如,在食物上他们从不节省,家里永远有美酒、咖啡和巧克力;他热爱装修房子,改造窗户和露台,为此不吝破费。他们每隔3个月出去旅行一次,去不同的国家,只不过旅行方式不是豪华酒店,而是“到那儿之后,像当地人一样生活”。他说,自己最喜欢的旅行之一是在一个冬天,带了帐篷和皮艇,从科罗拉多开车南下到墨西哥湾,在德克萨斯的热带地区待了整整一个月。当记者到访时,还发现他偶尔抽大麻(在当地合法)。


他说,比起高档汽车、奢侈品牌,这些事更能够让他感到享受。而它们的成本又是可以承受的。有计划的花钱,就是要把不必要的开支全都节省下来,花到他所看重的这些东西上去。


在他看来,幸福的关键在于,明确把“收入”这个概念和“支出”分开。“你的收入是由你的谋生手段决定的,但你的支出应该是根据你的需求——真正让你感到快乐的事物和经历——来决定的。”他在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时说。


“例如,我家一年的需求最终加起来总是在25,000美元左右。因此,那就是我们开支的数目,不管我们挣了25,000美元还是20万美元,这个数目的开支就能够满足我们的需求。”——当你明确了自己每年需要多少支出,就不会被一味追求收入所束缚。Peter在网站上给出了详细的计算方式,帮助想要实践“胡子主义”的人计算出自己每年的开支究竟应该是多少。这也是走向“尽早退休”的一个起点。


来自批评者的声音




更早的时候,Peter说节俭是为了自己的幸福。而如今,他开始给自己的行为赋予更多的社会意义,开始提倡环保,激进地反对现代社会的消费主义、污染和浪费。


在网站上,他总结出自己的“胡子主义”目的,在于倡导:


1. 使你变得有钱,这样就可以早早退休;

2. 使你变得开心,这样你就能以恰当的方式享受提前退休的生活;

3. 使人类不至于因为对栖息地的过度消费,而导致自毁。



红起来以后,Peter遭遇了很多质疑。质疑一方面来源于他的生活方式本身。他的妻子曾表示,Peter对生活“无情的计算方法”,几乎榨干了自己生活的能量。他对儿子也有过度教养的嫌疑,让10岁的儿子有时难以融入其他的小伙伴(在面对记者时他也承认,自己的教养方式给儿子带来了心理负担)。


还有的质疑则源自他的收入。有人爆料说,尽管Peter一直宣称“钱够用就行”,但他现在一年所获得的收入已经远远不止24000美元;他的博客已不再是由个人兴趣驱动,而是牵涉到商业利益,为了接广告,他还专门开设了一个叫MMM Recommends(钱胡子推荐)的栏目,里面推荐了大量的投资、理财、借贷产品。《纽约客》的记者在采访他时得知,他的网站现在每年能为他赚40万美金(当他将这件事告诉记者时,并不希望被公之于众)。尽管他坚称,自己在网站上推荐的各种产品都是基于自己的经验和调查,但其中有不少都是在做广告、发软文,商家会为跳转购买的每一个用户付费。


Peter很明白自己想要的生活是什么样子,他计算出了这种生活所需的成本,既而过上了自己想要的生活。他所倡导的“胡子主义”生活方式,和任何一种生活方式一样,都有它的代价,也有它的收获。从时间的支配上来说,这种生活方式很自由;但对于那些爱好物质的人来说,这种生活方式显然很不自由。


无论他是不是真的在严格践行自己所宣扬的东西,至少Peter的有一句话对我们有所启发:决定你的支出的,应该是那些真正让你感到快乐的事物和经历。在我看来,这里的支出不仅仅指金钱上的支出,也包括时间、精力。尽管我们中的大多数人不会选择这样极端的生活方式,但弄清楚自己想要什么仍然至关重要,而金钱只是实现自己想要的生活的手段之一。


Peter倡导的胡子主义,有着非同寻常的要求和代价,也可能带来非同寻常的自由和快乐。每个人对于自由快乐的定义都不同,人生目标也不同。有的人选择放弃买房,但是不省掉每天的那一杯咖啡;有的人则觉得有房才是安定,为此可以多忍受几年挤地铁、吃盒饭的生活。唯一最难的就是“我什么都想要”——这需要在天赋、家庭、运气里起码沾上一个才有可能做到。

 
我们给你的问题可以是:你会怎么看“胡子主义”?你怎么看待这样生活的人?你会考虑通过这样的方式,早日过上退休的生活么?
 

但我们真正想为你提出的问题是:你自己在生活中最看重的是什么?你的时间、金钱、精力开支会优先用在什么方面?你找到自己坚信不疑的生活价值观了么?


共勉,以上。

0 个评论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老域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