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生家庭很幸福是种怎样的体验?


 霍华德,鹅宝/自然语言处理


直到成年之后,我才明白,我所拥有的最珍贵的东西是一个幸福的家庭。

1. 不知大家发现没有,这个问题下,很多回答都是来自博士。这个我可以理解,家庭幸福更有好好念书的条件。其实人的智力都差不多,博士也不见得比其他人聪明多少,但不少博士都有一个温暖的家庭,可以支持其读书和学习。反之,如果一个家庭不幸福,孩子每天都在争吵中度过,能沉下心来读书就很难。

2. 读博最艰难的时候,我曾萌生退学的想法,和家里交流,没有指责谩骂,只有支持和包容你个。我妈说读不下去就退学呗,没什么过不去的坎,你这么多年都很优秀,我们相信不是你的问题。当然,最后我还是坚持读完了,但回想起来,家里的支持才是我坚持下去的力量。

还有一个有意思的事情,就是我小时候沉迷网游时的态度。我小时候正赶上最早的网络游戏的崛起——《传奇》、《石器时代》、《魔力宝贝》。差不多 2001 年左右,我沉迷《石器时代》,通宵玩游戏,一个月网费就花了 400 多(那时候的 400 啊!)。可是我父母并没有把网络游戏当作洪水猛兽,严禁我玩游戏。而是坐下来和我约法三章,高质量的做完作业才准玩,每天不超过两小时。这个约法一直持续到高三,我都还在玩,我父母都不干预。相比现在很多父母拿孩子网瘾没办法,送去戒网瘾什么的,我父母在网游刚刚崛起,大家根本还不知道怎么处理孩子玩游戏问题的时候,就想出这么好的办法,不得不佩服他们处事的智慧。

3. 我发现很多性格刚烈的人,并不是天生如此,而是长期在家庭斗争锻炼出来的。人心底都有最柔软的东西,没有人想活得像个机器,只是在家庭的苦难中不得不用坚硬的外表把自己包裹起来。而家庭幸福的人,会有一种特有的温柔。

4. 长大后,我发现我自信的源泉,并不是我的成绩和学历,而是家庭幸福。因为无论你富有还是贫穷,是高还是矮,是胖是瘦,是丑是帅,只要你家庭幸福,就可以打败 90% 的人了。 
 
 


德州扒鸭,不懂笔记本能不能别瞎BB求你们了


郑渊洁写过一个小故事,大概就是一个小姑娘被老师冤枉偷了别的同学钱。然后那个小姑娘第一反应就是:我要叫我父母过来。老师还挺吃惊。

小孩子真遇到大事的时候,第一反应是想到父母,并坚信父母肯定会相信自己(而不是不分青红皂白责骂)并帮忙解决,我想这就是一个幸福家庭成长下的典型心态吧。 
 


韩东燃,不研究哲学的教育家不是好的科学家


除了算不上富贵,在我眼里,我的原生家庭算得上是完美。

我曾经以为这就是一个家庭的常态,但是长大后我发现自己错得很远,这也是为什么我每次看到糟心父母坑害自己孩子的故事时总会对可怜的孩子们产生出极其强烈的同情的原因——我觉得那些本该天经地义的事情,他们居然连见都没有见过。

如果知乎上有这么个问题:哪一瞬间让你发现幸福限制了你的想象力?那么我的答案是,当我看到竟然会有那么多孩子被亲生父母以爱之名虐到不行的时候。

在大家开始阅读以前,千万不要以为这一篇炫耀帖,它其实是一篇教育帖,因为我相信把一件事情本应有的样子拿来与大家分享会有助于朋友们更好地理解自己父母的教养方式(不论是好是坏),以及更好地规划自己对后代的教育。

-

我从小就拥有一个充满爱的家庭环境,一个自由民主的家庭环境,一个成熟理性的家庭环境。

自我记事起,我在家中就可以自由表达自己的意见,可以因为任何诉求向父母开口,我甚至可以自己选择去或者不去上学——当然实践证明,自己在家玩两天之后,我就意识到还是学校相对好玩那么一点。

三岁多的时候,父母就带着我一起玩黄卡游戏机(就是小霸王那种插卡机)玩得不亦乐乎。

小学的时候,爸爸给我买回第一辆四驱车之后就一发不可收拾,那时父母问我,如果你玩物丧志学习下降怎么办,我说不会影响学习的,事后证明我错了,他们也没有太责怪我。

初一的时候,在我的要求下,父母给我买了一台电脑,当时买电脑的时候随机附赠了几款游戏——大富翁四、星际争霸、仙剑奇侠传、世纪战略和心跳回忆,都算是经典,为我的游戏品味和游戏操作奠定了很好的基础,那时候我可以经常连续游戏 12 个小时。

我经常和朋友一起去网吧打星际、红警、魔兽、还有 CS,每次周末出门前,我会找父母要吃饭钱和网吧钱,然后挨家挨户叫上小基友们一起吃早餐,之后再大战一个上午。打完游戏打篮球,打完篮球如果到了饭点儿再找个便宜的小餐馆大吃一顿,可谓爽翻天。

这种幸福的童年生活我至今难忘。最幸运的是,那个时代正好就出在某种转折点上,一方面,先进的游戏模式开始诞生,另一方面,人和人之间的距离也还没有因为发达的互联网而疏远。不像现如今,星际二这类游戏效果虽说越来越好,但是再也找不回当年那种和小伙伴们一起战斗的欢乐与激情了。

而我当年之所以能有这样轻松愉悦的生活状态,与我父母的放养模式有很大的关系。要知道,有些小伙伴,是需要先和父母吵一架才能出门加入我们的队伍的。

那么就有人问了,父母能让你这么玩,是因为你的学习成绩不成问题,要不然还能给钱让你出去野咯?这么说,当然有道理,但是正是因为我和父母之间的默契与信任,我们之间的关系持续处于一种良性循环的状态——因为他们信任我,所以我要自己担起责任,把自己的事情做好;因为我有能把事情做好的记录,所以父母更加信任我。

从小到大,总有很多小伙伴愿意跟我一起玩,很重要的原因之一是,我永远都是能量满满的,哪怕我的情商并不算高。我之所以会形成如此阳光的性格,这要感谢我的父母,我从没有因为他们而产生出一件糟心事儿来,我的烦恼都是来自外界,而不是家庭内部。当我遇到外界的烦恼,父母会陪我一起克服,而不是像部分其他父母一样反过来给孩子火上浇油。

很多父母都在头疼孩子的青春逆反期,而我的成长过程中基本上就没有这个阶段。既然父母和我的想法基本都是一致的,我哪里会有必要去逆反那么一番呢?这样做对我根本就没有好处。

那么我的父母打过我吗?打过。

我记得比较清楚的一次是我小学的时候,我跟爸爸打赌,说我要是考不了 100 分,少一分打一尺片子。

后来我考了 97,我自己也认罚,爸爸三尺子下去,我疼得哇哇哭,那是真疼啊!!

通过这件事情,我和父亲都有所收获——我知道了以后别轻易承诺考分这种事情,他知道了以后不能随便拿尺子打屁股,因为娃太疼了。

上了高中,我开始住校,学习变得很忙,每周回家一次,和父母相处的时间少了很多,我不记得那段时间父母对我做了什么,应该说他们那时候就已经不怎么管我了。我自己给自己买教辅书,给自己买字帖练字,找同学借琴谱练习弹琴,日子非常纯粹而简单。

其实仔细想想,高中的时候,身边的同学都像发了疯一般拼命学习,连每周仅有的两节体育课都会有不少女生待在教室做题不肯出去;而高中的老师们更是发了疯一般逼所有人学习,在这种高压之下,就算学生还没有变态,老师都要先变态了。好消息是,我的父母并没有在此基础上给我再添加任何的心理负担,不像知乎上有很多给我私信的高中生讲述他们的父母是如何如何干涉他们的生活,如何唠叨、打击自己的孩子,甚至是把生活中的不满发泄到孩子身上。我自己的这些幸福,没有日后听他人讲述自己的悲惨故事,我是很难体会到的。

等我拿到北大的录取通知书之后,有一天我跟我的父母说,我从来没有去网吧包过夜,我想去试一试通宵的感觉,于是我从他们那里拿了钱,和约好的小基友们一起,玩到第二天下午困得不行了才回家。

好了,讲了这么多,那么我父母的教育手段就是简简单单的“放养”二字吗?大错特错。他们的放养就相当于给我的自由民主,是我感受到的表面现象;而他们在背后暗地里给我了很多我不知道的巨大支持,他们关心我的成绩、我交的朋友、我的老师、我的健康——但是他们只是远远看着,只有当他们发现我的方向偏离轨道的时候,他们才会出手干预。否则,他们就在那里静静地看着,让我在合理的范围内,自由折腾。

所以我们家的自由民主背后,是有父母的关爱、理性和远见做保障的,我能自己做决定,但他们不会放任我做出错误的决定。这和某些别有用心的政客不同,他们口口声称自由民主,让每个人自己做决定,但是他们不是真心帮你,因为哪怕大家做了错误的决定导致洪水滔天,他们定然不会出手相救那些人于水火。

要知道,小孩儿的见识终归是有限的,只有放养而没有约束,那只能是死路一条;但倘若只有约束而没有自由,孩子永远也长不大,永远也无法获得自信和满足感。

所以,这大概就是我与父母的相处模式,轻松愉悦、距离适当却又深谋远虑。再后来,我自己选专业,选出国,选老婆,他们都是全力支持。我们真的一点儿矛盾也没有吗,那怎么可能,但是我最终都一点一点慢慢说服了他们,因为他们很理性,不会固守一个观点一辈子不变。这一点上,他们也和其他很多固执的父母不同,当然,我也深知父母为了做到这一点,他们也是非常努力的。

因为来自于这样的家庭,所以我也会继续把这种家庭教育模式传承给下一代。在沐浴着自由民主春风下的我家两个小子都是活力四射,动感十足的。能量就这样在代际间传递着。

最后,点题一下,原生家庭非常幸福是怎样的体验?

我的体验就是,我非常迫不及待地想让更多孩子能够体会到我这种快乐健康的成长体验,我希望尽我所能把我的家庭以及社会赋予我的正能量分享给最需要它的人们。

虽然兼济天下是件非常困难的事情,但我相信我有可能会成功,因为我比尼采自知那么一点点——我深知自己不是燃烧不尽的太阳,我只是一粒小小的火种,我的作用不是普照大地,而是点燃大家心中原有的能量并将其发扬光大。因为深知自己的渺小,所以我的胜算就大了那么一点点。

0 个评论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老域名 黑卡网站地图 黑卡●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