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头,所有老师都打学生」


* * *

在那个时代

所有人默认老师可以打孩子

在那个年龄

所有人的思路都指向怎么瞒着父母

* * *


有些小时候稀里糊涂过去的事,过后回头一看,会突然觉得卧槽尼玛。

我今天就讲这么一些事。

当然不是我撕虫子腿的那些事。

我小学时在家看电视,跟姑姑说:电视上男的一打女的耳光,那女的就倒了,太假了!

我姑姑应该是哭笑不得地问:打你你不会倒?

我非常骄傲地说:不会呀!我们某老师每节课都会打耳光,我们同学都没倒!

我记性好得很,记得一个某同学从办公室回来,两腮上青的紫的出了好多痕迹,记得一个某同学两腮红肿。他们的爸爸过后都找到学校来了。但是,他们因为考分少、惹祸多,过后几年还挨过很多次打。

我念书念得不错,挨打不算多,但是也犯过一些错误。我记得有一次我站在教室前面对着全班同学,挨打的人站成一排,老师挨个打。我哭得一脸鼻涕,老师打完排尾回到排头看见我,笑着说:哟,你都喝起面条汤来了?还掺着辣椒?(少量鼻血。)

小朋友们都笑了。

那天把错误清算完了正常上课,中午放学回家,下午上学,一切如常。

直到工作了,在家过年讲起本地八卦时,我妈说那天看到你小学那个某老师了。不过他好几年前就不当老师了。

我说不错啊,才华他真是有几分的,但是不太会当老师,换这个工作比当老师适合他。

我妈点头表示同意。

我说他是真不适合当老师。

我妈犹豫了一阵,说我有一天放学回家,吃午饭时她看出来我挨打了,就没作声,下午拎了根高级钢笔去了学校,在办公室里阴阳怪气地感谢了一番某老师教育有方,谢得他恨不得钻地缝里去。

我妈说:我当年没告诉你这事,你不知道我去学校了吧?

我想了想,说我的亲娘,你办事能不能跟我商量?我本来下课正玩得跟傻子似的,另一个老师让人找我去办公室门口,隔着门阴阳怪气地跟我说你瞧你妈来了,知道你在学校不老实,要把你领回家不让你念书了。我特么差点信了!心想让你知道我犯了错误回家不坦白那还了得?!那天下午差点吓得没敢回家!!!

我妈郁闷地想了想,说:明白了,我说呢。唉,怪我!就拿了一根钢笔,没给旁边那老师。

娘俩郁闷一番之后,我妈说:不过他过后没再敢打你吧?

我说总体上没再打了,然而还打了一回?

我记性好得很。那是一个春天的早晨,全年级同学在操场上站队,拿着小旗准备出去宣传戒烟。我在队伍后面的空地上挨打,问我承认不承认,我说不,一耳光打出去再揪着领子拽回来,再问。

后来身上贴的一块膏药(治咳嗽的某中医暗黑配方)被薅掉了,一下子从衣服里掉出来,让场面很尴尬,只好先不打了。打了多少下我没数,但我记得过后小朋友们嘻嘻哈哈说你们在操场上一会在这儿一会在那儿。

我妈问:你那时干什么了?

我说:那个谁和我站一排,脸上破了一块皮,说是我的旗杆划的;我认为不是。所以就发生了这一切。

我妈:唉,你赶紧道个歉能咋的?

我:当时很认真啊!

我妈问:全年级所有班都在操场上,别的老师就那么看着他打你么?

我说:那年头所有老师都打学生,你忘了?

我妈只好郁闷地转移了话题:说那个谁从小就有心眼,你那老师凶成那样也不打她!你成天和她玩,光知道说老师偏心她,就是没跟她学会半点。

我翻了个大白眼,说:我的亲娘,你确定要聊这个沉重的话题?

我妈:怎怎怎么了?!

我:我们小学时候还傻,不知道怎么回事,只觉得老师偏心,稀罕那个谁那个谁还有那个谁。

我妈:嗯,你那时三天发一回牢骚,简直要人亲命。当然,你的作业好不容易写出来,发下来是小伙伴批的,是挺掉价。我和你爸你奶奶就谅解你了。

我:小伙伴批作业我就可糊弄,有什么掉价?!别打岔!但是,上了初高中,就陆续不傻了,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我妈:怎怎怎么了?

我:我高中时候,你记得你一天晩上起来上厕所骂我大半夜又不学习又不睡觉净胡闹么?

我妈:你类似行径太多,我不记得是哪次了。

我:某一次吧。那个谁在晚自习时拿碎玻璃自杀,幸亏因为各种原因没割对地方,被发现了。对别人说的是嫌那个窗户让风刮得老响,想去关上不小心把玻璃弄掉了受伤了。我那天半夜里是在偷洗她的校服衬衣,幸亏你出来晩,漂最后一道水了。

我妈:这孩子怎么了?好好的为什么呀?!哎等等,你是在帮着瞒她家长了?你怎么这样啊?!不行,我得审你,你还干了多少坏事没交待?!

我:别打岔!

我妈:唉,那么白一个孩子胳膊上留个大疤。她为什么呀?

我:因为有些男生在学校里见了她就起哄吹口哨。

我妈:这不常有的事么?管他们呢?!哎等等,你这都跑题跑哪去了?!

我纠结了半天,还是没能决定直说:他们在学校里到处传说她和小学老师的事情。

我妈天真纯洁地问:小学的那点事能有什么好说的?

我只好直说:其他班那些男生说:小学时在办公室挨揍时看见,某老师让这几个女生在办公室帮忙批作业时,把手放在她们褂子里面!当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长大后知道了,就在到处说。

我妈脸一黑,沉默几秒之后把雷劈王八羔子等菜名报了个遍。(此处省略很多字。)骂累了之后,颇有感慨地说:幸亏你不招人待见,只挨几下打还真是赚到了!

这是我亲妈,我不会出声怼她:我们是不是还该庆幸,幸亏这个老师年轻没经验,打人老打在脸上,一下就能被你看出来?我们是不是还该庆幸,幸亏他瞧得上咱家那支钢笔?

话说回去,回到第一个故事。我对电视剧发表批评之后,我姑姑只是静静哭笑不得了一番,没说什么。那个年代默认“坏孩子”就是要打、可以打,她只是个农村妇女,她能说什么?

要点题了。

(上面的全是水,要对大家说的在下面,上面的故事不会给你多少营养,不看都行。)

让人愤怒、惊诧的事有千千万万。普通的我见识的这点事情不算什么。

事件的事实我掌握的不比其他网友多,我只想跟大家分享一下,我从自己这些年的见闻中总结出的点滴“人类的特点”。

我想强调的可怕之处是:

1.在那个时代,所有人默认老师可以打孩子,不打得“过重”就属“正常”。在那个环境下长大的我们,大部分挨过打的人都没有怎么恨那个老师,只是提起来不太愉快。因为我们自己内心深处也似乎在认同老师打学生没什么大不了的。

今天,我坚定地反对只是用打教育孩子,但是回想起来自己挨老师打的事情,心里并没有多少波动,甚至可以像这样就当个笑话讲着玩,仿佛真的是“正常的”。

2.我小学时候挨了打,没有告诉我父母。我认为他们也会以为老师打犯了错的学生是正常的,是会站在老师那边批评我。我的同学从遭受羞辱到自杀未遂,都没告诉父母。她父母最初只知道“在学校让玻璃割到手了”。那天晚上参与送医院、编谎、清理现场的有好几个人。在那个年龄,我们所有人的思路都指向怎么瞒着父母。

 

再次点题:

1.真的可以认为是“正常的”,这是最可怕的。

2.父母的“最可信的保护者”的地位很容易被剥夺,这是第二可怕的。

0 个评论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老域名 黑卡网站地图 黑卡●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