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你的身体,用不着为取悦它感到羞愧


女生自慰导致生理和心理变化,每天很自卑,该怎么办?


在回答这个问题前,我想问问你,第一次看成人录像带或者成人文学作品,是在几岁的时候?

我大概是在小学二年级时候。我发现了家长从学生那里收缴来的成人小说,偷偷拿到自己房间拜读。

后来我和其他女生分享这个经历,她们的表情总是既兴奋,又有些讳莫如深,“你知道得也太早了吧”,她们说,或是,“你当时知道你看的是什么吗”。我当然知道我看的是什么,我看到了人类最公开、最庞大的秘密。我也从来不觉得我了解得太早。我记得那个时候班上比较调皮的小男孩们早开始说一些不算隐晦的成人内容,露出志得意满的表情,接着坐享女孩们好奇的目光。

而当时的女孩们似乎总是对这些一窍不通。当时我周围的女孩们似乎没有一个人能听懂这些成人内容,或者在意识到他们讲的是“那些事”的时候,就露出避之不及的神情。

我无法判断她们是真的一窍不通,是认为这些话题太藏污纳垢,还是和我一样,莫名其妙地觉得不应该戳破男孩们自以为是的泡泡。

似乎,性,这个人类最公开的大秘密,就应该掌握在男性手里,交由男性来讨论。

接着我还想问几个问题。

关于“自慰”这个行为,你能想起多少个俗语、别称或流行词汇?多少个关于男性自慰的流行语?多少个关于女性自慰的流行语?

我能轻松地想到五个以上用来形容男性自慰的流行语。但用来形容女性自慰的流行语,我想了好久,也问了好多人,大家汇一汇总,拢共也就一两个。

只有经常被讨论的东西才会有广泛接受的别称。人们正艰难地试图走出以自慰为耻的年代,人们开始承认自己进行过自慰,人们也开始讨论自慰——但人们讨论得更多的还是男性的自慰。

或者说,和所有涉及性相关的话题一样,自慰,也交给了男性来讨论。

那么女性只是不讨论而已吗?还是她们真的不怎么自慰呢?根据潘绥铭教授的统计,2015 年时,他所调查的 18-61 岁的中国人中,有 64.5% 的男性承认自己曾经有过自慰行为,而只有 22.6% 的女性承认。

在一份法国的调查数据中,2012 年时有 90% 的男性承认有过自慰行为,2017 年时这个数据是 95%,而女性的则是 64% 和 74%。

且不论不同文化之间对性讨论的开放程度不同,两国的数据都出现了女性人数远小于男性人数的情况。在自慰文化还没有被广泛接受的我国,有过,或是承认有过自慰行为的男性和女性人数的差距更是悬殊。

为什么会这样?

-

女性的性,被剥夺了的性

王尔德在他的手信里写过,“世界上任何事物都是关于性的,除了性本身。性是关于权力的。(Everything in this world is about sex, except sex. Sex is about power.)”这句话他写得洋洋得意,似乎对自己传播如此一针见血的谬论感到自满,但这句话实际上并不是全无道理。

性是关于权力的。在父权社会,男性对于女性有着全方位的权力,在这种关系下,性有一个“正确模板”。在这个模板里,性交由男性主导,一段性行为的开端由他的兴趣开始,由他的满足结束,她的性高潮是他的创造物,甚至只是他的性行为的附属品。

女性在和这位男性结婚之前,必须紧紧包裹住自己的身体,身上的肌肤不能让其他男性看见,不能步入宗族祠堂,要为自己正常的生理现象(月经等)感到羞愧。

在父权社会里,女性的性是被剥夺的。

一个“好”的女性,她应该在闺中等待一位男性给予她性。一个“好”的女性,她应该像花苞一样保留着自己的“贞洁”和“清白”,等待那位男性教她盛放。一个“好”的女性,应该对性一无所知,她要对男性感恩戴德,因为她在性里的欢愉,全部拜他所赐。

当人们认同了女性的性高潮要拜托男性才能获得这个观点的时候,女性在性里的自主性就完全被剥夺了。在有关性的场景中,女性的性高潮只有一种存在形式;男性在场,性高潮就在场,男性不在场,性高潮就不作数。

在这种价值观中,女性仅仅作为后代的孕育者和男性欲望的宣泄对象存在。被这样的价值观挟持,女性很难会有“自己取悦自己”的想法。

-

其实她也不知道要怎么办

女性的性高潮一定要男性在场吗?


当然不是。一些解剖学知识:女性的性高潮,89% 是由阴蒂体提供的。传统的异性性交方式,只是女性性快感形成的方式之一。女性特殊的生理构造,让和她的伴侣在取悦她这件事上,大有可为。

这些内容在维基百科、百度百科上都能直接查到具体细节(搜索百科“阴蒂”或词条 Clitoris)。但在我孜孜不倦地为身边即将进入两性生活的女孩科普性知识的十几年里,没有一个女孩表示她了解过这些内容。

反而,父权比她们更了解这些。有些地区仍然存在对女性进行割礼的习俗,他们在女孩小的时候割去她的外阴,减少甚至抹杀她的性快感,目的是让她“保持贞洁”。

可以说父权对女性的控制已经到了一个令人发指的地步。他们知道女性怎样才能更快乐,但他们不允许她快乐。他们人为地改变她的生理构造,他们认为她的身体是耻辱,却要求她保持供男性享乐和替男性繁衍的功能。

这使女性陷入一个很奇怪的矛盾境地:她们隐约害怕着自己的身体,又羞于了解它。她们有时把它像一个神秘的佛龛一样供奉起来,有时又觉得它是一个可以用于和男性交换资源的筹码。

但无论是佛龛,还是筹码,她的身体都不是她自己的。她不了解自己的身体,不被允许了解自己的身体,不敢了解自己的身体;她躲避自己的欲望,害怕被指责为“荡妇”,害怕自己做错了什么,会导致她失去自己的“贞洁”和“尊严”。

因此,对于很多不了解自己身体的女性来说,即使想要取悦自己,她也不知道应该要怎么办。

-

自慰的力量

有研究表明,适当的自慰对女性的生殖健康有益处,还能促进伴侣之间性生活的满意度。
只要不在病态沉迷的程度里,自慰这个行为是非常自然、非常正常、甚至有益身心健康的。

自慰还会使女性获得力量感(empowered)。一项针对美国女性的学术研究证实了这一点。研究者让接受调查的女性评估她们自慰以后的感受,大部分女性都认为,自慰经历令她们获得更高效的性体验、对自己的身体更有自信,也会增加她们在性里的掌控感和满意感。

研究者在先前的调查研究中,发现女性对自慰的担忧有原因种种,例如羞愧,和认为自慰是一种自私的行为。这是你的身体,你为什么要为触碰它感到羞愧?自私就更无从说起了,这是你的身体,要如何触碰它是你的自由。

只要不在病态沉迷的程度里,无论是男性的自慰,还是女性的自慰,这个行为是非常自然、非常正常、甚至有益身心健康的。

用不着为自己独自快乐感到羞愧。再说,不能给自己欢愉的人,怎么去和别人一起创造更多欢愉呢?

参考文献

Bowman, C. P. (2014). Women's masturbation: experiences of sexual empowerment in a primarily sex-positive sample.Psychology of Woman Quarterly, 38 (3), 363-378.

Kraus, F. (2017). The practice of masturbation for women: the end of a taboo? Sexologies.

Roy J. Levin. (2007). Sexual activity, health and well-being – the beneficial roles of coitus and masturbation. Sexual & Relationship Therapy,22(1), 135-148.

0 个评论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老域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