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上摧毁一个普通人有多简单?

如果父母想让自己的孩子长大以后一无是处,那只需要在ta小时候和成长期每次努力尝试以后否定ta,打压ta,这样你会发现,就算ta长大后在某个时刻,某个方面真的成功了,你终于舍得真心实意的夸奖ta了,但ta依然会否定自己,会把你的夸奖理解为安慰,会把自己的成就归功于运气。

他们慢慢的会不敢尝试,会陷在习得性无助里痛苦挣扎,会习惯失败,畏惧成功,甘于平庸。

(你们有没有明明考到九十八分,父母只是一脸严肃的问你别人怎么能考一百的经历?

有没有在你兴高采烈的时候训斥你不能骄傲?有没有在你在某个领域展现出天赋与能力的时候,父母粗暴的呵斥说你心思不在学习上,限制你的爱好,让你逐渐成为循规蹈矩毫无特色的人

这样的否定和降低自尊并不仅仅发生在没有受到教育的家庭,佟丽娅的父亲是新疆音乐家协会副主席,而母亲是新疆教育学院声乐系副教授,这样的音乐世家,教育出来的女儿理应是知书达礼,内心充盈。

但佟丽娅爸爸却是“传统家庭观”的忠实信徒,在快乐大本营上公然对佟丽娅说:丫丫,要多干一些活,给老陈做做饭,以后伺候伺候他!在陈思诚出轨后并未为女儿发声,反而点赞忍耐才能换取成功的微博,被网友群嘲。

有奇怪过为什么丫丫这样的大美女总是怯懦的,甚至有点笑都笑不开的原因吗?她父亲应该就是答案了。就算你漂亮如佟丽娅,如果成长在一个否定你价值的家庭,这一生也说不上多幸福,何况几个人能美过佟丽娅。

如果你想毁掉一个孩子的青春期,甚至陷入终生自卑恐惧人际的阴影,只需要找到一个可攻击的点联合五个以上的人嘲笑ta,诋毁ta,孤立ta,慢慢你会发现有十个,二十个,三十个,甚至更多的人跟着你一起欺负ta。

到后面欺负ta的人可能并不在意那个点,只是怕自己不跟着攻击,就会被孤立。(你有昧着良心随众的经历吗?)芳华里的何小萍因为出汗比较多,就遭到了孤立,那些人以和她说话,搭伴为耻,出汗真的这么罪不可赦吗?杀人诛心。

你试过明明所有人都在愉快友好地聊天,却把你当空气的经历吗?

你有过别人因你哄堂大笑,你尴尬羞耻得无处可躲的经历吗?

你曾经被好友背叛伤害,不敢和任何人交心吗?

这样的伤害不像身体上的伤口,并不会随着时间好转,而是会积淀下来,慢慢地,你不敢在公共场合发表自己的意见,不敢和人交流,不敢和人对视,成为大家眼里怯懦自卑的怪人,就算有一天你学会打扮了,变好看了,有人靠近你,你都不会觉得自己真的好,而是怀疑这是不是又是一场别出心裁的恶作剧。

(这一点同样可运用于成年后的网络暴力,针对人性的丑恶点,比如认为美女一定p图p得面目全非,有钱人都是见不得光的,娱乐圈肯定每对夫妻都开放式婚姻,各有情人,甚至可以利用人们自以为是的道德感,给无辜群众扣上各种帽子,参见那个生活受到困扰被放上正脸图的“假强奸犯”)

如果你想让一个孩子畏惧亲密关系,病态性的出轨,约炮,或者完全阻断自己产生亲密关系的可能,只需要在ta面前争吵,打架,出轨,长期冷暴力。或者在ta告诉你ta被别人触碰时,你觉得丢人选择默不作声,让ta逐渐认为自己是不值得被爱的,也不相信爱。

我所接的来访者里,长大之后严重自卑,不信任人,焦虑,敏感,暴躁的,大多数都有一个被否定的或者受校园霸凌的童年。大人眼里的“为他好”,同学眼里的“逗他玩”,我需要花半年甚至更长的时间才能修复,还有的人把自己锁在孤岛上,就此郁郁一生。

评论里有人提到捧杀,此典故出自《风俗通》:“长吏马肥,观者快之,乘者喜其言,驰驱不已,至于死。”五四运动中蔡元培先生5月9日在辞职启示中引用了这个典故,原话:“吾倦矣,‘杀君马者道旁儿’”。 意思就是说杀你马的人就是在旁边那些给你马鼓掌的人,夸之者就是害之者。也就是捧杀。

这讲一个捧杀的故事。一富二代,为了拿下一个清纯的女孩,带她去各种各样的上流场所,给她买各种各样的奢侈品,把她本来一辈子都可能触碰不到的世界展现给她看,扔到她怀里,告诉只有她才配得上这样的生活,过去的朴素是一种埋没,等到那女孩已经习惯这样的生活标准时,就算那男的做再过分的事,她都很难离开他了,因为她已经彻底沉迷于这样纸醉金迷的世界。

(那些做职业小三,外围,妓女的,所遇到的不仅仅是社会地位以及健康的问题,而是钱来得太容易,让她们浮躁的心很难沉下来做任何正常的工作)

摧毁一个人很简单,治愈很漫长。

有的人问能不能好起来,你可以把你生长的环境理解成一种体质,你受到很多伤害理解为体质不好,但我们可以通过后天训练的方式加强体质,你也许还是会感冒,生病,但你能知道如何抵御病魔,如何增强体质。

你当然可以好起来。

0 个评论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老域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