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商低的男性有哪些表现?


昨天又听到一个朋友说和男朋友吵架了。她问他,感觉最近你对我有些心不在焉,是有什么事烦心么?还是太忙了?结果他说,没有啊,你是不是想太多了。我的朋友试图罗列出一些她感受到他情绪不正常的瞬间,他却几乎没有什么回应。朋友于是变得大为光火。“每次试图跟他沟通,都只有我一头热,他只会说一句,没有啊,然后就是嗯嗯哦哦。”



我在很多女生朋友口中都听到过类似的故事。她们觉得委屈、不被重视、觉得无法沟通。也有男生朋友跟我抱怨过,女生“事儿太多”,总是琢磨不透她们的心思。一位双性恋的男性朋友也曾告诉过我,和男性发展亲密关系与和女性发展亲密关系的感受是很不同的。这个情境看似日常,实际上却包含了很多重要的信息,它之所以会反复出现,有着很多原因,这其中,“情商”上的差异十分重要。

所以,这种“情商低”都有哪些表现呢?

讨论前我们需要先来看看“情商”指的到底是什么。在人际关系、亲密关系中的种种表现,其实都和我们的情商相关。心理学博士 Dan Goleman 指出,情商主要表现为四种能力:对情绪的管理能力,对情绪的觉察能力,共情能力,以及一些社会技能。在生活中,被吐槽“情商低”的大多是男性,我们似乎总是有女性更善于管理、利用和表达情绪的印象。那么,女性是真的比男性拥有更高的情商吗?我们来看一些心理学研究:

1. 女性在情绪管理上的能力优于男性

Farrelly 与 Austin(2007)邀请了 199 名大学生(137 名女性,62 名男性)参与研究,并使用了情绪智力测验(Mayer-Salovey-Caruso Emotional Intelligence Test, MSCEIT),其中包括了看图识别情绪、根据颜色或味道回忆相关的情绪、识别一种涵盖不同情绪的复杂情绪等任务,以此测量男性与女性在四个方面上的表现(Brackett & Salovey, 2006; Farrelly & Austin, 2007)。

结果发现,其中,女性在“管理情绪”这一维度上的得分显著高于男性(p<.001)。也就是说,在有需要的时候,女性更能够克制第一反应,让自己不被情绪“牵着鼻子走”,有选择地做出对目标 / 结果更有利的其他反应(alternative actions)。

此外,这些女性参与者们在主观报告中也表示,自己对情绪有更好的控制力,以及能控制情绪以便给他人留下好的印象等。

2.男性的情绪觉察能力(emotional awareness)相对较低

Barrett,Lane 和 Schwartz (2000)的一项研究发现,男女在对自己情绪体验的分辨和表述能力上有着显著差异。为了提高结果的普适性,该研究的上千个志愿者来自于在年龄、受教育背景、社会经济地位和文化这几个方面有很大差异的 7 个样本人群。

在研究中,志愿者们需要完成一个情绪觉察力水平量表(Levels of Emotional Awareness Scale, LEAS),这个量表包含了 20 个情景题,他们需要做的就是根据情景去揣摩和分辨当事人此刻的情绪。

比如,量表中的其中一个题目是:“你和你最好的朋友在同一个单位工作,你们单位有一个年度的最佳表现奖,你和对方为了拿到这个奖都在非常努力地工作。年末的一天,这个奖项的得住宣布了——你的朋友。此时你会感觉如何?”

而测试得分则是基于人们能够在多大程度上用更加细致和精确的词,去描述自己处于那个情景中的情绪。比如,一个非常简单且不具体的答案——“我会感觉很伤心”,可能会比一个更加详尽、复杂的答案得分低——“我会在为自己没有得到想要的奖项感到失望和可惜的同时,也对拿奖的人产生一丝嫉妒——因为我也是那么的努力。不过,因为这个人是我最好的朋友,所以我内心对他的祝福可能是更多的。总是,我的心情会比只是一个普通同事拿奖要更加五味陈杂。”

结果显示,在所有样本中,女性志愿者都在 LEAS 上取得了更高的分数,体现了更强的情绪觉察能力——比起男性,她们更擅长于辨识不同的情绪体验,并将它们以更加复杂和有层次的方式描绘出来。

并且,在研究者控制了男女志愿者在语言能力上的差异后,结果依旧没有发生变化。也就是说,这种情绪觉察能力的差异并非是由于女性更擅长运用文字,或是知道更多表达情绪的词语,等等,而的确是在对复杂情绪的感知和表达能力上的差异。

所以,当女性在用语言表达的时候,其中包含的意义可能远远不像表面上那么简单。有时候,女生也会选择非常简化的表达,比如男生问女生“要选什么?”,女生只说了“随便”两个字,但是此时,女生的心中可能已经经过了很多次对情绪的觉察、识别,最终才做出了这样的表达。但是男生则可能会觉得,她真的是觉得“随便”。

另外,这种对情绪的觉察能力,也与共情能力亲密相关——你是否能够设身处地地共情那个情景中的自己。

3.男性更不擅长“共情”(Empathy)

在 Goldenberg 等人(2010)对 223 人的研究中,他们还使用了另一种自评式(self-report)情绪量表(SREIS),试图从不同角度来理解男女在“情绪智力”上的差异。

结果发现,女性在情绪识别与情绪使用方面的表现也显著优于男性。其中,情绪识别指的是“我能够理解别人所传达的非语言信息”,“通过别人的面部表情,我能知道他们当下的情绪感受”等;而情绪使用则指的是“当别人告诉我 Ta 生活中发生的一些重要事件时,我能仿佛自己也正在经历这些事件”。

Goldenberg 等人研究中所涉及的“情绪识别”与“情绪使用”其实反映的正是人们的共情能力。

Roger 等人(2007)将人们的共情能力分成了三个不同的维度,包括:
  • 认知共情(cognitive empathy),即一个人能够从他人的视角去理解和看待他人正在经历的事件;研究显示,男女在这个维度上的差异不大。
  • 情绪共情(emotional empathy)(也是最为大家所熟知的一种),是指人们能够感同身受他人所感受到的情绪;
  • 共情担忧(empathic concern),又被称为同情心,指的是一个人时刻准备着去帮助那些有需要的人。在后两个维度中,女性的表现都显著地更加优秀。


由此可见,一个人能够更好地识别情绪,反应了 Ta 拥有更好的情绪共情能力,而一个人更擅长使用情绪,则说明了 Ta 善于从他人的视角看待他人的经历,反应了 Ta 的认知共情能力。所以,可以说,更善于识别情绪、使用情绪,在某种程度上反应了一个人更好的共情能力。

看了这些研究,你可能会明白,为什么在亲密关系的相处和沟通中,男性和女性总会表现出那么多的差异。

【*不过,在这里要再次强调,我们讨论的所有基于性别的差异,都是群体统计学意义上的差异,是一种大概率事件,无法用来预测个体的具体情况。作为个体的男性完全有可能是情绪智力非常高的。】

那么,该如何在长期相处中弥合这些差异呢?

对于异性恋情侣来说,不同的性别身份所带来的,在先天的生理体验和后天的社会塑造上的差别经历,往往是两个个体差异中很重要的一个方面。推崇男女平等,并不是说要无视和否认这些差异的存在。

在成长过程中,多数父母、老师,都在处理女性的情绪上,更加细致和小心,却害怕抚养出一个情绪“细腻敏感”的男孩子。期待对个体的塑造,早就被大量心理学研究证明。无论是来自自己还是他人,期望都往往会让现实朝着那个方向发生。男孩子感受到的社会对男性的期待,就是不要太细腻敏感,于是我们才有了现在这么多对情绪低知低能的成年男人。

而社会对于女性更擅长处理情绪的期待,包括这篇回答本身,也对女性形成了一些影响。例如,研究显示,女性比男性更容易陷入反刍思考(rumination)(Nolen-Hoeksema & Jackson, 2001),即反复回想一些负面的体验和经历,反复沉浸其中无法自拔。实验者通过更加具体精细的量表调查发现,在“感到焦虑和压力”这一项中,男女两性并不因为性别有着显著差异。而在“自己是否可以控制情绪”、“自己是否要为处理关系中情绪基调负责”、“自己能否掌控负面事件”这三项中,女性明显表现出,比男性更担心自己无法控制情绪、更担心无法掌控负面事件、以及更觉得自己应该为关系中的情绪基调负责。

这些事可能也是社会告诉女性的。包括让女性感到更多的无力,以及觉得自己更有责任处理关系中的情绪问题,也包括了觉得关系中如果情绪基调不好,女性往往觉得是自己的错更多。这些都给女性带来了直接的痛苦。比如,她们可能会在亲密关系的处理时更加小心翼翼,即便有小心思也会藏着掖着,不会清楚地沟通或者表现出来。

而我们讨论的目的在于,意识到这些差异的存在,同时意识到这些差异是被塑造出来的,也就意味着,这些差异是可以通过较为长期的双方共同努力去弥合的:

首先,你们双方都要承认差异存在,且承认弥合差异会让你们的关系更加顺畅。男性比女性更不容易有在情绪相关方面改变的意愿,因为他们意识不到提升情绪智力对他们而言的好处。他们害怕这种改变会给他们带来更多的烦恼,而不是快乐。如果他愿意因为爱你,为了让你的感受更好而尝试改变,恭喜你,你很幸运。

你们在长期的日常生活中,都要加入更多的情绪分享的小环节。情绪觉察和表达力好的一方,可以经常用自己的行为为对方示范。比如,主动分享自身的情绪感受,用共情的方式说出对方的感受,让双方都体会到情绪相通那一刻的震撼性的美妙感受。如果你是双方中情绪智力更强的一方,你不能指望平时不做任何投入,而在问题出现时,对方突然就具备了和你一样的能力。也不必因为对方无力与你开展你渴望的沟通而愤怒。这样的差异并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改变的。

当然,暂时地跳过情绪,只能是一时的应急策略。但它至少可以避免矛盾无谓的升级,也能够避免对方说出那句最让你怒火中烧的“你想太多了”。

以上。

0 个评论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老域名 黑卡网站地图 黑卡●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