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都道歉了,你凭什么不原谅? | 我来告诉你什么是真正的道歉


“快四岁的女儿,在不小心碰疼了弟弟,她也不愿意道歉,还很委屈,在外面玩的时候也是的不愿意道歉,我轻声细语跟她说也不行。但不小心碰疼我的时候,我还没反应过来,她就对我说对不起,也没有委屈的情绪。这是为什么?我很困惑。”



其实对于道歉这个话题,我一直都想好好跟大家聊一聊。其实不仅仅是小孩子有对道歉的理解困扰,很多成年人,也不懂得如何好好道歉。

0.png


刘鑫在《局面》节目中,首次面见江妈妈

比如刘鑫,很多人痛心、难过,说这姑娘怎么连最基本的道歉都不会呢。

在大家看来,江歌过世的这一年里,刘鑫的任何做法都欠缺诚意。

最经典的场景,应该是在江歌死后近一年,刘鑫首次面见江妈妈,身着很鲜艳的粉红色运动裤;而法院开庭,她脖子上的红围巾格外醒目。

虽然颜色的选择是个人喜好,但不管是哪国文化,无论是在西方还是东方,对死者表达尊重和拜祭,都是以黑白两色为主,其他颜色很容易让人不舒服。

刘鑫认为“红色可以辟邪”。这个原因,更难以与尊重和缅怀联系到一起。

1.png


凤凰卫视记者李淼在庭审现场的直击

网友的评论

比如“教科书式耍赖”当事人黄淑芬,开汽车逆行撞飞老人,却不道歉、不赔偿,行为极其恶劣。

老人赵香斌因为这场交通事故,做了多次开颅手术,变成植物人,在12月1日终因抢救无效去世了。老人至死都没能等来黄淑芬一家的赔偿款,甚至一句抱歉。

在事发当时黄淑芬只拿出1000多块时,还理直气壮叫嚣“别跟交警说我们没垫付医药费”!事发两个月后,黄淑芬女儿名下多了一处房产和一辆车。

而老人在住院期间,黄淑芬只出现过一次时,还是坐在走廊里玩手机。

道歉?关心?


“谁让你赶上了,认倒霉吧。”
“我买房买车,没钱了,别给我打电话了,咱们啊,法庭上见吧。”
“我就是人品有问题,你在这说还有啥用。反正我判几年,最起码我这点钱,也不用还了。”



3.png


(图片源自网络)

江妈妈无法从丧女之痛中走出,过世老人的儿子整日奔波医院和法院,要为父亲讨个“公道”。毫无诚意的道歉,甚至毫无歉意,让这些家庭蒙受着再次的伤害和痛苦。在旁人看来,更在道德方面存在着问题。

他们为什么面对自己的错误,不能好好道歉?

撇开行为谴责不说,单从心理学角度看,很多人难以道歉的一个原因,是从来没有人教过他们怎么做更好,如何承担责任,如何正确道歉。

今天的文章,是很想和大家分享什么叫做真正有诚意的道歉,而父母可以怎么样真正帮到孩子培养起负责任的行为。


 真正好的道歉,

 是无武装地舍弃自己  



 都说家庭教育是孩子教育的最初也是最核心的一环,但且不说那些极端的、不妥当的处理行为,就普通家庭来说,我们整体的传统文化,对这部分的教育科普,也是缺失的。

 为了研发课程,我买了相当多的书和资料作为团队培训教材,但我们翻寻了近40本教育畅销书,却没有看到一个章节提到父母如何教孩子为自己“做错的事情”负责任。是我们的社会风气改变了我们,还是我们从小就被教育,只要人人都学好,大环境和谐,这个世界上不存在失误,也不需要去学习道歉?

我们想要孩子正直、美好和善良,想让孩子通过学做家务、艺术熏陶和逻辑训练,来培养智商,却很少人会假设“万一,孩子真的做错了事情呢?他应该如何为自己的行为妥善负责”?就像刘鑫,她一句“我都已经认识到自己错了,还想怎么样”,真的可以吗?

当孩子受欺负的时候,我们的第一反应会不会是逃离,因为这样会保证孩子不受伤;而轮到我们不小心伤害了别人的时候,我们会不会也会踌躇,怕自己的自尊心受损,或者会不会有很多的家庭其实也怕说了对不起,因为要承担昂贵的赔偿?

再设身处地想一想,如果我们的孩子认为说一句“对不起”就等于道歉,那是真正的起到了承担责任并诚意道歉的作用吗?

我很喜欢的一个心理咨询师Charles Griswold,他著作里曾经这样子描述过道歉:“真正好的道歉是无武装地舍弃自己。”

什么才是一次完整的道歉,“好好道歉”(MY APOLOGY)绝不仅仅是“对不起”(I AM SORRY)或者“我错了”(I AM WRONG)那样简单,它一定是包含了几个要素:

1.对自己责任的主动承担
2.感知个人行为对他人的影响
3.掌握正确的合适的道歉语言


这三点环环相扣,也是一个孩子成为一个独立成人的必经培训。

我们需要让孩子明白,道歉绝不是可以风淡云轻,粉饰心意或者表达善意,甚至合理化自己的行为。道歉也不是建立在自以为没错的基础上,否则,只会让所有的言语毫无价值。

对于刘鑫和黄淑芬来说,能妥妥当当地承认自己人性中的软弱和害怕,事后好好承担责任,这才是一个独立的成年人应该要做的事情。


 道歉的价值观要从小培养, 
 它并不是人性的本能 



 道歉,并不是每一个人从小就懂得处理的能力,更不是人性的本能。

很多时候,当我们看到孩子同情别人的处境,并因此而难过落泪,那是一种同理心。但能够对别人的处境感同身受,却不意味着孩子从小就懂得什么是责任。

比如文章最开头,粉丝妈妈提到的女儿“不小心碰疼了弟弟,她也不愿意道歉,还很委屈”,“但不小心碰疼我的时候,我还没反应过来,她就对我说对不起”,孩子在截然不同的两种情境中,道歉的表现和反应完全不一样,其实是很正常的。

孩子在前面一个场景里,还无法认识到,这是他的责任,而在后一个场景里,孩子却认识到了“我可能需要道歉”。

这两个场景可能在父母眼中,性质是一样的,但对于孩子来说,却存在天然的差异。

当我们发现了孩子的认知还没有完全同步的话,我们要做的是,帮助孩子学习如何为自己的行为承担责任。

即便是一个2岁多的孩子,我们也听过这些语言吧?


“妈妈,水杯是自己掉地上的。”
“风吹过来,我的积木就全部塌了,砸到了弟弟。”
……



孩子们不小心弄翻了水杯、饭碗,或者不小心弄坏了东西,或者弄伤了小伙伴,孩子的第一反应,可能是直接表达一种为难:“水杯干嘛自己掉地上了”,或者表示困惑,“积木干嘛自己塌了”。

这是因为在孩子的眼中,他首先看到的是水杯掉下来的过程,以及积木砸到弟弟的过程。这便是他眼里的现象。

有时候,并不是因为孩子不懂如何道歉,而是他确实意识不到这个现象和自己有什么逻辑关系。

我们这时要做的,恰恰不是反复推着孩子去学习说“对不起,是我错了”,而是每一次都更正孩子的说法,并且示范正确的、合适的对事实的描述。

我家孩子Joshua第一次打碎陶瓷碗,才2岁。在餐桌上把玩,即便我们提醒了要小心,还是把陶瓷碗重重地摔在地面,全碎了。Joshua 大哭了起来,只会语焉不详地告诉我:“妈妈,它碎了,它碎了……”

“不,Joshua,是你把陶瓷碗打碎了。”我纠正了孩子。

两岁的孩子理解起这件事情,也许并不容易,所以我们要做的下一步,是帮助孩子承认行为:

“Joshua,让我们试着说一次,重复这个句子,’我不小心把陶瓷碗打碎了’”。

对于孩子们,在任何一个小场合,父母都要让孩子了解清楚责任的归属。只有父母不遗余力地矫正,并且耐心花时间帮助孩子重新组织说话方式,孩子才能真正建立对责任的认知。

别小看这一句用“我”来做句子开头的话,我们可以告诉孩子,“我做了什么事情,导致了什么后果”,这便是一个简单的逻辑关联,也是在教孩子们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说出了这句话,孩子们就是在学习和领悟,自己做错的事情,要自己面对,并且负起责任。
 
道 歉,
是了解自己的行为对他人的影响

我家有两个孩子,对于我来说,我似乎整天都在处理他们的行为关系。

上周受市检察院的邀请,帮忙推动幼儿园的性教育科普。为了让工作坊进行得更顺利,我在家里也跟孩子们做了一次演练,通过孩子真实的反应,来判断我的教材,优化组织流程。这其中发生了一件很小的事情。

我在教孩子们认识隐私部位的时候,我用孩子的泳裤来做示范。哥哥弟弟各一条。兴奋听课的弟弟把哥哥的泳裤大力甩,一甩就甩到床底下。哥哥便打断了弟弟听课,严肃地告诉他:

“Eric,你把我的泳裤丢到了床底下,我很生气。你要为你的行为负责,你要捡起来给我。

哥哥这句主动开口说的话,其实一个很重要的信号,让弟弟意识到自己的行为对哥哥产生了不适影响,而这个感知,并不是由其他人去转述,而是切切实实的直接影响。

弟弟听完哥哥这句描述后,2岁多的他,迅速地爬下了床,把泳裤捡起来,递给哥哥,并且说,“哥哥,对不起。”

很多父母可能会诧异,为什么两个孩子之间有如此顺畅的互动方式。但其实,在这个互动方式产生之前,是父母长期对孩子行为关系的渗透。

我们要时时刻刻向孩子表达情感,告诉孩子,自己的行为是如何对别人产生影响的。

比如当孩子拥抱我们的时候,记得跟孩子说,“你拥抱着我,我感觉到很温暖”;

当孩子总是闹不睡觉的时候,记得跟孩子说,“都快12点了你还不睡觉,我很难过,更担心”;

当孩子帮助你收拾餐具的时候,记得告诉孩子,“谢谢你帮我收拾餐具,我很开心”……

同样道歉也是的,每一次当我们要求孩子去道歉的时候,孩子因为要做到准确道歉,必须要体会对方的处境,比如受伤,比如遭到破坏,这其实也是在培养孩子的同理心。

我们对责任的确认,是道歉行为学习的第一步,但表达自己的感受,让孩子意识到自己行为对他人的影响,则是一种必须要具备的反思。

它让孩子时刻在反思自己的行为,在学习感知,从而了解自己的行为到底对周围造成哪些影响,我如何影响世界,又可以如何让世界变得更美好。

道 歉,
要掌握正确而合适的道歉语言


道歉是需要学习的,但表达方式也要和孩子年龄段相符合。这一点,可能出乎大家的意料。

其实道歉也是属于孩子的社会和语言能力发展的一部分,必然是跟孩子的年龄、经验的增长保持一致的。

举个例子,我们理解一个概念,必然是从最简单的单字、到词组、到简单句子,再到复杂逻辑关系的句组。道歉的语言也同理。

4.png


对于一个2岁的孩子来说,如果你发现孩子在踢到别人的时候,可以说“对不起”,便是一个很合适的道歉语言,这说明孩子已经从最简单的层面,了解如何为自己的行为承担责任。

如果一个2岁的孩子还不会说“对不起”,那么我们只需要帮助孩子明白责任归属,让孩子意识到因为“我”做了什么事情,所以需要说一句“对不起”。

对于3岁的孩子来说,我们要开始引导孩子为自己的过失进行弥补。真诚的道歉包含渴望纠正犯下的错误,弥补所造成的损失,以及向对方证实你的关爱。

比如当我们发现,孩子没有收好玩具,结果绊倒了另外一个孩子,作为父母,我们可以这样做,来告诉孩子道歉的合理方式:陪着孩子一起去道歉,然后引导孩子拿创可贴出来,处理受伤孩子的伤口,最后跟孩子一起把玩具收拾好。

如果孩子杵在那里,不知道如何行动,怎么办呢?

同样,父母可以一边做示范,一边让孩子重复学习道歉的合适的语言:

“让我们跟另外一个小朋友说,对不起”、“就像妈妈说的一样,对不起,是我没有收拾好玩具,把你绊倒了,让我来用创可贴贴好你的伤口。”

很多时候,我们可能都忽视了,言传身教,并不意味着只要我们示范了,孩子就一定能立刻听晓。但对于孩子来说,正是因为父母每一次都在恰当的示范,孩子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才能最终学习效仿。

其实每次谈教养问题,回归到最后,都是榜样的力量。我们不能指望,从来都没有好好道歉过的父母,能让孩子真正理解道歉和责任的含义和价值。

我听过一些父母说,“作为父母,即便错了也不能道歉。因为道歉了就会失去孩子的尊重和敬畏。”

但其实这样子是错的。

真诚的道歉可以收获更多的尊重,因为谎言终究是谎言,总会有被拆穿的一天,而是与非,终究会成为每个人心中的天秤和尺度。

一个人,在年幼时没有学习如何道歉,成年时没有好好道歉的能力,那么在面对自己的错误和对人造成的伤害时,就像一只把头埋在沙漠里的鸵鸟,只会选择逃避,甚至撒谎。

而当我们最终愿意消除屏障,去坦白、真诚道歉的时候,我可以帮助修复伤痛和关系。我想很多时候我们教孩子道理,并不是让孩子在和平时期顺风顺水,而是在人性的考验和危机之中,能够按照本能和道德观,做出一个符合道义的决定。

所以,我们大人更要以身作则,希望孩子做到什么,自己就要做到什么,因为很多时候,我们想要别人怎么对待自己,我们自己也得先学习如何对待别人。
2.png

0 个评论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老域名